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当家主母席绢狂狮室友颜依依河边小镇的故事川端康成老爸进化论风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血河魔灯 > 第二章 深谷霸刀获神功

  车厢里宽敞舒服而华丽,车子走得又快又稳,霍波波坐在车内,就像坐在豪华大酒楼一样舒服。

  这个病歪歪的人,怎么会拥有这第样一辆华贵的马车?霍波波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但是他一上了车就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了绿绿水晶瓶酒来。

  霍波波敢打赌,这一定是好酒,世上少有的珍品。

  他的心不由蠢蠢欲动,想快点一尝好酒。

  霍波波也没有等多久,水晶瓶一打开,他就嗅美观一种淡淡的,好像郁金香一样的香气。

  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

  酒没入口,却已经醉了。

  不但可怕,简直就醉得莫名其妙。

  霍波波还没完全清醒,可是这个问题却一直盘据在他心里。等他完全清醒时,他就立刻被眼前看到的景象吓呆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到来了一个不能再熟的地方。

  他想笑,可是他却笑不出来。

  这是一个女人的闺房外,那病歪歪的秦胜,来到了这里,病好像一下子不见了。

  人不但精神抖擞,身形轻巧,像猴子似的鬼头鬼脑的往房里望去。

  房里的灯光,透过纸窗,印出一个婀娜多姿,凹凸玲珑的裸体身材。

  瞧那身影,房里的佳人,似乎正在换衣准备就寝。

  这个秦胜三更半夜跑到女人房外,是不是就窥视狂。

  房里的佳人,好像没有要立即把衣服穿上,居然跳起艳舞,似有意无意扭摆着屁股,双手挑情的抚摸着她的高耸双峰。

  抬手劈腿,那个“重点”,印在纸窗上,像团棉花,那么地柔软诱人。

  她的动作,几近挑逗。

  秦胜已经完全被迷住了。

  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能够抗拒诱惑的人。

  天杀的!就在这时候,他的身旁不知时已多了一个香喷喷的女人。

  最要命的是,当他发现进已来不及了。

  这香喷喷的女人,居然抱紧他的脖子,在他耳朵轻轻吹气。

  “我就知道你回来了,回来也不进房,总是喜欢在房外偷看,老生病就是改不了,坏死啦!”

  然后,把秦胜硬拉进房去。

  房里还有个丫环妆束的少女,正在匆匆穿衣服。

  这个有点好色的秦胜,总算明白了,原来当这个香喷喷的女人,脱衣正要就寝时,突然发现窗外有人在窥宙,于是在暗中吩咐丫环,来个李代桃疆,自己则偷溜出来抓“狼”。

  可惜,她认错了人。

  这香喷喷的佳人,对丫环道:“小倩,波哥回来了,你可以走啦!”

  “是,小姐!”

  秦胜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有变化了,很令人脸红的变化。

  可是这个香喷喷的女人,居然还抱着他不放。

  居然伸手还要去脱他的衣服。

  哇拷!再下去不发生疯暴才怪!想到这里,他身子突然弯曲,然后香喷喷的女人,只觉得手一滑,秦胜已经不见了。她转头去找,秦胜已经躲到衣柜后面。

  秦胜大声道:“哇拷,你不要过来,我不是你的波哥,也不是个好人,你若是敢过来,我就真的要不客了,到时可虽说我强xx你。”

  这香喷喷的女人怔了怔,颤声道:“你不是波哥,你到底是谁?”

  秦胜道:“我知道你一定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余婉红。”

  “你到底是谁?怎么认得我?”

  “你别误会。我既不认得你,你也不会认得我。但江湖上人人拢宰羊昆吾剑派掌门的牵手(老婆),是位全天下最香的查某。”

  顿了顿,秦胜又道:“当你一走近我身边,我就知道你是谁了。”

  “那你又是谁?”余婉红说:“你出来,让我瞧你有几个胆,敢闯进我的房间来。”

  “哇拷,我根本就没有意思要进来,好像是你死拉活拖的把我弄进来的。”

  秦胜一面说,一面从衣柜后闪了出来。

  余婉红把灯拈了些,一见到秦胜,忽然瞪大了眼,整个人怔住了。

  秦胜苦笑道:“我很丑,希望没有吓着你。”

  的确是很丑。一张蜡黄色的脸,两道吊眉,塌鼻子,厚咀唇,无论任何人见了也不会激动。

  但余婉红地激动又反常。

  她惊呼:“你是霸刀秦胜。”

  然后,她哭了,拚命的摇头,奔上前去一把握住秦胜戴着的手套于,哭道:“你不是秦胜,是你程胜,你是程胜。”

  她竟然扑在他怀里,又惊又喜叫说:“阿胜,我就知道你命大不会死,我她想你呀!”

  秦胜眼里闪过一抹痛苦之色,然后把余婉红推开,笑着道:“霍夫人,你怎地又认错人呢?”

  余婉红激动地叫:“我没有认错人,你是阿胜,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对你太熟悉啦!”

  “霍夫人……”

  “阿胜不要这样喊我,八年前你喊我阿红,八年后我还是叫阿红。”

  秦胜心中一动,但他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

  “原来你的小名,是阿红,可惜我不是你的阿胜。”

  余婉红听了,不禁凄然泪流,道:“阿胜,你不要再装蒜了,你是易容过了,但你的眼神瞒不过我的。”

  她拭了拭眼泪,深吸口气,又说:“好,既然你不认我没关系,我问你,今晚你到这儿究竟有什么目的?”

  秦胜双肩一耸,道:“哇拷,不是我要来这里,是霍掌门说要请我喝酒,我才来的。”

  余婉红一惊,说:“波哥回来了,波哥没有认出是你?”

  “他已经知道我是秦胜。”

  余婉红暗暗骂道:“这个蠢蛋,一定又被耍了。”

  然后,她叹了口气,说:“好吧,就算你不承认,也不说此来的目的,我也不能猜出,你是我打白师叔和我老爷报仇的,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刺伤两个人的心。”

  秦胜冷冷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余婉红生气道:“你比谁都懂。昆吾剑派在武林中能有今天这样的声势地位,全是波哥有用命拚来的;假若让你在这里杀人,这不但是昆吾剑派的耻辱,更摆明了你我,波哥过不去,你说是不是?”

  秦胜望着窗外,默然不语。

  余婉红接着道:“最教人无法忍受的是你所杀的两人之中,其中一个是我老爸,你说我能袖手旁观吗?”

  秦胜苦笑说:“霍夫人,就算你不喜欢独请我喝酒,我不喝就是了,你又何苦说一堆拉拉杂杂我听不懂的话嘛!”

  余婉红黯然神伤,眼泪又流了下来。

  “阿胜,这不像你的个性。我也不管你是不是鸭子听雷,看在咱俩以前亲密关系上,求你放弃仇恨好不好?”

  秦胜眼神又闪过一丝痛苦,握刀的手更是青筋暴凸。

  他好像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道:“霍夫我既然不喜欢霍掌门请我喝酒,我直就是了。”

  说完,掉头便走出房去。

  余婉红追到门口,大声叫:“阿胜,你若杀了我老爸,我会恨你一辈子。”

  秦胜虽走入黑暗中,但他不可能会没有听到这话。

  ******

  黑夜中。荒山上,阴风阵阵。荒草在风中摇舞,显得凄凉又萧索。

  秦胜就坐在荒山的风中,孤单的身影,也显得说不出的孤寂与凄凉。余婉红说的话,他一句句全听进耳里,也全牢记在心中,一辈子大概是是不了了。

  然而,他但忘不了八年前那段凄凄往事……

  白雪纷飞。

  怒恨、残酷的眼神。

  稀烂的手。

  死亡的深谷。

  以及那个巨大可怕又可受的“大傻”。

  大傻是只老虎的名字。

  庞然大物吊睛白额东北锦毛虎。

  我国东北所产的虎,是世界上最大的虎,按说每只成年的虎,都在三百公斤以上,别说人不是他的对手,就连森林之王狮子,也是畏惧三分。

  当大傻把掉到深谷的程胜,叼回山洞时,程胜才发现山洞里有个人,而大傻则是这个人养的。

  山洞里的人满头乱发,面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疙瘩,衣裳褴褛,背脊微弯,相貌简直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挺吓人的中年人。

  “哇……拷,你……你山顶洞人?还是鬼?”

  这个人没有理他的话,喟然道:“孩子,看样子你好像练过几天功夫,假无彩(真可惜)你右手腕脉都断了。”

  程胜不在乎说:“那个老贼把我的手像捣蒜一样的捣,不断才怪,不过命能捡回来,就青菜萝啦!”

  “青菜罗卜?”

  “阿弥陀佛嘛!”

  这个人笑了,笑得非常难看,又似乎不会笑,也许是太久没笑了吧!但程胜却觉得他的笑,非常温馨。

  “孩子,你很乐观。”

  “哇拷,要是哭,能把手哭好的话,哭上十天半月我也愿意,可惜就算我哭死了,手也一样好不了。”

  “把手伸出来,让我瞧瞧!”

  “一只烂手,随便你变看多久就多久,要是喜欢送给你也无所谓。”

  那人嘴角微微一笑,看了看他的手,也不说话,一阵之后,从山洞的一个角落取出一碗黑漆漆的东西,然后涂满程胜的手。

  程胜觉涂过那黑乌乌玩意后,手上清凉无比,不再那么痛了。

  他不由感谢道:“老伯,你这玩意真不赖,跟你的人一样。”

  “你是说我好吗?”那人笑了笑说:“我有没有听错?”

  程胜道:“哇拷,你是臭耳人(聋子)?”

  “好像没有。”

  “那么你就没听错,你人虽然长得歹看,但是,心却是光明正大,比那些虚有其表的伪君子,帅多了。”

  这些话正说到这个的心坎儿,难怪他的神情更加欢心。

  “小于,你说我好,是不是因为我救了你?”

  程胜摇摇头道:“不是。你救我,我感激你,我把它放在心里,我说你好,是从你目睹中透出的慈爱光辉看出来的。你关怀的眼神,就好比母亲温柔的眼神。”

  “唉!”那人似乎有着难言之隐,感慨地说:“孩子,你目睹里真的有慈爱的光辉吗?你没有骗我吧?我这种光辉的情感可是一生难得见到的。”

  程胜天真笑道:“你若碰上了我,保证你天天目睹都会闪烁着慈受的光辉。”

  “为什么?”

  “你不觉得我很古追(可爱),又有吸引力。”

  那人“嘿嘿”笑道:“不错,不错,你是我一生中所见一最古追的孩子,还有我从你目睹中也看到了一样东西,因此咱们就更加投缘了。”

  程胜不解,张大了眼,说:“哇拷,我目睹里有脏东西?”

  “没有。”

  “哇拷,那你刚刚不是说我目睹里有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仇!”

  “仇!”程胜心中一动,道:“老伯,你也和人有仇?”

  那人自露怨毒,冷冷地说:“要是没仇,我会跑到穷乡僻壤的地方,我头壳可没有歹。”

  提到“仇”这个字,程胜忍不住要暴发开来,激动道:“你认得那老贼白晰蜴吗?”

  “谁是白晰蜴?”

  “就是白锡新嘛!”

  “无名小卒,不认识。”程胜不禁有些失望,又问:“那么你该认得昆吾剑余达明了吧?”

  那人还是摇摇头道:“不认得。”

  程胜忍不住惊叫:“哇拷,他俩大大有名你都不认得,看来你真的是水井水鸡(井底蛙)!”

  那人笑道:“他俩个是毛坑里的臭虫,又怎能和世上奇物大恐龙相比呢!”

  “哇拷,我看不是恐龙,而是风龟。”

  程胜心中暗笑,口中忍不住问说:“那么,请问老伯高姓大名?”

  那人傲然道:“你听过‘金城宇’这三个字吗?”

  须知,“刀魔”金城宇名震宇内,大凡练武之人,无论识与不识,“金城宇”三个字却是如雷贯耳,要是没听过这三个字之人,就不配练武。

  三年前长白激战,七大派联合黑道围攻金城字一役,可要是震憾武林。

  当时他受到偷袭,全身上下中了一百零八种的有毒暗器,随后又夹着雪崩,掉入深谷,才勉强救了他一命,但武林中人却认定他必死无疑。

  金城宇朝程胜望了眼,慈祥的道:“孩子,我有没有吓着你”

  程胜确实吓了一大跳,然后笑着说:“哇拷,我的确是吓了一大跳,但不是被你吓的,而是给自己捡到一块‘大宝’吓一跳的。”

  “哈哈——”金城宇突然开怀大笑,道:“小子,你很诚实实。对你来人讲,我的确是个‘宝’,我不但要教你武功,还要替你造一只无坚不毁,百毒侵,神奇的手。”

  ******

  荒山的阴风,很冷。

  但他似乎一眯也没有感觉到冷。

  因为复仇的火焰他体内燃烧着。

  他摸了摸戴着特制手套的手。

  他真的是余婉红口中的程胜,而是秦胜不管程胜也好,秦胜也罢,江湖中人可中俯得震刀情圣。

  程胜抬头望向昆吾剑派,只见火光闪烁,人来人往戒备巡逻,他面上露出一片冷笑。

  在昆吾剑扔的后山,有一密室,那儿住着昆吾剑派的三位元老,余达明、白锡新以及李阿鸡。

  自从霍波波得到余婉红的警告,昆吾剑扔立即进入戒备中,尤其是后山元老静修的密室,更是森严。

  可是,他们守候了两个更次,却不同凶任何事发生,余达明等人,不禁大感奇怪!

  余达明忍不住问:“阿波,陈红究竟是怎么对人镰的?”

  霍波波恭敬地答道:“红妹只说今晚有人会来找碴,叫我通知全派上下严加防范。”

  一个长得枯瘦的白锡新,眉头一皱,说:“她有没有说找碴的是谁?”

  霍波波心里想到了那个震刀秦胜,却又不也去确定,摇头道:“红妹没有说……”

  白锡新不悦说:“她没说,你难道就不会问,别忘了你是掌门人,有人找碴找到你头上来了,而你却不知道对方是谁?传了出去,你怎么混啊!”

  霍波波满脸通红,一副很瞥的样子,接口道:“我本来是想问她,她却挥手叫我赶快来准备,并且特别叫我小心您和老丈人的安全。”

  余达明听了,眉头紧皱,纳闷说:“这就怪了,难道来人是冲着你白师叔和我的吗?”

  霍波波忙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

  说着,看了一眼白锡新,又说:“为了白师叔和您能够长命百岁,健健康康,也顾不得再问下去,便拚命跑来这里保护你们呢!”

  白锡新被他驳回,才脸发青,狠狠瞪了他一眼,心中暗骂:“臭小子,拿翘啦!”

  这时,忽见余婉红全身劲装奔了进来。

  余达明迫切问:“阿红,到底怎么回事?找碴的人又是谁?”

  余婉红怅然道:“老爸,这个是你认得的。”

  余达明神情一懔,惊叫:“我认得。”

  在一旁的一直闭目打坐,脸上毫无情的老者,突然睁开眼睛,微哂道:“阿红,你该不会又拿你老爸讲生笑,来喝茶的,地说成找碴。”

  余婉红急得脸红红,脚一跺,娇嗔说:“三师叔,人家都急死了,你还有闲情说我在讲生笑(开玩笑)。”

  余达明道:“老三,你别插咀,先问陈红怎么说。”

  余婉红说:“这找碴的人,不但你认识,就是波哥和二师叔也认识他,老爸我该不会忘记八年前,你们在长白山麓做的事了吧?”

  余达明和白锡新听了,心头大城,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霍波波心中又惊又喜,兴奋道:“你说的是程胜,咱们的最佳拍挡阿胜?”

  余婉红看了看霍波波兴奋的神色,黯淡地说:“他现在不笛是你的好兄弟,是你的死敌。”

  霍波波高热的心,一下子突然掉进冰窟里。

  余婉红埋怨又道:“波哥,你热情得也太过火了,竟把他当成朋友,请他喝酒,引狼入室……”

  霍波波张大了眼,真是百口莫辩,说:“你说的可是那个病歪歪的霸刀情圣……”

  余婉红道:“他易容术是很高明,可是他点也没有病,难道你都没有注意他的眼神,他戴着手套的手?”

  霍波波倒抽了一口气,说:“我已经-注意到了,娘的皮,看来这次能搞定啦!”

  然后,他对余婉红道:“红妹,准备五副棺材吧!”

  余婉红气坏了,娇叱说:“波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话?”

  霍波波点头道:“宰羊。准备五副棺材嘛!”

  余婉经气得整个人几乎要爆炸,但很快地,她人突然又像泄了气的皮球脱了。她了解霍波波,他绝对不是在说笑。

  白锡新却不屑道:“阿波,你真是脓包,竟敢咒我们死,当初选你当掌门人,是咱们老眼昏花。就算是程胜没有死,但手已残废,还能有多大能耐?”

  霍波波说:“二师叔,你不但不是目睹透窗,而且老倒缩,江湖盲啦,你有没有听说过神刀门的事吗?说出来准把你吓得尿裤底。”

  霍波波一直对白锡新存有怨恨,尤其在他把程胜弄死后,更是恨死了他,因此对他说话,始终没好口气。

  余达明叱道:“阿波,你对师叔讲话不可无礼。”

  顿了下,又惊声说:“阿波,你可是说他就是刀魔金城宇的化身?”

  霍波波道:“一个是刀魔;一个是霸刀,一样是刀,也差不了多少。十年前长白山一战,金城宇受到一百零八种暗毒,他就是大罗神仙,只怕也无法恢复武功了。”

  余达明等人听了,同意点头。

  霍波波继续说:“如果那个霸刀真的是程胜的话,是他命大,被刀魔所救,并得了刀魔的真传,所以他才会向唐天固下手。

  唐天固的武功啥款,不用我多说:你们也清楚,连唐天固那样的武功,再加上七大派掌门的保护下,人头都丢了,咱们这里不是都完了吗?这些事我是亲自目睹看见,可没有吓你们。”

  此话一出,仿佛是一记暴雷,只震得在场的人都呆住了。

  余婉红担忧道:“波哥,现在怎么办?”

  霍波波双肩一耸,说:“等死罗!”

  “你……”

  霍波波波见余婉红眼眶红红,心不由软了下来,安慰她道:“卖老烦(别烦恼),女人烦恼容易老的。阿胜的个性我清楚。他恩怨分明,绝不会伤及无辜,我把全部弟子都调来保护你老爸和二师叔,使他无法下手,这不就没问题了。”

  余婉红疑信:“真的没问题吗?”

  “绝对。请相信你吧,还有你的武功可也不是膨风(吹牛)的。”

  霍波波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连三成的把握也没有。

  白锡新感慨道:“没有用的,没有用的,你们能保护我今天,难保他明天不来,保得了明天,难保后天,只是我不相信,就算他得到了刀魔的真传,难道凭咱们联手就摆平不了他吗?”

  余达明目蕴精芒,喜叫:“是啊,凭咱们昆吾剑派现在的声望,一定可以的,阿鸡,你有没有意见?”

  李阿鸡似乎很轻松,并没有因为程胜前来找碴而担忧,因为当年惩戒程胜时,他并不在派里,事后得知此事,却是痛苦万分。

  只因程腾是他看着长大,在师兄弟里,就属他和程胜最投缘。

  他扫了众人一眼,道:“大师兄,不是我要泄你们的气,阿胜若真的是月魔的传人,你们跟他拚,简直是鸡卵碰石头,依我之见,不如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白锡新冷哼一声,骂说:“你真是生鸡卵无,放鸡屎有。”

  “鸡屎麻卡赢鸡仔肠(意奸鄙之人)。”

  此言一出,众人心尖大大一震。

  因为这句话不是他们任何一人说的,而是从外面传来。

  须知,山前山后有四、五百昆吾剑派的弟子在守候,来人到了密室外,那些巡逻的人,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就凭这点轻功,已够令他们吓破胆。

  “他还是找来了!”

  余婉红几乎崩溃的叫着。

  余达明和白锡新,都想到外面看个究竟,余婉红急忙阻止道:“你们千万别出去,让我先去看看!”

  余达明和白锡新都知道,她对程胜仍有旧情,料想程胜还不致伤害她,所以放心让余婉红前去。

  ******

  夜色凄迷。

  程胜就站在凄迷的夜色中。

  “程胜,你真的来了!”

  余婉红咬牙切齿,目中却又有说不出的爱和恨。

  程胜这一次不但没有掩饰“程胜”两字,脸上也不再有易容,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浓浓的眉多情又无奈的眼神。

  “霍夫人,你不应该来的。”

  余婉红痛苦道:“我已经说过了,你若想杀老爸与白师叔,只有先把我和波哥杀掉,不然你就放弃复仇的念头,阿胜,你出手吧!”

  “哇拷,不要逼我!”

  程胜目中闪过悲痛之色,突然朝密室大叫:“白锡新,操你个舅舅,不要躲在里面当王八乌龟,快滚出来吧!”

  叱喝声中,只见密室内纵出一人。

  不是白锡新。

  程胜见了,连忙打揖道:“霍掌门,你也来替白老贼送终啊!”

  霍波波苦笑说:“娘的皮,你说这放就太不给面子。我不是告诉过你,白师叔和老人挂点了嘛,你干吗还来呢?”

  程胜道:“可是你的眼神却告诉我,他们活得健康又幸福。”

  “霸刀情圣原来就是你阿胜,你干吗要耍我,要是在以前,我非把你脚仓踢得开花朵不可。”

  霍波波深知程胜念旧重感情,因此有意挑起儿时的情景,谁知,程胜竟然一揖到地,反道:“霍掌门,你是个深明大义,有侠义精神的人,江湖上人人摆宰羊。”

  霍波波腼腆道:“好说,好说。”

  程胜继续说:“所以,哦有件事请你倒脚手(帮忙),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吧?”

  “阿胜,咱们是兄弟,有代志,不不是一句话搞定。”

  “我先谢了。”

  “请说。”

  “我希望见到白锡新的尸体,请你成全。”

  余婉红抢着说:“阿胜,他是我二师叔,你忍心叫他死?”

  程胜冷冷地道:“霍夫人,我这样做虽然有愧弟子之道,但是白锡新心狠手辣,留在世上,只有害而无一利,不如早了断投胎。”

  霍波波说:“阿胜,你始终是昆吾剑派的弟子。”

  程胜道:“你错了,八年前我就被除名了,昆吾剑派早巳和我没有任何瓜葛,你们也别再接着何仙姑叫二姨——胡攀亲。”

  余婉红伤心地说:“阿胜,你怎能说出如此没人情味的话,难道连我们的感情,你也要断吗?‘

  程胜怅然道:“哇拷,我早就不配和你们作阵(一块)。”

  “不管咱们有咀讲到无咀,你就是不放过我老爸是吗?”

  “当年我只是泡你而已,那个少年不怀春不泡妞嘛!居然残忍地废掉我的手,那我也就认了,谁教我泡妞没招数被抓到。然而,他们竟视我有深仇大恨似的,把我抛下万丈深渊去。操他舅舅,我若不报此仇,怎对得起生我的父母?”

  余婉红听了,哑然无语。

  ’阿胜,你的处境我了解,但我现在身分特殊,可是昆吾剑派的掌门,你要是我,会怎样做?”

  程胜冷笑说:“这种狗屁掌门不作也罢!”

  “好像也对。”霍波波道:“娘的皮,我现在就去向泰山(丈人)辞职。”

  “波哥,你敢!”余婉红大喝。

  霍波波驻足转身,陪笑道:“香喷喷的某,我是说着玩的,别生气。”

  接着,他走到程胜面前,清了清喉嘴,正气凛在说:“阿胜,甲细利(真对不起),我卖屎在昆吾剑派需要我的时候,辞职不干,太不厚道了。所经,为了昆吾剑派的声誉,我只有干下去,看来咱们只有各尽职责,请啊!”

  语毕,拔出剑来。

  程胜摇摇头道:“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

  “那么,你只有一条路走好,向后转,起步走,下山去。”

  “哇拷!我既然来了,怎可提着两串香蕉(空手)而去?”

  “那就请拔刀,这条路你该可以走啦!”

  “唉!这条路能不走吗?”

  “卖屎(不行)。”

  程胜并没拔刀,他的刀还是用粗布包着,但他的心却被刀划得鲜血直流。

  余婉红楚楚动人,泪水快流成河了。

  “阿胜,我知道你没忘记我和波哥,不然你不会不下手的。”

  程胜不敢看她。

  余婉红本来是他的人。

  而现在却成了霍波波的女人。

  他的心比都痛。

  他是忘不了她,一辈子也忘不了她的。

  程胜更不能对霍波波下手。

  困为,他要她一辈子快乐,不能让她孤寂一生。

  余婉红要是不快乐,这比杀他还要痛苦。

  因此程胜只能苦涩一笑,道:“不错。我是下不了手,也不能下手虽然如此,对我报仇,好像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此时,密室里的余达明等三人,见程胜仍然放过他们,心中一阵,相续纵了出来。

  程胜见了,双目顿时现出杀机,欺身上前。

  霍波波横身喝道:“站住!”

  程胜瞪着他,说:“你尽管出招,我绝不会还手。”

  霍波波叫道:“娘的皮,为什么你总是要耍酷吗?”

  程胜不理,朝余达明等人走去。

  余婉红见情形不妙,娇躯一闪,赶紧往余达明和白锡新身旁站去。

  “阿胜,求求你行吗?”

  “唉,你又何必求我!”

  程胜长叹一声,身形仍然向前走去。

  此时,他和霍波波相距已不及三尺,霍波波紧紧住长剑,满脸焦急之色。

  “阿胜,快碰上了,别再走啦,我请你喝酒去,咱们慢慢商量好不好?”

  程胜却道:“霍掌门,要出招就卖细利(别客气),我不会怪你的。”

  他顿了一下,果然又向前走去。

  “娘的皮,快闪!”

  霍波波的剑终于亮出,精光暴闪。

  程胜不但没有闪避,甚至连动也没有动一下。

  霍波波以为他会闪避,所以这一剑刺出时,他就没有打算收回。

  “波哥,不要!”

  余婉红惊叫时,霍波波才惊觉过来,要想收剑,已来不及,“噗”地一声,程胜在胸上已中了一剑。

  血渗透了衣服涔涔流下,程胜眉头皱也没有皱一下。

  他脸色平静,淡淡道:“多谢霍掌门下手留情。”

  霍波波怔了怔,喃喃说:“你为什么不避开,我并不想杀你……”

  他做梦也想不到程胜竟然不闪避,硬生生的让自己刺了一剑,惊骇、自责之下,不禁又暴发大叫:“你是不是也要我欠你?”

  程胜没有回答。

  余婉红冲上前去,颤声道:“阿胜,你的伤要紧吗?”

  程胜凄凉一笑,说:“这点伤势算不了什么,那比得上心里的痛。”

  他似乎话中有话,余婉红不禁羞愧的低下头。

  程胜仰望远山,叹道:“唉,抽刀断水水更流,一剑了却多年债!”

  说话中,他左手布包着的刀,蠕动了下,余婉红哭叫:“你还是要报这个仇?”

  程胜说:“哇拷!有仇不报非君子,何况闹了老半天,要是现在掉头就走,那多没面子。”

  此时忽听脚步声急响,刹时冲上来五、六十名昆吾剑派的弟子。这些人本来都是在外面巡逻,听得里面告急才赶来。

  他们一见到程胜胸膛流着血,眼睛都眼得比鸭蛋还大。

  白锡新心有余悸的说道:“你受了伤,还能报仇吗?”

  程胜血脉贲张,瞪着他咬牙切齿说:“只要我不死,你就死定了。”

  李阿鸡在担心程胜安危,上前笑道:“阿胜,记得鸡师叔吗?”

  程胜眼神闪过一抹亲情,哽咽说:“鸡师叔,阿胜永远忘不了您老人家,改天请鸡师叔鸡脚仓,喝鸡尾酒。”

  “臭小子,还是喜欢拿鸡师叔穷开心。”李阿鸡露出慈祥的笑容,暗示他道:“双掌难挡四脚,你现在良机已失,要真有诚意请我呷鸡脚仓,喝鸡尾酒,现在就走。”

  程胜笑了笑,说:“师叔,安啦!你不用替我担心,这点皮毛伤算得了啥?我放个屁也能把他轰死。”

  众一听,在些脸色大变,有些则嗤以之鼻,骂他膨风(吹牛)。

  白锡新勃然大怒道:“哼,老夫就不相信,你有这样的大能耐。”

  “唰!”

  在众人毫不防备之下,一剑闪电攻了出去。

  “哼!”

  程胜冷笑一声,只见他戴着手套的右手微抬,一缕乌-光如电而出,竟向白锡新抓去。

  白锡新脸色惨变,浑身颤抖,要想撤剑,可惜已经来不及。

  剑若是被抓去,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可就难料,也许胸口被抓个洞,也许头壳被扭断。

  余达明见状,立即自斜刺里攻上一剑。

  这一剑虽然平常,内劲却浑厚,杀招也凶猛。

  人都是自私的,余婉红也不能例外。

  虽然她内心深底仍隐藏着对程胜的爱,但余达明是她的父亲,为了父亲的安危,她只有暂时抛开儿女私情。

  她抽剑在手,准备随时应付猝发事变。

  程胜若是杀了她父亲,她也会毫无客气的杀掉程胜。

  如果她杀得了程胜的话。

  怎知,余达明一剑刺出,程胜竟然不加还手,身形一仰,收回击到一半的手,人也向旁闪了去。

  余婉红似乎大大松了口气,暗想:“原来他不想杀老爸。”

  程胜手势一收,白锡新的压力,自然也随着大减,只见他日射凶光,趄着程胜一闪之际,突然反手一剑撩了过去。这一剑不但出人意料之外,而且招式毒辣又快迅,往程胜的软胁上刺了过去。

  当众人发现时,不都全被白锡新这一手,给怔呆了。

  “玩完了!”

  他们的心里的话,全都是这一句。

  白锡新的剑是够快够狠,只可惜程胜手比他的剑还要快,手指在他的手腕上一敲,他的剑就被敲飞了。

  此时,他胸口仍在流血,而且感到又冷又渴,余达明惊见了他功力如此之高,不禁暗想:“这小于受了剑伤还有这种功力,看来就算咱们三个师兄弟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此人如若不除,实在是昆吾剑派的一大祸患。唉,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再不出手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念头刚完,立刻挥剑攻了上去。

  程胜身形有如鬼魅似的在余达明和白锡新二人中旋转。

  余达明迅速刺出三剑,不料,三剑都被逼了回来。

  余达明瞥见李阿鸡,仍闲负在旁,似乎不关已似的观战,不由气得大叫:“阿鸡,你还杵有那里做啥,还不快进场,不然昆吾剑派就要毁了。”

  “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时间李阿鸡的嘀咕,身形却没动。

  白锡新怒道:“昆吾剑派毁了,你江湖也别混,快帮忙。”

  “是,我这不就来了嘛!”

  李阿鸡慢吞吞入场,看得达明和白锡新火冒三丈高。

  霍波波和余婉红心中明白,程胜已有两次不对余达明下杀手,而这两次他都可以取他俩人的性命,他却放弃了。

  这是他报答师恩的表示,但恐怕也不会有第三次。

  此时,程胜失血过多,脸色苍的,呼吸急促,就算他武功再高,只怕面对着三位高手,恐怕捱不了两个时辰。

  须知,昆吾剑派以剑闻名,加上近年不断研习,剑式已是今非昔比。

  因此,霍波波和余婉红两人,心中纷乱如麻,不知道现在该去助谁才好?哎——这时,忽见一条人影直飞出去,然后跌落在三丈远的地方,是白锡新。

  他像一滩烂泥坐倒在地,不住喘气。程胜欲上前击去,余达明和李阿鸡二人,不约而同的从两边击他。

  李阿鸡一面打,一面抱歉说:“阿胜,歹势(不好意思),鸡师叔是被逼的。”

  “鸡师叔,我不怪你!”

  程胜峰形不知怎地一转,不但让过了余达明的剑,更避开了李阿鸡。

  谁知,就在这时,忽见倒在地上的白锡新扬手一挥。

  数点寒光从他袖中射出,然后在半空中爆裂开来,刹时变成了片片银光剑雨,朝程胜飞射而去。

  “白师叔,你……”

  霍波波和余婉红惊叫方出,那些银光剑雨,却突然间全到了程胜戴手套的手里。

  紧跟着,这些银光剑雨又暴射而出,朝白锡新身上射上过去。

  白锡新此时已像堆烂泥,躲是躲不掉,只有惊骇地见满天的银光剑雨射来。

  众人纵目望去时,他全身已像紧蚂蚁窝倒在血泊中而死。霍波波生气子,蓦地挥剑向程胜攻去。

  他是站在昆吾剑派掌门的身分,向程胜出手。

  他明知不是程胜的对手,可是他却不得这样拚命,心中也是万分痛苦与无奈。

  程胜身形猛地向后一退,沉声道:“哇拷,霍掌门,你还想再刺我一剑是不是?”

  霍波波说:“娘的皮,你知道我不想,可是,哎呀!你叫我怎么说呢?好,咱们先打,打了我再请喝酒向你赔不是。”

  说罢,白芒暴闪,“唰”声连连,又朝程胜攻了过去。

  “唉,你真是麻烦的动物。”

  程胜叹了一声,轻巧闪了了开来,转向余达明欺近。

  余婉红一见,惊叫:“阿胜,你连我老爸也不放过?真是可恶。”

  程胜没有说话,这时已绕到余达明的身侧。

  余婉红跟着欺近,怎知程胜的身法非常奇异,余婉红根本就无法拦得住。

  而程胜似快得不能再快的手法,向余达明抓去。

  余达明迫得出手一封,招式刚出,忽觉眼前乌光闪耀,他连想变招都还来不及想,只觉脉腕脉一阵剧痛。

  “当啷!”

  手上长剑已掉落在地,身形踉跄而退,脸上痛得直冒痘大冷汗。

  “老爸!”

  余婉红大惊奔了过去,只见余达明双手腕脉已断,不禁放声大哭。

  “程胜,我恨你,我恨你,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我从一开始就没要你原谅。”

  程胜丢下这句话后,身形随即有如流星似的向山下飞去。

  “别逃,拦住他。”

  霍波波大喝一声,昆吾剑派的弟子纷纷出手拦截,但是程胜的身法非常怪异。

  只见他把自己的身子扭成一团,然后又暴长弹了出去,竟然没有一个人伤得了他。

  霍波波不禁看傻了!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在神刀门杀了唐天固等人后,还能轻松的逃走。

  他手上用布包着的霸刀,始终都没有亮出,都已经如此厉害;要是亮出的话,昆吾剑派的众弟子,还能有活命吗?霍波波看着程胜远去的背影,喃喃道:“娘的皮,咱们的仇结深了!”

  昆吾剑声誉刚起,经此一来,威名已是跌停板,霍波波自是痛心疾首。

  余婉红何尝又不是恨死了程胜。

  ******

  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时候。

  人也是一样,只要你把这段艰苦黑暗的时光挨过去,你的生命立刻就会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晨曦已穿过树叶。

  程胜回头望了望,后面并没人追踪,这才放心,坐下取出金创特效药止血,忽觉一阵头昏目眩,险些一跤跌倒在地?

  从被刺到一路奔下山,血也不知流了多少。

  “操他个舅舅,流了这么多血,总得找一些什么千年雪莲、熊鞭、狗鞭,大补丸来补一补,不然就严重啦!”

  他正想找个地方调息调息,谁知,忽然有脚声走近。

  程胜以为是霍波波和余婉红追来,心中一急,一股气血往上升,顿觉天旋地转,“咕咚”一声,扑倒在地,不醒人事。

  ******当程胜醒来时,又是天黑了。

  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少年仔,你总算醒过来啦!”

  屋里已经上了灯,一个白发如银的老者,就站在床前。

  程胜连忙挣扎了起来,道:“是老丈您救了我?”

  那老者点头说:“是的。”

  “多谢老丈,但不知老丈尊姓大名?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他试图动了一下,只觉胸口已不再那么痛,心中感激不已。

  那老者慢条斯理道:“这里是‘麦家村’,老朽麦祖荣,因有事从山边经过,无意发现小兄弟晕倒路旁,所以顺便带回医治,小兄弟觉得好些了吗?”

  “谢谢老丈关怀,我已好多了!”

  麦祖荣点了点头,随后望了窗外昏暗的天色。

  “你可以走了。”

  “哇拷,你是在叫我离开这里?”

  程胜有些莫名其妙。

  麦祖荣面无表情,点头道:“不错。”

  程胜嘀咕:“哇拷,既然要赶我走,干嘛又把我往家里救,真是脱裤子放屁。”

  麦祖荣叹了口气,似乎有隐情,叹道:“你不会懂的。”

  “天底下那有我程胜不懂的道理。”程胜说:“老丈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唉,说了也无路用。”

  “你要相信我,就请说来听听,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多一个人想点子,多一个解决之路。”

  “唉,无路用的,不说也罢,说了反多一个陪葬的,又何苦呢!”

  “哇拷,老丈谁里有玄机,莫非老丈堵到什么困难?”

  “你猜对了!”

  “什么困难?我能帮得上忙吗?”

  “帮不上。”

  “哦?”

  “兄弟请跟老朽到外面瞧瞧便知道了。”

  麦祖荣领着程胜向屋外走了出去。

  程胜见他神神秘秘,不由心中暗暗叫怪,到了外面一瞧,原来这里是座庞大的庄院,但是整座庄院之中,除了麦祖荣一人外,竟连半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这庄院不是麦祖荣的。

  这里本是空院,麦祖荣暂住而已。

  可是瞧他模样以及穿着,又不像是借住,而像个主人。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程胜满脸诧之色。

  麦祖荣看了一眼程胜,问道:“你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程胜沉吟了下,才说:“按照常理来说,偌大一座庄院,应该不止老丈一个人才对,莫非其他人都有事出去了,还是这里本来就没有人住?”

  麦祖荣苦着脸道:“若说有事出去,也没有那么巧,全都有事出去,而且这里在天黑之前,还住有一百三十八白人,怎会没有人住呢?”

  程胜这下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就算让他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出个中原因。

  他迷惑了。

  “哇拷,那么他们为什么都走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