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蔷薇中毒症候群江雨朵BAD BOY (下)阿彻魔兽剑圣异界纵横天蚕土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血色救赎 > 第四章

  13

  流星依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却背着她开始了自己应该有的努力,我要为她正名,我必须当着有关人员的面,将事情说清楚,说清楚我爸爸从开发商手里接过的那五万元钱,与流星没有丝毫关系。

  我匆匆地走进报社,去见报社的领导。

  余大勇将我送出了报社,他对流星的境遇表现出了极大的同情,他仿佛又无法在我面前释怀。为了不增加他心中的负担,我转身告辞。

  走出去没有多远,我便拨通了他的手机,我以感谢他对流星的理解与照顾为由,约他出来吃饭。我告诉他,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不告诉流星。

  当天晚上,我们走到了一起,像是潜伏。我从余大勇的情绪中,已经呼吸到了流星周围的空气。

  此前,还会有人打来电话安慰一下流星,却都是那样地漫无边际。而眼下没有人会坦然地走进病房,和流星一起去面对那种茫然。我以为余大勇也是如此,他答应了与我单独见面,我已经很满意了,还能要求什么呢?我给他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空间,让他选择吃饭的地方,而不致让我们暴露在熟人面前。

  我们在轻松的气氛中开始了我们的心路历程,之所以说是心路历程,是因为我没有想到余大勇那一刻的坦然,会在我有些荒芜的心里芜蔓。是因为余大勇的真诚,在我沙漠一样的悲情里,点亮阳光,播种寓言。

  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超乎于我性格中的坚强。

  他告诉我,他永远都不会将那五万元钱的事与流星联系起来,甚至是报社的领导也不会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而谁却都不会站出来,将事情澄清,更不会为流星说句公道话。因为他们都不想让自己的上司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不安的下属,都不希望自己被认为是一个不安分的臣民。因为谁都知道流星在报社的位置将不保。而谁都知道那样做,对流星来说是那样地不公平。

  这时,我才渐渐地知道,其实,流星早就为自己埋下了不幸的种子,她居然多次不顾警告,一次次地惹出不大不小的麻烦。当她一次次被警告之后,竟然又一次次地在自己的博客中将稿子刊出。流星仿佛不知道自然界决不会任凭蔓草妩媚,野岸开阖。

  我从没光顾过流星的博客,更不知她的博客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余大勇告诉我,那是因为一次很普通的报道,让读者们一下子注意到了她,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和善良。

  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家个体商户的小老板在早晨上班时,发现了一只猫在他不在时偷吃了他的肉食品,而那只猫最终被小老板发现后,落入了他的手中。那个狠心的小老板竟然残忍地将那只猫的四肢剁了下来,就是用他平时使用的切肉刀。

  流星将这件事情报道了出来。生命同样都是需要善待的,这是文明社会的标志,更是我们与地球同行的生态需求。所有的动物都是我们人类的朋友,地球原本就不独独地属于我们人类自己。流星的报道,引起了反响,更主要的不是因为她的报道多么精致,而是因为这种虐待动物的行为令人发指。

  这件事本来到此就应该结束了,可是第二天保护动物组织的人找到了流星。他们不能容忍这件事的发生,在他们的一再要求下,流星出面与他们一起找到了那个小老板。猫的尸体被白布包裹着摆在了那个小老板面前,流星表达着动物保护者们的夙愿,那更是她自己的夙愿。他们非要求那个小老板向那只死猫道歉不可。现场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平静,而是僵持了起来,最终的结果是不了了之。可对动物的虐待行为,还是引起了太多市民的不满。

  读者并没有在报纸上看到这种结局的报道,却在流星的博客中找到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因为不希望这件事再无端地扩大,而最终没有再见诸报端。

  流星的博客最初就是因为这件意外事件而名噪于读者之中的。

  走出那家小酒楼,余大勇将我带到城市中心的一处小树林中,在一棵大树下,他告诉我那只小猫就被安葬在这棵树下。

  此刻,我庆幸那只小猫还算是幸运的,它得到了还算是幸运的归宿──因为它遇到了流星和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遇到了那一群人的善良,那本来应该属于全人类的善良。

  我曾经把我与流星的相遇,仅仅看成是一种缘分,我却不知道那缘分,原本是缘自于她的善良,缘自于她骨子里对生命的一种尊重。而正是她的善良,成了我重生的机遇。

  离开余大勇时,我相信流星一定是会有好报的,上帝会用他那博大的臂膀护佑着她。

  我真诚地为她祈祷。

  14

  当我就要走出国门的那天,我爸爸千般叮咛,万般嘱咐,让我学成之后一定归来,报效自己的祖国。他是那样地传统,那样锲而不舍地坚守着自己的信念。他与如今众多家长送子女出国留学仅仅就是镀金,或者仅仅就是想谋求一份通向高贵的通行证全然不同。不管他是怎样地苦口婆心,我也没有答应过什么。当我已经驻足在异国的土地上时,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挑战过爸爸的威严,我明确地表示过,我学成之后,不再回国谋求发展。我将在国外谋求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并将留在那里。这是爸爸最不情愿的。当我决定回到祖国时,我爸爸是高兴的,他甚至是有些喜出望外。可是我却并没有告诉他,我欣然回国其实并不是为了兑现他当时对我的嘱托,而仅仅就是为了一个人,为了一个我心仪的女孩儿。

  我不能告诉他这一切。

  在我爱上了流星,流星也欣然接受了我的爱的相当长一段时日里,我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的爸爸妈妈,我已经真正地步入了爱河。那是因为我实在不想让爸爸感觉到我的回国仅仅就是为了一个女孩儿,而不是为了他对我的期望与嘱托。我不希望让他伤感于他对我的失望之中。我更不希望他悲伤于我对他一生心血的辜负。我更不想让他懊恼于我对他精心传承于我的传统精髓的不屑一顾。

  爸爸需要的是他灵魂的舒展,是他大爱的豪放。我所需要的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的骨子里似乎从来就没有想过会在爸爸捷足的庙宇里叩首,会在爸爸踌躇的残殿前膜拜。

  当我没有感觉到我生命的另一半出现的那一刻,爸爸曾经无数次地希望能够让我早一点儿为我的家族芽壮枝繁,描画出一张香火的家谱。我曾经从网上下载过无数个亚洲、欧洲、美洲等不同肤色女孩儿的照片,在网上一次次地分别发给了他,告诉他那是我正在恋爱着的对象,我用这样的方式绞杀着爸爸的期望。

  我爸爸曾经与流星见过面,仅仅就是在上次我回国准备离开秦州之前。

  那天,我将流星介绍给了我的爸爸妈妈,那是在我的家里。我明确了我与流星的关系,我回避了我们相识的背景,还是不想让爸爸明了我回国的真正原因,也不想让爸爸知道我在生命面前曾经踌躇过,不想让他感觉到我曾经那样地懦弱,尽管当时我以为那是我最勇敢的选择。

  我根本没有想到,流星与我妈妈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她们最后的一次见面。这些天来,每当想到这些,我都会油然伤感。我还有太多的故事想让妈妈慢慢地倾听,那已经成了我的一种奢望,一种永远都无法满足的奢望。

  我对妈妈的思念和热爱,只能释放于满足爸爸的情感诉求之中。

  我不断地行走于流星和爸爸之间。

  爸爸已经知道了关于那五万元钱的传闻,至于那些钱的多与少,都已经不再那样重要,因为那都已经成为过去。可是他却不能够容忍我的女朋友,一个还没有完全走进他情感世界的准儿媳,竟然为他增添了那么多的麻烦。他根本就不希望那笔钱会与她的不择手段相关联。这件事让流星在我爸爸的心中瞬间便打了折扣。起码,她与在他想象当中应该存在的那个她是有距离的,甚至是很大的距离。他不能够容忍他未来的儿媳会这样将自己的职业操守与那五万元钱放在同一个天平上。那笔钱仿佛已经不再是钱,而是胯下之耻。

  这是因为有人告诉过他,网上关于那个记者的传言中的最恶毒的一部分,那就是流星靠出卖自己而为她的男朋友成就了一个灾难后的瑰丽。

  我的爸爸宁肯相信这种传言是真实的。

  这就是我的爸爸,一个亘古不变的爸爸。

  我努力地在他面前梳理着这件事的背景,希望将流星从尴尬中摆脱出来。不管我怎样努力,他还是不能够容忍一个尚未过门的准儿媳参与这样一件她不应该参与的事情。尽管她可能是出于好意。

  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有多么复杂,可是我却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加清楚地知道流星对我家祖宅那处地块的拆迁的关注,绝不是为了我的爸爸妈妈,她更不会去谋求这样的私利。她只是被卷入了一个是非的漩涡之中,我的爸爸仿佛在我的辩解之后,开始了他并不情愿的深沉的思维旅行。

  流星不仅不是那样的人,她的思维,她的善良,甚至是她的情操,都多么地接近于我,接近于我的那个家族。尽管我与我的家族已经不是全等的概念,但我的骨子里依然涌动着家族古老的激情。

  这段时间内,我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流星似乎有些浪漫,这种浪漫很可能会让她本人和我良久地漂流在迷茫中,从而无法让自己的理想顺利地着床。

  生活因循在现实中,人类有太多的理想都是在梦境中启程的。

  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有机会消费梦想?

  15

  流星的身体恢复得还算可以,在她自己的要求下,医生同意她出院。这也是我的愿望。在家里,无论是物质上的满足,还是精神上的放松,都是医院所无法比拟的。从出租车上下来,流星横躺在我的怀中,我将她一口气抱到了楼上,让她躺在了床上。

  房间十分简陋,却是属于她自己的家。那是她的妈妈给她留下的,也是她妈妈这一生留下的唯一遗产。她的姨妈也正是在这间小屋里,陪伴着流星度过了二十几年的时光。

  我这是第二次走进那个属于流星的小屋。说起来,小屋不大,只有五十多平方米,而且已经老旧,我猜不出那是上个世纪什么时候的作品。可是对于流星这样一个从海外归来,并无成就的穷学生来说,能够拥有这么一处藏身之地,已经应该满足了。如果没有这种隆重的遗留,如果不是重回故里,一切都靠她自己,即便是把我加进去,那结果也是无法想象的。

  我第一次走进她的那个小屋,就是上次回国。

  房间内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这是我此次回国后,还不曾感觉过的轻松。尽管我的内心世界依然走不出这些天来所经历的沉重。我还是拥有了这几天来的不曾拥有。我一下子扑到她面前,下意识地擎着自己身体的重荷,张弛有度地浸润着她的身体,唯恐尚没有完全康复的她难以承受。可是我的内心世界早已经对她有了强烈的领土要求,我的双手不时地在她的身上摩挲着,隔着一层层薄薄的衣服。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能够欣赏到她那片领土上起伏的山峦、幽深的河谷、开阔的原野、深邃的涌泉……

  此刻,我的神智开始了遥远的旅行,是在她的那片富饶而肥美的领土上,是在她领土的那一处处动人的风景处。那是一片处处风景,景景醉人的疆域。我迷恋着,我陶醉着,任闲情芜蔓,泪眼潸然。

  我真正地在流星──这片美丽的领土上旅行是开始于几年前,那还是在异国的土地上,在慕尼黑的一处我租来的民宅里。

  那是一处极普通的住宅,那是一处只有我一个人居住的住宅,那间房子小得极其可怜,除了能够放下一张床和一张写字台外,剩下的地方也只有三四平方米。它只能安放下我们的身体和身体里所蕴藏着的极大热情。也就是在那样的一个小屋里,在那样的一张小床上,我开始了在她的那片领土上的第一次漫游。

  那是我们认识半年之后的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开始了相爱之后的经典转移,向对方的领土移动。

  我努力地抵制着我暴风雨般的疯狂,滋润地蚕食着她领土上的一处处绿色的植被,因循地搜寻着她领土上那一处处的矿藏……

  那是一片水晶般的领土,宁静而又安详。

  那是一片朝露般的领土,晶莹而又润滑。

  蜿蜒着的海岸线,勾画出了她领土的原始风貌,那舒展着的曲线,羞涩地述说着那片领土的神秘。那不规则的疆域,裸露着领土的妩媚,那一处处丘陵,蕴含着无限生机……

  我从来没有登临过这样的土地,我从来不曾俯瞰过这样的领土,我被她的瑰丽和神秘吸引着,我被她的洁白和纯净感染着,我被她的奇特和迷幻震撼着。

  一股巨大的能量向我的身体涌来,我已经再也无法抵制自己的激情,我想马上浸润那片土地。我寻找着登陆的地方,我终于用我的双手,轻轻地托举起那两座晶莹的处女峰,我将整个身体向处女峰倾斜。我像是缭绕在处女峰之巅的一片白云,不时地丈量着它的高度。两座处女峰仿佛还没有完成她原本的挺拔,因为我的光顾,还不时地增加着她的高度,两座山峰之间形成了深深的沟谷。

  我不时地在山峰与沟谷之间翻腾与汹涌,我的眼睛渐渐地模糊起来,模糊成了云雾,模糊成了沧海。那两处晶莹之处,时而模糊成了山峰,时而又模糊成了岛屿。

  我任凭激情汹涌,游思放纵,不时地盘踞在山的顶峰,又不时地冲下谷底,口享肥美,颊暖心田。任暖流在心底畅然,任欲望在沃野潜行……

  我将燥热的情绪播洒在那片土地上,我不断地感受着那片土地与我同样地燥热,那土地起伏着,摇摆着……

  我开始在那片领土上移动,我终于寻找到了那处更幽深的峡谷。峡谷深处仿佛有一股清澈的溪流正缓慢地流动着,正滋润着两岸平坦的土地……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那样地渴望那片土地,我是那样地需要那片土地,我是那样强烈而急不可待地想走进那片土地,依偎在她的领土,感受那峡谷幽深的激情……那片领土仿佛变成了大海中的一只航船,起伏着,颠簸着,左右摇摆着,我疾行的灵魂终于登上了那条航船……

  我逍遥缥缈,我心绪昂然,我缱绻欲仙,我醉生梦死。

  我第一次完成了在那片土地上的旅行。

  流星向我开放了她所有的领土,我将我全部的爱,播洒在了那片最纯美的土地上……

  自从那天晚上起,我就更加眷恋着她的那片领土。她回国前,我几乎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那片领土的神圣。正是那片领土给了我太多的畅想,给了我太多的激情,给了我太多的慰藉。我需要她,不仅仅需要她的爱,我同样需要她领土美丽的热度,需要她涌泉般甘美的滋润,需要她在我的身上柔情地纠缠……

  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个人远在他乡的孤独,每当我遇到困惑,每当我感觉到无助时,我都想与她尽情地缠绵在一起,任肌肤温暖,任灵魂感叹……

  16

  流星出院的那天晚上,我是在流星的家里度过的。我又一次踏上了她的神圣领土,我弥漫在那幽暗的灯光里,爬行于我钟情的土地上。我在那片沃野上匍匐前行,疯狂地亦步亦趋地亲吻和虔诚地叩拜着,我不时地精心呵护着那依旧原始般的生态,那片土地仿佛还是那样地脆弱。那里毕竟曾经面对过血腥的利器。

  我发现她的眸子里已经满含着泪水。我不知道那是幸福的涟漪,还是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底掀起的波澜?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终于告诉我,她感觉到孤独,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我坐了起来,半靠在床头上,将她轻轻地揽在了怀里,我倾情于她的脸上,她当然明白那是我苦闷的心绪在她那里找到了停泊的驿站。我突然感觉到几分凄凉。我仿佛又一次置身于异国的土地上,仿佛又走进了我们第一次做爱时的那个长不及丈的小屋。只有我们两个人身体的相互偎依,两个人的相互温暖,慰藉着两颗远在天涯的心灵。

  我不知道此刻我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感觉,是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是因为眼下的无助?抑或是已经感觉到将要面临的挑战?

  流星终于又一次道出了她隐隐的担忧,她说她很可能会失去现在的工作。其实,十几天前,我就有了心理准备,可她这样认真的样子,还是让我感觉到了寒冷,我的骨子里似乎极力地排斥着这样的想法,我不相信那一天真的会到来。

  流星哭着告诉我,她希望我尽快地找到工作。

  我理解她,那是因为我对她的了解。尽管,我并不知悉她的身世和她家庭的全部背景。我相信她确实和我一样对她自己的身世并不知晓。可是我却知道她在这座城市里,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依靠。除了这套房子,她几乎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可是,眼下我又怎样让她依靠呢?

  我不可能躺在爸爸的怀里,我无法再蚕食他的余热,他早已透支的心灵,已经无法安置我偌大的身躯。我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一种男人的担当,一种男人应该有的担当,掩饰着我内心的感受,我挥洒尽自己的泪水,告诉流星不要哭,我想起了在异国土地上,流星对我说过的那句话:我们的泪水只能是我们相互牵挂的旗语,只能是我们相互思念的呼号,除此之外,它绝没有任何理由流淌。流星抬头看了看我,含着眼泪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吻。

  她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却无法感染我。因为我知道那淡淡的一笑并非心生。

  我更理解流星的孤独。

  当流星决定回国的时候,她的理由是那样的充分,那理由根本就不容我再将她留在异国的土地上,留在我的身边。

  流星几乎就没有过对她爸爸的完整记忆。对她妈妈的记忆,其实就是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记忆,她妈直到临死之前,都是住在精神病院里。而那时流星才仅仅只有几岁。

  她选择回国,就是想能够在回国之后,找到一份收入较好的工作,守护在姨妈身边,哪怕是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守护着她,以报答她对自己的付出。

  尽管流星几乎没有与妈妈生活在这个小屋的太多的记忆,可每当走进这个小屋时,她都会感觉到凄凉,她已经意识到,那个她企盼的身影,永远也不会再走进这个小屋,那成了她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这是流星告诉过我的。

  流星是不幸的,同时又是幸运的。她的外公外婆早就不在人世了,唯一的姨妈,像母亲一样陪伴着她长大,而且还送她走出国门。流星至今也不知道姨妈是不是因为坚守着什么的缘故,始终没有结婚。她走出国门的所有花费都是姨妈支付的。姨妈在流星回国一年后,离开中国,去了美国。她终于第一次走进了婚姻,走进了对她心仪已久的一个中国男人的怀抱,那是她的一个大学同学,他早就事业有成,但已离婚日久。

  在机场告别时,流星又一次问起过她妈妈的事,姨妈依然什么也没有说。那时,流星仿佛还是从姨妈的眼神中,意识到了在妈妈的身上,仿佛隐藏着什么秘密,一个姨妈不愿意说出的秘密。

  流星对姨妈的感激之情我是感觉得到的。她没有理由再将姨妈留在身边。尽管姨妈比流星的妈妈小十多岁,但她毕竟单身多年,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我理解流星,我理解她盼望着我回国,盼望着我回到她身边的那种心情。我没有想到,就在我们将要如愿以偿的刹那,竟然会出现这么多的变故。

  我感叹人生的无常,我蹉跎生活的无奈。

  这些天来,我没有将流星出院的事告诉爸爸,我以为他可以接受我在医院里照顾着流星,却无法接受我在她家里与她同居。就算是全天下就剩下我一个人婚前不与女朋友同居,在我爸爸看来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不会容我那样做。为了这样的原因,我必须天天都生活在自己制造的谎言里,挑战着爸爸的迂腐。这也成了我另一种精神负担,我必须时刻防止事情的败露。

  我希望坦坦荡荡,磊磊落落,我希望简简单单,轻轻爽爽。我更希望能够像与流星在一起那样,毫无顾忌地裸露着,裸露着心灵,裸露着美丽,也裸露着欲望……可是,我开始感觉到,生活真的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