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燕归来熙校长刀丛里的诗温瑞安平安人海中四大名捕斗将军:少年铁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星月圆舞曲(麻雀要革命前传) > 正文 第五章 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去(下)

正文 第五章 告别不堪回首的过去(下)

  “我再说一次,赶紧换掉!”紫蕾涨红了脸,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吐出这几个字来。

  “可是……”蒙太一似乎还想讨价还价,“我再穿一会可以吗?”

  “不——可——以!”紫蕾已经近似于咬牙切齿了。

  “我真后悔和这种白痴一起出来游玩!”小稀依旧保持冷冷的态度。

  “我没有其他的泳裤了。”蒙太一故意装可怜。

  “那就给我去买!”紫蕾一把抓过这个疯狂的家伙,“月学姐,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小稀,你也一起来!”

  “好,你快点去吧!”

  周围终于因为蒙太一的离开而恢复了平静。我躺在沙滩椅上,此刻的星已经做完了准备运动,正朝着大海走去。今天的他看起来格外的冷漠,从出门到现在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可是我知道,星的心里也不好过吧,而他的计划……想到这,我的心又揪紧了一圈。真相已经不远了吧?

  “月小姐,喝点饮料吧。”洛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伸手递过来一只水晶杯,里面装着蓝色的液体。

  “谢谢。”我接过来喝了一口,“你不去游泳吗?”

  “现在就去。你呢?”洛泽的目光有些闪烁,侧着头不自然地看向四周。

  我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里面找到些什么,可最后发觉还是失败了。于是淡淡地说:“算了,我没什么心情,你一个人去好了。”

  “既然病已经好了,也来了就下海去玩玩吧,不要浪费了这次机会。”洛泽似乎并不担心我身上的伤,鼓励道。

  接着他指着不远处的租赁柜台:“那有小皮伐,坐在上面的话不会沾到水。而且也能到海里去感受一下。”

  “那……好吧。”看洛泽这么热心,我反而有些难过。于是从沙滩椅上站起来朝租赁柜台走去。

  “月小姐,坐上去,我把你推到海里。”他看起来有些焦急。

  我有些犹豫地问:“是不是应该等紫蕾他们回来,打声招呼再下海?找不到我他们会担心的。”

  “那我在这等他们,你先去玩吧。”洛泽主动承担起这个任务,并且几下就把气伐推进了海里,“月小姐,你躺在上面试一下,感觉很舒服。”

  “那……麻烦你了!”

  我坐到气伐上,让洛泽轻轻把我推到海里。大约推了十多米之后,洛泽又重新游回到岸上等待紫蕾和小稀。

  我按照他说的躺在气伐上,阳光直接晒到皮肤上的感觉暖暖的,微风轻轻吹动发丝,不可否认这种感觉真的很棒!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那些照片不停的在我的脑海中打转。星的计划、烟火、手掌上传来的疼痛感……虽然我努力让所有不开心的思绪暂时离开自己的大脑,可是……咦?真是奇怪……没过多久我的眼皮就觉得重重的睁不开了,可是我昨天晚上明明睡得很早啊……天啊!怎么连头也晕晕的了?我躺在气伐上,觉得周围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要支撑起身子,可是却发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

  “月,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如果你觉得这个计划很难配合的话,那么我们现在终止好了。让这次度假恢复成最初构想的样子,我不想你太辛苦。”

  “星,你很想知道幕后的一切吧?”

  “那……我们继续吧。就算到了现在我仍然相信洛泽,我们最后来赌一赌吧!”

  “月,虽然这样说也许你会难过或者生气,但是我也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所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睁开了眼睛。

  梦?

  原来刚才我做了一场梦。可是……星的声音和脸上的表情那么真切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等等!我怎么会做梦呢?我明明在海边……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月,你醒了?”就在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星走了进来。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星的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简单的食物。见到我坐起来,他轻轻走过来问:“怎么样?感觉好些了没有?”他的语气恢复了常态,透露着以往对我的关心。这种感觉虽然让我觉得既熟悉又亲切,但是……

  “星,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难道说……”我睁大了一双眼睛望着对面的人,多么希望他可以摇摇头,告诉我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然而……

  “计划结束了。月,你输了。”

  好久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大脑像在瞬间断电了一般。输了?也就是说……

  我一脸严肃地问:“我在海边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你真的想知道?”

  我用力点点头。

  星叹了一口气,虽然事实证明了他当初的猜想是正确的,可是他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高兴,用平淡的语气回答:“那好,我告诉你。你被人下了安眠药。如果不是我发现得早,恐怕现在你已经飘出度假村海域的安全区了,到时候会遇到什么危险,恐怕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我已经通知河叔叔和河阿姨了,他们恐怕已经快到了。”

  “我爸爸妈妈?”

  星点点头:“因为有些事情恐怕不是我们能够解决得了的。”

  事情……真的很严重吗?我握紧了拳头,指甲扎进肉里面的感觉有些疼痛。可是不管再怎么样痛也无法缓解我此刻的心情。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接着紫蕾走了进来:“星,月学姐,河叔叔和河阿姨来了。”

  我和星相互对望了一眼,真相已经近在咫尺了。

  我怀着一颗不安的心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隔壁的房间。

  一进门爸爸妈妈居然都在房间里,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为什么不直接到我的房间里去呢?

  “月,我的孩子!你没事吧?妈妈担心死了!”才一见我妈妈就扑了过来,狠命把我搂进怀里。

  “妈妈,我没事。”

  “月,身上的伤怎么样了?”爸爸也关心地询问。

  我只能呆呆地回答:“我没受伤。我……我很好。”

  星最后一个走进来,随手把门关了起来。我这才注意到房间里除了爸爸妈妈、星和我之外,还有角落里的……洛泽。

  他低着头,将脸深深地埋进双膝之间。好像根本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存在。

  “洛泽,那些照片真的是你拍的?”我走到他身边试探着问。

  谁知道他却突然站起来,用力地甩开我的手:“滚开!是我拍的又怎么样?那是对你们河家的惩罚!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女儿!”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了。

  ⒋

  杀人凶手……的女儿……

  他是在说我吗?是在说我吗?

  之前那个沉默、细心、照顾我的洛泽……怎么了?

  洛泽的脸因为愤怒而憋得通红,他紧紧攥着拳头,嘴唇微微颤抖着。好久……两道晶莹的泪痕划过他的脸颊。

  杀人凶手的女儿……多么可怕的几个字。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洛泽……你在开玩笑是不是?”我望着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我爸爸怎么会是杀人凶手?你呆在我家这么久……你知道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不是!不是!”洛泽红着一双眼睛对我吼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这所有的一切……我承认!可是……始作俑者却是你那自视清高的好爸爸!”

  “爸爸?”我一脸看向一旁始终沉默着的爸爸。

  星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先别急,月,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真相,那么就必须要做好思想准备。你要保证不管呆会洛泽说出什么,你都不能激动。”

  “我……我保证。”在说出这三个字之前我根本没有思考。因为我不知道我将要听到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激动。但是我却清楚地感觉出了事情的严重。

  “那么我可以先把前面的事情说一下。河叔叔,可以吗?”星轻声询问正在点烟的爸爸。

  “你说吧。”

  得到允许之后,星思考了一会开口说道:“从最早的照片事件到今天上午月被人下了安眠药之后推入海中乘着气伐随波漂流,这整件事情恐怕是一件蓄谋已久的阴谋。虽然我不知道洛泽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在我和月之后合演的几场戏里面,他还是露出了马脚。”

  “你和月小姐合演的戏?”洛泽扬起脸,瞪大了眼睛有些疑惑地问。

  “是啊。你没有想到吧。”星微微笑了一下,接着说道,“首先是我们那晚一起外出庆祝生日的照片。遇到我们的只有洛泽和三上院的那几个不良学生。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偷偷跟踪我们。但是有谁会知道那晚我们俩会出去?就算是月,也是临时接到我的纸条的。而且凭借四大家族的社会地位,那些记者狗仔队之类的角色也绝对不敢潜伏在河家的别墅外等待着我们出现。所以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很多。”

  “你为什么不怀疑国泰中学的那些人?”洛泽的目光变得冷冷的,让我觉得陌生极了。

  “我怀疑过,但是那些照片是从我们一出家门就开始拍的,而我们是在最后从仓库离开时才遇到那些家伙的。而且之后在与国泰高中的人打架之后,月出巷子的时候曾说过好像看到了你开车经过。是她看错了吗?还是……事情真的这么巧?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么两次的照片事件的相同点都是我们都遇到了你!”星说着伸出手指向洛泽。

  “星少爷,没想到四大家族继承人之一的你,还喜欢玩推理游戏。”洛泽别过脸有些心虚地说道。

  “是推理游戏吗?你也可以这样说。可是推理也是需要证据来支持的,所以当我意识到事情也许和你有关联的时候,便和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许你早就猜到了,即便是月知道了,她也不会怀疑你的,更不会相信你会拍那些照片。所以为了使月相信,我在出游之前就计划好了几个陷阱,我想急于对河家不利的你一定会乖乖踏入陷阱的。”星讲完之后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我,对于自己的计划他没有表现的太得意。

  洛泽认真地回忆起来,然后恍然大悟地脱口而出:“是你让蒙太一叫我一起去买烟火的?还有之后在海边你也是故意制造我和月小姐单独相处的机会?”

  星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让粗心大意的蒙太一和你在一起,只是想偷偷跟在后面看你到底想对月怎么样。没想到你居然用了这么可怕的手段,我当然会第一时间把那些烟火换掉,这也是之后为什么它们没有引爆的原因。”

  “星少爷,你真的很聪明。其实一直以来我最担心的就是你。”洛泽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来度假之后我已经察觉出你在怀疑我了。”

  “这点我也知道。所以我才会让月帮我演戏,让你认为月和我已经产生裂痕,好让你有机可乘。”

  “山上的那一巴掌是假的?”

  “没错,那是我之前在留给月的信里面讲好的。也是我的计划之一。那天你恐怕也是临时决定要对月下手的吧?”

  洛泽点头承认:“看到你们俩闹翻了,我以为是机会来了。刚好蒙少爷吵着要走那条看起来很危险的路。没想到你居然偷偷跟在后面,而且还有经理派来的那些人。”

  “那些人是我让经理派来的,我当然不允许有人对月造成一点伤害。”

  “推理是需要证据来支持的。星少爷,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吧?”洛泽突然换上了另外一种语气,仿佛认定了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这个不用你说。就算你没有主动承认是你做的,我也会让你心服口服的。”星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他举到洛泽眼前,“这是微型摄象机,你没见过吧?它的体积很小,可以藏在手心里。但是拍摄效果却很好,角度正确的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洛泽脸上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我和你们来度假之后一定会找机会对月下手,为了收集证据你准备了这个?你都拍到了?”

  星点点头:“需要我现在就把内容播放出来吗?里面有你把烟花偷偷放进火里、故意让月坐在松动的石头上以及你是如何在饮料中放安眠药的所有镜头。我一直都在观察跟踪你的行动。只是你没有发现。”

  突然洛泽大笑了起来,语气像是松了一口气:“没必要了!星少爷,你真的很聪明。我知道你会拼命保护月小姐的。”

  “你知道你这样做会对月造成多大的伤害吗?!”星突然发怒般地大叫了起来,并且挥起拳头对准洛泽的脸就是狠狠的一拳。洛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打倒在地上,嘴角流出血来。

  洛泽没有说话,有些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抹了抹嘴角,始终不敢看我一眼。

  星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咬了咬嘴唇尽量压低声音问:“不过我还有一点没有弄清楚。我和月在超市厕所里的那些照片你是怎么拍到的?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躲进厕所里?”

  洛泽看了一眼满脸认真表情的星:“原来如此聪明的北家少爷,还是有没搞清楚的地方。也好,至少这让我知道在我的计划中有一部分是成功的。其实很简单,月小姐打电话通知我她要去超市的时候,我就立刻着手做准备了。首先找了一些中学生,用钱买通她们,并且告诉他们在围住你们的同时,一定想办法让你们躲避到厕所里去。其实这一点也并不难做到。”

  星笑了笑:“是啊,把其他的路都堵死,只在通往厕所的地方留出空隙来,我和月被那群‘花痴’女生搞得头都大了,自然会毫不犹豫地躲进去。”

  “没错!我也是这样告诉她们的。然后我在你们没有到达超市之前就偷偷在厕所里安装了微型照相机。当然是在你们根本不可能注意到的地方。”洛泽说完叹了口气,“我想用你和月小姐的照片来制造绯闻,希望可以让河家在四大家族中的地位受到威胁。可是我太低估了河家的手段和各种关系。”

  “你错了!”星大声呵斥洛泽,“难道你不好奇河叔叔为什么不追查这些照片的真相吗?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恐怕早就查到是你做的,所以才会不声不响地息事宁人,不继续揪出幕后的黑手。我不知道你和河家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会对月造成多大的伤害?”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还是要这么做,因为我不能让我的妈妈白白死掉,不能放过害我变成孤儿的罪魁祸首!”洛责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洛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我上前抓住洛泽的手,眼前的他是这么的陌生和冷漠。一直到此刻我才真正发觉,原来自己从来都不曾认识过他,从来没有走进过他的内心。

  “月,让爸爸来告诉你。”

  “爸爸?”我转过头。

  爸爸把没有抽完的烟扔在烟缸里,他的目光落在洛泽的身上。

  好久……好久……

  “对不起,孩子。”

  这是爸爸说的第一句话,我和星全都愣住了。

  ⒌

  爸爸叹了一口气,样子显得十分失落。妈妈轻轻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像是在安慰他。

  爸爸和洛泽之间到底有着什么秘密呢?

  “虽然你改了姓,可是我很清楚你是谁。之所以把你从孤儿院里领养出来,也是想尽量弥补我当年犯下的错误。”爸爸在猛吸了一口烟之后缓缓吐出这句话。

  洛泽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早就知道我是谁?”

  “是的。”爸爸点点头,“其实我一直在寻找你和你妈妈的下落。”

  “你不用在这装善心了,现在你可以告诉你的宝贝女儿,你当年是怎么样对待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女子。”洛泽说这话的时候露出鄙夷的目光。

  爸爸转向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会,然后开始讲述当年的事情:“月,在和你妈妈相识之前,我认识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身世很可怜,父母得重病去世之后他为了生存嫁给了一个并不爱的人。那个人承诺要和她结婚并且照顾她一辈子,可是当得知女孩怀孕了之后,他毅然离开了她。”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惊讶地问。

  “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其实很多,只因为你一直生活在阔绰幸福的家庭里,所以看不到而已。我当时真的很同情她,于是让她到河家当佣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等待孩子的降生。”爸爸回忆着,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那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还觉得很愉快。女孩坚强、勇敢、乐观。从来不觉得命运对她是不公平的,反而经常感谢上苍能让她遇到我。后来不管我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还是在家里受到了什么委屈,我都会找她倾诉。”

  说到这爸爸停顿了一下,星猜测道:“河叔叔,我想你们之间一定产生了感情吧?”

  “嗯。我承认我真的很喜欢她,我也不介意她怀着别人的孩子。但是……”爸爸的脸上划过痛苦的神情,“我太高估自己的力量了,我觉得只要我努力和家族对抗的话,他们是会同意我娶她的。我错了,身为四大家族成员之一的河家又怎么会接受这样一个身份卑微的儿媳妇呢?”

  洛泽的眼泪潸然而下,他掩饰不住激动的情绪对爸爸吼道:“你知道你们把她赶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快生产了吗?你知道她倒在血泊当中的样子吗?你这个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被……赶出来?!

  我捂住嘴巴,拼命忍住眼泪。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的家里。我努力想象着一个可怜的女子因为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而被迫离开的画面。努力想象着她无助寂寞的神情。努力想象着她的孩子突然出世时的那一瞬间……

  “等一下!你是说……你妈妈是被赶出来的?”爸爸走到洛泽面前,激动地抓住他的肩膀。

  洛泽拼命挪动身子,疯狂的甩开爸爸的手:“不要碰我!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不会有错的!我看过妈妈留给我的唯一的一封信,上面就是这样说的。她说河家不接受她,说你也很后悔和她在一起,甚至把与她的相遇都说成是一个错误!然后……”

  说到这洛泽已经泣不成声了,“妈妈在离开没多久就生下了我和弟弟,可是弟弟才出世几天就夭折了。妈妈也因为受不了打击最后精神出了问题,她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一个月后就……就自杀了!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都是你!”

  星拿过一张纸巾,递给洛泽。

  “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当时我被公司派去国外洽谈一项合约,回来的时候你妈妈就已经不在河家了。家里人说是她自己走的。我一直很懊恼,因为我曾经答应她要好好照顾她。为什么会这样?”爸爸若有所思地回忆着当年的情景。

  洛泽也露出吃惊的表情:“不可能!我妈妈是不会说谎的!”

  那么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也迷惑了。

  星站起身,做出了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河家的长辈为了拆散你们两个,而对洛泽的妈妈说了谎?”

  “很可能是这样。我想把我派到国外也是他们精心安排的。”爸爸终于恍然大悟。

  洛泽呆呆地望着窗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爸爸接着说:“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打听你们的消息,但是都是毫无结果。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知道了在孤儿院栖身的你。我以为你并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所以就假装根本不认识你把你领养回来。我想好好照顾你,没想到你因为一个误会而这样痛恨我,并且差点对月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

  我走到洛泽身边,把手放到他颤抖的肩膀上:“洛泽,我不怪你。真的。我们当这一切从来都没发生过,好吗?”

  “不可能的……不可能……”洛泽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的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疲惫。

  “我们先出去吧,让他好好冷静一下。”妈妈站起来,和爸爸对望了一眼,然后吩咐我们离开。

  走出房间,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在洛泽的身上会有着这样一个辛酸的故事。也没有想到这所有的一切居然会是他做的。

  星陪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细心地倒了杯水给我。

  “月,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想太多了。”

  “谢谢你,星。你是怎么知道爸爸和洛泽之间有关系的?”我不解地问。

  “很简单啊。凭借河家的地位和财势,请侦探查也好,用别的方法也好,怎么可能找不出拍照的人?我想河叔叔已经查到是洛泽干的了。所以才决定不追究这件事情。”星分析道,“而且最后一次寄来照片的时候,河叔叔根本没有生气或者着急的表现,他的表情太平静了。甚至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不是很奇怪吗?”

  “星,我输了,不管是之前的赌约还是来到这之后的赌约,我承认,我只是一味的自欺欺人而已。”我喝了一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可想起整件事情的经过还有洛泽的身世,我还是忍不住伤心起来。

  “月,其实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可是你应该有心理准备了,是不是?”星走到我身边,把手轻轻地放在我的头上,“很晚了,早点休息吧。希望这一切快点过去。”

  我扬起脸看他,幸亏有星在,不然的话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星用他的“骑士道”精神守护着我,此时此刻不管我说什么都无法表法自己的心情。

  “星,谢谢你。”

  “月,你知道为什么月亮的周围会围绕着那么多的星星吗?”星指着窗外的夜空问。

  我摇摇头。

  “因为星星要保护月亮,不管天空多么大,星星都要围绕在月亮的周围。所以月……我也会一直保护你的。”

  星的目光变得深邃而蔚蓝,里面有着温柔而细碎的光点,透过那些光点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休息了一晚,今天终于到了回家的日子。我早早起床收拾东西,然后调整好心情去找洛泽。可是当我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空空的房间以及……桌子上的一张纸条。

  月小姐:

  很抱歉伤害到了你。不管这一切是误会还是事实,我都没有脸在河家继续呆下来。我走了,不用担心。我会靠着自己的力量生活下去。也祝你开心。我与河家的恩恩怨怨就这样结束吧。

  洛泽

  洛泽……走了?纸条在我的手中悄然划落。

  此时爸爸和妈妈也赶了过来,星说道:“这样也许对洛泽来说是最好的结局。”语气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安慰我。

  “现在的洛泽已经是真正的男子汉了。我相信他会好好地生活下去。”爸爸有感而发。

  妈妈也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尘埃落定的感觉真好。”

  大约九点多的时候我们走出酒店,已经有人把行李装上车。车子缓缓开动,看着背后越来越远的度假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不停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们的出游就在这样的惊心动魄中结束了,留给我的是一连串无法忘记的回忆。我想我会一直珍藏下去的。远方的洛泽,也祝你永远平安。可是我的心情却始终不能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