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无极天渊谢天水云间琼瑶剪不断的乡愁琼瑶有容乃大(上)郑媛天心彭柳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天心 > Chapter 8 蛇之复仇

  为你痛

  什么样的怀抱才够温暖?

  什么样的感情才叫温柔?

  天心似梦非梦,只觉得耳边的心跳让她觉得温暖。

  她紧闭的眼睛里有泪水涌出。

  为什么这怀抱不是青的怀抱?

  为什么这怀抱那么像青的怀抱?

  她动了动,却被剧烈的疼痛扼住了咽喉。肩上有火在烧,来自地狱的火焰,邪恶而不动声色。

  "你还好吧?"春日约温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天心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勉强一笑,"我很好。谢谢你救了我。"肩上的伤痛得她几乎要昏过去来逃避,但是她只可以装作一切还好。

  这里是学校幽静的树林,居然也是异地的一个出口。

  春日约定定看着天心,带着深藏在眼底的怜惜,"你……"

  "我很好。"天心皱眉微笑,"没想到学长你居然是高手中的高手。"春日约越来越神秘。他静静地看着这学校发生的一切,到底在想着什么呢?

  "我的祖先曾经守护天隐一族,但是我并没有当别人免费保镖的兴趣。"春日约依然那么丰神俊朗,带着温柔谦和的微笑,"我只是对你好奇。"

  天心被那酷似苏青的微笑所吸引,却本能地感觉到了那区别于表象的迥异内在。春日约拥有一种微妙的危险气质,让人沉溺的黑暗气质。

  "我还有事,先走了。"天心有些慌乱地离开,留下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春日约。

  "真厉害,一不小心就被她看到了藏起来的自己。"春日约邪气地一笑。他的眼神突然一冷。

  远处,一个漂亮得过分的少年正拉着天心的衣袖,笑得那么碍眼。

  朱炎刚刚突然发现校园里,天心的气息消失了。他四处寻找,终于再度找到了天心。

  "你刚才去哪里了?"朱炎有些紧张有些开心地问。突然感觉不到天心的存在,这让他的心乱了。

  望着少年美丽的眼睛,天心安慰地笑笑,"我没事。"剧烈的闪电一般的痛楚突然袭击了她的神经。

  朱炎拉住天心的衣袖,微笑消失,"你受伤了?魔火?是不是很痛?"魔火是少有的能伤害天隐族人的力量。

  朱炎着急万分,心脏也跟着抽痛起来。天心一定很痛。上次压制天心失控的力量,他的灵力被完全抽干,短期内无法恢复。现在的他根本不能解除天心的痛苦。

  "笨蛋,你这样扯着她,她的伤更痛。"春日约温和却冰冷的声音响起。

  他皱眉望着天心,"你总是爱这么逞强?"天心的力量比他想像中弱。

  "我回去将这魔火逼出去就会好了的。"天心微笑,额头却被汗水弄湿。这魔火带着木婉伊特有的灵力,怕是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驱逐出自己的身体。

  春日约的左手轻轻按在天心的肩上。那黑色火焰如同被吸引一般冲向他的手掌。

  天心只觉得那阴魂不散的魔火离开了身体。

  她如释重负地抬头,微笑道:"春日约,谢谢你。"

  明亮的微笑似乎让天地都亮了亮。

  春日约微微一笑。听到天心这样叫着他的名字,心情突然很愉快。

  朱炎自从春日约出现就沉默不语。

  眼前的春日约和死去的苏青是那么地相似。她会喜欢上他吗?

  "天心,我们去上课吧。"朱炎说。他漂亮的眸子打量着春日约。没想到学校里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春日约?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再见。"春日约微微一笑。

  天心点头,"再见。"

  微风吹拂着树梢,天空蔚蓝心情蔚蓝。

  春日约独自一人看着天心和朱炎远去的身影。

  "果然很痛啊。"春日约背在身后的左手在颤抖。他垂下眼帘。这是他第几次为天心破例?不忍看到她痛苦还偏偏微笑的样子,所以,干脆将那魔火引到自己的手上。

  喜欢,这样的情感对春日约来说是那么陌生。像魔火一样让人痛,却带着隐约的甜蜜。

  春日约握紧了手。幻觉中,他那美丽得如同妖精一样的妈妈对自己微笑,"阿约,你不可以喜欢女孩子哦,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她会让你万劫不复。"

  明朗的阳光下,温文的少年显得那样的孤单。

  甜蜜恐惧

  周五的黄昏。

  天心背着包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美丽的城市值得人漫步欣赏。

  感受着阳光,天心竭力想忘掉昨夜的噩梦。

  梦里的爸爸妈妈打电话给自己说准备了好吃的红烧牛肉作为周五晚餐。可她回到家却发现爸爸妈妈举止奇怪。他们告诉她红烧牛肉放在厨房的锅里,揭开锅却发现锅里盘着一条活生生的蛇!

  那种阴寒诡异的感觉还在心头萦绕,天心叹了一口气,晶亮的眸子里透出的是些许软弱。她在这个世界上牵挂的人和事越来越多。这些甜蜜的负担,让天心觉得温暖,也多了担心。

  天心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天心啊,"天心妈妈柔和的声音传来,"今天晚上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牛肉……"

  天心拿着电话,心如同落进了冰窖。为什么现实和梦境那么相似?是巧合还是预兆?

  有朱炎的赤魂和古镜守护爸爸妈妈,他们应该没有问题的。

  天心对着电话那端的妈妈温柔地回答:"我已经快到家了,等着我开饭哦。"

  天心妈妈把红烧牛肉焖在锅里,突然听到了门铃声。

  她微笑着打开门,发现是楼下的年轻夫妻正站在门外。男的叫小苏,是一家小外贸公司的职员;女的叫小秦,是一家电脑公司的文秘。他们小两口关系挺好。天心妈妈经常在附近的公园里碰到他们。

  "有事吗?小苏,小秦。"天心妈妈觉得小苏和小秦的脸色不太好,白白的,透着青。

  小苏拿出一袋水蜜桃,声音有些木,脸上努力笑着,"这是小秦公司发的。"他把袋子递到了天心妈妈面前,"送给您。"

  "这,这怎么好意思?"天心妈妈正想婉拒,却看到小秦正恶狠狠地望着自己,似乎自己不收下这桃子,她就会咬自己两口。

  "小苏,小秦,你们等等,我拿碗我做的红烧牛肉,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天心妈妈把桃子放在桌上,就盛了一碗红烧牛肉给小夫妻。

  小夫妻拿着红烧牛肉慢吞吞地走回了家,把门关上。

  他们像木偶一样站在门口,望着沙发上吃着水蜜桃的费琳。

  费琳笑得几乎滴出蜜来,"那桃子,他们收下了?"

  小夫妻木然点头。红烧牛肉被扔进了垃圾桶。

  费琳望着手里的水蜜桃笑了起来,"这桃子味道真不错。"

  那水蜜桃的果肉里有白色的虫子在蠕动,瞬间又失去了踪影。

  费琳邪气地笑着,嘴角抽搐,"你们再把其他的桃子送给没吃的邻居们。"

  墙边放着一堆水果纸箱,有一大半已经空了。

  小夫妻提上一袋水蜜桃,再次走出家门。

  天心爸爸从书房里出来,看到天心妈妈正在洗桃子。

  "这桃子真不错,是小苏小秦送来的。"天心妈妈挑了五个最大最红的桃子,洗去桃子的绒毛,把它们放进果盘里。

  "天心一定喜欢。"天心爸爸微笑,扶着妻子的肩膀,"天心这孩子前段时间得了那病,我这心就一直难受,幸好奇迹出现,老天爷又把她还给了我们。只是,我觉得她最近有很多心事。"

  天心妈妈笑笑,"这孩子吃了很多苦吧。不管怎样,只要她活着就好。"她的神色有些复杂。孩子是妈妈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她又怎么不清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天心是个好孩子。

  "你也累了,我给你削个桃子吃。"天心爸爸接过果盘。

  饱满的水蜜桃静静地躺在果盘里,杀机隐藏。

  天心一进小区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望了望四周,一切都正常。饭菜的香味在空气中飘荡,让人回家的脚步更快。

  有人骑着自行车掠过,带起夏日清风。

  只是,这小区里居然听不到鸟叫虫鸣!

  一群小孩子跑过天心身边。他们追逐打闹,却始终跟在天心左右。

  在天心身后不远,一个小男孩兴奋地盯着草地,"找到你了!"

  说话间,他的舌头一卷,居然将一只瘦弱的老鼠卷进了嘴里,只留鼠尾晃动不休。

  天心转过头,看到小男孩正香甜地嚼着什么东西。

  "小军,你偷吃东西会被妈妈说的哦。"天心对着小军微笑。

  小军满不在乎地摇手,"我妈妈也喜欢吃呢,她不会说我的。"他纯真的眸子里深藏着邪恶。

  "快回家吧。"天心揉了揉小军的头发,转身往楼梯上走。半明半昧的光线让一切变得恍惚起来。天心的心却突然慌乱起来,似乎有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一般。

  天心的眉心一亮,她发现这幢大楼已经被若有若无的妖气包围。

  她转过头,发现一团黑影正在楼梯拐角的阴影中看着自己。

  那是小军。他蛇一样在地上爬动着,小脸上是贪婪的模样,"天心姐姐,我很饿,我可不可以吃了你?"

  "好小孩不应该乱吃不该吃的东西。"天心对着冲向自己的小军微笑,"姐姐现在很生气。"心里是无法抑制的恐慌,所以只能用微笑来掩饰。

  张牙舞爪的小军在半空中被看不见的墙挡住,反弹摔在了水泥地上。他的瞳孔在灰暗的光线里像猫的瞳孔一样是椭圆的。

  天心转身继续爬楼梯,她很担心妈妈。

  小军低低地哭了起来,长长的舌头却不动声色地刺向天心。他的舌头还没碰到天心,却被什么东西灼伤!

  天心的身体已经被她的灵力包裹住,这种低级的攻击还伤不了她。

  打开门,天心看到家里一切都好好的,屋子里飘着红烧牛肉的香味,那么诱人。

  爸爸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爸,妈呢?"天心问爸爸。

  天心爸爸转过头,"你妈刚才吃了桃子说不舒服,在床上躺着休息一下。"

  天心快步走进卧室,看到妈妈正躺在床上,呼吸平稳。

  她松了一口气。

  交手

  天心握住妈妈的手,"妈妈,你还好吗?"

  充沛而光明的力量跟随天心的手流进了天心妈妈的身体。她的身体居然颤抖起来,接着开始抽搐。她侧过头,"哇"地一声吐了出来。腐臭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

  赤魂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从古镜中飞出!

  呕吐物燃烧了起来,伴随着小蛇在火中挣扎的身影。

  天心妈妈似乎想把自己的心脏都吐出来一般,双手难受地抓着自己的脖子,抓出道道血痕。

  赤魂紧紧盯着天心妈妈,做出攻击的姿态。眼前的人类已经被妖物寄生。

  天心的手捏住了赤魂的脖子,她的声音冰冷,"这个人不是你能碰的。"

  将赤魂扔回古镜,天心用冰冻术将妈妈冻住,阻止她体内蛇蜒的爆发。

  天心爸爸正好走进卧室,"你妈妈她怎么了?"妻子脸色苍白地昏迷在床上,这让天心爸爸方寸大乱。

  古镜可以让妖物不能接近,妈妈的手心还有她种下的辟邪清心符。妈妈到底是怎么被这蛇蜒缠上的?

  "爸,妈妈刚才吃了什么?"天心问。

  "是楼下小苏送来的桃子。"天心爸爸的话音才落,天心就冲到客厅拿起桃子。她的脸变得煞白。桃子里是蛇卵。它们沉睡在桃子里,没有一丝妖气。可当它们被吞入腹中,会在人体的温度下苏醒,破卵而出,成为蛇蜒。

  就在这个时候,天心家的门铃清脆地响了起来。

  天心凝视着门,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她的右手上淡不可见的光华在流转,她走了过去,打开了防盗门。

  门外,是小苏!

  他对着天心露出诡异的微笑,"主人说,这只是个开始……"

  他的话音才落,却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他狠狠地笑着,幽黑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天心,如同蛇的眼睛。

  红色的血雾,从小苏的嘴中吐出,沿着地板蔓延过来。

  这是蛇灵特有的本领,牺牲自己孩子的性命,用近似诅咒的力量,攻击敌人!

  天心爸爸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

  天心回答:"爸爸,你其实在做梦。"

  她果断地伸出自己的右脚,狠狠地踩进血雾,还碾了好几下。

  那血雾在天心的脚下迅速地崩散。

  小苏奄奄一息地望着天心,"这不可能!"

  "我对诅咒免疫。没办法,天生体质就是这么好。"天心笑眯眯地回答。

  警车特有的凄厉叫声由远及近地响起。

  派出所的陈警官怎么也不相信小苏跑到邻居门口,敲开门自杀这样荒谬的事情。

  他的老搭档,四十来岁的老吴却直觉感到这是真话。

  老吴打量着客厅里脸色苍白的少女,"你能再说一次事发经过吗?"他觉得喉咙发痒,想抽烟。当警察二十多年,老吴本能地嗅出这案件的诡异。那是一种无法说明的厄运的气息。

  "死者刚才敲开我家的门,然后自杀了。"天心冷静地重复,"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想你们鉴证科的人会证明我的说法。"和自己有过节的就是那只蛇灵,她居然没死。这一切都是她报复的开端。

  与此同时,小秦正站在天心家的门口,哭哭啼啼地对一个女警察说:"他们和我丈夫在争执,我很害怕就报了警,没想到……"她恶狠狠地抬头瞪着天心,"一定是她杀了我丈夫!"

  天心冷冷一笑,"我们两家关系不错,十五分钟前,我妈还送了一碗红烧牛肉给你家呢。吴警官,我建议你马上去她家看看,说不定会有新发现。"

  吴警官想了想,对手下吩咐:"带他们去派出所录口供。我下去看看。"

  推开死者家的门的时候,老吴再度闻到了厄运的味道。

  这是普通的小职员的家。小小的客厅里堆着许多空的水果箱。空气里是一种腐烂水果混合着红烧牛肉的味道。

  吴警官果然在垃圾桶里发现了香气扑鼻的红烧牛肉。

  他觉得没有异常,转身想离开,却被什么东西吸引。

  他伸出手指,摸了摸厨房里的锅和碗,那里面居然积着一层灰。

  这对小夫妻起码有一周没开过火了。他们不在家里吃饭?

  吴警官推开卧室的门。奇怪的是,卧室的床单上也蒙着一层灰。这小夫妻不在床上睡觉?

  沙发的角落里,一只水蜜桃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老吴伸手想拣起桃子,却觉得手指发麻,如同触电一般。

  他"咦"了一声,小心翼翼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陈旧的符纸。

  那符纸一接触到水蜜桃就猛烈地燃烧了起来,并用火焰裹住了桃子。

  桃子里有什么东西凄厉地扭动了起来!

  老吴的脸色变得凝重,他望着那些空了的水果箱,开始冒冷汗。

  如果这么多的桃子里都有那东西的话,这里已经成为了疫区!

  老吴紧张地用手机拨了一个记忆里的号码,他开口说道:"这边有一个案子需要M科协助,强烈建议封锁案件所在位置三公里以内的所有道路,并对整个小区的所有人员进行排查……"

  尸体的梦想

  夜色初上。

  费琳站在繁华的伊势丹百货的香水柜台前。

  她买了香奈儿5号,然后施施然去了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里,费琳有些吃力地撩起衣服。她的腹部已经长出了好几块尸斑,散发着隐隐的恶臭。

  将浓烈的香水喷在尸斑上,费琳拉好衣服。

  她若无其事地对着化妆镜微笑。柔媚的脸庞,僵硬的微笑。

  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她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皱了皱眉,轻蔑地望了费琳一眼,身旁这女人的狐臭连香水都盖不住。

  费琳扬起嘴角,微微笑了一下。

  一刻钟后,连肌肤都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费琳走出了洗手间,留下马桶上一具完全被吸成人干的尸体。

  费琳本打算深夜才去狩猎,蛇一向是小心的生物。只是那女人让她觉得很不爽。

  夜色渐渐深了。

  天心还在军方的医院。整个小区的人都被直接送进医院进行检查。

  据说是因为小区饮水被某种病菌污染。

  不管小区的居民愿意不愿意,都被送进了这守卫重重的医院。

  伪装过的X光室应用的是军方秘密研发的M光。可以直接检查出灵类寄生物。屏幕下,90%的小区居民的身体里,一尾尾蛇蜒活蹦乱跳。

  医生吓得额头冒汗,"这么大规模的寄生还真是让人想吐……"

  蛇蜒本是上古奇蛇才能诞下的异种,居然如此大规模地出现在人体中。这说明,有一条成熟的母蛇正潜伏在本市!

  这简直比知道一个异形中的皇后在本市还要让医生觉得头疼。

  "在事情还没完全失控的时候发现这群寄居者,这是本市的运气,应该给发现这异常事件的警察加薪。另外,我建议请朱家的人出面协助摆平这事。"医生对上司说。反正朱家的人都是移动的火焰枪,能够清除妖物和邪灵。

  电影院里,四周漆黑,银幕明亮。

  费琳静静地看着一部美国恐怖片。

  故事讲的是一群人在亚马逊河的雨林里遇到超大蟒蛇的恐怖遭遇。他们在沼泽的浅水里涉水前行,根本不知道巨蛇也在水里。

  "这也叫巨蟒?真好笑。"费琳笑了起来。

  她身旁不满的年轻男子瞪着她,"这是恐怖片,你鬼笑什么?"

  "我觉得片子很好笑。"费琳的眼珠似乎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她的脚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幻化成青色的蛇尾。

  慢慢地,缠绵地将身旁的男子整个地勒住!

  银幕上,大蛇正在吞吃着人。没有人知道在自己附近,现实的都市电影院里,有个男人被蛇活活勒毙。

  费琳接住男子手上散落的爆米花,慢慢地咬了起来。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她要好好想一想怎么在这个新世界生活。

  她寄生的这个尸体的梦想是锦衣玉食,成为风光无限的明星。

  也许每个女孩子都有过成为众人焦点、成为命运宠儿的梦想,只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费琳被她从灵魂到血液都吸食得干干净净。可是,她却被费琳的想法所影响。灵魂无法自这尸体中离开,渐渐互相融合,成为彼此。

  看完电影,费琳走路回锦绣小区,打算趁夜让自己的孩子们骚扰一下天心。

  小丫头大概才从派出所出来,带着杀人嫌疑犯的身份。

  她慢慢走进锦绣小区,迟疑地停住。这小区里没有一个人!

  她试图联系自己的孩子,发出指令,却发现自己的灵能触到了一个巨大的罩子,被无情地弹开!

  她辛苦孕育的孩子们全部失去了联系!

  寄主的命运

  "上次让你逃脱了,结果,你做出的事情让我的天心很伤心。"春日约温和如春风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原本光线微弱的路灯突然变得明亮。

  雪白的灯光下,春日约优雅地走来。

  "你几千年前就死了,又何必再回到人间呢?"春日约戴着他的银色面具,如同黑夜里的神秘猎人。

  "是你?我的孩子们呢?"费琳有些心悸地退后半步。这个少年是自己见过的很强的人类。

  "蛇脑袋就是蛇脑袋。你在小苏家看了几天连续剧,就想学习人类玩阴谋诡计?你那些孩子全部被-清洁单位-清洁掉了。"春日约毫不留情地践踏着蛇灵幼小而脆弱的心灵。

  "清洁单位?"费琳不能理解春日约的话。

  "不论在什么时代,人类都不会放任异类在人间不受监视地生存。"春日约的眼神复杂,"如果不能把自己藏起来,那就只能选择臣服或者死亡。"

  费琳美丽的眼睛里是狡猾的光芒,"在幻境里我发现你似乎也不是纯粹的人类。你是天妖的后代!"

  春日约冷酷地微笑,"我们四大家族本就是向神之子臣服的妖怪世家。我们的祖先用臣服换得了人类的身份。只是,我不愿意再臣服于任何人。"

  "你拥有天妖的血液,何必为难我这小小妖精,怎么说,我们也有点同类之情。"费琳哀求春日约,楚楚可怜。

  春日约的手中有红光闪烁,"本来,我并不介意你在这城市里猎食,只是,你伤害到了我在意的人。被人类尸体束缚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地面上所有的碎石都漂浮了起来,它们按照奇异的轨迹旋转着,然后利箭一般冲向费琳。

  费琳的身体被这些碎石打成了筛子。她的额头和脸上的血孔正不断地流着鲜血。那是她不久前在卫生间里吸食的女孩子的血。

  浴血的费琳宛如鬼魅一般骇人。她对面的春日约却依然含着优雅谦和的微笑,看着这血腥的一幕。

  "我才不相信你是会在乎其他人的天妖。"费琳充满恨意地喊道,"天妖本就是没有感情的生物!你会对本是自己食物的东西在意?!真可笑!"

  四周的树被奇怪的力量撕扯着,那些树叶和草根居然被风混合,渐渐聚集成一条青色大蟒!

  春日约的眼睛更加明亮。他喜欢猎物更厉害一些。金沙蛇灵那强大的灵体先被天心重创,逃逸出她的身体,接着不得已寄生在费琳的尸体里。自此开始,它就在和费琳尸体的融合过程中不断衰弱。

  母蛇的意识里,繁殖的本能大于一切。那些诞生的蛇蜒进一步地削弱了她的力量。没想到,她还能制造出拥有自己部分力量的青蛇。

  小区上空黑得不见星光。

  大风之中,巨大的青蛇几乎和楼房一样高。它愤怒地吐着蛇信,俯视着小小的春日约。

  小区周围突然升起无数炮口。

  "清洁公司"特意准备的灵体弹如同雨点一般密密地打过来。

  灵体弹专门攻击带有妖气的灵体,对物质体则毫无损伤。

  春日约的手猛地一扬,他身形如电一般,冲向青色大蟒,手指正好插入它的七寸。

  漫天的树叶失去蛇灵的控制,化作飞舞的树叶,翩然落下。

  与此同时,天心正面临人生中的最大危机。

  整个小区被蛇蜒寄生的人也许会被"清洁单位"直接毁灭!

  一切从检查完毕说起,小区只有87人没有感染上蛇蜒,却不能出院。

  觉得事情不对劲的天心毫不费力地打开了锁住的病人区电子门。只需要用灵能拨动开门上最关键的那个点。

  一路上,无数的摄像头都不能拍下天心的踪影。只要她的移动速度超过摄像头的移动速度,不断在摄像头的死角运动,就能躲避摄像头的360度旋转拍摄。

  天心终于找到了这医院的指挥中心。

  这是一个巨大的单向透明的研究实验中心。

  穿着白色生化服的人员有序地在里面穿梭。

  像一阵风一般,天心跟随着进去的人溜了进去。

  指挥中心里,医生正在向上级电话汇报:"上古奇蛇的蛇蜒无法用目前的药物从人体里驱除。如果强行驱除会引起寄主的死亡……您是说,将所有寄主全部清洁掉?可是……"

  天心站定,心都在发冷。

  全部清洁掉是什么意思?

  因为停止移动,天心的身影显现在众人面前。

  她紧盯着医生,一字一顿地问道:"全部清洁掉是什么意思?"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医生惊讶而警戒地盯着天心问。

  天心的四周,无形的威压正在凝聚,"回答我的问题。什么叫全部清洁掉?!"

  天隐一族特有的威压让医生透不过气来。

  天心手中的飞剑飞了出去,将远处举枪者的枪管直接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