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水果屋檐C小调金艺风官场女人刘儒黑色陷阱佐贺潜独战天涯龙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未来少女 > 第一章

  熊熊燃起的大火,烧红了半边天,浓烟翻滚着,那嚣张嗜血的火舌正随着风的吹拂放肆的吞噬一切,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没有任何东西得以幸存,入耳皆是饱受烈焰摧残的器材所发出的劈哩啪啦声。

  原本温文和善的脸孔一片扭曲。为什么?为什么他这里设备最好,号称地球最安全的地方会发生大火,那些防火玻璃为什么这么快就烧起来,让他措手不及,只来得及人跑出来,而他毕生的心血和研究都付诸东流,那是他全部的希望,全部的努力呀!

  五十岁的他在别人眼中一向如四十岁的男人那样健壮,他是大家眼中最出色的天才科学家,但是此刻他跪在地上,苍老得就像年过半百的平凡老人,他眼中是不可置信,嘴里一直不停呢喃:“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老天不会这样对我的。”

  当他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接触到不远处一个冷眼旁观的高大少年,也同时看到少年怀里紧紧抱着的少女。

  绝望的脸孔突然起了巨大的变化,眼中闪过一抹狂喜,像是恢复了力气般猛然从地上跳起来,他没有失去希望,他毕生最大的心血还在,就在他的眼前。

  他一步步向前走过去。

  “好,不愧是我最看重、最有才智的儿子,这一次你做得很好。只要她还活着,那我们的愿望很快就能达成了。”

  少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那目光竟让他有些不寒而栗,从几时起,这个他一手教养近十年的儿子竟让他感到害怕。当初收养他正因为他的冷静沉着和高智商,但这个儿子似乎也渐渐给他带来巨大的威胁。

  中年男子伸出手,想要抱过少年怀中的少女,但是还没有碰到少女的衣角,少年已迅速的后退几步,身手之敏捷让人叹为观止。

  少年开口了,声音冰冷没有一点生气:“你所有的愿望都不会达成的。”

  闻言,中年男子一恼,目光如炬的望着少年。“什么意思?”

  少年没有说话。

  中年男子脑袋迅速一转,突然脸色一变。“这场火是你放的,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背叛我,你难道不知道再过不久地球就会是我们的吗?到时候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况她根本就不会死。”

  “我从不曾对你忠诚。”少年掀起嘴角,嘲弄的道。

  “你忘了,要不是我,你根本活不到现在,是我一手将你带大的。”中年男子的脸孔扭曲了。

  少年没有说话,即使手里抱着一个人,他仍然身手敏捷的用几个踢脚的动作击中毫无抵抗能力的中年男子;不一会儿,中年男子便倒在地上。

  少年望着怀里甜甜酣睡的可爱容颜,俊美冷冽的脸孔瞬间被一层温柔覆盖,让他看起来更加迷人。

  只要那张美丽的脸上能够再出现动人的笑容,他什么都可以舍弃,就算她的脑海里不会再有他的存在,只要她能快乐,他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决定了。

  次日,某报报纸头条──

  天才科学家马克的实验室所失火,付之一炬。

  根据本报记者采访,昨晚凌晨马氏实验室一片火光,烈火熊熊,烧毁了所有的东西,火场中有几具焦黑的尸体,不确定是不是有马克博士的尸体,失火原因正在调查,起火原因还不明确。

  早上接了一个电话,让叶娃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然后梳洗一番。

  幸好她的机器人女佣没料到她这么早起床,正在准备早餐,所以才没跟她抢牙刷要帮她刷牙洗脸。能自己亲手做这些事情真是一种享受。

  叶娃换好衣服来到饭厅。

  饭桌上摆着香喷喷的三明治和热气腾腾的咖啡,一份报纸放在旁边。

  “早安,依娃。”叶娃坐下,喝了一口咖啡,拿起报纸。

  “早安,主人,您怎么这么早起来?怎么也不叫我为您刷牙呢?”一个金发蓝眼的美人出现在叶娃面前,要不是她的后脑勺有一根天线──这根天线可以除去,但为了能让人辨认机器人而留下,因为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一个机器人女佣了──谁知道她是一个机器人。

  “下次吧!”叶娃干笑,大口咬一口三明治。

  “请注意──主人,你是个有修养的淑女,吃东西应该小口小口的吃,喝咖啡也不应该发出声音。”依娃板起脸,充分利用叶娃为她设定的三种表情。

  “依娃,你是不是该去洗衣服了?”叶娃吞下差点卡在喉咙的三明治,找个机会绝对要把依娃改装一下,起码要再加上一条──主人的话和行为永远是对的。

  “是的,主人。再问一句,您今天中午回来用餐吗?”

  “可能不回来,因为局里有重要的事。”叶娃的目光扫了一遍报纸,根本没什么大新闻。

  “是因为有人闹着要修改婚姻法的事情吗?”依娃又好奇的问。

  叶娃翻白眼,“依娃,我在科政局上班不是在婚姻局。”当初是谁建议机器人最好也该有人的好奇心,交谈起来比较容易,且不会枯燥。

  “主人,您认为人和机器人结婚是好事吗?”

  “你认为呢?我亲爱的依娃。”叶娃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合上报纸。奇怪,怎么没人建议机器人也应该要学会看人的脸色?

  “如果他们相爱,那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我还是觉得不舒服,爱上一个人类──像托文的主人一样的男人,想想就觉得可怕。”

  依娃一脸的畏惧,让叶娃忍不住的笑了,托文的主人马杰是叶娃的一个朋友,有落腮胡,说起话来如雷声般响亮,身材又高又壮,难怪连机器人也怕他。

  “我该走了。”

  叶娃站起来,让依娃为她穿上外衣鞋子。

  “哦!”大门自动打开,叶娃走出去。

  虽然好奇,但叶娃不再跟依娃搭话,免得再半个小时还出不了门。

  刚踏出门外,一辆纯白色带着紫色边带的跑车驶到叶娃面前。

  车门打开,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早安,主人。”

  叶娃坐进车里,“早安,爱娃。”边回答边为自己调整椅子。

  爱娃是叶娃心爱的跑车,也是性能优良的车子,和依娃同时出厂,所以叶娃让她们以姐妹相称。

  “今天局里有重要的事情吗?”无线电里传来轻柔的音乐,还夹带着爱娃的问话。

  叶娃耸耸肩,“也许吧!不然我的上司不会一大早叫醒我。”

  “听依娃说你心情不好。”叶娃好奇的问。

  “被那个黑漆漆的东西烦了一晚上,谁会心情好。”爱娃的语气十分气愤,因为悦耳的音乐声也扭曲了。

  “黑漆漆的东西?”叶娃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那是叶娃上司科文的宝贝爱车科比,黑得十分耀眼,平常酷得很,跟他的主人一样冷着一张脸,不管谁跟它打招呼都好像得罪了它,吭都不吭一声,偏偏有好多车和人都巴结它;想不到它竟看上了爱娃,难怪最近对她客气多了,遇上了还会叫一声叶娃小姐。

  “怎么,你不喜欢它?”

  “谁会喜欢那种东西。”爱娃哼了一声,看来对科比不是普通的反感。

  “为什么呢?科比可是酷得很,好多车喜欢它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科文先生长得那么帅,怎么他的车却如此丑陋,恶心!”

  叶娃忍不住的笑了,科比可是科文一手制造出来的,黑色也是他最喜欢的颜色,如果让他知道爱娃如此批评他的爱车,他非黑了一张脸不可。

  “那你的白马王子是谁,不会是人类吧?最近可流行呢!”叶娃调侃道。

  “主人,我可不是依娃。”

  “那你心目中的王子是谁?”叶娃又好奇了。

  “它要有白白发亮的外表,四双十分耀眼的眼睛,还要会用眼神温柔的抚摸我。”爱娃的声音变得十分娇柔。

  叶娃不由得全身起鸡皮疙瘩。好肉麻的声音!

  “爱娃,请你以后不要用这种声音跟我说话,我可不是你的王子。”前面是红灯,叶娃踩了煞车。

  现在许多人懒得学开车,只要说出自己想去的地方,其余全靠车子自动驾驶,但是叶娃还是喜欢自己开车的感觉;但无论前方是转弯或是红灯,车子都能事先获得资讯,并迅速改变路线或放慢车速停下,有时候连叶娃也没有注意到双手下的排档杆的微妙动作。

  “是的,主人。”无线电里又传来动听的音乐声。

  叶娃在一栋摩天大楼前停下车,正是壮观又气派的科政局。

  车门无声的打开了。

  “早安,叶娃。”一位同事向叶娃打招呼。

  “早安。”

  叶娃也靠在车身上跟她打招呼。

  “主人,请站好,我要走了。”无线电里响起爱娃急切的声音。

  叶娃连忙站稳身子,车子咻的一声开走了,后面一辆黑得十分耀眼的新型跑车也急速跟去。

  宽敞的大厅,三三两两的人在走着,其中一个全身黑衣的修长身影引起了叶娃的注意。

  “科文先生。”叶娃追上那个男人。

  “早安!”他神情冷漠的向叶娃微微点了一下头,仍是那张不苟言笑的俊美脸孔。

  共事了这么多年,叶娃总是想像他如果笑起来会有多好看。

  “早安。科文先生,你的科比似乎看上我家的爱娃了。”叶娃微笑道,好奇他会有什么反应。

  却见他微微抬眼看了叶娃一下,神情不置可否。

  没意思!叶娃暗暗哼了一声,有个这样的上司真是没什么乐趣。

  “科文先生、叶娃,早安!”插话的是帅气爱玩的基尔,是叶娃的好朋友。

  “叶娃,爱娃呢?怎么没见到她?”

  “她逃跑了。”叶娃斜视科文一眼,他仍旧面无表情,似乎对他们的对话一点也不感兴趣。

  “逃跑。”基尔不解,“安尔正要找她去雪山看雪呢。”

  “安尔不会也看上爱娃了吧?”叶娃好奇的问。有可能喔,因为他们最常在一起去玩。

  “也?还有哪辆车也看上你的爱车?”

  闻言,叶娃一笑,笑而不答。

  “喂,你们俩要不要进来?”

  叶娃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电梯门边,还没有进去,电梯里已经有好几个人。

  他们忙道声谢走进去。

  叶娃旁边的科文脸色难看,以为他等得不耐烦,暗暗吐了吐舌头。

  走进十楼的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一群同事,甚至老总威特也早早坐在位子上了。

  大家分别在自己的位子上就坐,叶娃扫了全场一遍,看来今天是有大事发生了。

  “我们最新发射的光芒探测仪突然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就是在金星上发现了生命的存在。”威特语气严肃的道。

  大家的神情十分震惊,面面相觑。

  金星,是个浓雾弥漫的神秘星球,它的环境条件对于生物来说,几百年来有许多科学研究人员上去探索,但是无论仪器多精密,始终寻找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除了太阳和月亮外,金星是全太阳系最亮的星。

  有人称金星是地球的孪生姐妹,从结构上看,金星和地球确实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但两者的环境却有天壤之别。金星的大气压主要成分是百分九十六的二氧化碳、百分之三的氮和百分之零点一的水蒸气,所以它能在温室下吸收更多的热。因此,金星成了最热的行星,表面温度高约摄氏四百八十二度,高温干燥、环境恶劣,不可能有生命的存在。

  “怎么发现生命的?”基尔首先发问。

  “声音,从探测仪中传来了声音。”既然是光芒探测仪所接收到的声音,那么就一定是外太空所传来的,因为光芒探测仪是专门为接收外来信号而设计的,而且光芒探测仪是最新的科技产物,想不到这么快就带来意外的消息,并且是来自大家认为肯定不会有生命存在的金星。

  “会不会是别组的研究人员上去考察所接收到的说话声?”

  “不可能。因为我们从水星、火星调来了火箭探测仪,都没有看到金星上有任何人类的踪迹,而且查了全国的宇航船和飞船,都没有到金星的。”威特摇头。

  “那声音说些什么?”大家都十分好奇,“翻译出来了吗?我们听得懂吗?”

  “他们要我们找一个人跟他们对话。”

  “那他们说了些什么?”

  “没有,我们找了许多人,甚至我自己,但是那个声音始终说‘不是你’。”威特身为科政局的头头,其地位已经相当于国家的副总理。

  科政局──如字面上的意思,是指科学和政治的结合,相当于以前的政府机构。

  威特以眼神示意,前方大萤幕显示器打开了。

  只见画面上一片黑暗,传出来的声音如鬼魅般。

  (我来自你们所说的金星,请找个人来跟我谈话。)

  “只有这句话。”大家愕然,不会是有人恶作剧吧?

  威特严肃的解释:“这是由最先进的探测仪探测到的讯息,由我们最出色的科学家和电脑分析过,这种声音不是发自人类,似乎是从地底层传出来的,而这个画面确实是在金星上。”

  “你想说什么?”基尔已经开口,朝萤幕发问。

  (不是你。)声音又开口了,依然鬼魅毫无生气。

  大家更是愕然,因为探测仪所接收到的往往只是信号,要经过特别的解析,用电脑还原出来。以前也曾分析外太空所接收到的信号,但都有各种的杂音干扰。

  刚开始的那一句话大家都以为是经过电脑过滤所以才如此清晰,但是这一句话的声音是直接接收到就传送过来的。

  接下来,每个人都跟着萤幕说话,但回应的始终是那句话。

  轮到叶娃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因为叶娃只是科政局的小人物,而且这张会议桌其长无比;而叶娃的上司坐在最尾端与老总相对的位子,叶娃是他的下属,位子自然是紧邻在他的旁边。

  叶娃暗自好笑,怎么一个这么严肃的会议搞得有些像闹剧。

  “轮到你了。”叶娃身边的同事丽雅推了推叶娃。

  叶娃回过神,才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只好坐直身子,对着大萤幕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糟糕,她竟然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我是生命。)它竟然回答了。

  大家面面相觑,因为这意味着金星人远在金星上,不仅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并且进行沟通。

  “叶娃,继续问下去。”老总紧张地道。

  叶娃暗骂了一句,真是什么坏事都轮到她头上!

  “你真的来自金星吗?”

  (是。)

  “但是据我们所知,金星上不可能有生命存在。”

  (那对地球人来说什么是生命?)

  什么是生命?叶娃愕然,一时说不出话。

  (需要氧气、水、阳光、能吸收养分、会成长的东西,你们就称之为生命。对你们而言,金星是不可能有生命存在,但是对我们而言,我们需要的是二氧化碳、黑暗。我们不要阳光、水和氧气,我们唯一共同的一点是我们都有思想。)

  “为什么你们会在此刻出现?”看样子他们应该一直存在金星上,只是地球上的人从来不曾发现罢了。

  (因为你们最近发射的一种探测仪,影响了我们。对你们而言,金星不适合你们的生活,相对的地球也不适合我们的生活。所以我们认为你们不必再进行这种不必要的探测,我想知道你们是否能答应我们?)

  叶娃望着科文和威特,这间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他们有权力做主。

  “答应他。”科文冷静的开口了。

  “我们答应你,撤掉光芒探测仪。”叶娃又忍不住好奇的问:“你们的语言跟我们是一样的?”

  (我们不需要语言,我们用心电感应交流。时间到了,谢谢你!)

  “等一下,为什么会是我跟你谈话?”叶娃急急忙的问。

  用心电感应交流?那就是每个人想什么大家都知道,是不是意味着金星人没有虚伪、欺骗,每个人都彼此坦诚、没有秘密?

  (再见了,地球人。)他没有回答叶娃的问题。

  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你的声音所发射的磁波不会对我们的脑波有损伤;最后我要给你一个警告──地球将会面临一场灾难,一场他们自己造成的灾难。

  这些话像是直接传入叶娃的脑海里,叶娃望了一眼大家松一口气的表情,显然他只是说给她一个人听。为什么呢?

  一阵闪光,大萤幕又恢复了黑色。

  “看来只是虚惊一场。”威特胖胖的脸上有着笑容。

  “老总,我们需不需要再探测一下,竟然有不需要水和空气的生命?”有些同事兴致勃勃的道。

  “是呀,那可能对研究人不需要水和空气有很大的帮助。”

  “这件事到此为止。”威特一脸严峻的说道,“这件事不准说出去。”

  “是。”大家点头。

  在科政局第一条,必须严厉遵守的规定就是服从命令。

  “下令撤掉光芒探测仪,散会。”威特摆摆手。

  威特带头离开后,大家都相继离开了会议厅。

  叶娃仍坐在位子上,对老总轻易放弃这件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还不走?”科文从位子上站起来低头问道。

  “哦!”叶娃站起来,发现会议厅已是空荡荡的。

  叶娃能察觉到科文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她想她的脸上一定写满困惑。

  “你最好不要去追究,有些事你永远不知道最好。”他突然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随后离开会议室。

  叶娃呆呆的望着他走出去。为什么她会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意味呢?

  “主人,你觉得老总他们的态度很不可思议。”

  “当然,在金星上发现生命可是一件大事,怎么会如此轻易放弃探测?”叶娃一直都不解,还有那个金星人对她所说的话。

  为什么他说跟她说话就不会对他的脑波损伤?还有,他说地球将有一场灾难,到底是不是真的?

  “也许他们只是表面上放弃,其实暗中会调查。”爱娃分析。

  “我也这样认为。”叶娃点头,“这种事还是少一点人知道的好,谁知道会再挖掘出什么东西来呢?现在的人类快要丧失许多与生俱来的本能,连好奇心也不如以前强烈,总认为所有的事情不过如此,反正现在的生活已经到了巅峰,不需要追求什么新事物,也不用再去幻想脑海里不存在的东西。”

  “这样不好吗?平静的生活。”

  “也许吧!但是连好奇心、幻想也没有是很可怕的,就不再是人而变成了机器人。”

  “主人,我的好奇心可不小。”爱娃抗议。

  “是呀!”叶娃笑了笑,心里暗自思索,如果人类再这样下去,少了好奇心、追求新事物的能力,是不是比机器人都不如,反被机器人控制。

  想想那个金星人说的话,只要有思想、能够自主就可以被称为生命,那么这些机器人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个个生命了?

  “主人,前面似乎有一个女孩倒在路上。”爱娃的话打断叶娃的思考。

  叶娃踩了煞车,下车。

  真的有一个穿连身裙的女子倒在地上。

  叶娃赶紧扶起她。

  怎么回事?这里不算偏僻,一路上都有监视器。一旦有人发生意外都会有医护人员在三分钟内赶到。

  “你怎么了?”叶娃轻拍她的脸。

  这是一个跟叶娃一样黑发的女孩,大约二十几岁,长得十分美丽动人。

  不一会儿,少女睁开眼,一双乌黑神秘的眼睛看了叶娃一眼。“我没事。”她摇摇头,试着要站起来。

  “你住在哪里?你的车呢?”叶娃连忙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里布满哀伤,眼眶似乎要滴出水来。

  “我的车送去保养了,我就住在前面的翡翠区。”她微微一笑,用很温柔的声音说道。

  翡翠区是高级住宅区,有绿水青山围绕,房屋都是十分精致的四层楼房。

  叶娃所认识的人中只有科文住在那里。不过她回家都要经过那里,只是从来不曾进去过。“我正好顺路,送你回去吧!”

  “谢谢你。”

  坐上车,叶娃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叶娃,我的爱车叫爱娃。”

  “你们好,我叫翡影。”她微微笑点点头。

  “你好,翡影小姐。”爱娃也打了声招呼。

  “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会昏倒在路上?”

  “我心情不好,所以出来走走,不知不觉走了那么远,头一下子又痛起来就失去意识,真的很谢谢你。”

  “下次你要小心点,你们住的那里是不是很漂亮?”叶娃好奇的问。

  翡影始终保持笑容地点头。

  叶娃便不再问,因为翡影似乎不愿跟别人多谈些什么,总是客气而生疏的回答她的话。

  很快地,车子来到一扇十米多高的大门前,门上写著『翡翠居』,旁边的围墙也有五六米高,只能看到茂密的树叶冒出来。

  门边装着辨识器,叶娃的车是进不去的。

  “再次谢谢你,再见!”翡影下车。

  “不用客气,再见。”叶娃向她挥了挥手,驶离翡翠居。

  爱娃开口道:“主人,那个翡影小姐跟我们似乎是同类。”

  “你确定?”叶娃惊讶的叫道。

  “是的,但是她似乎比我们多了一种东西,更加接近人类。”

  叶娃十分惊讶,无论机器人的外型多像人,眼睛是不会骗人的,有人说过眼睛是心的灵魂,人类还没有让机器人的眼神也能表达出内心所想的技术,因为机器人是不会思考的;再者,机器人是不会受伤的,怎么可能昏倒在路上,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是的,我能感应到。”爱娃的语气很坚定。

  叶娃摇摇头头,甩开脑海里突然升起的不安感。

  “爱娃,让依娃查一下这个翡影的出厂资料和她目前为谁服务。”

  “是的,主人。”

  回到家,依娃已经站在门口迎接叶娃了。

  “查得怎么样?”叶娃脱下外衣挂在衣架上,看到依娃一脸沮丧的神情。

  “主人,我查了翡影的资料,结果一片空白,没有此机器人的存在,我又输入了人类,但是叫翡影的有几千个,符合样貌特征的却没有半个人。”

  叶娃点头,似乎结果在她意料之中,从爱娃口中得知翡影是机器人之后,她就察觉到事情不简单。

  “为什么会这样呢?主人,你不觉得可疑吗?根据法律规定,每个机器人出厂都要有出厂资料和买方的资料,否则要受罚的。那个机器人是不是私自制造的?如果她混入人群中做了坏事怎么办?”

  依娃气愤的语气让叶娃感到好笑。“你在担心什么?”

  “主人,如果她做了坏事,那我们机器人多没面子呀!”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机器人也死要面子。

  叶娃啼笑皆非,一边上楼一边道:“我现在要洗澡,出来后要看到晚餐。”

  “啊,我忘了做晚餐。”依娃惊呼一声。

  吃过简单又营养丰富的晚饭,叶娃在书房里看书。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她觉得实在太奇怪了,似乎每一件事都与她有关联,每一个细节都透着神秘,她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弄清楚。

  “主人。”依娃敲门。

  “进来。”

  “主人,爱娃说她曾经感觉到翡影好像在某个地方出现过。”

  叶娃猛地站起来,走下楼。

  爱娃已在大门口等叶娃了。

  “你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坐上车,叶娃迫不及待的问。

  “我感应到她是机器人,是因为她跟科比的气息一样,所以我入侵了科比的脑部,发现他们在某些功能上竟然一样,应该是同一个主人设计的。”

  “科比的脑部你可以入侵?”叶娃十分怀疑。

  科比是科文一手设计出来,而年纪轻轻的科文能在科政局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管完全是因为他的金头脑,他的智商有多高没有人知道。

  一部电脑的核心是脑部,往往有多层防护网保护,不可能轻易入侵的,特别是像科文这种人设计的电脑会被爱娃成功入侵,实在很怪异。

  “是的,而且很容易。”

  “那么翡影的主人就是科文了?”

  “是的,主人。”

  “我们去科比家。”反正现在没什么事可以做,何不去探究一下?好奇心一起,叶娃说做就做。

  “是的,主人。”

  车子行驶在路上,打开窗户,一阵阵的凉风吹来,让人的心情不由得快活起来。

  “糟糕,爱娃,我们要怎么进去?”叶娃突然想到一件事。

  “可以的,主人。”蓝光一闪,大门打开了,爱娃顺利的进去。

  “为什么?”叶娃好奇的问。

  “我曾经进去过。”

  “哇,你和科比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真想不到……”叶娃高兴的笑着。

  “主人!”爱娃害羞的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