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信子亦舒像少年啦飞驰韩寒年轮梁晓声爱情忒难猜齐晏金玉其外美食家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影视 > 尉官正年轻 > 尉官正年轻 正文 第十三章

尉官正年轻 正文 第十三章

 随机推荐: 大漠图腾窥心面具与火焰六弄咖啡馆剑啸西风呼吸秋千心机老公末世的思念三叔讲故事涨潮时节女人与狗

  1

  许兵明白了,倪双影现在还是烧火棍子一头热呢。只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帮她拉风箱的老太太罢了。许兵望着善良又痴情的倪双影,都不知该跟她再说什么好了。

  该和面了,倪双影叫了起来:“连长,你买的是包包子的面,不是包饺子的面!”

  许兵跑了过来,大惊小怪地问:“什么?面还分包包子的和包饺子的吗?”

  倪双影笑了,说:“当然分了。你没看见这上边写着吗?多大的字呀,你怎么会没看见?”

  许兵说:“我不是没看见,我是压根就没看。我哪知道面粉还分得这么细呀!反正都是白面,咱也别那么讲究了,就用这面包得了!”

  倪双影大声地说:“这怎么行啊,包包子的面是发酵的面,哪能包饺子呀!”

  许兵突然有了主意:“双影呀,我看咱们干脆包包子得了。“倪双影望着她家那口小锅,为难地说:“这么小的锅,这得蒸到什么时候?”

  许兵说:“不要紧,反正要先喝酒,咱们有的是时间。”倪双影无可奈何地说:“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高金义先到了,他看到饺子改包子了,喜出望外地说:“连长,许兵,你咋这么了解我呢,你咋就知道我最爱吃包子呢?”

  许兵乐了,信口胡说:“我刚给你老婆打过电话,是国春梅让我给你包包子吃的。”

  高金义疑惑地望着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倪双影笑了,说:“副连长,连长骗你呢,她买错面了,买成包子粉了,所以才改成包包子。”

  高金义笑了,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奶奶的,我就知道她在蒙我!”

  许兵也笑了:“奶奶的,你还长本事了,我还蒙不了你了!”不一会人都到齐了。人不多,就六个人,四个连首长,加一个技师、一个分队长。

  孟副连长的任职命令和高副连长的任职命令是一起下来的,一个提升,一个高就,满连欢喜。

  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又是许兵请客,怎么可能不开怀畅饮呢?用的是喝红酒的大杯子,许兵“咕咚咕咚”地连眼都没眨,就倒满了四杯酒。丛容说:“哎,怎么就倒四杯呢?你俩不喝吗?”许兵说:“倪双影从来都不喝酒,这你是知道的。我呢,是不能再喝酒了,这你还不知道吧?”

  丛容认真地点头,纳闷地问:“你为什么突然就不喝酒了呢?前两天你不还喝了吗?”

  许兵说:“我那是喝的封杯酒,要不是为了高金义,我早就该封杯了!”

  丛容更不明白了:“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封杯呢?”高金义是过来人,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笑了起来,连声说:“噢,知道了,知道了,我理解!我支持!”

  丛容还是不明白,又去问高金义:“你理解什么呀?支持什么呀?”许兵看他不耻下问的样子,冲徐晓斌微微一笑,说:“老公,你来解释,也顺便把咱们的计划公布一下。”

  徐晓斌高兴地举起酒杯,大声地说:“来,诸位!我现在正式宣布,我们准备要孩子了!我老婆从今天起戒酒了!以后,谁要是再让我老婆喝酒,我就跟谁拼了!来,这第一口酒,我代表你们未来的侄子或是侄女,先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

  孟勇敢端着酒杯笑着说:“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谢得也太早了吧!”

  徐晓斌说:“你快老实给我喝吧。好不容易轮到我主持工作了,你还不配合我。我都带头喝了这么一大口了,你们看着办吧!”

  高金义说:“你当然要带头了,谁让你是孩子他爹呢?不过你以后也要少喝了,最好不喝。”

  徐晓斌高兴地说:“这不是为你送行吗?今天算我的封杯酒。”高金义高举着酒杯说:“你们两口子太让我感动了!我今天不喝醉了,咋对得起你们两口子的深情厚谊呢?”

  许兵笑着说:“你可千万别喝多了,别忘了还有包子等着你呢。”高金义本来已经放下杯子了,一听许兵提到包子,他又主动端杯补了一口,说:“奶奶的,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呢,为了这包子,我也得再喝上一口呀。”

  许兵退出酒场,主动让贤,把主持人的位置让给了徐晓斌。徐晓斌毕竟是个技术干部,当主持人显然有些吃力,也没有什么章法。十分钟不到,酒场的秩序就乱了,四个人乱喝一气,也没有主题了,也不分主人客人。主人不像主人、客人不像客人,吵吵嚷嚷地乱成了一锅粥。

  四个争先恐后抢着喝酒的男人,除了丛容,人人都有喜事。不过人家丛容也绝不含糊,没有喜事,他强颜欢笑地也要往上冲。不一会儿,他的脸就喝得通红,更显得血气方刚地像条汉子了。又过了一会,这条暂时离不了婚的汉子就倒下了,肌在桌子上怎么也叫不醒了。

  许兵和倪双影组成了战地救护队,她俩把丛指导员扶下了战场,扶到卧室的床上躺下。望着人事不省的指导员,倪双影奇怪地说:“怎么没见指导员吐,他就突然醉了呢?”

  许兵怜惜地望着床上的丛容说:“你以为喝醉了酒都要叶呀?他要是能吐出来就好了,就怕他这样,酒都在胃里吐不出来,酒精一点也没浪费地全在他身体内挥发了,这样最不好了,最伤身体了。”

  倪双影同情地说:“哎呀,真可怜!他的身体说不定有多难受呢!”许兵心想:傻丫头,你知道什么呀!他何止是身体难受呀,他的心里可比他的身体难受多了。

  两人回到战场上,见剩下的勇上们仍然在坚守阵地。高副连长属于那种越喝脸越白的人,他的脸巳经喝得很白很白了,白得血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看见倪双影像猫一样坐到孟勇敢身边,像亲人那样担心地看着孟勇敢,想起来他俩正在谈恋爱,又找到敬酒的理由了。

  高副连长举起了酒杯,真诚地说:“孟副连长,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呀?”

  孟副连长的脸本来就喝红了,这时候也看不出他脸上有什么变化。倒是一旁的倪双影脸红了,她不好意思地替孟副连长回答说:“高副连长,你瞎说什么呀。”

  高副连长笑了,也忘了让孟副连长先喝了,自己一口把酒喝干,还让倪双影检查他的空杯子,好像他是在跟倪双影喝酒似的。放下杯子,他又主动表态:“小倪,没关系,我到营房股了,你俩结婚的新房不用愁了,包在我身上了。”

  倪双影扭头去看孟勇敢,见他正缠着徐晓斌喝酒,好像根本就没听见一样。倪双影只好冲高副连长笑了笑,箅是领情了。

  一旁的许兵看在眼里,心里更清楚了。她恨得牙根痒痒,觉得孟勇敢这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

  高金义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把酒举到许兵跟前,充满感情地说:“连长,许兵!许兵,连长!我高金义是个心中有数的人,你对我的好,我都在心里装着呢!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咱们来日方长。这杯酒,是我跟我老婆两人的,我代表她,敬你一杯酒!没有你,就没有我俩的今天!”

  许兵笑着说他:“高金义,高助理!你胡说什么呀,你言重了。我可担当不起。”

  高金义认真地说:“不严重,不严重,你一定要担当!“徐晓斌探过头来凑热闹:“伙计,你让我老婆担当什么呀?”高金义醉眼矇昽地也忘了让人家担当什么了,他端着酒杯想了想,死活也想不起来了,自言自语地说:“奶奶的!明明有什么事嘛,咋就想不起来了呢?”

  徐晓斌起哄:“那就别想了,先把酒喝了再说。你把这杯酒一口喝下去,我老婆才答应。”

  高金义认真了:“真的?你说这话是真的?”徐晓斌嬉皮笑脸地点头:“真的,你一口喝干就算真的了。”高金义马上把杯子端到嘴边,“咕咚咕咚”地真喝了起来。许兵一声惊叫,扑过去抢他的酒杯,抢下来的只是个空杯子。

  高金义的脸更白了,他却反常地一点也不糊涂,简直就是超常发挥了。他又要给自己倒酒,被许兵夺走了酒瓶子。

  高金义说她:“咦,奶奶的!到你家喝个酒,咋还不管够呢?”许兵抱着酒瓶子说:“咦,奶奶的!你咋就喝不够呢?你今天咋这能喝呢?”

  高金义自己也奇怪了:“咦,奶奶的!还真是的咪,到你家喝酒,我咋就喝不醉呢?”

  孟勇敢趁火打劫:“你可是表了态的,你说今晚要喝醉的。”许兵没好气地说:“人家表的态多了,人家还表态保证你们结婚的新房呢,你怎么也不谢人家?”

  孟勇敢不说话了,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高金义还在奇怪:“咦,还真他娘的奇了怪了,我在你家咋这么能喝呢?莫不是我跟你们家有嗜缘分?”

  许兵笑着说:“奶奶的!你跟我家能有什么缘分?你生的是女儿,我即便生个儿子,也不可能娶你的女儿呀!”

  高金义叫了起来:“咦!有啥不能的?我闺女现在两岁,等你生了儿子,她正好就三岁了。老话说,女大三,搬金砖!到时候,你们就等着我闺女往你们家搬金砖吧!”

  徐晓斌急忙摆手说:“不行不行不行,我不问意!我儿子不能娶大媳妇!我儿子要等孟勇敢的女儿,我要跟他结亲家!”

  高金义像个江湖箅命的,很认真地说:“徐技师,你想跟谁结亲家那没用,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们谁也抗不过命,不信你就等着瞧!”

  要散场了,孟勇敢却没影了。许兵找了一通,在卧室丛容的身边找到了他。

  孟勇敢跟丛容并肩躺在床上,好像真睡着了。连真喝多了的徐晓斌都有些怀疑他了:“奶奶的,他不可能喝成这样啊!”许兵凑到他脸前,看见他的贼眼珠子正在眼皮子底下乱动呢,许兵心中有数了,直起腰来说:“那就让他先睡一会吧。”

  高金义转过头来,对倪双影说:“小倪,看来得咱俩先走了。没关系,我护送你,保证把你安全送回去。”

  许兵笑着说:“你拉倒吧,你还护送别人呢,别人护送你还差不多。双影,你搀着高助理点,千万别让机关干部磕了碰了。”

  送走他俩,许兵径直回到卧室,上前就去拖孟勇敢:“你给我起来。奶奶的,你还挺能装!”

  孟勇敢被拖起来,他还在装:“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连徐晓斌都笑起来了,说他:“你好歹也是个连首长了,怎么还能干这么不光彩的事呢?”

  正说笑着,丛容醒了。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着眼睛问:“哎,我这是在哪儿呀?”

  三人大笑起来。许兵说:“看,人家这才是真的呢!”丛容挣扎着下了床,还是有点站不稳。徐晓斌急忙上前扶住他,说:“你再躺一会吧?”

  丛容摇头不干,执意要上楼去。没办法,徐晓斌和孟勇敢只好一边一个,护送他上楼了。

  2

  徐晓斌自己回来了,说孟勇敢回去了。许兵正想跟他说说孟勇敢和倪双影的事,徐晓斌突然就不行了,冲进卫生间,“哇哇”地吐了个痛快。许兵递给他一杯温水,让他漱口,又温存地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徐晓斌回过头来,眼里含着眼泪说:“老婆,你对我太好了!我真幸福!不像指导员,回去连口水也没人给倒!那幺蛾子给我们开了门,连问也没问一声,扭头就自己进屋去了。”许兵问:“指导员睡在哪?”徐晓斌说:“睡在客厅沙发上。”许兵又问:“你们给他盖东西了吗?”

  徐晓斌说:“哎呀,忘了!我俩当时很生气,气得一刻也不想在上边多待,把什么都忘了。不过没事,他冷了,自己会找东西盖的。”许兵没好气地说:“他站都站不稳了,还能自己爬起来找东西盖?”把徐晓斌安顿好,许兵越想越不放心丛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出了家门直接上楼去了。

  门外有人“咚咚”地敲门,莫小娥以为又是那两个人,就不耐烦地爬起来,跌着一张脸开了门。

  没想到门外站的竟然是许兵!莫小娥吃了一惊,又吓了一跳,站在门口都不会说话了。

  许兵上下打量着她,眼睛里的厌恶一点也不掩饰。尤其看她还煞有介事地披了件睡袍,许兵不由得扯起嘴角冷笑了一下。

  莫小娥看到了许兵眼中的厌恶,更看到了她嘴边的冷笑,气马上就不打一处来。莫小娥转身就走,也不管什么客人不客人、礼貌不礼貌了。她算哪门子客人呢?她简直就是个丧门星!丧门星上门,还用得着什么礼貌不礼貌?

  许兵望着莫小娥的后背,气得要命。这么不懂礼貌,还假装文明地披着件睡袍,你以为你披着睡袍就是淑女了?哼!想得美!许兵气呼呼地进了人家的客厅。

  进了客厅,许兵见丛容果然什么也没盖,就那么缩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茶几上连杯水也没有。许兵的火呼呼就往上蹿,她环顾了一下客厅,也没找到能盖的东西。她连想也没想,直接去了人家的卧室。

  正在卧室里看电视的莫小娥着实吃了一惊,又着实有点害怕。她不知道眼前这个脸拉得老长的丧门星要干什么,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靠了靠。

  许兵直接走到床边,抱起一床叠着的被子,扭头就走。莫小娥松了口气,真有点搞不懂这些当兵的了,管闲事都管到这种程度了,真是吃饱了撑的!

  许兵给丛容盖好被子,又跑厨房去给他倒了一大杯开水,又去卫生间给他拿来一个脸盆,放到他的头下边。干完这一切,她关了大灯,只留了一盏壁灯。她站在那儿又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了,准备撤退。

  临出门的时候,许兵不由自主又瞥了一眼卧室,见卧室的门又被关上了,从里边隐隐约约传出唱戏的声音。许兵也搞不明白自己这是为什么,怎么就那么生气,一股火呼呼地就着了起来。许兵几步走到卧室门口,一脚就把门给踢开了。莫小娥再一次吃了一惊,再一次吓了一跳。这次她心跳得更厉害了,因为她看出门口这个丧门星是来找茬的。

  许兵一开口就厉声问莫小娥:“我问你,你为什么赖着不离婚?”莫小娥一愣,没想到许兵会直截了当地问这个问题,而且口气还如此恶劣,说出的话又如此地难听。莫小娥火冒三丈,声音比她还高,口气比她还差:“我离不离婚该你什么事?这是我家的私事!你是什么人?你箅老几呀?你有什么资格管别人家的私事?!”

  许兵一点也没被她的气势吓着,口气依然严厉,内容依然强硬:“我当然有资格了!我是丛容的同事,是他的战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之间没有私事。我问你,你打箅什么时候离?”

  莫小娥气愤地掀开身上的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光脚站在屋子中央,简直就是歇斯底里:“我什么时候离婚该你屁事呀!用得着你跑到我家来指手画脚吗?我告诉你许兵,别以为你是个破连长,我会怕你!我又不是当兵的,我又不穿军装,我才不怕你呢!我今天跟你说实话吧,你不是盼着我们离婚吗?我还偏就不离了呢!我要天天踩在你头顶上过日子,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许兵笑了,她竟然还会笑!许兵一下子变得心平气和起来,门气也不那么严厉了,她几乎是和颜悦色地说:“好哇,莫小娥,那你就等着瞧吧。等你和你那位外科主任收到法院的传票时,你们就知道什么叫破坏军婚罪了!你不要以为我们会因为害怕影响就忍气吞声,到时候还不知道谁会害怕影响呢!我就不信,你们县的人会黑白不分!我也不信,你父母亲会不爱脸面!你要是愿意的话,咱们就法庭上见!”

  说完,许兵扬长而去,临出门,她还不忘又看了一眼正呼呼大睡的醉汉丛容。

  许兵干劲冲天地收拾完房间,巳经夜里十一点多了。她又冲了个澡,浑身轻松、满心喜欢地上了床。

  刚躺下来,就听到什么在叫,好像是手机收到短信的叫声。但不是许兵和徐晓斌的手机,他俩的手机都不是这种叫法。那一定是孟勇敢或丛容的手机了,只有他俩在这张床上躺过,肯定是他俩淮落下的。许兵心想,都快十二点了,谁还会半夜三更地发短信呢?除了谈恋爱的人发神经,别人恐怕不会有这种精神头的。那么这手机肯定是孟勇敢的,只有他还有资格谈恋爱,而且他也正好在跟倪双影谈恋爱。那这短信就是倪双影发的喽?她会给他发什么样的短信,说什么样的悄悄话呢?一个烧火棍子,会说怎样的情话给一个榆木疙瘩听呢?想到这里,许兵来了情绪,她一跃而起,到处找那遗落的手机。终于,在团在一起的床罩里,许兵找到了孟勇敢的手机。

  许兵坐在床上,心情愉快地打开了孟勇敢的手机短信。这一看不要紧,谁知却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许兵惊呆了,简直不相信这会是真的。但她又不得不信,手机短信里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不由得她不信。许兵刚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好心情荡然无存!她攥着孟勇敢的手机,愣了半天,终于缓过神来。她想了想,又用手里的这部手机,给发短信的人回了一条短信:可恶的第三者,请你三思!也请你自重!

  唱东方看到骂她是可恶的第三者的短信时,简直惊呆了。她自然不会相信这短信是孟勇敢给她发来的,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短信是她表姐发来的。她当时就认定,这一定是那个叫倪双影的分队长发来的。一定是她偷拿了孟勇敢的手机,偷看了她发的短信,才醋意大发,发这种短信骂她的。这样一想,唱东方就很生气,心想:咱俩还不知谁是第三者呢!我没骂你是可恶的第三者就不错了,你倒反咬一口,骂我是第三者,而且还是可恶的,这叫什么事呀,真是气死人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唱东方才等来了孟勇敢的电话。孟勇敢是用座机打来的,上来就道歉,说昨晚上喝多了,回去倒头就睡了,也忘了跟她道晚安了,让她千万别生气。

  唱东方冷笑一声:“我都让人骂成是可恶的第三者了,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孟勇敢大吃一惊:“什么?谁骂你是第三者?”唱东方就把短信念给他听,孟勇敢一听就明白了,说他的手机昨晚落在她表姐家了,这短信肯定是她表姐发的,准没错!短信的语气都是许兵的,风格也是她的。

  唱东方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点紧张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呀,这下可麻烦了!”

  孟勇敢可不愿听她这样说,就说她:“你干吗这么紧张呢,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咱俩还能老这么藏着掖着吗?难道永远不能见天日吗?”

  唱东方也不乐意听他这样说自己,就不高兴地反说他:“你没有资格这样说我,我还没说你呢!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时候跟人家倪双影说清楚呀?老让她往你妈那里跑,让你妈越来越喜欢她,越来越离不开她,你再说吗?你怕伤害她,不忍心说,难道你就不怕伤害我吗?你不知道,我一想到你们团里的人都认为你俩在谈恋爱,我就嫉妒得要命!就妒火中烧!现在搞得我倒成了可恶的第三者了,你说怎么办吧!”

  孟勇敢被训得满心欢喜。尤其是听她说她嫉妒得要命,还妒火中烧,他像中了头彩一样高兴。这说明唱东方是真的喜欢他,真的爱他。他俩虽然已经卿卿我我地谈恋爱了,但孟勇敢的内心深处,还是老不踏实。一是他的自信心还不够,二是那件事的阴影还在他那里没散干净。孟勇敢高兴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唱东方在那边又叫了起来:“哎,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听见我刚才说的话没有?你准备什么时候给人家说?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呀!”

  孟勇敢连连点头,好像唱东方能看见似的:“我这就说,我今天就说,我马上就去找她谈。”

  唱东方笑了,满意了,但她毕竟是个善良的姑娘,她还知道替另外一个不幸的姑娘着想:“你现在别去找人家谈,你等人家吃过早饭再找人家。”

  孟勇敢又连连点头,连声说:“好!行!听你的!那就等她吃过早饭再谈。”

  唱东方解决了倪双影,又想起她表姐了。她跟孟勇敢撒娇说:“谁让你那么不小心,把手机落人家家里了?我表姐那里该怎么办哪?”

  孟勇敢豪情万丈,大包大揽:“你就别管了,也交给我了。我来处理。”

  唱东方问:“你怎么处理?”

  孟勇敢说:“我还能怎么处理?难道我还能打她一顿,质问她为什么骂你是第三者吗?”

  唱东方笑了,说:“你当然没有这个胆量了。”孟勇敢说:“我不是没这个胆量,我是投鼠忌器。她毕竟是你的表姐,我能得罪她吗?”

  唱东方笑得更厉害了,说:“你行了吧,别在这儿说大话了。她就是不是我表姐,你也不敢怎么着她,我还不知道你吗?不光是你,我看你们连没有不怕我表姐的,包括我姐夫。”

  孟勇敢补充说:“对!数他怕得厉害,我们倒还好一些。”

  没等孟勇敢找人家谈,人家就来找他谈了。他的哥们徐晓斌一回到连里,就急三火四地找他来了。

  徐晓斌一进到孟副连长的房间,就先小心地关上了房门。现在孟勇敢搬到一楼了,跟连长是邻居。隔墙有耳,现在许兵正在隔壁跟人谈话呢。

  徐晓斌上来就不满地说:“好哇,孟勇敢,这么大的事你也瞒着我,你也太不够哥们了!你是信不过我,还是不相信我?”

  孟勇敢笑了,说:“这还不是一回事吗,信不过你和不相信你,还不是一个熊意思嘛。”

  徐晓斌说:“你别跟我嬉皮笑脸,这次你可没那么容易过关了。我老婆那一关,就够你闯的了!”

  孟勇敢说:“你怕你老婆,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怕她吗?我才不怕她呢,我正准备跟她摊牌呢。她现在正跟人谈话,等她完事了,我就找她谈。看她能把我怎么着,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徐晓斌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说:“唉!她倒是吃不了你,但我怕她伤了你。老孟,我跟你说,你跟她摊牌可以,跟她拍桌子也可以,你怎么着都行,何就是不能往心里去。我老婆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虽然心是好的,但她的嘴却是坏的。如果她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呀!”

  孟勇敢有些感动地望着他,半天才说:“老徐,谢谢你!这个一担挑,我是跟你当定了!既然是这样,我怎么可能跟你那个操蛋的老婆较真呢?她毕竟是东方的表姐,而且比亲姐姐都亲,我怎么敢得罪她呢?

  我巴结她还怕来不及呢!你放心,我就是咬碎了牙齿,让牙齿在肚子里稀里哗啦地咣当,我也不会跟她吵架的。”

  徐晓斌听他这么说,又有些不落忍了,就说:“吵架是可以的,但吵过就算了,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3

  孟勇敢见他这样不放心,就笑着说:“我这你放心,你不用担心。我看你最好也去给你老婆打打预防针,免得她大动肝火。你们不是准备要小孩了吗?酒不能喝,气也是不能生的。”

  徐晓斌说谎:“这不用你说,你以为我没给她打过吗?今天一睁开眼,她把你们谈恋爱的短信给我看了,我就开始给她打预防针了,打得她叽哇乱叫,跟我都急了。”

  孟勇敢都有点脸红了,他不好意思地埋怨说:“你们两口子真够可以了,怎么好意思偷看别人的隐私呢?”

  徐晓斌笑着说:“你以为我们愿看吗?酸得我们牙都倒了,早饭都没吃好呢。”

  孟勇敢更不好意思了,说:“我的手机呢,快还我!”徐晓斌说:“你的手机不在我这儿,在我老婆那儿。”孟勇敢埋怨他:“你可真不够意思,你为什么不拿来给我?”徐晓斌说:“我倒想这么做呢,但她让吗?她说手机是她捡到的,让失主找她去领。”

  孟勇敢有点紧张了:“难道还要我去找她要吗?”徐晓斌调佩他:“你不正好要找她摊牌吗?摊牌的时候,你顺便跟她要嘛。”

  孟勇敢叹了口气说:“唉!我怎么摊上你们这门亲戚呢?”徐晓斌高兴地笑了,站起身来愉快地说:“兄弟,这是命呀。你不服也不行啊!”

  许兵那边的门响了,孟勇敢知道被谈话的人离开了。孟勇敢走到门口,把门开了一半,又停在那儿。他心里有点打怵,还真不知该怎么跟许兵张这个口呢。

  许兵正在接电话’见孟勇敢进来,就示意他先在椅子上坐下,她继续讲她的电话。

  好像是作战值班室的电话,好像是机房里出了什么问题,好像是值班参谋在小题大做。许兵一边做检讨,一边做解释,好像那边满意了,事情解决了。

  许兵放下电话,扭过头来,明知故问:“孟副连长,有什么事吗?”孟副连长的脸又有点红了,他真不好意思了,也真难为情了。见他这个样子,许兵很满意。她认为孟勇敢不好意思是正常的,难为情也是应该的。如果他不这个样子,那才不正常、不应该呢!孟勇敢终于开口了:“连长,我的手机是不是在你这儿呀?”许兵故作惊讶:“天哪,原来那手机是你的呀!”孟勇敢不得不点头说:“是,是我的。”

  许兵说:“哎呀,孟副连长,那太对不起你了,我还以为是别人的呢。因为我看了里边的短信,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人家倪双影写的。不是倪双影,那会是谁呢?难道你孟勇敢还有这本事,能脚踏两只船?”

  孟勇敢心里这个气呀!他能不气吗?对面这个未来的表姐,皮笑肉不笑的,阴阳怪气的,显然就是不满意他嘛!看不上他嘛!认为他不配她如花似玉的表妹嘛!可即便这样,他还能怎么着她呢?别说她是东方的表姐了,就是看在她是徐晓斌的老婆的分上,看在她是他连长的分上,看在她平时为人处事的分上,他也拿她没办法呀!唉!忍了吧!他不都跟她丈夫表过态了吗?哪怕让咬碎的牙齿在肚子里咣当,也不会怎么着她。唉!让她说吧!看她还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看狗嘴里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来。唉!表面上不能怎么着她,难道心里头还不能骂她两句解解气吗?

  许兵见孟勇敢不说话,更来劲了,更咄咄逼人:“孟副连长,你怎么不说话呢?难道你失聪了吗?你没听到我在问你话犸?”孟副连长忍气吞声地说:“我听见了。”许兵乘胜追击地问:“听见为什么不回答呢?”孟副连长叹了口气说:“连长,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说什么好呢?”

  许兵的身子靠在了椅子背上,一副占了上风的样子。占了上风的许兵更有恃无恐了,说出的话也更过分了:“副连长,好汉做事好汉当!

  你好歹也是个男人吧,好男人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孟勇敢实在忍无可忍了,他嗓门也高起来了:“许连长,请你说话客气点!我孟勇敢做什么事了?让你这么说我,这么数落我?”

  许连艮冷笑了一声,说:“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不知道吗?难道还用我告诉你吗?”

  孟副连长更火了,嗓门也更大了:“我不知道,请你告诉我!“许连长一拍桌子,像古代的县令一拍惊堂木,有些威严,也有些虚张声势:“好!好!我可以提醒提醒你。你说,给你发短信的人是谁?”孟勇敢望着她,毫不畏惧地告诉她:“是你表妹,是唱东方!”许兵故作惊讶:“怎么会是她呢?你不是正在跟人家倪双影谈恋爱吗?”

  孟勇敢说:“谁告诉你我正在跟她谈恋爱的?”许兵说:“全团的人都知道!还用别人告诉我吗?”孟勇敢冷冷一笑,说:“那是全团的人都误会了,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我现在就郑重其事地告诉你,我没有跟倪双影谈恋爱,我是在跟你表妹唱东方谈恋爱!怎么,不行吗?不可以吗?连长,你是不是认为我配不上你的表妹?是不是觉得我孟勇敢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局面就是在这里峰回路转的。许兵才是投鼠忌器呢,她虽然就是这样认为的,就是认为他孟勇敢配不上她的表妹唱东方,他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她能说吗?能说得出口犸?唱东方虽然是她比亲妹妹还要亲的表妹,人家孟勇敢也不是外人哪!他是她情问手足的战友哇!就像他们经常唱的那首歌说的那样一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他们的确是亲如兄弟的战友。如果说唱东方是她的手心,那孟勇敢也相当于她的手背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怎么可能为了手心的肉,去伤害手背的肉呢?她心里纵然有一千个不满意,一万个不愿意,她也张不开这个口呀。即使她如徐晓斌说的那样,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但长着一颗豆腐一样柔软的心的人,怎么可以说出伤害自己亲人的恶语来呢?

  许兵当时就无话可说了。她望着变得咄咄逼人的孟勇敢,一句话也说不出口。该她叹气了,叹完气还要跟人家解释:“孟勇敢,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该孟勇敢问志乘胜追击了:“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许兵有些着急,也有些生气。她一着急、一生气,说出的话就更加不妥当了:“我就是有点奇怪,你俩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呢?”

  孟勇敢一听她这样说,气更不打一处来了。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许兵,口气强硬地说:“我俩是怎么搞到一起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俩能不能搞到一起?”

  仰望着孟勇敢的严肃和认真,许兵不得不息事宁人地点头说:“能,能,怎么不能呢?谁说不能了!”

  孟勇敢的脸继续紧绷着,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谢谢你了!本来我就要感谢你的,是你让唱东方接近我的,不管你当初是什么目的,你毕竟促成了我们,给了我们机会,也给了我们幸福,尤其是给了我连想也不敢想的幸福。所以,我会一辈子都感谢你的,这是我的心里话。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表妹,但我会用我的一生去爱护她,保护她。尽我最大的能力,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让她幸福。这点,请你相信我,也请你对我有信心。好了,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连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连长坐在那儿,不得不摇着头,有气无力地说:“没有了,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孟勇敢得寸进尺地伸出了熊掌:“那请把手机还给我吧。”许兵乖乖地从口袋里掏出下机,一声不吭地还给了人家。

  孟勇敢刚离开,丛容就一脸喜气地进来了。丛容虽然是一脸喜气,但好像喜得不正大光明,喜得有点贼头贼脑。他一进门,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过身去认真地关上门,待把门关严以后,才转过身来,一脸喜气地向许兵报喜。

  丛容一脸喜气地、神神秘秘地说:“连长,你猜怎么着了?”许兵虽然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由于刚刚遭到那么沉重的打击,所以还是有些有气无力。正是由于她这种有气无力,使丛容更加想不到,这好人好事竟然会是她许兵做的。

  许兵无精打采地说:“怎么了?”丛容高兴地说:“你猜,你猜猜看!”许兵摇着头说:“我不猜,你快点说吧!”

  丛容也不好计较她的态度,这本来就不是人家的事情,凭什么让人家也要像你一样兴高采烈呢?丛容依然很高兴,他兴奋地说:“莫小娥同意离婚了!而且说越快越好,最好这几天就能办好!想不到吧?别说你想不到了,连我也做梦都没想到呢!昨晚上在你家里喝醉了酒,今天早晨一睁开眼,头还晕晕乎乎地难受呢,谁知竟喜从天降,有这么大的喜讯在等着我。哎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许兵望着喜出望外的丛容,心里说:就你这样还踏破铁鞋呢!要不是我跑到你家去当恶人,别说是铁鞋了,你连布鞋也踏不破呀!

  丛容一屁股坐到刚才孟勇敢坐过的椅子上,准备跟许兵好好探讨探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小娥怎么会突然同意离婚了呢?这好事来得太突然,也太猛烈了,丛容都不大相信这会是真的,总是有点怀疑,这会不会是莫小娥又在耍什么鬼花招呢?

  许兵现在哪还有心思跟他探讨莫小娥的事呀,她表妹的事还顾不过来呢,哪还有心情去操心别人的事?她敷衍了事地说:“那好哇,恭喜你了!你还不快去准备准备,抓紧时间把事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丛容说:“没什么可准备的,现在离婚比结婚可容易多了,单位开个介绍信就行了。周干事已经把介绍信给我开好了,万事俱备,只等我俩到街道办事处跑一趟就行了。”

  许兵看了丛容一眼,不知为什么,屁股又坐到了莫小娥那边去了。她在心里有些不高兴地说:看把他高兴的,至于这么猴急猴急的吗?机关刚刚上班,他的介绍信都开好了。男人都是这样吗?都是这样不是东西吗?他们真是把女人视为衣衫,想脱就恨不能马上脱呀!这大概就是男人的本色吧!十分钟前孟勇敢刚刚在这山盟海誓过,十分钟后丛容又在这兴高采烈、急不可待地说着离婚的事。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那男人又是什么做的呢?大概是万金油做的吧?他们像川剧中的变脸一样,人人都有好几张嘴脸吧?想想丛容前些日子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的嘴脸,再看看今天这副向阳花一样的嘴脸,许兵不禁有些不痛快,她忍不住就要打击打击他了。

  许兵拖着长腔说:“指导员,你也别光顾着高兴了,你也该总结总结经验教训才是呀!否则的话,你保不准还会再吃亏上当的!”

  丛容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讪讪地说:“那是那是,你说得对,我是应该好好总结一下经验教训的。”

  许兵还不解气,她像个妇联主任似的,又开始维护妇女的权益了,连莫小娥的权益,她也要替她争取了。许兵开导丛容说:“作为一个男同志,你要有肚量一些,尤其在钱财问题上,不要斤斤计较。莫小娥跟你结婚一场,夫妻一场,她毕竟是因为你才成为已婚妇女的;又是因为你,又要变成一个离婚女人了,这让她以后再找对象结婚,条件上大大打了折扣。所以,你能在经济上弥补她一下,就尽量弥补吧,只要她不是狮子大开口,她有什么要求,你还是尽量满足她为好。”

  丛容连连点头,很认同地说:“对对对,连长你说得对!我们毕竞夫妻了一场。说实在的,她对我还是不错的。比如我昨天喝醉了酒,她还知道给我盖上被子,还给我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开始我还以为是徐技师和孟副连长干的呢,我一问,他们都说不是他俩干的。那会是淮干的呢?除了莫小娥,不会再有其他人了。所以,就凭这一点,离婚的时候,我也不会亏待她的。”

  听他这么一说,许兵又有点后悔刚才自己说过的话了。因为她想起了昨天晚上莫小娥的表现,又想起莫小娥恶狠狠说的那些话。可想起来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她能马上反悔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吗?那像什么话呀!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唉,箅了箅了,得饶人处乱饶人吧!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连电视剧都起这个名字了,可见女人是不该为难女人的!

  孟勇敢从许兵屋里出来,信心大增,勇气大增。他没回自己现在的房间,而是直接上了三楼,熟门熟路地回到了自己过去的房间。

  4

  徐晓斌正在床上躺着,身上还盖着大衣,看样子是想睡会觉。孟副连长进门就训他:“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这么不岛觉?正课时间怎么上床睡大觉了?起来,快给我起来!”

  徐晓斌躺在床上问他:“孟副连长,请问,你这是新官上任烧的头一把火吗?”

  孟勇敢笑了,上前去拖他起来,边拖边说:“告诉你吧,我这是第二把火了!第一把火烧的是你老婆,把你老婆烧得哑口无言,当场就烧蔫了、草鸡了、得了禽流感了!可惜你们的孩子还没出世,否则我的第三把火就准备烧烧你家孩子。怎么样,我够意思吧?我可把我的三把火,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你们家了!”

  徐晓斌一听,来了精神,马上爬了起来,一迭声地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说说,给我仔细地说一说。”

  孟勇敢当然乐意仔细地说了,他也不用夸大其词地说,也不用拔高加水分地说,就那么一五一十地实话实说了一遍,把徐晓斌听得精神振奋、兴高采烈。

  徐晓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出拳,直捣孟勇敢的胸口,捣得孟勇敢向后一个趔趄,马上就龇牙咧嘴了。孟勇敢捂着胸口,悲壮地说:“奶奶的!你怎么真打呀!”

  徐晓斌赶紧抱拳求饶:“奶奶的!我哪知道我有这么大的劲呀!我这是太高兴了,力量倍增啊!兄弟,祝贺你,闯关成功!”

  孟勇敢捂着胸口,不太敢相信地问:“难道能这么容易就闯关成功了?”

  徐晓斌又捅了他一下,这次捅得很轻,简直就是在爱抚他:“你不要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只要你们俩以后不出什么问题,我老婆那就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了。她就是这种人,只要当着你的面没什么话说了,她肯定不会背后搞什么小动作的。她不是那种背后使坏的人,这点你应该了解。”

  孟勇敢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还是有些担心:“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这可是她表妹的终身大事呀!”

  徐晓斌很权威地说:“我了解她们家!唱东方在她们家说话是很有分量的,只要唱东方拿定了主意,我丈母娘就会坚定地站在她一边,坚定地支持她。只要我丈母娘表态了,那基本上就是一锤定音了,别人再说什么,也是浪费吐沫星子。因此,所以,你明白了吧?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现在你巳经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了,我老婆是只聪明的猴子,她是不会对着过去的帆船乱喊乱叫的!”

  孟勇敢这下高兴了,他伸出拳头来,又回了徐晓斌一下,笑着说:“看把你得意的,一口一个丈母娘地叫着,好像天底下就你有丈母娘似的!”

  徐晓斌一听也笑了,又急忙抱拳说:“哎呀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也有丈母娘了,而且咱们俩还是一个丈母娘!兄弟,以后你就是咱丈母娘的红人了,你可要替我多多芙言几句呀!”

  孟勇敢乐得满脸开花,一个劲地点头,一个劲地说大话:“好说,好说,都包在兄弟我身上了!”

  孟勇敢从徐晓斌那儿离开,又给远在上海的唱东方打电话,很谦虚地报告了他巳经把她表姐许兵拿下了。他以为唱东方也会像她姐夫那样,很兴奋地让他仔细地说一说事情的经过,谁知唱东方在意的不是她的表姐许兵,而是她的情敌倪双影。

  唱东方已经把倪双影视为假想敌了,对她的存在如鲠在喉,尤其是对她巳经占领了自己未来婆婆的那块阵地,深感不安。她倒不是担心自己不是倪双影的对手,而是对一切想染指孟勇敢的女性,都心里不舒服。这大概就是女性的嫉妒吧?对一个力量对比悬殊的同性也能妒火中烧的。

  唱东方在上海很不满意地说孟勇敢:“你这人真是的!怎么就分不清主次呢,真是拎不清。我表姐那儿什么时候说不行啊?关键是倪双影那儿!你到底什么时候说呀?现在她巳经吃饱了,喝足了吧?你不用再担心她吃不下、喝不下了吧?”

  孟勇敢都有点糊涂了,明明是她担心别人吃不下饭去,现在怎么又成了他担心了呢?孟勇敢没有跟女人打过这种交道,对女人的胡搅蛮缠没有经验,他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唱东方又问他:“你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一提到倪双影,你就这么暧昧、这么可疑呢?你俩是不是真有什么事呀?如果真有,那我成全你们,我退出,你跟她好吧!”

  孟勇敢更糊涂了,简直不知她这说的是哪跟哪!孟勇敢急忙说:

  “看你说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难道你也认为我是脚踩两只船吗?”

  唱东方马匕追问:“还有谁说你脚踩两只船了?”孟勇敢说:“还有你表姐!她也诬陷我脚踩两只船!”唱东方“咯咯”地笑了,一点也没有刚才的不髙兴,笑够了,她又说:“你要是不想让别人诬陷你,那就快点找倪双影摊牌!”孟勇敢说:“我这就准备去找她,放下你的电话我就去!”唱东方说:“不准在她那儿待得时间太长,顶多半个小时!”孟勇敢说:“不用半个小时,十分钟就够了。”唱东方又开始不忍了,劝他说:“你别那么着急,你要和颜悦色点,尽量委婉点,知道吗?”

  孟勇敢少有地听话,更少有地这么听女人的活,孟勇敢听话地说:“好好好,听你的,都听你的!”

  孟勇敢敲开倪双影的房门,开门的不是倪双影,而是他最怕见到的王技师,王技师可愿意见到他,‘看是他,马上高兴得眉开眼笑。

  王技师说:“哎哟,原来是孟副连长啊?是来找双影的吧?可惜她不在。”

  孟勇敢问:“你知道她到哪去了吗?”

  王技师说:“我当然知道了!不光我知道,咱们全团的官兵都知道,要找倪分队长,她如果不在连队,就一定是#孟副连长母亲那儿;她如果不在孟副连长母亲那儿,就一定是在去副连长母亲那儿的路上!”

  王技师说完,“嘎嘎”地笑了,把孟勇敢的头都笑大了。孟勇敢扭头就走,生怕自己会让她笑得脑缺氧。

  本来以为许兵那一关难过,谁知那一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闯过来了。本来以为倪双影这一关好过,因为自己的确跟她没什么,虽然外边的口径很统一,但毕竟他俩心知肚明。本来都不用跟她解释什么的,但因为自己母亲在哪儿自作主张地乱讲话,搞得倪双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天天酉米赛跑一样往母亲那儿跑,让外人信以为真,说的一套一套的。

  找倪双影的过程中,孟勇敢突然感受到了倪双影对肖己的深情厚谊。孟勇敢理所当然地被感动了。孟勇敢一下子觉得自己脚下的步子沉重起来,他越走越慢,最后都不想到母亲那儿去了。

  唉!不去也得去呀!为了喝东方,他排除万难也得去呀!为了唱东方,他无论如何也要去争取胜利呀!

  孟勇敢到了母亲那儿,见母亲正手把手地教倪双影擀面条。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投入。在这样一种不是母女、胜似母女的温暖画面下,孟勇敢觉得自己的舌头又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孟勇敢有些想不明由,像倪双影这样一个将军的女儿,怎么也应该箅是高干子女了吧?一个高干子女,怎么这么热爱劳动、热爱厨艺呢?包饺子、包包子样样拿手,现在又开始学习擀面条了,她到底想干什么?她到底是个什么人呢?难道她天生就是个家庭主妇的料?据说她母亲是从农村随军到城市的,他们家大概是那种在城市里关起门来过乡下日子的家庭。她从小耳濡目染的,不像个城市女孩,更不像个高干子女,倒像个农家子女。用句现在时髦的话说,她就像个邻家女孩,孟勇敢在乡下老家的邻家女孩。

  孟勇敢望着满头大汗、奋力擀面的倪双影,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倪双影停下手来,抬起头来问他:“你叹什么气?”孟勇敢哪能告诉她自己叹什么气呢?只好骗她说:“昨晚酒喝多了,头有点痛。”

  倪双影马上体贴地说:“你没吃罕饭吧?要不先给你下碗面条吃吧?”

  孟勇敢站了起来,说:“我吃过了,我不饿,我走了。”母亲一把拽住他,不让他走:“走干什么?在这陪俺娘俩说说话!”~孟勇敢不耐烦地说:“妈,你放手,我还有事!“母亲一听他有正事,马上松了手。农村老太太好骗,说什么都信。孟勇敢从母亲那儿出来,马上掏出手机,他要及时向上海总部汇报工作。他走到楼尽头,见头顶上的太阳正好,就索性蹲下来,像乡下靠在墙头上晒太阳的懒汉,按通了唱东方的电话。

  这个懒汉很诚实,他一五一十地汇报了工作进展情况。

  唱东方一听就不干了,声音都变了:“你这叫什么进展情况呀?你这哪有什么进展呀!一见人家跟你妈学习擀面条了,你就被深深地打动了吧?不忍心说了吧?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要去北京,也要跟你妈学习擀面条去!”

  孟勇敢忙说:“你可千万别学这些。我不希望你将来天天围着锅台转。”

  唱东方问:“那你希望我围着什么转?”

  孟勇敢看了四周一眼,见没什么人,就捂着手机幸福地说:“我希望你围着我转。”

  唱东方说:“好哇,你现在学会油腔滑调耍贫嘴了!是不是在倪双影那儿练的?”

  孟勇敢说:“你看看你,又来了不是?我这是不忍心骗你。我要是骗你说,都跟人家说清楚了,你能知道吗?”

  唱东方又叫了起来:“好哇!你现在不但学会耍贫嘴,还学会骗人了!不行,我得上趟北京!”

  孟勇敢笑着说:“好哇!我巴不得呢!你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唱东方说:“哼!你等着吧!等着哪一天我去突击检查你!”孟勇敢说:“欢迎检查!本人是经得起各种检查的!东方,你别逼我,我一定会找机会说的,这点请你无论如何要相信我!”唱东方问:“我凭什么相信你呢?”孟勇敢认真地说:“凭我对你的感情!凭我对你的爱!”唱东方说:“得了吧,你这边爱着我,那边又不忍心伤害别的女人,你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又是什么?”

  连队熄灯了,孟副连长拿着手电筒,带着行政值班员,第一次履行副连长的职责,检查连队的就寝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