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把心留给你阿蛮一剑寒山河司马紫烟落日大旗温瑞安追求亦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夏日的白花 > 正文 第14节

  陆沙放开了她,让雪妮无力的身子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离开她的唇,看着垂死的美丽女子,忽然微笑了:“只听从你一个人的话……永远不能离开你……不是么?雪妮?”

  黑发从他的额头垂下来,发下的眼睛是复杂的,带着说不出的表情。

  “陆、陆沙?是你…竟然是你做的吗?”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雪妮微弱的声音中带着痛苦的颤音。眼角瞟见了桌上电脑屏幕上正在执行的语句——蓦然,她明白了中央电脑故障的原因!

  由于剧痛,她的手指抓入了他肩头的肌肤,然而埋首在他的怀中,雪妮?爱歌忽然微微笑了起来:“呵呵……原来、原来陆沙…你早有预谋了吗?为了从外围程序界面里也能破坏主机……你应该…从几年前就开始准备了吧?”

  陆沙没有回答,带着手套的手扶住了雪妮的肩,让无力站立的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一直、一直小看了你呢……可为什么…今天才动手?”女子抬头看着他,眼睛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色。她的血流在他的手上,即使是隔着手套,似乎依旧能感觉到如火的炽热,“为什么?是因为……是因为我要结婚离职么?”

  垂死的女子忽然笑了起来,看着脸色苍白的英俊男子,不知为何欢喜无限。

  “陆沙,”她叹息般地低语,“原来……你毕竟是爱我的。”

  “雪妮……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会无表情吗?”抱着金发的女子,缓缓坐入电脑前的转椅,陆沙却漠然的说起了另一方面,看着干扰中央电脑的命令在一个接一个地被执行,黑发男子的声音淡然的响起在空荡的办公室内——

  “我作不到象No.205和No.333那样,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我的命运,在你的手上……所以我想,如果能摒弃感情就好了。如果没有心的话,就没有什么可以恐惧,可以痛苦,不会觉得辛苦,也不会觉得嫉妒……那样,对作为一颗螺子的我来说,是最好的了吧?”

  他的眼睛里映着电脑屏幕的亮光,明灭不定。外面的警报越来越猛烈,跑动骚乱的声音也渐渐入耳,然而,这个只有正副主管的楼层里,依旧暂时保持着安静。凯恩主管从昨天开始就出差在外,整个楼层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是……为什么你要把我的心硬生生挖出来,然后扔到地上踩!那一夜你说过不后悔,可你毕竟后悔了!”黑发的男子猛然抱紧了濒死的她,用力得让她几乎失去知觉,“十年前的那个约定,如果你要违反,那末,我要你永远的遵守它。我不能让你离开——”

  “雪妮,你是个魔女……你已经毁掉了我,我不能允许你再去更高的位置上,操纵更多的人了!”

  ——十年来,他对她说的话,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这片刻说的多。

  抱着她,一边说着,陆沙一边拉起她沾满血的手,摁在电脑控制键上——指纹检测很快获得了通过,电脑启动,进入了只有主管才有权进行操作的绝密界面:中央电脑内核数据区。

  陆沙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戴着手套的手飞快的敲击着键盘,输入了一个个足以破坏整个机构系统程序的命令:“看着……看着我怎样把这一切毁掉吧,雪妮!”

  她的意识渐渐空白,他的脸映入她的眸中,如此冷酷绝决,隐隐有绝望般的疯狂。

  “都毁掉吧……已经无所谓了。”雪妮忽然笑了起来,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抬起了右手,抚摩着陆沙的脸颊,断断续续的轻笑:“笨蛋,我们、我们都是螺子啊……不要、不要忘了我,陆沙。”

  一语未毕,笑靥从她雪白的脸上褪去,沾着血的冰冷手指划过他的脸,垂落了下去。头轻轻一偏,金色的长发覆满了他的肩头。

  陆沙抱住了她渐渐冰冷的身体,无言的埋首在那瀑布一般的金发里,许久许久,从怀中抽出了那一方印着白色碎花的方巾,扎起了她一头长发。她水波一般的眼睛已经永远的阖上了,然而平日那样干练凌厉的女子,最后停留在脸上的表情、却居然是淡淡的温柔的微笑。

  “啪”。随着丝巾的抽出,从衣袋里掉出了一件东西。

  精致的信封,她的喜贴。新郎的名字是国务卿贝克大人的爱子:亚当?贝克。

  已经再也不需要了……那一场政治联姻,再也不能举行。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转椅内,陆沙脸上露出漠然的笑意,将女子冰冷的身体靠在肩上,腾出手来,慢慢开始撕掉那一封喜贴。

  信封在指间发出破裂的声音,忽然有一叠东西,哗的一声从破裂的信封中掉落!

  那几张淡绿色的纸张撒了一地,最后掉出来的是一张卡,跌落在陆沙的膝盖上,闪着金属般冰冷的光芒——那是一张崭新的、特制的ID身分卡。

  黑发的男子眼神忽然凝滞,盯着那张卡看了片刻,终于缓缓俯下身去,捡起了它,看着上面镂刻的名字和公民代号——

  佳立普?哈马。B53239091。

  那是一张普通的公民身份ID卡,和这个世上千百亿的普通人类一摸一样。

  然而,陆沙的表情却在瞬间变为空白……手指抽搐着,他发疯似的捡起了地上散落的淡绿色纸张——没错,是全套的公民身份证明文书!上面是总统的签名,是来自最高阶层的正式证明。证明这个叫佳立普?哈马的人,是一个被国家承认的享有人权的公民。

  就这样普普通通的一纸证明、一张ID卡,却是多少复苏者永远都憧憬而不能拥有的梦想!

  看着从结婚喜贴里洒落出来的文书,陆沙的眼睛里却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他只是怔怔的坐在转椅上,看着怀中冰冷的女子和手上的身份ID卡:这个证明签发的日期,是公元2033年6月25日。

  ——是在约克区的公寓里渡过那一夜的日子!

  “陆沙,这是我第一次送你东西吧?好好收着,到时候来观礼……”她那样笑吟吟的说,把她和另一个人结婚的喜贴递到他的手上。

  “雪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仿佛才苏醒过来,发疯一样的晃着怀中无知觉的女子,厉声问。然而她的金发拂过他苍白的脸,头随着身体的晃动轻轻摇晃——就是不告诉你啊,陆沙……依稀间,她平日甜美的声音又带着笑意响起来。

  “你说啊!雪妮!”他捧起她的脸,问她,然而她只是闭着眼睛微笑着。

  陆沙茫然的坐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她最后凝固的表情,仿佛想看穿这个莫测女子内心最深处的想法,然而她只是那样微笑着、不说话。

  陆沙……你这个傻瓜,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我。

  窒息般的寂静中,唯有电脑屏幕在面前无声的闪动,在他写入的命令指导下、消除着一切GEAR机构几十年来实验中累计的数据。然而,这个几十年来第一个闯入中央电脑核心数据区的复苏者却只是茫然的低着头,看着怀中死去的女子。

  数据在一个个屏幕的往下刷,消失。忽然间,屏幕停住了,跳动着,电脑忽然发出了尖利的警告,一行文字反复跳跃:“本文件受到保护,请确定手动删除!”

  那冰冷的机械音一直不停地重复,他烦躁的抬起手,在“确定删除”上敲击回车键,忽然,他的手僵硬了——“文件名:2023.11.11”?!

  那是他作为“陆沙”这一身份、被从行刑室里救出的那一天……那是永远无法忘却的日期,也是他与她命运轨道开始交错的一天。

  那一天是开始……而今天,则是:结束。

  有些颤抖的,戴着手套的手指,点开了那个文件,满屏的字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