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白垩纪往事刘慈欣驭皇明星学院魔女纪千草春琴抄谷崎润一郎一路飙升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王子的灰姑娘 > 第一章

  台湾

  「小姐,这是-的车,现在我把钥匙交给-,-要不要检查一下,如果没有不妥的地方,那-就可以把车直接开走了。」车厂的展售员,态度亲切的对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女子说道。

  「我的车……」美眸里闪着感动的光芒,-嫣圮发出梦幻般的呓语,「我终于也有辆车了。」

  天晓得她梦想了多久,这几年省吃俭用的,终于让她如愿买了辆心目中的车子,她伸手轻轻抚过车子的外壳,脸上充满赞叹的表情。

  「真是太棒了。」她快乐地低呼着,「耶!」

  「小姐,-的钥匙。」展售员再次唤了唤沉迷在自己爱车中的纭嫣妃。

  「哦!对,我的钥匙。」纭妈妃接过钥匙,立刻钻进驾驶座发动车子,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她感动到红了眼眶,「真是太好了,美美和花花一定会羡慕死我的。」

  「小姐,祝-行车顺利。」

  「谢谢。」-嫣妃喜孜孜地踩下油门,车子立即往前冲去,「哇!爽!」

  上百万的敞篷跑车,她可是投下了多少的心血才能买到这么一辆车,够了,现在有了这辆车,她以前所在费的心血都可以回收了。

  乌黑的青丝随风飘扬,她戴着现下流行的有色眼镜,紫色的镜面添加了她的神秘感,一袭淡紫色的无袖洋装,更显她白皙柔嫩的肌肤,手腕上的数条银炼烘托了她美好的手形,完美的红唇弯成一道优美的弧度。

  她的美是充满绝对的现代感,自信中带着些许的傲然,是最典型的现代都会女子。

  当她停红灯时,不管是路人或是别的驾驶人,无不把目光投射在她身上,赞叹着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美貌。

  可,正当大家把痴迷的目光放在她身上流连忘返时,她一个突来的、很不淑女的大笑,让大家错愕的不知如何是好-

  嫣妃一想到美美跟花花看到她的车时,脸上可能有的表情,她就乐的猛拍方向盘,高兴地尖叫,而且还笑到连停在对面的车子也听的见,完全不知她这得意忘形的模样,已经落人他人的眼里。

  「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

  希尔转头看着停在他隔壁的车主,他不晓得她是想到了什么,居然会乐

  成那副德行,不过他觉得相当有趣,因为大部分的美女都很在意自己的形象,而她居然一点都不在意地如此狂笑,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话说回来,在他的记忆中,好像也有这么一个跟她很像的女人,他记得她的长相似乎是……

  顿了一下,他转头-起眼,再仔细地瞧着隔壁车的女子,然后黑眸里闪过讶然——

  「-嫣妃!?」他惊愕地大呼出声,因为隔壁车的女子和他记忆中那个女人的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

  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嫣妃立即止住笑声,纳闷地转头看向另一边。

  「谁叫我?」她愣愣地发问。

  希尔扬起一抹俊笑,对她挥挥手,「真的是-!我是希尔,-还记得我吗?」

  「希尔!」-嫣妃一下子就认出他来,毕竟要忘记像他这么帅的男人,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嗨!」

  「天哪!真的是你!」她没眼花吧?

  「真的是我。」-

  嫣妃连忙对他指指路旁,示意要他把车停到路旁,希尔立刻会意。

  待二人停好车后,坛嫣妃立即下车走向希尔,「好久不见了耶!」

  希尔也走下车。「嗯!自从大学毕业后就没再见过面了。」他脸带笑意的看着她。

  「是啊!算算有五年的时间了,我听说你回你的国家去了,怎么现在又在这?」

  「回台湾走定,五年没来了,有点想念以前的同学。」

  她抬起头望着他,「你又长高了吗?我怎么感觉你似乎比以前还要高?」

  「嗯!长高了五公分。」

  「哇!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嫣妃一脸不可思议,「快告诉我,我好回去教教我那长不高的弟弟,他到现在才长到一百七十二公分,真是矮的可以了。」

  「才一百七十二公分!?」希尔也很讶异,「我记得以前他就有这么高了吧!」

  「所以我才要向你讨看看有没有什么偏方,他从上了高中开始就没再长高过,连我都比他高,他呕的半死,全家只有他长得最矮。」他们家有高人一等的基因,所以就连她都长到一百七十四公分,让她弟气的半死。

  希尔失笑,「我想他还会再长高的,-知道的,有些人的发育天生比别人慢。」

  「那他也慢的可以了,他现在都二十四岁了耶!我怀疑他还能不能长高。」

  「我也怀疑。」他也颇为认可。

  闻言,-嫣妃轻笑出声,「你还是这么幽默。对了,你大学毕业回你的国家后,还有没有再继续升学?」

  「有,我后来去美国拿了几个博士学位。」

  「几个?」她瞪大了眼,「哪有人拿博士学位用到『几个』这个数量词的?」她第一次听过哪!

  「我有五个博士学位,五个能用几个吧!」他伸出五个手指头。

  「天哪!你还是不是人?我顶多才拿到一个硕士学位而已。」她咕哝,「你未免完美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是理所当然的。」他露出自信十足的笑容。

  「那你现在是从事什么?」像他这优秀,他应该会被什么跨国大企业网罗吧?

  「职业?」提到这,他干咳了声,脑中迅速地掰了一个答案,「我是无业游民。」

  他来台湾上大学时,向来都是低调行事,而且从未公布过自己的身分,所以没半个人知道他其实足雷可斯王国的四皇子,因此,他只好谎称自己目前无所事事。

  「你是无业游民!?」坛嫣妃显得十分惊讶,「为什么?你既然有五个博士学位,要找个不错的工作应该相当容易,不是吗?」

  「当然,不过,我刚辞职,准备休息一阵子再去找工作,因此这段时间,我只好当个无业游民。」希尔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看来颇有说谎的天分。

  「原来如此。」-嫣妃恍然大悟,她还在想,要是连希尔这种精英分子都找不到工作的话,那她算什么?

  「那-呢?-似乎混的不错。」他意有所指的瞥着她那辆车。

  「还有几十万的贷款末付,因为我们公司有几个很讨厌的女人,她们老是在我面前炫耀她们身上穿的、用的、戴的是什么样的名牌,开的是什么样的好车,然后一天到晚耻笑我原本骑的那辆摩托车,所以我努力省吃俭用,存了一笔钱后,就狠下心来去买了这辆车。」

  「-说的不会是读大学时,-骑的那辆已经有十五年历史的小绵羊吧?」他脸色怪异地瞅着她,如果他没记错,那机车在以前看起来就彷似破钢斓铁了,更甭论又经过了那么多年的摧残,他可以想象那辆车目前的模样有多么不堪人目。

  「宾果!就是那辆,原来你还记得。」她高兴的击掌。

  「它是该寿终正寝了。」

  她不好意思的干笑,「所以啦!值得吧!这辆车很漂亮对不对?」她得意地拍拍她的车。

  他点头。

  「不过,你这辆比我的好太多了,看来你混的也比我好。」她忍不住好奇地,不经希尔同意就钻进他的车里,东摸摸、西瞧瞧。七百多万的高级房车,她连摸都没摸过,现在难得有这个机会,她岂不好好把握?

  「这辆车……是我朋友的。」怕她又问他之前是在做什么工作才能赚那多钱,他只好又撒了另一个谎,「其实我的收入平平,勉强养的活自己而已,这辆车是我一个朋友送保养厂去保养,没空去开回来,于是就叫我这个目前游手好闲的人去帮他开回来,事情就是这样,-千万别误会。」

  「那也不错啊!可以认识有钱人,哪像我,什么公子哥连见都没见过,以前咱们一同读书的同学,一个比一个还穷。」她皱皱小巧的鼻子。

  「-认识我就够了。」他指着自己。他是王子,认识他比认识一百个有钱人还有用!

  「你?」她没奸气地睇向他,把他从头打量到脚,「你刚才不是说你收入平平,勉强养的活自己而已,那认识你有什么用?你可以帮我向我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同事炫耀回来吗?我可是受够了那些小鼻子、小眼睛、小气巴拉兼小心眼的女人了!」

  他为之语塞,「这个嘛……」

  「我知道你办不到。」她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反正总有一天我会凭自己的实力,向她们讨回这些年来她们歧视我的公道,没错!就是这样。」

  「-真的一点都没变,即使-的外表如此艳丽,但实际上,-的人却是呆呆的,把一切想法都写在脸上,难怪她们会喜欢欺负-,因为-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不欺负-,彷佛跟自己过意不去似的。」

  「喂!你在胡扯什么?」她脸红地推了他一把,「我哪有这样!」

  「相信我,-一定有。」他一脸认真。

  「嗟!」

  「对了,-嫁人了没?」他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他们二个都大学毕业好几年了,她若已经结了婚算是很正常的事,也许还是好几个孩子的妈了。

  「还没。怎么,你要娶我吗?」她挑高黛眉,巧笑倩兮地反问。

  「那-想嫁我吗?」他聪明地不答,反把问题推回她身上。

  「不无下可,反正我的年纪也不小,是该嫁人了。」她耸耸肩。

  她父母整天在她耳边唠叨要她赶快结婚,她都快被烦死了,不过才三十岁而已,真搞下懂他们在紧张个什劲,不断给她找相亲对象,又对她洗脑,说什么女人不要太晚嫁,太晚嫁不好等等有的没有的,她听到耳朵都快长茧了。

  「我们二个年纪一样大,干脆这样,我们现在去法院公证结婚算了。」希尔心血来潮,忽然提议。

  他们二个的身分虽有些差距,但这绝对不会打消他想娶她的念头,-嫣妃是个好女孩,家里虽不太有钱,但家世清白,人品又好,何况他曾和她同学四年,他相信他父王不会反对她成为雷可斯国的四王子妃的。

  再说,很莫名的,见到她就让他突然有了想娶她的念头,这是前所未有的。

  「真的吗!?你要娶我?」她兴奋的睁大美眸,一双明亮大眼眨呀眨的。「有你这么帅的老公,哈!以后我走路都有风了。」

  她回答的如此干脆,希尔呆愣住,反而不知该作何反应,「-……不怕被我骗了?」

  「骗什么?我身上有什么可以给你骗的?那辆车吗?放心,我打死也不会把它过继给你;最多就是我的身体而已,现在男欢女爱,大玩一夜情的人多的是,贞节已经不值钱,即使我们离婚后,我一样可以再嫁给别人,无所谓的。」

  她的答案彻底让希尔傻了眼,他第一次听到如此怪异的论调,他实在怀疑,她到底有没有脑子?

  「怎样,你到底娶不娶我?」

  「我在想,娶了-,我会不会后悔。」他实话实说-

  「拜托,」她白了他一眼,「我很会烧菜、很会打扫家里、很孝顺父母,脾气又不错,然后我又长得很漂亮,无不良嗜好,身体健康,保证生一打小孩都没问题,不过,有个唯一缺点,那就是没钱,除此之外,我敢说,我的条件并不输人。」

  他颇为认同地点头,这倒是个事实。

  「所以啦!你的答案是?」她用充满期待的水汪汪眼神巴望着他,打从心底希望他娶她。

  「那-还等什么?」他摊开双手。

  「耶!」了解他的意思,她高兴地冲进他怀里,抱着他乐的又叫又跳,「太棒了,我找到了一个帅老公,好有面子哦!」

  「等一下,」他把她拉离自己一点,「-想嫁我不会只是因为我长得帅吧?」他狐疑地问。

  「答对了!果然是有五个博士学位的人,真是聪明,小女子佩服佩服。」

  闻言,希尔差点昏倒在地,他堂堂一个国家的王子,居然得靠美色娶妻……想到这,他真不晓得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个小妮子,真是——呃!该怎么形容她?

  单细胞动物?

  嗯!蛮贴切的。

  ☆☆☆

  当希尔和-嫣妃从法院走出来时,他们已经登记完结婚手续,成为合法夫妻-

  嫣妃绝对想不到她钓到了一个超级金龟婿,而她的身分也从此三级跳,一跃成为王室家族的一分子。

  「-下午不用回去上班吗?」希尔问。

  「要啊!我请了二个小时的假出来牵车子,现在时间也快到了,我必须回去公司了。」

  「那我要跟-一块去吗?-不是要带我去向那几个老欺负-的女人炫耀一下?」

  「不急,再过一阵子公司有个鸡尾酒会,到时候我再带你出席也不迟。嘿嘿!我可以想象她们几个羡慕我的眼神了,哈哈哈!我真是幸福。」她得意地哈哈大笑。

  「-还真容易满足。」他好笑地摇摇头。有这种老婆,他以后绝对不会无聊了。

  「人本来就该容易满足的,太贪心的结果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同意,-要是一个很贪心的女人,我也不会娶。」

  「所以说啦!对了,等一下你要去哪里?」

  「我想,我搬去-家住好不好?我想多和-家里的人相处。」

  「没问题,我家你去过,还记得在哪吗?」

  「我记得。这么多年了,-家都没搬过?」

  「没钱买新房子,而且也住到有感情了,所以就继续在那耗下去了,反正那个房子够大,多你一个也没差,你现在过去,我爸妈应该都在,我爸现在已经退休,在家好命了。」

  他笑了笑,「那,我待会儿就把我的东西搬进去。」

  「嗯!为了庆祝我们结婚,晚上我会亲自下厨煮一些好料的,到时保证你会被我的手艺给迷的团团转。」

  「我期待。」

  「好了,那我去上班-!掰掰!」

  「掰掰!」目送她离去的背影,他觉得胸腔里洋溢着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虽然他不晓得那是什么感觉,但他相当期待他们二人日后的生活情形,他想一定会非常有趣。

  他边哼着歌边愉悦地朝他的车子走去,他现在就去饭店把行李整理好,暂时搬到-嫣妃家去住,至于他的真实身分,他不会那么快就告诉-嫣妃的,否则他就失去了可以待在坛嫣妃家的乐趣了。

  美丽的-嫣妃,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他的真实身分,不晓得她会不会高兴到连续尖叫三天三夜都停不了?想到这,他不禁扬着一抹期待的笑容。

  他可爱的妻子!

  ☆☆☆

  从饭店出来,希尔就凭着以前的记忆,直接来到-嫣妃的家门口。

  他左右探望了一下,确定是记忆中的那栋屋子后,才伸手按下门铃。

  「谁?」听到门铃声,坛嫣妃的弟弟坛乔轩上网上到一半,连忙冲下楼来。

  他霍地打开大门,瞪着眼前高大俊挺的男人,眼睛立刻-了起来,而且还充满敌意。因为自己的身高不高,所以他对高个子的人总是怀行敌意,虽然大部分的男人都比他高。

  「喂!你是谁啊?」他口气不甚和善地问道。

  「-乔轩?」希尔低头看着坛乔轩,对于他浑身是刺感到不解。

  「对,我是坛乔轩。你是哪位?」奇怪,这个陌生的外国人怎么认识他?

  「乔轩,你在和谁说话?这么没礼貌,难怪你会长不高。」-母从后院走了过来,听见自己的儿子对人家如此没礼貌,开口就是一顿讽刺。

  闻言,-乔轩整个脸皱成了一团,「妈!-怎么那么爱损我?」他抗议道。

  「这是事实,谁叫你都二十四岁了,还那么没礼貌。」-母白了他一眼。

  「我没有啊!谁叫他比我高。」他咕哝。

  「全世界的男人都比你高。」

  「妈——」

  听见他们的对话,希尔忍不住为之莞尔,就是有这样的家庭,才会教导出像坛-妃那样少根筋的女儿来,不过这不是件坏事,至少没什么心眼的人才值得深交。

  听见他的笑声,-母和-乔轩才正视他。

  「请问我是不是见过你?我觉得你很面熟。」-母盯着门口的男人直瞧,老觉得好像在哪见过那张英俊的脸。

  「我是希尔。」希尔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对着坛母展开他所向无敌的超级亲和力。

  「希尔?」-母和-乔轩面面相觑,「谁?」-

  乔轩想了一下,第一个想起希尔是谁。「啊!你是我姊大学的同学希尔,我没猜错吧!」

  他点头,「就是我。」

  听他们这么一说,坛母也想起他,「你来我们家好几次嘛!你瞧,我这脑袋,人老就不中用了,你长得那么帅,我不该忘记你的,以往我对帅哥的印象是最深的。」

  闻言,他轻笑出声。

  「快进来坐,不好意思,让你在门口站那么久。」

  「没关系。」

  「-乔轩,去厨房把冰箱里切好的水果拿出来请客人。」

  「哦!好。」

  「我不是客人,」希尔拖着他的行李走进屋内,「刚才我和-嫣妃已经去公证结婚了。」

  他此言一出,-母和-乔轩瞬间变成雕像,愣在原地。

  好半晌,-母才首先回过神,「你和嫣妃已经去公证结婚了!?」她惊愕地问。

  「对,所以我现在是要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的。」他指着他的行李。

  「我那个笨老姊嫁给你了!?」-乔轩难以置信地绕了希尔一圈,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一遍。

  「没错。」他点头。

  「真便宜了她!你长得那么帅,又很高,她真是出门踩到狗屎,好运过了头。」他皱皱鼻子,「你是怎么被她拐走的?凭她的脑袋能拐到你,我看你的脑袋也不怎样。」

  「你在胡扯什么!」-母听不过-乔轩这么说他姊姊,遂往他的后脑勺用力拍了一下,「如果我没记错,人家希尔以前在读大学的时候,是全校成绩最优秀的,你根本连人家的边都沾不到,还敢乱说话。」她斥道。

  「痛!」-乔轩抚着发疼的后脑,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全皱成了一团,「我说的是实话,否则他怎会娶姊那个又老又笨的女人?」

  「你闭嘴,你姊才三十岁,有老到哪去,她只是呆了一点,和笨还构不着边。」

  「呆和笨有什么不一样?」纭乔轩咕哝了声,在他的字典里,呆和笨是同一个意思。

  希尔好笑地摇摇头,「嫣妃呆得可爱,就是这样我才会娶她的。」

  「就说你脑袋有问题了,傻女人有什么好的。」-乔轩不苟同地皱眉。

  他耸了耸肩,淡笑未语。

  「不过我记得嫣妃已经和你有一段时间没联络了,你们怎么会……」

  「下午正巧在路上碰到,然后我们两个一时兴起就决定去结婚了,她跟我提过,-似乎一直希望她赶快结婚,而我父亲也是如此,事情就是这么刚好。」希尔解释道。

  「唉!这种婚姻不会长久的。」不是他爱吐槽,这种临时起意的婚姻能长久到哪去?更何况他们二人已经很久没联络,变成什么样子都不晓得就贸然结婚,后遗症一定会很多的-乔轩有先见之明地心忖。

  「不会的,我会尽我所能的对待嫣妃,我会很疼她、爱她,给她最好的生活,我们的婚姻绝对可以维持长久,我有这个信心。」

  希尔温和的眼底闪着坚定的光芒,他自己选的对象、自己决定的婚姻,他必须负责到底,绝不会让它成为一则笑话;再说他的身分也不比寻常人,他不能莽撞行事。

  「那我问你,你可以拿什么养她?」虽然嘴巴常批评他姊笨,但实际上,他们姊弟的感情好的不得了,为了他老姊的幸福,他必须把话问清楚,以免到时候他那个笨姊姊赔了夫人又折兵,「你都必须来我家住了,你凭什说能给她最好的生活?」

  「我住在你们家只是暂时的,因为我还没告诉她我真正的身分,住在这里无非只想和你们多多接近,等过一阵子,我自然会带她回去。」

  「你的真正身分?什么身分?」

  希尔紧盯着他们好一会儿,才开口:「你们能保密吗?如果不可以,我想我不能告诉你们,因为你们一告诉嫣圮,那我就没什么乐趣了。」

  乐趣?-乔轩皱起眉头,「你不会是想整整她吧?」

  希尔唇边的笑意漾的更深了。

  「不会吧!我真猜中了!?』他怪叫。

  希尔点头,「你不觉得偶尔整整她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我——当然觉得。」坛乔轩话锋立刻一转,跟着笑了起来,「嘿!姊夫,看来我们以后有共同乐趣了。」他手搭在希尔的肩上,二人俨然就是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喂!」-母没好气地插话道:「你们二个别那么恶劣,嫣妃不是玩具,你们不能欺负她。」

  「笑话,她可是我们二个心中的宝贝,谁敢欺负她,我和姊夫准会让那个人死得很难看,你说对不对?姊夫。」

  「当然。」他不住地点头。

  「不过,我们二个的欺负就另当别论了。」-乔轩把剩下没讲完的话说完。

  希尔莞尔一笑-

  母受不了的摇摇头,「算了,不管你们了。对了,希尔,你还没说你真正的身分究竟是什么。」

  「我是个王子。」

  「王子?什么王子?王子是什么东西?」-乔轩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看向他母亲,「妈,王子是干什么的?」-

  母摇头,表示她也不清楚。

  他们生活太平凡,压根没想过高高在上的王室成员会出现在他们身边,因此完全没联想到「王子」就是国王的儿子。

  希尔不厌其烦地再重申一遍:「我是雷可斯王国国王的第四个儿子。」

  「哦!原来国王的儿子叫王子呀!我还以为……」-乔轩说到一半,剩下的话馊蝗卡在喉咙,他震惊地转头看着希尔,原本搭在他肩上的手也僵硬地滑了下来。

  他困难的咽了口口水,才勉强发出声音。「你是王子!?」

  「如假包换。」他脸上的笑容始终没变过。

  「你真的是什么雷什么国的四皇子!?」-乔轩为求确定地再问了一遍。

  「雷可斯王国,我的国家。」他再次完整的把他国家的国名重新说一遍。

  「妈,扶着我,我要昏倒了……」-乔轩话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咚的一声,他急忙看了过去,只见-母早受不了这个惊人的消息,昏了过去。

  「妈!?」他赶忙把她扶到沙发上去坐。

  希尔也赶紧上前帮忙,「她没事,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嗯……」坛乔轩不得不重新打量起他,「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你是个王子!?」

  希尔拿出他的外交身分证明文件递给他看-

  乔轩瞪大眼睛瞧了好几遍,才不得不相信他所言不假,不过他还是有些质疑,「这个证明文件不会是你造假的吧?」

  「你可以拿着它去外交部求证。」真金不怕火炼,他不怕他去求证。

  「我会的。」为了他姊他会去验证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真是个王子的话,我想我连作梦都会笑。」有个王子姊夫耶!多酷啊!

  「如果这件事让嫣妃知道,我想她会笑的更厉害。」-

  乔轩忙不迭的直点头,「废话,她是个超级容易满足的女人,小小事情就能让她乐个好几天,如果她知道自己嫁给了王子,铁定高兴的几年部停不了。」

  「所以,我们要说好,除非是我自己宣布,否则你们绝对不可以泄露这个秘密,知不知道?」他警告道。

  「这是命令?」-乔轩挑眉。

  「对,命令。」

  「那我就不得不从-!王子姊夫。」

  呵!王子姊夫!他出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