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吴川是个黄女孩严歌苓改造痴情男子汉红杏贪恋总裁的被窝樱桃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娃娃谈恋爱 > 第九章

  五点过半,不等哥哥来接,米蓝已偕韩原哲坐在家中。

  米家两老先是对韩原哲造访感到不解,但一听韩原哲说明来意,两老眼睛瞪大——

  不过说真话,知道有这么一个年薪千万的金龟婿看上自家女儿,两老相视一笑,感觉还不赖。

  但米睿可就没他爸妈这么好打发,光在电话里听见韩原哲来家里拜访,六点不到,米睿已返抵家门。

  先前对韩原哲的误会,仍根深柢固存在米睿脑中,他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韩原哲造访的目的。想当然,米睿一发现韩原哲的目标,竟然是他心爱的妹妹时——他差点就被嘴里的虎屋羊羹噎着。

  “你不是Gay吗?”米睿大叫。

  米蓝与韩原哲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发问:“谁说他(我)是Gay?”

  “你公司员工啊!我头一天带小蓝到你公司,一个叫什么凯的明明跟我说你不喜欢女人,难不成他是在骗我?”

  米睿这么一嚷,米爸米妈也跟着误会。他们本来就在怀疑韩原哲追自家女儿的原因——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

  米爸大叫:“原来你是为了遮掩你是同性恋的身分,才跟我女儿交往!”

  这会儿真的是有理说不清。

  “伯父伯母,你们误会了!”韩原哲急忙解释。“我先说明我不喜欢女人的传言,没错,在认识米蓝之前,我的确说过这种话,但这不代表我就喜欢男人——”

  “不行不行!我们家女儿再坏,也不可能嫁给一个Gay!”

  “原哲不是Gay啦!”米蓝抗议。“我可以百分之百保证,他绝对不是!”

  “你怎么保证?难不成你跟他——”米睿一瞧米蓝胀红的脸颊,他突然懂了。

  “你这个家伙!”他一把揪住韩原哲衣襟。“你竟然!”

  “不要动手勤脚啦……”米蓝用力挤进原哲与哥哥中间,伸手挡住不让哥哥再靠近。“我喜欢原哲,还有,我说要跟他交往这件事,我是认真的,不管你们怎么说!”

  “他真的不是Gay?”米爸米妈异口同声。

  “百分之百。”

  “我不同意。”米睿一见爸妈不再吭气,急忙表态。“小蓝,你要听哥的话,有钱男人十个有十个花心,你跟他在一起注定会受伤的!”

  米蓝还未出声,立在她身后的韩原哲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让我跟你哥说。”

  米蓝只能乖乖退开。

  两个高度相当的男人四目相对,韩原哲毫不露惧色。“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爱米蓝,我绝对不会让她伤心。”

  “人格?”米睿哼了一声。

  “不然你觉得我该拿什么做担保?用我的公司,我名下财产,还是我的性命?”

  “不管你用什么做担保我都不信。”总而言之,米睿就是看他不顺眼。

  “你可以走了。”他把刚刚吃了一半的虎屋羊羹往韩原哲手里塞,用力将他往门边推。“我家不欢迎你,还有,我妹以后也不会到你公司上班了。”

  “谁说的!”米蓝挡住。“我喜欢原哲,我也喜欢在sonata工作,我从没说过我要离开!”

  “你竟然为了这个男人跟我唱反调?”米睿抓住米蓝肩膀大力摇晃。“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他重要?我是照顾你二十几年的亲哥哥耶!”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米蓝摇头。“你明明知道你在我心里多重要!”

  “那你就该听我的话!”

  “我不要听。”米蓝捂住耳朵。“哥,我不要求你跟我一样喜欢原哲,但至少请你不要讨厌他,就跟你接受我喜欢模型一样,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好?”米睿手指向韩原哲。“如果我坚持,我跟他之间,你只能选一个。”

  兄妹俩四目相对,两行泪自米蓝眼中落下。

  “你太过分了。”韩原哲怒目相向。“这就是你所谓的兄妹爱?看她哭泣伤心,你就开心了?!”

  “若不是因为你,小蓝不会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我选原哲。”米蓝突然插话。米睿惊讶地望向她。“但你永远是我的哥哥,即使从今以后,你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疼我,照顾我……”

  米爸看不过眼,过来将僵在原地的儿子拉开,米睿震惊地跌坐沙发上。

  “你妹都二十岁了,早已是成年人,你偏还当她是个没断奶的小娃娃照顾……”说罢,米爸转头,一推韩原哲与米蓝出门。“对不起,今天恐怕不能留你吃饭,你们小俩口就到外头吃去。”

  “米睿不会有事吧?”韩原哲往屋里看了一眼。

  米爸拍拍韩原哲肩膀。“不用担心他,总有一天他会想开的。”他转头看着垂头不语的女儿。“我这个女儿,天生就少了根筋,你要爱她,就得多多包容她。”

  韩原哲与米蓝互看一眼,只见韩原哲微笑牵起她手。“伯父放心,我就是喜欢米蓝的天真单纯。”

  米爸朝他俩一挥手。“去吧,别太晚送她回来。”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稍晚一些,九点半过,米蓝被送回家来。米爸米妈一见她手里的塑胶袋,再闻那韭菜香,便知女儿买了什么东西回来。

  前头魏记的水饺,米睿最爱吃的东西。

  “你们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米妈答。“但你哥没有。你跟韩先生前脚一走,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

  “我去找他。”上楼前,米蓝还从厨房拿了碗筷盘子。来到四楼,她望着阖起的门扉喘了口气,才敲门。“哥……我可以进去吗?”

  里头没回应。米蓝咬咬唇,大着胆子扭开喇叭锁。

  门并没锁上。

  “你进来干么?”米睿就坐在房间里侧的书桌前看着妹妹。米睿房间跟米蓝极像,一柜柜书架贴墙靠放,上头摆满期刊文献与原文书。

  “我怕你肚子饿,所以帮你买了些水饺跟卤味……”米蓝帮忙打开塑胶袋跟纸盒。

  米睿一见是他爱吃的魏记水饺,表情松动了些。

  “这谁买的?”他心想,如果是韩原哲那家伙买的,他就算饿死也不会吃!

  “除了我之外还会有谁?”米蓝将筷子递上,拉了把椅子陪坐在旁。“趁热吃吧!”

  虽然米蓝这么催促,但米睿还是隔了五、六分钟,才勉强吃了第一口。心情影响食欲,米睿瞪着盘中的水饺,头一次有这种难吃的感觉。

  “刚才那家伙带你去吃什么好料?”米睿酸酸地问。

  米蓝摇头。“我没有食欲。”

  米睿放下手里筷子瞪她。“那家伙在搞什么鬼啊!你们六点半出门,三个小时,你们都在一起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我一直哭吗?”米蓝手摸着自己红肿的眼眶。“哥,你刚跟我说的那些话,真的太伤我的心了。”

  “你还不是一样!”米睿丢下筷子环胸。“竟然在我面前说你要那家伙,你不知道我一听见你说那句话,心有多痛!”

  “对不起嘛!”米蓝手拉米睿衣角,眉头皱紧的小脸看来好不可怜。“我知道我的话是过分了点,但我答应过原哲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放弃他的!”

  “那你就舍得看你哥难过?”

  此话一出,米蓝眼泪就像水龙头一样,又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真是!米睿就是拿爱哭的妹妹没辙。

  “好啦好啦,你别再哭了!”米睿笨拙地安慰着。“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大声的。”

  “那你还会不理我吗?还会要我在你跟原哲之间挑一个吗?”

  米睿一脸不驯。“我顶多只能做到不讨厌他,就像你说的。但你要我认同你们俩交往,不可能。”在他心里,永远没有任何一个男人配得上他可爱的妹妹,永远没有。

  “谢谢你,哥。”米蓝头倚向米睿肩膀。“我就知道哥最疼我了!”

  “我就搞不懂,你到底看上那家伙哪一点……”

  “我也想问你这问题!”米蓝抓起哥哥的手左右甩着。“妈当着原哲的面嫌我胆小怕生又不聪明,我也觉得奇怪,这样的我,到底哪一点值得你疼?”

  “这怎么能摆在一起比,你是我妹呀!”

  “而他是我喜欢的人啊!”米蓝接得顺口。

  看着米蓝坚决的脸,米睿这才惊觉妹妹真的长大了。眼前的米蓝已经是个女人,不再是当年那个会拖着鼻涕眼泪,追在他身后跑的小小娃儿了。

  “我只是舍不得……”米睿转头捂脸,他脑中闪过无数与妹妹相处的时光。“你从小就好黏我,你可以不要妈跟爸抱,但就是不能没有我——我一直以为,我得这样照顾你,一辈子。”

  “没错,你的确得照顾我一辈子!”米蓝不由分说拉开哥哥手掌,只见眼泪糊了他一张脸,她也一样。“我永远是你的妹妹。”

  “这些话,该不会是那家伙教你说的吧!”曾几何时,之前那个多讲话就会结巴的小女孩,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她摇头。“是我内心里的话。”

  两人对视半晌,米睿叹气。“我还可以说什么呢?从小到大你就是这个样子,不管我怎么反对,只要你想要,你就是会坚持到底。”

  “也是因为有你当我后盾,我才能这么义无反顾……”

  当她的后盾——米睿再叹。看来看去,现在他这个哥哥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剩下这一点了。

  “肚子饿了吧?”米睿将凉掉的水饺推到米蓝面前,摸摸她泪湿的脸庞。“一起吃吧。”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掰掰。”米蓝立在车门边跟哥哥道别,直到看不见他车影,她这才打开提包掏出sonata的钥匙。

  爬上五楼,米蓝一眼就看见原哲的办公室门开着。

  “早安。”她站在门边说道。

  “把门带上。”米蓝照他的话做。

  “你哥还好吧?”她一来到他身边,他立刻环住她腰。

  “我们和好了。”米蓝头贴在他胸口。“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打电话告诉你的,可是我昨晚真的太累了,一跟我哥谈完回房间,我一下就睡着了。”

  “我知道你累。”韩原哲把玩她的手指。“昨天发生太多事了,又缠着你做爱,又让你掉那么多眼泪……对了,”他松开她手轻碰她大腿内侧。“这里还好吗?早上醒来,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一领悟他在问啥,米蓝害羞地瞪他一眼。“不要在办公室问这种事啦!”

  “在害羞什么,我是问真的。”韩原哲轻拍她额头。

  “有一点酸……”她两只手捏着裙摆动了动身体。“就坐下,突然要站起来的时候……”

  “不会痛?”

  她摇摇头。“不会。”

  那就好。韩原哲松口气。“我昨天太兴奋了,我不应该第一次就把你弄得那么累……下一回,我保证会收敛一点。”

  “其实……不收敛,也无所谓啊……”米蓝捂着烫红的脸颊,虽然现在胆子练得比较大了,但讨论这种事,仍旧让她觉得很羞。“真正让我觉得不舒服的,是中间……那个痛的部分。”

  韩原哲打量她通红的脸庞。“你是说除了那个部分之外,其他你都很满意?”

  哎呦!米蓝轻跺跺双脚。“不要在办公室讨论这个啦!”

  “好,好。不要在这里问。”韩原哲举双手作投降状。“我等会儿打你手机问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讨厌!爱逗她!米蓝嗔瞪。

  韩原哲笑着将她搂进怀里。

  “我还有两件事要跟你说。这个星期六,你的monkeypark(猴子公园)要拍宣传照,我答应摄影师要过去看看,你要不要跟?”

  米蓝眉头皱了下。“会有很多陌生人吗?”这是她最担心的一点。

  “我会全程陪在你身边。”

  她害羞地笑了下。“那我去。”

  “好,第二件事。拍完海报,我们一起去北投泡温泉?”

  “好啊!”米蓝毫不考虑就答。

  “我还没说完!”韩原哲牵起她手。“我想在那过夜。”

  “你是说……”米蓝指指自己又指指他。“就我们两个人?”

  “当然!”他没好气。“难不成还要带你哥跟你爸妈一道?”

  米蓝傻笑。

  “跟你爸妈争取一下。”他边吻着米蓝脸颊呢喃:“我很期待一早醒来,旁边有你的感觉……”

  听见后头那两句话,米蓝心像淌满了蜜般,变得又软又甜。她看着他轻轻点头,两人嘴正要贴上,桌上电话却杀风景的打断了一切。

  韩原哲望着米蓝叹气。“它在提醒我们,该认真工作了。”

  米蓝笑着拍拍他肩膀,两人交换一个匆促的吻后,韩原哲抓起电话。“我是韩原哲……”

  米蓝看着他做了个离开的动作。

  韩原哲摇摇手要她回来,抽出张纸,飞快地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我待会儿会去看你的咕鲁

  米蓝比了一个OK手势。

  一个小时过去,韩原哲进去米蓝工作间。这会儿他正拿着咕鲁照片,或前或后地对照眼前粗模。

  瞧他眉心皱得——“哪里不太对是不是?”米蓝紧张问。

  “只是感觉。我觉得你的咕鲁,五官好像秀气了一点。”

  “那……”

  “没关系。你去我办公室帮我拿个东西,从门数过去第五还第六个抽屉,你都打开看看,里面有一个铁盒,拿过来。”韩原哲安抚一笑。“我来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把你的咕鲁改得有男子气概一点。”

  米蓝马上动作。一进原哲的办公室她就开始算,先打开第五个抽屉,没看见原哲要的铁盒,但里头倒是有个半掩上的纸箱。

  会不会摆在里面?

  米蓝翻开箱盖,一见,她惊讶地从里头拿出一根小黄瓜。

  怎么会有这东西?

  与实物完全不同的触感让她明白它是假的,只是做得还真像!她翻出纸箱发现里面还有茄子、屁股上牵了一条电线的草莓跟一个郁金香花型的怪东西。

  “这什么东西啊?”

  米蓝在旁边抽屉找到原哲要的铁盒,想了一下,决定一块拿进工作问问原哲。

  “有吗?”韩原哲听见声音头也不回地问。

  米蓝将铁盒放到他伸来的手里。“里面是什么?感觉挺沈的——”

  “尺寸比较长的涂抹刀跟一些修改工具。”韩原哲从里头拿了一把十八公分左右的涂抹刀。“现在你知道摆哪里了,有需要就去拿来用。”

  她拿了一把掂掂,微笑感觉手里扎实的重量,感觉好像可以很轻易地切或削平黏土。

  “对了。”米蓝突然想起。“我刚在你抽屉里看见很奇怪的东西——”她转头自纸箱中取来外型神似,但触感比实体小黄瓜更软的仿品。“这是什么?”

  韩原哲回头一看,双眼一下瞠大。瞧他这脑袋,他都忘了抽屉里有藏这东西!

  “摸起来的感觉好奇怪喔!”米蓝好奇地压着小黄瓜上头的凸起。“我本来以为它是外面卖的水果摆饰,可是想想不对,水果摆饰干么做橡胶材质,而且感觉还满重的。”

  韩原哲观察米蓝表情,发觉她是真的猜不出这几个玩意的用途。他咳了一声忍住笑。“需要我示范它的玩法吗?”

  这说法激起了米蓝的好奇心。“好啊!”

  “你这有没有三号电池,给我三颗。”

  米蓝弯腰自旁边抽屉取来一排。

  韩原哲打开下方暗旋,装进电池三颗。后扳动藏在蒂端按钮,只见黄绿色鲜艳的“小黄瓜”,匆左匆右地扭动了起来。

  这……这是?!米蓝眼睛自“小黄瓜”移到原哲脸上,嘴里突然蹦出三个字——“搅拌器?”

  我的妈啊!这个天兵,竟然说它是搅拌器?!韩原哲拍桌大笑。

  “干么笑成这样啦!”米蓝皱眉瞪着仍在韩原哲手心扭来扭去的“小黄瓜”,看它动的方式,米蓝直觉想起做蛋糕用的打蛋器,打蛋器不也一样会扭来扭去的……

  “它是电动按摩棒!但不是治肩酸的,我先说。”笑到眼角流泪的韩原哲解释。一见米蓝仍旧一头雾水,他先关上“小黄瓜”的开关,后拉来米蓝在她耳边补充说明。“情趣玩具,功用就跟男人那里一样。”

  他又扳动开关,只见“小黄瓜”再次左右扭动,嗡嗡细响。

  米蓝瞧瞧它,又瞧瞧韩原哲。

  “懂了吗?”

  “你、你先关上啦!”仿佛它会烫人似的,米蓝七手八脚将电源切断,然后往桌子上一丢。“那里面那个……”她眼望向她刚捧来的纸箱。“茄子跟草莓呢,它们一样也是……”

  米蓝惊慌的表情太好玩,韩原哲实在舍不得不捉弄。

  “都是情趣玩具,只是使用的方式略有不同。”只见他好整以暇拿出艳紫色的茄子。对于这值长得肥硕硕、尾端足有男人两指宽的“茄子”,韩原哲在米蓝耳边说了一个学名。

  米蓝一听,赶忙将他交给她的“茄子”往桌上一丢。我的妈啊!这个竟然是用在屁股上的!

  “至于这个——”韩原哲手拎着「草莓”底端的电线,一样,他在连接电线的塑胶盒中放了两颗电池。开关一开,“单莓”像疯了似的不停在他掌心震动。“它的名字你应该听过才对,跳蛋。”

  没有没有。米蓝摇头。她一时想得出跟“跳”有关的字眼,就墨西哥跳豆、跳绳跟跳蚤,从没听过什么“跳蛋”……

  “这东西还满好玩。”韩原哲将抖个不停的“草莓”塞进米蓝手中。“星期六我们到北投泡温泉,可以顺道把它带去。”

  “用在哪?”

  韩原哲嘴贴在她耳边说:“你那里。”

  “我才不要!”米蓝吓的咧!忙将“草莓”丢回原哲手里,双手连连挝打他。“你没事买这些东西干么啊,不要跟我说你真的要用在我身上!”

  “不是我买的啦!”韩原哲关上“草莓”的开关,将“小黄瓜”与“茄子”往箱里一放。“已经好几年前的事。那时sonata刚开,刚好接到情趣用品设计,产品出来厂商就送了我一些,我丢也不是送人也不是,只好全部塞纸箱里,你不翻出来,我都忘了它们存在。”

  知道刚才那些“玩具”也是原哲的设计,米蓝对它们的印象,转好了那么一些。“那那个长得像郁金香的东西呢?又是拿来塞哪里的?”

  “你说这个?”韩原哲自纸箱拿出。“这反而不是拿来塞哪里的。”

  用示范的比较快,韩原哲自桌上拿来枝笔,插进“郁金香”微启的开口里。

  笔插?!米蓝还没说出口,韩原哲已朝她摇头。

  “被你哥知道我教你这种事,我猜他一定会拿刀追杀我。”韩原哲自嘲完接着说道:“它是男人的自慰用具。”

  是噢!米蓝讶异地取来一看。“它看起来好小……”米蓝将插在里头的笔杆抽出来一点。“男生用起来,不会觉得太紧吗?”

  “你别问我。”韩原哲连忙自清。“这些东西我可没用过。”

  “那你还设计这种造型!”米蓝拿“郁金香”丢他,韩原哲一把接过。

  “好玩嘛!”他将“郁金香”放回纸箱,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朝她靠去。“说真的,你真的不考虑把‘草莓’一块带去泡温泉?”

  米蓝槌他手臂。“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你!”

  “可是我记得厂商说,那东西风评很不错……”

  还不死心!米蓝眸子一转,唇角灿烂一笑。“那——你要不要也试用一下,你自己做出来的‘郁金香’啊?”

  望着米蓝得意的表情,韩原哲忍不住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