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潘多拉安妮·赖斯圈子圈套1:战局篇王强王子的偏见安琪赎罪情人楼采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想爱全麦吐司 > 第十章

  经过数天的休养,翟士易的身体渐渐康复,本想回到调查局复命的他,却被方凯欣限制在家里,哪都不许去。

  「你的身体才刚好,怎么可以乱跑呢?」她将他按回椅子上,「你要看片子我去租、你要看书我去买,这样就不无聊了。」

  「我不是因为无聊,本来行动结束就该回去做报告的。」他戏谑一笑,「再说我若真无聊,找-就可以了。」

  「找我聊天吗?」她嘴角弯起一道优美的弧度,「可以呀!你想聊什么?」

  「不,我只想找-做运动。」他倏然将她拉到大腿上坐着。

  「啊!」她直想站起,「你伤势才刚好就这样,不怕旧疾复发?」

  「我哪有那么脆弱,若真这样,早该留在家里当大少爷了,何必出生入死呢?」他将她紧紧困住,就是不肯放手。

  听他这么说,她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回去接掌家里的事业呢?」

  「我迟早会回去的。」有关这点他已经想通,「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你父亲年纪大了,你本就该回去尽点孝道。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加入调查组织,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退出……」方凯欣一双眼直采究着。

  「是因为我母亲和妹妹。」说起这段往事,他不禁愁眉深锁。

  「哦?」

  「十年前,她们因为车祸意外身亡,当时的我顿失两位亲人,-知道我的心情有多沉重吗?」

  方凯欣明显感觉到他抓着她的手劲加强了,赶紧安慰道:「我可以体会你的痛楚,但毕竟都过去了,你也别再伤心了。」

  「如果只是意外那就算了,可当时我明明听见有位警官对另一位警员说她们是被谋杀的。」他不觉牢牢抱着她,全身发着抖,「我问他们,他们却矢口否认,当时的我不过是个高中生,无力为母亲与妹妹报仇,只好离开家,瞒着父亲到外国接受训练,让自己有能力调查这件事。」

  她若有所悟地点点头,「那你调查出真相了吗?」

  「查出来了,对方是我父亲生意上的死对头,原本是想置我父亲于死地,哪知道当天我父亲临时改坐另一辆车,我妈和妹妹就坐上这辆死亡之车。」他轻吐口气,「但我调查出来时,凶手已经因为绝症住进医院的加护病房,-说我还能做什么呢?」

  「士易!」她明白他痛失亲人的悲恸,反搂住他,轻轻地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凯欣。」他心一动,将她揽进怀里。

  「我或许保护不了你,但是我可以陪着你。」她抬起脸笑望着他,「那你呢?愿意让我陪吗?」

  「这个嘛!」他眉头一皱,「既然-要硬巴着我,我只好让-陪了。」

  「哇塞,你这是什么意思?被迫-?那好,我再也不管你了。」

  她气得站起,可他却将她重新拉回身上,「-这小女人还真会计较,难道开玩笑的话-都听不出来?」

  「我可不想自以为是。」她噘起唇。

  「那我现在郑重告诉-,我很需要-……需要-一辈子,这样可以吗?」说时,她的小嘴已被他轻轻吻住,在唇舌之间细细品味着。

  突然,一道怪声音从方凯欣的肚子里传出,他笑望着她,「饿了?」

  「嗯。」她难为情地点点头。

  「那我们出去吃饭?」

  方凯欣却对他摇摇头,「别想溜出去,你的伤口刚愈合,怎么可以乱跑?我去买东西回来吃。」

  「-哟!把我养得这么尊贵,我真怕我以后都不能再出任务了。」他开着玩笑。

  这句无心之语却让方凯欣顿住步子,回头对他说:「说真的,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了,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再看着你出生入死了。」

  微笑地望了他一眼后,她便走出大门,翟士易不禁凝起眉,开始细想她的话。

  虽然她说来轻松,可不难看出她内心的沉重,谁会希望自己所爱的男人成天在枪林弹雨中打滚呢?

  对了,他何不乘这机会溜出去!休息这些天,他也该去向许组长报备了,顺便将他的决定告诉他。

  「砰!」实心门板倏然被踢开来。

  方凯欣徐徐走了进来,双臂环胸地瞪着正在办公桌前看着资料的许达昆。

  「凯欣?真是稀客,士易的伤势怎么样了?我一直想去见他,但实在很忙--」

  「是呀!你够忙,忙得可以什么都不管,只为了破案,为了自己的升迁是不是?」方凯欣怒斥。

  「我是真的忙呀!」

  「真的忙?」她深吸口气,「许伯伯,我一向敬重你,可是那天你明知我和士易跳下溪里,却狠心不来搭救?」

  这件事她一直放在心上,几次要来找他问清楚都被翟士易阻止,可是她的个性就是这样,不摊开说清楚她会一辈子不舒服。

  「我没有不搭救,我不是把车留在桥头吗?」许达昆做出无辜的表情。

  「那也要我们爬得上去,假设我们被困在下面或水里呢?」方凯欣瞪大眼。

  「我早用红外线望远镜观察你们,看你们从溪里爬起来,士易背着-爬上桥头,我才放心的离开呀!」许达昆带笑地做出解释。

  「你不怕我们爬不上去或中途发生危险吗?」没想到他竟是这么大意。

  许达昆隐隐一笑,只道:「因为我相信翟士易,他一定会保-平安归来。」

  「没想到长官对我这么有信心。」不知何时,翟士易站在门外笑望着他们。

  「你怎么跑来了?」方凯欣上前扶他。

  「放心,我没事了。」他搂-她,拧拧她的鼻尖,「怎么可以对许伯伯这么无礼呢?」

  「我……不发泄一下难受嘛!」她嘟喽着。

  「咦?你什么时候也喊我许伯伯了?」许达昆挑起一对白眉,洞烛机先般的利眸观察着他。

  「因为……」他笑望着方凯欣,「我打算回去接掌父亲的事业。」

  「什么?」发出疑问之词的是方凯欣。

  「不喜欢吗?这不是-的希望?如果是我会错意,那我--」

  「不、不,你没会错意,我希望,我真的希望……」她激动地伸手捂住他的嘴,「我真的希望你别再做这种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工作了。」说时,她还不忘朝许达昆吐吐舌。

  「没人情味?」翟士易挑眉。

  「凯欣跑来我这里兴师问罪,说我亏待了你,还见死不救,这阵子也故意不带同事去看你,把你当成隐形人了。」许达昆加油添醋道。

  「我哪有说成这样?」方凯欣错愕。

  「没有吗?那就表示我没亏待他了?」许达昆笑问。

  「我终于知道士易为什么那么油嘴滑舌了,原来都是跟你学的。」她指着他们。

  「我才不是跟他学的,即便有,现在也完全听-的了。俗话说的好,不听女人言,吃亏在眼前呀!」他还耍嘴皮子。

  「什么女人?是老人言。」她傻得纠正他。

  「够了够了,我看我的办公室留给你们了。」许达昆抚额一叹,「听你们这么打情骂俏的,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要酥掉了。」

  「不用了。」翟士易握住方凯欣的小手,笑着对许达昆说:「我知道你忙,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带她离开,过几天会过来办手续的。」

  对许达昆恭敬的行礼后,他带着方凯欣离开了。

  在车里,方凯欣仍不确定地望着他,「真的吗?你真的愿意脱离调查组?」

  「这么不信任我?」他举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吻。

  「我相信你,但又好怕你勉强自己,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望着他那对漆黑如墨的瞳眸,她可以从中看出他的想法。

  「没想到-这么了解我。」他扬唇一笑,「不过为自己爱的人牺牲一些事并不算什么,何况『士霖』迟早有天会落在我肩上,我不能只顾自己。」

  「那我就放心了……」她微微笑着,内心顿时安定许多。

  见她露出松口气的笑意,翟士易才知道自己的工作原来带给她这么沉重的压力。

  他勾起她的下颚,吻住她的嘴,「不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提心吊胆。」

  「士易……」她抬头含泪开心的笑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真的,这辈子只要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听出她的话语有点怪。

  「呃--没什么。」她推开他,转首看向窗外。

  「-一定有事瞒我,快说。」用力转过她的身子,他察觉她眼中氤氲的水气。

  「我……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她微笑地抹去眼中的泪,「走,我们回家去。」

  「做什么?」

  「让你看我的小秘密。」方凯欣卖关子地道。

  翟士易笑着摇摇头,「好吧!我倒要看看-所谓的秘密是什么。不过在回去之前能不能一块儿去吃午餐,我饿坏了。」其实他是担心她饿了。

  「咕……」肚子又不识趣的叫了声,方凯欣赶紧捂住,尴尬地点点头,「好……去吃午餐。」

  吃过午餐回到住处,翟士易一进屋就将她困在臂弯里,「刚刚吃饭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的,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我没有闷闷不乐的,你多心了啦!我进房一下,你不要跟进来喔!」她笑了笑,然后火速地奔进房里。

  翟士易-起眸,望着她强颜欢笑的模样,确定她必然有事。

  约莫半个多小时,房门终于开启,方凯欣却迟迟没有出来。翟士易直觉奇怪地走过去,往房里看进去,他猛然一震,眼睛也随之一亮!

  「-……」天,什么时候她也会穿起洋装了!

  她的模样清丽可人、柔媚多情,脸上薄施脂粉,一扫原来的英气,呈现出纤柔之美。

  「你……」她瞧着他瞠目结舌的表情,「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很奇怪?嗯……那我换下来好了。」

  她正想关上房门,翟士易却快了一步挤进去,拉开她的双手,仔细欣赏她娇美的模样,「一点都不奇怪,好美……真的。」

  「你不是安慰我吧?」她的小脸更红了。

  「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他笑意盎然地推着她走到落地长镜前,「看,现在的-长发飘飘,就像个仙女。」

  方凯欣听在耳里,忍不住笑了,「你还真会说话,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士易,我……」

  他挑起眉,等着她接续的话。

  「我……我本想陪你一辈子,可是想想环境似乎不允许,所以我想趁自己还承受得起的时候离开你。」她垂下脑袋。

  他眸子倏然-起,「-说什么?」

  「你能答应回家接掌事业我很开心,以后我就不用再担心你,要忘了你也比较容易些,所以--」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推到角落,一双湛黑的眸直凝住她的,「-说什么?我这么做全是为了-呀!」

  「我知道,所以我说我很满足,也感到很幸福,但是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她扬起双眸,直直凝入他眼中,「我看过很多关于你和『士霖』集团的报导,也知道你父亲对你的寄望,他希望你能够娶一位门当户对的女孩为妻,而我什么都没有,只会做面包和跟人打架,没办法帮助你的事业……所以,我想了很久很久,离开你是最好的抉择。」

  抿紧唇,她强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感觉他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是赞成她的决定吗?

  「-说完了吗?」他蹙眉问道,看她点点头才道:「-说-只会做面包对不对?」

  「还会打架。」她傻傻地补充。

  「打架就不必表现出来了,会做面包糕点就行了,让我想想……家里的厨房什么器材都有,但可能缺材料……走,我带-去买做糕点的材料。」翟士易拉着她的手迅速往外跑。

  「等一下,你也让我换件衣服……」

  「不用了,我想他会喜欢-这样的打扮。」他回头对她眨眼一笑。

  「他?谁呀?」

  也不知翟士易在想什么,莫名其妙地载着她到处去采买做西点面包的材料。

  「确定这样够了?」他问。

  「嗯……」她看看袋子里的东西,「足够了。」

  「那走吧!」带她回到车上,翟士易好奇地看着袋里的东西,「打算做什么样的糕点呢?」

  她眼珠子轻转了下,「你猜。」

  「嗯……有麦……啊!全麦吐司!」

  「宾果,你还真厉害。」她笑了笑,「我们是因为它而认识,所以我想再做一次,但我还买了其它材料,可以做慕斯蛋糕当配餐。」

  「-想做什么都行。」他发动车子。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还说『他』喜欢我这样的打扮,你口中的『他』又是谁?」她到现在仍一脸懵懂。

  「到了-就知道了。」他故意卖着关子。

  「真没意思。」她嘟着小嘴,只能认命地让他载着走。

  不久,车子来到一栋豪宅外,翟士易将车停下,方凯欣下了车,观察这里的环境,「士易,这里是?」

  「我家。」他笑着说。

  「什么?」方凯欣手中的袋子落了地,震惊地说:「不,我才不要,我不进去。」

  「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害怕?」翟士易快步走向她,握住她陡变冰冷的小手。

  「我怕被你父亲赶出来。」她的手不但冰冷,说话还发抖。

  「傻瓜,我父亲不会那么做的,走吧!」捡起纸袋,他握着她的手走进家门,当两人步进里头,却发现客厅里空无一人。

  「我爸可能不在,我们先去厨房做面包。」他又将她带进厨房,拿下挂在墙上的围裙,「穿上围裙,免得弄脏衣服。」

  「士易,我怕我做的东西没人要吃。」她犹豫道。

  「放心,我老爸最喜欢吃西点,-要好好做喔!」他卷起衣袖,「我帮。」

  就这样,方凯欣在翟士易的帮忙下,几个小时后,终于完成全麦吐司与草莓慕斯。

  「来,我帮-端出去,-去洗把脸,我在外面的餐厅等。」他伸手拂去她额上的汗水。

  「嗯,洗手间在哪儿?」她左右张望了下。

  「那儿,厨房里有附设。」

  「哇!豪宅就是这么呛。」方凯欣吐吐舌头,快步走进洗手间整理仪容。

  翟士易端起两盘糕点走出厨房,来到餐厅,只见父亲和王嫂已等在那儿。

  「少爷,你说的女孩呢?怎么还没出来?」王嫂把老爷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她就快出来了,这是她做的吐司和蛋糕,您和王嫂可以先尝尝。」他笑说。

  「我……我也可以尝吗?」王嫂站在一旁,不好意思地问。

  「当然可以,王嫂也很会做糕点,-可以来评评分。」翟士易笑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王嫂先为老爷夹了一块进盘中,自己也拿了块吃了口,「嗯……好吃,真好吃。老爷,您怎么不吃呢?」

  其实翟天霖是紧张,就不知道这女孩长什么模样?他更好奇的是,自己劝儿子回家接掌事业多次都无效,可儿子却为了她而自动回来,那女孩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士易,伯父什么时候会回来?蛋糕放太久会冷--」

  人还没到,就已听见方凯欣爽朗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当她走进餐厅时,却突地呆在原地。

  「这位是我父亲,这位是王嫂。」翟士易上前握住她的手,笑逐颜开地做着介绍。

  「啊-。」她傻傻地看着翟士易,见他暗示性的朝她眨眨眼,这才赶紧喊道:「伯父好、王嫂好。」

  翟天霖拿起盘子,吃了口蛋糕和吐司,咀嚼了会儿说:「好吃,嗯……真好吃。」

  「伯父!」方凯欣闻言欣喜地说:「您还想吃什么蛋糕,我可以做给您吃。」

  「过来这边坐。」翟天霖指着身边的椅子,「当士易告诉我要带-回来,我就一直在等,见了-终于让我放心了。」

  「士易,你什么时候通知伯父的?」方凯欣讶异地转向他。

  翟士易搂着她坐进椅中,「就在-忙着挑材料的时候。」

  「原来你--」

  她感到无措极了,又发现翟天霖直盯视着自己,就怕自己的伪装会被他看穿,决定先坦承,「翟伯伯,有件事我要告诉您。」

  「-说。」他又喝了口热茶。

  「我……其实我的本性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不爱穿裙子,这是我第一次穿裙装,而且我很粗鲁,一点也不温柔……最重要的是我没钱,只和好友们守着一家面包店……我之所以告诉您这些,是怕您以后发现真相后会失望,所以--」

  瞧她紧张地直扭绞着裙-,翟天霖露出笑容,「哈……」

  见一向威严的父亲笑了,还笑得这么开心,连翟士易也吓了跳,「爸。」

  「方小姐真有意思,这些士易都跟我说了,将来如果-要进军奥运,我一定会去为-加油。」翟天霖笑说。

  「伯父……」方凯欣好诧异,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以后就得改口-!」翟天霖对王嫂说:「-不是叫了餐点,怎么还没送来?凯欣一来就忙到现在,肯定饿了吧?」

  「是呀!我打电话去催催。」王嫂兴奋地离开客厅。

  翟士易紧握住方凯欣的手,「听见没?我爸在替我求婚呢!」

  「我……」她心都慌了,更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雀跃,「我……」

  「别我呀我的,究竟怎么样?」他可紧张了。

  「士易,你都还没开口跟人家求婚呢!要人家怎么回答?」翟天霖对方凯欣眨眨眼,缓解她慌乱的情绪。

  「不过……我的求婚很另类,不能在太多人面前表现,我跟她去楼上说。」拉着方凯欣的手往楼上走了几步,翟士易又回头笑说:「若晚餐送来了也暂时不要打扰我们。」

  对父亲笑了笑,他毫不忌讳的抱起方凯欣直奔楼上的房间。

  「喂,你在做什么,放开我……」方凯欣使尽全力都推不开他,当被放下时,已是在他房里的床上。

  「我不想废话,就直接问了,嫁给我好吗?」他张着双漆亮的眸,凝睇着她。

  「你……你是真心的?」她心底好激动。

  「百分之百真心。我会用一辈子来爱-、保护。」他低沉富磁性的嗓音深深攫获她的心,浓浓的爱语如有魔力般迷惑着她,「-愿意吗?」

  「我愿意……」她凝着声说。

  翟士易感动得紧紧抱住她,彷佛要将她融入体内……

  他猛地低首给她一记激吻,将自己的爱意表露无遗。

  方凯欣幸福的倚在他怀里。

  未来的路还很长,今后有他相伴,她不会再觉得孤单。

  终于,一直在保护别人的自己,也找到了保护她的男人,这因为「全麦吐司」而结成的情缘多么美妙啊!

  【全书完】

  编注:1颜小菲的爱情故事,请看玫瑰吻097《求偶提拉米苏》。

  2凌羚的爱情故事,敬请期待《热情香草慕斯》。

  3江思俞的爱情故事,敬请期待《自恋牛奶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