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我的爱 小无赖薄荷vivi四面八方徐贵祥凌风飞燕云中岳恋爱急转弯子萱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笑面虎情人 > 第7章

  云咖啡屋这几天的生意又恢复了往常的水准,于嫣忙得不可开交,早上忙著回日家收拾整理被那场火波及的东西,一边联络合作过的木工跟水电工到家中查看及沟通一些要修要补的细节,到了下午开店的时间,她又要跑回店里去顾店,一直到晚上店门拉下才可以喘口气。

  可是,纵使她忙得不可开交,脑海里却老是兜著那个高大温柔的身影。洗杯子的时候会在水里看见他带笑的温柔眼神,告诉她要小心,别又被东西给割伤了;抹桌子的时候,眼角余光好像也会瞧见他的视线缠绕在她身上,不时还给她一个微笑;就连每天要拉下铁门的时候,仿佛都可以感觉到另一双有力的手会在一旁帮忙。

  只不过是一连串的吻而已……

  纯情得就像是青春期的男生和女生在谈恋爱,却让她对那个男人心心念念,快要废寝忘食。

  “于姊!于姊!”丫丫唤了两声没人理,咚一声直接跳到于嫣面前好让她正视自己的存在,结果却吓得于嫣脸色发白,差点没口吐白沫了,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于姊,你还好吧?”

  于嫣没说话,只是瞪了她一眼,肚子却一阵不适,一股作呕的感觉蓦地涌上,让她飞奔的跑进厕所,身子一弯,哇啦啦的便在马桶里吐了一堆……

  丫丫不放心的也跟了过来,见她这般吐法,忙不迭拍著于嫣的背。“于姊,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于嫣摇著头,接著又是一阵干呕——

  这模样,她曾经在自己怀孕的嫂嫂身上看过哩!丫丫狐疑地看著于嫣半天,不好将自己的猜疑说出口。

  呕吐完,于嫣身子虚弱的靠在洗脸槽上喘著气,一会儿抓起牙刷牙膏漱完口,再拿毛巾擦了擦脸和手,抬起头来看著镜中苍白的自己的同时,也看见丫丫那双没遮拦的怀疑眼神。

  她没好气地瞪著丫丫,觉得很想笑。“我没怀孕,如果这是你脑袋瓜子里所想的事的话,删除它。”

  “真的吗?”丫丫努努鼻子。“每个未婚生子的女人,一开始都不会承认自己怀孕的事实。”

  “喔?你怎么知道?”

  “我——电视电影都是这么演的啊!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吧?”

  “是吗?”于嫣噗一声的笑出来。“你吃过猪肉吧?”

  “废话,我当然吃过啊。”大部分的人都吃过吧?这是什么鬼问题!

  “那你看过猪走路喽?”

  “嗄?”丫丫一愣,小脸儿发红。“没有……”

  “那不就对了。”于嫣耸耸肩,走出厕所。

  丫丫忙不迭亦步亦趋的跟上去。“唉呀,那只是个比方嘛,于姊,如果你真的怀孕了,一定要老实告诉我喔,我保证不会说出去,而且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你知道吗?女人怀孕真的很辛苦也很累,如果没有人好好疼著,一定会觉得很委屈很辛酸很不值得……啊!”鼻子突然撞到前面的于嫣,痛得丫丫叫出声。“于姊,你干什么突然停下来啊,我的鼻子都被你撞歪了……啊?你……你……”

  丫丫瞪著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支吾半天也吐不出半个字来,于嫣也幽幽地瞅著他,对他的意外现身觉得又高兴又生气,心里百感交集得紧。

  “我的名字叫方少淮。”见这小妹妹你半天也没个下文,方少淮微笑的开口提醒这个一见到他嘴巴便合不拢的小女孩。

  “嗄?是,方少淮,我知道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罢了。

  咦?不会吧?是这样子的吗?脑袋瓜子突然灵光一闪——

  丫丫一双古灵精怪的眼顿时看看方才还一脸死白,此刻却一脸红通通的老板于嫣,再看看这笑得一脸温柔的高大男人……喔喔,乖乖,她似乎有点搞懂是怎么一回事了。

  才子佳人,本该是这么配的啊。只是,她到底在什么时候错过了什么细节?竟然连这两个人关系进展到这种程度了都还不晓得?

  “你来这里干什么?”于嫣口气中带著浓浓的火药味,大有拿扫把赶人的老姑婆架势。

  呕呵,她想他好几天,他失踪了好几天,一出现,脸上又挂著温柔似水的笑意,干么?迷惑她啊?当她是三岁小娃吗?以为他这样温柔的对她笑一笑,她就会马上忘记他上演的失踪记吗?

  当然不!

  方少淮见她嘟著红艳艳的唇,摆出这等架势,得知她果真气得不轻,唇边的笑意反而更加深浓。“我想你,所以我来了。”

  “你想——你想什么?”于嫣口拙了,刹那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这男人,何时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了?

  “他说他想你,所以来看你。”丫丫在一旁帮腔,就怕老板真的没听见这句甜言蜜语。

  于嫣回眸瞪了丫丫一眼。“要你多嘴,我是要他再说一次!”

  “我想你。”不负所望,方少淮再次温柔的说出同样的话来。

  于嫣的背脊一僵,眼眶陡地一阵酸涩。“这么久才想起我,称得上想我吗?”

  人家可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他是什么?

  “你生气了?”方少淮睨著她红通通的眼,这几天她没睡好吗?不会因为想他而每天晚上都在被子里偷哭吧?他到国外出差去了,也才几天,她就想他想成这样吗?

  他不知道该开心还是叹息,心里头五味杂陈。

  “我才不会生气,要来不来是你的事,我管得著吗?”

  “这几天,我是到国外办点事……”

  “不要解释了,那不关我的事!”她蓦地打断他,低头便要越过这尊门神走到外头去。

  “唉呀呀,于姊,你有孕在身怎么可以这样横冲直撞的——”

  “你说什么?”方少淮沉了眼,伸手挡住丫丫的去路。“谁有孕在身?”

  “当然是于姊啊!”

  于嫣气得忙不迭转过头来瞪著她。“丫丫!你再胡说八道我就——”

  “是真的啊,这件事我不得不说,刚刚于姊突然肚子不太舒服,一副快要呕吐的样子,后来她就冲到厕所大吐特吐一通,这绝对是怀孕的征兆!方先生,男子汉大丈夫敢做要敢当,你不要看于姊对你凶巴巴的样子,她这几天一定都在想你,否则她刚刚看到你时脸就不会变红,你知道吗?你来之前,她的脸苍白得像鬼一样,我还以为她得了什么病呢,原来是——”

  “是你的头!”真是越说越扯!于嫣奔回来,手上拿著一盒苏打饼干,索性拿一块塞进丫丫嘴里。“跟你说我不是怀孕,你倒说得头头是道,你是存心害我嫁不出去是不是?”

  吼完,才觉得有点口误,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你真的怀孕了,我们就马上结婚。”方少淮温柔许诺。

  他疯了!她跟他根本就没上床怎么会怀孕?好吧,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也铁定不是他的种,他竟然说要结婚?

  呵,哈哈,呵呵……他老爱开玩笑,让她根本弄不清他说的话里头究竟有多少真多少假了。

  此刻,他与她并肩走著,街灯将他们两人的身影拉得好长,一路无话,但他三不五时回眸盯著她的小腹瞧,让她不自在到了极点,该不会,他真的以为她的肚子里有了小宝宝吧?

  清风徐徐,吹在颊畔的感觉让人觉得好舒服,于嫣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合上眼,感觉那风轻拂过脸颊的柔情。

  她喜欢夏夜,尤其是这样深的夜走在台北街头的红砖道上,偶尔的车流声让世界不至于太寂静,也不会过于扰攘吵杂,没有阳光照射的夜晚,不至于太酷热,也不会太过寒冷,就像现在这个样子,比吹冷气来得有人性多了,而且莫名的觉得幸福。

  “明天,我带你上一趟医院。”

  风仿佛停止了,幸福的感觉瞬间没了,于嫣愣愣的睁眸瞅他一会儿,接著唇角勾起一抹笑——

  “天啊,你真以为我有了?”笑意不及眼底,她的心泛起一抹苦涩。

  如果他真的这么想,那么他的意思也同时代表著……她这个女人很随便。

  否则,她怎么可能身边有了可以暖床的男人,却三番两次让他吻她?

  方少淮没有忽略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愤怒,虽然她以笑容来掩饰,但却逃不过他的眼。

  “你之所以呕吐,一定是上次被那家伙打伤还没有痊愈,所以我必须再带你去一趟医院。”他不疾不徐地说著,间接的解释他其实并没有以为她怀孕。

  “你……”于嫣有些错愕,为自己错怪他的好意而刹那红了脸。“你刚刚一直盯著我的肚子瞧是因为……”

  “关心。”他接话,伸手将她给拉近。

  “是……吗?我还以为……”两人的距离瞬间被拉近得只剩分寸,让于嫣有些心慌的说不出话来,断断续续出口的字句也破碎成一块一块地。“还以为……以为你……”

  太近了,近到她只要一抬眼就会看到他光洁带著青渣的好看下巴,再抬高眼就会对上他的唇……

  他的唇真的很性感,薄薄地、淡淡地、大小适中,笑起来尤其好看,让人几乎要忍不住上前咬一口……于嫣吞了吞唾液,低下了头,不住叮咛著自己绝不可花痴的巴上前去,这太没形象了!

  “我知道你目前只有我一个男人,就算想怀孕,也得有行动才行。”以为个半天,还是由方少淮体贴的接下她说一半的话。

  什么跟什么……有点被看不起的感觉。

  于嫣仰起小脸。“你如何肯定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俊美无俦的脸庞有著无限的温柔,瞅著她的目光带著笑,也带著宠爱与宽容,尽管他此刻的表情的确很让人迷惑,但她却无法忽略他话里那种近乎自负的肯定。

  “因为我调查过你,你的一切我都了若指掌。”他在心里低喃。

  面对她时,方少淮垂眸浅笑,俯身轻啄上她的唇,轻浅的呼吸极尽撩逗地、似有若无地吹在她颊畔……

  “因为……你的身上没有别的男人的味道,只有我的。而我保证,你身上的我的味道会越来越浓烈,直到你再也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

  没错,她再也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

  因为从那天开始,方少淮几乎每天到她家里及店里报到,这样还不够,他说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睡在烧了三分之一的房子里,所以温柔的坚持著要睡在另一间她当仓库使用的房间陪伴她,然后每天睡眼惺忪、严重睡眠不足的起床去公司上班,上班之前,他会先陪她吃完早餐,再送她回家或是到店里,把她嘴角没吃干净的早餐给吃完,然后才会不甚餍足的去上班。

  “每天这么晚才去公司不要紧吗?”她曾经问过他。

  “不要紧,我上班不必打卡,再说……你也是我的公事之一。”

  她愣著,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例行公事啊。”他笑了,眸子闪了闪,不知在心虚什么。“我把你当成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天都要亲密的对象,不是例行公事吗?你又想到哪里去了?”

  “我才没有。”

  “你有,美丽的小脑袋瓜子常常在胡思乱想,以为我不知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常常在想著——这个方少淮为什么一天到晚往我这儿跑?为什么老吻我?他喜欢我吗?爱我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会爱上我?如果他真的爱我,那么,这爱可以持续多久呢?我跟他是不是可以长长久久一辈子呢?对吗?”

  对,对极了,她是常这么想的,而且是每天睡前的必做功课——把他为什么爱她?可以爱她多久?翻来覆去想上好几遍。

  她哑口无言的呆呆望著他,心里的想法被对方知道的感觉,还真的有点给它不好意思。

  “除此之外,你还会想……如果哪一天失去了我,你该怎么办?我开车出去你怕我撞车,我走路出门你怕我被车子撞,或被突然掉下来的招牌砸到,我感冒咳嗽你怕我得肺炎,我睡得沈点,你怕我永远不会醒过来……”

  一只小手陡地捂住他的嘴。“别再说了,我都承认,你是要怪我神经质对吧?我在猜你是不是趁我睡著的时候,偷偷跑到我房间偷听我说梦话,不然怎么会知道我的脑袋瓜子在想什么?”

  顺势而为,方少淮的唇轻吻著她的手心,她羞得抽手,唇改为吻上她的眉与眼、她的唇、她圆润的下巴、敏感的锁骨和起伏不已的胸口……

  情况突然急转直下,他细密热切的吻几乎滑过她身体的每一寸,点燃她体内早已蠢动多时的欲火,她的身子不禁颤栗著、悸动著,他每吻她一寸,她的心就往后退一分……

  不止心,还有人……

  “你……你还没说为什么?”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可还没忘了方才的疑惑,不过最重要的是她想转移掉他的注意力,否则……接下去的事情,她不知道发生之后会不会后悔……

  闻言,方少淮果真停下了动作,火焰在他的眸间跳动,仿佛想要把眼前的女子给燃烧。

  “我之所以知道你的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是因为……我也是这么想你的……”

  她幽幽的眸盈著泪,看他半晌,感觉他的心跳密密地贴著她的心跳,然后,她的双手双脚蓦地缠上他的……

  天啊,她爱死他了,怎么有一个男人可以这么贴近她心底呢?

  极速,情狂,是化也化不开的浓情密意。

  终是……满室春情,无怨也无悔。

  灰蒙蒙的周末午后,眼看就要下起大雨。

  丫丫和于嫣忙著把店门口的桌椅拖到可以遮风避雨的廊下放好,陡地,天空响起一阵雷,吓得两人用手护住头奔进了店里,怎料,脚才一踏进店内,窗外就下起了大雨,加上轰隆隆的雷声,好不吓人。

  于嫣微皱著眉,低头看了一下表,四点三十七分,早该来到店里的方少淮却一直没到,让她的眼皮打从刚刚就一直猛跳。

  她望著窗外,见那大雨随著雷声阵阵倾盆而下,简直就是一整个沮丧不已。

  谈恋爱的人都像她这样吗?

  见不到人就像失了魂,凡事都提不太起劲来。

  “怪了,于姊,那个风公子怎么最近都没上店里来?”丫丫随口问著,洗净手张罗起刚刚进门那位客人要的薰衣草奶茶。

  “他来做什么?”经丫丫这一提,于嫣才想到确实有好一阵子没见到风净了,是因为方少淮吗?

  “他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要追于姊的,没想到却被他属下给追走了,老实说,要是我是风先生,我一定会觉得很丢脸,面子里子都没了,铁定对方少淮没啥好脸色。”

  “会吗?”风净怎么看都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心机应该不会那么重吧?

  “男人很难说的喔,有时候比女人还要小鼻子小眼睛,只是身为男人不好说,就闷在心里,其实对某些事是十分在意的。”

  “他不会啦。”虽然她不项喜欢那细皮嫩肉,不太有男人味的风净,但,去除他老是缠著她让她有点烦之外,老实说,那小子看起来可爱又热情,怎么瞧也不像是个会欺负人的角色,狐假虎威的成分多一点吧?他的眼睛很澄净,有一股可以净化人心的力量。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忘了我是天底下最美丽聪明的于大老板吗?”

  丫丫听不下去了,端著奶茶走出吧台,脚步虚浮不稳的好不容易才让手上的奶茶安全抵达到客人的桌上。“您的薰衣草奶茶来了,请慢用。”

  回头,丫丫正想著要继续先前的话题,眼睛却突然望见门口那个一身狼狈不堪的男人——

  可能是她的错觉吧,眼前这个被大雨淋成落汤鸡的男人眼眶好像还红红的,身子不住的颤抖,模样儿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此时的风净看起来根本不像男人,我见犹怜的脆弱模样甚至比女人还要令人心动……

  哇,她在胡思乱想什么?见鬼了!

  “于姊啊,他来了。”丫丫用手比了一下门口。

  方少淮来了?于嫣一听,先用手顺了顺发,再回眸一笑——

  这笑,却陡地僵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