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生命如割熊学义泼辣蛮女白双吃定状元夫裘梦镜·破军沧月搜神记树下野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天心 > Chapter 12 离歌

  1.暗流

  真正的危机都是深水下的潜流,不动声色地杀人。

  学校也好,这个世间也好,没有什么耸动的事件发生。只是偶尔,电视或报纸会报导一场奇怪的交通意外,或某处河流死掉许多鱼之类的新闻。

  天心办理了休学手续,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家里,她翻阅自己手镯中的天隐秘籍,居然找到了关于学校周围那上古大阵的秘密。它封印的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妖魔。

  在寂静的深夜,天心拿着遥控器,调着电视频道。

  她心里觉得累。自己穿越时间,为寻找青来到这世界,却永远失去了青,并导致天妖复活。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爱情偶像剧,天心觉得寒冷。朱炎死在自己怀里,让自己的心疼痛得无法跳动。爱带来的不是幸福而是别离。

  换到午夜新闻,天心被画面所吸引。甜美的女主播正报道着一起本市东郊大湖一夜消失的奇闻。东郊大湖自古就有,千亩水波,映着湖光山色,透着清新美态。

  这样美丽的大湖居然在一天一夜里干涸,只留下池塘大小的无底洞窟。

  电视上播着人们欢快地冲进大湖里捡肥鱼的景象。大家都笑得很开心,还有人抱着几十公斤重的大鲢鱼,让朋友不断拍照。

  望着镜头特写里那黑暗空虚的无底洞窟,天心沉吟良久。《列子·汤问》记载: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为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站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増无减焉。

  没想到就在本市也有着一个小型的归墟。它通往的并不是地下暗河,而是幽冥深处。

  天心抱紧自己的肩,缩在沙发里。

  电话铃声刺耳地响起。她拿起话筒。春日约清朗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耳边。

  “你爸爸妈妈就在楼下,马上会上来。他们没事。”春日约站在楼下的阴影里,俊秀的脸上是温柔和痛苦交织的神情,“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师傅赤夜行的力量已经能够部分溢出那个古老的法阵。那是庞大的充满魔性的力量。

  “谢谢你,春日约。”天心的唇边是一抹极浅的微笑。

  “你就和伯父伯母好好生活下去吧,不要再去管那些事了。”春日约眉宇之间的妖息更重,让他看起来俊美中透着邪异,宛如地狱魔君。父亲被天心重伤,春日家族的人叫嚣着要杀死天心,自己极力阻止,恳求师傅将父亲治好。只是,隐约知道,天心不会放下她的责任,一切不过是徒劳。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种独善其身的人。天隐一族,本来就是为了守护这世间的人而存在的。”天心的额头上,奇异的光纹浮现,“即使是死,我也会努力到最后。仅仅是天妖复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一代天隐巫女的预言……”

  天心一字一顿地说道,“天妖降世,妖王灭世。”她站在窗口,往楼下望去,看到了孤独的春日约。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怜惜的感觉。

  春日约看着出现在窗前的天心,目光无法移开。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天心。这个可怕的事实让他想逃避,却逃避不了自己的心意。

  天空上星星寂静无语。春日语望着天心,对着手机轻声说,“我喜欢你。”

  在这寒冷的夜,因为你感觉到温暖。

  天心没有回答,眼泪却默默流下。

  春日约关掉手机,望着天心流泪的样子,然后,转身离开。

  我的爱情,自说出口就已经死亡。

  我明明知道她爱的是那个苏青。前世今生,魂牵梦萦。

  活着的人无法和死去的人争夺那个位置。

  更何况,也许明天,我就不得不和她对立。

  喜欢一个人,原来这么忐忑,这么悲伤。

  2.背叛者

  爸爸妈妈安全回来。这让天心由衷地高兴。

  连公寓也因此有了家的味道。

  看着爸爸比前段日子苍老了不少的容颜,天心觉得一阵心酸。

  自己代替爸爸死去的女儿活在这世界上,带给爸爸妈妈的不是幸福安宁,而是意外和折磨。

  贪婪地搂住妈妈,天心忍住眼底的泪,声音轻快地说,“妈妈,我好想念你的菜哦。外面的菜我都吃不惯。”

  妈妈嘴角含笑,“你这丫头。”她温柔地理了理天心的头发,眼中是无限的温柔与慈爱。

  爸爸拿了拖把拖地,“天心,爸爸不在,你这地板就没拖过吧,灰还真够大的。”

  “明天再说吧,天晚了,该睡觉了。”天心抢过爸爸的拖把,笑意盈盈地眨眨眼。

  钻进被窝,天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月光从窗外流了进来,如梦如幻。

  天心想起了春日约。那声轻轻的“我喜欢你”,居然让自己的心动了。

  因此觉得伤心,宛如背叛了青一般内疚。

  隐约记得,自己被蛇灵附身时,他曾经在自己的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

  那火热的,抵达灵魂的热度似乎还在记忆里。

  这个人和青并不相同,却让自己有相似的感觉,那是喜欢的感觉吗?

  与此同时,本该在卧室里安睡的天心爸爸和妈妈却睁着眼睛,彼此对望着,展开一个诡异的微笑。

  晨光中,阳台上的花花草草都鲜嫩欲滴。

  天心神清气爽地站在客厅门口,餐桌上是她亲手为爸爸妈妈做的早餐。

  “爸,妈,我上学去了。”天心为了不让爸爸妈妈担心,假装自己没有休学,收拾书包上学去。

  “注意安全呀。”妈妈微笑着叮嘱。

  天心点点头,带上门。

  今天路上的人和车依然很多,嘈杂一片。

  城市的巨型电子屏幕上不断地播放着歌手娜娜的歌。美丽高亢的歌声,让人的灵魂迷醉。

  天心望了望电子屏幕,刚刚自己好像在上面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轻笑声在天心身后传来,她回过头,看到了靠在宝马MINI旁的阿蜜。街边公园,绿树成荫,衬着这女人妩媚动人,让人心情恶劣。

  阿蜜,或者说木婉伊适应这个社会非常快,她似乎很享受这一切。舒心的美容SPA,方便的交通工具,充满诱惑的美食华服。

  穿着去米兰时装展购回的衣服,阿蜜笑得满足而邪气,“天心,你骑着破车去哪里?”

  天心望望阿蜜可爱精致的车,再看看自己的脚踏车,“看来你很满足目前的生活。”这个世界上,自己最想杀的人就是阿蜜。仇人相见,真是分外想念。

  “你该不会想在这里和我打架吧。你我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善良的天心巫女一定不忍心让这些无辜的人被你我的战斗波及吧?”阿蜜笑得天心牙痒痒。

  “你找我有事?”天心觉得阿蜜的微笑阿蜜的发型阿蜜的衣服和高跟鞋都是那么讨厌。

  “我想和你商量怎么除掉妖王。就是你们学校大楼下那个幻影空间里的怪物赤夜行。”阿蜜的眼神里藏着一丝很深的恐惧。

  天心的神情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她懒洋洋地笑着,“背叛似乎已经变成了你的习惯。”

  阿蜜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她恨声说,“妖王一旦成了气候,就会将这世间的一切能量全部吸收掉,供他打开妖魔空间,去新的世界杀戮。你身为天隐巫女,难道会坐视不管?”

  天心笑了,“你不笨嘛,知道那妖王的特别之处,我就说以你前世跟随我长的见识,应该会察觉到那妖王的不妥。你这么大摇大摆来找我,不怕你的妖王的眼线看到?”

  阿蜜神色复杂,“他对我很放心,更相信我们不能合作。因为我杀了你最爱的人。可是,他没有我了解你。在你心中,除了青,还有众生。”

  天心讥讽地笑着,望着眼前的阿蜜,心底有疯狂的声音在叫嚣着。杀了她!不管其他,杀了她!

  只是,不能。

  “你想我做什么?”天心问。

  “虽然我用我的灵魂和赤夜行交换了我想要的东西。但是,恢复前世记忆的我还记得木家独有秘技‘生生不息’。”阿蜜得意一笑,“灵魂恢复自由之后,我才发现赤夜行真正的目的。他吸取了上古异种妖魔的记忆和部分能力,融合他本身研究的巫术,企图超越这个空间,成为命运之外的存在。”

  微弱的风吹过这城市,带着不祥的命运的气息。

  天心的眼睛明亮,她走下脚踏车,站在阿蜜的面前,“手机号码给我,保持联系。”

  阿蜜将名片递给天心,“听说你爸爸妈妈回来了,你要小心,春日约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他和那地下的赤夜行关系非常密切。我听到过他叫赤夜行师傅。别被帅哥迷惑哦。”

  天心突然抬手给了阿蜜一耳光,她甜蜜地笑着甩手,“你杀了青,这是你欠我的。这次只是利息。”

  “我最讨厌你了。”阿蜜忍了又忍,凶狠地低叫。要不是只有天心能想办法阻止赤夜行灭世,自己才不会这么让着她。这花花世界这么好,怎么能就此毁灭。

  “彼此彼此。”天心微微一笑,转身骑上脚踏车离开。

  学校的地下幻影空间里藏着的果然就是赤夜行。那个把自己的照片挂在综合大楼长廊上供大家瞻仰的变态富商。

  这些日子一来,自己想的就是怎么修复这上古大阵,将赤夜行永远地镇压在阵心。

  时光流逝,人虽然如蚂蚁一般渺小,却能在大地上留下痕迹。移山填海后,大阵被破坏了一部分,但是,有形的物体被破坏,却可以用无形的力量去修补。

  天隐一族本就是神遗留在这世间的一步棋。棋子自然有棋子的力量。

  3.娜娜

  黑暗深处。

  从东郊大湖下的小型归墟里获得能量的赤夜行已经褪出茧壳。他的容貌发生了质的变化,古朴英俊而魔魅。

  广袤的黑色供电已经凭借他的妖力矗立在幻影空间的大地上。

  大殿之前,挺拔的身影带着孤单的感觉,是春日约。

  “小约,你找我?”赤夜行含笑走到殿前。紫色的眼睛如同神秘的紫水晶。

  “师傅,我……把天心的父母放了回去。她虽然是天隐巫女,但根本没有能力阻碍师傅的大计。”春日约的心底有小小的忐忑,师傅的威势一日盛过一日,性情也更加反复无常。这件事也许会引发他的雷霆之怒。

  没想到,赤夜行听了之后,心平气和,没有一丝怒气。

  “你不用再烦恼天心的事情了。因为很快她就会消失掉。”赤夜行诡异一笑。天心是这个世间的不稳定因素之一,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将她彻底毁灭。

  春日约神色一变,张口欲问,却被赤夜行截过话去,“比起男人的野心,一个女子算得了什么?”

  春日约紧盯着赤夜行,神色冰冷,“师傅,你不能伤害她,她是我的底线。”

  赤夜行的笑容消失,狂怒自他的眼底升起。他头顶的天空在刹那之间变得灰暗阴森。

  “你,是在威胁我么?”他的声音带着华丽的冰冷,充满着上位者的压迫。春日约并不是一个好控制的人。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杀机从赤夜行的心底升起。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春日约从不惧怕死亡。成为妖魔猎人,游走在生死线上,让他无惧任何事物。他冰冷地笑着,带着高贵冷漠的美丽。

  赤夜行的神色缓和下来。很多事情,自己还需要春日家族为自己完成。这该死的上古封印比他想象中牢固,以至于自己到现在也不能完全脱离大阵的束缚。

  “你下去吧。”他淡淡地对春日约吩咐。

  春日约转身离开。

  师傅的野心向来很大,只是,他不会寂寞么?为了打到巫术的最高境界,不惜用自杀的方式,得到上古妖魔的一缕意识,在这束缚之地修炼。

  赤夜行望着自己的手掌,掌心渐渐凝聚起碧绿的液体。他望着头顶虚幻的天空,轻笑,“这‘碧落’之毒,即使是天隐巫女也无法解除。”

  无边落木萧萧下。

  金色银杏叶子铺满了草地,天心躺在草地上,望着碧蓝的天空。

  很小的时候自己就喜欢这样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发呆。天隐巫女的眼睛能够看到白日里星辰的光辉,命运的倒影。

  时机即将到来。只要星星的位置再度移动一点点。这大阵即将迎接到万年前初成时刻的星象!利用这最初的星光之力,就可以修复这上古大阵。

  一颗星在虚空处破裂,释放出光与热。天心知道,不久后,有人会死。

  “沙沙”的脚步声传来。

  天心侧过头,是春日约。

  他带着温柔的笑意,也学天心的样子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心底是从未有过的宁静和快乐。

  “春日约,恢复天妖身份你打算干什么?”天心懒洋洋地问。

  “让自己变强,可以欺负你。”春日约剥去他那假面王子的皮后,露出的是一个性格恶劣的别扭男。

  “如果这世界都不存在了,你怎么欺负我?”天心的心底有一处变得柔软。

  “你的意思是……”春日约问。

  “地下的那妖魔的气息越来越浓厚。我从秘藏的典籍里发现,这上古大阵锁的是一种天妖。它最大的爱好就是灭世。当这种天心成熟的时候,它会吞噬天地,毁灭这空间,得到进入新世界的能力。这是它独特的进化方式。”天心叹气,这是一种被所有其他生灵反对的进化方式。

  春日约神色巨变,他刚才在赤夜行身上隐约感觉到了杀机,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毕竟那是自己认识多年的师傅。

  “我马上告诉我父亲!”春日约跳了起来,开始拨电话。电话孤独地响着,没有人接。

  天心也站了起来,“如果可能,我希望我们联手对付赤夜行。我等你的电话。”

  夕阳似火,疯狂迷人。

  骑着脚踏车回家的天心看到一个头发火红,拿着Kitty猫包包的女人正站在自己家的楼下。

  “你好,我叫娜娜,是灵异警察。”美丽成熟的女人笑着递上自己的名片。

  天心凝视着娜娜大姐,“灵异警察?”

  “就是以保护世界和平为己任的异能者的官方机构。”娜娜大姐自嘲地笑着,“福利很好,有医疗保险啦,养老保险啦,还有丰厚的退休金。”安又橘那丫头不就以17岁高龄拿到了退休金么。她拿着退休金开了一个好舒服的咖啡店,好嫉妒!

  “你找我是?”天心觉得娜娜大姐真风趣。

  “我们发现最近的电视广告里掺杂着特殊的妖力波动。它非常巧妙,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吸取普通人的灵力。我们发现,妖力波的源头是你所在的学校的综合大楼。”娜娜大姐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小,“我们终于维修好了我们的专用卫星,发现了几个月钱,卫星之所以突然进入休眠是因为记录到了你在学校能力爆发的能量。能量峰值太高,让电脑程序无法理解,就死机啦。”

  “啊,真不好意思,被你看到我发疯的样子。”天心微笑,眼底是深深的痛苦。那一日,自己失去了青。“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你突然病愈后。钻石商人的死亡、蛇蜒感染事件、飞头恶灵袭击事件、许多人在某刻突然返古,等等等等。你似乎和四大家族有神秘的联系。”娜娜大姐从她的可爱包包里拿出一叠资料。

  天心脸红心跳,这个世界还真是没有秘密。

  “娜娜,我属于以保护世界和平为己任的异能者的民间机构。”天心笑得可爱,“我需要你的协助来疏散人群。因为,明天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可以将妖王封进这城市上古大阵阵心的好时机。”

  “妖王?”娜娜大姐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心情变得沉重。

  “他以前叫赤夜行。”天心将脚踏车停好。

  “是他!”娜娜清楚记得灵异警察数据库里有赤夜行的资料,“天心,这次事件完结之后,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灵异警察部队?我们不仅福利好,薪水也很高哦。”挖人是娜娜大姐的乐趣。

  天心望了望秋天美丽的天空,露出淡定的微笑,“对不起,我不能加入。因为,这个事件的完结是以我的灵魂和身体为代价。我才是修复并启动上古大阵的唯一动力。”4.夺舍

  回到家。

  屋子里已经满是饭菜的香气。

  爸爸刚刚泡好一壶茶。

  “天心,这是爸爸才买的绿茶,味道很不错。你试试。”天心爸爸很殷勤地递上一盏热茶。

  天心点头,接过茶杯,闻了闻,“好香。”

  “你妈妈正在做你最喜欢的红烧牛肉,等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天心爸爸拿起报纸。

  “爸,你报纸拿反了。”天心好笑地提醒。

  天心爸爸愕然地一看,“是吗?哎呀!”

  天心笑笑,端起茶杯正要喝,却看到天心爸爸的手在轻微地颤抖,“爸,你是有心事吗?”天心爸爸勉强地笑笑,“我没事。喝茶喝茶。”

  “哦。”天心点点头,“我看看今天有什么新闻。”她放下茶杯,拿着遥控板选电视节目。

  天心爸爸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

  天心妈妈走了出来,看了天心爸爸一眼,又看了看天心面前的茶杯。

  “喝茶润润喉,准备吃饭啦。”天心妈妈把茶杯递给天心。

  天心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我,春日约。”天心听到电话拿头春日约的声音,感觉到了他愤怒悲伤的心情。

  “我的父亲和春日家的长老已经……被赤夜行吃掉!你要小心,他说过会让你很快消失这样的话……”

  春日约只听到天心那头电话摔在地上以及杯子破裂的声音。

  天心捂着心口,剧烈的毒素正侵袭着她的身体。虽然她只喝了半口茶,但已经受到了重创!

  天心爸爸和天心妈妈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他和她的眼睛居然如猫一般变成了暗绿色!

  温柔的会做菜的妈妈。

  担心自己却小心不表达的爸爸。

  全部都消失了。

  这两个躯壳里住着的是别人。

  闯进别人的身体,将灵魂消灭,然后住下,这是修真者才会的夺舍之法。

  天心心痛欲裂。

  望着最后一抹夕阳,她感觉到生命正在流逝。

  她的飞剑在半空中浮起。

  “天心妈妈”眼中有了一丝恐惧,“这可是你母亲的身体,你忍心伤害?”

  天心积聚起最后的力量,弹出两粒小小的火星。

  菩提火,能烧尽一切罪孽。

  整个屋子被金色的火焰所包围。

  天心盘坐在地上,将一根黑色的针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有了这根定魂针,就是死亡,自己也能待在这身体里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之后,斗转星移,正是万年前上古大阵初成的星象。

  也是封印赤夜行的时机!

  黄昏即将结束,黑夜即将来临。

  整个综合楼都坍塌掉了!赤夜行已经不再需要综合大楼的聚灵大阵。他吸取了这个城市看了电视广告的人们的部分力量,再加上春日集和春日家长老的妖力,已经有了逃离上古大阵的能力。

  灵异警察部队在娜娜大姐的带领下疏散了人群,包围了整个学校。

  他们有序地使用着秘密研制出的零空弹,将整个学校方圆一公里都裹进了一个特殊灵力构成的防爆膜里。

  即使发生大爆炸也不会波及到膜之外的任何地方。这可是根据以前的灵异警察安又橘的秘技“心之枷锁”防护远离设计的新防御武器。

  一股黑气如蘑菇云一般自地底窜起!

  赤夜行那魔力聚集而成的庞大的身体已经大部分移出了上古大阵。它所在之处,土地一下子失去了灵力,变得死气沉沉。

  四大家族组成的防御线不断后腿。力量稍弱的族人被赤夜行的魔力腐蚀了灵魂,无声无息地倒下,死亡。

  其余的天妖不敢有一分懈怠,都使用着灵异警察研究中心提供的妖力中和喷头。

  赤夜行因为吸收天地灵气,增加的妖力被一分分削弱,又一分分加强。

  春日约穿着黑色长袍,手中是闪亮的红色长剑。阿蜜银白袍子配着她的绿色短刃,居然美艳又威风。

  他和阿蜜左右夹击赤夜行,势如破竹。

  “老娘为了香奈儿,为了海景别墅,为了逍遥的人生,拼了!”阿蜜的短刃割破了赤夜行的身体,伤口处居然有绿色蔓藤疯狂生长。这是木家的秘技。

  遮天蔽日的飞蝗自东南方向飞来。赤夜行多年前驯养的蛊蝗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

  它们密密麻麻地落在围着的灵异警察的身上,毫不客气地张开它们的大牙。

  手忙脚乱的灵异警察让娜娜大姐气得柳眉倒立,“给我稳住!你们背后就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普通市民!”

  队伍安定了下来。

  擅长驭兽的警察开始集中能力!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万物都在梦乡里。星星以奥妙难解的轨迹在夜空里俯视众生。

  春日约心情复杂地望着赤夜行。就是他杀掉了父亲!那个会摸着小时候的自己的头,鼓励自己的师傅彻底消失了吗?

  他的剑逐渐发亮,整个人被裹入红色的剑光之中,然后,他按照娜娜刚用卫星进行数据分析后得到的赤夜行可能的弱点——心脏,发起了攻击!

  远处的灵异警察们只看见一个红色光球狠狠地撞进了赤夜行巨大的魔体中,然后狠狠地摔了出来。

  中毒的天心强振精神,祭出飞剑!

  雪亮的飞剑如闪电如露水,刺进了赤夜行的心脏!

  赤夜行并没有如众人所想象的那样倒下,他悍然伸手拔出了飞剑。

  被他手中黑气玷污的飞剑微微颤抖,却无法逃脱他的控制。

  下一刻,那飞剑居然在赤夜行的手中化为星星一般的碎片。他仰天狂笑得意万分。

  中了碧落之毒的天心,根本不堪一击!

  天心猛地喷出一口血,委顿地倒在地上。

  另一边,使用了全部妖力的春日约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一分力气。他拼命地想爬到天心的身边。

  就算一切都结束,我也要握住你的手。

  天心望着如魔神一般的赤夜行,转过头对着春日约淡定一笑。

  那眼神里是微微的羞涩和深深的歉意,以及下定了某种决心的坚定。

  月亮的光从天际降落在天心的额头上。

  她知道,那个时刻已经到来!

  星辰的位置刚好,她的长发间有淡薄的星光在闪烁,天心拔出了心脏处的那枚针。

  她的额头上,紫色的花纹浮现。

  “以吾之力,以吾之魂,化星辰斗转之指引,封魔……”古老的咒语自她的唇中吞出,化为更浓烈的星力。

  春日约突然明白了天心那一眼的意思,那是告别!

  他心痛欲裂,挣扎着爬向天心。

  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做了决定,那么,让我和你一起吧。

  细密如丝线的星光将赤夜行束缚住,它异常痛苦地嚎叫着,身上涌出浓烈黑暗的魔息却无法撼动那光线分毫。

  星星点点绿色的光也落在了春日约的身上,滋润着他的经络。

  层层星光,无穷无尽,如枷锁一般将赤夜行拉扯着,逼入阵心。

  天心的身体和灵魂都如同烈阳下的积雪,渐渐消融。

  她望着春日约,眼神温柔如春日湖水。在最后的最后,她发现自己在失去青之后,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让自己的心,跳动欢呼。

  “其实,我……也喜欢……你”

  这是天心对春日约说的最后一句话。

  ***

  一年后。

  几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那次所谓的“天然气爆炸”事件。

  学校里又来了新生。

  春日约却再也遇不到那个人。

  她如彗星一般来到这世界,照亮自己的人生,却也如彗星一般消失在世界尽头。

  躺在银杏叶铺就的金黄地毯上,春日约仰望着碧蓝天空。

  他深深记得自己身边不到十公分处,曾经有一个女孩子也这么躺着,望着天空微笑。

  学校广播站正播着一首新歌:

  我曾经以为,我失去一切

  后来,我发现

  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

  也许我们之间只有一个拥抱,或一个吻

  但是,我却陷入了永生永世的爱

  ……

  不知道什么时候,春日约发现碧蓝天空变得模糊。也许是因为眼泪的缘故。

  心还是那么痛。

  可我希望它一直痛下去,即使转世,我也会因这心痛记得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