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神拳老舍借势(熊广平)熊广平诱拐贤夫晓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星月圆舞曲(麻雀要革命前传) > 正文 第十章 身世,星形胎记?

正文 第十章 身世,星形胎记?

  ⒈

  新秀大赛结束之后安吉永好像都显得忙忙碌碌的,本来约定好的庆祝活动也一推再推。不过今天晚上他总算有时间了,我赶紧约上星还有小稀他们一起来到闹市区最大的一间KTV里。当然也少不了蒙太一和金映明这对冤家对头。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俩明明才叫过几次面而已,居然就这样不对盘。难道是八字不合吗?

  包间里的气氛活跃而热烈,虽然偶尔会有一丝火药味,不过也很快被我和星的及时阻止以及小朵天真的笑容化解了。

  我正在抱着小朵讲笑话,星突然坐了过来,对我神秘地眨眨眼,然后在我的手里塞了什么东西。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他便借故走了出去。

  我不解地摊开手掌,等一下……这是什么?一张折起来的小小的纸条安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

  我转过身,偷偷地打开小纸条,确定大家没人注意我,才敢低下头来看纸条。

  “提示一:到马路对面的餐厅里找。不要告诉别人哦!”

  提示?星在和我玩什么游戏吗?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我却突然来了兴趣。于是起身对紫蕾他们说:“我出去看看星怎么还没回来。”

  “月学姐,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我点点头,随后走出了KTV。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天全都黑了下来,周围的霓虹彩灯亮成一片,格外耀眼。马路对面的餐厅吗?可是有好几家呢!等一下!如果是星的话……我的目光很快锁定在那家的叫“红房子”的餐厅。那是我们俩经常去的地方!没错!一定是那里!

  我兴奋地跑过马路,推门进店的时候服务生像是一眼认了出来,热情地过来打招呼:“小姐,您今天一个人来的吗?”

  “请问经常和我来的那个男孩在吗?”

  这时另外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客气地询问我:“请问,您是河影月小姐?”

  我点点头:“这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

  纸条?我赶紧接过来。

  “提示二:向前走100米,然后左转。”

  这个简单!我把纸条小心翼翼地撕了下来,握在手里,然后一边迈着大步一边数着:“1、2、3、4……”差不多到100步的时候向左传……

  可是什么都没有啊?难道是我数错了?我朝四周看了看,因为是晚上的缘故,人并不是很多。我正在出神的功夫,一对情侣走到了我的身边。

  女孩子笑着问:“你是河影月小姐吗?”

  我不解地点点头:“我是。”

  一旁的男孩子开口说道:“有人让我们把这个交给你。”

  又是纸条?虽然一头雾水,可我还是接了过来:“谢……谢谢。请问……交给你纸条的人长什么样子?”

  谁知道我的话音刚落他们两个人便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不可以说!”

  其实不说我也知道,十有八九是星在搞鬼。可是他到底要干什么呢?他越是把事情弄得神秘,我就越觉得好奇。于是赶紧打开第三张纸条。

  “提示三:到游乐场门口大喊三声‘芝麻开门’!”

  游乐场?这个时间游乐场早就关门了啊!星要我去那干什么呢?而且还要大喊三声……芝麻开门?我真是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可是为了揭开他的神秘面纱,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向着目的地迈进。

  大约十分钟后,我来到了游乐场,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游乐场里面漆黑一片,所有的游乐设施都是静止状态,大门也关得死死的。

  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我孤零零地站在这。这时一阵风吹过,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心里有些害怕的感觉。

  对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喊三声……

  “咳咳!”我清了清喉咙,再三确认旁边没有人之后,开口喊道,“芝麻开门!”

  第一声……声音小得可怜。四周没有任何变化。

  “芝麻开门!”我稍稍把声音放大了一些。还是没发生什么事。

  最后一声,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芝麻开门!”

  就在我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游乐场大门上悬挂的各种彩灯和装饰物一起亮了起来,里面的娱乐设施也跟着一起转动着,欢快的音乐响起……这热闹的场面简直和白天一模一样!

  可是除了我之外,根本没有一个人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啊……跳啊……”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大大的威尼小熊道具的人从大门里走了出来,他一边跳着,一边晃动着手里的盒子。

  那是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彩色的包装纸外面扎着粉红色的蝴蝶结,在周围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下格外显眼。

  “威尼小熊”走到我面前,突然单膝跪了下来,同时把手中盒子双手递过来。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接过盒子,谁知我的手刚一碰到盒子,他就突然将我抱了起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可是并没有反抗,因为直觉告诉我,他不会伤害我的。

  接着“威尼小熊”把我抱进了游乐场,径直向里面的旋转木马走去。

  旁边依旧响着欢快悦耳音乐……

  “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啊……跳啊……”

  我被这美妙的气氛感染了,整个人都觉得快乐了起来。特别是他把我放在木马上后,周围的景物慢慢转动,灯光眩目而美好……黑幕一样的夜空下,这里俨然成了欢乐的海洋。

  我坐在木马上,拆开那彩色的盒子。

  底下……“威尼小熊”在对我摆手。

  这是……我惊讶得长大了嘴巴。好漂亮的项链啊!上面是水晶做的星星和月亮的造型。星星是蓝色的,月亮是淡淡的柠檬黄,呈半透明状……星星围绕着月亮,月亮在最中央。

  “月,你喜欢吗?”突然一个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是星!我抬头望过去,“威尼小熊”果然是星扮演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吧?!

  木马还在转动着,我的视线努力捕捉着星的身影。他笑着,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神情。我不停地用力向他摆手,此刻我真是觉得开心极了!星总是能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

  终于音乐停止了,我有些不舍地缓缓走下木马。

  “星,你怎么想到的?你简直……简直是……”我搜肠刮肚努力想让自己想出一个完美的词来形容他。

  “我是什么?”星也充满期待地望着我。

  “是魔法师!这一切太美了!就像梦境让人觉得那么不真实!星,你安排这些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吧?你是不是觉得前段时间我为了准备毕业考试太辛苦了,所以想让我轻松一下?谢谢你,星,你真是太好了!”我笑着把项链举到他的面前,“还有这个!我很喜欢!”

  “那……我帮你戴上好吗?”

  “好。”

  星接过项链,转到我的身后。

  “其实……我并不是为了让你轻松一下才安排这些的。”星的话在我耳边响起。

  “月,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告诉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时刻叮嘱着自己,一定要在你身边保护你、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星顿了顿,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然后接着说:“越是长大这种使命感就越是强烈,你是高高在上的月亮,而我甘愿做围绕在你身边的那颗星。只要你开心、你快乐、你幸福,这样就足够了。月,你能明白我的感情吗?”

  星的手指划过我脖颈上的皮肤,温暖而轻柔。可是我却一时间无法做出反应。星……的意思是……

  他喜欢我?

  这四个字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盘旋着,一遍、两遍、三遍……

  但是我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啊……我要怎么办?我该怎么回答他呢?

  空白!除了这四个字,我的脑海中几乎一片空白。

  “月,你怎么了?”星戴好项链,重新站回到我的面前。

  看着他充满期待的目光,我心虚地低下头:“星,我们出来很久了。紫蕾和小稀一定很担心,他们找不到我们的话会急死的!我们……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月……不要再逃避了,好吗?”星变得焦急起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答案。”

  我在逃避?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可是……”妈妈和金姨的话又回响在我的耳边。

  画……金映明……一起进入早川……

  “月!难道我们在一起时的快乐都是假的吗?难道你自始至终都不了解我的感情吗?”

  “可是……金映明……”

  天啊!我在说什么?我为什么会突然提到金映明?!看着星渐渐变得难看的脸,我只想尽快逃离这尴尬的气氛,于是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游乐场。

  背后……隐约传来星自言自语的声音。

  “金映明……金映明……”

  就在那一瞬间,被施了魔法的童话王国恢复了原状。我边跑边回头看,星的脸上似乎写满了失望和痛苦,他的眼中有让我疼痛的东西慢慢蔓延开来……

  ⒉

  我心神不定地走回KTV,才一进包间小稀就紧张地凑过来询问:“月,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就连粗心大意的紫蕾也抱怨起来:“月学姐,你跑去哪里了?这么久都不回来,我们担心死了!”

  安吉永正抱着小朵唱歌,而角落里“金蒙”大战似乎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蒙太一暴躁的声音传过来:“死耗子!死耗子!我是绝对不允许你进入早川高中的!哈哈哈哈……有我蒙太一在一天,你就休想踏进来半步。你最好提前做好觉悟哦!”

  金映明没有说话,抬头看向我的时候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俊美的脸上划过一丝不被人察觉的表情。我心虚地低下头,坐到沙发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的问题。

  没过多久星也走了进来,当然他也遇到了和我一样的处境。但是星却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来笑着回答:“我没事啊,只是和月在外面走了走。”

  聪明的小稀好像察觉出了什么,拉过紫蕾不让她再多问。包间里的气氛不知不觉沉闷了起来。当然庆祝活动也很快草草结束了。

  回到家之后我的心情仍然不见好转,星告白的那一幕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就在我昏昏沉沉快要睡着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起身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会是谁打来的呢?

  电话接通了。

  “喂,河影月!不……不……不好了!小朵……”话筒的另一边传来安吉永焦急的声音。

  我赶紧追问:“小朵怎么了?刚刚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啊。安吉永,你先冷静一下,把话说清楚。小朵到底怎么了?”

  “小朵一直喊着肚子疼,我给她吃了药,可还是不见好转。她出了好多的汗,疼得在床上直打滚……河影月,怎么办?我快要急死了!小朵不会有事吧?小朵……”

  “送她去医院!”我果断地做出决定,然后安抚情绪激动的安吉永,“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你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小朵送去医院。我现在就赶过去,你在医院等着。”

  挂上电话,我赶紧换下睡衣急匆匆跑出家门。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三十分了,我在急诊室的门口看到了神情紧张的安吉永。

  “怎么样?医生怎么说?”我上前询问道。

  安吉永摇摇头:“还在检查。河影月,小朵怎么会突然生病呢?她的身体一直很好,而且刚刚在KTV时候小朵还是好好的……”

  我想了想:“在回家的路上你们做什么了吗?小朵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没有……她今天好高兴!一路上跑跑跳跳的……”安吉永说着露出难过的表情,并且痛苦地责备着自己,“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小朵……”

  父母去世以后小朵是安吉永唯一的亲人,这种相依为命的心情虽然我没有办法体会,但是我却是理解的。

  于是我赶紧上前安慰他:“不会有事的。小孩子嘛……偶尔闹闹肚子是很正常的。你不用太担心。”

  这时星也赶了过来,见到我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微微低了一下头,然后故意避开我的眼神问安吉永:“小朵情况怎么样?”他还在为告白的事情生气吗?是在气我没有回答他就走掉了吗?我忍不住一阵失落。

  “医生还在检查。”

  急诊室的门打开了,小朵躺在病床上,护士正照顾着他。

  医生看了看我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安吉永马上回答:“我是!我是!”

  “病人得的是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做手术。”

  “手术?”安吉永愣住了。

  星赶紧走过来对医生说:“请您立刻为病人准备手术,钱不是问题,我们这就去办住院手续。”随后他又拍了拍安吉永的肩膀,“我刚刚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带了些钱,你不要拒绝我的帮助,这不是给你的,而是给小朵的。”

  安吉永感动地看了一眼星,颤抖着声音说:“钱我会还给你的。”

  “不要和我提钱,我把小朵当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这种感情是钱买不到的。放轻松一些,小朵得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千万不要摆出一副世界末日到了的样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星笑了笑,像是给他打气。

  我也赶紧附和道:“是啊,这种小手术没有什么风险的。放心吧。”

  安吉永点点头,脸上紧张的神情终于松弛了一些。

  我们在手术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星不时走到窗边看着远处,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看着他有些寂寞的身影,我很想鼓起勇气上前说些什么。可是……现在的我又有什么立场站到他的面前呢?天空泛起一丝亮光的时候,小朵的手术终于结束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剩下的就只有静心修养了,我们全都松了一口气。

  安吉永留下照顾小朵,而星则把我送回家休息。一路上他没有说一句话,像是根本不认识我的陌生人。那个温柔、亲切、体贴的星到哪去了?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难过得碎掉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本想让佣人准备鸡汤带去医院,可突然想起做阑尾手术第一天是不可以吃东西的,于是只好放弃了原来的打算。

  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挤满了人,紫蕾、小稀、蒙太一还有金映明全都来了。小朵也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可是人看起来还算精神。见到我们全都围着她,随即露出可爱的笑容,甜甜地叫着我们的名字。

  “小朵真勇敢!”我在她有些苍白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安吉永,这里交给我们好了。你一天一夜没睡了,赶紧回家休息一下吧。”星好言相劝,“你不是说这两天都要去唱片公司那边吗?今天有没有请假?”

  安吉永点点头:“已经打过电话了。”

  紫蕾一把将还在犹豫的安吉永推出病房:“把小朵交给我们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们都很喜欢小朵,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比你照顾的还要好!”

  “是啊,难得可以和唱片公司签约,你要好好加油。还是赶快回去睡一觉吧,先把精神养好。”我微笑着说着,“我会一直陪着小朵的。”

  “哥哥……小朵不疼……小朵没事了……”小朵懂事地摆摆手,“哥哥回家……”

  安吉永这才放心地离开。

  就这样照顾小朵的任务就落在了我们几个身上。大家七嘴八舌的都想首当其冲留在医院里,可是病房里呆太多人的话会影响到小朵的休息。于是经过星的提议,我们终于分配好了时段,每天轮流来陪护。

  第十章下

  ⒊

  大家呆了一会,除了今天要负责看护小朵的紫蕾之外其他人都离开了。星一直走在最前面,

  我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起勇气叫了出来:“星,我……我们可以谈谈吗?”

  他的脚步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停住了。

  “星,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肯理我?”我焦急地走上前,“你一定还在生气,对不对?”

  “月……我需要时间来想清楚一些事情。”他的目光看起来有些黯淡,微微低着头,人显得疲惫。

  “我帮你一起想!”

  “不用了。”说完星轻轻甩开我拉住他的手,头也不会地穿过了马路。

  我顿时失落到了极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嗜好,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

  “是你?”

  “你还记得我,对吧?”

  我点点头:“你叫管瑶。我是河影月,你好。”

  “星没和你在一起吗?”管瑶一身白色连衣裙,看起来像个白色的精灵般可爱,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他刚刚离开。你找他有事?现在追的话可能还来得及。”我好奇地问道。

  “嘻嘻,你不会吃醋吗?”说完这话,她还故意朝我挤了挤眼睛。

  我笑着问:“我为什么要吃醋呢?”

  管瑶没有回答,歪着头想了想:“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一聊吧。”

  虽然现在的我并没有心情聊天,但是看着管瑶真诚的目光我却怎么也无法拒绝她的请求。而且在潜意识里,我也很想和这个精灵一般的女孩成为朋友。

  “好啊。”我答应她之后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有看上去还不错休闲茶吧,“就去那里怎么样?”

  “OK!我没意见!”

  因为周末的缘故里面人很多,打扮帅气的服务生一见我们就热情地招呼起来。我们选了靠近窗子光线明亮的位置坐下来,管瑶点了饮料和小甜品。

  “河影月,你会和星一样讨厌我吗?”管瑶开门见山地询问。

  我赶紧说:“星没有讨厌你啊。而且我也不会讨厌你,相反我觉得你很可爱。”

  “星没有讨厌我?”管瑶显得半信半疑,“虽然他那天向我道歉了,可是脸还是臭臭的。不过……他生气时的样子也还是很帅嘛!”

  我笑了笑说:“其实星是很开朗的人,只不过我们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他不太喜欢别人拿他的弱点开玩笑。不过你放心吧,我认识的星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哦!恐怕那天过后他就已经忘记了你开他玩笑的事了。下次再见面的话,他肯定会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笑着和你问好。”

  “真的吗?真的吗?”管瑶立刻变得高兴起来,“河影月,我能叫你月姐姐吗?不如你多告诉我一些关于星的事情吧?”

  “你……真的很喜欢星吗?”我试探着问。

  “当然啊!”我的话音刚落她就急着承认,“星很帅啊!而且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害怕打针求饶时又很可爱……反正在他身上还会有很多优点的,只是我不知道。”

  “星的优点的确很多。”我笑了笑,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那么你能全部告诉我吗?优点也好、缺点也好,我通通都想知道!”

  “全部想知道?”

  “是啊。”管瑶点头,“只要是星的一切。”管瑶的脸上露出不一样的神情,眼中也满是光彩。

  “那……好吧。星是很温柔的男生,温文尔雅。不会随便发脾气,也很少主动和别人争吵。他最喜欢汽车,对车很有研究。偶尔会偷偷开车出去兜风。他几乎没什么缺点,至少在我认识他之后还没有发觉。如果说是弱点的点,那么只有害怕打针这一项了。”我想了想,补充道,“还有……他容易寂寞。”

  “容易寂寞?”我说了这么多,管瑶似乎只对最后一句有兴趣。

  “嗯。他总是照顾别人,把一些事主动承担下来。可是我知道他的内心其实是很脆弱的。”

  “星的背上是不是有一块类似星星形状的胎记?”

  “你怎么会知道?”我惊讶地问。

  “那天在医院他换衣服的时候我看到的。”

  “那块胎记很特别。”我记得星不但不讨厌它,反而还很喜欢它呢!

  “是很特别。”管瑶笑了,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月姐姐,真感谢你告诉我这么多关于星的事情。你人真好!如果我是男生一定会喜欢你的!”

  “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况星本来就这么优秀,在学校里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他。”

  “难道你不喜欢星吗?他是很喜欢你的啊!”管瑶一脸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连管瑶都提到了这个问题。星向我告白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还有刚刚星对我冷淡的态度……为什么一定要打破这种平衡呢?难道像从小到大那样自然的相处不好吗?

  见我不说话管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冲我吐吐舌头,然后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我要让星喜欢我!我向桌子上的食物发誓!月姐姐,你要小心哦!”

  这个可爱又奇怪的女孩我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她说的是真的吗?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无法像之前那么平静,星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以及他淡淡的微笑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整个下午都无法挥去。

  三天之后,小朵的精神渐渐好了起来,伤口也愈合得很好。在这期间星和我的关系仍旧若即若离,像隔着什么东西。就算偶尔从医院碰到,他也像没有看见我似的躲避开。我勉强自己不要去想这些,在其他人和小朵面前勉强打起精神来。

  今天轮到我看护小朵,于是带了漫画书,打算下午陪小朵一起看,这样她就不会寂寞了。

  病房里很安静,在外面听不到一点声音,我以为小朵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地推开门。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走进去,就听到小朵突然叫起来:“明哥哥画的好棒!把小朵画的这么漂亮!”

  病房里金映明正在给小朵画画,病床上还放着几张已经画好的。

  金映明把画板收好:“小朵休息。”

  “小朵不累啊!明哥哥继续画,好不好?”小朵忽闪着大眼睛望着金映明帅气的脸,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该睡午觉了。”

  “小朵不睡!小朵要看明哥哥画画!”

  “明天再画。”金映明的脸上有温柔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

  “月姐姐!”

  “月……”在小朵的叫喊声中金映明意识到了我的存在,赶紧将有些凌乱的病床收拾好,而那些画也被他全部放进了画板里。

  我把漫画书交给小朵:“小朵不乖了吗?护士姐姐不是说过了,小朵每天必须要睡午觉。等你睡醒了,我们一起看书,好吗?”

  “嗯……好吧。”小朵点了点头,乖乖地躺在了病床上,还把那些漫画书像宝贝似的抱在了怀里。

  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微笑了起来,随后问金映明:“明,你很喜欢小朵,对不对?”

  金映明点点头:“是。可爱。”

  “你也觉得小朵很可爱?难怪你这么喜欢画她呢!”我看着那些画,简直可以用栩栩如生来形容。他总是可以把人画得这么生动美丽,就像我生日的时候他送给我的那本画册。

  于是我忍不住称赞道,“明,你真的很棒!你上次送给我的画册我总是拿出来看,你把我画得太完美了!连我都不敢相信上面的人就是自己!”

  “月……小朵和你小时候很像。”金映明突然抬起头,目光中满是温柔。他轻轻说完,然后看着我的眼睛。

  小朵和我小时候……很像?可是……

  “明,你见过小时候的我?”

  “有了朋友你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寂寞的时候你会想起他。”

  又是这句我听不懂的话,为什么金映明总是在我面前重复着这句话呢?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不明白他到底要表达什么。

  金映明把手中的画板递给我,他是让我看里面的画吗?我接过来,一页一页地翻起来。第一张是小朵看着窗外……第二张是吃东西时的小朵……第三张还是小朵……

  等一下!这是……

  我惊呆了。这是小时候的我?金映明怎么会知道小时候的我长什么样子?他又是什么时候画的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上面分明是我啊!

  一个小女孩站在一棵大树前,对面的男孩背靠着树干坐着。女孩像是在对男孩说着什么,脸上有着快乐的神情……男孩抬起头,眼中全是女孩的笑脸……

  这样的画面为什么我觉得似曾相识呢?

  记忆的齿轮在我的脑海中飞速旋转着……

  男孩寂寞的眼神……女孩的笑脸……

  阳光明媚的午后……关于朋友的话题……

  “你怎么了?”

  “有人欺负你吗?你和朋友吵架了?”

  “我没有朋友。”

  “怎么会没有朋友呢?那……我做你的朋友。”

  “你?”

  “有了朋友你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寂寞的时候你会想起他。”

  原来……我和明真的见过面!居然在很多年以前就见过彼此!可是我却忘记了曾经和他说过的话,而他却一直那么深刻地记在脑海中。

  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时间变得复杂极了!有懊恼、有感动、有抱歉……有很多很多,可看着眼前的金映明,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月,你是我的朋友,你说过的。”金映明望着我,语气像个孩子般倔强。

  “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

  “那……你还要做我的朋友吗?”

  我重重地点点头:“当然!有了朋友你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寂寞的时候你会想起他。”我重复着儿时曾经对金映明说过的话,忍不住露出笑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能否让他想起那个站在树下对他微笑的女孩。

  我们都长大了……

  “月,我会保护你。”金映明的脸上满是认真,他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格外坚定。

  我的心里突然一阵感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好……明,我再也不会忘记这些美好的回忆了。我保证!永远都不再忘记!”

  金映明没有开口说话,可是我分明看到他的嘴角处有一朵美丽的梨花慢慢绽放开来。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谁?”我轻轻问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我起身朝病房门口走去。

  门外的地方居然有一篮打翻的水果,刚刚有人来过了吗?我像电梯的方向看过去,一个身影很快消失了。那个背影……好像是星。

  ⒌

  小朵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很快便康复了。与此同时安吉永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唱片公司要送他去国外培训。不过让大家感到难过的是,这也意味着小朵也要跟着离开了。

  安吉永走的那天我和星以及小稀、紫蕾、蒙太一、金映明全都去机场送他。他和小朵几乎没有什么行李,最显眼的恐怕就是那把在比赛时星送给他的吉他。安吉永很小心地背在背上,像是作为比赛获胜的纪念。

  “小朵,亲亲姐姐。”我蹲下身子,小朵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挤满了泪水。小嘴凑上来之后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小朵流眼泪呢,她哭得那么伤心,连我都忍不住眼圈红了起来。

  “小朵,乖,不要难过。我们还会见面的。”我摸摸她的头,笑着安慰她。

  “小朵!不准去!”紫蕾不依不饶起来,“让小朵住在我家吧!小朵这么可爱,我来照顾她!”

  “我要和哥哥在一起。”还没等紫蕾反应过来,小朵就抹着眼泪扑进了安吉永的怀抱。

  “紫蕾,既然你这么喜欢小孩子,不如……”蒙太一又趁机凑了过来。

  “滚——开!”紫蕾顿时一声“河东狮吼”,并且还使出一招必杀绝技。

  “呜呜呜……”蒙太一委屈地捂着被打过的脸,“我只是想说不如我们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嘛!你干嘛打我?呜呜呜……”

  星走到安吉永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顾小朵。”

  安吉永点点头,今天的他显得沉默了许多,好像也很舍不得与我们分开。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催促他了。安吉永拉起小朵的手,站直身体对我们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谢谢你们,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也许是被这离别的气氛感染了,或者是因为星和我尴尬的关系,总之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直到安吉永和小朵的身影消失在检票口,我们才怀着闷闷的心情走出机场。

  也许是心情不好的缘故,一整天我都没什么精神。晚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醒来的时候发现枕头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看了看时间,刚刚早上五点半。无心再睡下去,只好起来。

  周围显得很安静,这个时候大家都还在睡觉吧。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想到楼下的厨房拿牛奶喝。在路过书房的时候,里面竟然传出微弱的声音。好奇心使然,我把耳朵贴上去仔细听着……

  “唉……月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这是妈妈的声音。

  “应该不会吧。和金家联姻的事情咱们不是一直守口如瓶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最近和金家的来往一下子密切了起来,月这么聪明,她一定会起疑心的吧?更何况我们总是在她面前提起明,还特地安排他们两个人见面,这不是很奇怪吗?”

  “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明那么优秀,难道你还怕月不喜欢他吗?”

  “月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我就是怕她本来喜欢明,可知道是我们家族之间的联姻反而对这门婚事有抵触心理。”

  “那也是没办法事。其实我也很喜欢星那孩子,只可惜……”

  “星的性格温柔体贴,更可贵的是一直对月百般照顾。他们两个从小到大都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能凑成一对当然好。怪只怪老天和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爸爸和妈妈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越来越听不懂了?

  “当年北家要领养星的时候,我们四大家族中反对声四起,可是北家依旧坚持了下来。也许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星不但优秀而且还争取到了四大家族继承人之一的头衔。可他毕竟不是北家亲身的孩子啊,而且北家现在的势力大不如从前了……”

  “不知道星知道了以后会怎么样?我真担心他和月都会受到伤害。”妈妈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伤感。

  爸爸劝道:“现在想这些都太早了,还是等这个暑假过后,这些孩子正式进入早川高中再说吧。”

  “希望这个夏天能够平静一些。”

  “是啊。”

  听到这,我只感觉脑袋像是被一个硬物重重地敲了一下,爸爸妈妈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有一句话不停在我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出现着——星不是北家亲生的孩子。

  可是星怎么会不是北家亲生的孩子呢?

  他那么优秀……他是原爱姐的骄傲啊!

  他……他从小就和我认识,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他怎么会不是北家的孩子呢?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爸爸妈妈又怎么可能编造谣言呢?天!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事情全都变得不可思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