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无良恶霸艾林草莓满地红寄秋红与黑司汤达放宽历史的视界黄仁宇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想爱全麦吐司 > 第一章

  当当──

  玻璃门上挂着的风铃轻响,同时间大门被推了开来,走进一位模样俊帅的男人。

  方凯欣与凌羚安静下来,屏气凝神地等待他慢慢走过来。

  「这些都是刚出炉的吗?」男人一手扶在玻璃柜上,仔细瞧着里头的糕点。

  「对,这些都是,不知先生喜欢哪一块?」凌羚脸上挂着柔媚的浅笑,笑容迷人。

  翟士易一双魅眼紧-,笑睇着她,「如果小姐-也算在内,我应该会挑-才是。」

  「呵……呵呵……」凌羚虽然喜欢男人、需要男人,可对于这种自以为帅、爱耍嘴皮子的男人,她可就兴趣缺缺了。

  她干笑地走向正在擦桌子的方凯欣身边,拍拍她的肩,「那个人交给-了。」

  「-不是一向最喜欢帅哥吗?」方凯欣笑着挖苦她。

  「话是没错,不过他……太痞了。」

  「好吧!我舍命为。」方凯欣把抹布扔给了她,走到那男人面前站着,「先生,你挑好了吗?」

  「怎么变成-了?刚刚那位小姐呢?」这男人是挑蛋糕还是挑人呀?

  「她到后面洗抹布了。」方凯欣瞪了他一眼。

  「呃──」他的眼神还直往里头瞧。

  「先生,对不起,她暂时不会出来了,如果你要买蛋糕就请快,如果不买就请便。」方凯欣微微一笑,小脸尽露鄙视。

  「我希望刚刚那位小姐招呼我,-──ㄟ……」

  他的手腕突被一扭,紧跟着五官也扭曲了,「喂……-这个男人婆快放手呀!」

  「我告诉你,我们这里是面包店,不是酒店,可以让你叫小姐伺候的。」方凯欣的手劲隐隐加重。

  「行,算我说错话,请-……-放手……」翟士易咬着牙说。

  方凯欣这才松开手,「要买东西就快点,不买就滚。」

  「我当然要买了。」他揉揉手腕,提防地瞪着她,然后随便一指,「就这个好了。」

  没好气地拿来纸袋与夹子,当凯欣目光往他指的面包一看,顿时傻住!

  是……是她做的全麦吐司!

  「你……」她再看了下眼前这个看似俊魅却非常惹人厌的男人,试着扭转局势,「这是全麦面包,口感较涩,你要不要换一样?」

  「-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做了面包还怕人买的样子。」没错!翟士易心想,他是对这种索然无味,就跟她一样的全麦面包没兴趣,不过她愈是想阻止,他就愈想买。

  「反正你就是不准买,知道吗?」她用威吓的方式想让他改变主意。

  「不,我还是决定买它。」他-起眸笑望着她,不忘后退一步,免得手臂再次惨遭她的蹂躏。

  「你!」方凯欣愕然了,几乎是以机械式的动作替他将面包装好。

  「多少钱?」翟士易掏出皮夹。

  「三十五元。」她无神地说。

  他将一百元放在柜子上,「不用找了。」

  拿了面包他正要离开,这时江思俞正好从外头回到店内,看见他手中的面包时,下意识愣住,直到他消失在店外,她才赶紧尖叫了声,「啊!」

  她的叫声震醒了方凯欣,「-干嘛?叫魂呀?」

  「刚刚那男人买了-做的面包耶!-不追吗?」江思俞指着外面。

  「完了!」经她一提,方凯欣才想起自己忘了要对方写下资料了。想着,她立刻冲了出去,哪知道却已不见他的人。

  「-怎么了?好不容易等到对象,该不会还挑人吧?」江思俞偷笑,「这可是犯规的喔!」

  「谁犯规?」凌羚把烘焙室整理好,才出来就听见江思俞这么说。

  「她!她竟然没让对方留下地址,就放人家走了。」江思俞指着玻璃柜中少了条全麦吐司的空位。

  「该不会是刚刚那个男人……」凌羚压低嗓问。

  方凯欣无力走了回来,点点头,「我被吓傻了,他那种样子的男人是不可能挑全麦面包的呀!我一直以为我看错呢!」

  「还好,他不是挑我的。」凌羚有些幸灾乐祸地吐吐舌尖,「不过他跑了,这下怎么办?」

  「只好等他下次再光顾了。」方凯欣心里却叨念着:最好别来。

  「我刚才虽然不是看得很仔细,但猛一瞧他长得应该还不赖,-们干嘛这么害怕?」江思俞不解地问。

  「我也说不上来,直觉他像个花心大少。」方凯欣耸耸肩。

  「而且风流成性。」凌羚补充。

  「原来如此。」江思俞笑了笑,「不过凯欣,-可是不能挑人,既然他已选择-做的面包,-也该全力以赴吧?」

  「别再提了行不行,我知道啦!」方凯欣没精力再跟她们闲扯淡,只丢了句,「我有点累了,想去歇会儿,这里就麻烦-们了。」

  说着,她转身步上楼,这时凌羚拿出镜子为自己稍稍补了妆,「我看她就算累也睡不着了。」

  「看得出来。」江思俞这下还真不得不对方凯欣寄予同情。

  不过基于「损友」的义务,她还真想看看方凯欣狂追花心大少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应该不会演出全武行吧?

  方凯欣的确失眠了一整夜!

  不知为什么,只要一闭上眼,她就会梦见昨晚来买吐司的男人,尤其是他脸上挂着的坏坏笑容和轻浮的样子,都让她恨不得将他那张俊脸给打歪掉。

  可每每举起手,他脸上的笑容又会突转正经,让她怎么也挥不下手……这样的情景一幕又一幕地从脑海闪过,吓得她冷汗涔涔。

  因此,她失眠了,瞪着天花板到天亮,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开始有了睡意……

  叩叩──

  「凯欣吗?我是小菲。」她们四个人之中唯一正在进行倒追行动的小菲轻敲了下她的房门。

  「请进。」方凯欣揉揉睡眼,嗓音沙哑地说。

  「怎么了?瞧-好像没睡好,我是不是打扰-了?」小菲看着她疲惫的脸孔。

  「没事,进来坐呀!」方凯欣坐直身子,虽然她是她们之中唯一有拳脚功夫的,但是长相可一点也不男性化,大大的眼睛有着属于她的固执与任性,细致的皮肤是她最骄傲之处,及腰的直发经常随着她舞动的肢体而飘动。

  唯一的缺点是她大而化之的个性与不爱打扮的习惯,总无法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她。

  「-怎么了?」小菲坐在她身边,「刚刚我一下去,思俞就叫我来看看。」

  「她们没告诉-吗?」方凯欣抓抓头发,叹口气说-「有男人买了我做的吐司。」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小菲比她都还开心呢!这下子终于有人可以跟她一块儿忙碌了。

  「好什么?」方凯欣露出一副苦瓜脸,「那个男人……我一看就讨厌。」

  「他很丑了?」小菲试问。

  「不,其实还满帅的,如果说他是电影明星我也不会怀疑。」这点倒是真的,但就因为他太帅,这才让人讨厌。

  「那很好呀!」帅哥有谁不爱呢?

  「好个头,他一来就直对凌羚笑,一副嫌我碍眼的样子,-说他是不是很过分?」想起那男人看凌羚的一双有色眼光,她就有气。

  「不过不能光用这个来猜测他的为人吧?-该去他住的附近调查看看。」小菲拍拍她的肩,「-就别烦了。」

  「可是我当时一呆……根本忘了跟他要数据,所以到现在我连他够不够格都不知道。」她伸了下懒腰,自嘲一笑,「没想到我方凯欣也有为男人乱了方寸的时候,不提了,起来干活吧!」

  「别这么说,我想我们四个任何一个碰到这情况都会这样的。」小菲回忆起自己当初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看-睡眠不足的样子,再睡一会儿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去买点材料回来,顺便透透气。」方凯欣走进浴室梳洗一番,梳着她那头滑顺的直发,再用发带绑了个利落的马尾。

  「-真可以?」小菲不希望她太逞强。

  「安啦!」她撇嘴轻笑后,背上背包,「店就麻烦-了。」

  「哪的话,最近都是我有事,把工作丢下不管,今天好不容易可以回报。」小菲天真地笑着。

  「OK,那我走-!」

  方凯欣走出店门,跨上她那辆重型机车,狂飙而去。

  去第一家五谷店询价之后,她正打算前往第二家,突然老远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

  「是他!是他准没错。」昨天她可是瞪着他的背影瞪到差点眼珠子凸出来,怎么可能弄错。

  发动机车,她远距离地徐徐跟着他,哪知道让她发现另一件怪事!

  同时有两名黑衣人跟在他身后,而他像是也知道似的,脚步不停加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那两人是坏人?!

  可恶,光天化日之不想欺负人吗?穿着那身是什么衣服,自以为是黑社会?方凯欣天生的正义感又开始发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本性也崭露出来了。

  加速赶到那男人身旁,刚好看见黑衣人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

  「别碰他。」她用力一喝,跨下了车。

  当翟士易看见她时有瞬间的凝神,久久才道-「是-!」

  「就是我,放心,我来救你了。」她摘下安全帽,利目瞪着那两名黑衣男子。

  翟士易微微勾起嘴角,笑得放肆,接着假意抓住她的胳臂,露出一副胆战的模样,「对,他们两个一路跟踪我,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他们了。」

  「说,他哪里得罪你们了?」方凯欣跟着问。

  「他──」两名黑衣人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既然没有就快滚,否则我可要报警了。」她站在他们与翟士易的中间,不让他们越雷池一步。

  她的作为似乎让那两人十分不爽,其中一人说-「这位小姐请-让开,我们并不想伤。」

  「伤我?难不成你们要拔枪!」-起眸,方凯欣提防地看着他们身上是否有家伙。

  「他们有枪,所以-万万不能走,一定要保护我。」翟士易死命地抓住她,这模样还真让那两名黑衣人看得瞠目结舌的。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方凯欣义愤填膺地,接着又摆出架式要与那两人过招。

  黑衣人完全愣住了,当看向翟士易,瞧他直对他们使眼色,于是其中一人站了出来,「好,我与-一对一对打,如果-赢了,我就放过他。」

  「太好了,希望你说话算话。」她抬高下颚。

  跟着他又看见翟士易摸摸头发,意思是要他……诈败!

  虽然这对他来说很丢脸,但既是翟士易指示的,他又不能不照做。不过,紧跟着与她对过几招之后,那人发现这小丫头的身手的确不弱,劲道十足,让他佯输得倒是服气些。

  「啊……」手臂被她一折,黑衣人猛一叹,「我认输了。」

  「那你们还不滚?!」方凯欣用力推开他们。

  「哼!」两个大男人只好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脸怯意的翟士易。

  「小姐,真的很感激-,如果不是-,我可能就要命丧黄泉了。」

  「看你斯斯文文的,怎么会惹上这些人?」她眉一蹙,「那些人是哪一帮的?」

  「乌贼帮。」

  「乌贼帮?!」她怎么从没听说过。

  「是呀!瞧他们穿得一身黑,像不像乌贼吐出的墨汁?」他偷偷抿着笑附在她耳边说。

  她疑惑地皱起眉头,「是吗?不过还真是奇怪。」有谁会把帮派取这么可笑滑稽的名字?

  看来什么样的人惹上什么样的帮派。

  「喂,没想到-手脚功夫不错耶!」他蜷起嘴角,隐隐一笑。

  「这还用说。」她得意地咧开嘴。

  「其实-长得也不错,不过就是太正经了。我比较喜欢-们店里另外一位小姐,她穿着短裙,留着一头齐耳小鬈发,十分性感。」

  他的话引起方凯欣的满腹怨恼,可她还是强压下来。

  可以,他既然这么说,表示他还算诚实,她不该再拘泥于对他的第一印象上,或许他还可以改造。

  「我问你,你几岁?」现在得先弄清楚他的一些基本条件,最好不合格,她也不用再与他哈啦了。

  「我今年二十八,怎么,想替我作媒?」他扯笑。

  「二十八!」天……竟然在合格条件中。「你的意思是你还未婚-?」

  「那是当然,谁会这么傻,那么早就跳进爱情的坟墓。」他对她眨眨眼,说得很理所当然。

  「那……那你叫什么名字?」天呀!他这副调调,让她愈来愈想扁他了。

  「-真要替我作媒?」他勾起嘴角,端详着她那张忿忿不平的脸蛋,「要替我作媒就该开心点,干嘛一脸的痛苦呢?」

  「你到底说不说?」她对他一吼。

  「行,说就说。」他故作惊骇,「我姓翟,叫翟士易。」

  她赶紧从背包中掏出纸和笔,「写一下你的名字、地址,出生年月日。」

  「这么详细?」他眉一挑。

  「你昨天来本店购买面包,可以得到一张八折优待卡,昨天忘了给你,你把资料填一填,我会送去给你。」讨厌,为什么要她追这种男人!

  「送来给我?」这倒新鲜,「没想到-们面包店服务这么好,才花三十五元就有一张优待卡?」

  「你到底填不填?」还真多话!

  「是,我填。」将基本资料详细的填完后,他便将它递给她。

  方凯欣拿过一看,顿时被他那潇洒的字迹给吸引了目光……再看看他的人,怎么跟这样的字一点儿都不搭呢?

  「怎么了?哪不对了?」他带着不轨笑意的脸贴向她。

  她往后一闪,-起眸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轻浮了?」

  「我轻浮!」他好笑地哈两声,「所有与我接触过的女人都说我很有重量感,尤其冲劲十足,经常让她们欲死欲仙,绝不轻浮。」

  听他话里带着浓浓的「黄腔」,方凯欣听得怒火飞扬,为什么就有他这种男人四处欺凌女人呢?

  她用力拽住他的手,「你说什么?」

  「我说错什么吗?」他闭着一只眼,装疼大喊,「放……放手。」

  「哼!」用力甩开他,方凯欣搓了搓脸,真不明白自己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会让这家伙挑上她的全麦吐司?

  「对了,我能不能请问一下。」他揉着手腕,上前探问。

  「问什么?」她烦躁不已。

  「-到底要把我介绍给谁呀?」翟士易不知死活地补充一句,「最好是昨晚那个俏佳人,瞧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如果扒光衣服一定很有看──」

  「看你的头!」方凯欣咬着牙,瞪着他……最后对他露出一抹笑,「很抱歉,不是她。」

  「呃……那、那是谁?」他退后一步,提防地看着她直揉着拳头,大有准备再大干一架的架式。

  「我。」方凯欣轻轻落下这个字。

  「什么?」翟士易傻了眼。

  「你不喜欢我吗?」她故作柔媚地笑了笑。天知道这笑容有多恶心!她装得都快吐了。

  「咳……咳……」他想活命,却也不想说谎呀!

  「别咳了,到底怎么样?」她-起眸,抓着他的衣领。

  「当……当然喜欢了,像小姐-这么美丽大方,如果能跟-交往是我莫大的荣幸。」他赶紧在心底画了个大叉。

  「这还差不多。」方凯欣这才放开他,「你听好,我叫方凯欣,但我从不交软趴趴的男人当男友,从……就从明天起,我会好好的训练你,你哪时候有空?」

  「训练我?」

  「对,我要训练你的身手,让你可以与我并驾齐驱。」否则谁跟她对打,她还要不要得金牌了。

  「啊!」这是什么意思?「我要跟-一样练身手?」

  「这样有什么不好?至少你就有能力对抗刚刚那两个男人了。」她一副认真的口吻。

  「对对……说得也是。」他瞟瞟白眼,轻吐了口气。

  「你这是什么态度?」她似乎看出他的不耐。

  「没……没有。」他摊摊手。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明天会把优待卡拿去给你,你都在家吧?」方凯欣将他写上资料的纸塞进口袋。

  「不一定。」他说的是实话。

  「好,在去找你之前,我会先用电话跟你联络。」走到路边,她帅气地跨上重型机车,最后又问了他一句,「你真的看上凌羚?」

  「凌羚?」

  「就是你说的那位婀娜多姿的女人。」

  方凯欣将一头乌溜溜的黑发放下,正好一阵风吹过,将她的长发吹起……她赶紧重新绑好马尾,「我可以替你问问,看她要不要选择你,虽然……虽然这有点违反规定,但凡事都可能有例外。说实在话……我也不怎么欣赏你。」

  转开钥匙,她发动机车──

  「等等。」翟士易-着眸走向她,「我没听懂-的意思。」

  方凯欣轻吐了口气,「也好,就说给你听吧!毕竟你也该知道原因,否则对你太不公平。」

  于是她把她们四个女人之间的约定说给他听,「是你不听劝,偏要挑我做的全麦面包,所以我必须倒追你,懂了吧?」

  「喂,可是──」

  「别可是不可是了,我会替你说说好话,如果真不行,我也没办法-!」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方凯欣不再逗留,在他瞠目结舌的表情中飞驰而去。

  「呵!这女人有意思。」他撇嘴一笑。

  不久,他的手机响起,「少爷,你没事吧?我看那女人走了。」

  「你们觉得我可能有事吗?」曾经夺得世界搏击赛冠军的翟士易,会怕一个小女人?

  「这样就好。」

  「还有,以后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难道你们刚刚看不出来我是在闪避你们?」他重吐了口气,「今天是被她撞见,如果让苏富成的人呢?」

  「是的少──」

  「阿嘉,别再喊我少爷,这两个字让我觉得自己很孬。」翟士易-起眸,「以后就直接喊我的名字,还有,告诉我爷爷,我没事。记住,别说出我的秘密,否则我唯你们是问。」

  「是……」阿嘉答得有些无奈。

  翟士易切断通话后,眸光慢慢-起,扯着笑淡淡吟道:「方凯欣……这女人还真的和一般女人不同,挺有趣的。好吧!那我就试试做-的『软脚虾』男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