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紫薇变狗尾续金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于丹暗夜大亨别烦我吉儿诱君入瓮

返回顶部

  “亚历侯爵,您要属下调查的事,已有线索了。”亚历。丹尼士的亲信,也是他近身下属柯尔已回到城堡覆命道。

  亚历恣意斜靠在躺椅上,为自己点了支墨克雪茄,淡淡地吐了口浓郁的烟雾,“樊斯那老贼现在还住在“肯特城”吗?”

  “没错,他还住在那儿。不过……”柯尔欲言又止。

  “嗯?”

  “不过,他现在已出堡去度假了,可能要近秋才会回来。”柯尔据实以告。

  “度假?!那老贼还挺会享受的嘛!他去哪儿逍遥快活了?”亚历冷冷嗤笑了声,眸底泛起一丝诡火。

  “这……他十足保密,任属下怎么查也无法获得详细资料。”没将樊斯公爵的避暑地查出,就是他的失职,柯尔遂道:“请侯爵处置。”

  他跟在亚历侯爵身侧已有数年之久,这些年来,他看着亚历侯爵刻不容缓地查探樊斯的下落,偏偏樊斯公爵的贼窟甚多,整个英格兰几乎到处都有他的房子,让他们追不胜追,可见他平日是怎么私吞人民的血汗金钱。

  还记得老侯爵尚在世时,亚历侯爵也只能做暗地里的访察,不敢大肆宣扬,深怕触犯老侯爵,毕竟他父亲与樊斯算是结拜好友,他不会容许自己的儿子这么做的。但年前老侯爵去世后,亚历侯爵便开始做更积极的寻索,一心一意要将多年来记挂在心上的祸害除掉!

  “别紧张,我又没怪你。那老贼多行不义,自然害怕仇家找上门,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我看他还能撑多久?”亚历眉一拧,嘴上的线条冷酷绝然。

  “但请侯爵放心,我定会竭尽所能查出樊斯公爵的下落,但目前我已掌控到另外一则消息。”柯尔立即补充,这次他回堡所要传达的正是这个消息。

  “说来听听。”这个亚历倒是感兴趣。

  “听说他于半个月前又娶妻了,这位可是他第十二任老婆,现年不过二十岁,只比她女儿大三岁而已。”柯尔不屑地说。

  亚历撇嘴轻笑,“那老头居然恶习不改,老是喜欢找一些年轻女子为妻,好任他狎玩吗?”

  樊斯那个老鬼,就是顶着公爵之衔,又贵为王室远亲的优势,不知诱骗了多少良家妇女,甚至还干出夺人妻子的勾当,令人不齿。

  更可恶的是,随着他的势力渐增,他不但不知收敛,还仗着国王陛下对他的宠信而乱进谗言,鱼肉乡民,以图私利,英格兰不知有多少百姓生活在他恶势力的胁迫之下,这样的恶贼,早该铲除。

  如今正是时机成熟之时。

  “他有钱,想要娶几个老婆办不到?不过说也奇怪,既然娶了那么多,怎么就只有第四任妻子为他生了葛珞这个女儿?”

  柯尔见亚历如此义愤填膺地数落,也忍不住抱怨八卦几句。

  “这大概是纵欲过度的后果吧!”

  亚历霍然大笑,俊美的双眸掠过一道狭光,他倒想看看樊斯被那么多妻子折腾下此刻已成什么干瘪模样。

  “哈……侯爵您真有意思。”柯尔笑说,“不过传言中,他倒是爱极了现在的小妻子,把她疼得跟什么似的。”

  “哦?!”他突然掀起一道眉,眼中泛起一道幽光,似在打什么主意。

  柯尔聪明地看出亚历眼底的寒光所代表的含义,于是追问道:“侯爵,您的意思是要向茉莉下手了?”

  “看来你愈来愈懂得看我的脸色了。”亚历扯出一抹笑纹。

  “这……”他搔搔脑门,有点儿难为情。“不过,这样好吗?人家也算是无辜女子啊!”

  “怎么,你也会被美色给迷惑了?”亚历拉拉嘴角,半嘲讽地评论著。

  “这怎么可能?”柯尔吓了一跳。

  “一个女人能委屈自己嫁给一个足以做她父亲的男人,除了为荣华富贵之外,哪还有真爱?我劝你不要为这种女人说话。”

  亚历站起身,扯开覆在玻璃窗上的帘布,望向外头偌大的庭园。

  这座庭园在一年前可不是那么美丽、雅致,由于父亲晚年身体不好,无心管理堡内事务,于是任其荒废。

  直到一年前父亲病逝后,他才从头开始,将丹尼士堡打点得焕然一新,并重新雇用奴仆料理一切。

  而他也接下“侯爵”这个爵衔,循序渐进地打入社交圈,跟着进行各种投资事业,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不但重振了丹尼士堡的雄风,在其他贵族眼底,他也占有一席地位。

  “属下会谨记于心。”柯尔领会道。

  突地,亚历眸子一眯,射出冷光,“我要让樊斯也尝尝妻子被夺的滋味!柯尔——”

  “在。”

  “尽快查出樊斯的度假地,我要趁这难得的机会,将他的新婚妻子茉莉给劫过来。”

  在亚历隐藏了许多阴影的俊脸上突然现出一道幽光,那像极了恶魔的眼睛,既凌厉又无情!

  “是,我立刻进行。”

  柯尔虽然不苟同亚历的主意,但目前也唯有这么做才能给那个财大气粗的樊斯一点儿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