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嘻哈帮事件1嘻哈宝贝杠上霸道男韦昕最后的太阳纪3·爱之巅,恨之岸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未来少女 > 第三章

  科文也没有说话,不顾别人惊讶的目光,一直将叶娃拉到他的车上。

  “你喜欢他?”科文的声音有些冷淡,他没有忘记那天他听到叶娃答应要和基尔交往的事,他无法释怀。

  “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这些年来我们相处得很好。”

  她忘记什么时候交了基尔这个朋友,但开朗的基尔确实带给她很多快乐,所以在基尔提出交往的请求时她才会那么快的答应。

  叶娃突然发现自己如果追究起来,好多事情都没有开头,好像她生命中存在的那些人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科文的脸上没有表情,但握住方向盘的手却用了力,他不喜欢听到这种答案。

  “我应该跟他解释一下的,毕竟我先答应了他,虽然你带给我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基尔还是我的朋友呀。”叶娃坦率的道。

  科文无法反驳,却有一股怒气从内心深处升起。

  这几年他虽然在远处暗自保护她,但他所能给予的只能这么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男人陪她嬉戏,带给她欢笑;就算不愿,他还是只能暗自忍受痛苦,别无它法。

  “你要带我去哪里?”叶娃这才发现这条路并不是送她回去的路。

  “一个地方。”一个充满了他和她的欢笑的地方。

  叶娃好奇了。“什么地方?”

  “你到了便知道。”

  车停下来,叶娃迫不及待的下车,迎面吹来的是清凉的海风。

  一眼望去是无边无际的海洋,蓝蓝的海水一波接着一波涌上岸,海浪就像顽皮的小孩冲上来又跳下去,反反覆覆玩得不亦乐乎。

  走在软软的沙滩上,脚下有时会踩到硬硬的贝壳,还能看到一两只螃蟹随着海水浮上来,笨拙的摆动它们的四肢在沙滩上挣扎着。

  叶娃有些迷惘,她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很喜欢海,但为什么在她现在的记忆中她从来没有来过呢?

  叶娃弯下腰捡起脚下的贝壳,是个很漂亮的螺旋壳,壳上还有漂亮的花纹,叶娃突然心里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闪过,头猛然痛了起来。

  一直默默注视着她的科文在看到她脸色不好看的时候急切的上前,“怎么了?”

  “我的头好痛……”叶娃摇着头,不知道是试图唤醒脑海里埋藏的记忆还是想甩开那些记忆。

  “别想了,娃娃,没事的。”抚着她柔软的长发,科文安抚道。

  他的话仿佛带有磁性似的,叶娃感觉到头不那么痛了,但有一些疑问却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为什么科文给她的感觉、对她的举动会让她感到那么熟悉呢?

  “还痛吗?”不行,他必须带她回去看看是不是晶片在作怪?

  叶娃猛地抓住科文的手,“你一定知道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我觉得你很熟悉?似乎你早就在我的记忆中,还有这海边、贝壳……”

  “你想太多了。”科文心里一紧,嘴里却淡淡的否认。

  “你不知道吗?还是你在骗我?”叶娃看着他那双深邃不带情绪的眼眸,质问着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骗她,即使这是违背他自己的意愿。

  叶娃失望的将目光投向蓝天大海,看着那慢吞吞爬动的螃蟹,突然又放松了心情,或许那些都是她的错觉而已,她释然的弯下腰捡起沙滩上的贝壳。

  科文目不转晴的望着她,这就是他的娃娃,容易欢笑、也可以带给别人欢笑的娃娃,他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私心剥夺她的笑容,但要他放手他做得到吗?他没有答案。

  叶娃很快就捡了一堆,手都捧不下了,她赶紧跑到科文面前,把那堆贝壳塞到他手里,对他嫣然一笑。

  “帮我拿一下。”

  她的笑容感染了科文,她暂时放下自己纷乱的思绪和她一起欢笑。

  “你要用贝壳来做什么呢?”科文的眼中有着一抹宠溺。

  “用红绳子把贝壳串起来,然后挂在墙壁上,只要看着就仿佛到了海边一样。”叶娃欢喜的道。

  “哦。”这答案跟多年前一样,让科文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

  “你喜欢吗?我也串一串给你好吗?”

  “好,我很喜欢。”只要她喜欢的他都喜欢,虽然他的房间里已经有很多她以前做的了,但是这一串对他而言有着跟以往不同的意义。

  叶娃笑逐颜开,惹得科文不由自主的倾身偷袭她的红唇。

  他深深的吻着她,两人沉醉在彼此的吻中,贝壳掉了一地。

  叶娃提着一袋的贝壳,一回到家就冲进浴室。

  “主人,你提着什么呀?”依娃已经跟着跑进来。

  “贝壳呀!你也来帮我洗干净它们。”叶娃一边倒出来一边说道。

  依娃依言蹲下去,一边帮忙,嘴里也没停的问:“为什么捡这么多贝壳回来?

  要做什么?”

  “串成一串挂在墙上呀!很漂亮的。”叶娃兴奋的道。

  “是呀。”依娃点点头,手中这些形状各异的贝壳确实很漂亮,因为叶娃是依娃的主人,所以设定的喜好都跟叶娃相近。

  清洗了好多遍之后,叶娃终于满意了,将贝壳一个个捞起来,然后一个个擦干。

  依娃帮忙把贝壳拿到叶娃的房间,问道:“不用我帮你吗?主人。”

  “不用了,你去忙吧!”叶娃挥挥手。

  “真的不用吗?我没什么事可以做。”依娃不死心的问。

  “真的?”叶娃态度坚决的道。

  “好吧!”依娃只好满脸失望的离开。

  叶娃偷偷笑了,这件事情她才不想假他人之手,特别是她做给科文的贝壳串她想自己弄。

  想到科文,她心里甜甜的,这就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吗?真好。

  她拿出了几条红绳,拿起贝壳……一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为什么这阵子总会出现幻觉呢?叶娃摇摇头不让自己想下去,专心的排列贝壳。

  按自己的想法依序排好,她一个个串起来:弄了半天终于串好,她欢愉的笑起来。

  她把一串贝壳挂在自己的墙壁上,剩下的一串打算明天早上送给科文。

  躺在床上,想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作梦似的,让她有些不敢相信;但她确定是真的,科文是真的喜欢她,不然他不会在她面前笑得那么开心,不会跟她一起玩闹。

  想到那张俊美的脸孔,叶娃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心里的甜意也更浓:怀着这份美好的心情,她进入了梦乡。

  有人说日所思夜有所梦,但今夜出现在叶娃梦中的那道修长身影她不确定是不是科文,模糊的梦境中她看不清他的面孔,却能感觉到他对一个女孩的温柔怜爱,那个女孩的身影有些像她,但也同样看不清楚。

  女孩在哭,声音非常恐慌,“我是不是怪物?我不要当怪物!”

  男孩安抚着女孩,语气关切却略带愤怒的说:“别多想了,娃娃,你不是怪物,那个东西很快就可以弄走的。”

  “真的吗?义父会帮我弄走它吗?”女孩的语气带着期待。

  “会的,一定会的!”坚定的保证。

  “真的!”女孩开心起来了,显然对男孩无比信任。

  叶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脸上竟然有汗水,梦中的“怪物”两个字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害怕。

  现在已经是白天了,但叶娃仍无法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莫名慌张。

  “主人,你还没起床吗?科文已经来接你了。”

  依娃突如其来的声音传来,吓了叶娃一跳。

  回过神,叶娃应了一声,起床到浴室梳洗,看到脸色仍然苍白的自己不禁吓了一跳。为什么她会对那短短的几句话那么害怕呢?不,并不是她在害怕,而是那个女孩在害怕,她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女孩的害怕而心慌意乱。

  只是作梦而已。叶娃安慰着自己。

  叶娃洗完脸,又是神采奕奕的样子,她脚步轻快的下楼。

  科文一身休闲服,看起来比穿着西装的他年轻了许多,而且更俊美有型了,尤其他微笑的看着她的时候。

  “今天我们要去哪里?”叶娃望着科文,好奇的问。

  今天是周末,大家都不需要上班。

  “你想去哪里?”科文柔声地反问她。

  “我们去植物园看花好不好?”

  “植物园?”科文挑起眉。

  “不好吗?”叶娃有些失望。

  “好,只要你想去。”科文伸出大手包裹住叶娃柔软的小手,语气中隐含着宠溺。

  叶娃开心的笑了,跟着科文上车。

  植物园——

  少了春夏秋冬的季节变化,这里的树四季常青,这里的花四季常开。

  风在柔和的吹着,是属于秋天的凉风,不热不冷,温度恰到好处,这是科技所带来的好处。

  有满树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梅花,还有像是在跟梅花较劲的雪白丁香花、清香扑鼻的玉兰花……

  花园里还有各种颜色的玫瑰、牡丹、风信子、大菊花、曼陀罗、月季花……以及许多叶娃不认得的花,此刻这些万紫干红的花开得千娇百媚,在微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

  叶娃一边观察着花,一边在寻找什么。

  “你在找什么?”一直牵着她的手的科文好奇的问。

  “我在找一种花。”

  “什么花?”科文心里一震。

  “我想不起来,只知道那种花开得好美,我很想见到它们,却忘了它们是什么花?”叶娃摇摇头。

  “或许是你太久没看到,所以忘了。”科文安抚她。

  “真的很奇怪,我只有这些年的记忆,以前的事情好像都忘了。”想到这里,叶娃更困惑了。

  “多年前的事会忘记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要放在心上?”科文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地道。

  “但是我总觉得我将不该忘的人忘掉了,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因为我忘记他而难过?”

  “你想太多了。”科文心里一痛。岂止是难过,每当他看到她那双以往都带着爱恋的眼睛却对他露出陌生的眼神时,他的心总是痛得让他难以承受。

  “或许吧!”叶娃突然笑了,甩甩头把那些扰乱她思绪的念头都抛开,“你看这些花开得多美呀!”

  “是的,好美。”科文忘情的望着叶娃动人的笑颜,花很美,但在他眼中她更美。

  “这些花总是这样开着,它们愿意吗?它们不觉得累吗?”叶娃突然问道。

  “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想法,我们就当它们愿意吧!古人不是说好花不常在吗?

  它们现在可以持久的保持它们的美也许是好的。”科文一向不多话,但在叶娃的面前,他愿意解释那些已经不需要多说的东西。

  “但我也愿意把我不好的一面让我喜欢的人知道呀!”

  “你有哪一面不好,想让我知道?”科文忽然邪气的笑了。

  “谁说我喜欢的人是你!”叶娃红了脸。

  “我不是你喜欢的人,那是谁?”科文的脸色一变,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猜想该不会是那个基尔吧?

  “谁也不是。”叶娃的脸更红了,她白了科文一眼,忽然跑开了。

  “娃娃,别跑那么快,会摔倒的。”科文轻轻的笑了,他的娃娃真的长大了,已经会害羞了,他连忙小跑步的追上去。

  叶娃看到科文追来,跑得更快了,嘴里银铃般的笑声不断逸出。“你来追我呀!”

  两人便在植物园里玩起你追我跑的游戏。

  幸好植物园里的人并不多,不然如果被认识的人看到一向冷漠严肃的科政局主管竟然玩起小孩子游戏,肯定会被吓坏的。

  “累吗?”坐在长椅子上,科文帮叶娃挑起垂下来的秀发。

  “我好开心呀!”叶娃虽然跑得满脸通红,但眼中却有藏不住的喜悦。

  “你以前不是也跟基尔这样玩吗?一定也很开心吧!”科文忍不住用酸涩的语气说道。

  “那不一样呀!因为跟你在一起,我才觉得开心。”叶娃看了科文那张俊美的脸,对上那双正柔情注视着她的黑眸,脸更红了。

  “我想吻你,娃娃。”科文勾起叶娃的下巴,缓缓的靠近,用带着诱惑的低沉声音说道。

  “但……但是这里有人耶。”叶娃的脸热得快着火了,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支支吾吾地说。

  “那又如何?”科文轻笑,现在的人都大胆极了,只有他的叶娃还是那么害羞,他着迷般的低头吻上她的红唇,那甜蜜的滋味让他沉醉。

  风柔柔的吹着,科文尽情的吸吮她唇瓣的馨香,轻咬她的唇,诱使她张开嘴,舌尖溜进去与之交缠,从她口中尝到的蜜津一如记忆中甜蜜,大手也将她的腰揽得更近,直到两人的身躯紧紧的相贴,毫无空隙。

  科文似乎想将六年来所有的热情和爱恋都在这一吻中倾尽,这一吻炽烈得烫伤彼此的舌。

  叶娃也全心全意的迎向他深情的爱怜,他坚实的臂膀仿佛填满了她心中缺少的一部分,在他的怀中,她感觉自己才是完整的。

  久久,两人才喘息地分开,凝望彼此的眼中都带着痴狂和迷醉。

  “娃娃,我爱你。”这句在科文内心深处隐藏已久的情话冲口而出。

  “我也爱你。”叶娃又红了脸,却没有为这句冲口而出的话感到后悔,她的心甜甜的,似乎那就是她心底的想法。

  科文胸中溢满狂喜,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们再去看花吧!”叶娃站起来,笑得很开心。

  她一双清澈的眼饱含笑意,看得科文心荡神驰,他紧紧的搂住她,心中涨满了对她的爱,所有的心思被她的一颦一笑所牵动。

  早在十七年前他就知道,他这一生会为这个女人付出一切,即使最后什么也得不到,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幸运。

  “义父不会把它弄掉是不是?”俏丽的脸上一向只有灿烂的笑容,此刻却布满恐惧。

  “会的,娃娃,我会帮你弄掉的。”器宇昂轩的男孩坚定的说。

  “我不要脑子里面有东西,妈妈说过动物都不可以植入东西进去,何况是人,我不要、我不要。”女孩哭得更伤心了。

  “娃娃,别哭了。”男孩的语气有着无比的心疼。

  “幂,我会不会变得不是我?”女孩慌张的问。

  “不会的、不会的,娃娃,你睡一觉吧!醒了就好了。”男孩紧紧的抱住她。

  “真的吗?明天就好了吗?”

  “真的,明天你就会忘记让你不开心的事。”男孩的语气中隐藏着说不出的痛苦。

  “那就好。幂,你记得要拿掉它喔。”女孩被男孩抱在床上,还不忘提醒。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轻吻女孩的唇。

  叶娃一身是汗的从梦中惊醒。

  怎么回事?她又梦到那两个奇怪的人,那个女孩跟她长得很像但看不真切,而那个男孩她记不起他的模样,但她能感觉到他一定是她心里很重要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昵?

  她能感觉到那个女孩的害怕,就像现在,叶娃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颤抖,一定有什么东西她忘记了,而且是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她想不起来呢?

  叶娃突然感到很难过,她冲进浴室,用冷水冲自己的脸,发现镜中的自己眼睛竟然也有些红肿,难道在梦中她也哭过吗?

  “主人,你起床了吗?科文来接你上班了。”依娃的声音响起。

  想到科文,叶娃心里一甜,很快的将自己梳洗干净。

  到了楼下,她看到一身黑衣的科文坐在客厅。

  “等很久了吗?”叶娃对他笑了笑。

  科文摇头,敏锐的发现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叶娃摇摇头,这时依娃端来了早餐。

  “主人,请用早点吧!科文,你也要一起用吗?”

  “我用过了。”科文摇摇头。

  “我不想吃了,我们走吧!”喝了一口咖啡,叶娃推开盘子。

  “不行,吃完它。”依娃还没开口,科文已经将盘子推到叶娃面前。

  “我不想吃。”叶娃还是摇头。

  “你到底怎么了?”科文的眼中有着浓浓的关心。

  看了一眼科文,他眼中那抹藏不住的关心让叶娃感动,想想其实只是梦,说出来也没什么,她不明白的是自己为什么那么害怕,从醒来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前晚、昨晚都做了同一个梦。”

  “什么样的梦?”科文的心一紧。

  “其实只是一个片段,梦中是一个男孩和女孩的对话,我看不见他们的样子,他们说的话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当我听到那个女孩说不要当一个怪物时,我好像也跟女孩一样害怕,醒来后也感觉怪怪的。”

  科文脸上没有表情,但心里却是强烈的震动。

  “那我吃了。”把话说出来后,叶娃觉得很轻松,于是便继续吃早点。

  不一会儿,她推开面前的东西,用纸巾擦擦手,唤了一声:“幂。”

  见他没反应,叶娃又提高声音唤道:“幂!”

  科文终于回过神来。

  “是不是我这样叫你,你还不习惯?”叶娃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科文不是不习惯,而是很久没有听见这样甜美的声音这样叫他了,但此刻让他感到震撼的是刚才叶娃说的梦,他相信她的梦是以前生活的片段,难道真的是他让她想起了以前的事吗?

  “我们可以走了吗?”叶娃又问道。

  科文却摇头,“娃娃,你今天在家里休息,不用去局里了。”

  “我没事,只是做了梦而已。”叶娃不解的道。

  “听话。”科文说完便迅速的站起来离开。

  “咦?”叶娃追出去时,只见到绝尘而去的车影,不由得噘起嘴不满的嚷道:“我只不过是做个梦而已,怎么就不让我去上班呢?”但一想到他可能是不想让她太累心里就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