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总裁魅力满分萧宣只想慢慢喜欢你湛亮爱的魔术师艾可乐大人很无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血河魔灯 > 第四章 霸刀受欺遭人辱

  程胜龙行虎步,走过偌大的慕容山庄,叫骂不绝。

  “操你妈的舅舅,你们这些狗屁名门正派,有代志全成了缩头王八老乌龟,软蛋包,你们躲着不出来,是不是又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管他叫破了喉咙,就是没有一个人敢探出脑袋。

  庄中的灯光,不知在何时全都熄了。

  虽然星光月亮,但庄中是黑暗得令仍人心胆欲裂。突然一道刀光,自黑暗的屋角后直劈而下。这一刀显然是用刀的高手,无论时间、部位,都拿捏得准而又准,算准了一刀便可将望程胜的脑袋劈成两半。

  刀势虽猛,刀风却不厉,正也算准了程胜绝难防范。

  怎知,看来必定死在刀下的程胜,不知怎地,身子突然一缩,刀光却从他面前劈下,竟未伤及他毫发。

  钢刀用力过猛,砍在地上,火星四射。

  程胜出手如电,已抓住了持刀的手腕,喝道:“操你舅子的,出来,我问你!”

  突然觉手上力道一轻,那只手虽被拉出来,却是只假手。

  程胜又气、又急,假手随手朝一扇门扔去,门却应手而倒。但门里连个鬼影子也没有一个。

  “哇拷,耍我!”

  程胜自有霸刀声望以来,从没有被人如此当狗熊的耍过,他气急败坏。他一间间屋了闯了过去,每间屋里都瞧不见一条人影。

  他急得要捉住,但捉狂又有何用?“好,你们要当王八乌龟,我倒要看你们能当多久?少爷干脆陪你耗!”

  程胜竟搬了张椅子出来,坐在庭院中央,翘起二郎腿,一副悠哉模样。

  半晌,突听一人大笑道:“你的烂刀还给你!”

  就在程胜昏迷时,霸刀便被他们拿去,醒后也一直没有还给他。

  程胜狂叫而起,扑了过去。

  只见黑暗中人影一闪,一件东西被抛了出来,看来正是他那柄刀,程胜不由得伸手去接,但他指尖才碰到此物,突然厉喝:“操你个舅舅,还给你!”

  手掌一震,那用粗布包着的东西,又笔直飞了回去,撞在墙壁。

  “轰!”的一声巨响。

  那屋子竟被炸崩了一半。

  这包着的东西,竟是包火药!轰声响过,四人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好家在,好家在!”

  程胜想到自己刚才的若非反应灵敏,此刻岂非被炸得粉身碎骨。

  “哇拷,什么名门正派,简直是大奸大毒的大毒贼!”

  程胜虽然已逃数劫,但他还能再逃几次?他精力终是有限,难道真能不眠不休,和他们拚到底。

  他又不是万能机械!机械有时候都还得保养加油。

  何况是肉做的人。

  突然,他心中灵机一动,忖道:“哇拷,我真是被玩昏了头,怎地没想到,他们能利用黑暗于我,我难道不能利用这黑暗来搜寻他们?”

  想到这里,他不觉精神——振,再不迟疑,微一纵身,也掠入黑暗里。

  这正是以牙还牙,以毒攻毒,一时间他纵然找不着他们,但他们也再难暗算他了。

  ******

  程胜潜伏在黑暗中,就像鬼魂一样。

  就算别人有着猫一般的耳朵,也休想听出他的声音,不算他有着-般的眼睛,也休想瞧见他身影。

  有这样的敌人随时会到身畔,慕容美等人不不胆战心惊?他们或许已经在后悔,为惹上什么要霸刀这个瘟神。

  可是程胜还是找不着他们。

  每间屋子,似乎都是空的。

  人呢?竟不知到那里去了。

  程胜沉住气,一间间房子找了过去。

  夜,很静。

  整座慕容山庄,就像是座坟墓。

  风,自山那边吹过来,已有了寒意。

  突然,风中似乎有了声音,似乎人说话的声音。

  程胜的心一跳,屏息静气,潜伏过去。

  果然有非常轻非常轻的声音,从一栋屋子里传出来。

  一人道:“纪兄果然有两手,竟将那小子搞得团团转。”

  这声音显然是丁晓峰的。

  另一人说:“那小子乳臭未干,毛也不晓得长齐了没有,怎斗得过足智多谋的纪大侠。”

  突听慕容美的语声,惊呼“阿泰,你要作啥?”

  慕容泰轻笑道:“我瞧着这柄可,膀胱就有火,想喂它点尿喝!”

  慕容美说:“这柄刀可是魔刀,你把它泡尿,不是找死!”

  慕容泰说:“我就是瞧瞧魔刀,到底跟一般的刀有什么不同?”

  慕容美无奈道:“好吧,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你就尿吧!”

  那柄刀可是古物,金城宇的最爱,怎可让秽物亵续了它。

  程胜怒火早巳升到咽喉,那里还忍耐得住,闪电般一脚踢开了房门。

  “啊,找来了!”

  “栓呀!”

  屋子里连声惊呼,人影四散。

  慕容泰一惊之下,竟将那柄刀,朝他直掷过来。

  “还给你,谁稀罕你的烂刀。”

  程胜身形扑起,抄起了刀,月光自窗户中照进来,照在宽宽的刀身上,光芒四射,有如一条长虹,那么地耀眼刺目。

  众人发出一声惊叹。

  只听纪金虹狂笑道:“好,霸刀,算你狠,居然找到了咱们,只要你追出来,咱们就陪你玩。”

  当然,他是追出去。

  悟禅大师等人,也觉这样捉迷藏不是办法,毒计都弄不死他,也许联手还会有一线希望。

  因此,他们也不顾江湖道义,联手攻向程胜。

  空灵大师口宣佛号,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老衲要开杀戒了。”

  话声中,禅杖卷起“呼呼”劲风,抡了数圈,疾扫过来。

  程胜身形一弹,像箭般自空灵大师身边掠过,假若他这一招要还手的话,只怕空灵大师真的要阿弥陀佛,青菜萝匐。

  可是,程胜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慕容美。

  慕容美正和她母亲侄儿并肩而立,她见程胜突然欺近,娇喝一声,一记杀招已刺出去。

  程胜冷哼一声,右手五指闪电般抓了出去。

  他出手快疾,像天边的流星一样招式虽然后发,但去抢先而至。

  悟禅大师和丁晓峰就在慕容美附近,两人见状慌忙从两侧攻去。这一招程胜要伤慕容美并不是难事,但他自己也将难逃悟禅大师和丁晓峰的毒手。

  对方人多势众,他不是笨蛋,当然先求自保,身子微侧缩手。程胜的身子刚一退,冷不防纪金虹、兰大先生和古月道长的三把利剑,已从身后攻到。

  程胜霸刀如风,招发即至,当真是快的不能再快,只可惜他用意不在伤无辜之人,所以招式刚出立刻把刀撤回,再向慕容美攻去。

  悟禅和丁晓峰两人,正好挡在慕容美面前,见程胜古月道长等三人,只虚晃了一刀,便又向慕容美逼来,不觉大感诧异。

  悟禅大师暗暗忖道:“江湖上传言霸刀简直是禽兽,杀人不眨眼,但是他刚才让过了空灵大师,现在又避过古月道长,这不是件怪事?”

  念头一闪而逝,程胜已操身而上。

  丁晓峰很快的攻了一剑,悟禅大师心中虽然起疑,只是在谜底尚未揭开之前,他不敢掉以轻心,手上禅杖已经挥出。

  “老和尚,方便一下。”程胜大叫一声,霸刀轻轻的在悟禅大师禅杖上一点,人已凌空拔起,同时闪电般向慕容美头顶罩落。

  悟禅大师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借着自己禅杖的反震之力,把他推送过去,连忙疾步纵前,谁知还是慢了一步。

  原来,程胜刚才翻身下来,慕容美娇躯一拧,迎了上去,长剑被绞飞。

  慕容美花容失色,慕容泰很快补上,便被程胜轻轻带过一边,慕容老人连忙飞出一拐,也被震开。

  银虹疾闪,霸刀突然到了慕容美面前。

  眼看慕容美就要香消玉殒,悟禅大师急得满头大汗,在场的群雄都忍不住惊叫出声。

  怎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见一条白影闪过,横身挡在慕容美面前,同时颤声道:“臭小子,要杀阿美,就先杀老太婆我!”

  一下子空气似乎停顿了。

  众人几乎紧张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这条白影自然是慕容老夫人。

  要亲眼见女儿惨死,不如让她先死,这种母爱之深,不是人所能想像。

  程胜这一刀本可将慕容美杀死,由于慕容老夫人横身一挡,他立刻把刀杀住,所以这一刀正好抵住了老夫人的胸前。

  群雄一见,又不由大感奇怪!因为,他们都知道刀魔任性嗜杀,教出来的徒弟也应该不会好到那儿去。

  为何现在对老夫人竟忍不下心了?程胜眼睛(骨碌)一转,说:“老夫人。你真是活腻了吗?”

  慕容老夫寒声道:“我虽然没有几年可活,但仍然对生命充满了热爱,只是你要杀我女儿,我救不了她,又不忍亲眼见她惨死,所以我老太婆只好先死!”

  程胜摇摇头,沉痛说:“江湖人都以为我师父任性嗜杀,其实错了,他老人家从不冤杀一个人,你女儿和我师父有仇,但是你是无辜的,赶快闪开吧!”

  慕容老夫人那里肯闪开,她死挡住慕容美不让。

  悟禅大师接口道:“程施主,老衲是不是可以说一句话?”

  程胜说:“不论你们说破了咀,我今天都非取她的命不可,所以劝你还是省省吧!”

  悟禅大师叹了一口气,有感而发道:“阿弥陀佛,程施主说的没错,我辈以往都认为刀魔生性嗜杀,但是今日一见程施主的作风,去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哇拷,错已经造成了,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

  “你既知冤有头债有主,为何不知冤家宜解不宜结之语?程施主前途一片光明,希望能三思。”

  “哇拷,我五思六思拢无路用(都没有用),我是替师父完成所命!”

  “那请程施主向你师父……”

  “哇拷,也是无路用的。我师父全身不能动,已经跟个废人没两样。老实说,在十年前长白一战,师父身受重伤,他们还要苦苦追杀,我倒要问问老和尚,在那个时候,他们可曾想到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句话?”

  悟禅大师一听,不禁为之语塞!纪金虹剑一横,厉声道:“刀魔以往杀戳太多,找他报仇乃是当然之事,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你小子懂个屁。”

  程胜一笑,说:“屁我是不懂,但我去宰羊该杀之人自当该杀,一个都不能放过,我师父也从不滥杀无辜,只要你们扪着良心问一问,我师父究竟错杀了什么人?你要说的出来,我头壳给你。”

  古月道长正在沉吟,突然衣解被人拉一下,他回头一看是项威,不由悄声问:“项寨主,有代志?”

  项威偷偷瞄了程胜一眼,低声道:“那小子现在正用刀顶着慕容老夫人的老奶,心力分散,咱们何不上去偷偷捅他一下,也许能一举成功,那咱们就成了大英雄。”

  古月道长心中一动,暗想:“这个点子不赖。”

  但他继之细想,偷袭乃是小人所为,他身为一派掌门,怎可和土匪没两样的项威同流合污。

  因此,他摇摇头道:“项寨主点子是不错,只是贫道可不屑干这种事。”

  项威冷冷说:“道长不要忘了,这小子若不除,非把江湖搞得鸡犬不宁的,咱们也休想有安宁的日子,权衡利害,偷袭之举也就不是丢人之事。”

  古月道长仍然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他的做法。

  “妈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摆那门子的高尚,哼!”

  项威心里头在骂古月道长,此时,丁晓峰和纪金虹二人,突然向他抛了一个眼色,项威立时会意,心中大喜,便慢慢向前移去。

  这时,程胜见老夫人挡住慕容美不让,心中又怒又急,不由冷笑道:“老夫人,你真是老马展鬃(老而益壮),老神在在。”

  慕容老夫人说:“好说,好说。”

  “哇拷,好讲,歹讲,你若再不让开,我的刀可就真歹讲(难说)。”

  “我早就说过了,你下手杀了我吧!”

  “好,我就杀你……”

  话未说完,他左手疾探而出,一把将老夫人拉开,须知他猝然出手,别说老夫人没有防备,就是有防备也闪不过去。

  他左手抓人,右手的刀几乎也在同时递了出去。

  “啊,惨了!”

  众人无不大惊失色!那知就在这时,突听慕容美一声娇叱,两股锐利绝伦的狂飙,已翻卷而出。

  “哇拷!”

  程胜随手将老夫人推到兰大先生的怀悝,左掌一对,一股神功推出。

  “轰!”

  慕容美的娇躯,顿时像断了的风筝,倒飞而出,然后掉落在地。

  紧跟着,银光暴射,直向慕容美射去。

  慕容美身子还软趴在地上,眼见程胜的霸刀逼近,只好闭上眼睛等死。

  “不要,阿美……”

  慕容老夫急得大叫,同时更是没命似的向程畦挺杖攻去。

  她还是慢了一步,当她身子才刚刚要发动,已有三人抢先而动,凌厉的剑气,挟着排山倒海的掌风,齐向程胜击去。那三个不用说自然是丁晓峰、项威、纪金虹。

  他们久蓄以待,这一次出手乃是抱了志在必得之心,因此三人都卯足了劲,把吃奶的力全使了出来。

  而慕容美呢?她在刹那之间,脑海之中已不知打了多少转,咬了咬银牙,暗想:“我就是牺牲生命,也非要阻他一阻不可,这可是千载难适逢的机会。”

  她在念随心转,当下也像是麻雀生鹅蛋,拼命拔起身来,一下子跳进程胜的怀里,双脚一夹,双手一抱,紧紧黏程胜身上。

  哇拷!这一招黏巴达功可真是高杆。

  众人见状,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轰!”

  慕容美的身子又倒飞了出去,撞在门上,门塌了,她人也像一堆烂泥趴在地上,动也不动。

  众人都认为她大可不必这样做,但是她居然作了这样大的牺牲。

  程胜虽然摆掉了慕容美纠缠,但他的招式究竟也被阻了一下,返身挡过了丁晓峰和纪金虹两记杀招,却怎么样也抵不了项威的那致命一击。

  “砰!”然一声。

  被震出数步。

  众人哄然叫道:“那小子已经负伤了,现在正好把他干掉!”

  程胜眼中射出一股怨毒的光芒瞪着项威,恨声说:“操你个舅舅,你完了,你也陪上一条命来。”

  项威得意冷笑道:“小杂种,你刚才可以癞蛤蟆吹大气,现在就不配了。”

  程胜一刀攻了过去。

  谁知他刀一出,少说也有六、七件兵刃拦了上来。

  “一群未见笑的老东西。”他骂了一声,刀光一旋,惨叫之声接连,向起。

  他原本不打算滥杀一人,可是在此情况下,他若是再仁慈,那就不是自己残忍。众人见他如此凶猛,纷纷抢攻而上。刀光剑影。寒芒四射。

  程胜乘势欺到了项威的身边。

  项威极为惊骇,浑身开始颤抖,也开始在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击中他呢!群豪也豪不放松的向程胜攻击,剑气纵横,拳劲掌风,更是有如泰山倾倒一样,向他压了过去。

  但程胜又不知何种身法,转到了项威的面前,项威一急,居然“噗通”跪了下来,头如捣蒜,道:“我错了,我错了,刚才我不应该偷袭你,原谅我的鲁莽,大人不记小人过,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多子多孙多福气……”

  项威吓得语无伦次,群雄也被他的举动,楞了一下。

  程胜听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他回过头来,不知何时,慕容美和她老母侄儿慕容泰,都已不见了。

  程胜心中暗想:这三个东西栓得可真快。算了,我已经受了伤,他们又有这么多的人,每人吐口痰都能把我淹死,看来要杀那个臭婆娘替师父报仇是无望了。

  他看了看方向,身子一拔,就要朝山下飞射而出。

  “慢走!”

  纪金虹和丁晓峰二人,如梦初醒,同时大喝一声,举剑拦了上来。

  “懒得理你们。”

  程胜毫不理会,也不知他使得是什么身法?居然在间不容发之间两股剑气之中,滑了过去。

  丁晓峰惊奇大叫:“惨了,他使得是失传多年的‘归宗大法’,我们千万不能让他逃走。”

  “归宗大法”,乃是一部武林奇书,只要在江湖上混过的人,都知道这部奇书的珍贵之处。

  但是,归宗大法上面究竟记载些什么武功?他们没一个能说得出来。不过,居然程胜会归宗大法,可见“归宗大法”的秘笈,必定在金城宇身上无疑。

  当初,他们转攻金城宇的目的,有些人是为了黑名册,有些人也许就为了“归宗大法”这本秘笈。

  只是当时有人怀疑秘笈不在金城宇身上,如今看来确实是在他身上。

  “等等!”

  这下拦住程胜的是悟禅大师和空灵二位大师。

  程胜摇头笑道:“哇拷,两位老和尚,你们还是留着性命,多念几年经吧!”

  霸刀一挥,只听“叮当”两声,他借力使力,不容两人再出招,人已飞泻而下。

  悟禅和空灵两位楞在原地,其余的人又叫又吼,杀那间数条人影已追了下去。

  可是当他们追到一半时,程胜已走得不见踪迹。

  山中突然起雾了。

  雾很浓。

  不知名的山花,在雾中更显得风姿绰约。

  程胜虽然算准了悟禅等人追不着他,但他仍然希望快点离开这里。

  虽然雾很浓,看不清前方的路况,但程胜心想只要沿着这一条路直奔下去,应该是错不了。突然,他左脚一脚踏空,他惊呼之声才出口,人已往下面直坠而落。

  他左前方竟是一道悬崖,云雾凄迷,深不见底,他当然是看不清楚。

  程胜的惊呼声,尖锐而短促。

  但四山回应却一声声响个不绝,天地间仿佛都是程胜的惊叫。

  这下程胜是大错特错了。

  唯一没错的是他的武功不错,身手捷健,加上头脑反应快。

  因此,当他一脚踏空,身子滑下时,脑筋一动,右手的霸刀便已插入了削壁,左手也立刻拉住了条山滕,整个人都贴在削壁上。

  “哇拷,好家在我眼明手快心细,不然就死翘翘,那才真是天大的冤也,若是传出去,说霸刀情圣是自己不小心掉到悬崖摔死的,不笑掉人家大黄牙才怪!”他松了口气,正想爬上去,怎知这时竟发觉身旁好像有人声响动。

  程胜在惊之下,扭头一瞧,才发现那竟是猴子,几十双猴子也不知是从那里来的,竟都学着他的模样。

  身子爬在削壁上,脑袋悄悄往外伸。

  程胜见了,他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又不知该如何才能赶走它们。

  “嘘——去——”

  猴子们身他做了个鬼脸,也撮起咀,吱吱喳喳的,叫,有些猴子的脸红得像屁股,做起鬼脸来可真吓死人。

  程胜的心吊在半空中,七上八下,见了这些捣蛋鬼的猴子,不禁有些着急起来。

  人若在着急状况下,是不会想太多的。

  因此,程胜一着急,忍不住伸出一双手去赶,去打。

  他手一伸,就知道毁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猴子是最喜欢学人模样,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猴子们突然一窝蜂扑了过来,一齐向程胜伸出手来,若是在平时,程胜自然不怕。

  但此刻他身子悬空吊在削壁上,两只手都用不得力,猴子们往他身上一扑,他就真滚下去。

  “哇拷,堵到这些猴祖宗,不死才怪!”

  他又是害怕,又是着急,哇哇大叫,两双手往削壁上乱爬,手里的刀也落了下去。

  “噗!”

  许久才听见刀落地的声音。可见这悬崖深得可怕人。

  那削壁竟是白内斜的,也因此才暂时救了程胜的一条小命。

  虽然如此,他也吓得满身冷汗,手再也抓不到着力之处,到了削壁向内陡斜之处,他身子也要笔直跌下去,不粉身碎骨才怪。

  啊哈!天下第一大情圣,竟然会死在一群猴子手上,程胜一想到这里,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只见猴子们也往下直跌,但几十只猴子吱吱喳喳一叫,突然一个拉着一个的手。

  几十只猴子拉着手,竟一连串悬空吊了起来,就像是一串葫芦似的,一个也未跌下去。

  程胜却跌了下去。

  他的手已抓不住任何东西。他只有闭起眼睛,惨笑道:“毁了,霸刀情圣竟被猴崽子杀了,好大的笑话啊!”

  但就在这时,突然不知从那里伸出一只毛茸茸的猴爪来,竟将他胸前的衣襟一把抓住。

  这只猴爪力道竟大得怕人,只是程胜下落之力更大,猴爪虽抓住了他的衣服,但衣服撕裂,身子还是往下直落。

  谁知,另一双猴爪又闪电般伸出来,抓住了他的头发。

  “哇拷,啊!……”程胜疼得眼泪直流,身子却总算顿住。

  只见那一串猴子还在朝他做鬼脸,朝他鬼叫,抓住他的两只猴爪,却是从削壁上的一个洞里伸出来的。

  程胜心中暗想:“哇拷,抓住我的大概是猴王,不然怎会有这么大力气,猴子对人,可不会有什么好念头,它将我抓上去,却不知要怎样整我。”

  他心念一转,立刻暗中运气想先掠上去攀住那个洞,先下手为强。

  怎料,他身子还未动,洞里竟然传出人的声音,语声又粗又苍老:“不谁动,一动就将你丢下去。”

  哇拷!猴子也会说人话?难不成猴了成了精?而且还是母猴精。

  猴精是什么模样?

  程胜既好奇,心里却又怕得要死,颤声道:“哇拷,你……你究竟是什么?”

  那语声吱吱笑说:“浑小子,你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你……你好像是人。”

  “青菜(随便)。你说是人,我就是人,你说不是人,那我就不是人。”

  “你想怎样?”

  “乖乖的放下手,不准动。”

  程胜只有乖乖的听话垂下止手,身子立刻被这“母猴精”凌空提了上去。

  那双猴爪竟在他左右双肩各点了穴道,他的手就再也提不起来。接着,他就像是只野狗似的,被拖进那洞里。

  拖得程胜全身又酸又疼,脑袋直发晕。

  ******

  洞口不大,但洞里面却并不小。

  足足可以摆下三十张麻将桌,容许一百二十个人打麻将。

  程胜张开眼睛,就被这个不小的洞吓了一大跳,然后他就看见一只母猴子,正裂着大咀朝他直笑。

  仔细一瞧,这“猴子”身上竟穿着衣服,而且还穿得挺华丽,好像要去喝喜酒似的。头发虽已经雪白,却也插着一朵红花,脸上的皱纹足可夹死苍蝇,但笑容却非常可掬。

  那“母猴子”却吱吱笑道:“你现在可瞧清楚了吗?我究竟是人?还是猴精?”

  程胜苦着脸说:“当然是人罗,猴子那有你穿得如花悄嘛!”

  这老太婆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笑道:“瞧不出你这浑小子,咀真甜,一开口就讨我喜欢,不错,不错,有前途。”

  突听一人银铃般笑说:“婆婆,你是呷老湖涂了,人家说两句好听的话,你就忘了咱们重要事啦!”

  洞中非常宽阔,阳光自小小的洞口照进来,洞里后面大半地方都是黑黝黝的,什么都瞧不清。

  这语声正是从黑暗中传出来的,娇美却尖锐,听来应该是个小姑娘说的话。

  程胜又吓了一跳,暗忖:“哇拷,这洞里面怎地藏有这多人,老的、年轻的都有,到底是在搞什么飞机?”

  只见一个影子缓缓自黑暗中走出,果然是位年轻的姑娘,脸蛋圆圆,长得挺可爱。

  程胜松了口气道:“哇拷,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又怎会在这种地方?”

  这位小姑娘不答,反而盯着他看,然后不屑说:“婆婆,好头好面(外表好看)的男人,一定是个臭脚仓(心不好),咱们还是小心的好。”

  老太婆似乎被说动,目光一睁,喝道:“小子,是不是那骚蹄子派你来的?”

  程胜皮笑肉不笑说:“鲜啦,你怎么知道我甲呷猪蹄子。”

  老太婆目光凶恶,和刚才那慈祥的笑容判若两人,喝道:“快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不说,别怪我不客气。”

  程胜一脸苦笑说:“老太婆,你真是呷老湖涂,这位小姑娘说的可一点没错。”

  老太婆拐杖一剁,怒道:“你敢顶咀?”

  程胜说:“明明是你把我抓进洞来的,怎又说是别人派我来的?”

  老太婆——听楞了楞,转头去看那位小姑娘,小姑娘清了清喉嘴,却道:“你又怎会从上面掉下来?”

  程胜笑说:“雾太浓了,看不清路况,就不小心掉下来罗!”

  小姑娘叱道:“鬼才相信你的话。”

  程胜耸耸肩,说:“信不信随便你。”

  小姑娘转头对老太婆道:“婆婆,他若不说实话,就把他扔下崖去,看他说不说。”

  “哇拷,瞧你长得古捶(可爱),心怎地这么狠!”

  程胜一下子纵到洞壁前,背脊紧紧贴住洞壁,深怕那老太婆又把他扔下崖去。

  老太婆虽然眯着眼睛笑着,一步步走向程胜,但程胜觉得她那个笑有够呛人:虽然,他确信以自己的武功,必能打败这两个人,而且他手肩上的穴道也自行解开,但打败她们文能怎样?还不是逃不出这个洞。

  难道真要陪她们在这个洞内住下去。

  对了!她们是怎么进洞来的?这可是个迷呀?就在他心念中,老太婆也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伸出干枯的手。

  而这时,崖洞外也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来。

  这双手纤细、柔美,每一根手指都像是白玉雕成,美得教人挑不出丝毫瑕疵来。

  唉!这双手实在比这老太婆干瘪的手,要可爱千万倍。

  但是,在这窍崖绝洞外,突然出现这么美的一只手,却显得更是分外诡秘。

  一时之间,三人却像似已窒息,说不出话来。

  只见这只手轻轻在洞边的崖石上敲了敲。

  “叩叩叩!”

  然后,一个温柔而甜美的语声,在洞外银铃般笑道:“我可以进来吗?”

  此时此地,听到这甜美随和的一句话,就好像邻家的姑娘来串门子似的。

  老太婆和那小姑娘听了,两人面面相觑,简直是哭笑不得,更不知该说什么。

  程胜眼珠子一转,笑道:“当然可以,但你可得小心些走呀,门太小了,不要弄伤你才好。”

  那语声娇笑说:“小哥真细心,谢啦!”

  ******

  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那个唯一的洞口,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深怕气喘大,把那娇滴滴的姑娘,又吹落山崖下去。

  接着,大家的眼睛都亮了。

  一个轻衫鹅黄裙,鬓旁斜插着朵山茶的少女,盈盈走了进来,她步履是那么婀娜,腰肢是那么轻盈。

  她从那百丈危崖外走进来,当真就像到隔壁家串门子,那么轻松,那么自在,那么地欢愉。

  老太婆已飞扑而出,挟着一股劲风,直扑那看来弱不禁风的少女。

  那少女猝不及防,眼见就要被震出去,但腰肢不知怎的轻轻一折,她身子已盈盈站在老太婆身后。

  老太婆一惊,猛回身,又要出手。

  少妇嫣然一笑,柔声道:“您要我出去,我这就出去,您又何必费这么大的劲,生这么大的气呢!”

  那妩媚甜美的笑容,美得像花,甜得像蜜。

  就算凶横霸道,奸狡毒辣的人,碰到了她,心也是要软的。

  少女又娇声说:“婆婆,你若喜欢,留在这里,我就留在这里,替你掠龙(按摩),陪你抬扛(聊天)。”

  程胜一直在瞪着她,突然嘻嘻笑道:“哇拷,我看你不如做我的牵手吧!”

  那少女嫣然笑道:“太好了,你若真的肯要我做牵手(老婆),我真开心死了,像你这样又聪明,又缘投的人,我找了好几年却没找到,唉……”

  她叹了口气说:“只是甲无彩(真可惜)……”

  程胜道:“哇拷,只无彩啥米?”

  少女柔声说:“只是甲无彩咱俩种族不一样……”

  其实,这少女一进洞来,程胜就发觉她不大像中原的女孩。

  程胜不在乎道:“那就来个种族交流吧!”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少女娇柔道:“刚开始也许还会甜甜蜜蜜,但一旦真正生活逗阵后,生活习惯无法适应,那时你又想甩了我,又不忍心,岂不是让你为难吗?我又怎忍心让你为难痛苦呢?”

  程胜明知她说的全没有一句真话,但不知怎地,心里还是觉得舒服得很。

  他忍不住笑说:“你比中原女孩古捶(可爱)多了,好,我决定牺牲自己娶你作某。”

  少女嫣然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这句话我一定永远记在心里。”

  此时,老太婆见少女居然和程胜打情骂俏起来,眉头一皱,不耐烦插咀说:“我若不喜欢留在这个地方,你又如何?”

  少女说:“老婆婆若觉得这里闷,想出去逛逛,我早已经在外面备好了绳索,老婆婆您高兴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老太婆眼睛发亮,道:“真的?”

  程胜也不晓得老太婆究竟在这洞里关了多少年,但不管关多久,若有机会出去,晒晒外面的阳光,呼吸外面空气,瞧瞧外面的花花世界,总比待在这里等死,不知要好多少倍?只听少女妩媚说:“老婆婆若不放心,只管先上去,然后咱们再上,这样老婆婆应该可放心了。”

  起初老太婆和那位小姑娘,一万个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漂亮,心又善良的女孩,不顾危险,无缘无故来救他们。

  可是,两人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她会有任何恶意。

  程胜拍掌叫道:“哇拷,这点子的确再好也没有,别人若先上去,您老太婆必定不放心,现在老太婆您先上去,总可以放心了。”

  老太婆仍然疑信参半,说:“世上真有你这么好的人?”

  少女轻轻一叹,似乎有着无限的烦恼,道:“我生来就是这样,只知替别人着想,替别人担扰,自己也没法度。”

  老太婆眼珠子转来转去,左看右看,上瞧下瞧,实在看不出她究竟坏在那里。

  她只得一跺脚,说:“好,无论你是好是坏,反正我一大把年纪也活够了,就跟你赌啦!”

  小姑娘连忙上前,一拉老太婆,哀声道:“婆婆,我呢?”

  老太婆无奈说:“梅娃,你就保重吧!”

  她探头一瞧,果然有条粗如手臂的长索,从上面直垂下来。

  这长索若会中断,那么这少女自己也要被困在这里,天底下应该没有这么笨的人。

  当下再不迟疑,拉住长索,正要纵身一跃之际,突然她又停止了动作,回头露出没牙的咀,诡笑道:“我差点忘了,你是怎会知道这峭壁中有山洞,又怎会知道山洞中有人?”

  少女盈盈笑着说:“这里猴子最多,有些事你不想知道都不行,因为猴王会告诉你。”

  的确!猴子的习性,就跟人差不多,喜欢模仿、作怪,更喜欢传递小道消息。

  老太婆居然也相信了。

  她纵身一跃,攀住了索头,大笑道:“梅娃,你跟着我后面来……”

  话声未了,身子突然一阵扭曲,向那万丈绝壁中直坠了下去。

  “哎——”

  得意的笑声,也变做了凄厉的惨呼。

  小姑娘梅娃花容失色,失声叫道:“婆婆……”

  那少女的脸像是也吓白了,颤声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梅娃霍然转身,厉声道:“这该问你才对,你怎会不晓得呢?”

  少女淡淡说:“难道是她老人家所太大,连绳子都抓不住了?”

  梅娃怒道:“老实说你这绳子究竟有什么鬼怪?”

  少女眼睛像秋水般明亮,一脸无辜模样,娇声说:“这绳子是好好的呀,又没有断,我刚才就是从上面下来的,你若不信,不妨拉拉看,看我有没有讲白贼。”

  梅娃果然伸手去拉,程胜突然笑道:“哇拷,这绳子里若是藏有毒针,伸手去拉的人,滋味一定不好受也!”

  闻方,梅娃的手早己闪电般缩回来,脸色更加难看,说:“对,这绳子里必定暗藏毒针,不然婆婆又怎会松手,水查甘的心都是狠毒的,我总算开了眼了。”

  少女目中竟然湿了,似乎很委屈似的,黯然道:“咀长在你们脸上,你们高兴怎么说,我也无法度,既然如此,我……我自己就拉给你们瞧,以还我清白。”

  她纤腰一扭,果然攀上长索。

  梅娃眼睁睁瞧着她往上爬,身形已越来越小,她脸上又着急,又后悔,但却不时以眼角去偷瞄程胜。

  然后叹道:“唉,我实在不应该怀疑她的,她若这样一去不回,咱们该怎么办?”

  程胜一笑,说:“你放心吧,她一定会回来的。”

  梅娃喜道:“真的?”

  程胜盯着她脸上的笑容,有如春天温暖太阳,突然问道:“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

  梅娃似乎有些楞了下,即笑说:“你请问吧!”

  “你和婆婆又是怎么会来到这个洞穴的?”

  “三年前,我和婆婆到这山区采药,不久,突然下起了大雨,婆婆便找了这个山洞避雨。这山洞本来是猴子住的,婆婆喧宾夺主赶走了猴子,隔天,雨停了,等我们想离开时,才发现我们垂下来的绳索,不知几时被猴子拿走了。唉!命运捉弄人。所以,我和婆婆只好一直待在洞里,等待机会。”

  “哇拷,那你们靠什么维持生命?”

  “猴子!”

  “猴子?”

  程胜一脸不解模样。

  梅娃笑了笑,道:“猴子的脾气,你也清楚,就喜欢模仿别人,我们将石头从洞口抛出去,打它们,它们自然就会将果子,从洞口抛进来打我们。”

  程胜说:“它们抛的若也是石头呢?”

  梅娃“咯咯”笑道:“外面悬崖百丈,那里来的石头……”

  她正说着,却见那少女竟又轻轻滑了下来。

  程胜笑说:“我早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少女又有些无奈叹道:“我本来想不管你们,但实在又不忍心,唉!我的心为什么总是这么仁慈、善良,简直连我自己都莫宰羊。”

  她眼波轻轻一扫梅娃,又说:“这绳子究竟有没有毒针,现在你们总该宰羊了吧!”

  梅娃这下也伤脑筋,实在不知道该相信谁了?她看了看程胜,又瞧了瞧那少女。

  少女摇头苦笑道:“小姑娘,你若还不相信,不妨向他借个手套一用。”

  梅娃真的又瞧向程胜,程胜忙说:“哇拷,你不要瞧我,我也没了主意,更不会把手套借给你用,不过……我想这绳子该不会断吧,不然她自己也上不去了。”

  梅娃最后又看了一眼少女,眼神非常奇怪,然后长叹一声道:“事到如今,我也赌!”

  她纵身一跃,轻功还不错,随后攀持而上。

  程胜拎起一颗心,眼睁睁瞧着她往上爬,心中默念:“阿弥陀佛,青菜萝匐,保佑她一路平安,一路到顶,然后找个好处……”

  眼见梅娃已爬上十余丈,程胜终于松了口气,笑道:“你这人究竟是好人还是歹人?到现在我也模差差(弄不清)……”

  话未说完,绳子已断了。

  “哎——”

  梅娃自洞口真坠而下,刹那间便看不见了,只剩下凄厉的惨呼,响彻山谷。

  程胜目瞪口呆,怔在当地,呐呐道:“哇拷,你真是个骗死人不赔命的妖精。”

  少女嫣然笑说:“哦,是吗?”

  程胜道:“你用绳子里的毒针毒死那老太婆,又将绳子割断一半摔死梅娃,你真他妈的够狠;她们又没有踩到你尾巴,你干嘛杀死她们?”

  “我那有杀死她们。”少女笑说:“也许她们是在演一驹弹空跳的戏呢!”

  程胜跳了起来,大叫:“哇拷,有人会笨到拿自己生命讲生笑(开玩笑),别傻了。”

  少女仍一副悠哉道:“那也说不定。”

  程胜搞不过她,说:“好,我不管她们是在演戏也好,还是你下的毒手也罢,但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绳子断了,你自己怎么上去?”

  少女轻松道:“这里冬暖夏凉舒服的很,我不想上去了。”

  程胜怔了怔,苦笑说:“哇拷,我不知道是倒了那辈子的霉,居然让我堵到一个笑查某(疯女人)。”

  少女凝视着他,突然娇声道:“你的亲人被我害死了,你不想报仇?你心里不会难过?”

  程胜叹说:“她们不是我的亲人,刚才那老太婆还想杀我,我难过个屁。”

  接着,他又问:“喂,你自己真的不上去,不是不拿我窍开心说着玩玩的?”

  少女叹道:“谁跟你说着玩嘛,我又没生翅膀,又不会飞。”

  程胜楞了半晌,才苦笑说:“你真是个没药救的笑查某(疯女人),我实在甘拜下风。”

  少女娇笑道:“我若是笑查某,你就是笑查甫(疯男人)。”

  程胜好像除了苦笑,脸上再也做不出任何表情,淡淡说:“哇拷,一个笑查某,一个笑查甫,在这鬼洞里过一辈子,将来说不定还会生下一大群笑仔(疯小孩)!”

  他话一说完,少女己笑得直不起腰来。

  程胜道:“喂,笑查某,既然咱俩要逗阵(一块)在这儿生笑囝仔,我总不能天天叫你笑查某吧!”

  少女说:“我叫珠珠,姓古,你呢?”

  “程胜!”

  “情圣!”

  “程咬金的程,胜力的胜,不过你要喊我情圣也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

  “咯咯,我瞧你一点也不像是情圣,倒像是禽兽。”

  “啊哈,你也知道江湖人也叫我禽兽……”

  古珠珠又笑了,而且这下真的笑得蹲下腰来。

  突然间,一阵狂笑声远远传了过来。

  一人狂笑道:“姓古的鬼丫头,你跑不了的,老子已知道你从那里下去的,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除非你一连子也不上来。”

  声音显然是自云雾凄迷的山头,但听来却像就在你耳畔狂叫一声,震得你耳朵发麻。

  古珠珠面色立刻变了,变得比纸还白。

  程胜看她吓得要命似的,问:“哇拷,他是啥郎?”

  古珠珠颤声道:“他……他不是人,简直是个禽兽怪物。”

  “禽兽”两字出口,古珠珠发觉说错了,忙又说:“他那个禽兽和你这个禽兽完全不一样。”

  “哇拷,你用不着解释,我不会在意。”程胜说:“你真那么怕他?”

  古珠珠摇头叹说:“你莫宰羊,他做出来的代志,世上永远没有人能搞得过他的。”

  只听那语声又喝道:“姓古的,你真不上来吗?”

  古珠珠咬住咀唇,不吭声。

  半晌,那语声又叫:“好,你吊。老子数到十下,你若还不上来,等老子捉到你时,担保要把你剥得光溜溜,吊到城门口示众,要有一句白贼,老子就不是人。”

  程胜眨着眼睛,叹道:“哇拷,看来这个禽兽果然与众不同。”

  那语声已狮子般大吼:“现在开始,一!”

  古珠珠整个人都像是已被吓软了,瘫倒地上,动也不能动,鬓旁的山茶花,却簌簌的抖个不停。

  程胜若不是亲眼看见,简直不相信,一个人的变化能有这么大。

  刚才还神气飞扬整人,现在却惊吓成像个无助惹人怜的小猫咪。

  “二!”

  程胜眼珠子一转,道:“操他个舅舅,这家伙如此凶恶,难不成是江湖大盗土匪?还是黑社会的老大?”

  古珠珠叹说:“江湖大盗土匪,黑社会老大,若和他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

  程胜也吃了一惊,道:“哇拷,他双黑社会老大还狠?”

  只听那语声又喝:“三!”

  程胜呆了半晌,问:“他叫什么名字?……”

  古珠珠道:“你不会知道他的。”

  程胜说:“哇拷,他既然比黑社会老大还狠,就应该很有名才是。”

  古珠珠幽幽叹道:“咬人的狗是不叫的,你宰羊吗?越是没有名的人才越厉害,他就算做了神鬼难容的事,别也莫宰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