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真皇子假公主楼采凝纸刀高庸布里坦纳第二次短暂生命[美]斯蒂芬妮·梅尔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想爱全麦吐司 > 第八章

  「凯欣,-真要去高雄度假?」

  见方凯欣拎着行李下来,其它三人一致问道。

  「是呀!我可是要住豪宅耶!多奢侈的享受呀!」也不知翟士易是从哪弄来这么贵的房子让她住,想想可以认识有钱人还是有好处的。

  「-是不是又认识哪个凯子了?」江思俞有点担心地问,就怕方凯欣再一次被男人所伤。

  虽然她的外表强悍、坚毅,看似不容易被打倒,但她的心思却和她们一样纤细易感。

  「我的行情没那么好,这个凯子就是上次那一个。」她撇嘴一笑。

  「啊!翟士易?」凌羚夸张地叫了出来。

  「就是他,-也不用这么敏感好不好?」方凯欣无奈地望着好友们惊愕的表情。

  「-什么时候又跟他在一块儿了?他不是要结婚了吗?-万万不要去做人家的情妇呀!」小菲抚额一叹,没想到方凯欣竟是她们之中最想不开的,宁可被包养!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做他的情妇了?」这可是天大的误会!

  「-不是要跟他一道去度假吗?」被她这一吼,小菲无辜的缩缩脖子。

  「我可没说是要跟他去,是我自己一个人去,OK?所以很不好意思,这阵子要让大家忙些了。」背上行李袋,她对她们笑了笑,「我会去爱河边,帮-们多喝几杯咖啡的。」

  说着,她穿着一身牛仔装,帅气地离开了。

  坐上机车,她不是骑往车站,而是转个方向,来到翟士易的住处大楼外,躲在角落观察他的行踪。

  这几天,她特别用心去观察他,发现对他竟有股前所未有的陌生感,他像是心里有着很重的压力……让他不得不表现出另一种形象将它隐藏起来。

  靠在墙边,她双手抱胸等待着……她告诉自己要挖掘真相,就必须要有耐性。

  耗了整整大半天后,她终于见到他开车从地下室停车场出来,她赶紧戴上安全帽,尾随着他。

  由于她特地换了装扮、安全帽,还把机车喷了漆,因此翟士易根本没料到他以为早已前往南部度假的方凯欣,居然会紧跟在他身后。

  骑了好长一段距离后,她看见他将车停在路边,而后走进一间空屋内,不一会儿就跟着另一人走了出来……两人在门口低声交谈几句,又分道扬镳了。

  最后她决定了,不再跟着翟士易,这男人太狡猾,凡是总是小心翼翼,很难见他露出破绽,所以她打算跟踪另一人。

  方凯欣骑车尾随在那男人的轿车后,直到一间小餐厅,她也跟着进入,坐在角落观察。终于,那男人所等待的人来了,她-眼一看,赫然发现来人就是过去经常去她们店里光顾的许伯伯许达昆!

  同样的,他俩之间几乎没有交谈,只是拿东西相互交换,喝了杯饮料后便再度离开。

  这时,她已顾不得一切地上前拦下许达昆。

  「许伯伯,还记得我吗?」她咧开嘴笑了笑。

  他先愣了下,接着蓦然笑了出来,「是-,怎么?今天不用看面包店吗?」

  「是呀!自从翟士易来买面包后,你就不来了。」她可不笨,联想力一流,他俩之间当真有这么一点微妙之处。

  「-在说什么?」他还装傻。

  「刚刚你看见我的时候似乎很惊讶,是不是在想我怎么没去南部?」她聪颖地投石问路,「你和翟士易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和他又是什么身分?」

  「凯欣,我想-弄错了。」他想敷衍过去。

  「许伯伯,虽然过去我们经常聊天,可我从没告诉你我叫凯欣喔!」她深吸口气,「你不说没关系,我就召告大众你和翟士易认识,看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们那个鬼鬼祟祟的计划。」

  「-……我真服了-这丫头,难怪翟士易会被-吸引。」许达昆摇头一笑,将她拉到角落,「好吧!我告诉-实情,-知道后千万得保密,这案子和翟士易的安全都在-手上。」

  「案子?!」她眼一。

  他将他们真实的身分告诉了她,并将翟士易的任务道出,他相信方凯欣既然有勇气问他,或许可以帮翟士易一个大忙也说不定。

  「老天,你的意思是……他所有的表现都是装的?离家数年就只是为接受训练,甚至连他家人也不知道他的工作?」方凯欣抹了抹脸,尚未从这个意外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没错,既然-知道了,就不能抽身不管了。」许达昆又道。

  「那我能做什么?」方凯欣一脸诧异地问。

  「帮助翟士易。翟士易是我所见过最难得的人才,任何任务他都可以快狠准的达成,可是这次因为-,居然让他有退缩的念头。」

  「因为我?可我完全不知道他的行动呀!」

  「但我们调查的对象苏富成却知道,并经常在翟士易面前提及-,让他倍感压力。」许达昆摇摇头。

  「所以他才会要我到南部度假、甚至出国,就是因为怕我有危险?」说到这儿,方凯欣只觉得一阵心酸,她的心抽得好痛呀!

  为了任务,他可以假装无情,一个月不理她;可他又为了她的安危,不得不冒险与她连系,还为她安置好一切!

  愈想愈难受,她捂住脸忍不住掉下泪。

  「好,我愿意帮忙,可我要怎么做?」她义不容辞的说。

  「很简单,现在就去高雄,让士易无后顾之忧。」他这话对方凯欣来说是一种藐视,好像她是个什么都不会,就只会找麻烦的女人。

  不过对于翟士易而言,她好像就是这么一个没用的女人,想了想,她点点头说:「我只想再跟他见一面,见完面后我马上就走。」

  「最好不要,苏富成已盯上-了。」

  「就一面,你不能残忍的连一面都要剥夺。」

  许达昆无话可说,只能道:「最晚今天就得走。」说完之后,他便走到柜台付帐,先行离开了。

  方凯欣沉思了会儿,跟着走出店外骑上车,决定找翟士易把话说清楚,她可以不影响他,但他也不要事事隐瞒她,让她的心能够陪他一块儿。

  方凯欣到了翟士易的住处门外,按了好久的门铃都不见他开门,心想大概他还没回来,只好坐在楼梯口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无聊地趴在膝上,用刚刚捡来的小竹签在地上随意画着……直到她听见电梯门开启才猛然转首……当看见他愕然的表情时,她心虚的垂下头,接着傻笑地说:「我没赶上火车。」

  「-在这里等多久了?」他当然知道这不是理由。

  「嗯……大概十几个小时吧!」她没戴手表的习惯。

  他笑着摇摇头,打开门,「我出去不过四个钟头,哪来十几个小时,-这丫头扯谎也得想想合理性。」

  「不是有句话说『度日如年』吗?照这种说法去算,十几个小时还算少的呢!」

  她提着重重的袋子走了进去,将它往沙发上一放,开着玩笑,「我想……既然我没赶上车,倒不如就住在你这里好了。」

  「什么?」他怔住。

  「干嘛?随口说说而已,真怕我赖着不走吗?」她轻轻扯笑,望着他的眼神带着一抹深幽的光影,「还是你怕未婚妻找上门,对她难以交代?」

  翟士易仰首笑了出来,「-今天的表现好奇怪,到底有什么心事?」

  闻言,她好惊讶,但随即想想,像他从事这种工作的人,应该很容易就能看透别人的心思吧!

  「我没心事,只是突然不想走了,一个人度假虽然清闲,可却也很寂寞。」她换个方式说。

  「别忘了,是-答应我的。」他端起脸色。

  「我只不过是开开玩笑,瞧你紧张的。」方凯欣偷笑。

  他望着她,愈看愈觉得怪异,直觉她今天来找他并不是这么简单,「-到底想做什么,直说吧!」

  方凯欣笑容一敛,跟着弯起嘴角,「你的工作很辛苦?」

  「-说什么?」他坐在她面前,眸光炯烁地望着她。

  「我已经都知道了。」她抬头迎视他的目光,「我遇见了许伯伯,也就是许达昆,你不要说你不认识他。」

  「他告诉-了?」这倒是让翟士易很讶异。

  「对,他是告诉我了。」方凯欣激动地站了起来,「为什么你都不愿意告诉我,让我一再的对你产生误解?」

  「-不要知道比较好。」既然她已明白一切,他也不想再隐瞒,「我不知道-现在对我的感想是如何,但我希望-赶紧离开。」

  「士易……」她含泪扑进他怀里,「我没有那么软弱,让我陪着你,我绝不会有事的,好不好?」

  翟士易笑了,轻拍她的背脊,「没想到我隐藏多年的身分,竟然被-给识破,不过-放心,只要-没事,我就没事。」

  「苏富成到底是谁,他想做什么呢?」她好替他担心。

  「他要我娶他堂妹,进而凭着姻亲的关系,利用『士霖集团』的名声将枪械与毒品运到大陆,因为他知道海关不会验『士霖』的货。」他缓缓道出从可可那儿得知的消息。

  「还真奸诈。」方凯欣握拳。

  「所以我们就在等那一刻,而我一直无法答应娶可可,苏富成才会将-视为绊脚石。」他轻揉着她的脑袋。

  「他以为你不肯娶可可是因为喜欢我?」她仰起小脑袋怔怔地望着他。

  翟士易蜷起薄薄的唇角,逸出俊魅笑影,「不是以为,而是我真的喜欢-,不过即便没有-,我也不会喜欢可可的。」

  「但是,如果你不娶她,苏富成会上当吗?」她担心地问。

  「会的,他已急着交货,如今我们就是要查清楚他会将货交给谁,只要证据确凿,一切就结束了。」

  他牢牢地将她圈在怀里,给她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嗯,我相信你一定办得到。」她笑着点点头。

  「所以我希望-能赶紧离开,如此一来我才能全力以赴。」他收起笑容,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告诉她。

  「好,我会走,但你能不能再抱我一下?」她抬眼望着他,看清他深沉的眼眸中承载下多重的压力。

  翟士易察觉她眼底的担忧,逸出一抹轻松笑意后,便紧搂住她娇软的身子,炽热的唇吻上她的。

  他的手好似有魔力般在她身上游-,引来她一阵阵颤栗。

  「士易……」在他如此狂野的抚揉下,她的身子渐渐发烫了。

  吻上她的眼角,感觉到她眼眶的湿濡,他附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没事……别担心……」

  「可是我--」

  「嘘……」他狂肆的再度堵住她的小嘴,吻去她的忧心,火热的舌在她口中掠夺,将她的理智燃成灰烬。

  他紧紧揉住她的身子,熨贴着她凹凸有致的身子,化成情欲的火焰,燃烧着彼此。

  方凯欣紧抱着他,承受着他的给予,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再次奉献给眼前的男人……

  夜已深,翟士易亲自送她到机场。

  「搭飞机比较快,到了那儿再给我电话。」他在机场内与她吻别。

  「我会的。」她笑着点点头,「快回去吧!我自己等就行。」

  「没关系,我要看着-进去。」他微笑地轻抚她一头乌丝,今天她为了他将头发放了下来,还真是美呆了!

  「别忘了,你可是很多人的目标,在这里待太久,说不定会被苏富成的人发现呢!」

  她的话果然让他的眉头轻蹙了下,想了会儿才说:「那好,我先走了,别忘了打电话给我,嗯?」

  「我会的。」她给他安心的一笑。

  在她额头印了一吻后,他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待他离去,方凯欣坐在椅子上,无聊地翻阅着手中的杂志。

  突然,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她眼前,她抬头一看,眉头不禁拢起,「你是谁?」

  「我姓苏,如果我记得没错,我们曾在电话中交谈过。」他扯起一丝冷笑。

  方凯欣想了想,不慌不乱地道:「哦!我想起来了,你应该就是苏富成吧?」

  「厉害,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士易说过,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呀!」他会在这时候出现必然有目的,她告诉自己非得沉着应付不可。

  「好朋友!他这么告诉-的?」苏富成-起眸问。

  「对,他还说天底下只有你把他当朋友,其它人都把他当金矿来挖。」她故意讽刺他。

  「天……我怎么不知道他这么看得起我?」他双手插在裤袋,又笑问:「-在这儿候机,打算去哪儿呢?」

  「去南部玩,你呢?」她眉一挑。

  「我是来看-的。」苏富成邪气地望着她那双灵灿大眼,和镇静的模样,难怪翟士易会这么迷她!

  「我?」她飒爽的笑出来,「我很平凡,有什么好看的。」

  「-有股说不出的魅力。」

  「哈……」方凯欣笑得更夸张了,真不明白姓苏的跟她说这些做什么?打发时间吗?

  「-笑什么?」他眉一挑。

  「我笑你不该对我说这些话,因为那只会让我觉得你这个人超假的。」说到这里,她的眼神转为鄙夷。

  「我很假?」他冷哼。

  「是呀!我自己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心里有数,你若说我像花木兰我还会比较开心,什么魅力?算了吧!」摆摆手,她嗤道。

  「哈!-真是有意思,现在我一点也不怀疑翟士易的眼光了。」苏富成带着奸佞的笑容。

  「那你现在可以说出你的目的了吧?」她虽单纯却不愚蠢。

  「我要带-走。」他很直接地说。

  「带我走?」方凯欣往后一退,干笑道:「呵……呵……没想到我这么抢手,居然有两个那么优秀的男人爱上我。」

  「-真那么以为?既然这样,那就请跟我走吧!」他伸手往旁边一比,她随着他的手势看过去,发现有七、八名大汉正在那儿等着。

  「该死!」她牙一咬,虽是百般不愿,但还是跟着走了。

  她在心底不停念道:对不吉士易,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了工作,是我不听话,如果早点去高雄就没事了……

  与方凯欣在机场分手已经三天了,翟士易也整整等了三天,却不见她打电话回来,打她的手机号码,却总是转入语音信箱,听不到她的声音,他一颗心悬得老高,忧心不已。

  第六感告诉他,凯欣出事了!但他该怎样才能找到她呢?

  他再也按捺不住地与许达昆连系,「长官,凯欣一直没消息,我担心她可能出事了。」

  许达昆听出他的忧心,于是问:「那你打算怎么做?收回行动吗?」

  「我……」翟士易爬了爬头发,「我不知道,我知道不能因为私事而影响任务,但我又不能对凯欣的消失置之不理……」

  「我知道。」许达昆听他这么说,也为方凯欣担心,毕竟他俩也认识,「这样吧!这件事我授予你决定权,想怎么做由你自己作主。」

  「这……」翟士易揉揉眉心,「谢谢长官,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但我需要人手,我想苏富成一定很快就会来找我,我需要有人让我调度。」

  「没问题,我这就派几个人手过去。」

  两人又讨论一会儿后,翟士易才挂断电话。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翟士易将门打开,看见的就是苏富成。这一瞬间,他已经能料到苏富成来找他的目的。

  「还真是稀客,请进。」翟士易立即笑着让开身。

  苏富成走了进去,开门见山地说:「我有急事找你,就不多废话了。」

  「好,你说,到底什么事?」

  「明天下午我想出口一批货,但听说海关把关得很严,我需要你出面协调,让我的货和『士霖』的货一起出去。」他一坐进沙发,就对翟士易这么说。

  他已等不及这家伙娶可可了,对方催货催得急,他必须冒险一试。

  「为什么怕海关查呢?再说,这事还得我老爸同意才行。」翟士易佯装不解地说。

  「你不要跟我打马虎眼了,我想你早知道我在做什么了。」苏富成-起一双狭长的眼,「否则你也不会把方凯欣送到高雄,不是吗?」

  「你!」翟士易深提口气,眼底闪出一丝激光,「说,你把她怎么了?」

  「她现在很安全,只要你帮我把货送出去,她就会回到你身边。」苏富成咧嘴一笑,「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做的买卖,我也一直以为你是个无忧无虑的公子哥,这才没对你提防。我承认过去一直在利用你,但这次是我最后一次需要你的协助,愿不愿意配合就看你了。」

  「如果我不肯呢?你会怎么对付凯欣?」翟士易唯一挂心的只有她的安全。

  「呵!还真是个多情公子哥,我怎么都猜不到会有女人让你动心,看来我这次做对了。」苏富成大笑。

  「别再吊我胃口子,快说。」翟士易逼近他,眸光闪现一道道烁利光束,恨不得现在就将他逮捕。

  「等将货安全的送走,你就知道答案了。」苏富成还故意卖关子。

  「该死!」他咬牙道。

  「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要见她一面。」翟士易扬起下巴,「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如果我不愿意呢?」

  「那我也不愿相信你,没错,我是爱她,可也不会拿我们翟家的事业赌进去。」翟士易冷冷地说。

  苏富成望着他,皱眉深思许久之后终于让步,「好,我答应你。」

  「什么时候让我和她见面?」

  「今晚,就在……」他双眸一扬,「等候我的通知,我会派人跟踪你,如果你敢耍诈,我一定会立刻毙了她。」

  「放心,我不会拿她的生命开玩笑。」翟士易顿了顿,「不过,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冒险做这种生意呢?」

  「因为钱,有了钱就有名声和地位。」他勾起邪恶的笑容。

  「你就是这样。」翟士易不得不摇头叹息。

  「废话少说,晚上等我电话,答应与否全看你了。」他笑着离开翟士易眼前,用力阖上门而去。

  翟士易抡起拳头往墙上一捶,胸口因气愤而剧烈起伏,真不明白是这世界变了还是人心变了,为何有人会为了追求名利而良心沦丧至此?

  凯欣,-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知道-一定可以,等我去救-……无论如何,我定会想尽办法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