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朱雀还心寄秋天下无敌温瑞安深夜疑案大谷羊太郎鸳鸯泪楼采凝设计你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甜蜜的酷刑 > 第九章

  亚历在起居室里烦躁地走来走去,紧蹙的双眉说明他此刻的忧急。他抬头看了眼逐渐西沉的月亮,不禁恼火地暗咒了一声。

  “该死,怎么还不来?”他双手环胸,一会儿伫立窗前,一会儿又坐回摇椅,可见他有多心焦了。

  好不容易他听见起居室门外的脚步声,等不及对方敲门,他已猛然将门扉拉开。

  “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不是叫费安老早去叫你了?”

  亚历一见柴夫尔,立刻拉他进屋,并将门合上,看似有机密相告。

  “究竟什么事?天还没亮你就叫费安直敲我房门,可知道我瞌睡虫还没喂饱,很难受的。”

  说着,他又打了个呵欠,让亚历看了摇头不已。

  “等天一亮,我怕就来不及了。”

  “什么?你把话说清楚好吗?”柴夫尔混沌的脑袋这才霍然清醒些,“来不及?你是要我帮你什么忙吗?”

  “没错,不过,我能信任你吗?”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让柴夫尔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亚历……你的意思是?”

  “你先告诉我。”亚历抿着唇又道。

  柴夫尔摇摇头,满脸错愕,“你到底怎么搞的?没睡醒吗?怎么净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咱们结交多年,我什么时候做事让你失望过,除了——”

  他忽然住了口,双目一转,乍然顿悟,“难道你要说的事与葛珞有关?”

  “的确与她有关,我要你带她走,但是,绝不能动她一根寒毛!”他沉着声,对他下命令。

  柴夫尔蓦然瞠大眼,“你没说错吧?要我带她走!”

  这家伙不是一直防着他去找葛珞?这回怎么又放心让他带她走?这其中必有蹊跷!

  “我是说正经的,她再留下,对她很不利,利森对樊斯的恨意极深,如今樊斯逃跑了,我担心他会对葛珞不利。”亚历沉吟道,眉宇间充斥着许多无奈。

  让她离开这里,可是他想了好久才得到的答案,而他所能信任的唯有柴夫尔。就因为柴夫尔爱着葛珞,所以,他相信他绝不会加害她,也定会尽力保护她。即使他非常不愿意让他俩单独而行,但如今只有这步棋可以走了。

  “我懂了,你是要我带她离开,好远离利森的毒手。”柴夫尔恍然大悟,“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能将她带去哪呢?”“肯特城。”

  “什么?你要把她送回家!”柴夫尔双眉拧蹙,不明白亚历这么做的目的?难道他不怕此刻将葛珞放回去,就再也没有限制樊斯的筹码了吗?

  “你想想看,几乎所有的人都打算与樊斯作对,葛珞送到哪儿都不利,唯有樊斯可以保护她。”亚历作了一番分析,随即看了看天色,“不早了,你还是快去地下室把她带走吧!”

  不可讳言,她的离去让亚历心底发出一股别离的疼痛。但长痛不如短痛,若是葛珞真有心于他,无论多久,她都会等他去找她的。

  柴夫尔当然能了解他的挣扎,于是拍拍他的肩,极为诚恳地表示,“放心吧!葛珞喜欢的只有你一个,就算我对她再怎么好,她也只是把我当成大哥哥而已。”他苦笑两声,“看来我是该收收心了。”

  亚历在视他,对他露出一抹相知相惜的笑意,他明白凭柴夫尔的人格,他会是个说到做到的朋友。???葛珞直觉头好疼、好重,昏沉的程度就如同当初被挟持到丹尼士城堡时的感觉一样,整个脑子充斥着一股痛楚的晕眩,令她完全睁不开眼。

  奇怪的是,她明明已经清醒了,为什么无法动弹?她耳旁全是嘈杂的人声,想分辨是谁的声音,却无能为力。

  但她闻出了一股清新的气味,这里没有霉味、臭味,不是她被囚禁的地下室,却带着一股幽然的花粉香,好像她以前窗外所养植的雏兰味道,真的好熟悉、好熟悉……难道——难道她已经回家了?

  “凯……凯蒂……凯蒂——”为了求证自己的猜测,她忙不迭地喊出声,嗓音是愈来愈急促。

  “小姐,我在这里,你终于醒了!”

  凯蒂兴高采烈地抓住葛珞的手,一听见有了回应,就在她耳旁叽喳个不停。

  葛珞弯起嘴角,也笑了……她开始与沉重的眼皮对抗,好久好久……终于勉强睁出一个细缝,喃喃地说:“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开始还不能适应光线的她,又赶紧把眼睛闭上。

  “你不知道?其实,我们也不清楚,昨儿夜里有一辆马车闯进咱们城堡,许多人拦都拦不住,好不容易制住它,才发现那辆马车居然没有人驾驭,而小姐你就躺在里头!”

  “什么?”

  “小姐……难道你不知道是谁把你丢进马车的吗?”凯蒂皱着眉问。

  “我被人丢进马车?”葛珞眉一皱。

  “是啊!而且还是辆没人驾驭的马车。”凯蒂义愤填膺地表示,“真是太过分,那个人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吗?”葛珞转念一想,又问:“我爸呢?”

  “他!”凯蒂叹了一口气,“我们本来是在宾欧城,哪知道公爵突然要我们搬回肯特城,然后自己就消失踪影。”

  “你是说我爸已经逃了?”

  葛珞紧张的神情倏然松懈下来,她还是不能伟大到大义灭亲的地步,或许,她可试着与父亲沟通,请他别再以利益挂帅,得多为人民谋福祉。

  “逃?!公爵为什么要逃呢?”凯蒂不解地问。“他告诉我们有急事要办,可没说是逃啊!”

  “这……呃——没什么,是我一时说错话。”

  “哦,”凯蒂心无城府地一笑,顺口问。“对了,小姐,你被困在亚历侯爵那儿,没发生什么事吧?”

  葛珞暗地一愕,“你……你怎么知道是他抓走我的?”

  “当然是公爵派人调查的,听说他们很可怕是不是?而且柴夫尔侯爵也是跟他们一伙的呢!”凯蒂大惊小怪地道。“还好你没喜欢上他,否则就糟了。”

  葛珞垂下脸,心想,虽然自己并未爱上柴夫尔,却爱上了那个更危险、更可怕,却又让她忘不了的男人……“凯蒂,你喜欢过一个人吗?”她突然一问。

  “有啊!我就很喜欢小姐,虽然我只是你的伴护,但你对我极好。公爵夫人虽然心肠也不错,常会赠我一些漂亮衣裳,但她太爱挥霍,又喜欢炫耀虚荣,我并不太能接受她这种个性。”凯蒂老实道来。

  葛珞倩然一笑,“茉莉就是这样,了解她的心性,你就见怪不怪了。不过我的意思是,你曾喜欢过男人吗?”

  凯蒂双颊乍红,“这……这怎么可能?小姐,你爱说笑。”

  “那你是不会知道我心里的苦了。”葛珞幽幽一叹。

  “你的意思是……”凯蒂的脑子一转,猛然一亮,“啊——该不会是你喜欢上那个……那个亚历侯爵?”

  葛珞没想到她的反应会那么激动,登时凝声无语。

  “小姐,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凯蒂紧张万分。

  她点点头,神情窘涩不已,面对凯蒂的激烈反应,她也明白自己的爱意用错了对象,可感情事又怎能是自己掌握得了的。

  葛珞的表情已将自己的心事全泄漏了出来。

  凯蒂见状,忧心地强调,“醒醒吧!他是公爵的死对头耶!如果他喜欢你,怎么会把你送回来?他这么做分明是……啊,”

  凯蒂突如其来的一声尖叫,吓了葛珞一跳,“怎么了?”

  “小姐,你要老实告诉我,他……那个恶魔有没有动了你?”她一副正襟危坐的谨慎样,让葛珞脸泛潮红,心头却也有一丝志下心。

  “我……你别乱说。”她只好否认了。

  “呼,那就好,我还以为是他欺负你后,就不要你,你不知道许多男人都是这么自私的。”凯蒂松了口气,“对了,公爵夫人和侍女出门说要亲自为你选购些东西,怎么还没回来?我去外面看看,小姐,你休息吧!”

  “嗯!”她点点头,听话地躺了下来。

  凯蒂并没发现她眼底流露的感伤,愉悦地走出她的房间。

  当屋里只剩下葛珞一人时,她满脑子却不停想着凯蒂的话……他为何将她送回来?是真的不要她了?打算舍弃他俩曾经共处的那段时光?

  泪再也抑止不住地滴落……???

  夜已深,葛珞刚刚才在凯蒂的逼迫下喝了菜汁,听说那是客尔亚山采来的药草,有助养身,恢复气力,但味道奇怪无比。可为了不负凯蒂的好意,她忍住那股怪味,勉强喝下。

  好不容易忍到凯蒂离去后,她连忙跑到浴室,大吐特吐了起来。

  天哪,这是什么怪东西,那么难喝?偏偏愈吐那味道就愈浓,让她好难受,这种东西怎么会有助养身?没吐死她就算不错了。

  她痛苦地返回床上,闭上眼,无力的呻吟着,久久……突然,一个温热的掌心抚上她的胸口。

  “啊——”

  “嘘!别喊,是我。”醇厚的男性嗓音如云般飘进葛珞的耳中,眼前一张俊逸帅性的脸庞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再看见他,她百感交集,激动的泪水似溃堤的洪水般不断涌出。

  “怎么?我刚刚在窗外看你吐得厉害,是哪儿不舒服?”亚历边说,边轻揉着她发疼的胃部。

  “还好,只是……只是怕药味而已。”葛珞一双大眼连眨也不敢眨地盯着他,就怕转瞬间他就烟消云散。

  “很难受?”他温柔地说。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此时此刻,她已毫不在意身体的不适,认真地对住他一双灼亮的眼。

  “我来看你过得好吗?”他钢铁般的臂膀紧扣住她娇软的身子,目光似火般直熨上她的心。

  将她送回,乃情势所逼、身不由己,这几天来,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度过每个晨昏,尤其是夜里一个人时的空虚,更如同千百条带刺的长鞭抽打着他的心、凌迟着他的身,连呼吸也无法顺畅。

  他的一句话更是惹得她痛哭失声、心碎若狂……“我过得好不好与你无关……你何必再来寻我开心?”葛珞推抵着他的胸,声音嘶哑地呐喊着。

  既然已将她扔回来了,又何苦来找她?该不会是想进一步从她这里得知父亲的下落,才故意在她面前表演这种深情的角色吧?

  “葛珞!你这是做什么?喊那么大声,可是要我被你们的侍卫捉去你才开心?如果真是这样才能让你出气,好,那我现在就出去让他们任意砍、任意杀!”

  亚历气得发火,猛然离开她身,便要往房门走去——“不……不要!”

  她心一慌,赶紧跳下床拉住他的手臂,“你这是做什么?千里迢迢跑来这儿,故意要惹我心慌意乱的吗?”

  “既知我是千里而来,为何不欢迎我?”他眯起眼眸,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执着。

  “我——”她心头暗暗抽紧,嗫嚅道。“你不用特意来这里骗我的话,我父亲并不在城堡,而且我也不知他去了哪儿……何苦呢?何苦冒险来追问我不知道的答案?我甚至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我知道他在哪儿,也不可能告诉你,你走吧!”

  葛珞缓缓说来,平淡的语气似乎在简单陈述着一件事实,但唯有她明白,自己胸前的那颗心有多么刺痛啊!

  他冒险来此,不是来看她,只是来向她逼问一个她给不起的答案,这教她情何以堪呢?

  “你这个女人怎么就是说不清?我不是来向你要樊斯的下落,他的去处我自己会去找——”他激动不已。

  “那你……”她怔仲地回娣他那双认真的眼睛,心情浮动不已。

  “我当真是纯粹来看你,不带任何杂质,因为……我想你……疯狂地想念着你!”

  他立即俯首在她的颈窝,舔吻他向往已久的沁甜。

  就因为他这句话,让葛珞忘了挣扎,只能任由自己掉进在他这句深富爱恋的话语中。

  即便是花言巧语,她也认了——“亚历……”她激动地回吻他。

  亚历经由她的挑逗,再也克制不住地加深他的吻,饥渴且强悍地攫取她,要求她彻底的臣服。

  他的舌无礼且霸气地强硬分开她紧闭的牙关,轻舔她的贝齿,与她的柔舌交缠,徐徐滑进她的喉头深处,以狂野又激切的方式将她完全吞噬。

  葛珞深喘了口气,面对他狂肆如风,没有半点儿迟滞的占有,让她怯然地瑟缩了一下。

  “别怕……我会很轻的。”

  他充满诱惑力的嗓音蛊惑着她的心思,继而辗转加深唇上的占有。抚揉她腰际的大手顺着她弧度优美的线条往上撩,快速掀高她的上衣,另一手摸索至她白皙匀称的双腿间,撩拨她最敏感那一点。

  “呃——”

  一声细腻的吟哦点燃彼此间夹带火的情欲,他粗糙又炙烫的手掌更加肆无忌惮地抚弄着,让葛珞浑身掠过一丝强烈的战栗。

  突然,她脑际突地清醒。

  “不,亚历……你不能留下,我们也不能再——唔……”

  他立刻堵上她的嘴,强悍地吞噬她呼之欲出的话语,剽悍又狂猛地饱尝她湿润的唇。

  另一只手快速卸褪她的胸衣,拉下她束胸的肩带,灼热的双自盯着她如蜜的酥胸自胸衣边缘暴露出来。

  “好美……”他叹息了声。

  下一瞬间,他捧起她优美的乳房,狎玩在手心间,感受它们在他手中逐渐发胀、发硬的美好。

  “痛!”她拱起上身,秀丽的眉微皱。

  “痛?那么这样呢?”

  “呃……”她激烈地喘息,无力呻吟。

  葛珞醉人的音律颠覆了他的理智,亚历赫然低头含住她一只胀红的蓓蕾,高捧丰满的乳房,唇舌绕着它。

  “亚历……不行……你得走——”她仍没忘了他正处于危险中,每晚凯蒂都会因为不放心她而来看她,如果被撞上,那……亚历并没将她的担忧放在心上,嗓音粗嘎地说:“我要你,别再找理由拒绝我。”

  他一对氤氲带火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她晕红的脸蛋,眼底流露着更缠绵、更执着的爱恋。

  尤其是下腹的火热直烧灼着他已硬实的亢奋,使他再也撤不了身。

  他开始解开自己的上衣,让自己灼热的胸膛贴紧她柔软的双乳,一手不耐地拉扯她的睡裙与底裤,体内血液的激流早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

  不一会儿,葛珞身上已空无一物,那娆娇的胴体、迷乱如醉的星眸,微启似冻的双唇,都是如此的令他血脉愤张。

  “呃……”

  她无力攀扶住他粗犷的肩,随着他炙烫的吻往下滑动,她的呻吟愈来愈激昂……“啊——亚历,我好热。”她倒吸了一口气。

  “哪里热了?”

  他倏地眯起眼,眸光变得晦暗深沉,盯视着她双颊上的红嫣,与胸乳被他挤揉的指痕。

  “不……不知道……”葛珞向后退缩了一下,声如蚊纳。

  他狂炙的抚触已掀起她体内暗藏的情火,焚灼着她的感官、她的肌肤,由其是腿间、下腹,更有着一丝火燎的痛楚。

  “那我猜猜。”他肆笑地撇开嘴。

  “是这儿吗?”他嘶哽地问。

  “我……”葛珞难耐地尖嚷了声。

  “还是这里比较热?”

  “啊……”葛珞口中逸出一串串夹带着痛楚与愉快的呻吟,随着他指尖的进出与磨蹭,喊出忘我的声浪。

  “你真热情……”他嗓音浓浊。

  “亚历!”

  “我时间不多了,把腿张开。”他灼烫的深瞳已燃起两把火,放肆的目光流连在她身上。

  他这句话唤起她的知觉,也忆及他俩对立的现实!

  她咬了咬唇,问道:“如果有一天,你真把我父亲抓到手,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

  亚历眸心倏而转浓,瞪视了她好一会儿,才邪气低笑道:“那就看你今晚怎么取悦我了。张大点儿。”

  葛珞心一冷,慢慢张开自己的双腿,眼角凝泪任他摆布了。

  她心碎地想,原来他是要她来承担她父亲的罪过……没关系,她承受吧!

  他粗哑地和知出声,凝视着她黯然的眼,“看着我。”

  “你真的答应我,不为难难为我父亲?”她含着泪,轻声又问。

  “现在别提这件事。”亚历一只手握住她的腿窝处,细心为她褪下引人遐思的小底裤。

  “啊——”她双腿一挟,扣住他壮硕的腰际。

  “对,挟紧我。”

  “亚历——”她喘息不休,浑身已泛出丝丝热汗。

  “别忘了你是我的!”

  亚历俯首吻住她吟哦的小嘴,在她最高亢的时候,强调着他的所有权。

  葛珞合上眼,把身体又一次托付于他,并抬高臀迎合他冲撞的速度,一同击出爱的火花……???

  “我该走了。”

  激情过后,亚历抚弄着她的秀发,不舍的说。

  “你……还会来看我吗?”葛珞抬起小脸,伤感地问。

  他用下颔轻抵着她的头,淡淡的嗓音渗入一丝柔意,“时机到了,我一定会回来,我想应该不会太久。”

  亚历沉思的神情让她心慌,“你是不是打算立即去抓我父亲?也就是说,非得等他的事解决后才会回来找我?”

  天,上天为什么要让她面临这种矛盾困境?

  他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你答应我会放过他,求求你不要……”她紧抓住他的手,只希望博得他一声保证。

  “放过他是不可能,但我可以答应你,求国王减缓他的刑责。”他绝不能徇私偏袒任何人,否则对一些受过樊斯加害的人民他无法交代。

  单说这两、三年来,他们光进行这个计划就耗费了不少人的气力与时间,他又怎能说放就放?

  葛珞垂下眼,掩去眸中失色的黯然,“父亲年纪大了,怎能受得了牢狱之苦,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进牢房?”

  “那么那些受害者呢?全都该死吗?”他眉一拧,神色异常冷肃。

  “我……”

  “小姐,那么晚了,你在和谁说话?”突然传来几声叩门声,接着是凯蒂带着睡意的声音。

  “呃,我……我在念书。”她一慌!随便找了个烂理由。

  “念书?小姐该睡了,别再折腾身子了。”

  “我马上就睡,你也回房吧。”葛珞抓住亚历,紧张得连声音都变调了。

  索性睡意还在的凯蒂并未发觉异状。

  “哦,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儿睡。”

  待凯蒂的脚步声走远后,亚历立即抓住她的肩,郑重地说:“我该走了,我会回来找你。”

  “亚历!”葛珞万分不舍,却又不敢再留他,就怕他的形迹被人发现,那可就麻烦了。

  “听话,别再胡思乱想,我真的要走了。”亚历薄薄的唇角逸出安抚的笑意,压低的嗓音听来更为性感。

  他轻轻地在她额头印上深情的一吻,便转身走向窗口。

  她强制压下混乱的思绪,点点头,“我会等你。”葛珞面带笑意,将思情之泪逼回眼眶,看着他离去。

  当亚历爬上窗口,往下一跃消失不见后,她这才抱着枕头大哭出声……不知过了多久——凯蒂尖嚷的声音夹杂着巨大的敲门声突然又响了起来,将葛珞杂乱纷飞的心思给震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亚历被人给发现了!

  她愈想愈不对,连忙拭掉泪水冲去开门,“是不是楼下侍卫抓住了什么人?你快说啊!”

  “小姐,不是侍卫抓了什么人,而是公爵夫人被一个蒙面人给抓了!”凯蒂直摇头说。

  葛珞身子一紧,“茉莉被抓了!这怎么可能?难道是……你快告诉我,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就是刚刚才发生的,是茉莉的小女仆赶来房里告诉我,要不我也不知道啊!”

  如今公爵不在,夫人被抓,小姐也才刚历劫归来,怎么所有的事全都乱在一块儿了呢?

  葛珞着急地想着,亚历为何要带走茉莉?难道打算借由茉莉将她父亲给拐骗出来?

  唉!他这么做只是多此一举,她父亲从不曾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心上,茉莉或许是他此刻的最爱,但并不表示也是永远。抓了她根本于事无补,亚历应该不会不知道她父亲的这项缺点,为何还要抓走茉莉?

  “对了,小姐,公爵夫人的房间墙上还留下一句话,上头写着要樊斯公爵于七天之内来到宾欧城交换茉莉,否则他不仅会杀了茉莉,还会要她腹中孩子的命!”凯蒂又说。

  “什么?茉莉怀孕了!”葛珞暗吸了一口气。

  “是啊,是在宾欧城的时候发现的,记得公爵在得知这事时,还高兴得不得了,直说若是夫人怀的是男孩,那么他就有后了!”凯蒂据实以告。

  葛珞重重地闭上眼,呻吟着,“想不到他连这个都调查出来了,也笃定我父亲一定会顾虑茉莉腹中的胎儿而现身。”

  问题是,若父亲没去宾欧城,他真会杀了茉莉吗?

  不会!凭她对他的了解,她确信他不会。亚历并不是一个残忍无道的男人,尤其是对一个已有身孕的妇人,他是绝对下不了这样的毒手!

  “凯蒂,我们现在就赶去宾欧城。”她立刻下了决定。

  “什么?小姐,你要去宾欧城?你以为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救得回夫人吗?”

  在她看来,夫人的事自然有公爵解决,小姐则应该躲得远远的,怎么还要去自投罗网?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我已顾不了那么多,求你快去准备吧!”此时此刻,她已无计可施,只能做这样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