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小椴短篇小说集小椴魔兽正史不详无终仙境天下霸唱木凸陆天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投机贼女佣 > 第十章

  洗完澡走出浴室,杨婕仪迅速更衣就要出门,准备到麦维那里去。今夜,她要让他看她根本没跟胡聪开房间的证据。

  打开大门,赫见胡聪就在门口,杨婕仪吓了一大跳,“胡大哥,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小婕,你要出去?”胡聪看来有几分狼狈,眼神涣散,带着些许醉意。

  他是藉酒装疯,也是藉酒壮胆,有意图地出现在这里。

  “我有事要出去。”一股酒味扑人杨婕仪鼻中,她闻到浓浓的危险气息。

  “去找麦维?”

  “胡大哥,如果你没什么事,我要出门了。”杨婕仪没回答他的问题,她知道她的答案有可能让带着酒意的胡聪跟她没完没了,甚至可能使她出不了门,是以索性沉默应对。

  胡聪跨进屋内,将大门关上。“小婕,我有话和你说,还有些事情要跟你解释清楚。”

  杨婕仪退了一步,胡聪的逼近让她有些胆战,加上现在杨家空无一人,他的举动令她害怕了起来。

  “胡大哥,你醉了。有话明天到公司再说,我现在有事要出去。”她绕过他就要去开门,想尽快走人。

  胡聪突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不,我现在就要说清楚,我要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是那些女职员来勾引我,而你又对我渐渐冷淡,我是个正常男人,当然受不了诱惑。”

  杨婕仪甩掉胡聪的手,“胡大哥,我真的有事要出去,你醉了,应该早点回家休息。”

  “你是要去找麦维对不对?”

  “我真的必须出去了。”杨婕仪依旧没回答他的问题。

  胡聪冷不防地将她一把抱进怀里,不顾她的反抗,硬拉着她便往屋里走。“我不会让你去找麦维的。”

  “胡聪,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开我!”杨婕仪奋力挣扎着,却摆脱不了胡聪,他身上的酒味让她更加紧张害怕。

  “小婕,你听我说,我会尽快收回外面的资金,把公司的损失减到最低,也不会再和那些女职员乱搞了,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你快放开我!”她虚与委蛇以求脱身。

  岂知胡聪根本没放开她的迹象,反而愈抱愈紧。

  “小婕,我们结婚。”

  “对不起,我并不想和你结婚。”杨婕仪努力想挣脱他的束缚,却是徒劳无功。

  “不,我一定要得到你,一定要!”

  说完,他将杨婕仪摔向沙发,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

  杨婕仪见他扑上来,急忙翻滚下沙发躲过了他,拔腿往外跑。

  胡聪立刻追了出去,就在杨婕仪要开门之际,他抓住了她。

  “放开我,你到底想做什么?”杨婕仪拼命挣扎着。

  “小婕乖,我只是要你,等你成了我的人,我们就结婚。”他抱紧她,在她耳边安抚着。

  他的安抚教杨婕仪更加恐慌,她低头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使他不禁痛叫一声放了手。

  杨婕仪赶紧抽身,好不容易摸到门把开了门,胡聪一脚又将门踢关了起来。

  杨婕仪往前无路,只好跑回屋里。

  胡聪追了进去,两人绕着沙发对峙着。这是杨婕仪最善用的伎俩,而且她这次知道要预防胡聪直接跳过沙发。

  “小婕,难道你不相信我爱你?”

  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胡聪今晚是非得到她不可,否则他就什么都没有了,除了短短三个月的风光。

  “可惜我并不爱你。”此时的她犹如惊弓之鸟。

  “你爱上麦维了?”跟他交往了这么久,竟然这么坦白地说不爱他,着实伤了他的心。

  “对,我爱上麦维了。”在她最危急的时刻,她竟然只想到他,所以她肯定自己是爱上他了。

  这下不只伤了他,简直是拿刀直接捅进他的胸口,“那我更是非得到你不可,否则我不甘心。”

  语落,胡聪跳过沙发,而杨婕仪也早想好了应付这招的计策,她也跳过沙发,与他交换位置,如此一来将又呈现对峙局面。

  岂料,她的长裙妨碍了她翻跳的动作,被椅背一绊,跌落在地板。

  胡聪立刻翻跳了回去,将她压在身下,将她钳制在自己和地板之间。

  “救命啊!”杨婕仪自知逃生无门,开始破口大叫,纵然左邻右舍离得远,她也只剩这招了。

  “不要再浪费力气了,我会好好爱你的,乖。”他直接翻起她的长裙,就想胡作非为。

  “救命啊!救命啊!”

  他的碰触和自己的动弹不得,让她恐慌地继续喊着,声声救命含着哭泣声,愈喊愈小声,愈哭愈大声。

  胡聪任由她喊去哭去,因为他很快就会要了她,到时她再怎么喊、怎么哭,一切也已成了定局,她不嫁他都不行了。

  就在那一刹那,胡聪正要得逞时,一条不知从何而来的腿,硬生生地亲上胡聪的脸颊,把他踢离杨婕仪的身上,连带喷出一口鲜血。

  真的有人听到她喊救命,杨婕仪不可置信地立刻翻身站起,擦擦模糊的泪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麦维!”

  麦维抓起胡聪的衣襟,提起他的人,“马上滚,最好滚出杨氏企业,否则等我进驻杨氏企业就要你好看。”

  他手一放,胡聪踉跄了几步,差点又要跌倒,他立刻稳住脚步。

  “你要进驻杨氏企业?你难道不知道杨氏企业目前是负债?非但帮不了麦氏,可能还会拖垮麦氏。”

  “我当然知道,这点不用你担心;你也别小看我麦维,我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不做没把握的事,你等着瞧。”

  麦维的气势震慑住胡聪,他看了杨婕仪一眼,自知再也待不下去,“好,我马上离开。”然后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看着胡聪离开,杨婕仪仍心有余悸,她情不自禁地投进麦维怀里,“你怎么会……突然跑来?”

  麦维搂住她颤抖的娇躯,“我在家等不到你,以为你忘了要带证据过来让我看,我只好亲自上门找你要证据;结果到了门口就听到你喊救命,我就赶紧翻墙而人。”他是急着想看她有什么证据。

  “我没忘,我正要出门,就见到胡聪站在门口。”她拭了拭泪水,吸了吸鼻子说道:“谢谢你。”

  “没事了。”麦维看她受委屈,心中真是万分不舍。他除了紧拥着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刚刚应该再多踹胡聪两脚才对。

  “如果你来得再晚一点,我的证据就没了。”而她也就完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胡聪是来毁掉证据的?”

  “不是,可是他会毁了证据。”

  他实在听不懂,还是她被胡聪吓得语无伦次了?“证据还在吗?”

  “还在。”

  “我现在就要看。”

  “跟我来。”

  她领着麦维来到她房间,等麦维进门后,她关上了房门,然后背对着他,缓缓地脱掉自己的衣服。

  “小婕,你这是在干什么?你分明是在耍我,事实上根本没什么证据。你若是以为跟我上了床,我就会进驻杨氏企业,那你就错了!”可他的身体已随着她衣服一件一件的减少而起了反应。

  杨婕仪继续脱着衣服,“我真的是要给你看证据,证明我是清清白白的。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麦维听傻了,他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是清清白白的?”

  “我知道你不信,就连姑奶奶和姑姑也不相信我。所以我愿意让你……反正到时候你就会相信了。”她这时停止脱下最后一件棉质内衣的动作,身体是早输他看光、摸光了,可她还是会不好意思。

  “你是在拐我上床吧?你和胡聪做了那么久的情侣,怎么可能还是清清白白的。”

  “我没让他碰过我,他只吻过我。”

  麦维控制着自己不冲到她身边,抱起她将她往床上丢,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她的话。

  “你若不要就算了,我又不能强迫你,但这样很丢脸你知不知道?”主动却被拒绝,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她觉得全身忽热忽冷。她因麦维那炽热却又犹豫不决的闪烁眸光而害羞得发热;她因拿自己的身子当证物,却有可能被拒绝而发冷。

  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忽热忽冷的感觉,所以准备把衣服穿回去,“算了,是你自己不要的,就当我没主动过,反正你一定要进驻杨氏企业。”

  算了?怎么能算!他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日日夜夜想着她的身体,饱受她跟胡聪的折磨。

  麦维不再犹豫,他欺身上前帮杨婕仪脱下最后一件衣服,抱起她将她往床上丢,然后迫不及待地跳上了床。

  于是,一场包公审案的大戏开锣了!

  ※※※※※※※※※

  审案结果——拨云见日、水落石出。

  唇一被解放,杨婕仪偷得一点喘息的空间,急忙提醒麦维:“证据给你了,你要记得答应我的事。”

  麦维抬起头凝视着她,“我明天就进办公室,不过现在不适合谈公事,那会非常扫兴。”

  “你不是才刚……你该回去了。”

  “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里,我还要。”

  “土匪!”她轻噘着红肿的嘴娇嗔道:“我只是要证明我是清白的,又不是要跟你厮混。”

  “很抱歉,你就是得跟我这个土匪厮混,最好混到天亮,然后送我到公司,否则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认得路。”

  “你……好,我就跟你厮混到天亮,再送你到公司,那以后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再到公司上班了?”

  “以后公司的事我会处理。”

  “我真的不是经营公司的料,我对不起姑奶奶,我好惭愧。我要跟姑奶奶和姑姑认错。”

  “你不要太自责,其实姑奶奶早将杨氏二分之一的资金转到麦氏名下,免得让胡聪给败光。”

  杨婕仪露出安慰却凄楚的一笑,“我真的不及姑奶奶。我看重签合约的事,就让姑奶奶和你谈吧!”

  “重签合约?”

  “你不是说联姻的事得另议?”

  “我是说过,不过现在……”此时麦维的大哥大突地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他接起电话,“我是麦维……今晚我会参加……生日礼物当然要准备,我会给她一个惊喜。”

  杨婕仪从麦维断断续续的谈话中,也猜得到麦维今晚要参加郭玲婉的生日舞会;至于那个惊喜,大概就是要和她联姻吧!

  杨氏和麦氏若没联姻,就纯粹只是合作伙伴、公司股东的关系,麦维要和谁联姻,他们管不着。

  但此刻她的心情却顿时低落,泪水不自觉地滑落,虽然在麦维说联姻的事得另议时,她就已准备好要随时承受这种心碎的感觉,没想到当那感觉来了,她仍是痛得几乎不能呼吸。

  她曾极力反对的联姻,后来竟戏剧性地让她失了心、失了身,多么讽刺啊!

  收起电话,一回头,麦维看到了她的泪水,他低头吻去她的泪水,“怎么突然哭了?”

  他的温柔让杨婕仪有勇气抬着泪眼瞅着他,“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很喜欢郭玲婉的大尺寸?”

  “你在吃她的醋是不是?可也不能没来由地乱吃啊!我喜欢你的。”

  “你都要和她联姻了,还说喜欢我的。”她拿开他的手,翻身下床。她没想到自己是没有立场对他发这种脾气。

  麦维将她拉回床上压着她,“谁要和她联姻?”

  “你不是要在她的生日舞会给她惊喜吗?”

  原来是她误会了,不过她这个醋吃得他舒服极了。“郭玲婉的生日舞会,你陪我出席。”

  “不去!”

  “你不去怎么知道我要给她什么惊喜?”

  “我没兴趣知道。你走,证据已经给你了,你走!”她一脚踢他下床。

  “该死的女人,你踢我下床,看我怎么收拾你。”

  麦维重新爬上床,欺身朝她而去。

  杨婕仪捂住她的弱点——耳朵,缩到角落哭了起来,“你欺负我,你要和别人联姻,竟然惨忍地要我去听。”

  杨婕仪的哭诉,让麦维心疼得必须说出他参加郭玲婉生日舞会的意图,“乖,别哭。我给她的惊喜,是要宣布不和远洋合作,饭店那件事是她搞的鬼,所以我想让她当场难堪。”

  “真的?”她破涕为笑,“摔疼了吗?”

  麦维将她搂进怀里,“小婕,告诉我,我跟郭玲婉联不联姻,你生什么气、吃什么醋?”

  “我……”她注视着他晶亮的眸,敛眉说道:“我爱你可以了吧?”

  他轻抬起她的下巴,“你爱我?”口气不是很惊讶,证明他早有同样的感觉,只是要听她说出心中的话罢了。

  她红着脸、噘着嘴点点头。

  “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你当我一辈子的女佣。”

  一辈子的女佣?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像有着隐喻。

  “你想要我当你一辈子的女佣?”

  “想,很想。”他在她耳边轻喃着,亲吻着她敏感的耳朵。

  杨婕仪轻笑出声,因为痒,也因为喜悦。“麦维,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我来诱惑你,如果你输了,我就当你一辈子的女佣,而且不准把我辞退,还要跟我说你爱我。”

  “好像挺划得来的,不过那句……”他凝视着她尚含着泪的盈盈秋波,“我爱你,让我觉得吃亏。”

  “吃亏?那拉倒。”

  “你敢拉倒?我要把你搔痒到笑死。”

  他低头吻住她,为她的诱惑拉开序幕。

  这次,他知道输的会是他,他也务必要输,而他会输得心甘情愿。

  一本书完一

  *有关(名牌女佣)之祸女佣的浪漫情史,尽在《实验祸女佣》

  *关于(名牌女佣)之霉女佣的浪漫情史,请翻阅《破坏霉女佣》

  *好奇(名牌女佣)之践女佣的浪漫情史,就在《自主践女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