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玩物大亨唐席镜子刘慈欣霸道蛮主殷蓝闇帝的眷宠卷二浅草茉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王子的灰姑娘 > 第九章

  由于-嫣妃她家挤不进希尔那么多的护卫,只好随他一块住进五星级饭店,也不是因为炫耀身分而一定要选择总统套房住,而是只有总统套房的房间够大,能让十几个大男人一块挤在里头。

  她这会儿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总统、总理的出门一定住总统套房,原来是有原因的。

  她望着护卫们来来去去,每个人都一副忙的下可开交的模样,连希尔也忙着打越洋电话和哥哥讨论事情,唯独她一个杵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到看着忙碌的人打发时间。

  没有一个工作是她帮的上忙的,在这她觉得自己像废物一样。

  这时来森刚好从她面前走过,她急忙拉住他,「来森,你先等一下。」

  「王子妃,有事吗?」

  「你很忙吗?」

  「还好。」

  「那有没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帮忙的?」

  「帮忙?」来森飞快地摇手,「王子妃,-只要好好坐在那休息就够了,这些事情我们来搞定即可。」

  「叫我坐着就好了?我快无聊死了。」她嘟嚷着,「而且你们大家这忙,只有我一个坐在那纳凉未免说不过去,所以找些事给我做做吧?」

  「呃……」来森向希尔投去求救的眼光,他可没胆指使王子妃去做事情。

  接收到来森的求救目光,希尔先暂时停止和他大皇兄讨论事情,起身走向他们,他用眼神示意要来森先行离开,来森对他及-嫣妃欠一欠身子后,便赶紧离开现场。

  「喂!你还没找工作给我做,怎么可以走掉?喂!」

  「嫣妃,-觉得自己很闲吗?」他揽着她再度坐在沙发上。

  「是啊,极度无聊。」她撇着红唇,「想找事做,又不晓得做什么好。」

  「-可以看电视。」

  「我向来对看电视没兴趣。」

  「那……」现在的情形不容许她随意外出,所以除了看电视,他想不到其它可以供她打发时间的事。

  「希尔,真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是我可以帮上忙的吗?」她不死心地又问一次。

  「暂时没有。」

  「是哦……原来当个王子妃是这么无聊的事!」什么也不能做,什么地方也不能去,就算空有这个身分地位有什么用?还不如当个平凡人自由自在好。

  希尔低笑出声,「现在是非常时刻,因为华纳还没被逮捕归案,我怕他会花钱请杀手来对我们二个不利,因此才必须待在这个地方,等事情落幕后,-就会明白这个身分会带给-多少不同于以前的生活方。」

  「最好是。」她对他皱皱鼻子,「你居然把这么大的事瞒我至今,真是过分。」

  「我本来还没打算那么快把真相告诉-的,谁晓得突然蹦出华纳的事,把我原先的计划全打乱了。」

  「不会吧!那你还打算瞒我多久?你看我为着我们的未来计划时,是不是暗地取笑我很多次?」

  一想起当初她以为他没什么钱,而告诉他,他们得好好存钱时的样子,她就觉得丢脸,尤其她还叫他去找工作……天哪!她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

  「我没有取笑-,-的那些举动反而让我更加明白-的好。」他拥紧了她。

  「真的假的?别以为灌我迷汤就没事哦。」

  他莞尔一笑,「没的事,我说的全是肺腑之言,绝无半句虚假。」

  「幸好你没接着说你发誓,否则我就不相信你了。」男人发的誓没半句可信的,尤其动不动就开口发誓的人,说的话更加值得商榷。

  「呵!」

  「对了,我妈他们应该还不晓得你的身分吧?如果她知道,一定会高兴到昏倒。」

  闻言,希尔假咳一声,「这个嘛……」

  「怎么?」她狐疑地瞥向他,「难道他们早知道了?」

  他轻轻看了她一眼,然后很为难地点下头,承认了。

  见状,-嫣妃一双瞳眸瞬间睁到最大,她错愕地惊呼:「他们真的早就知道了!?」

  他颔首。

  「好啊!你们全部联合起来欺骗我,太过分了!」她气呼呼地站起身,双手-腰地瞪着希尔。

  「是我要他们先不要告诉-的。」透过-嫣妃,希尔看见房间内所有的护卫全竖起耳朵,聆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他黑眸警告地一扫,在旁的护卫赶紧别开头,专心做自己的事,当成没看见这一幕,不过耳朵仍相当注意地听着。

  「等一下,你还没告诉我,他们多早就知道这件事的。」由于-嫣妃正在发飙,所以没多余的心思注意到她身后的情形,一心一意只想得到答案。

  「-真要知道?」

  「当然。」

  「我劝-最好不要知道。」他好心地劝她。

  「不管,我就是要知道。」

  「好吧!」他叹了口气,「-想知道我就告诉-,在我们结婚的当天,我一搬进-家时,就告诉他们真相了。」

  「哇咧!你的意思是,从头到尾,其实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她

  不敢置信地怪叫。

  「好像是。」他心虚地把目光移到他处。

  「什么好像是,是根本是!」她扳正他的脸,逼他面对她,「厚……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看我出糗很好玩吗?」

  「是的。」很肯定的一个答复,而是还是末加考虑就能回答出口的答案。

  「还真的咧!-!-!-!」

  「而且-弟也同意我的作法。」

  「-乔轩!?好样的,那个混球,枉费我平时这么疼他,他居然这么对我,哼!改天看我怎么整他!」她撇着唇怒道。

  「等事情都忙完,我再帮-整她。」

  「你不要去打小报告就行了,我才不指望你帮我。」他以为她不晓得他心里在想什么吗?她才没那么笨。

  希尔挑眉,「耶!-变聪明了,我的想法-也想的到,不错哦!」

  「什么咧!希尔,你怎么这么说啊!过分啦!」她气的想跳脚,尤其当她听见四周开始传来闷笑声后,她才猛然惊觉,方才她和希尔的对话全落入别人耳里,顿时尴尬的躲进希尔的怀里,不敢见人。

  见状,希尔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他这一笑,其它人也跟着笑出声,霎时套房内全是大笑声-

  嫣妃则为自己惹出的笑话,羞惭的几乎昏倒……

  天哪!杀了她吧……呜呜……

  ☆☆☆

  看着希尔他们对捉拿华纳的事,因为毫无头绪而陷入愁云惨雾中时,-嫣妃突然走到他们中间,丢下让人惊愕万分的话——

  「希尔,我可以做饵引华纳出来。」

  大家全是一副诧异不已的表情,其中以希尔为最。

  「-知道-在说什么吗?」他下可思议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电视每次演到这个情节时,最好的方法就是推派一人当饵,把坏人引出来,我觉得电视上虽然有很多是骗人的,但老实说,这个方法蛮好用的。」

  「-不是说-讨厌看电视,那-怎么还会知道电视在演什么?」

  她白了他一眼,「你嘛帮帮忙,就算我再怎么不爱看电视,但是我都几十岁的人了,从小到大或多或少也看了一些,累积下来就看了不少,所以不知道也变得知道了。」

  「纵使如此,我也不能让-冒险。」那是万不得已才能使出的下下之策,他认为一定还有其它方法可以用,不见得要用这一招。

  「难道你想到更好的法子了?」她反问他。

  「暂时还没有。」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建议?你不能否认我的提议其实很好用吧?」

  「就算好用,我也不可能让-去冒险。」他想也没想就直接否决掉她的话。

  「希尔,你不要这么固执,现在你们最大的问题不是我的安全,而是要把华纳逮捕归案才行,你要顾全大局,不能因为我和你的关系,就拒绝我的提议。」她努力想说服希尔让她参与,只可惜她注定要失望了。

  「我不是循私,而是我是-丈夫,不管出了什么事,我都会挡在-前面,除非是踏过我的尸体,否则我绝不答应让-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希尔很坚持-嫣妃没接受过任何训练,万一遇到危急的情况她并不会处理,所以让她去做饵,无疑是羊入虎口,这种事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

  「希尔!」

  「-不要再说了,反正我不会同意就是了。」他一拂手,难得对她摆起严肃的神情。

  「我——」

  「王子妃,我们能明白-想帮忙的心理,可是四皇子说的一点也没错,以-的身分,真的不宜做这么危险的事,因为你们的安危可是牵动着雷可斯王国。」来森好意地加入劝说-嫣妃打消念头的行列。

  「……算了,懒得再理你们了,你们尽管去伤脑筋吧!」她撇着唇咕哝,重新回去卧室乖乖待着,「真是好心被雷亲……」

  她的建议明明是最可行、也是最快速的方法,他们却不采用,真想不通他们脑袋里是装什么。

  她现在是王子妃又如何?她没有一个地方变了呀!不过是嫁给特别一点的人,犯的着就变得像废人一样,什么事都不能做吗?真是够了!

  闷在房间一天已经够难受了,要是再闷个几天,她不出事才怪。

  不行,她得找事来做,她不信一个王子妃的生活会这么无聊,一定有什么事是她可以做的,她找来森来问看看就知道了。

  ☆☆☆

  「大王妃她平时喜欢在健身房锻炼身体,再不然就是练武术,或者和大皇子比剑。」说起他们大王妃的剑术,连他都不得不对她竖起大拇指,他们大皇子的剑术是雷可斯王国第一高手,而她竟然有办法只略输他一筹,可见她的剑术已是相当厉害。

  「呃——我对任何流汗的运动毫无半点兴趣,对武术和剑术完全不懂……那三王妃呢?她平日都做什么休闲活动?」她这个运动白痴,没一项运动做的好的,所以她除了平日做做伸展操外,其它的运动都被她列为拒绝往来户。

  来森想了一下,「三王妃啊?她是世界有名的医生,所以她没事时,最爱窝在究室里头,再不然就是做巡回全球的义诊,她的行程有时排的比每个王子们都还要来的密集。」

  「是哦——」这下-嫣妃头更大了,「医术我更不可能懂了,那我到底能做些什么?」

  她若进入王宫内,绝对和其它王妃没什么交集,因为她们懂的她完全不懂,剩她一个能做什么?她绝不能一天到晚就窝在房间内无所事事吧?那可是严重的浪费生命哪!

  她们一个会武术及剑术,一个会医术,恰巧都是什么「术」的,那她呢?她会什么「术」?

  她绞尽脑汁想了许久,才终于让她想到她唯一会的术就是算术!

  她好歹是商学院的硕士,和计算有关的事她可是一流的……可是就算她算术再好也没用,有什么地方用的着她的?

  唉……突然觉得自己非常没用。

  瞧-嫣妃一张俏脸失去了往日的光采,来森心有不忍,遂提议道:「王子妃,其实有个地方可以让-一展长才的。」

  「是吗!?」闻言,-嫣妃的眼睛立刻为之一亮,「哪里?你快说。」

  「我个觉得-可以接替华纳本来的位置。」

  「华纳的位置?」她不懂。

  「是的,华纳原是四皇子得力的左右手,帮他处理国家的财政,如今华纳犯下这种罪行,国家势必不再采用他,他原先的位置暂时就空下来,四皇子还没找到适合递补这个位置的人,所以我建议-主动去争取这个位置,我相信由-来担任最适合不过了。」

  「咦!这个主意好,等这次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去告诉希尔你的建议,只要他一答应,我就不无聊了。」重点是,她终于能真正加入希尔的生活领域,不会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

  天晓得当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插不进希尔他们的话题,就连想和他说个话,都怕打扰到他们,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所以她只能不断的动脑,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在什么地方帮上忙,或者让自己有种被肯定的感觉,否则她怎会像无理取闹似的,不断想找事做?甚至不顾自己性命安全,自愿去做诱饵?

  ☆☆☆

  贴着二撇假胡子,戴上假发,脸上化了一些妆,华纳把自己装扮成饭店里的服务生,暗中观察希尔他们的作息时间,好计划如何在层层保护中绑走-嫣妃。

  他利用给他们送饭菜到房间的机会,看看他们是否有人认出他。

  也许是他伪装的功夫太好,没半个人认出他,他得意地退了出来,准备在第二次送饭进去时就行动。

  他没蠢到在餐车上或自己身上藏枪,因为如此一来,他一定躲不过希尔那些护卫的盘查及搜身,因此他的武器就是刀叉,只要拿起刀叉抵在-嫣妃的脖子上,他就不怕其它人不乖乖就范。

  尤其是希尔,他若不答应撤销他的通缉令,让他重获自由的话,他就要让他这辈子再也无法和他最爱的妻子相聚!

  一切准备妥当时,他伸手按下门铃,一名护卫先从窥视孔看了他一眼,才开门让他进来。

  按照常例,他推进来的餐车及食物一定要经过检查,看看有没有暗藏武器及在食物中下毒,以及搜查华纳的身体,当所有都确定没问题后,才让他把餐车推到饭厅去。

  「四皇子,食物送来了,你和王子妃快来用餐吧!」来森提醒希尔及-嫣妃。

  「嗯。」希尔牵着坛嫣妃走到饭厅坐了下来,华纳则一一把他们点的食物端到他们面前放下。

  当他把坛嫣妃的食物放好,作势要拿别人的食物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抄起刀叉,直接架在-嫣妃的脖子上。

  此举引起众人的震惊,护卫们纷纷拿起武器,华纳则大声的命令他们把武器放下-

  嫣圮则惊慌失措地瞠圆广大眸,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被人挟持的一天。

  「东西全部给我放下!」他边把-嫣妃架到门口,边大喝着。

  希尔表情阴鸶地瞪着他,「放了我妻子。」他语气森冷地命令道。

  看见-嫣妃的眼睛里布满恐惧,他心底的怒气燃的更旺盛。

  「我叫你放了我妻子,你没听见吗?」他用更大的声音怒吼着。

  「要我放了她?可以,除非你答应放我自由。」

  「你是华纳!?」大家均是一愣,怎么也看不出来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就是他们处心积虑要逮捕归案的华纳。

  「看不出来?」华纳拔掉黏在他人中上的胡子,把脸上的妆抹掉,出现的果然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那张脸。

  「该死的,你居然成功的混了进来!?」希尔怒不可遏地瞪视来森及其它护卫一眼,责怪他们竟如此大意,华纳都潜进他们房间里头来了,他们居然还没半个人知道,俨然是严重失职!

  来森同其它护卫全是一脸惭愧地垂下头。

  「佩服我吧!」华纳得意洋洋,「快点决定,你要你老婆死在我手上,或是答应放我自由?」刀叉更用力地抵着-嫣圮的脖子,害她纤细的颈子渗出一条血迹-

  嫣圮吃痛地颦起秀眉,低喊出声:「痛!」

  当希尔见到-嫣妃已经受伤,他整个人恍如被万年寒霜笼罩住,全身上下泛着骇人的寒气,其眼神之冷然更是让人下寒而栗。

  华纳见状,心悸地吞了门口水,虽然希尔的模样十分吓人,他仍然鼓起勇气与他对峙。

  「华纳,我警告你,要是我妻于有什么三长二短,我绝对饶不了你!」黑眸进射出想杀人的光芒,他咬着牙,硬从牙关吐出别告的话语。

  「你不用恐吓我,我今天会来到这里挟持你老婆,就有豁出去的打算,只要你敢对我不利,我就和你老婆同归于尽,届时,看谁会比较痛苦。」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连生命都可以不要了,还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华纳冷笑。

  「你——」-

  嫣妃紧张地动也不敢动,就伯华纳再一个用力,她就得和这个美好的世界说拜拜。

  天哪!怎么会遇到这种吓人的事?童话故事里从没提过,和王子结婚会有生命危险啊!难道只有她是例外!?

  「王子妃,-绝不是例外。」来森的回答才让-嫣妃惊觉,原来她因为惊吓过度,居然把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

  「我不是例外?」还有和她一样歹命的王子妃吗?

  「是啊!大王妃嫁给我们大皇子时,因为一些事差点死掉;而三王妃更惨,她是死掉后,才被人重新救活的,所以-和她们比起来,算很好运了。」

  「啊!?」闻言,-嫣妃几乎要昏过去。怎么嫁给雷可斯王国王子的女人,都要经历生死交关的大事啊!?他们未免太带赛了吧!

  「来森,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希尔抿着薄唇,不悦地低斥。

  「我只是想让王子妃不要太紧张。」来森连忙解释,他可是出自一片好意-

  嫣妃本来想脱口叫希尔救她,幸亏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不行,她不能增加希尔的负担,若照来森所讲,其它二位王子妃虽然都出过事,但如今都安好无恙,所以她坚信她也不会有事,所以她得想办法协助希尔把这个叫华纳的大坏蛋捉起来!

  打定主意,-嫣妃露出坚定的神情,不似方才的畏惧,连希尔都看出了她的不同。

  他害怕地盯着她,怕她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傻事,导致他失去她。

  他用眼神要坛嫣妃别轻举妄动,坛嫣妃却反过来要他安心。

  「你们二个不要在那眉来眼去,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在暗示什么,我警告你们,谁要是敢玩把戏的话,我就立刻杀了她!」刀叉更深入-嫣妃的颈项,-嫣妃更加难受。

  她咬着下唇,实在忍无可忍,用眼角余光确定好华纳膝盖的位置后,便用尽全身的力量,抬起右脚大力地往华纳的膝盖一踹——

  华纳立刻痛的失去了支撑的能力,整个人遂朝一边倒了过去。

  希尔见机不可失,马上街上前将-嫣妃救出,然后迎面就给华纳狠狠的一拳,再转身给他一记有力的回旋踢。

  华纳被希尔又揍又踢,整个人七荤八素,当他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早被人捉住,他心有不甘地大吼着:「可恶,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希尔紧紧的把-嫣妃拥在怀里。天晓得方才他看见她准备行动时,他的一颗心悬的老高,就怕出了个万一,他就永远失去了她,所幸到最后足以喜剧收场。

  他检查着-嫣妃脖子上的伤口,手指才轻轻触碰到她的伤口,她就痛的瑟缩不已,当他看见自己的手指沾上她的血时,黑眸霍地敛起。

  「该死的!」他愤怒地低咒一声,「华纳,你这么伤害我妻子,我会要你付出代价的!」

  「我真恨我没有一捉到她,就把叉子刺进她的脖子里。」华纳阴狠地撂着狠话。

  捺不住气,希尔上前揪起他的衣领,「你有没有听过机会稍纵即逝?所以你不再有机会了!等着一辈子在牢房度过吧!」

  「你--」

  大力地放开他,希尔冷冷地下达命令:「把他押到警察局,请他们暂时羁押,等我们要回国时,再把他押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