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蜂云倪匡雷公女的爱语颜依依小恶魔的人间实习席绢独行剑司马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偷君心 > 第九章

  「怎么是你?玉浓呢?她没来吗?」邢谷峰一上山坡,便见到怒气腾腾的风振东,四下望了望,心生惊疑。

  「我来就行了。」风振东敛眉挺立,心下顿时清明,他得替玉浓解决一切,才能放心离开。

  邢谷峰哼了一声,「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

  「总镖头,月前那封挑战信收到了吧!」清晨,长风岗上清风阵阵,风振东沉著的分腿叉腰,他与玉浓结识於此,也该由此而终,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委屈,哪怕要他牺牲生命。

  「原来,你要在此决斗?」

  「没错。」

  邢谷峰一听,心里稍稍平息疑惑,「没问题,你要决斗,我当然奉陪,不过,小师妹的下落,你总得告诉我。」

  解决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邢谷峰认为不难,他的目标只有玉浓一人。

  风振东铁青著脸,下巴的肌肉隐隐跳动,「玉浓已经回到无争山庄了。」

  凭楚御庭的身手,他们应该离开很远很远了,远到他再也触摸不到。

  「什么?」邢谷峰扬声咆哮,「你怎么可以把她交给无争山庄?」

  「为什么不?她与楚家交情甚深,不交给他,难道交给你吗?你这个做人大师兄的,气量忒小,一心想著玉浓会跟你争门主之位,」风振东往前站了两步,「却不知她打从心底就不屑跟你争。」

  是的,不屑!他非常明白玉浓的个性,她不喜欢与人争强,不喜欢太过鲜明的对立,也不喜欢太有负担的爱恨情仇。所以,他留不住她!呵,早该明白的事,他为何还会如此心疼?

  「她连这个都告诉了你?」邢谷峰的心思教人撞破,脸上有些愠火。

  习惯在百变门呼风唤雨,又因为门内弟子不重武,所以他勤练武艺,只等有朝一日技压群众,成为新一代的百变门门主,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这样的他,有什么错?人在江湖,为的,不就是这个!

  「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不用再找她了,依她的个性,她不会跟你争什么的。」风振东悲哀的笑笑,很多事蓦地袭上心头,以後就要拥抱这些记忆,了此残生了,唉!

  「我不信。」师父最喜爱小师妹,常道小师妹宅心仁厚,性情酷似当年她初出道的时候,要几位徒儿多多和小师妹亲近,这么明显的维护,难道师父并没有把小师妹列入下任门主的候选人?」

  「妈的!好话说尽,你信与不信,都与我无关。」风振东心里早已不爽很久了,「来吧!我等这场仗已经很久了。」

  「我未必会输你。」邢谷峰抽出背上长剑。

  「来来来,老子也不怕你,就算输了,大不了又成为无名小卒;如果赢了,老子的名望就更为响亮了。」他暗自打算从现在开始,他得奋斗几年才能比得上无争山庄?

  他甩甩头,挥去不该有的假想,他都已经把至爱的她拱手送人了,又怎能去想抢夺她的事?

  邢谷峰不再说话,挺起长剑,立即施展开师傅剑法,与风振东的大刀打拚得旗鼓相当。

  「慢著,老子还有话要说。」风振东跳开几步。

  邢谷峰剑法不停,几著精妙的去势将风振东逼得手忙脚乱。

  「有话去跟阎王说。」他心中已动杀机,这个男人知道太多,终究是他的心腹大患,百变门虽禁止杀戮,但他今日所做的事,毕竟不宜在江湖上传开。

  「喝!老子第一次碰到这么狠的人,行!有本事你杀了我,要是让老子赢了,你必须自废武功。」风振东闪躲著,嘴中不停地嚷嚷。

  邢谷峰见他招式并无独到之处,但力道大得惊人,气息内力源源不绝,就算风振东只守不攻,也立於不败之地,这么一动念,他的快剑便有些凌乱,毫无章法。

  「为什么要自废武功?」还说不是小师妹的计谋,邢谷峰暗骂一声。「好狠的女人,废了我的武功,将来自然不能与她争门主。」

  「非也。」风振东往右侧闪,堪堪避过一记最惊险的剑势,「要废你武功的人是我。」

  「胡说!以前败在你手下的人,从没听说过哪个被废了武功的。」他的额上冒出冷汗,刀剑交接,他的虎口一阵发麻,自知敌不过他的力量。

  风振东一刀砍下,趁他长剑回势不及,举刀劈上他的脑门,幸亏他够机灵,一个矮身,如泥鳅般滑了开来,再也不敢与风振东贴身搏斗。

  「你很危险,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对玉浓下手。」风振东招招进逼,此役该是他生平最关键的一战,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一个永远不会爱他的女人。

  「他妈的,你再苦苦相逼,我要痛下杀手了。」邢谷峰掏出短剑,眼看就要往风振东手臂插下。

  日光笔直照射下来,短剑上绿光耀目,「他奶奶的,你够狠!」

  风振东踢翻短剑,大刀就要落在邢谷峰的颈子时,一个轻唤声从後头传来,一时间,他心头狂喜,「玉浓?」

  但不是她!风振东沮丧得望著一个小老太婆远远站著,一双圆滚滚的眼不住地往这里瞧著。原来不是他心上的那个人,他听错了。

  逃离刀口的邢谷峰连滚带爬地躲他远远的。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他惹不起。

  「喂!比武比输了,就偷偷摸摸地溜走,算什么英雄?」还妄想要做门主,啧!

  风振东立在他面前,让邢谷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我还没输,要不,再比过。」

  「还比?」他瞧了那双发抖的腿一眼,「你连站都站不稳,怎么比?」

  「我……」

  小老太婆此时插嘴道:「小伙子,技不如人就回去多练一点,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就是说嘛!幸好只是栽在我手里,若是让别人瞧见你这副模样,岂不轻视了整个百变门。」风振东在一旁落井下石,凉凉的提起大刀嘲笑著。

  「你住嘴!」邢谷峰大怒,把剑往地上一插,「就冲著你这一句话,我不用兵器,再跟你比过。」

  「哈!靠暗器吗?」

  「我……」真教这粗人说中了。邢谷峰藏在衣袖的暗器跌出袖口,让他气得整张脸变得铁青。

  他真是个粗人吗?为什么老是把他逼到绝境,却毫不费力?

  「好啦!年轻人,技不如人就认了,别再逞强下去。」小老太婆都觉得这样的男人可耻,忍不住劝道。

  「可是,他还要废我武功。」邢谷峰恶狠狠的全身严密戒备著,谁敢废他武功,就等於断了他的後路,他抵死不从!肝揖不中他的阴谋……

  「愿赌服输,你将老子的话当放屁啊!」

  「我有答应过你吗?」邢谷峰犀利的反问。

  风振东仔细一想,的确没有,这话他说了,可是邢谷峰没应声。「他奶奶的,读书人就是奸诈狡猾,老喜欢欺负我这种善良老百姓。」

  哼!他善良,那全天下也找不出恶人了。邢谷峰紧握双拳,防他突然伤人。

  「既然你没有点头答应,刚才的比试不算数,我们重新比过,这回,你可不能赖,输了,就给老子废去武功,从此不能再找玉浓的麻烦。」风振东拎著他的衣领,提起他的身躯,准备找一个不会伤到小老太婆的地方再战。

  他靠著天生臂力,而且正巧抓住他的罩门穴道上,邢谷峰骇得牙关打颤,说不出话来。

  「我说,小伙子啊!你打算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啊?」

  风振东望了小老太婆一眼,「去一个不会打到你的地方。」

  「他已经吓得全身发抖,恐怕不敢再跟你比了。」

  「是这样没错,可是,不废了他的武功,老子不放心。」风振东摇摇手臂。恶!他真的听到邢谷蜂牙齿打头的声音。

  「为什么不放心?」小老太婆有趣的问。

  「怕他会伤害玉浓。」奇怪,这小老太婆有点眼熟。

  「这样啊!那为什么会伤害玉浓呢?」小老太婆笑咪咪的问。

  「他想当门主,偏偏玉浓比较讨她师父的喜欢,不准备让他当门主。」这样说会不会太过简单?不过没差啦!反正老太婆也听不懂。

  「原来如此。」小老太婆条地探出两指,直插向他双眸,逼得他松开可怜的邢谷峰,回手招架。

  「喂,老子虽不打老弱妇孺,可也……」

  「又怎样?不服是吧!」小老太婆挺起腰,瞧他不敢妄为,然後才对邢谷峰说:「去吧!你要当下任门主,还有得磨呢!」

  小老太婆压低声音,但邢谷峰仍然觉得声音熟悉的过分,猛抬头,望见一双精明的眼,心下一震,他低著头忏悔的离去。

  原来是师父,她什么都知道了!

  「你放走了他,将来他若找玉浓麻烦怎么办?」风振东的眉头打了数十个小结,再不追,邢谷峰就走得更远了。他浑然忘了问这老太婆,刚才露的那一手挺乾净俐落的。

  「你这么凶干嘛?那个小姑娘跟了你还真倒楣。」

  「咦?你不讲我还没想到。」风振东眯起眼,「看你好眼熟,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又不是年轻小姑娘,也难怪你对我没印象,」老太婆笑咪咪的道:「再想想,我见过你吻那个小姑娘喔!啧啧啧,一脸想把人吃了的模样,想必现在早已将小姑娘生吞入肚了吧!」

  这般露骨的话出自一个老太婆口中,已够教人惊讶的,但——「你是小木屋的老太婆!」

  「没错。」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来看看小姑娘,不行吗?」老太婆四下望了眼,「咦,她没跟你在一块?」

  「她已经走了。」风振东坐在石块上,一脸哀伤的道。

  「走?去哪里?」老太婆挑高了眉。

  「无争山庄。」他答得有气无力的。

  「她去无争山庄做什么?」她不死心再问。

  风振东火了,「烦不烦,你这死老太婆!这么想她,就去找她啊!随便问一个江湖人,马上有人告诉你无争山庄怎么走。」

  「那你呢?你不去找她吗?」老太婆也不生气,反问他。

  「不去,我怎么能去?是我亲手将她还给楚御庭的,我怎能去破坏她的幸福?」他茫然的望著前方。

  老太婆看了他一眼,「你这人还真奇怪,既然已经把她交给无争山庄,以後她的事自有无争山庄熊帮忙,你又何苦多此一举的追著她的大师兄猛打,不嫌多余吗?」

  风振东脑中如遭雷殛,是啊!她的事日後自有别人打理,他的付出,根本是多此一举。

  条地,他颤抖地紧握住双掌,「老太婆,你说了这么久的废话,终於有一句能听的。」

  「既然是句有用的话,就要想想该怎么做啊!」老太婆的眸光闪了闪。有趣!这男人的喜怒哀乐这么明显,难怪玉浓喜欢捉弄他。

  「有理,我马上离开,永不再涉及她的事。」

  这总行了吧!他会离她离得远远的,再见面时,也许她仍是高不可攀的星星,而他,只是落魄江湖的一个土匪头而已。

  不配啊!他究竟要告诉自己多少次,才会真正死心?

  老太婆有点担忧的瞧著双肩垂下、不发一语的男人落寞的离开。她要他想办法没错,但不是要他想出这个笨方法啊!蠢,真是有够蠢!

  ※※※

  「你确定你要留下?不随我回去?」楚御庭有礼却保持距离的问,那日的震撼太深,他心里已有芥蒂,所以不想再惹闲情。

  此刻,玉浓再确定不过了。「我住在这里已经很习惯,不想再搬了。」

  更重要的是,她在等一个鲁男子,一个因误会只想到把她送人的鲁男人!这里是他的家,他总有一天要回来,并且回来求她的原谅,所以,她要等,不管要耗上多少时间。

  「玉浓,我想,你和风寨主之间似乎有误会,你看,要不要我出面跟他谈谈?」楚御庭有点头痛,手中的扇子不停地摇晃,仍想不出两全其美之道。

  「不,你出面,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他压根儿就不该出现在黑风寨!没见到楚御庭之前,风振东什么都好,一见到会令他自卑的楚御庭,就什么烦恼都来了。

  她幽幽的一叹,柔夷轻揉腹部,最近,她没吃好、又没睡好,肚子隐隐作痛起来。

  「玉浓,有件事,我想……我们还是说个明白。我此生只打算珍爱一个女子,她就是我的妻子绝儿。」楚御庭以扇遮唇,任谁都知道他的感情,偏偏有人就是不明白。

  玉浓扬起漂亮的唇角,「也让我明白的告诉你一件事,我这辈子跟一个混蛋耗上了,他若不来向我道歉,求我原谅他,我就拆了他这间土匪窝,让他流落江湖。」

  楚御庭扬唇大笑,「真有你的!玉浓,我忍不住为那个男人可怜了。」

  「他活该!」敢抛下她,就得承受她的怒火。而且不报此仇,她的脸要往哪里摆?

  「还是朋友?」楚御庭向她伸出右手。

  她与他击掌为誓,「还是朋友。」

  除此之外,他们什么也不会是。

  那天,楚御庭放心地离开黑风寨,玉浓主仆俩仍然住下,原本以为风振东在外面晃个几天,自然会回来,但不料,她就是等不到人。

  她开始慌了,内心的颤抖不斯地渗入四肢百骸,她怕他再也不回头!

  揉著发痛的肚子,好难受,自他走後,她的身子没一天好过。

  「小姐,我给你弄碗参汤,快趁热喝吧!」宁儿端著碗一进门,就见到玉浓倚在窗边吹风。

  「我不饿。」她无力的望了宁儿一眼,又把视线调到窗外。

  七天了,这死男人,他到底还要气多久?快回来啊!她这个受害者都已经不气了,他还要在外面混多久?

  「小姐,你这样吃不好、睡不好的怎么行呢?还没见到人,身体就先垮了。」

  「死了算了。」免得见不到他,心里气著。

  「呸呸呸,童言无忌。」宁儿眼巴巴的送上参汤,「你就看在无辜的我为你烫伤好几次的份上,把药喝了吧!」

  玉浓瞧著她的手,还真起了几个水泡,「好吧!我喝就是了,下次别再弄了。」

  肯喝就行了。宁儿吐吐舌,至於下次嘛……再说罗!

  「对了,小姐,我刚上楼的时候,二寨主叫住我。」住在这里久了,宁儿现在也跟著大夥一起叫,把土匪寨当成再平凡不过的地方。

  「又怎么了?先说好,我可不管他们土匪窝里的大小事情。」这也是一项抗议,倪宾见老大不在,群龙无首,自己挑起寨子又嫌麻烦,索性将大部分的事全推到玉浓身上。起初,她还愿意管上一两件,但後来实在太烦,又没心情打理,乾脆躲在房间不出去,让他们死了这条心!

  「小姐又不是不知道,二寨主始终没死心,他老说小姐是个天才,很多事一经你手,马上变得轻松无比,他也想享清福,当然是能推尽量推罗!」宁儿收拾空碗,笑吟吟的道。

  「开什么玩笑?这土匪窝可不是我的,何况,我巴不得这里关门,让他没地方可窝。」玉浓傲然地抬起下巴,颇有不可一世的模样。

  「真要拆了这土匪窝,只怕正主儿不急,旁人倒是担心得很。」宁儿偷偷地抿嘴笑道。

  「才怪!我一点也不会担心,反而高兴得很。」

  「是是,是我担心总行了吧!」宁儿忽而接著道:「对了,小姐,差点忘了正事,二寨主说你有访客,人就在楼下。」

  「真的?」玉浓飞快地起身,刚才慵懒的模样全不见了。

  「小姐,是位老婆婆呢!」

  唉!她想到哪里去了?

  玉浓有些疑惑地来到大厅,「咦,原来是婆婆,您怎么会到这里呢?」

  小木屋一别,也有一段时间了吧!玉浓仍记得这位婆婆。

  「还是小姑娘眼力好,」老太婆眉开眼笑地道:「这里就是闻名的黑风寨啊?」土匪窝哩!不太像,到处简单的模样,说是勤俭之家远比较像。

  「是啊!闻名不如亲眼所见。」玉浓颇有同感,与老太婆更是一见如故,颇有熟悉感。

  「这倒也是,婆婆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老太婆自顾自的坐上高椅,「听说,你的男人出走了。」

  「我的男人?」玉浓为这说法红晕双颊,心头甜滋滋的。

  「先别急著陶醉,男人都跑了,还有什么好脸红的?」老太婆啐道,她怎会教出这种徒儿。

  玉浓一愣,想想也是。「这个死男人误会我,还打算把我拱手让人。」

  「他这么大方,你就乾脆跟人跑了算了。」

  「但我不爱别人啊!」玉浓摇头。

  老太婆露齿一笑,「傻孩子啊!男女之间并不一定只有情爱。」

  「可是,我没办法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玉浓挥手让奴仆们退下,「何况,楚公子也不是一个人。」

  「我看你跟他都是死脑筋。」

  哪个他啊!玉浓端过茶杯,啜了一小口,突然,心生一念,「你……婆婆,你……」

  「哎呀呀!别急、别急,婆婆我还没说完呢!既然你不回无争山庄,风振东这小子怎么还不急著爬回来见你呢?」老太婆笑咪咪的道。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又在外头勾搭上别的女人了。」玉浓没好气的撇过头。

  都是师父啦!没事弄个圈套,把她和大师兄卷在里面,自己玩得很高兴,却不理人家的死活。

  「非也、非也,小姑娘,那个傻小子这回可是吃了秤铝铁了心,非要远离你不可。」

  玉浓一惊,茶水溅出几滴都没有察觉,「怎么说?」

  在他偷走她的心之後,他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

  老太婆叹了口气,「他连黑风寨都不要了,你的消息也不听了,整个人躲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意志消沉,我看哪!不出三五天,他的意志一定崩溃。」

  蓦地一抹椎心之痛紧紧缠绕著她,令她无法承受。

  这个蠢男人!

  「慢来,小姑娘,你还得用些小计谋,让那小子不至於再抛下你不管。」

  「小计谋?」

  「没错,问你擅长的偷、拐、抢、骗嘛!」

  玉浓灵眸一转,扑上前去拥抱老太婆,「是,徒儿明白了,徒儿这就去办。」

  「咦,我不是你的师父啊!」老太婆奇道。

  「别装了,再装就不像了。」玉浓挥挥手,笑吟吟的飘身远去。

  老太婆气定神闲笑看著徒儿的身影,内心不禁纳闷,怎么两个徒儿都看出她的伪装,不行,她得再去研制更高明的化妆术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