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罗通扫南佚名半婚(彼岸花开)玉朵朵(吴景霞)风水倪匡怪博士V.S.小鬼妹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王子的灰姑娘 > 第六章

  一群人聚集在一间隐密的房间内,大家脸上都是愤怒的表情。

  「为什么这项提案会突然被国会搁置下来?」一个人生气地拍桌子喝道。

  「我不知道。」华纳也烦的要死,「本来一切都进行的好好的,谁晓得会突然喊停。」

  「谁搞的?」另一人追问。

  「不晓得。我问过国会里的议员,他们只说那件事不急,有时间再慢慢讨论,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决议。」他烦躁地耙着头发,向来西装笔挺的他,此时看来有些狼狈。

  「胡扯!我们都设计好了,这项提案应该会以最快的速度被表决,怎可能会不急!?」

  「没错,我们计划这个案子已经那么久了,照理说是万无一失才是,而且好不容易才等到希尔离开国内,怎么现在突然搞成这样?要是消息传到他耳里,他赶回国处理的话,那我们的案子就别想闯关成功了。」这个人的话一针见血,他们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他应该不知道吧!」华纳皱眉,「要是事情已经爆发出来,我们不会到现在还没事。」

  「嗯,华纳说的没错,希尔应该不晓得。」

  「你们一个应该来,一个应该去,请问,有谁呵以给大家肯定一点的答案?』有人实在听不下去,忍不住出声抗议。

  大家互觑了一眼,同时静了下来,不再有人开口。

  过了许久,终于有人道:「现在怎么办?这件事一旦被查出来,我们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身兼官职,因此大家都伯东窗事发。

  「华纳,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由你策画,你有什么较好的意见?」

  「我们暂时什么都不要做,只要静观其变就行了。还有,若是大家听见什么风声,记得彼此通知。国会那边我会再去调查,我觉得事情有蹊跷,不查个水落石出我不安心。」

  「嗯,那就这么办。」

  「对了,以后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们尽量少众集在一块,以免引起别人的疑心。」

  「没问题。」这点众人毫无异议。

  「那就这样,散会,」

  ☆☆☆

  偷偷潜进华纳的办公室,想藉此找到他犯案的直接证据的希尔,正试图破解华纳笔记型计算机的密码,当画面进入到数据库,看见一准令人眼花撩乱的数据及资料后,希尔的眸色瞬间沉了下来,

  没想到有那么多官员参与其中,真是太令人寒心了。抿紧薄唇,对于自己国家出了这种败类,他感到痛心。

  「可恶!」他愤慨地低咒着,「实在太过分了,他们领着政府给的公帑,就是要为人民做事,没想到竟然反过来坑政府,妄想从政府这将纳税人的钱转到他们口袋一真是岂有此理!」

  他把所有数据利用网络传到他大皇兄、也就是雷可斯王国的大皇子洛克斯那里,这次的事件从头到尾他都处于暗处,而且他也不想出面,就让华纳永远摸不着头绪吧!

  蓦地,外头传来脚步声,显示有人正朝他这个方向走过来,希尔皱眉,他还没来得及检查计算机里,是否有华纳其它的犯案证据,没想到就有人回来了。

  他本来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如今看来,这个愿望注定要落空了。

  他快速地关闭计算机,索性把华纳的笔记型计算机一并带走。

  趁着来人还未进入办公室,他抱着计算机,打开窗户,探头往外望了一下

  华纳的办公室在三楼,他若从这往下跳下去,不死也残废,不妥。

  在他打算另觅其它出路时,华纳正好打开办公室的门,他第一眼就看见希尔,震惊之余,日光-下,发现他怀里抱着存有他所有犯罪证据的计算机,他的表情丕变。

  「四皇子!?」

  啧!看来他唯-的出路,就是目前华纳所站的位置——门口。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完全没听人提起过?」华纳迅速地镇静下来。或许希尔还不晓得什么事,他不能自露马脚。

  「我回来也需要向你报告吗?」他微微一笑,比华纳还要冷静。

  「呃!你怎么这么说,属下都是关心你。」

  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你……拿着我的笔记型计算机做什么?你的计算机坏了吗?」

  「是啊!坏了,所以准备借你的去用一用。」他咧着嘴,顺吾他的话说着。

  「坏了?没关系,我立刻派人去帮你另外买一台新的,我这台旧了,速度不够快,不好用。」

  「会吗?我刚才使用了一下,觉得还不错,而且这台计算机价值好几亿,我有这台就够了。」华纳想亏空公款十亿元,幸好及早被他大皇兄发现,否则国家损失惨重。

  闻言,华纳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他扯着嘴角,表情僵硬,「四皇子,你真爱说笑,我的计算机怎么可能价值几亿元呢?」他的手偷偷背到身后,准备把他习惯置于腰际的枪拔起。

  「有没有这个价值,等我回去详细用看看就知道了。」

  「我劝你最好把我的计算机还我。」华纳的神情逐渐变得狰狞。

  瞥见他表情的转变,希尔警戒地瞅着他的一举一动,「如果我说不呢?」

  「不?」他冷笑,「四皇子,你回国的事没多少人知道吧?」

  「那又如何?」

  「要是你在我的办公室失踪,理所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你说是不是?」

  听出他的弦外之音,黑眸一敛,希尔绷紧了下颚,「你想做什么?」他冷问。

  「不想做什么,只想送你上西天而已!」话甫落,华纳立刻掏出枪对着希尔把下扳机。

  希尔眼捷手快地闪开了,「你居然还私藏枪械一华纳,你真的让我失望到极点。」

  「哼!快去见阎王的人,废话不用那么多。」华纳不留情地继续对菩他开枪。

  可恶!希尔诅咒着,他完全没料到华纳会有枪,要是单打独斗,他绝对可以赢他,

  黑眸以最快的速度将办公室内的摆设环视-遍,最后定在办公桌上、插在笔座里的拆信刀,勾起无情的嘴角,他利用华纳扣扳机的时间,动作敏捷地奔向办公桌,抽出拆信刀,转身朝华纳开枪的手射了过去。

  完全不锋利的拆信刀,居然就从扳机那小小的卒隙,硬生生地插进华纳的手掌心里,他当场痛得惨叫出声。

  见自己行刺失败,华纳想也没想,握着受伤的手立即夺门而出,待希尔追出去时,他已不见踪影。

  「该死!」完全看不到华纳的影子,希尔不悦地低咒。

  让华纳这种人给逃了,铁定祸患无穷,看来以后他得更小心行事,以免遭他暗杀。

  不晓得幕后还有多少他的党羽,这次打单惊蛇,下回想揪出来恐怕更困难了,直是糟糕……

  叹了口长气,还是先回王宫找他二个皇兄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好了。

  ☆☆☆

  「传令下去,全国通缉华纳,同时限制他出境,」洛克斯冷冷地交代他的随身护卫麦瑟。

  「是。」麦瑟接到命令,立刻转身去办,

  「希尔,你还有没有找到其它的数据?」希尔的三皇兄克罗雷盯着正在研究华纳计算机的希尔,问道。

  他摇头,「除了这次这件案子以外,我什么也没发现,由此可见,他们可能是想来一次足以填饱他们荷包的大案件,不想冒着屡次在一些小案件动手而被捉到的风险。」

  克罗雷同意他的分析,「那你还发现有什么人涉案吗?」

  「我有找到一份名单,不过都是代号。」要解开代号不是难事,给他一点时间,他即可解出。

  克罗雷把目光-向洛克斯,想听取他的意见「大皇兄,你认为呢?」

  这次发现事情有异的就是洛克斯。希尔出国时,虽然绝大多数的事都交给华纳去处理,但私底下他也请洛克斯多多留意他不在时国会即将决议和财政有关的案子。

  不是说他对华纳不信任,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以防万一总是好一点。

  岂料,他的顾虑竟成真,华纳让他失望了。

  「既然我们已经打单惊蛇,那就干脆引蛇出洞!」洛克斯抿起薄唇,黑眸里渗入一丝冷然。

  克罗雷及希尔立刻会意,「那我们的行动就要做的很大很大。」

  「逼到他们狗急跳墙,届时他们绝对会自动露出马脚。」希尔弹了下手指,爱极了他大皇兄的提议。

  「我们只需要等着收拾他们即可,大皇兄,这真是好主意。」克罗雷也赞不绝口」

  洛克斯冷冷一笑,「他们敢在我们的国家乱来,就要有接受后果的心理准备!」一旦揪出是哪些人在破坏雷可斯王国长久以来清廉的内政,他绝不轻饶!

  「我现在就派人交代下去,说我们准备好好肃清政府官员,让他们开始心慌意乱。」希尔作势就要出去,洛克斯则不慌不忙地唤住他。

  「希尔,等等,你先坐下来,我有事要问你:」

  希尔纳闷地睇了克罗雷一眼,后者对他耸耸肩,表示不晓得洛克斯想问他什么话。

  他把目光-到洛克斯脸上,「大皇兄,你有什么事要问我?」

  「听来森说,你结婚了,而且对象还是你的大学同学?」精锐的眼神在希尔的脸上搜寻着,想找出-些端倪。

  希雨扬唇浅笑,「是啊!我都忙到忘了告诉你们这件事。」

  「你确定没选错人?」看见希尔一想到他妻子,脸上就立刻漾开笑容,

  洛克斯知道他一定爱着他的妻子,并非随便找一个女人结婚而已。

  「大皇兄你放心,我对门己的眼光有信心,嫣妃是个没有心机的好女人,以后我带她回国,相信你们也会马上喜欢上她。」

  「你对她说了你的真实身分没?」克罗雷问。

  「还没,我的事她一概不知,也从未问过,她说,若是我想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不用她逼。」忆起-嫣妃的美好,希尔脸上就有抑制不住的幸福。

  「我骗她说我刚辞掉工作,没收入,她非但没看不起我,还不断安慰我、鼓励我,更为我和她将来的日子作打算,不敢随便乱花钱。

  总之,她虽然不像大皇嫂及三皇嫂有那样不凡的出身及能力,但她平凡的很可爱,也平凡的……很值得我爱。」

  闻言,洛克斯及克罗雷互觎了一眼,对于希尔能找到自己终生的幸福感到高兴。

  「除了祝福你,我想,我应该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洛克斯拍拍希尔的肩膀。

  希尔咧嘴,「是啊!除了那三个字,其它都是多余的。」

  克罗雷环住希尔的肩膀,好样的,才出国没几天就讨了房媳妇回家,早知道就早早赶你出国去。」

  希尔大笑,「三皇兄,那也要缘分到了才行吧!别忘了,我老婆可是我的大学同学,要是当初缘分早到,我就娶她了,何必等到这么多年后?」

  「也对,总之,早早接她回国吧!我想父王会很期待见到她。」

  他更想,「等这次的事件一落幕,我立刻就接她回国。」

  ☆☆☆

  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左右张望,确定没人跟踪后,才以极快的速度闪进-间隐密的房子内。

  「华纳,是我。」他一进屋便大声喊着。

  躲在暗处的华纳,一听见是熟悉的声音才敢露面,「你终于来了,现在外头情况如何?」

  他自从那天从办公室逃了出来后,便藏匿在此,每天都有人偷偷带着食物和水过来给他吃。

  「大皇子下令全国通缉你归案。」

  闻言,华纳脸色微微泛白,「那我不就完了!?」

  「现在全国上下都在重新整顿中,大皇子更有令非要揪出你的同伙不可,所以现在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那我怎么办?你们要弃我于不顾?」华纳捉住对方的衣领,神色相当激动。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没有要弃你于不顾,只是要请你暂时出国去避一阵子。」对方拉下他的手,缓缓地说道。

  人家怕华纳被捕后,会供出他们,所以决定把华纳送出国,这样他们就更安全。

  「我都被通缉了,怎么可能出的了国?我一出现在大街上就会立刻被逮捕,更甭提是到机场了。」华纳火大地喝道。

  「没人要你去机场自投罗网。」

  他一愣,「你们要我偷渡!?」

  「没错。来,这有一笔钱你收着,我们已经全部打理好,半夜你到码头去,那里有人会接应你。」对方塞了一大笔美金到华纳手中。

  「你们要把我送去哪里?,」

  「台湾。」

  「台湾?我去台湾做什么?那里是先进的国家,我去那很容易被捕的,你们该送我去-些比较落后的国家才是啊!」华纳忍不住抗议,他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整他。

  「要你去台湾是有用意的。你知道希尔结婚了吗?」

  华纳皱眉,「有这回事?我一点也没听说。」

  「是真的,这事没多少人知道,那是有人在希尔和洛克斯、克罗雷谈话时偷听到的。重点是,希尔他老婆就是台湾人,而且是他的大学同学,你去台湾以后就可以去调查出他老婆是什么人,然后挟持他老婆当人质,以换取你的自由。」

  华纳思索了片刻,觉得他的建议相当不错,他扯出一抹邪佞的笑,「太好了,只要我捉住他老婆当人质,我就不信他不会乖乖的照我的话做!」

  「就是这样,你听好,晚上十二点我会派人来这接你去码头,等到了台湾之后,记得给我们消息。」

  「我会的。」华纳握着拳头。他发誓,只要让他逮到希尔的老婆,他一定要把他在希尔那受到的委屈,全部发泄在她身上,若没让她生不如死,他就不叫华纳!

  「好,就这决定了,我要先走了,你自己保重。」

  「嗯。」

  ☆☆☆

  刚刚才与华纳会面的人回到家,就被希尔率队的警察骇住,

  「你去哪了?」希尔瞪着他,冷冷地质问。

  「四皇子!?你——」他颤着声环视四周,「你带那么多警察到我家来,有什么事吗?」

  「我在华纳的计算机里查了一些名单,你想,我有什么事?」

  「我--」

  「你是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其它人在刚才都被逮捕归案了。」

  闻言,那人脸色惨白,知道大势已去。

  「带走!」希尔大声命令。

  「是。」几名警察立即上前,将那人捉住,并铐上手铐。

  现在只剩华纳一个人在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