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一个人的战争林白靠自己去成功刘墉四大名捕会京师:玉手温瑞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王子的灰姑娘 > 第三章

  听到闹钟传来的阵阵扰人声响,-嫣妃动了一下,非但没立刻起床,反而还下意识地拉紧被子,窝在被窝中享受里头的温暖,脑袋里严重地拒绝该起床的事实。

  闹钟持续响着,不知道响了多久才被人按掉。

  没了烦人的噪音,-嫣圮的红唇弯起一抹满意的弧度,然后准备更加深沉的睡去……

  「-上几点的班?」耳边传来男性温和却带点戏嘻的低沉嗓音,她的眉头不自觉地微蹙了起来,不过还是没任何睁开眼睛或起床的意愿。

  希尔好笑地看她愈来愈缩进被子里,她的脸几乎部快看不见了。

  「-确定-要一直赖床下去?」他挑眉问。

  盯着坛嫣妃连同棉被卷的像只虾子,温和的眸子染上一层笑意-

  嫣妃嘤咛了声,表示抗议他不断在她耳边唠叨个不停的声音。

  「看来叫醒-需要一些手段。」

  他伸手拉开她的被子,无奈-嫣妃把被子抓的紧紧,他没有如预料的一下就把她的被子整个拉起。

  他摇摇头,索性更用力,一口气把-嫣圮的被子给抽掉。

  同一瞬间,坛嫣妃立即睁开眼睛对他抗议。

  「把被子还我,我会冷。」她-脸委屈地看着他。

  「我很乐意当-的棉被。」他噙着邪魅的笑意欺近她。

  「我才不要你,你没有棉被舒服。」她伸手抢回她的棉被,打死也不会承认是因为被子里残存着属于他的气味,才让她舍不得起床。

  「有没有要试过才知道。」昨晚为了先让坛嫣妃适应有他的存在,所以他只有抱着她度过一整晚,并无行夫妻之实,现在他开始后侮他昨晚的行为了,对于自己的妻子,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还需那么绅士?

  「嫣妃,我们去度蜜月如何?」他突然提议。

  「我也很想,不过再过一段时问再说。」她用被子把自己包成-团,坐在床上与他相面对。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现在不去就不算是度蜜月了。」

  「因为你还没有工作,基于现实考量,我们实在不宜花费太多钱。」

  她平时虽少根筋,但是对于钱,她可是非常的精打细算,在现今这种没钱万万不能的社会,她非常了解金钱的重要,尤其那个花花,每天都钱钱压她,她巴不得自己有特异功能,可以把一块钱变成十块钱,那样她就不用对一毛钱都如此斤斤计较了。

  「这个理由被驳回,我不能接受。」他否决掉她的想法,「我已经欠-一个婚礼,不想再欠-一个蜜月旅行,」

  「可是我们哪来的钱去蜜月旅行?二个人耶!一定要花不少钱,还是我们干脆在国内度蜜月就好?」她咬紧下唇,为了钱的来源烦恼透顶。

  「这个-就别担心了,就算没钱我也会变出钱来,这个问题交给我,」

  「不要。」她-口就拒绝了他。

  她的答案出乎希尔的意料,他微微一愣,「不要?为什么?难道-不想和我去度蜜月?」

  「我当然想,不过我还是觉得现在不宜出远门。」

  「-嫣妃,人是要被钱追,而不足去追钱,-太在乎钱了。」他不苟同地摇头。

  「那是你没缺钱过才会这么说。」她跳下床冲进浴室盥洗,「我没到这间公司上班时,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后来我遇上了花花,她让我知道钱有多么重要。」

  「多重要?」他坐在床沿,颇不以为然地盯着浴室。

  「钱几乎是万能的,如果我有钱,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买任何我想买的东西,然后我的身分地位就会不-样,如此一来,我就不会被人家踩在脚底看不起了。」

  她脑中浮现的是,公司里那群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的拜金女嘲弄她的模样。

  闻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那个公司我看还是不要再待下去了,会把人带坏的公司,我看前途也不怎么样。」

  「谁说的,因为每个人都向钱看,所以家都会为公司很努力的赚钱,因此我们公司是个跨国大企业哦!」而且是所有上班族最希望进入的-家公司,她能在里头服务,是她的荣幸。

  「你们公司的制度严重出了问题,我敢说,早晚会出问题。」

  「喂!我的公司跟你有仇吗?不然你为什么看它很不顺眼?」她走出浴室纳闷地盯着他。

  「因为它把-带坏了,我不喜欢这样凡事都以钱为出发点的。」

  「如果要说公司带坏了我,不如说是现在的社会风气带坏了我,如果我们国家的社会风气单纯,我国的人民也不会变成处处向钱看了,不是吗?」

  他承认她说的话没错,「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嫁给我?」

  她走到他面前,微笑地看着他,「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把我想象成拜金女对不对?」

  他没有否认。

  「其实你错了,我只是多为现实的生活考量而已,你现在没有工作,而我还有一笔贷款要还,所以我们的手头很紧,去度蜜月一定要花费很多钱,也许去一趟钱不会花光,但若临时出了什么事,需要拿出一大笔钱时,我们怎么办?开口向别人借钱吗?也许别人手头也很紧,他们怎么借我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他点头。

  「所以,现在去不去度蜜月不是一个重点,等以后我们的钱再多一点,我们想去度几次蜜月都不成问题,与其现在心有望碍的去玩,倒不如选择将来更开心无忧地玩,两者你会选哪一个?」

  瞥了她一眼,他知道自己没有再反驳的余地,谁叫他当初不对她公布自己真正的身分。

  不过他还是不死心的又道:「如果我告诉-,凭我的条件,只要我肯去找,立刻就有工作,而且待遇还不低,那我们能不能去度蜜月?」

  「等你找到再说。」

  「-先告诉我答案。」

  「如果你找的到-份稳定的工作的话,那度蜜月当然就不是难事。」

  「很好。」得到他要的答案,他扯开笑容,「那-等着吧!待会儿我就去找份薪水高、待遇又好的工作给-看,届时-可不能反悔,不和我去度蜜月了。」

  「没问题。」她一口允诺下来。

  希尔深深地笑着,他期待的蜜月就快来临了……

  ☆☆☆

  希尔一踏人某栋商业大楼内,立刻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他气宇不凡的气势恍如王者般,令人在不知不觉中折服于他。

  女人更臣服在他那高大俊挺的外表上,因为他是外国人,所以浓眉大眼、五官鲜明,湛黑的眸子虽盈着温和的笑意,但却彷佛散发着无形的电力,将所有女人的心都电了下,-颗心不自觉地全倾向他。

  他噙着和煦的笑容走向柜台,用英文说道:「-好,我叫希尔,我和贵公司的总经理有约,能否麻烦-代为通知?」

  身为柜台人员的花花一看见希尔英俊的模样,压根忘了今夕是何夕,只顾着盯着他的脸发呆,差点没流出口水,因此希尔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小姐……」希尔不厌其烦,很有耐性地再说了一遍。

  花花这次终于听清楚他的话,她忙不迭地露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靥,用最嗲的语气请希尔等一下,她打电话到总经理办公室通报。

  希尔礼貌地回之一笑,不着痕迹地瞥了别在花花制服上的名牌一眼,了解原来她就是坛嫣妃口中,那个经常耻笑她及欺负她的花花。

  如果他没记错,坛嫣妃曾对他提过,在公司常欺负她的似乎不只花花一人,应该还有另一个好像叫美美的,他得先探好她们二人的底,以便将来能为-嫣妃出口气。

  挂断电话后,花花对希尔说道:「总经理请你直接上十楼去找他。」

  「十楼?」

  「是的,需要我带你上去吗?」花花自告奋勇地提议,

  希尔微笑地婉拒她,「不用了,我想就搭个电梯而已,我应该不会坐不见」

  「可是到了十楼,你义不晓得我们总经理的办公室在哪,我看还是我带你上去好了。」花花不死心地继续说道。

  「我想……」

  「你不用想了,我看就这么办好了。」花花不顾希尔的反对,硬是要亲自带他上十楼,以便能制造更多与他相处的机会。

  「……好吧!那就请-带路了。」拗不过花花的热情,希尔压下不耐的心,顺了她的意。

  他和这个女人绝对不合。他在心中暗暗思忖。

  不知道他心里所想,花花在电梯里仍竭尽所能的想探听希尔的事情。

  「你来找我们总经理是为了什么事呢?」

  「我来应征的。」

  「应征?可是我们公司目前没缺人,你怎会跑来我们公司应征呢?」

  「我相信以我的学历,你们总经理会破例录取我的,」他什么都不用说,单单只要拿出他五张博士的学历出来,保证就能得到压倒性的胜利。

  「真的吗?」闻言,花花大喜,「那我就先祝你应征顺利了。」

  只要这个帅哥能进入公司上班,那以后和他见面的机会就更多了,凭她的美貌想要得到他的心足早晚的事。她暗自得意地想着。

  「谢谢。」

  电梯到达十楼,花花领着希尔到他们总经理的办公室时,正好遇到被总经理约谈的-嫣妃,她见到他时,眼底闪过惊讶。

  她还来不及询问他怎么会来她公司,就被花花的一句话给堵的沉下了脸。

  「好狗不挡路,-没看见我们要去总经理的办公室吗?还挡在那做什么?」

  花花不希望引起希尔的不好印象,于是改用中文,相当不客气地对纭嫣妃说着,殊不知希尔也懂中文-

  嫣妃不可思议地瞪着她,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没好话,「-说话客气一点,什么叫好狗不挡路,-指我是狗吗?」

  「我可没说,那是-自己承认的。」花花不屑地别开脸讥笑着。

  「---」

  希尔这下终于见识到坛嫣妃口中被欺负的模样了,也难怪虹嫣妃每次-提起她们就会气呼呼,他今天-见,连向来不易动气的他,也忍下住想斥责花花,更别提一天到晚都受她们欺负的-嫣妃了。

  「别再-呀我的,我还要带这位客人去见总经理,-没事快闪开,否则总经理一旦怪罪下来,-可吃不完兜着走。」

  「我——」-嫣妃鼓着腮帮子,莫名其妙至极,什么坏事好像都和她搭的上关系,真是见鬼!

  「不理-了,反正总经理一旦怪罪下来,我一定会说是-绊住我们的。」

  不再理会-嫣妃,花花领着希尔越过她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经过-嫣妃身边时,希尔用眼神暗示她梢安勿躁后,便随着花花走去。

  望着希尔的背影,坛嫣妃想破头也想不出他来她公司的目的为何。

  看来一切就等回家后再谈了。

  ☆☆☆

  「你希望到我们公司就职?」总经理聂之品打量着眼前看起来气质出众的男人。

  希尔微笑地颔首,「是的。」

  「目前我们公司没有任何一个职缺。」他本来可以一下就打发他的,但是他拥行五张博士学位的学历,让他破例见他。

  「我相信你会硬插入一个职缺给我做的。」希尔极具信心道。

  对于希尔言行举上问充满自信的模样,聂之品颇感兴趣地挑高浓眉,

  「怎么说?」

  「因为我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是他在自夸,以前在他的国家时,国内有很多经济方面的问题,都是仰赖他的专业能力解决的,一个国家的财政他部有办法打理的很好,更别说这屈屈一间公司了;就算它是一间跨国大企业,但怎么都比不上一个国家的财政那么复杂及庞大,所以他没有理山做不好。

  聂之品一笑,「那你有何丰功伟业?说来听听。」

  「很抱歉,我不能说。」他所做的事全部和雷可斯王国有关,那全是国家机密,岂能随意外漏。

  「不能说?那你要怎么证明你能力非凡?」他靠向椅背,手指敲着椅把,在心底衡量希尔的话。

  「我有五个博士学位,这个你早知道了,寻常人可能修到五个博士学位吗?」

  聂之品摇头。

  「这下就得了。除此之外,我还精通八国语言,而且我也发表过很多有名的论文,这些都欢迎你去调查。」

  听见他的自我介绍,聂之品讶然不已,「你这么优秀!?」

  「我的优秀不只在理论上行,在实务上更行。」

  「如果我排除万难录取你了,届时你做的并未让大家满意,那你怎办?」有些人只有文凭很漂亮,其实根本什么都个会,现在这种人太多了,所以无怪乎他会有此顾虑。

  「我若让公司有所损失,一定照赔。」

  「我不了解,以你这样的学历,你可以到更大的企业,怎会选择到我们的公司来?」关于这点他实在很好奇。

  「因为我有个重要的人在这里上班,她担心我拿不出钱带她去度蜜月,所以我只好来这证明给她看。」

  聂之品露出了然的深笑,「原来你结婚了,看来,会有很多女同事失望。」

  希尔淡笑,「总经理你也不差,论外表,你不见得会输我。」他真诚地夸赞,聂之品的外表相当俊俏,而且年纪不大,实在是个年轻有为的男人。

  聂之品唇边的笑容更深了,「我在公司也算是黄金单身汉之一,不过我也心有所属。」

  「啧!那我真为在这问公司上班的女职员感到惋惜。」

  「也不见得,因为你我的对象都同在这间公司内。」

  希尔心中闪过一道不太妙的预感,「希望我们的对象不会是同一人。」

  听见他的话,聂之品微微-起黑眸,「应该不会,据我所知,她还未婚。」世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我和我太太也是在最近几天完成公证而且婚礼还未举办。」

  「方便说出你太太的芳名吗?」

  「不行,她说我的身分要等到公司不久后的宴会才要公布。」他现在若把她已经结婚的事说出来,事后她一定会气的哇哇叫。

  「是吗?」

  「那不如你说出你心中女子的名字吧!」

  「我也不能说,我不想让她成为公司女同事们的眼中钉。」深深地凝视了聂之品一眼后,希尔耸了耸肩,「我明白你的顾忌,既然我们都不能说,那就假装彼此都不晓得对方心中有人这件事,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聂之品相当认同,「好主意。」

  「那……我录取了吗?」

  「我在考虑。」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其实我觉得我们二个蛮投缘的。」

  希尔露齿一笑,「我也这么觉得,就算当不成同事,至少我们也能做个朋友。」

  聂之品同意他的话,「没错,不过我已经决定录取你了,就等上报董事会一声即可,我相信他们不会否决我的决定。」

  「谢谢,不过我要做什么样的工作?」

  「顾问,公司新聘任的投资顾问。」

  「好极了,那我就等你通知我上班时间。」

  「嗯。」

  「那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