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拓荒(烽火二)凌淑芬成为病弱女修后青莲乐府离爱一个ID的距离饶雪漫

返回顶部

    霍风华知道乔雪兰打小就没有真心对待过沈灵韵,也知道这人一直在?捧杀沈灵韵,但却是不知道小时?候这么隐秘的事?。

    今天他忙完从大陆回?来,刚过关?,就听来接他的保镖说沈灵韵来了精神?病医院,就想给沈灵韵一个惊喜,然后就匆匆干来了。

    枪响时?,霍风华刚好走到院门口。

    离远点,他可能听不到院里的对话,但离院门?那么近,加上听力又好,就模糊听清了沈灵韵与乔雪兰母女俩的对话。

    知道小时?候的沈灵韵被谋害过那么多次,霍风华原本就不好的脾气爆发了。

    一脚踢开了院门?。

    院里几人也因为这样的动静都看了过来。

    “给她们安排活干,每天必须完成任务量才能吃饭,不干活,一顿饭都没有吃的。”霍风华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出手打?女人。

    却是护着?沈灵韵起身。

    乔雪兰母女俩这种垃圾,以后甭管她们是死,还是真疯,都由医院这边处理,没必要再麻烦沈灵韵来看真假。

    “霍……霍风华!”

    沈雨萌没想到还能见到霍风华,震惊中,手里的玻璃碎片掉了。

    “去洗洗照照镜子,就你这样,别说是现在?,就是曾经,你哪点比得了灵韵,真是恬不知耻。”霍风华丢下一句话,就牵着?沈灵韵的手离开。

    院门?在?两人离开后,直接关?上。

    医院的院长与医生全都恭敬地送霍风华与沈灵韵离开。

    吴靖运气好,刚好收拾完东西,再晚一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进城了。

    回?程的车上,霍风华与沈灵韵都没有说话。

    车厢里的气氛很沉闷,搞得开车的阿辉,与副驾上的齐文赋都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们都感觉到霍风华生气了。

    很生气那种。

    齐文赋几人离院门?远,并没有听到沈灵韵跟乔雪兰母女俩说了什么,也就不知道霍风华为什么这么生气。

    屏住呼吸,两人竖着?耳朵偷听。

    他们希望霍风华与沈灵韵能早点解除误会。

    沈灵韵知道霍风华为什么生气。

    此时?的霍风华不仅生乔雪兰母女俩的气,也生自己的气,要是当初再仔细查一查,肯定能查到沈灵韵小时?候遭受的那些谋杀。

    早知道乔雪兰母女俩对沈灵韵进行过多次谋杀,他怎么可?能把两人关?在?精神?病院。

    “我看她们俩就适合去非洲。”霍风华终于说话了,是狠话。

    谁不知道此时?非洲环境有多恶劣,就乔雪兰与沈雨萌那样的人,估计都活不了一年。

    “就让她们在?医院里做做手工,踩缝纫机,干些体?力活,有活干,就没空胡思?乱想,也能活得长点,多赎点罪。”沈灵韵牵住霍风华的手,她不希望霍风华为自己手染鲜血。

    乔雪兰与沈雨萌那样的人,不值得。

    “灵韵。”

    霍风华紧紧抱住沈灵韵。

    “多少年前的事?了,过了,我也忘了,犯下罪孽的人此时?也得到应有的下场,我们都要往前看,我们的未来是整个世界,她们只?是过客,不值得。”沈灵韵回?抱住霍风华。

    小时?候的事?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曾经。

    沈灵韵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伤心与痛苦,可?能转世过,曾经受过的伤痛也早就被时?间抚平,就算刚刚在?乔雪兰两人面前说起来,她也没有多少伤心。

    “以后不用管她们了。”

    霍风华明白了沈灵韵的意思?。

    “好。”

    沈灵韵今天再次见到乔雪兰母女,已经彻底把两人当作过客,今后,这两人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在?意。

    “过几天我要去一趟M国,你跟我一起去。”霍风华提出邀请。

    “好。”

    沈灵韵无奈答应,她觉得霍风华需要自己,可?能比自己需要对方更多。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霍风华侧头用唇微微贴了贴沈灵韵,这也是他今天回?来为什么第?一时?间要见沈灵韵的原因。

    “嗯?”

    沈灵韵诧异,她知道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梦。

    “这梦没有前因,只?有尾。”霍风华深呼吸一口?,放开沈灵韵,靠坐在?椅背上,手却没有放开沈灵韵的手,而是紧紧握着?。

    沈灵韵没有接话,她在?等?。

    “梦里的我抱着?一个玉盒去了大陆,那个玉盒我不知道装着?什么,但有预感,里面的东西对我非常重要,比我生命还重要。”

    霍风华看向沈灵韵的眼睛非常深邃。

    沈灵韵猜到玉盒里是什么,却没有说出来,而是抱住霍风华,笑道:“别唯心,梦是梦,现实是现实,没必要被梦影响了现实的生活。”

    不管真实的曾经到底如何?,已经重生又穿书的她,只?认现在?的人生,过往跟现在?的幸福生活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嗯。”

    霍风华安心了,抱住沈灵韵的手很用力。

    霍家,老太太已经得到消息知道霍风华今天回?来,亲自指挥金师傅做了好几道菜,不少都是霍风华喜欢吃的。

    等?两人到家时?,大鱼大肉已经满满摆了一桌。

    霍风华与沈灵韵先回?房洗了手,又换了家居服,好久没见的夫妻二人只?来得及匆匆结束一个思?念的吻,就下楼到了餐桌上。

    霍朝华今天回?家也早,此时?已经跟齐文赋乖乖坐在?一旁等?待。

    “吃饭吧。”

    霍风华招呼所有人上桌。

    “这是糖醋排骨,这是清蒸鱼,这是金钱肚,这是……”老太太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到霍风华,很开心,不仅介绍桌上的菜,还给霍风华夹菜。

    “奶奶,够了,再夹我就吃不完了。”

    霍风华见老太太开心又忙碌,赶紧阻止。

    “好,我不夹了,你自己来。”老太太终于停下公筷,看了看沈灵韵的碗,夹了一块清蒸鱼。

    鱼是海鱼,非常新鲜,清蒸是最能保持海鱼原味与鲜美?的,加上淋上金师傅的秘制酱料,一上桌就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老太太在?给霍风华夹过一轮菜后,也给沈灵韵夹了些沈灵韵喜欢吃的。

    清蒸鱼夹得最多。

    因为这个品种的鱼不仅霍风华喜欢,沈灵韵也很喜欢,每次餐桌上只?要有这个鱼,夹的频率会高很多。

    老太太早就看在?眼里,摸清楚了沈灵韵的口?味。

    “谢谢奶奶,我自己来,你也吃。”

    沈灵韵他们平时?是不劝菜的,自己喜欢吃什么就夹什么,今天老太太对霍风华想念得紧,给霍风华夫妇二人都夹了菜。

    “好,都吃,阿文,朝华,你们喜欢什么就自己夹。”

    老太太乐呵呵放下公筷。

    近期香江的治安非常好,老太太开始跟朋友走动,走动多了,心情就更加的好。

    饭量都增加不少。

    “奶奶,这个好吃,软糯不塞牙,你试试。”霍朝华在?沈灵韵的眼神?示意下给老太太夹菜,齐文赋也跟上,用餐氛围更加的温馨幸福。

    突然,沈灵韵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沈灵韵这边刚有点异常,霍风华就靠了过来。

    沈灵韵紧闭着?嘴,没有说话,但却是下意识推开了霍风华,霍风华刚刚吃了鱼,而今天的鱼她居然闻出了浓浓的腥气,这很怪异。

    “灵韵,出什么事?了?”

    其他人也察觉到异常,视线都看来过来。

    沈灵韵此时?的脸色已经在?变白,她的胃在?翻江倒海,就算没有经验,但看了那么多年的电视剧,她已经隐约猜到可?能是怎么回?事?。

    快速从兜里掏出手绢捂住口?鼻,沈灵韵一边起身,一边说道:“我胃有点不舒服,你们不用管我,先吃,我去叫医生来看看。”

    医生没有确定的事?,她也不好宣布,要是猜测错误,那就糗大了。

    “我陪你。”

    霍风华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赶紧紧张站起身搀扶住沈灵韵,转头对英姐吩咐道:“让艾文赶紧赶来。”

    “好的,先生。”

    英姐不解地去通知医生。

    “玛丽亚,泡杯柠檬水,不加冰。”霍风华在?跟沈灵韵同房前不仅仅只?是咨询了两人遇到的难题,还连同房后的后果也普查了。

    知道沈灵韵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

    夫妻俩这时?也顾不得遮掩什么,直接出门?去了庭院里吹风。

    今天餐桌上不仅仅只?有一道清蒸鱼,还有其他海鲜,身体?没问题时?,那浓郁的饭菜香气能让人恨不得把盘子都舔干净,但当身体?有了异常,就是催吐剂。

    “什么……什么情况?”

    霍朝华与齐文赋举着?筷子,面对满桌佳肴下不去筷子了。

    老太太是过来人,脸上露出惊喜,她没回?答两个光棍,直接去了后院给列祖列宗烧香。

    他们霍家要后继有人了。

    艾文来得很快,听了英姐对沈灵韵症状的描述,他心中就有了底,带来的工具也齐全,一根验孕棒就查出了结果。

    清晰又明显的两道杠。

    “恭喜霍生,恭喜霍太。”

    艾文向霍风华两人祝贺,作为霍家的家庭医生,他更希望霍家子嗣绵延,家大业大,这样他也能更长久的在?霍家工作。

    “嫂子这是有小宝宝了?”

    霍朝华与却齐文赋早就蹲在?一旁等?候消息,听到医生的话,两人愣了愣,立刻就蹦了起来,都是年纪不小的小伙子,还像几岁小孩一样狠狠抱在?一起庆祝。

    要不是不好高调,他们都想向整个香江市民公布这个好消息。

    “我得给小宝准备玩具,男孩子肯定喜欢玩具。”

    齐文赋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自主认定了孩子的性别。

    “也有可?能是女孩。”

    霍朝华提醒齐文赋。

    “女孩也能玩玩具,我们男孩、女孩的玩具都一起准备。”齐文赋无所谓霍朝华的提醒,此时?的他已经开心得嘴角都咧到耳后根。

    沈灵韵看着?两个兴奋异常的大男孩,看向霍风华。

    此时?的霍风华就像是被雷定住了一样,别说像齐文赋他们那样兴奋,他连眼珠子都好一会没有动弹了。

    “不喜欢?”

    沈灵韵伸手挠了挠霍风华的手掌心。

    “喜欢,我……我太喜欢了,只?是一时?没有回?过神?,我们有孩子了!”沈灵韵的声音让霍风华回?神?,回?神?的他小心又用力地抱住沈灵韵。

    这一刻他幻想过很多次,但当真正到来时?,他才知道幻想跟真实有着?天壤之别。

    “灵韵,我很开心,非常开心。”

    霍风华抓住沈灵韵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他的心从听到沈灵韵怀了孩子开始,就一直在?剧烈跳动,好似要跳出胸腔。

    “我也很开心。”

    沈灵韵跟霍风华是合法夫妻,新生命的到来她一样兴奋。

    只?要一想到肚子里正在?孕育一个小生命,她在?激动之余也有点紧张。

    根据后世不少资料,孩子可?没那么好生。

    “艾文,有什么禁忌的,你都给我写下来,我一会看。”霍风华此时?眼里都是沈灵韵与还未出生的孩子,已经顾不得跟医生交流。

    “好的,先生。”

    艾文理解霍风华初为人父的心情,拿出纸笔,细心写出禁忌与饮食上需要注意的事?。

    英姐听说沈灵韵有孕,也是喜得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留心听着?艾文对沈灵韵饮食的指点。

    这一刻,整个霍家上下都洋溢着?喜悦。

    但因为香江有不到三?个月不能公布怀孕喜讯的风俗,就算全家上下都知道了这件喜事?,大家也没有在?外界露出半点风声。

    沈灵韵答应霍风华一起去M国出差的事?,也因为小生命的到来爽约了。

    不仅是沈灵韵爽约了,霍风华甚至取消了去往M国出差的事?,而是电话远程遥控指挥。

    说到电话,香江开始流行起移动电话。

    就是俗称的大哥大。

    砖头一样大的移动电话在?香江一出现就风靡起来,霍风华在?Y国不仅见识了移动电话,还接触到了移动数据连接。

    回?到香江就让专门?成立了一家子公司,投资电信产业。

    原本是后世某个富豪主营的业务,被霍氏集团提前插了一脚,移动蜂窝在?霍风华的支持下,跟政府沟通后,迅速建立,大哥大就风靡整个香江了。

    甚至开始往周边辐射。

    深圳是香江富豪们重点投资的地方,大哥大很快也在?那边流行起来。

    霍家,沈灵韵怀孕,霍风华不仅迅速放权,很多工作也在?家里处理。

    因为业务繁忙,文件多,还专门?另开辟了一间大书房当作办公室,每天家里进出不少霍氏集团的高层领导人。

    大家对于霍风华的居家办公,各有猜测,唯一没想过沈灵韵怀孕。

    对于大众来说,女人怀孕男人就不出门?工作,这绝对是天荒夜谈,偏偏这就是真实的原因。

    对于霍风华居家办公,沈灵韵挺无所谓的。

    公司养了那么多人,不让他们多干点,难道真要累死自己吗,所以对于霍风华在?家办公,她很是支持,也算是间接让霍风华休息了。

    “等?过几个月胎儿更稳了,我们就去温暖的海边度假。”

    这天晚上,霍风华抱着?沈灵韵久久睡不着?,干脆聊起天来。

    自从沈灵韵怀孕,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跟妻子纠缠过,今天身体?很躁动,躁动得有点睡不着?,只?能用说话的方式转移注意力。

    “等?稳下来,天气应该冷了,那时?候去温暖的地方度假,挺不错。”

    沈灵韵同意霍风华的建议。

    这段时?间在?医生的指导下,她不再反胃呕吐,食欲恢复,气色也越来越好。

    “度假前,我得向媒体?宣布这个好消息。”

    霍风华的手摸上沈灵韵的肚子,还不到一个月,沈灵韵的肚子不仅是平坦的,就连肌肤也光滑细腻,看不出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小宝宝。

    “会不会太高调了?”

    沈灵韵的脸有点红,只?要想到向媒体?通报自己怀孕的事?,她有点难为情,也有点怪怪的感觉。

    “让他们知道反而是好事?,今后遇到我们时?,他们也不会横冲直撞。”霍风华看出沈灵韵的难为情,解释原因。

    香江跟其他地方是真的不一样。

    一般人家,可?能除了亲人就没有人在?意你怀孕不怀孕,后继有没有人,香江的富豪家不一样,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成为八卦的头条,既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展示给众人看。

    “好吧。”

    沈灵韵妥协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沈灵韵在?医院里挣扎了小半天,孩子才生下来。

    这么长时?间的分娩,霍风华差点冲进产房。

    要不是齐文赋与霍朝华一左一右硬拉住他,他真的就踢开了产房的门?。

    “大哥,冷静,冷静,你这样反而会影响嫂子。”

    霍朝华冷静地劝霍风华,他跟霍风华一样心急,但再心急,他觉得都得听医生的,他们这些人又不是医生,闯进去能干嘛,反而耽误医生工作,沈灵韵要是出点什么事?,那才是天大的事?。

    “华哥,朝华说得对,你得为嫂子考虑。”

    齐文赋也劝霍风华。

    霍风华这才勉强沉住气,但听着?产房里的动静,他狠狠捶了两拳头在?墙上,后悔不已,早知道沈灵韵生产这么艰难,他宁可?不要孩子。

    就算他没有孩子,霍朝华也能生。

    霍朝华还不知道他哥的打?算,此时?的他非常挂心产房里的沈灵韵。

    “哥,哥,嫂子生了吗?”

    就在?这边刚安抚下霍风华,一阵刮了过来,是霍琼华从国外赶回?来了。

    知道沈灵韵预产期就在?这几天,霍琼华处理好学业上的事?就往香江赶,她以为自己够快,没想到她家小侄子更快。

    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个世界。

    下飞机就听保镖说沈灵韵在?医生分娩,霍琼华顾不得回?家放行李,直接就让保镖把自己拉到了医院。

    “还没有。”

    霍朝华没想到妹妹这个时?间赶到,赶紧回?答了一句,同时?给妹妹使眼色。

    霍琼华这才发现霍风华脸色很难看,后知后觉到走廊里的气氛很沉重,她赶紧闭嘴不再说什么,只?是看向产房的门?充满了担忧。

    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沈灵韵终于生了。

    这孩子可?以说是她九死一生生下来的,她骨架小,就算孩子个头不太大,但也非常难生,早知道就剖腹产了。

    从昏迷中醒来,沈灵韵见到的是胡子拉碴,一脸憔悴的霍风华,男人此时?正靠在?自己脸旁睡着?了。

    伸出手指,她嫌弃地戳了戳霍风华脸上的胡茬。

    霍风华来医院前,已经连续忙了两个晚上,两个晚上都只?睡了三?个多小时?,精神?早就没那么好,又等?到沈灵韵平安生产,他给沈灵韵收拾完,就累得忍不住靠着?妻子睡了过去。

    本就睡得不深,沈灵韵的手指一戳到脸上,他就睁开了眼睛。

    “灵韵。”

    霍风华伸手摸沈灵韵的额头,发现不烫后,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跟他说,幸好沈灵韵一直在?保养,才没有在?生孩子时?大出血,但也需要在?产后好好休养一两个月,把月子坐好。

    “我没事?。”

    沈灵韵看出霍风华眼底闪过的水润,主动抓住对方的手亲了亲。

    “以后不生了。”

    霍风华觉得沈灵韵生孩子要了自己半条命,为了不让另外半条命消失,他不打?算让沈灵韵再生。

    “嗯。”沈灵韵也不想生了,生孩子真不是上下嘴皮一磕就能完成的事?,分娩过程中的各种疼痛,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对不起。”

    霍风华怜惜地吻了吻沈灵韵的嘴唇。

    “去收拾收拾,我想洗漱。”

    沈灵韵推霍风华去一旁的卫生间洗漱,她住的是套房,所有设施都配套齐全。

    “好,你等?我,我很快的好。”

    霍风华冲向卫生间,他身上其实不脏,真要脏,医生也不会让他进来照顾沈灵韵。

    简单冲洗一下,又刮了脸上的胡子,霍风华恢复了仪表与风度。

    沈灵韵是顺产,正常来说几天就能出院,但她还是在?医院里住满了一个月的月子才回?家。

    回?到家,登门?的人就多了。

    霍家生了孩子,不管是相熟的人家,还是不太熟的,都得上门?祝贺。

    不到三?天时?间,霍家就收到很多送给沈灵韵与小宝宝的礼物,霍朝华与齐文赋送得最夸张,两人差不多把整个香江的玩具款都搬回?了霍家。

    那么多玩具,沈灵韵不得不指挥佣人专门?腾了一间宽大的房间存放。

    年轻人送孩子喜欢的东西,老一辈送出的就是玉石与黄金首饰。

    才一年时?间,黄金价格居然再次高升。

    比去年暴涨后又翻了一倍。

    沈灵韵让霍风华再次囤了一批黄金,别看金价现在?已经很高,再往后,只?有更高,没有再怎么降过,降也是短暂波动,过后会更高。

    后世六百多一克的黄金比比皆是。

    霍风华信服沈灵韵,让他囤,他就囤,一点都没有犹豫。

    俗话说,孩子是见风就长,一岁多的孩子已经能慢慢跑跳,精力旺盛得很,这天,沈灵韵正在?庭院里照看孩子,阿辉匆匆跑来汇报。

    “太太,港督死了,死于心脏病。”

    沈灵韵逗弄孩子的手停了下来。

    她没说话,而是看向山下中环的位置,隔着?距离,她都能看到去年才动工的大陆银行刚刚竣工,此时?正如同一把钢刀一样挺立在?中环最黄金的位置上。

    这栋楼非常高,超过新加坡银行大厦,成为此时?亚洲最高的摩天大楼。

    而这栋楼后世有无数经典传说。

    “阿辉,去书房把这个消息汇报给霍风华。”港督死了,还是死于任上,葬礼一定在?香江举行,沈灵韵与霍风华是一定要去参加的。

    阿辉领命而去。

    沈灵韵转身抱起孩子,指着?山脚下不因港督死亡还会一直繁华下去的香江,教?育孩子什么是爱国。

    小宝太小了,根本就听不懂妈妈在?说什么。

    但他还是乖巧地用小软糯声音哼哼唧唧回?应沈灵韵。

    几分钟后,母子身后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他张开双臂,抱住一生挚爱的两人。

    沈灵韵回?头,看着?霍风华笑了起来。

    美?丽的容颜上都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