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七步干戈上官鼎霸海风云云中岳水陆两栖人亚历山大·别利亚耶夫英雄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天使街23号4 > 第四幕 幸福海的紫贝壳公主

  1

  周末的早晨,在我的忐忑不安中缓缓到来。

  我窝在被窝里,偷偷瞄了一眼窗外,窗户上雾蒙蒙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金月夜真的生我的气了吧?我好像让他失望了……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给他的电话他一直都不接,我该怎么办?

  我苦恼地盯着手里的手机,陷入一阵沉默。

  滋滋滋——滋滋滋——

  手上突然传来的振感,吓得我差点把手机甩手一扔。我看了一眼显示屏,屏幕上一只橙色的小猴子,正欢快地跳着草裙舞。

  是金月夜!我赶紧摁下了接听键。

  “佑慧妹妹……是我!金月夜!我在米兰车站,我……”

  咔哒——嘟嘟嘟嘟——

  金月夜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竟然莫名其妙地突然挂断了!

  金月夜?我的心一寸一寸地收紧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刚刚电话里金月夜急促的声音……突然挂断的电话……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情?!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随便套了件衣服,飞快地冲出了家门!

  呼哧——呼哧——

  一路跑得很辛苦,我竟然在短短二十分钟之内冲到了车站。

  我的腿啊!两条腿又酸又软,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了!

  我筋疲力尽地弯下腰,用双手扶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正在我准备直起身子寻找金月夜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拍在我的肩膀上,我那颗悬着的心被拍得摇晃个不停,转头一看——

  一张灿烂的笑脸闪耀在我的眼前!

  “佑慧妹妹!你来得好快啊!”

  “金月夜?!你,你没出什么事吧?”我上上下下地把金月夜打量了一遍,看到他正一脸轻松地站在我面前冲着我微笑。

  “哦?我会出什么事啊!”金月夜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你的电话……为什么突然断线……”我迟疑了一下,有些怀疑地看着金月夜。

  “呵呵呵……那是因为我的手机没电了啊!”金月夜掏出手机在我眼前晃了晃,暗黑的屏幕好像是在为他作证。

  怎么会是这样!害得我没来由地那么紧张!我气呼呼地抬起手腕看看时间,现在才早上七点!

  “佑慧……你是在担心我吧?”看着我气呼呼的样子,金月夜把脑袋凑了上来,明亮的大眼睛在我面前眨啊眨的。

  “谁,谁担心你啊!你这个骗子!”我虽然气鼓鼓地撅起了嘴,可是被他说中了心思,我竟然结巴了起来,“我……我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胡闹,我要回去休息了!”

  “呵呵呵——佑慧妹妹,好大的火气哦!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所以我要报答你哦。”金月夜朝着前面一指——

  突突突——

  一辆大巴士正好开了过来,停在我们的身边。

  “上车!”金月夜不由分说地拉着我,三步并作两步地登上了大巴士!

  2

  坐在巴士靠窗的位子上,我还是一头雾水。

  这个金月夜究竟在搞什么鬼?这么早他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啊?昨天晚上他不是很生气的么?为什么他今天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仿佛完全不记得昨天发生过什么事情……

  “渴不渴?我这里有饮料,果汁还是绿茶?”坐在身边的金月夜捧着两瓶饮料在我的面前晃了晃。

  我舔着有些发干的嘴唇,摇了摇头。

  “那……你饿不饿?”金月夜说着,手伸到了书包里,一把掏出了一包牛肉干,“这是蜜汁牛肉干。尝尝吧!”

  金月夜殷勤地帮我拆开了封,递给我。

  “我……没有胃口……”

  也许是因为昨晚一夜没有睡好,再加上刚才跑得太急,我现在只觉得精神恍恍惚惚的。

  不去理会金月夜的“百变戏法”,我转过头看着窗户飞快后退的景物,身子随着巴士的颠簸不停地摇晃着。

  不知不觉中,我把脑袋靠在了玻璃窗上,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嗯……还是家里的床比较软啊……好舒服……

  我朦朦胧胧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我的枕头什么时候变成迷彩的图案了?抬起头慢慢往上面看——

  一张线条分明的脸,好看的下巴弧线,英挺的鼻子,浓黑的眉毛,还有……一双好漂亮的眼睛!

  啊!不对!

  金月夜?!

  我猛地一抬头——

  砰!

  一声巨响,我结结实实地一头撞在了旁边的车窗玻璃上!

  “啊——好痛!”疼痛让我龇牙咧嘴地捂着脑袋,眼泪差一点都要掉出来了!

  我偷偷转头瞄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金月夜,刚才我竟然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我睡了多久啊?!

  “你……没事吧?疼吗?”金月夜关心地望着我,他不生我的气了?

  “唔——”

  金月夜一边说,一边朝我的额头伸出右手,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手慢慢地靠近……靠近……

  我的额头感觉到一阵温柔的安抚,金月夜的手掌暖暖的,他一边不停地吹着气,一边按住了我的额头轻轻地揉着刚刚撞疼的地方。

  扑通!扑通!

  虽然我知道这里是高速公路,可是我的心跳也太夸张了吧?!

  “好点了吗?”金月夜温柔地摸摸我的额头,一张迷人的笑脸就在眼前零点五米的地方!眼前的金月夜好像变成了我第一次在HAPPYHOUSE里看到的天使,他微笑的容颜让我看得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不,不疼了……”我结结巴巴地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心里一阵混乱!我觉得自己真是丢脸,居然又在金月夜面前出丑了!如果他嘲笑我,我大概会跳起来反击,可是现在——他这么温柔地照顾我,我的脸已经烧得发烫了!

  “再睡一会吧,到了我叫醒你。”金月夜让我把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挣扎。

  靠着金月夜消瘦却结实的肩膀,我很快地睡着了。

  3

  “佑慧妹妹……”

  “嗯?嗯!到了吗?”我揉了揉迷蒙的双眼,慢慢地坐直身子,转头看了看巴士窗外——

  咦?这里不是星镇吗?!我心里一阵惊讶,把头又转向了金月夜:“你带我到星镇来干什么?!”

  “这个呀……呵呵,跟我来!”金月夜并没有回答我,只是自顾自地拉起我的手,领着我走下巴士,走出星镇车站,往海边的方向走去。

  “金月夜,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我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甩开金月夜的手,想要问个明白,“你不说的话,我就不走了!”

  咕噜……咕噜……

  金月夜刚要开口,我肚子里的一阵“抗议”声就不受控制地响了起来!让金月夜把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他先是一愣,接着差点笑出声来。

  呜……真是丢脸到家了……从早上到现在,我还没吃过一点东西呢……

  “呵呵,佑慧妹妹,你的肚子很诚实哦……”金月夜说着,四下张望了一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说,“你看到那家面馆了吗?!”

  “面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不远处有一家蓝色的小店,屋顶上正在袅袅地升起一股股青烟!

  “走吧!我们去那里!”金月夜推推我,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天啊……这么大清早的跑这么远的路,该不会只是为了吃一碗面吧……

  “佑慧妹妹,别着急!我去厨房帮帮忙,让你能快点吃到美味!”

  刚进小店,还没坐稳,金月夜突然站起身来,对我笑了笑,扔下书包就冲进了厨房。

  咕噜……咕噜……

  听着肚子里的“空城计”唱了好一会儿,厨房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了,满头大汗的金月夜端着两碗面条走了出来。

  “面条来啦!”

  大概是厨房的温度比较高的缘故,金月夜的脸红通通的。他小心地放下了碗,伸手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又毫不迟疑地咧开嘴对我露出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

  “给你的!”金月夜将一碗面条推到了我的面前,抽出一双筷子仔细帮我把上面刺手的木屑清理干净,递到了我的手里。

  “谢谢!”面条的香味已经弥漫了整个房间,闻起来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我手中的筷子刚刚高高举起,又停留在了半空中。我愣愣地看着碗里的面条,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面前的这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是放在最上面的那个白嫩嫩的荷包蛋上,赫然用红色的番茄酱滴了一颗硕大的眼泪!

  在那颗眼泪的下面,还用颜色更浓的番茄酱打了个大大的叉!

  “这个……”我呆呆地看着面条,又抬起头看着金月夜,他似乎早有预感,笑意盈盈地向我温柔地看了一眼,又将另外一碗面推到了我面前!

  “接下来要看的是这个!”金月夜的声音好温柔啊!和他的眼神一样温柔!我的心一阵狂跳,低下头,又是一阵目瞪口呆!

  另外一碗面的荷包蛋上,竟然用浓浓的红色番茄酱画了一张微笑的太阳脸!

  “佑慧,”金月夜指着面条,深邃的眼神一直穿透到了我的内心,“擦干眼泪才能站在阳光下微笑。”

  擦干眼泪……在阳光下微笑……

  我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金月夜,可是眼前却飘起了一阵白色的雾,一定是鸡蛋面的热气惹的祸!金月夜一直微笑地看着我,眼睛里亮晶晶的,他嘴角扬起的弧线真是好看,而且是那么温柔。

  “谢谢……”我慌乱地低下头,从边上挑了一筷子面条,塞进嘴巴里。沾了番茄酱的面条有一种酸甜的味道。这面条……好特别!

  我一边吃一边看着金月夜,他满意地看着我,脸上的笑容好像更深了几层!

  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金月夜亲手做的面条,我擦了擦嘴角沾到的番茄酱,跟随金月夜走出了面店。

  迎面扑来的风带着清新的气息。我和金月夜相视一笑,同时迈开了脚步朝前走去。

  “朝前一直走,就是大海!”走着走着,金月夜突然转过头,轻轻地对我说。

  大海……

  脑海里曾经的那片记忆海,海天一色的美景,太阳在海平面上跳跃……

  两年来的回忆好像突然涌出的浪花,在我心里的堤岸上不停地拍打……

  4

  哗啦啦——哗啦啦——

  在记忆中慢慢地朝前走,我有些恍惚,突然耳畔传来了海浪拍打海滩的声音。

  初春的太阳出现得特别晚,现在才刚刚升上海平线,朝阳的光辉把海平线附近的天空映照得一片火红,天空中厚厚的云层已经被海风吹散了,露出了一小片一小片浅蓝色的天空。而大海的颜色变成了深深的蓝,海水随着海风一浪接一浪地打在沙滩上。

  “到了!”金月夜很沉稳地吐出两个字,缓缓地停下了脚步。

  “到了……”我也喃喃地自言自语。

  海水是一如既往的蓝,蓝得让人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朝阳的红色光辉照耀在海水上,波光粼粼。

  哗哗哗——哗哗哗——

  远处的浪花一阵又一阵地冲上了海滩,一直漫到了我的脚边,我小心地后退了一步,海水又慢慢地退了下去。

  “金——”

  “佑——”

  几乎同时,我和金月夜都张开了嘴巴;又几乎同时,我和金月夜都收回了没有说完的话。

  “你先说吧。”我看着金月夜,最后做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让步。

  “佑慧,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一无所有,我想……来这里度过自己的余生……”沉默了一小会儿,金月夜突然幽幽地说着。

  “……”听见金月夜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了一种淡淡的忧伤,似乎为了化解这种情绪,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拜托,干吗突然说这种杞人忧天的话?一点也不适合你啦!”

  “呵呵,好像是哦!”金月夜转过头笑笑地看着我,可眼底还是忧伤的情绪,“像我这样的人,本来就一无所有,又何必去担心……”

  咦?不对……不对!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刚才明明就不是那个意思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刚才只是在开玩笑而已……”我本想这样安慰他,可是看见金月夜有些悲伤的神情,我却一下子慌了神,脑子里乱成了一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金月夜看着我惊慌失措的表情,扑闪了两下眼睛,仿佛刚才的情绪从未出现过似的,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用力捏住了我的鼻子!

  “啊!金月夜!我的鼻子好痛!”我用力拨开金月夜像螃蟹钳子一样的手,捂着被捏红的鼻子嚷嚷起来。

  “哈哈……”金月夜抬起头看着我,更加灿烂地笑了起来。

  清冷的海风徐徐吹来,掀起了金月夜额前的乌黑的刘海。朝阳金色的余辉映照在金月夜的脸庞上,他的笑容看上去闪闪发亮!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金月夜,仿佛看见了刚刚降临凡间的天使!我的目光一寸也没有办法从他的脸上移开,甚至对金月夜发现我这样直勾勾地看他时可能会对我的种种取笑都觉得无所谓了,只是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欣赏着面前这个美丽的景色!

  “咦?发现一个好东西哦!”金月夜突然怔了怔,瞪大眼睛看着脚底的一片沙滩,弯下腰捡起了一个什么东西,递到了我的面前。

  “哇!好漂亮!是紫色的贝壳!”我眼睛一亮,轻轻地接过了贝壳,用手指捏着,对着阳光左看右看!

  金月夜看见我开心的样子,好像感觉很有成就感,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笑眯眯地看着我。

  “佑慧,我发现紫色非常适合你哦。”

  “紫色适合我?为什么?”我心里有些欣喜。

  “因为你和紫色一样很虚荣!哈哈!”

  什么?!虚荣?!

  我气得眼睛一鼓!牙齿像磨刀一样喀嚓喀嚓地左右磨!

  “金月夜……你想明天米兰市的报纸头条上写——明阳一男生暴毙海边吗?!”

  “哈哈哈哈!饶命饶命!佑慧公主,你不会那么残忍吧!其实我是觉得你和紫色一样神秘啦!”金月夜笑嘻嘻地双手抱拳,拼命地向我求饶,“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可是有时候,我还真是猜不透佑慧心里的想法啊……”

  “那……那是当然!我可是深藏不露的米兰公主!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被你看透透啊?!”我环着手臂,神气地翘着鼻子笑了笑,可是心里却有些虚虚的。

  猜不透?他的目光总是像匕首一样锋利,不管我把心里的想法保存得多么好,藏得多么深,他却总是能轻易地撕开一道口子,走进我的内心世界里。而且我自认也不是很善于掩饰的人,他还有什么东西猜不透呢?……

  “不过……”金月夜突然话锋一转,挑起一边眉尖,咧着嘴坏坏地笑了起来,“有一件事情我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佑慧妹妹喜欢我!我说得对不对啊?”

  轰——

  金月夜的话就像是一枚跟踪导弹,直中我的脑门心!把我炸得晕头转向!

  “呵呵!金月夜,你在胡说什么?本公主将来的男朋友一定要知书达理、温文尔雅、温柔体贴,你哪一样做得到啊?”

  可恶!臭金月夜!居然……居然敢这样说!

  “可是佑慧,你刚刚说的三个形容词不正是对我的真实写照吗?”金月夜居然还不放弃,继续嬉皮笑脸地看着我,“好了啦,佑慧,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别不承认了!”

  “我哪有不承认啊?!”

  “咦?那就是你承认了喽?!”

  “呜!金月夜你!”看着越笑越开心的金月夜,我气得差点没把牙齿喷到天上去!可是因为怒气涌上来得太多太快,哽在了我的喉咙里,让我说不出话来!

  气死我了!为什么每次我一遇见这滑头的金月夜,就变得好像换了条舌头似的,完全不会说话了!

  “呵呵呵,佑慧,你看今天的太阳很漂亮哦……”金月夜笑嘻嘻地用手在眼睛上搭了个凉棚,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我头顶上一团又一团的蘑菇云似的,居然转身欣赏起美丽的海景了!

  “哼!那又怎么样?!”我环着手臂,端出极度不合作态度,拼命地发散着自己充满硝烟的小宇宙。

  “……所以……我喜欢你!”

  “这有什么关系……等等!你,你刚才说舌(什)么——啊!痛……”突然听到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惊吓过度,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痛得眼泪直流。

  这家伙脑子中风了吗?居然突然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真该死!害得我差点咬舌自尽了!痛痛痛……

  “很惊讶吗?”金月夜居然还厚着脸皮转过头来问我,“我只是觉得,如果在这么美丽的景色里表白,一定会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吧!”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还只是高中生而已!”我捂着受伤的嘴巴呜呜咽咽地说,“金月夜,我拜托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呵呵,佑慧,我是认真的哦!”金月夜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笑笑地看着我,“我真的很想把佑慧永远都留在身边呢!”

  咦?金月夜……

  我愣愣地看着金月夜,眼前这个正看着我笑的男生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金月夜么……

  虽然这家伙还是和平时一样,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是他的话却好像碰触到了我心里最纤细的那一根弦,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认真和坚持……

  金月夜刚刚说的是认真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刚才岂不是就是在向我……告白?!

  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当“告白”两个大字闪现在我的脑海时,我的眼睛立刻变成了两大盘蚊香在眼眶里转!转!转!

  告白……金月夜居然突然向我告白?!我……我要怎么办?!接受?不可以啦!我还是高中生,大学都还没念呢!那就拒绝吧!好……好像我并不太想这样做啊……

  “咳咳!”我握着手,用力清了清喉咙,想要打断刚才那个奇怪的气氛,“金月夜,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了……而且我们……所以……”

  “所以我会等你。”金月夜接过我的话,依然笑笑地望着我,“我已经等佑慧妹妹这么久了,我不会急着要你给我答案,我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咦?!可……可是我!”我睁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金月夜。可我的视线一碰触到金月夜的眼睛,我居然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一样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

  “哈哈!没想到我还是挺有魅力嘛!我刚才随便说说,佑慧居然紧张成这个样子!都快要哭了!”金月夜捂着肚子,前俯后仰地大笑。

  “呜……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啦!我哪有要哭啊!”我不服气地撅起了嘴巴。

  “没有吗?那你的脸和眼眶为什么都红红的?”金月夜挑起一边眉毛,把脸凑近看着我。

  我一愣,赶紧把脸撇到了一边去,用力地哼了哼。

  “我……我是因为觉得热!”

  “热?呵呵……”金月夜怪笑了两声,突然伸手浸到了海水里,再对准了我的脸使劲弹了一下,“那我就来让佑慧凉快凉快吧!哈哈!”

  “哇啊!金月夜!你干什么?!水都弹到我的脸上了啦!住手!住手!”我捂着被金月夜“攻击”的脸,转身就逃!可是金月夜那家伙好像非要跟我过不去似的,不但不停止他的恶作剧,还把另一只手也伸进了海水里,继续对着我发射“水珠导弹”!

  “佑慧!你的脸太红了,我来帮你降温!哈哈!”

  “可恶!金月夜!你以为我明德之花是好欺负的吗?!看我的‘水花光波’回头一射!!哈哈哈哈!中啦!”

  “呜……佑慧!你把我惹毛了哦!我也不要手下留情了!看我双倍的‘水花攻击’!哈哈哈哈!”

  “哇!金月夜!这可是朗朗的外套啊!”

  “咦?真的耶!不过既然已经弄湿了,那就索性湿透透吧!导弹发射!”

  “金月夜!你到底有完没完啊?!看我明德之花的厉害!!”

  “哇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

  ……

  5

  等我们停止“战斗”歇下来时,我和金月夜已经累得直喘气!衣服和裤子也都变成了“奶牛装”,深一块浅一块的。

  “佑慧,你还是这么不服输!结果你看,我们又是两败俱伤了!”金月夜一只手撑在膝盖上直喘气,另一只手抬起来点了点我的额头。

  “谁要你先惹我,哼!阿嚏……”我捂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虽然太阳已经出来了,可是早春的海水还是冰冷无比的,风一吹过,冻得我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走吧!我们去弄干衣服!”金月夜忽然一把拉起我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公路的方向走去。

  我们沿着海边慢慢地走着,不时地抬头看看天空中笼罩着的那一团团厚度不均匀的乌云。海边的风有些大,海浪层层叠叠地涌过来,拍打着岸边的沙滩。

  我裹紧衣服,目光注视着海边稀疏的建筑物。突然,我的目光聚焦在了一个白色的小木屋上!

  啊,好像就是那里了——便利店!虽然透明玻璃门上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宣传广告已经褪色,可是我的直觉和记忆都告诉我,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便利店旁边的那棵椰子树依然随风摇曳,让我想起那天晚上我和金月夜曾经到过那里……

  那不是……朗朗的便利店么?

  难道说?金月夜是想要……

  快到便利店门口时,我却突然放慢了脚步,犹豫了起来。

  扑通——

  谁知道我刚往前走了一步,脚下突然一打滑,整个人像门板一样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呜哇……屁屁好痛!刚才踩到什么鬼东西啊?!

  我含着眼泪,朝脚底看了一眼,发现地上的一片青苔被我掀起了一个小块……

  忽然,我觉得有一只手轻轻地拽住我的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是佑慧吧?海边空气潮湿,青苔比较多,走路要小心些哦!”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我抬头一看,看到一张灿烂的笑脸,“我叫朗朗,听小夜说起过你的。”

  说着,朗朗又顺手帮我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沙子。

  “嗯,我没事,谢谢你……”朗朗的温柔让我有些不好意思,我点头笑了笑,发现金月夜已经直接走进了朗朗的便利店。

  朗朗看看我,又看看金月夜,灿烂地笑了起来。可是当她的目光落在了我几乎快湿透的衣服上时,又惊讶地轻轻捂住了嘴巴。

  “啊,佑慧,你的衣服怎么这么湿啊!这个季节的海边是很冻的!来,去后面我住的小屋里吧!”朗朗拉着我的手,热情地招呼我进去,“这样吧,佑慧。你先到我的店子里换一套我的衣服,我帮你把外套湿的地方处理一下,应该不会留下印痕的。”

  “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呵呵,没关系的,你是小夜的朋友,这点小事没什么!跟我来吧!”朗朗拉住我的手,轻轻拽了拽,抬头冲屋子里的金月夜挥了挥手,“小夜,你的衣服就自己弄干吧,反正东西放哪里你都知道的!”

  “OK,没问题!”

  看着温柔的朗朗,嘻皮笑脸的金月夜,还有这城市没有的宁静和清新,我突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舒适,安静地跟着朗朗的身影,走进里屋。

  看着朗朗替我安排好一切,刚刚缩进洗漱间想换衣服的我,突然发现忘记拿毛巾了,于是我又折回原地去找她。

  砰咚!啪啪!

  我刚刚走到便利店门口,先是听到一个硬物砸在地上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清脆的拍手声在便利店门口的木头台阶上响起。

  金月夜正叉着腰站在便利店门口,微笑着对天空长长吐了一口气!朗朗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条毛巾从店里走了出去,温柔地用毛巾帮金月夜擦了擦脸上的汗。

  “小夜,辛苦你了,不好意思,总是要麻烦你。”

  “怎么会,来帮你是应该的!”金月夜满足地笑着摇了摇头,“说起来,海边的空气就是好,到这里呆了小半天心情都好了许多!只可惜你就要走了……”

  “呵呵,小夜,原来你也会多愁善感呢!”看见金月夜有些失落的表情,朗朗抿着嘴唇轻声笑了起来,“嗯,这里真的很好,风景很美,人也很淳朴……要不是因为他去世了,我的身体又不太好,我真想能永远在这里住下去呢!”

  “那你就留下来啊!”金月夜看着海面,轻松地笑着说。

  “不过,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吧……”朗朗抚了扶肩膀后长长的黑发,脸上的笑容有些悲凉。

  金月夜侧过脸,目光流连地看着朗朗的侧面。

  呼——

  一阵海风吹过,吹起了地上的几片枯叶,也扬起了朗朗长长的裙摆和齐腰的长发。朗朗转过头,和金月夜默默地对视着,仿佛正用目光交流着,倾诉彼此的情愫和心情。

  我浑身僵直地站在树的后面,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情景。金月夜的目光就像是一根锋利的针,一下下地刺痛我的心!

  金月夜……他到现在仍喜欢着这个叫朗朗的女孩吗?可是如果是这样,刚刚他在海边对我说的那些又算什么……

  “啊!果然还是不行!”突然,金月夜大叫着把目光撤到了一边,郁闷地直抓头,“每次看别的女生超过10秒,那个家伙的脸就会晃到我的眼前来呢!”

  “呵呵!小夜,你说的是佑慧吧!”朗朗掩着嘴轻声笑着说。

  “对啊!呵呵……”金月夜说着,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搞不懂自己,我为什么会喜欢她那种虚伪、任性、多疑、性格又超级恶劣的女生呢?”

  什么?什么?!什么?!!

  虚伪!任性!多疑!性格超级恶劣!在金月夜的心里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吗?!好歹我也是米兰公主啊!可恶的金月夜……居然背着我说我的坏话!真想扔个炸弹把这家伙炸到海里去喂鱼!

  “可是你是真的很喜欢她不是吗?”

  怦咚!

  朗朗的话让我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呜……问题就在这里啊!我喜欢那个家伙的程度,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呢!”

  哗——

  潮湿的海风混合着金月夜的声音掠过我的面颊,也抚过了我的心。我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瞬间便熄灭了,连最后的一缕青烟也随风消散无踪。

  可恶……太可恶了!为什么金月夜这家伙总能轻易地让我愤怒,然后又轻易地让我感动?我的情绪仿佛总是在随着他的喜怒哀乐而旋转、改变,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有些不安,又有些惶恐……

  “那你和她现在还好吗?”朗朗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微笑着问。

  “我刚刚向她告白了……”金月夜说着,笑容变得有些无奈。

  “夜,你的速度很快啊!”朗朗瞪大了美丽的大眼睛,惊讶地看着金月夜。

  “可是,我竟然连听她答案的勇气都没有……”说到这里,金月夜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我竟然害怕从她口中说出拒绝的答案……”

  我听到金月夜闷闷的语气,心里也变得沉甸甸的。一阵海风刮过,我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夜……”朗朗安慰地拍了拍金月夜的肩膀,“其实没你想得那么糟糕,你先帮我去整理一下仓库的行李吧,那儿的东西都堆成一座小山了。”

  金月夜深深吐了口气,大步走向了仓库的方向。

  朗朗突然转过头,看向我的方向,温柔地笑着:

  “佑慧,快出来吧,再待在外面小心感冒。”

  第一次走进朗朗的便利店,我睁大眼睛四处打量着。

  这里面的陈设和我第一次看见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女主人要离开了,柜台上所有的货物都已经装箱放到了一边,整个便利店里也因此显得有些凌乱。

  我跟在朗朗的身后,走进了店铺里一个只有十来平米大的小房间。这个房间也已经整理得空空的了,不过根据里面的摆设和家具推断,这个房间以前应该是朗朗的卧房。

  “不好意思,因为要搬家了,所以到处都乱糟糟的。”朗朗一边蹲在地上翻着已经整理好的箱子,一边转过头对我抱歉地笑了笑。

  “啊,没关系的,不过……你要搬到哪里去呢?”我尽量地让自己往门边靠,留出给朗朗翻箱子的空间,目光依然好奇地在房间里打量着。

  “去英国。”朗朗轻声说,“我现在只有一个人了,总觉得有些孤独。我的姐姐在那里,她会照顾我。”

  “咦?一个人?可是你不是……”我话还没说完,目光突然落在了窗户下面的书桌上。

  书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的相框,相框里是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这个人是朗朗的男朋友么?难道他已经……

  “他已经去世了……”看见我好奇地看着照片,朗朗站起身把相框捧进了怀里,温柔地笑着叹了口气。

  “去世了?为什么……”我惊讶地看着朗朗小声地问,可是话刚一出口,却又后悔了。

  要别人回忆自己痛苦的事情,这样的要求好像有些过分吧……

  不过朗朗好像并不介意,她轻轻地笑着,看着照片上的他,眼睛里充满了悲伤、遗憾、心痛还有幸福。

  “他是车祸去世的,那天他去市里买求婚戒指,要向我求婚,结果竟然会……人生总是很无常对不对?你以为自己会一直朝一个方向走,可是一转弯,却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朗朗悲伤的目光,像水流一样流淌进了我的心坎,让我的心也变得湿漉、沉甸甸的。我看着朗朗,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来安慰她才好,只好轻声叹了口气。

  “佑慧,我和小夜的故事你一定都知道的吧?”朗朗突然抬起头,微笑着看着我。

  我一怔,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

  “呃……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呵呵,没关系的。”朗朗笑着摇了摇头,放下了照片,“佑慧,希望你不要误会才好。因为在我的心里,小夜一直都像弟弟一样存在着。”

  “不过,金月夜……他不一定是这样想的吧……”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小声地嘀咕出这句话,低头看着地面。

  朗朗一愣,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佑慧,你看我这个样子,心里还能容纳得下别人吗?”

  “我……”我抬起头,有些尴尬地看向朗朗的脸。

  白皙的皮肤,柳叶般的眉毛,忧伤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娇柔的嘴唇……毫无疑问的,朗朗是个美丽、清秀的女孩,是属于极其富有中国古典美的那种。

  不过她的身材有些过分的纤弱,比我印象中的她要瘦弱许多。再加上她身上穿着的白色套头毛衣,齐脚踝的墨绿色长裙,还有那淡淡的忧郁的眼神……

  朗朗抬了抬眉头,微笑着看着我。

  “佑慧,我就要永远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回来了。不管小夜对我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都已经不重要了,以后,留在小夜身边的只有佑慧你,不是吗?”

  “我……”看着这样的朗朗,我的心里突然对她有些羡慕。

  “而且今天,我发现小夜的眼神变得坚定了,我想这一定是因为你的缘故吧!”

  “我的缘故?”我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对啊!”朗朗微微点了点头,“爱能让一个人变得坚强。小夜为了保护自己,从小就用荆棘把自己和世界隔离开来,可是对于小夜来说,佑慧却是特别的。因为他已经把自己的心赤裸裸地呈现在了你的面前。”

  “会……会是这样吗……”

  “嗯。”朗朗肯定地点了点头,“对于小夜来说,这样做也要冒很大的风险吧……毕竟他的心已经伤痕累累,再也经受不住任何一点的风吹雨打了。但是他愿意完全地接受你,一定是因为他非常地信任你,相信你不会背叛和伤害他吧。”

  不过说起来,和金月夜认识这么久,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尝试要去感受他的内心。一直都只觉得他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死猴子,偶尔会因为失落流露出脆弱的神情……

  可是现在听见朗朗的话,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只是那种感觉仍是模模糊糊的,我还需要多一点时间去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