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狩猎美男STEIN不情愿之婚子澄丛林之神倪匡三十六大冯唐中国文脉余秋雨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午夜郎吻 > 第一章

  在“贺氏牧场”的后山上,牧育着成群的白色绵羊,由远处望去,仿似一点点的小白球,点缀在蓝天白云下,充分表现了大自然的清凉快意!

  穿梭在羊群间的是,一位十七岁的小女孩——梅亚。贺。

  她童心未泯地在绿草上与羊儿赛跑,每天的这个时候,便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也唯有与它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可以丢开所有的顾忌,扔掉女孩子的矜持,任意的在大地上跳跃、飞舞,而不用担心被父亲看见,讨来一顿责骂。

  提及梅亚的父亲巴森。贺,也就是邻居口中的老贺,他虽是梅亚唯一的亲人,却也是她最敬畏害怕的一位。

  巴森的脾气暴躁易怒,连牧场上的工人都不敢领教,更何况是和他朝夕相处的梅亚呢!

  更让她痛心的就是,巴森有一个极为要不得的喜好——赌。

  说起赌,巴森擅长的方式可说是不胜枚举,大到赌马、赛鸽、小到纸牌、梭哈,他都喜欢玩上一把。

  但赌博这玩意儿哪有稳赢的?十赌九输更是大伙儿都知道的道理,却没有一个赌徒会将它放在心上,只是依然故我的沉迷。

  而巴森就是其中之一,他非但沉溺于这项刺激中,甚至已到了火走入魔的地步。

  梅亚屡次劝说都得不到效果,反而惹来意想不到的伤害。不是被打被骂,就是罚她做更多的家事,但她并不怪父亲,也明白他之所以会爱上赌博,也是希望能改善牧场的经济。

  尤其这些年来,邻近几个地方都先后开辟了新牧场,他们的设备不但新颖,草原更是广阔肥沃,所养的牲畜肉质鲜美,绵羊的毛质滑亮,乳牛的奶水充足,这些都是“贺氏牧场”望尘莫及的。

  因此,巴森一心想从赌博中捞点钱,好扩大牧场营运,增加一些设备及生财器具。

  没想到他愈是执着于此,就愈加深陷,以致到头来,他连牧场都不要了,整日埋首于赌场中。

  梅亚看着天空已出现晕红的晚霞,这才赶紧对身旁的小羊们说道:“天快黑了,我们快回去吧!否则天一暗,山路就不好走了。”

  羊儿似乎听得懂她的话似的,在她的口令下,全都集合起来,朝家园的方向迈进。

  当靠近大屋门外,梅亚便远远的的看见父亲驾着马车回来了,他醉醺醺地下了马,走路踉跄的差点摔进沟里。

  梅亚立刻上前搀扶他,轻声说道:“爸,不是告诉过您,以后喝醉了就不要自己驾马,这样很危险的。”

  尤其山路的另一边是悬崖,只要一个不留神,很容易摔得粉身碎骨。

  “要你管!去,去给我拿酒来。”巴森颤巍巍地走进大屋,坐在一张林椅上,跷起二郎腿,对她发号口令。

  “您不能再喝了。”

  梅亚直摇头,痛心父亲的执迷不悟,这阵子他不知输掉了多少羊儿、多少上好的乳牛,自从他迷上赌博后,非但没有挣得半点钱,反倒输掉了半座牧场。

  她在意的并非牧场的营运,而是父亲的健康,看着父亲成天不是赌就是买醉,真不知该如何说他。

  “你再-嗦,小心我打你。”巴森露出狰狞的面孔,吓得她不敢再多说半句话。

  她不会忘记他下手有多重,每当沐浴时,看见自己身上一条条毒打后的伤痛,她就不禁悲从中来。

  那种痛是非常刺骨的,即使她再勇敢,也不愿再尝试。

  “快去拿酒。”巴森又朝她吼道。

  她从失神中惊醒,这才不情不愿地走到酒柜,拿出一瓶酒递给他。

  他扭开瓶盖,连杯子也不用便猛灌了几口,之后以手臂拭了拭嘴,睨着她说:“去把东西整理一下。”

  梅亚一愣,“整理东西做什么?”

  “叫你去整理就是了。”他不耐烦地说。

  她定在原地,双手紧拧着裙摆,似乎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妙了!“您不说清楚我就不去,究竟要我去哪里?”

  “你是翅膀长硬了,现在我说什么都不听了,是不是?”

  巴森怒气腾腾地走到她面前,正要甩她一巴掌时又突然收了手,暗自啐了声,“要不是我把你卖给别人,那张脸不能有半点瑕疵,否则,我真想打烂它。”

  “您说什么?”她吃了一惊,身子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她没听错吧?父亲说他把她卖给别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赌输了,这座牧场全部送给人家还不够抵债,正好我打听到约瑟亚王宫在找侍女,镇里的杰克正好和王室的总管熟识,在他的帮忙下,你可以直接进去,这是你的荣幸,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拧着眉,酒气冲天的对着她喊道。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这里……”

  她一点都不想离开这个陪她生长了十几年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只羊、每一头牛都和她有着深切的情感。

  父亲不能这么自私,他怎么可以把她当成一样物品,说卖就卖?

  “你这丫头——”

  巴森顿时怒火上扬,顺手抓了一支棍子就往她的身上甩,“不去是吗?很好,那我就打死你,省得我天天在家看你的脸色。”

  他聪明的不打她露在衣服外面的脸部和手臂,拚命甩打着她的大腿。梅亚疼得直淌泪,却连哼也不敢哼一声。

  这时候杰克刚好来到牧场,一进屋便看到这一幕,立刻冲过去,拽掉他手上的棍子。

  “老贺,你这是做什么,要闹出人命吗?我是想帮你,但如果你把她打伤了,到时人家不要,你可别怪我!”

  杰克气呼呼地对着巴森说,还不时以目光审视梅亚身上的伤痕。

  “这丫头不听劝,老是跟我作对,我当然气疯了,不打她我还能做什么?”

  巴森双手叉腰,一双眼瞪得跟牛眼一般,眼白处则现出了长年被酒精侵蚀的混浊。

  “梅亚是个好女孩,我相信你心里也明白,别老是因为赌输了,就把气出在她身上。我想她也只是嘴上说说,不会置你于不顾的。”

  杰克安抚着他,随即走到梅亚身边,蹲下身说:“别恨你爸,他是醉了才会这样,但杰克叔叔要告诉你,如果你爸还不出那笔钱,可是得去坐牢的,你忍心吗?”

  他紧抓着梅亚的弱点,他明白这女孩是吃软不吃硬的个性。

  “我……”她迟疑了,看了看父亲,她又怎么忍心呢?

  “我也不逼你,你仔细考虑考虑吧!”杰克十分懂得以退为进的道理。

  梅亚一时间陷入了挣扎,久久未语。

  “你别浪费时间了,她就是这种死性子,问了也是白问,你就直接把她带走吧!”巴森瞪着她说。

  醉意醺然的他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更不明白他所说出的每个字已伤到最亲密的人。

  “爸,我答应你,但求你别再说这种话了——”

  她认了,既然想不出第二种办法,她也只有委屈求全了,再说,去王室当侍女也没什么不好的,不仅可以赚钱贴补家用,还可以躲开父亲的毒打,只是……只是她好舍不得那些小动物。

  “老贺,你听见没?梅亚答应了。”杰克开心道。

  “哼!谅她也不敢不答应。”

  巴森又大口喝酒,直到喝够了,才摇摇晃晃地走到椅子上躺下。

  “梅亚,你进屋里去准备一下,东西不用带太多,王室里什么都有,你只要把自己弄得干净清爽点就行了。”

  其实,梅亚有一张深邃且漂亮的五官,她的皮肤是淡淡的健康麦牙色,一头大波浪的金发可是遗传了她母亲,湛蓝的眼珠子有神而炯亮,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因此,杰克对梅亚有信心极了,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她不会被录用。若不是她身为平民,就算甄选王妃也相当有机会。

  梅亚双眼空洞地凝睇着杰克,良久……她才点头回到房里。

  对未来,她已经没有任何寄望,或许终其一生,她都得在那陌生的王宫里度过了。

  ※※※

  约瑟亚王宫内传来极为狂野的咆哮声!

  “迪南殿下,小的不知道这个不该摆在这里。”

  一名侍女战战兢兢地说着,身子还不停的发抖,她不知道只是一个小小的笔座,竟会惹得殿下这般狂怒!

  “去!把它拿去扔了。”他一双利眼射出冷箭来。

  “是……我……这就拿去丢了。”她如获大赦般,赶紧将放在桌上那只漂亮的上等笔座拿走。

  待她离开后,殿下的寝宫里又陷入一片死寂……而迪南的思绪仿佛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莎莎阿姨,别打我……好痛……”七岁的迪南紧紧抓着一直打在他身上的粗鞭,赤裸的上身已是伤痕累累。

  “你再皮呀!小心我打死你。”他的后母莎莎狠戾地说。

  “我以后不敢了!阿姨——”

  “住口!你就只会叫我阿姨吗?我现是你的后母,喊我母后——”她最痛恨迪南始终不肯开口叫她一声母后,这感觉仿佛她目前这个王妃的名讳是假的。

  迪南撇开脸,小小的脸上出现的竟是一副倨傲的神情,除了已去世的生母外,他绝不会再喊别的女人为母后。

  “好,你嘴硬、你倔强,看我怎么驯服你。”

  莎莎的粗鞭正要落在他身上,正巧迪南的保姆妮娜冲进屋内抱住了他,一手抓住鞭子。

  “别打了,王妃,国王就要回宫了。”她赶紧找理由说道。

  莎莎瞬间变了脸色,惊惶失措的道:“是吗?好!算你今天运气好,我就姑且饶过你。”她收回手,恶狠狠地瞪着迪南又道:“你身上的伤绝不能让你父王看见,否则,下回更有你好看的,懂吗?”

  迪南只是低头不语,两只小拳头握得好紧,强迫自己把到嘴的辩驳给吞了回去。他心里明白,就算他告诉父王她打了他,过分宠腻她的父王也只会说是他调皮捣蛋,绝不会为他说半句话。

  “你——算了算了,我得回房好好打扮一下,没空理会你。”

  她冷哼了一声,立即拎起丝质篷裙,如骄傲的孔雀一般离开了迪南的寝宫。

  莎莎原是王宫中的侍女,对他是又好又温柔,没想到等母后因病去世后,她便设计色诱父王,千方百计要夺取王妃这个位子。

  偏偏父王被她的美色迷惑,事事都对她言听计从,而她不但达到了目的,还乘机挑拨他们父子间的感情。

  因此,迪南虽身为王子,但从未感受到父爱的温暖,加上母亲又早逝,因而渐渐养成他偏激的个性。

  但他唯一明白的是,像莎莎那种一开始便故作温驯的女人最可怕,她所有的温柔婉约都是装出来的,事实上,她就像毒蝎,沾都沾不得。

  他发誓绝不会重蹈父王的覆辙,绝不!

  直到三年前,他正式承袭殿下爵位后,莎莎因为过于担心害怕,整日生活在忧心惶恐中,终于抑郁而终。

  该死的女人……若非她已不在人世,他肯定要将她五马分尸、狠狠地鞭打她,将过去她烙印在他身上的伤痕,全都转印到她身上。

  迪南幽幽地从回忆中凝神,这辈子他最恨那种外表美丽多姿、柔弱堪怜的女人,那就仿似莎莎刚到王宫时所假装的模样,令他作呕。

  而那只笔座,正是他十六岁生日时,她虚情假意下买给他的礼物?还记得他一拿到手,便将它扔得远远的,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也不知刚刚那个侍女是从哪儿翻出来的,真是晦气!

  这时,寝宫房门又响了两声,迪南不耐地咆哮道:“谁?”

  “是我,妮娜。”妮娜是王室的老仆,自王妃去世后,便是由她一手照顾迪南长大,也是在她的袒护下,让迪南好几次得以躲过莎莎的魔手。因此,迪南对她有着深深的感激,也唯有对她不会摆出的架子。

  “请进。”

  “殿下,您又发脾气了?”

  妮娜一进屋里,就主动将他屋内所有的窗帘拉开,让外头的阳光得以照射进来,使这间屋子不再这般阴凉。

  “妈的,又是哪个侍女去向你告状了?”他拢起眉心,心中的怒火燃烧得更旺。

  侍女、侍女!又在耍奸使诈了,她们勾引不了父王、拉拢不了他,便耍起这种小鼻子、小眼睛的手段,如果让他查出是谁,他一定立即送她上断头台。

  “没人向我告状,是我自己看出来的。”妮娜叹了一口气,“才一进门,我就听见您大吼大叫的声音,任谁也听得出来您又在闹性子了。”

  她仔仔细细看着已长大成人的王子殿下,心想时间过得还真快,尔雅王妃已走了二十年,迪南也已由小男孩变成如今拥有天生王者架式的男人!

  他的黑眸一沉,冷冷地说:“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侍女居然拿出那只莎莎买的笔座放在我的房里?”

  当他看见那玩意儿,怎么还能隐忍住脾气不发作呢?

  “她是新来的侍女,什么都不懂,慢慢教她嘛!”

  “怎么又有新侍女?王宫内三天两头招入新侍女,不觉得麻烦吗?”他语气不善地说。

  “还不是都是因为您吗?”唯有妮娜对他的怒气蒸腾,才能不为所动。

  “我?”迪南的眸光倏然激射。

  “是啊!每个进宫的侍女几乎都待不到一个月,她们还不是被您那暴怒的性情给吓走的,别再将所有的罪过都迁怒于她们,她们不是莎莎。”她语重心长地劝说。

  “妮娜!”他震愤地望着她。

  “难道我说错了?”她笑了笑,完全不理会他的怒意。“别生气了,国王陛下有急事想与您商量,要我请您到餐厅共同用餐。”

  “我不去。”他痛恨父王,若非他为女色所,他也不会有那种悲惨的童年。

  尤其是在莎莎的蓄意挑拨离间下,他与父王的关系变得很生疏,甚至可以说到了“恶劣”的地步。

  迪南甚至想过,如果莎莎有为他生下一个男孩,那这个殿下的位子绝对轮不到他的头上。

  “我知道您恨他,但他毕竟是国王,也是您的父亲,他找您就表示有急事,您还是去看看吧!而且,您就要继承王位了,国家大事您也该了解的,不是吗?”

  妮娜相信迪南是个聪明的男人,更是个有君子之风的君王,只是,过去的仇恨淹没了他的理智,让他变得有点愤世嫉俗。

  若能有让他发挥智慧与专长的机会,他必定能做得比现在的国王更好。况且,国王的年岁已大,也到了该交棒的时候了。

  迪南揉了揉眉心,眯起眼,无奈地说:“好,你先下去,我待会儿就到。”

  妮娜笑了笑,很高兴自己并没有看错他,“别让国王陛下等久了。”叮嘱过后,她即刻退下。

  而迪南则走到窗口,看着阳光照射下的整片江山……虽说王子殿下这位子太沉重,但他有信心一定能做好它。

  ※※※

  “父王,您找我?”

  迪南来到金璧辉煌的餐厅内,看着正在用餐的父王。

  国王抬起头,一见是他,立即笑道:“你来了?我就知道嘱咐妮娜去唤你,一定是万无一失。”

  他怎么会不知道迪南只听妮娜的话,也仅对她保有一分敬重,而那是他这个做父亲所望尘莫及的。

  “您利用我对她的敬重之心?”他皱起眉,敌视的看着国王。

  “说什么利用不利用,你是我的儿子啊!”国王搁下银得发亮的刀叉,冷然含威地指着前面的椅子,“坐。”

  迪南神色复杂地入座,“有什么事,说吧!”

  “你也知道现在英格兰与爱尔兰军不易应付,你是该多关心一下国政了。”国王拿起葡萄美酒浅尝了一口。

  “就因为这件事?”

  “另外,我关心的是你的婚事。”国王切入正题。

  “婚事?”迪南阴郁地沉下脸。

  “马赛将军拥有兵权,如果能拉拢他,对咱么恐固王室威武是非常有帮助的。”国王定定的看着他,希望他能了解这件事的重要性。

  “拿我来巩固您的王室威权?”迪南冷嗤道。

  每次不都是这样吗?在父王独裁的决断一切后,就要他来执行命令,他已经受够了自己像个傀儡的被操纵的感觉!

  “话不能这么说。”

  “那说出你的计划,你要如何拉拢他?”迪南撇撇嘴角,不屑地问。

  “他有个女儿今年已十九岁,如果你能与……”

  “够了!我绝不答应。我要娶她,还不如要我娶个温柔可人的侍女来得愉悦,您说是吗?父王。”

  他话语中净是挖苦与嘲讽,气得国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是你对我说话的口气?”国王猛一拍桌,先前尽力想维持的好风度已消失殆尽,亲子间顿时形成剑拔弩张的态势。

  他明白这个唯一的儿子对他的所作所为有种种不谅解,这二十年来,对他亦有诸多批判与责难,但他都刻意隐忍下来,否则,他们父子间的嫌隙会更难愈合啊!

  “莫非您对我有意见?”在迪南深沉的表情和语调中,增添些许不屑的意味。

  “我很后悔生了你。”国王也气得说出重话。

  “很抱歉,我身上流有您赐给我的血液,就算再坏、您再不接受,我也是您的种,除非您赐我一死。”

  他冷睇着自己的父王,那绝决的表情让国王感到十分痛心。

  国王抖着身躯,怒斥道:“你这么做只会引来亲痛仇快的后果,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他十分后悔这些年来对迪南的纵容,以至于养成他这种目中无人的个性。

  “我当然在意,但我有我的处事原则,父王,您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退位了?”他挑挑眉,一张深刻且冷冽的俊容带着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好,好得很!马赛前阵子已经回国,过两天我会请他们父女俩来宫里做客,你给我好好的款待他们,否则,你休想我会退位。”国王撂下狠话后,连餐都不用便离开了客厅。

  迪南咬牙切齿地注视着他的背影,额上浮起的青筋也快压不住地濒临爆炸的边缘。

  正在这时候,一名侍女并不知厅内的气氛已经起了变化,端了一盘点心进去,正欲上桌,刚好他一个回身,整盘的糕点就这么抛在他俩身上!

  迪南的火气更盛,下颚咬得咯咯作响,他猛地抓住侍女的头发,“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把我的衣服弄得一身脏!”

  “对……对不起,可是……是殿下您自己撞上我的啊!”

  梅亚初来乍到,对宫中的礼仪尚不熟悉,虽明白主仆之分,但没做错的事,她也不容许自己糊涂认帐。

  “你——”迪南抬高她的下巴,凝视着眼前这张陌生的俏脸,扬起嘴角冷笑道:“你是新来的侍女?”

  “是的,殿下,我三天前才来到王宫,有……什么不对吗?”

  梅亚不解又懵懂地回睇他,不明白他眸里为何要激射出这么犀利的光芒?

  “不对,何止不对,这可是大大的不对。”他紧抓住她的下颚,唇边带了抹似有若无的讥讽。

  而偏偏他这抹嘲弄的微笑,居然能微妙的勾动起梅亚的心弦,使她的心莫名的产生了一阵混乱的狂跳。

  “呃——我还是不懂……”她急忙推开他,猛然想起他俩之间身份的差异,暗笑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要不得的感觉?

  “那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我希望你赶紧滚——”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冷冽,那慑人的目光让梅亚的心脏猛地一阵紧缩!

  她愣了一会儿,霎时清醒似的跪下,颤声说:“对不起,殿下,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殿下可以赐我罪,但请别赶我走啊!”

  梅亚担心自己若是被赶出了王宫,替父亲解围的那笔钱一定会被要求退回,那她该怎么办?不行!说什么她也不能走,她绝不能因自己的一时大意而害了父亲。

  “赐你罪?”迪南的眼底轻闪过一抹戏谑的神采,他嫌恶地撇撇嘴,“你现在是在耍哪种手段,以退为进吗?”

  “我……”她不解的望着他。

  他倏地逼近她,眉宇冷然地对住她那张满是惊惶的小脸,并突地掐住她的颈子,一抹狠戾的笑影勾勒在唇角,“你究竟离不离开?不走的话,我就一手掐死你。”

  梅亚反射性地向后退缩,但他却紧抓住她的颈子不放,刻意要弄疼她。

  “咳……我确实……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走?我不能走……也不行走。”她一抬眼,便瞧见他眼底那抹莫测高深的幽魅笑意!

  “果真有企图。”

  这女人所表现的娇弱模样,及眼角滴落泪水的可怜样,不禁让他想起二十年前那个演技绝佳的莎莎!她不就是用这种无辜的表情、委屈的容颜,诱拐了他的父王吗?

  这个女人居然还想用同一种手段来对付他,他迪南又怎可能重蹈父王当年的错误。

  梅亚只觉得一头雾水,她怎么也料不到,她才刚进宫没几天,居然遇上这样的男从,偏偏他不是她惹得起的王子殿下。

  “通常在我们王室里担任侍女,长相至少要有中等,身材也得凹凸有致,而你完全不符合标准。说!究竟是谁让你进来的?”

  他灼灼的目光诡异地盯着她似蜜桃的粉腮及玲珑有致的身段,口气充满了讥讽的味道。

  “这……这……”她完全不知道王室竟有这样的规定,她能说吗?说了会不会害了杰克叔叔?若非杰克叔叔的引荐,他们“贺氏牧场”哪能有那一大笔钱好应急呢?

  她绝不能做个忘恩负义的人啊!

  “你到底说不说?”他浓眉紧蹙,蓝瞳中闪着骇人的星芒。

  梅亚语塞了,诸多牵绊滞碍让她开不了口,只能以无语代替回答。

  “很好,你不肯说是不是?该不是你们早有预谋,某人故意放你入宫,蓄意迷惑我?”他冷冷地嗤笑,目光狠狠地扫向她。

  梅亚瞠大眼,无法容忍他话中的误解,只能摇着小脑袋,“没有预谋,也没有蓄意,殿下可以明查,千万不要污蔑我……”

  她惊骇的对住他那对凌厉的眼瞳,浑身颤抖得停不下来。

  “你这个女人!”他咬牙盯着她。

  “我真的不懂殿下是怎么了?难道你认为自己会被我迷惑吗?”她决定豁出去了。原来这个长相一表人才的王子殿下是个神精病!

  梅亚虽知道自己长得并不难看,但还没有达到能迷惑别人的地步吧?他凭什么一见面就这样数落她?

  “你——”迪南霍然放开她,使得梅亚一个不平衡,踉跄了好几步。

  “你要待下来也行,可你得禁得起我的折磨,你给我仔细听着,千万别妄想引诱宫里任何一个男人,否则,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残酷地丢下这句话之后,迪南便整了整衣领,大步地走出餐厅。

  此时的梅亚背脊直贴着餐桌,神志已怔茫得理不出半点头绪,她完全无法理解,这位王子殿下眼中的恨意是从何而来?

  她只能安慰自己,或许那是他情绪不稳定所说的气话,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女,高高在上的他绝对不会记得她才对。

  梅亚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告诉自己——一定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