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地海六部曲5:地海故事集娥苏拉·勒瑰恩迷航昆仑墟(阴森一夏)天下霸唱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外国 > 小时候就在想的事 > 爸爸减妈妈?

  一看到这个题目,可能很多人会问“这是什么意思”,原来这是《彻子的小屋》节目中的内容。这一期节目播出的时候,我虽然闹出了一个很傻的笑话,但收视率一下子提高了很多。经常收看《彻子的小屋》节目的人士大概都知道我不会做算术,加法减法都算不好,好不容易坚持到了现在。

  要说在对话节目中怎么会需要做算术呢?比如嘉宾说:

  “哦,我从26岁到43岁这些年里,几乎只演了一些跑龙套的角色。”

  这种情况下其实可以直接往下进行,但是我偏偏想要知道他到底演了多少年跑龙套的角色,所以就大胆地试着计算一下。这也是我脾气怪异的地方,既然不擅长算术,在心里想一想“嗯,大家会理解这一点的,还是就这样算了吧”也就是了,可是我非得要知道究竟是多少年不可。另外,在对话中我还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配角,却仍然没有放弃这一事业,直到现在终于出演主角,真是了不起。”不过,这其实是能够迅速计算的人才可以有的念头,像我这样的人应该悄悄地藏拙才对。但我还是开始计算了。

  当然,如果我事先和负责嘉宾工作的导演说起这样的事来,导演肯定会在排演的时候就替我算好。可是这种数字上的问题往往是突然出现的。如果是计算个位数,我还能立刻计算出答案来,可一旦到了两位数以上,那就难了。“哦——,43减去26,要是减去20就简单了……”在我看来,要是减数的尾数比被减数的尾数大,那就不得了。开始计算以后,我有一小会儿目光呆滞,我的负责数字的那部分大脑开始蠕动,折腾了一会儿之后,它告诉我的负责感觉的那部分大脑:“好像不行啊。”最后我只好说:

  “啊,您真是辛苦了很长时间啊!”

  只好用这样的话来掩饰自己算不出来的沮丧。

  不过,最近制片人和导演都了解了我这种情况,只要我一说“哦——”开始计算的时候,站在我前方的导演助理就会立刻用万能笔在大纸上写下数字,比如上面的场合就会写下“17”。现在的这位导演助理在大学里学的是物理,计算自然非常神速。于是我就满怀着自信对嘉宾说道:

  “啊,您一直做了17年!您真有毅力啊!”

  有了数字的支持,那些谈到辛苦经历的话也增加了分量。想必您也看出来了,在这种情况下,加减法在《彻子的小屋》节目中就是很必要的了。

  再说“爸爸减妈妈”这件事。前一阵子,节目请到的嘉宾是草笛光子女士,大家都知道草笛女士是SDK的明星,是能歌善舞的优秀演员。我喜欢《拉·曼彻男子》中的草笛女士。当草笛女士说了这样一句话的时候,问题出现了:

  “我父亲今年91岁了,我母亲83岁。两个人都很健康。”

  我不禁十分羡慕,如果我的父亲还在世的话,也正好是这个年纪。

  “啊,真是太好了!他们的婚姻好长久啊!”

  草笛女士高兴地说:

  “我母亲女校一毕业就结婚了,刚刚16岁呢,第二年17岁的时候就生下了我。”

  我几乎欢呼起来:

  “好幸福啊!那么说您母亲是和初恋的情人结婚了啊!”

  接着我又说道:

  “那么,已经不止是金婚了吧?91和16嘛!太了不起了!远不止是金婚了,应该已经是钻石婚了吧!您的家庭真是太幸福了!”

  草笛女士也说:

  “哎,是啊,真是很好啊。”

  我接着说:“请稍等一下,我来算算。哦——,91减去16是多少呢?”后来看电视上播出的这期节目时,这个时候在屏幕下方出现了字幕:“用爸爸现在的年龄减去妈妈结婚时的年纪?”不过当时直播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一点,而是急忙去看导演助理,他迅速地在纸上写了“75”给我看,我对草笛女士说:

  “啊,了不起!现在那边写出了数字,足足有75年啊!哎?75年就是钻石婚啊!哎,今年正好是钻石婚纪念啊!一定要好好祝贺一下!”

  我喜形于色,仿佛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似的。草笛女士用惯有的稳重的口吻说道:

  “哦——是吗?嗯,我们也为他们庆祝过几次结婚纪念了。”

  “可这次是75周年纪念啊!太罕见了!是钻石婚啊!”我发现了这样一件大好事,心里充满了喜悦。这时正好到了广告时间,我便说:“下面插播一点广告。”说到《彻子的小

  屋》节目,一连25年来都是现场直播,不经过剪辑的。所以会有一两分钟的广告时间。在我说“插播广告”的时候,在上面的副调节室的制片人跑了下来,给我看他手里的笔记,急急地说道:

  “结婚75年是钻石婚是对的……”

  这时候导演助理叫道:

  “还有25秒!”

  制片人合上笔记本,匆匆地加上一句:

  “可是不能用爸爸减妈妈!”

  说完就从我的身边跑开了。

  镜头又回到了我和草笛女士。

  “哎?不能用爸爸减妈妈?”

  事出突然,我一时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知道这一定需要好好解释清楚才行,于是我对草笛女士说:

  “哦,说是不能用爸爸减妈妈。”

  草笛女士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

  “是吗?”

  听到这句回答,看来草笛女士也和我一样不善于计算,那我只好自己来算了。我坐到地板上,一边在桌子上的笔记上画着,一边说道:

  “明白了!我犯了一个大错误。诸位,非常对不起。不能用爸爸的年纪减去妈妈结婚时的年纪啊!我刚才以为91减去16就能得出两个人结婚的年数来,这是不对的。草笛女士的妈妈今年83岁,结婚的时候并不是爸爸16岁啊。——哎,你父亲结婚的时候多少岁呢?”

  我突然这么一问,草笛女士很是狼狈:

  “这个嘛——”

  我深信自己问了一个正确的问题,又催促道:

  “唉,你居然不知道!你父亲和母亲差10岁左右吧?”

  草笛女士终于说道:

  “我想我爸爸结婚的时候是25岁,因为他们差8岁。”

  我又说了一句话,现在想来很是怪异,可当时一点儿也没觉出来:

  “知道了父母的年龄差,问题就更加明白了!”

  这时候导演助理举起纸来,上面写的是:“请用妈妈减妈妈。”我这回倒是看懂了,“原来如此啊。”于是我对草笛女士说道:

  “明白了,一定要用83减16才对,知道了吧?可以先不用管父亲了。我虽然没有觉出来弄错了,可是大家都说不对,那就要重新想一想了。83减去16,你明白了吧?”

  草笛女士摇了摇头。我抬头一看,导演助理已经写出了“67”,那时候我虽然自己还不十分清楚,但觉得这样是对的,于是又对草笛说:

  “一共是67年。所以还不是钻石婚,不庆祝也罢。”

  话一出口,连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对劲儿。刚才是我自己闹腾着要为人家庆祝钻石婚的,现在却又突然说不必庆祝了。

  我转向镜头说道:

  “嗯,这不是因为我们上了年纪才糊涂了,我从上小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草笛女士立刻说道:

  “所以我从来不在人家跟前说有关数字的话。”

  “是啊,还是那样看起来聪明些。”

  听我这么一说,草笛女士美丽的脸上神色有些矜持,说了一声“是啊。”

  不过,到这里话还没有说完。我最后又说道:

  “67年也非常了不起,离钻石婚还有几年呢?用75减去67就知道了。”

  草笛女士只装做没有听见。导演助理在前面举起了“8”。

  “啊,还有8年就是钻石婚了!”

  “哦,是吗?”

  草笛家的这桩可喜可贺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通过观众们打给电视台的电话可以得知,大家并没有觉得我们的这段对话“太傻了”,而是有很多人笑着收看了这期节目。这样总算没有对草笛女士做出失礼的事情。有趣的是,据说有一位中年的女士打电话来坚持说:“还是黑柳女士说得对,应该是75年吧!”

  过了几天,我把这个故事告诉好朋友野际阳子,野际和我不一样,她的算术是很好的,我刚说了没几句,她就说道:

  “哎呀,你用爸爸减妈妈,这怎么行呢?”

  我说:

  “是啊,我以为已经结婚75周年了,是钻石婚呢,可结果是弄错了,真遗憾。”

  野际立刻说道:

  “可是你想一想,草笛女士并不到75岁啊!”

  “哎?!就是啊,她是父母结婚后第二年就出生了的,如果结婚已经75年了,那草笛女士也该75岁了呀!”

  这时候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草笛女士虽然并没有表示强烈的否定,可是她的表情看上去总显得“好像不太对”,原来如此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祝愿草笛女士的父母能够健康地迎来钻石婚,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的。那时候我就能够很自信地说:“爸爸减妈妈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怎么算都是钻石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