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奥瑟罗莎士比亚神虎奇功田歌黑道辣新娘柯怡简单爱董晓磊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夏日的白花 > 正文 第6节

  GEAR组织的27层非常安静,只有仪器设备发出的机械音。在空旷的主管办公室内,银发萧萧,肩配五颗金星的道格拉斯?凯恩主管看着站在面前的女下属,长久地沉默。

  “雪妮?爱歌副主管。”

  “属下在!”

  “GERA的日常事务,本来都是交由你处理的,但是这一次闹的实在太大了!还是第一次有复苏者从实验中心逃离,连EPS高层都惊动了,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副主管!”

  “是的,我会尽快把调查书放到主管的案头。”

  “我先问你,谁允许让那个没有接受脑部控制的No.205,进入F2基地的B773房间的?那样严重的失误,必须严惩不怠!”

  “报告长官,那是属下的错误指令。”

  片刻的沉默。抽着雪茄,浓浓的烟气在房间内涌动,呛的副主管暗自皱起了秀丽的眉头。然而,坐在高背椅内的最高决策者很久没有说话,浓眉下,鹰隼一样的眼睛冷冷看着娇小而干练的女子,仿佛要看穿一切表象。

  然而,那个女子漠然的与他对视,丝毫没有任何的退缩和动摇。

  终于,凯恩主管摇了摇头,仿佛是苦笑似的扯了扯嘴角,道:“雪妮啊……你知道么?本来我下个月就要升任国家安全局局长,而这个GEAR机构空出来的最高位置,我将推荐你接任……”

  听到消息,女子眼睛蓦然一亮,连笔直的身体都震了一下——这,不啻为她多年来处心积虑追求的结果!

  凯恩主管看着这个年轻下属的眼神变化,心照不宣的点点头,叹气:“不过,如今你犯下了如此大的失职行为,我又如何能再提拔你?而且,这一次的失职记录将被列入你的档案,以后想在gear组织里再获得晋升,恐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用力抽了一口手里的雪茄,主管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她,再度问:“副主管,你再回答一次……那个错误,是谁的责任?”

  手指轻轻的握紧,用力的几乎刺破手心的皮肤,深深吸了一口气,GEAR美丽的副主管直视着最高长官,一字一字的回答:“报告主管,是属下自身的失误!”

  “哦?”似乎是有些失望的,凯恩主管长长吐出了一口烟,若有深意的看着属下,眼光忽然变得非常尖利,“不惜代价也要保护那个复苏者么?——没想到,我道格拉斯?凯恩的女儿,居然如此没用!”

  他用力将烟头在桌面上摁灭,刷的站了起来,狠狠给了对面女子一个巴掌!

  雪妮雪白的脸上印上了一片红痕,然而,倔强的女子硬着脖子瞪着老将军,冷漠的出声:“你的女儿?从小到大,除了强迫我走你安排的路以外,你什么时候将我当作亲生女儿!”

  “除了权势,除了地位,你还有什么放在心上的?十年前,为了你的宦途,为了和基因不够‘纯正’的母亲划清界限,你昧着心把她送进了劣等人类居住保留区!”

  “如果不是我自小测试基因,就得到几乎完美的序列结果,你应该也会把我和母亲一起送到那个劣等人类集中营里去吧?”

  “长官!主管!——我什么时候叫过你父亲?我姓母亲的姓氏,不姓‘凯恩’!”

  “我十六岁就加入了这个GEAR组织——这么多年的努力,不是为了给你争光!我要力量,我要得到足够的力量来摆脱你,惩罚你!我要按我自己的想法改变这个国家,这个世界!”

  “总有一天,我能靠自己的力量,自由的走在这个国家的蓝天下!”

  激烈的言辞随着门“啪”的一声巨响,被冷冷的截断,空旷的办公室内,只留下银发的老将军呆呆的站在那里。十年了,那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优秀的属下一口气和他说那么多的话……许久许久,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主管颓然倒回了沙发中。

  从半开的抽屉中拿起了一张照片,静静凝视了许久,他忽然苦笑着叹息了一声:“爱歌……你看,我们的女儿……有多厉害啊……”

  桌上雪茄已经彻底的灭了,然而他还是捡起来,不甘心似地用力抽了一口——然而,灰已经冷了,再也没有一丝热的火星。

  很多感情,就如这死灰一样,是再也不能复燃了。

  ――――――――――――――――――――――――――――――――――――――――

  机构的工作时间。在GEAR的特殊培养室里,看着新培养出来、刚刚完成任务的超能力少年,甜美的微笑在副主管的脸上泛起,她亲切的开口:“No.333……”

  “住口,你这个女人,不准叫我的代号!”少年冷漠的咆哮。

  “哦呵呵……小家伙,你的脾气和以前那个No.205还真像啊,好吧,换一个称呼:小弟?”并没有生气,雪妮笑着回答,手里拿着一卷东西,“要不要奖品?”

  “哼,罗嗦。快把今天的立体影象给我看!”已经再也忍不住,No.333跳了起来。

  “嘻嘻,这么关心你妹妹?录影带在这里……喏!这是为了这一次你完成任务而奖给你的,如果你要你妹妹早点治好病,早点和你团聚的话,就好好为我们效力!”

  “罗嗦!”劈手夺过她手里的全息影视仪,No.205立刻带上了头盔,银发的少年聚精会神的在看唯一亲人传给他的话。才看了不到片刻,他的眼睛里就流下泪来。

  雪妮微微笑着,走了开去。她知道那里面的内容——

  “哥哥,你好么?GEAR组织正在给我治病,大夫说我很快就会好的……不过我好孤单啊,哥哥你好好工作,快点来带我走吧!”

  全息影像里面那个叫“碧里”的女孩子,悲哀而急切的看着镜头,流着泪请求。

  因为看见了妹妹眼里期盼而寂寞的神色,于是No.333才会流泪——这些复苏者,虽然拥有超强的能力,在心智感情上,说到底还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啊……

  在出门时,她看见了外面那个黑发的男子,忽然间怔住。

  伤势刚刚痊愈不久,陆沙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黑发下深蓝色的眸子更加深不见底。贴着隔音玻璃,他默然的看着里面如痴如醉的少年,淡淡地对副主管发问:“什么时候才能让No.333见他妹妹?”

  “他妹妹?”雪妮讥讽的笑了起来,“做什么梦呢,他妹妹早在一年前就被解剖了!那个傻孩子……只要合成一些立体图象给他,他就会为我们卖命!”

  陆沙蓦然回头,盯着她看了许久,苍白的脸上瞬间有可怕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