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花枝乱颤少鸿法国中尉的女人约翰·福尔斯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六道虎啸神州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血色救赎 > 第七章

  24

  我从流星的工资卡上取走了她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六千多元钱。因为住院,下个月她将没有奖金收入了。就算是她不离开这个单位,在她身体没有康复上班之前,她是不会有奖金收入的。她是与报社签订合同的记者,并不是事业单位的固定编制。她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六百元钱,其余的收入均以奖金的形式支付。而每个月的奖金,是工资的几倍。那是她辛苦工作的酬劳。而让她感觉到有压力的原因,就是如果一旦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正常工作,她就将失去大笔的收入。而这大笔的收入是她,甚至是我在短期内的重要生活来源。

  关于这一点,我的心里比她还清楚。我的心仿佛是被洪水包围着的孤岛,孤独而又有几分茫然。这是我在国外读书,甚至已经决定回国的那一刻,所不曾有过的。

  这些天来,我始终都在盼望着我抛出去的媚眼,会得到那些招聘单位多情的眷顾。可是始终没有一个单位向我发出哪怕是并非盛情的邀请,这如同吱吱呀呀的车轮无情地辗轧着我的自尊,让我吞咽着出师不利的苦涩。

  我没有把这种感觉告诉流星,我主动走出了家门,茫然地走在人烟密布的大街上,却像是一片荒芜中漫步。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之中,渐渐地向那天主动打电话给我的那家公司靠拢。当我走进那家公司的大门并说明了我的来意之后,我被请进了那家公司的人事部。接待我的那个人想必就是那天主动打电话给我的人事部部长袁一鸣,我并没有记住她的名字。她只是与我寒暄了一番之后,就把我带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同样是一个女人,一眼看去,就知道她曾经是一个美人坯子,年龄应该在三十五岁左右。这是我下意识地感觉出的她的实际年龄。她有着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姣好的面容。看上去十分得体,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魅力。

  我坐在了她的对面,与她只有一张老板台相隔,像是楚河汉界。

  她叫李诺,她主动向我介绍起她是怎样干起这一行的。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但这却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缓解了我内心的紧张。她向我不时地发问着,询问着我想谋求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对收入的期望值怎样等等。我一一回答着她的提问。我同样需要了解这家公司,我需要知道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公司的规模怎样?发展前景如何?当我们的谈话结束时,我明白了这是一家做服装出口生意的私营企业。主要业务是拿到国外的订单之后,在厂内或者寻找厂家组织加工。

  我明确地告诉李诺,我不太适合做这样的业务。

  她说她会考虑让我在办公室工作,先做做文案,再跑跑外交,不是那种寻求订单的外交,然后根据我的发展前景再做考虑。

  尽管她是我的幸运,我依然没有答应李诺为我的安排。我并没有想得多么复杂,只是觉得这份工作与我所学依然距离遥远。我希望李诺允许我考虑一下再做定夺。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还是一直惦记着我向那家银行抛去的橄榄枝。尽管他们对我没有一点儿爱恋的表示,我还是下意识地想主动出击一下。我并没有拨通他们留给我的电话,如果那样,我可能连与他们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一定会直接拒绝我的造访。

  还是这天下午的晚些时候,我走进了那家银行的办公大楼,保安将我拦在了大厅里,不管我怎样解释,他都拒我于大门之外。就在我准备离开那里的时候,一束灼热的目光聚集在了我的脸上。我已经发现了他对我的格外关注,我的目光也同样在他的脸上驻足。我们终于彼此认出了对方。那是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名叫高波。

  高波并没有出国,在国内读完大学之后,就在这家银行工作,已经有几年了。不久前才从柜台调到了机关工作,他对这家银行的情况是很熟悉的。我说明了来意,二十多分钟后,他带着我去了银行人事部。正巧,那天在招聘现场与我面谈的那个人正在办公室里。原来他就是人事部部长陈大兴。

  见到我时,他显得有几分不自在,我并不知道是何缘故。

  我表现出了自己的虔诚,尽可能地打消着他对我冒昧造访的不快之情。显然是因为高波出现在他面前的缘故,他对我还是表现出了热情。但他的热情还是让我感觉到有些奇怪,他把我和高波请进了一个空闲房间,坐下之后,才慢慢地道出了我不曾想到的秘密。

  原来,他们银行根本就没有招聘新人的计划。而招聘的主办者,为了显示招聘工作的红火,为了显示就业形势并不是像媒体报道的那样紧张,曾多次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到现场去为招聘工作装潢门面。而他们不得已前去秀场,仅仅是秀场而已,收到的几百份简历,被带回办公室后,就尘封在办公室的一角,再也没有人愿意多看它一眼。

  我明白了。我很快就走出了那家银行,我的脸已经涨得绯红,我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那一刻,我想哭,我想哭出声来。

  25

  这些天来,我不断地行走于那些可能给我带来一丝就业机会的单位之间,每一次的无功而返,都会在我的心里长出一轮厚厚的老茧。我已经再也没有将一次次的心理感受告诉流星的兴趣,也没有了那样的勇气。写在我脸上的痛苦,还是会不时地向她传达着我内心的愁怨。她并没有指责我什么,只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般。我知道这是她不想增加我内心的重负。

  眼看着她手中的积蓄像燃烧的蜡烛一样渐渐地降低着它的高度,我的内心却渐渐地加大着愁云的密度

  那天下午,当我回到家时,我发现流星不在家里。这是她出院之后,第一次走出家门,她去了哪里?她会去哪里?我拨通了她的手机,手机不停地响着,可就是没有人接听。我越发着急起来,我在手机的重复键上不断地发泄着我的怨气,手机铃声不断地响着。不管我怎样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依然让我心火中烧,烟柳断肠。

  我不断地徘徊在小屋的中央,静静地等待着她的消息。

  已是傍晚时分,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打来的。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她正在附近的一家茶馆里会一位朋友,马上就会回家。尽管她说的是那样地轻松,我还是放心不下她的身体,我放下电话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那家茶馆。走进那家茶馆的门口时,我就远远地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流星,流星的身边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们还在专心致志地谈着什么。我朝流星的方向走去,还没有走到她的身边,她就发现了我。她并没有与我打招呼,却像没有见到我那般。我停住了脚步,静静地站在离她不远处等着他们结束谈话那一刻。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人才离开,他仿佛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陪着流星回到了家里。流星的脸上有些不快,她仿佛是不满意我出现在茶馆里。我试探着问她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不向我介绍一下他的身份?

  流星更加不快,“我已经在电话中告诉过你,我是与一个朋友会面,你好像是对我不放心?”

  我完全被误解了,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不放心她的身体才去找她的。是因为她不主动向我介绍那个陌生人,我才有了一探究竟的动机,这却让流星感觉到谬之千里。我悉心地解释着,她始终也没有告诉我与她会面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她告诉我,希望我给她一点儿空间。这让我一下子茫然了,自从我们相爱之后,这是她第一次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竟然向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顿时生发出了几分闲愁。

  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心里却郁郁寡欢。流星已经感觉到我的无言照会,她不时地设法调节着我们的心理气氛。也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不希望我知道,我也在不时地调试着我自己的心理波段,让自己与她相得益彰,咸淡相宜。

  她告诉我,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去单位上班的想法。我断然拒绝着,不是为了别的,还是为了她的身体。她不置可否,我却没有拒绝她强有力的理由。有的仅仅就是对她的爱,对她发自内心的呵护。

  吃过晚饭之后,我们提起了关于我寻找工作的事情。尽管我还是不想将这些天的感受如实地告诉她,她仿佛早就深谙其中的艰难。作为记者,她毕竟比我更了解就业形势。她试探着说出了她自己的想法,那是这些天来,她一直就在考虑的问题。她告诉我,她想再去见一见经济研究所所长张一宁,为我再寻那份工作。我分明感觉出她在与我讨论这件事时,还在顾及着我的感受。可我还是感觉到了难为情,我很难接受那样做,很难接受那样屈尊,那似乎等同于割让我的领土,割让我的尊严,那也不是她的性格。那会让她感觉到心灵的委屈,我知道她仅仅是为了我,完全是为了我。

  我还是断然拒绝着。

  依我对流星的了解,她不会强迫我怎样做,她不是一个在大男人面前一定要表现出强悍的那种女孩儿,她更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这和她在工作中的表现全然不同。这让我享受着她作为一个女人的柔美,享受着她作为我的知心爱人的真诚与惬意。可是她的提议,仅仅是她的提议,却像一阵风一样在我的心里朗然掠过,我更感觉到我必须从速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位置,担当起属于一个男人的担当。

  夜色早已经将整个城市淹没,也将我们的心境淹没在了黑暗里。流星渐渐地睡去。我却依然清醒着,脑海里不时地出现着这几天来所经历的情景,我茫然着,像是行走在迷雾里一样茫然。那一刻,能见度似乎只有几米。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出现了辛弃疾一首词中的那句话“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尽管我并非华发苍颜,尽管我仅仅是开始,可此刻我还是难以走出我毅然决然归来时的无奈。

  我为什么要出国留学?我为什么当初不能像高波那样在国内读书,寻求发展?此刻,我又应该怎样解读自己呢?

  26

  那天在银行办公大楼门口与高波分手的时候,或许我让高波洞察了我的心理。我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困惑迅速地放大着,也将我已经回到故乡的消息迅速放大开来。

  几天以后,我意外地接到了高波的电话。他告诉我当天晚上让我去一家饭店坐一坐,由他做东。他当时并没有告诉我还有什么人参加,我答应前往。我当然知道那样做对我这样一个在国外游荡良久的学子来说,是大有益处的。

  当我赶到那里时,高波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了。出乎我的预料的是赴约的还有七八个我的高中同学。其中还有四个女同学。那一刻,仿佛回到了我们的青葱年代。怦怦的心跳,撞击着每一个人的胸膛,我们仿佛都同样产生了一种冲动,一种久违了的冲动。站在最前边的一个女同学主动地拥抱住了我。那是在学生时代我们连想都不曾想过的事情。我一下子想起了她的名字——辛然。她是当时我们班级不少男生心中的偶像。接下来,我们一一拥抱着,不分先后,不分男女。那一刻,我似乎也感觉到握手已经不能够表达我们的兴奋之情,只有拥抱才能将真情全然释放。

  我在高中读书时的人缘还是不错的,我没有想到我的磁场效应,在我离开中国这么多年,在我与他们几乎没有什么联系的情况下,他们还能这样招之即来。我的内心对他们充满了感激,我对高波更是充满了感激。他仿佛更知道此刻我需要什么。我与这些同学们的相互拥抱,仿佛是对我心灵的抚摸。尽管他们不一定能帮我犀利起来,可至少在精神上让我有了礼拜的殿堂。

  高中读书时,我是校学生会主席,在同学们的眼里,我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我的未来一定会与他们不同。此刻,当我面对他们的时候,我仿佛有几分自卑,他们几乎都已经结婚且已生子,可我却还如此寒酸,竟然如同长亭古道,水复山重。

  我成了这次聚会的中心人物。因为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我一个海归,尽管现代的传播手段,让世界已经不再遥远,而海归的海外生活,尤其是我这样一个他们熟悉的海归的海外生活,还是让他们情有独钟。我只是漫不经心地应对着,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兴趣向他们讲述那过去的事情,更没有兴趣讲述那火热的生活。眼下的困扰怎么也无法从我的心里远离。当我知道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像我这样读研究生,又没有像我这样走出国门,而境遇却不像我这样尴尬时,我更没有了与他们侃侃而谈的勇气。

  高波适时地把握着场上的气氛,他始终都没有忘记这次聚会的主题,他终于说出了那天为什么会在银行的大门口与我相见的情景。我的工作问题便成了接下来最集中的话题。谁都坚信我的前景光明,谁却都无法让我那颗悬着的心安然落地。我既没有对他们抱有任何希望,也没有抱怨他们的主观故意。高波却郑重地告诉每一个人,要一起帮帮我。那一刻,我的眼睛有些潮湿,是因为感动?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自己的前景的飘忽不定?

  我不得而知。

  结束聚会时,我被大家簇拥着,簇拥着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酒吧,那里正霓虹闪烁,笙歌绕梁。一对对俊男靓女不时地在我的视线里游来晃去。风情万种,潇洒千般,还有那百般闲暇,在这里尽情地挥洒……

  我却一下子想到了流星,想到了流星一个人待在家里的孤冷。我却没有离开这里的理由。

  我根本分不清酒吧与歌舞厅有什么区别,我依旧被簇拥着走进了一个挺大的房间。我们在那里继续喝酒,开始有人轮番唱起歌来,那在我听来算是很专业的歌声,弥漫在我的激情里。来参加聚会的,还有那天我在招聘现场看到的那个开广告公司的同学,我们两个人坐到了一起,我主动问起了他公司的经营情况,他连声叹气,我有些不解。他告诉我,那天他也是去招聘现场作秀的,是想趁着这样的机会,为自己公司做一个免费广告。实际上,他的公司根本就不需要招聘什么员工,他有限的业务,只需要他自己打理就已经足够。

  我谢谢他在我面前的坦率。他让我又一次重新审视着我所面临的现实。

  辛然最先走到我的面前,邀请我跳舞,我淡淡地笑着向她摆了摆手。过了一会,她看到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又一次靠近我,我已经感觉到盛情难却,只好站起来。伴随着音乐声,我配合着她的步幅。我从来就没有跳过舞,是因为我在国外无暇顾及的缘故,而在国内时,我还只是一个高中的学生。

  辛然带着我曼舞,她的身体渐渐地向我的身体贴近,从开始的一拳之隔,到零距离接触,再到最后的越抱越紧。我明显地感觉到我的不自然,我的心里是那样的不自在,我有意识地将身子向后缩去,她却不停地向我靠近。我仿佛感觉到我成了周围目光的焦点,当我用眼睛的余光四处环顾时,我感觉到我周围的那些同学,全然如出一辙。我下意识地挺直了身子,接受着辛然的拥抱。这是我除了与流星之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与另外一个女孩儿接触。尽管我极力地抵制着心灵的出走,尽管是隔着一层衣服,可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我身体的变化,感觉到她怦怦的心跳……

  27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那天晚上,当我离开辛然的时候,我的心里便始终都有着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拼命地想将她从我的思维中驱赶出去。她却像魔鬼般纠缠着我。

  当我回到家时,流星已经睡着了,我不想惊动她。我悄然地躺在了她的身边,她终于发现倦鸟归巢。

  我像赎罪般地在流星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激情地回报我的热吻,我的罪恶感,让我一下子敏感起来,我下意识地以为流星从我的身上闻到了另一个女孩儿身上的异味。她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泪珠,这让我更加内疚,我想和她解释,我的一句“对不起”刚刚出口,她的手就已经捂住了我的嘴,我没有再说下去。

  她的脸有些扭曲,我一再追问,她只是回答我不舒服,并没有告诉我哪里有了麻烦。我却以为可能是因为她每个月一次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我穿过夜空,掠过她波澜起伏的一处处沃野,她渐渐地安然睡去。

  我躺在那里,却不时地出现着辛然的身姿。这是我一生第一次躺在流星的身边,脑子里却浮现出另一个女孩儿的形象。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有着一种负罪感,一种严重的负罪感,我仿佛像是犯下了什么罪行,仿佛无法面对流星。好在像是上帝在眷顾我,流星即便是没有睡着,也并没有正视我的双眼,不然,我很可能无法逃避她的追讨。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夜,是那样的漫长。

  第二天醒来时,我在流星的脸上又轻轻地吻了一下。这一吻,却让她发出了我不曾听到过的一声尖叫。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身子一下子冻结在了她的面前。我以为她真的发现了什么,我以为她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对我的不满。我下意识地追问着怎么了?

  她的脸上仿佛更加痛苦,我已经意识到是她的身体不适。她慢慢地告诉我,是她的腰不敢动了,是那种骨头错位的疼痛。她从来就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她曾经有过腰疼的毛病。我紧张极了,我想慢慢地扶起她,她努力地配合着我的动作,她终于慢慢地坐直了身子,但却不能自如地移动。我意识到必须马上送她去医院。

  我将她横着抱在了怀里,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那里像是自由市场一样嘈杂。我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四处乱蹿。我们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算是做完了检查。

  检查的结果是流星的第四第五腰椎一度滑脱。我紧张极了,我几乎比流星还痛苦。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来得这样突然。我急切地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有什么办法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她康复。我不忍心看到她这样痛苦的样子。哪怕是这种疾病在我的身上也好。那样我的心里也许会舒服一些。

  医生告诉我,可以保守治疗,吃药加理疗,再加上静养。如果再不好的话,可以考虑手术。

  当我回到家时,流星才告诉我,是因为头天晚上,她自己做饭时,正好发现煤气罐没气了,便打电话让人送来一罐,而半个小时之后,那个人将罐送来时,只是将煤气罐放在了门口。流星自己将罐试图提到厨房里,这一用劲,竟然让她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她知道不好,她腰的老毛病发作了。

  原来,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她曾经有过腰疼的毛病。每当病情发作时,她时常还会有一种腿麻的感觉。她不想让远在他乡的我为她有丝毫的担心。便从来就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而我回到故乡之后的这段时间里,她的这种毛病从来就没有发作过。

  这突如其来的不幸,让我的心情更加复杂起来。我一方面被流星的善解人意而感动着,一方面又为自己昨天不在她的身边而自责。为什么昨天?为什么是昨天我需要去参加聚会?为什么偏偏是昨天需要换煤气罐?

  我真觉得对不起流星。她为我付出了她的全部情感,当她需要我有所担当的时候,我却什么都做不到,相反却依然在荒原里徘徊,在戈壁上踱步。

  我把她安顿在床上后走出家门,一个多小时后,我买回来了一个频谱仪,是用来为她做理疗用的。这样就不用每天去医院了。我小心翼翼地帮助她翻过身子,露出她身后的那一片白,将频谱仪罩在那片晶莹之处。那一刻,她感觉到了温暖,一种当需要时有人陪伴的温暖,这是她在这一刻告诉我的。

  我的眼睛有些潮湿,是因为她的这些话,是因为透过她坦白的背景,我穿越了时空的隧道,回到了我没回国前抑或更悠长的时空,她一个人蹒跚行走时的孤苦的背景里。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欲望,一种不再顾忌她感受的欲望,我将一只手沿着那片白向下移动着,跃上了那两片凸起的山丘,在山丘上不停地徘徊着,徘徊了良久之后,又开始向那处沼泽地转移,我跋涉在那处沼泽里……

  频谱仪像是我的助手,束缚着她不能有丝毫的反抗,我在沼泽里不停地摸爬滚打,覆雨翻云。她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这是这些天来我不曾听到过的她开心的笑。笑的是那样地无忧,笑的是那样的惬意与自然。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这原本才是我们应该有的生活。

  28

  流星这一病,仿佛与她上一次遭受劫难同样让我感觉到难为情,她刚刚摆脱生命之虞,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这让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我必须一步不离地守候在她的身边,必须精心地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取代的。另一方面,寻找工作这样的念头时时都在折磨着我,我必须在短时间内找到工作,而且要有一份差不多的收入。

  自从回到故乡之后,我几乎就没有与爸爸见上几面。妈妈的离去,加上已经无家可归,一直煎熬着爸爸那颗苍老的心,我却无法陪伴在他的身边。我只有和他一样静静地期盼着开发商早一点儿将那处小区建成,从而早日回迁,让生活早日安宁下来。我不时地打电话给爸爸,问一问情况。相反爸爸却每一次都叮嘱我好好照顾流星,叮嘱我早日找一份工作,也好有一份收入。这无形之中增加着我的精神压力。我已近而立之年,早就应该担当起对爸爸的牵挂,却让他不时地牵挂着我,每当想到这些,我心里都越发感觉到不安。

  我这个远处飞来的林间雀,却无法找到让自己安心觅食的沃野。西窗明月,梦里瓜葛,是不是与流星的相遇,铸就了今天的相思错?

  我瞬间生发出这样的想法。却不敢在流星面前启齿。

  我足足一个多星期没有真正地走出过家门。流星的病情已经趋于好转。她已经可以长时间地坐在床上,上网浏览她信箱里的内容。这仿佛拨亮了昏暗中我心底风烛的昏黄。

  我真没有想到高波还真拿我当回事,一个多星期没有见面,他却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他约我单独出去见见面,我当然知道他是牵挂着我的工作。这已经让我感动有加。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感动于高波还能把我留在他的心里,更感动于他还留下了一份人间真情。

  流星的一个女朋友来家里看她,像是有什么悄悄话要说,又像是不希望让我听到。我便找到了托辞,决定离家出走一会儿。

  我见到高波时,高波只是简单地和我说了几句什么,就带着我去了三湾路的一座大楼。

  大楼是这家公司租下来的,其中的一层做办公场所,其余几层都是生产车间。高波直接带着我去了位于五楼的经理办公室。经理姓成,我称他成老板,他知道我们要来,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

  这也是一家生产服装的公司,也是根据订单生产出口产品,也做一些来料加工业务。高波早就将我的情况介绍给了对方,对方直接为我安排了工作。成老板告诉我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我们没有在那里逗留得太久,在看过生产车间之后,我们就走出了那家公司。高波将对方为什么会这样痛快地接纳我的原因告诉了我。原来,这家公司在高波工作的银行里有三百多万元的贷款。而这家公司正是高波的客户,成老板正是基于这一点,才这样痛快地给了我面子,应该说是给了高波面子。此刻,我仿佛像是被一个人口贩子卖给了买主。区别只是我知道他们是怎样将我交易出去的,而贩卖人xx交易中的被贩卖者,只是全然不知。我还是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久久地无法从我的思维里抹去。

  当我回到家时,流星的女朋友已经走了。我并没有窥视女孩儿秘密的心理,可我还是想知道流星的这位女朋友神秘兮兮的样子的背后,究竟掩藏些什么。

  我试探着问道:“是不是单位又有什么新闻?”

  流星瞥了我一眼。这是向我发出的红色信号,我立即踩了刹车。

  我知道流星已经可以下床自己照顾自己。我慢慢地将我找到工作的事告诉了她。我并没有告诉他是高波在帮忙。更没有告诉他高波与成老板之间的不成文的交易。这时,流星才告诉我,那个女朋友是她找来帮我寻找工作的。流星之所以不愿意直接告诉我,是因为怕我的心理上受到伤害,是怕我觉得一个从国外归来的硕士研究生,找一份工作竟然会如此艰难,她怕我心理上会受到太多的伤害,加剧我的自卑。因为我已经遭遇过经济研究所的拒绝。

  此刻,我的眼睛有些潮湿,我险些对流星产生误会,其实,她用心良苦,她不仅在意我的工作,还在意我在跋涉过程中的心理感受。这时,我才知道我在流星的眼里全然成了一个桃花源中人。其实,我仅仅是比她在国外多呆了几年,也没有多读多少书,而我却堕落了,堕落成了被人耻笑的故纸废屑,我仿佛成了流星亏月,旧冰积雪。

  我有些哑然,我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高波的好心,并没有给我带来无限的快乐。我背对着流星的方向忙碌起来,眼睛始终有些潮湿。

  流星悄悄地走到了我的背后,轻轻地伸出双臂抱住了我。她的脸贴在了我的后背上。我的心被她的亲昵融化着,我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不再忙碌什么,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慰藉,感受着我心灵深处需要的那份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