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别克美人莫辰丑奴儿齐晏大内密探柠檬妻安琪我的魔主大人纳兰佩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血色救赎 > 第九章

  33

  几天之后,我一大早就走进了生产车间,到那里不久,我就看到了工人们的情绪仿佛有些不对头,不少人都在三个一堆,五个一群地交头接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我想走近他们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成老板打来的。

  几分钟后,我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此刻,我自然地揭开了工人们交头接耳的谜底。原来是公司马上就要搬家。是因为公司与房东签订的租房合同已经到期。就在新的合同签订之前,房东提出了提高租金的要求。

  成老板不停地抱怨着,我只能静静地听着。他像是很有想法,又像是幸运地找到了我这样一个发泄对象。我坐在了他办公桌的外侧,继续听着他的讲述。原来,这几个月来,市里几条主要街道两侧的建筑进行了大量的拆迁。有的甚至是一次拆迁就牵涉到九千多搬迁户。甚至已经有三四百年历史的老商业街的一些房子也被拆掉了,那些房子几年前还做过修旧如旧的保护,而如今再也没有人提及将它们作为老街保护这一说。大量的房子被拆掉,迅速地拉动了房价的上升。仅仅是几个月时间,房价已经涨得惊人。房价上涨,必然拉动租房价格的上涨。而租房价格涨幅太高,必然会加大生产环节和商业经营的成本。

  成老板似乎把我当成了行家,此刻,我才反应了过来,他当然知道我是学经济学的。他越说越来情绪:“像我们这样的企业,本来就是微利经营,加上金融危机,订单明显减少,已经很难维持。租房成本的加大,会将我们那点儿营利全部吃掉。所以我们必须搬离这里。”

  我终于听明白了。他们已经不可能在这里待下去。

  他们决定搬到离这里一百八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去,那里的房租只是现在这里还没有涨价的房租的一半,即便加上新增加的运输成本,也比在这里划算。

  我对成老板表示理解,可是我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此刻,我想得最多的还是我自己,我极其自私地想到了我自己。我知道我刚刚得到的这份我虽然并不满意的工作,将瞬间失去。这是我将要面对的现实。我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成老板当然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对公司的未来已经做好了安排,而我却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他已经不再空发议论,而是直接说到了关于我的话题,“高波已经知道了我的情况,他很够朋友,他首先想到了你。这段时间内,你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听说你还是一个人,我想你还是跟着我去新的地方。你可以一个星期回来一趟。如果你将来有了更好的就业岗位,我不会勉强你留在我那里。我找你来,就是想把这件事与你说明白。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

  成老板的这番话,顿时改变了我开始刚来这里时对他的印象。他仿佛还是很近人情的。当然这是因为高波存在的缘故,即便这样,也已经不容易了。我对成老板还是充满感激的,至少仅仅是在这么短暂的时间,我还是得到了他的认可。这自然会增加我的信心。可是我却用不着更多地去考虑这样的一个根本就不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不可能跟着他去新的地方,原因是极其简单的。我不可能离开流星,即便眼下是这样困难,是为了生存而忙碌,我也不能那样做。我是因为流星而来,眼下流星又那样百无聊赖,我怎么可能远走他乡呢?尽管他乡并不遥远。

  我在第一时间内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流星。流星认可了我的选择。她本来就不满意我对成老板服装公司的选择,即便是暂时的选择,她都不大愿意接受。此刻,正好顺理成章地满足了她的心理需求。

  这些天来,我又开始奔波于各种招聘会现场,招聘会举办的频率似乎多了起来,报纸上的招聘广告似乎也多了起来,可是那依旧大多是针对农民工的,即便有的是针对像我这样的人,我也不是在他们的招聘范围之内。因为我认为我可以接受的那些岗位,大多提出了我所不具备的条件,那就是大学毕业之后有两到三年的工作经历,而仅就这一点而言,我似乎还属于牙牙学语。

  那天,流星在报纸上看到了好大的一条招聘公务员的广告,她问我想不想去试试,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问题是我根本就不具备报考资格。必须有在基层工作三年以上这一条,仅仅就这一条,就会把我无情地挡在门外。”

  流星告诉我,她想办法找人说一说,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既没有问她如何通融,也没有阻止她那样做,因为那是我可以接受的,因为那只是想办法给我找到一个让我前去试一试的机会,至于能否考上,还需要看我的实力。我对流星这种近乎天真的想法,并不抱什么希望,可她还是怀抱一丝梦想。第二天,我与她同时走出了家门。我直奔服装公司而去。我需要给成老板一个最彻底的交代。

  34

  高波既然能够与成老板又一次谈到我的事,就应该主动地打电话给我才对。可是他却并没有找我,就连打一个电话这样举手之劳的事他都没有做。我胡思乱想着,我想到了他可能是在回避着那天晚上看电影那件事。不管他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令他不好理直气壮地面对我。在他看来,一定不是那样的磊落。这是我的猜测。

  那天临近中午时,我拨通了他的手机,

  我已经不再需要按部就班地坐在公司里,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与高波在他单位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见面了。见到他时,我可以体会到我面部表情的扭曲。可我还是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们只是随便地要了一点儿饭菜,两个人只要了两瓶啤酒。我们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是我主动地提到了看电影的话题。我直言不讳:“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什么意思?”

  高波并没有直接作答,他像是根本就不关心这样的话题。我重复着,我的一本正经,终于激发出了他的话语权:“你并没有告诉我,你正在恋爱。”

  “我没有义务向别人汇报我爱与没爱。我爱谁与不爱谁,这是我自己的事。”我知道我的这些话不是太近人情。

  “我没做错什么。你可能根本就没有给辛然机会听她说点儿什么。我想告诉你,从读高中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暗恋着你,爱得很苦,这年头这种事几乎是天方夜谭。可这件事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的身边。当你回到秦州,我知道你并没有结婚时,我在第一时间内就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她。她很可能几夜都没有睡安稳。这是我可以想象得到的。”

  我相信高波的这些话都是真实的,我从他说话的态度中感觉到了,我也从与辛然的接触中感觉到了。只是我确实没有给辛然一个表白的机会。那天看电影时,我就明白了,高波是在扮演着红娘的角色。高波并没有错,是我没有告诉他,我正在爱着,还爱得那样深沉,爱得那样难舍难分。我之所以对高波心有不满,是因为他应该在此之前将他的用意如实地告诉我。那样,就不会让我陷入尴尬的境地。

  我早就知道我一米八五的个头,和一张四四方方的脸,是一些女孩子们心仪的形象。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有人把我当成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到了国外,更是如此,我甚至是一些外国女孩儿心仪的目标。可那不是我的错呀,我的长相并没有违法。辛然对我的暗恋也不是什么错误。爱一个人那是一个人的权利。而高波又有什么错呢?他的错误就在于剥夺了我的知情权。

  此刻,我再过多地指责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我也没有这样的理由。我不能去蹂躏一个无辜,我也没有让高波释怀的义务。他的行为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他与辛然始终都保持着联系,甚至是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我们放下碗筷,平静地面对着。他开始向我讲述起了辛然的故事。

  其实,辛然是结过婚的,那是她在知道了我不再回国的消息之后,与一个叫陈东的男孩儿恋爱结婚的。用辛然曾经告诉高波的话说,他们之间几年前的分手,那是注定的,是在他们相识之后就注定了的。那不是那个男孩儿的错,而是辛然的原因,因为辛然的心里始终就没有放下过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显然就是她一直暗恋着的我。

  两年前,他们就分手了,分手之后,辛然就没有再爱过。这是辛然告诉高波的。

  我打断了他的话,“即便是我没有告诉你我的情况,辛然也应该告诉你,因为她已经知道我已经有了女朋友。请你转告她,我谢谢她对我如此好感,可是这来得太迟,真的已经太迟了。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一个我非常爱着的女朋友。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这位女朋友的存在,如今我很可能还会漂在国外。我是因为她才回到故土的,真的,这是我最真实的感觉。”

  我将我与流星的关系告诉了他。我已经有些激动,这是我回到故乡之后,除了与流星交流之外,在与别人交流的过程中第一次这样激动。我告诉他,“我回到故乡后,依然有着一种似曾漂泊的感觉,我仿佛已经不再被社会所接受。我仿佛已经不能被这个社会所容纳。”我停顿了一下,为的是让我的情绪平静一些,为的是不让我眼角的泪水涌出,从而让高波目睹我的脆弱。我又接着说,“高波,眼下我最需要的不是谈情说爱的问题,而是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容纳我的地方,找到一个能够安放我青春的去处,尽管青春已逝。这是我生存的基础。”

  我再也说不下去了。

  高波像是被我感染了,过了良久,他才慢慢地说道:“你的故事让我感动,对不起,算是我的唐突。接下来的事情你还是自己处理吧。”

  我们走出了饭店。

  35

  一种挫折感开始折磨着我,这已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自从去经济研究所工作的希望破灭后,那种挫折感就已经产生。我只是不想让那种感觉无限地放大而已,尤其是不想让它像地震波那样波及到流星的心灵,让她执著与坚韧的心理殿堂轰然倒塌。

  在高波面前,我是第一次将这种感觉扩展开来,不是因为辛然的缘故,是因为我已经压抑良久,终于在高波那里邂逅了诱发的理由。实际上,高波一直就在帮助我,包括在我与辛然关系上的良苦用心。这一点,我是清楚的。

  其实,流星也早就有了一种挫折感。她只是从来就没有像我这样用轮廓清晰的词汇描述其真实的心理。

  当我回到家时,我从流星的脸上又一次读出了她心中的沉重。晚饭之后,流星渐渐地将白天的经历描画了出来。

  流星并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她主动地走进了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林的办公室。我听着像是天方夜谭,这在我看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因为这是在中国。在中国,一个普通百姓能够直接面对这样一座城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实属不易。我几乎不大相信流星会拥有这样的权利。

  流星与李林打过多次交道,那都是因为工作上的往来,流星对这位官员留下了良好的印象。那是缘于最初的接触。流星本来并不分管公安这个行业的新闻报道工作。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正赶上了分管的记者处在哺乳期。在一次公安局组织的打击黑赌毒的战役中,流星参与了一次夜间行动的报道。也就是在这次行动中,他们认识了。在后来的阶段性成果的新闻发布会上,流星最犀利的发问,给李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后来宴请记者的宴会上,李林记住了流星的名字。

  后来,有一件事最让流星难忘。那是秀水街动迁纠纷的事发生之后,那是在动迁户还没有晚间被强行赶出家园的那一刻,发生的一件同样骇人听闻的事情。

  当时秀水街那块动迁地块已经被开发商断了电断了水,可是仍然有几十户人家在黑暗中蜷缩在那里,而且白天必须走出很远的地方将饮用水提回来。他们茫然地期待着解决问题的契机的出现,茫然地等待着有人会过问这件事情。开发商早就在寻找着那几十户人家当中的出头鸟,他们认准了那个叫费天鸣的人是这些刁民们的中流砥柱。于是,就在之后不久,问题便发生了。

  那天下午四点多钟,流星正在办公室里参加报社每天一次的新闻例会,她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声音有些熟悉而又陌生。当那个人焦急地自我介绍之后,流星很快就明白了,他就是曾经向流星反映过情况的那个叫费天鸣的“刁民”。

  流星立即走出了会场,他告诉流星他正在振兴广场开车时,被一辆沙漠风暴追杀,几次险些被那辆车挤下悬崖。费天鸣是一边开车一边给流星打电话的。流星意识到了那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广场,不仅仅人员稀少,车辆也很少。那是一处市民休闲广场,只是晚上去那里游玩的市民较多。流星瞬间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她问明情况,又问明他车的行驶方向。流星迅速地做出了决断,她告诉费天鸣马上将车向市公安局大院开去。她迅速地挂断了电话。

  流星在第一时间里便想到了李林副局长,她同样焦急地将电话打了出去,仅仅是几秒钟之后,李林就接通了电话。流星在最短的时间内便将情况向李林做了汇报。她还告诉李林,她已经让费天鸣将车开往市公安局大院。

  李林正好在市政府开会,他当即通过电话向公安局做出部署,将一整队的防爆警察,部署在公安局大院的内外。

  流星又将情况通知了费天鸣,而费天鸣离开广场之后,将车开向了仙山路,走进那条濒临山崖的旅游线路时,又有两辆车早就等在那里。他拼命地疯狂地逃脱着,当他惊恐地将车开进公安局大院时,最开始的那辆沙漠风暴居然也嚣张地跟着开了进去。车上的两个人被公安局的警察带走了,后来听说又放了。据说那两个人不承认是在追杀费,而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苦于没有证据,公安局无法证明他们有主观故意。流星并没有再过问下去,那不是她的权力所及的范围。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记者,她能够救了费天鸣一命,已经很知足了。

  那件事发生以后,流星与李林彼此之间的印象更加深刻。当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便想到了他。

  我能理解流星的心情,她内心的挫折感已经不亚于我,不是因为去找过李林,而是因为我回国后不久,就已经开始了。他同样不希望在我面前放大这种感觉。我能理解李林拒绝的理由。挽救了费天鸣的生命,那是他的责任,那更是一名公安人员的天职。而流星为了我的事去找他,那显然是属于另一个范畴,是有些强人所难。

  听流星述说着这样的故事,我的心里更加不快,不仅仅是因为我依然会风雨飘摇,还因为我已经逼迫着流星四处出击,茫然碰壁。我的心里越发多出了几分沉重。我又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多么需要在茫然中铸就光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