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十三个谜乔治·西姆农女按摩师日记李明诚(来小静口述)61×57王文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血色救赎 > 第十四章

  52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流星回到秦州的消息,竟然是余大勇告诉我的。那是余大勇为了找到流星而焦急地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流星已经于两天前就回到了秦州。她回到秦州后不仅没有来医院见我,竟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当我从余大勇的电话中知道了此事的时候,我有些不能够容忍流星对我的无视了。

  她凭什么,凭什么,对我如此这般?

  是不是我看错了流星?是不是仅有两情相悦还远远不够?是不是彼此还需要穿越幽深的心灵隧道?而我们之间还没有那种真正的穿越和超脱?

  眼下的事实,再也无法让我一味地风花雪月,我胡思乱想着。就在余大勇挂断电话后不久,我就急切地又将电话打了过去。因为我还是不太方便离开医院,便只好把余大勇约到医院里见面。

  余大勇很快来到了医院,是因为我之前曾经向他了解过流星的去处,是他无意识地泄露了流星并非是他派往外地出差的天机。此前,又是他将流星回到秦州,而不为我所知的秘密无意间暴露了出来。他显然不想让我与流星之间的关系出现任何问题,即便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他也不希望他掺和其中。

  我没有对余大勇不满意的理由。余大勇本来就是无辜的。可是我还是让余大勇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愠怒。也许是因为余大勇有准备的缘故,也许他确实远比我要有修养,他始终保持着同一种态度──若无其事。

  我们走到了那天晚上我与辛然一起呆过的走廊一头的阳台上,面对面开始了我们之间的谈话。他给我带来的消息,要远比我想象的更加糟糕。

  原来流星确实是去了海南,那与余大勇没有什么关系,流星回到秦州之前与余大勇也没有什么联系。只是流星突然回到了秦州之后,才找到了余大勇。她又一次将那湾近乎于平静的湖水搅动了起来。她告诉余大勇,她是特意从海南赶回秦州的。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秀水街那个动迁户曾经被威胁的妇女的不幸遭遇。

  流星是在电子信箱中接到了那位中年妇女女儿的电子邮件的。

  那个中年妇女的命运并没有因为流星的关注而有丝毫的好转。一天下半夜两点多钟,还是那几个彪形大汉强行撞开了她的家门,他们当着她丈夫的面果真野兽般地兑现了他们自己疯狂的诺言,他们真的轮奸了她。她的丈夫眼看着他们的惨无人道和惨绝人寰,他高叫着,他呐喊着,却无法摆脱肌体铅一样的沉重,他挪动着只能动弹的上肢,将放在身边床头柜上的一只玻璃杯拿到手里,又将它隆重地磕碎,用一块碎玻璃将手腕割破,鲜血喷溅了出来,喷到了离那些彪形大汉不远的地方……

  这时,他们才慢慢地停止了他们的兽行。

  而这令人发指的兽行,竟然发生在她上中学的女儿面前。

  流星就是接到了这封电子邮件后,才决定马上返回秦州的。这让她无法不再一次卷入其中。她回到秦州时,中年妇女的女儿已经报案,据说公安部门正在搜集证据。流星就是为了这件事找到了余大勇,余大勇也才知道她已经回到秦州的。流星写了一篇稿件,写得很克制,只是报道该事件发生后,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流星坚持非要将这篇稿子发出去不可,最终还是被拒绝了。那是余大勇请示了报社领导之后,被拒绝的。

  流星像是疯了,她再也没有顾忌什么。她终于将这件事情的真相发到了她的博客上。仅仅是几个小时的工夫,这件事就广泛传播开来。她的博客很快就被封杀。

  当我听到这一切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我既为流星的命运担忧着,又丝毫没有抱怨她的情绪。她曾经答应过我,曾经不止一次地答应过我不再关注此事。可她的又一次介入那是有理由的,不应该说是介入,应该说是卷入才对。那是一种怎样的耸人听闻?

  我感觉到我的心已经颤抖。

  此刻,我仿佛意识到愤怒本身就是一种快乐,一种无比的快乐。我快乐地释放着我内心的压抑,我尽情地张扬着我下意识之中的主张。我根本就无法定义我的骨子里咆哮着的是怎样的一种基因,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情感世界,还会为了一个与我毫不相关的生命而波动。因为这些年来,我似乎比任何人都更需要别人的关注,我需要关注我自己。

  此刻流星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升华着。

  她决不仅仅是风花雪月,她决不仅仅是一道优美的风景。仿佛就在这刹那间,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人性的美,看到了整个社会希望的未来。尽管那种光亮有些孱弱,有些微黄。她毕竟让我看到了这依稀的光亮,而且就在离我不远处。

  我的眼睛渐渐地潮湿了。余大勇看了出来,他却猜不透我为什么会这样心襟起伏。他依然以为我是在抱怨流星,抱怨着她将我置于这些是是非非之外。

  这一刻,我更加着急地想马上见到流星。余大勇告诉我,“她很可能又受到了威胁,她一定是意识到了,因此她暂时是不大可能开机了。但她一定会主动与你我联系的。”

  此刻,我几乎忘记了流星去海南那件事的蹊跷,我已经开始淡化其中或许隐藏着的什么秘密。

  53

  我一直没有流星的消息,却不断地与辛然见面。一方面我们不时地会在医院的走廊里邂逅,一方面辛然依然每天都会抽时间来病房看看我爸爸。自从余大勇来过之后,我的心里就越发惦记和牵挂起流星来。

  那天中午,辛然吃过午饭之后,又一次出现在我爸爸病房的走廊上。我走上前去,主动与她打了招呼,我却并没有迎接她走进病房的意思。我站在走廊上应付着她。我甚至直截了当地告诉她,“钱,我会很快还给你。”

  我就是想拒她于千里之外,并不是我对她有多么大的反感,而是我的心思实在没有在她的身上,我也不想因此而给自己增加更多的负担。我当然知道我这样做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无聊。”她懊恼地扔给我一句话,说完,便扭头离开了我。

  其实,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无聊,不是因为别人,而是因为自己几乎成了无头的苍蝇,东碰西撞着。我糟糕的心情,究竟应该让辛然承担多少责任?甚至包括李诺。辛然不时地送来的缕缕清香,让我原本有些疲惫与茫然的心,更加疲惫与茫然。我内心必要的提防是没有错的,可即便是人家有主观故意,在还没有充分暴露出来之前,我也不应该妄加追讨。我知道是我自身出了问题。辛然走后,我的心里还是有几分不安。

  就在这天下午,流星突然打来电话,那是一个我不熟悉的电话号码,是一个八位数的座机。她悄悄且神秘地告诉我,她是用公用电话给我打的。她告诉我她的手机很可能已经被人监听,所以她没有开机。我听着仿佛比流星还紧张有加,我立刻走到了走廊的阳台上,四顾无人,便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她告诉我说晚上七点钟,让我去曹家拐的五孔桥等她。她没有容我多问什么,就把电话匆匆地挂断了。

  我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却没有想到会严重到如此程度。当我赶到那里时,我才感觉到流星的良苦用心。这是一处临近江边的地方,虽然是城市的区划范围,却人烟稀少,尤其是晚上,很少会有人走到这里,能够看到的只是俩俩一对情侣的缠绵和他们四处顾盼的目光。流星当然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才选择了这里。我不时地站在原地环顾四周,不时地又躲进一侧的小树丛中,窥视一下有没有什么动静。我看到了一辆出租车远远地驶来,停在了离我不远处的地方,流星走下车。我原地不动悄无声息地向她挥了挥手,她朝我走来。我们一起走进了小树林,朝树林的深处慢慢地走去。

  那一刻,我看到了她,却高兴不起来。我们就像是地下工作者那般,有些神出鬼没。我们既没有触犯法律,更没有抱着谁家的孩子下井,竟然落荒到这般境地。我一时失去了再过问什么的兴趣。

  我们已经走到看不到路边的地方停了下来,流星突然哭出了声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对不起,都怪我,是我让你跟着我这样受折磨。”

  我抱住了她,轻轻地抱住了她。

  我已经没有了责怪她的意思,自从余大勇告诉我那个中年妇女被强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抱怨流星的意思。我一只手在她的后背上拍打着她,“没事,会没有事的,你没做错什么。我已经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好人一生平安。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流星还在哭,一直在哭着。她轻轻地啜泣,平添着我的伤感。我们曾经有过喜悦与欢乐,也有过痛苦与挣扎,可此刻我却悟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我的这些话都只是在安慰她,仅此而已。过了一段时间,她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她告诉我,“我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暂时在这里住几个月,为的就是避开他们。我已经失去了安全感。我曾经将那个中年妇女遭到威胁的情况向公安机关报过警。况且我现在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了。”

  “这次你是不是真的可能会工作不保了?”

  “余大勇告诉你了?”

  我点了点头。

  “报社已经不可能再与我续签下一年度的合同。谁都知道我没做错什么,可是谁都不可能为我做什么。报社领导也需要生存,也需要活着。”流星投出了复杂的目光,仿佛对那些人有同情,有理解。

  “余大勇还是值得信赖的,他确实是在真诚地帮助你。”我感慨道。

  流星郑重地看了看我,“如果不是他坚持,我几个月前就离开了。”

  我明白,说别的已经没有用了。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要确保流星的人身安全。而确保其人身安全,就是要让对方感觉到她迅速地消失了,不再是他们为所欲为的障碍。流星当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也是她眼下只能做出的选择。

  我们商量着,我需要回家去为她取一些生活用品。流星叮嘱我,需要先将东西带到医院里,尔后再送到她新的住处。

  我们分手了,我们是分乘两辆出租车离开那里的。

  几个小时之后,我按照流星的叮嘱将东西送到了她新的住处。我简单地打量了一下那里的条件,我站在房间门口,深情地拥抱了一下流星。

  那一刻,那拥抱,仿佛远比我们平日里的肌肤之亲更加慰藉心灵。

  那一瞬间,只是那一瞬间,我仿佛又一次感觉到了月如流水,鸟鸣依旧。

  54

  李诺曾经几次给我打过电话,关切地问起我爸爸的病情,又很友好地问起了我什么时候可以正式上班。

  我知道流星曾经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比以往更让我感觉到经济上的压力。李诺问起我什么时候上班的事时,我的心里立即发生了心理变化,我不仅没有那种最初谈起此事时的半推半就,我甚至下意识之中还产生了生怕对方改变主意的淡淡隐忧。我应允李诺很快就会去上班。

  就在她最后一次与我通过电话之后的那天下午,我又一次突然接到了李诺的电话,李诺告诉我她就在医院门诊大楼的大厅里。她说她走到这里,顺便来看看我爸爸。我有些受宠若惊,便连忙道谢并拒绝着。她说她已经走到了住院部的大楼里。我已经无法拒绝。当我走下楼时,我才反应过来,那天送我回医院时,是她的司机把我送到医院里来的。这次又是他又把李诺送到了医院的门口。

  李诺走进了我爸爸的病房,我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向爸爸介绍李诺是何方神仙。我突然间想起那天是李诺和司机一起去我爸爸家,是我们一起将那些服装尾货搬走的。我便向爸爸提起了那件事,又接着说道:“她听说你病了,特意来看看你。”

  我爸爸连连点着头,不停地道谢。

  我知道李诺的意思,她并不是想真来看看我爸爸,而是冲我来的,我却看不出是冲着我什么来的。仅仅就是为了我早一天正式上班?她在电话里已经将那层意思表达清楚了,何必亲自再来一趟呢?

  她并没有在病房里长时间逗留,这让我反倒感觉到自然一些。走到走廊上,李诺站了下来,她问我,“是不是医疗费还有什么问题?”

  原来她是因为这个而来?她似乎没有这样关注的理由。

  我还是提防着自己,屋顶是不会掉馅饼的。可是我却又暗自庆幸着自己遇到了一个好人。

  我紧张地拒绝着。

  “如果有困难,你就说一声。”

  她让我感觉到这种事情在她那里像是不足挂齿。

  我还是热情地将她送到医院大门口,就在我要与她告别时,辛然突然从医院的大门外朝医院里走来,她显然远远地看到了我和李诺站在一起。我向李诺挥了挥手,李诺远去了。我的目光落魄到辛然的脸上,“今晚上夜班?”

  “刚才那个人你认识?”辛然反倒向我发问起来。

  我点了点头。

  “是什么关系?”

  我根本没有想到辛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这种在我看来极不礼貌的问话,依她与我之间的关系而言,是没有理由提出来的。

  我用极其冷漠的目光回敬着她。

  她没有再问什么。

  我们一起朝医院大门里走去。

  辛然问起我爸爸的病情,我告诉她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

  就在这天晚上九点多钟,我接到了辛然的电话,她说她不能脱岗,让我到她的诊室坐一会儿。我拒绝着,她一再邀请着我,我只好去了她那里,为的是不让对方感觉到我过于冷酷。

  她又一次问起她在医院门口看到的那个女人与我是什么关系,我以为她是出于对我的特殊好感而有几分忌妒之意。为了避免她再问下去,我便说只是认识而已。我表现着很不耐烦的样子,这才让她中止了再度过问的想法。

  她是严肃的,又是认真的,又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知道这一切都与我有关。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让她看到希望,哪怕是一丝希望。她像是在我面前再也无法开口述说她内心的苦闷,述说她情感的诉求,又像是心有不甘。我还是不想给她机会,我起身准备向外走去。她立刻直呼我的名字叫住了我,“你就不想与我说点儿什么吗?”

  我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才慢慢地转回身来,“你想让我说什么?”

  “随便。”

  “我不知道你想听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需要听什么。”

  我终于又一次坐到了她的对面,这是我主动坐下的。

  我终于打开了话匣子,“辛然,我理解你此刻的想法,但是我想告诉你,我想再一次真诚地告诉你,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已经是多年了。我和她已经无法分开。真的,这都是真的。”

  她呆呆而又失望地注视着我,仿佛又特意避开了我的目光。

  “需不需要再次告诉你,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又是怎样认识的?”

  “不需要,根本不需要。”她突然用我极其不习惯的声音说道。

  “那好,我就不必多说了。我只想告诉你,我理解你对我的这份感情,但我们之间却是不可能的。”

  “爱一个人总不是什么错误吧?”

  “当然。”我果断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吝啬到连倾听我诉说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你太残酷了!”

  “没有这个必要,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是你没有勇气去面对。缺乏自信才是你不想倾听的真正原因。我本以为,不管你和谁在一起,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机会对我和她来说,都是平等的。看来我错了,你可以走了。不送。”

  我不知道是怎样一个传统与现代的故事,在辛然的心里演绎着。可即便是我没有流星,她也不是我爱情苗圃中最热烈或者最委婉的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