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娃娃新娘艾佟搜神记树下野狐铃马雄风雪雁长短脚之恋白玉虹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血色救赎 > 第十八章

  66

  我越来越感觉到了流星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并不比我小,这是那天我去医院看她时得出的结论。

  当我走进她的病房时,她并不在病房里,我问过了同病房的患者。有人告诉我她已经出去一下午了。我还是无法与她联系,她的手机依然不大开机。就连我与她的联系方式也只是见面,或者是她打电话找我。我开始站在住院部的走廊上等着她,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依然没有出现她的身影。我有些急了,便朝外走去。

  陈丽丹医生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已经见过面了。她知道我与流星的关系,便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的表情有些严肃。不像前几天看到我时,还时不时地会说出几句时髦话来,还会和我开起各种各样的玩笑。我知道流星的检查结果一定是不太好。我紧张极了。比上次流星打电话让我去医院时,不知道要紧张多少倍。

  灾难原本是没有灵魂的,它从来就不会因为我们的无辜而遗忘了我们。

  事情正如我担心的那样发展着。

  陈丽丹医生终于说话了,她指着一大堆检查报告当中的一个和我说,“你看正常人的WBC是9000以下,而她是23600。当然仅凭这些还不能证明她一定就是白血病,还得……”

  我根本听不懂她所指的WBC是什么意思。我已经不能再听她说下去,我极不礼貌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懂这些医学术语,我也弄不懂这些数字,你就直接告诉我,她得的是什么病?直接告诉我。”

  陈丽丹医生犹豫了片刻,才慢慢说道,“ALL型急性白血病。”

  陈丽丹医生的话音刚刚落地,我的头就像是炸开了那般,我的身上一下子冒出了冷汗。我再也站不住了,渐渐地蹲了下去。陈丽丹医生一把扶住了我。

  几分钟后,我才慢慢地缓了过来。

  关于白血病,我是早就听说过的,我在德国读书时,外国同学当中就有得过这种病的人。那也是一个女孩儿,她经过了漫长治疗之后,最终还是死去了。我还曾经在流星面前不止一次地提起过此事,是为了让她在我不在秦州的日子里,好好地珍惜自己,珍惜生命。可是现在让我如何去面对这一切呢,又让流星怎样去面对呢?

  我没有再多问什么,一下子跑出了医生办公室。我朝流星所在的病房看了一眼,知道她依然没有回来,便向走廊外快步走去。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流星看到我的异样。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走到医院大楼的外边。几分钟后,流星终于出现了。

  我郑重地问起了她去了哪里,她不得已告诉了我她的行踪。

  原来,她是不打算告诉我她离开医院这件事的。是因为路上堵车严重,她回来得太晚,被我发现之后才不得已实话实说。她是去了李副局长妹妹的公司,她是想去那里看看,一是为了表示对李副局长的真诚相助的谢意,二是也想看一看那家公司是否适合她。

  我很不高兴她这样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我甚至是有些恼怒,“你眼下不可能去考虑这样的问题,你必须知道所有的检查结果之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我不容她说什么,拉起了她的手就朝住院部走去。

  回到病房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太急的缘故,她好像是在喘息着。我问她怎么会这样?她告诉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累了,就会有这种疲乏气短和心慌的感觉。

  流星这些天来就一直食欲不振,我还一直以为她是因为工作上的事上火的原因。不久前,我就发现了她的身体的不少地方都有出血点,那时并不严重,我要陪她去医院,她总是说没事,很可能只是过敏,过几天就会好的,我也就听信了她的话。

  我现在才明白,其实,那就是白血病的症状。

  如果不是李林副局长打来电话,要帮她寻找到一份工作,她还不会想到去医院检查一下。也正是普通的检查让医生产生了疑惑。

  我坚持着让流星躺到床上,我询问着她晚上想吃点儿什么。我特意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是我的心里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暗暗地告诫自己,暂时不能将那残酷的事实如实地告诉她,尽管她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住院,将进行的是什么样的检查。

  67

  这些天来,我还在不时地考虑着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与李诺的关系。现在想来,我第一次走进她的办公室,也包括她在地铁站的站口见到我的那次见面,都没有让我产生更多的想法,我只是把那看成了一种善良,看成了是当今社会最阳光的一面。

  这段时间以来,当我真正地走进她的公司时,她对我的器重和青睐,已经让我明确地感觉到了那是对我的关照。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关照。我曾经考虑过,她是出于什么样目的?出于广招人才的目的,已经基本可以排除。而我已经开始思考她是不是另有所图?是不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单身女性猎捕的对象?当我在她的别墅里看到她轻纱罩身的那种诱惑时,当我离开她那里之后,我除了考虑过那是不是她的生活习惯之外,我还考虑过她是不是对我产生了好感,一种异性之间的那种好感。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曾经还考虑过我是不是有些下流?是不是有些龌龊?

  不是我要下流下去,也不是我要龌龊下去。自从我与流星相爱之后,还没有过谁能够让我分心和移情。可是我不得不承认,当李诺那样出现在我面前时,顿时便让我产生了生理上的反应。那是除了流星之外,第一次有这样一个确定的女人,让我产生了那样的反应。

  这些天来,我几乎有些茫然。

  那天我与李诺单独去游泳时,她如果真的对我有那种需求的话,那无疑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她几乎是强xx了那天我的个人意愿。她同样可以强xx我剩余下的时间。当然,如果那天她真的要那样做的话,那一刻,我是不可能答应她的,那是我自己的事。而她却让我产生了更大的迷惑。

  如果我的猜想是真实的话,我已经想好了,我会离开那里,一定会离开她。这是在我还没有知道流星已经得了白血病之前,我曾经认真考虑过的问题,我也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这段时间以来,流星几次劝说我去张一宁那里上班。这是她为之努力的事情,可我从感情上却一时无法接受。我一直心存戒备,我仿佛一直认为到我去那里是有代价的。那种代价只是不为我所知而已。

  我也同样渐渐地感觉到我在李诺这里工作很可能也是会有代价的,而眼下我更倾向于留在李诺这里,那是因为我明明知道我很可能需要付出代价,我却以为可以是我自己把握的。我总应该有接受或者拒绝接受的权力。

  李诺既不可能绑架我的身体,也不可能绑架我的灵魂。我仿佛还有着这样的自信。

  这些天来,李诺一直就在忙乎着那天带着我去谈判的那份订单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事情已经谈妥。

  那天晚上离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李诺亲自打电话通知我,晚上陪她去与上次那几个女客人吃饭。我支吾了半天,还是答应了她。因为我既然还没有告诉她流星病了的事,我就再也没有拒绝晚上赴约的理由,因为那是她为我明确的工作的组成部分。那一刻,我真的想告诉她我的女朋友病了,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我不想给她再一次提供施舍的机会。

  宴会上,只有我一个男人,剩下的只有李诺和上次那几个女性。我不知道李诺有多大的酒量,她却喝得让我瞠目结舌。她似乎极其反感我劝她少喝。我只能任凭她自以为是。

  是李诺亲自开车来的,这次是一辆奥迪车。来时,天正下着雨。我并不知道是她特意没有让司机跟来,还是司机另有别的什么事。走出酒店时,她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但却依然保持着自己以往的形象。送别客人之后,她让我坐到了司机的位置上,让我送她回家。

  雨已经越下越大。我按照李诺的指点,朝罗曼花园开去,已经到了花园门口,我一下子将车开进了积水深处,车已经陷落在了那里。我慌张着下了车,我的整个身体有三分之一都浸在了水里,我低下头去察看情况,上半身的衣服也已经有一部分浸湿了。李诺并没有发火。她在车上打了个电话也走下了车,指了指已经进入我们视线的一栋居民楼说道,“走,快走,车就不用管了。”

  她依然醉意浓浓,我无法马上离她而去。我们一起走进了一幢楼的四楼,她掏出了一串钥匙,让我把门打开。房间内的陈设和墙上挂着的她的照片,让我感觉到这也是她的家。我把她扶进屋之后便要离去。她拉住了我,“这样怎么走?洗个澡,换换衣服再走。”

  她的目光已经让我无法拒绝。

  她晃动着身体,为我放上了洗澡水。我走了进去,并没有走进浴盆,只是在淋浴头下冲洗了一下。洗浴间的门锁已经坏了,她直接走了进来。那时,我已经穿好了短裤,我面对着她,她的手里拿着几件衣服,告诉我将它换上。

  我慌张着向外走去,只穿着一条短裤。刹那间,我看到她已经是穿着浴衣,只是不像那天那样透明而已。可是,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一下子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了那浴衣里面的神秘,想到了那天曾经朦胧地在我眼前晃动着的轻曼……

  68

  我没有将病情诊断马上告诉流星,我已经考虑过无数次。我必须有了能够说服她还有活下去的理由时,才能如实地告诉她,告诉她真实的病情。而我所说的活下去的理由,就是一定让她不仅仅看到可以治愈的希望,还要让她看到我们拥有了治疗的条件。我不能一告诉她时,就让她陷入绝望的境地。

  我已经开始考虑爸爸要出售那一对交椅的设想。只是我还没有在流星面前说起这件事,也没有在爸爸面前郑重地表态。

  我见到流星时,她又一次提起了让我马上去经济研究所上班的事。我还是告诉她暂时等一等,为的是不让她感觉到她的努力已经变成了无效劳动。

  即便是那天晚上,我又一次走近了李诺,我还是不想马上改变我对工作的选择。

  那天晚上,我走出李诺住处时,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得出了这样一个模糊的结论,李诺是不是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小弟弟?她的生活中是不是曾经有过什么隐忧?有过什么失意?她是不是从我身上找到了什么?抑或是她儿时的某种寄托?抑或是成年后的某种伤痛?还抑或是一种精神的替代?

  这是我那天晚上离开李诺那处住宅时的感觉。

  李诺的那套住宅同样不小,里面装修的豪华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只是从外边看上去,与别的普通住宅没有任何两样。

  那天晚上,当我走出洗浴间后,穿好了李诺为我准备的外衣,那是一套男人的外衣。那是不得已的事情,我的衣裤不仅仅是湿的,而且已经沾上了泥水。我穿好衣服后,呆呆地坐在客厅里,等着她的出现。理智清楚地告诉我,决不能有意外发生。

  这些年来,我与流星早就彼此有过许诺:一诺千金到尽头。

  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自己,决不能辜负了她。

  可从礼节上讲,既然李诺已经走进了洗浴间,我不能不打招呼就悄悄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诺才走出洗浴间,她还是穿着刚才那件浴衣,只是我只能在心底才能透视出她那天轻纱裹身时的真实状态。

  她依然落落大方地走到了客厅,两腿一搭,坐在了沙发上,两条细腿大部分裸露在了我的眼前,她就这样与我交谈起来。她大多问着我在公司里工作以来的感受,并没有涉猎别样的话题。她甚至自从认识我以来,从来就没有问起过我谈没谈过恋爱这样的问题。这一点,却是与辛然有着本质的不同。

  她仿佛还有浓浓的醉意,一种浪漫的醉意,但却一点儿没有失态。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产生了与她截然相反的感觉,我的目光竟然那样沉重,不时地游移在她的双腿上。我努力地掩饰着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她一边剪着指甲,一边与我漫不经心地交谈着。仿佛根本就没有在意我的存在。

  那一刻,或许我的眼睛将我的内心早已经出卖。

  我对她说:“我想走了。”

  她抬起头来,说了一声:“那好吧,时间不早了,也应该走了。”

  我走出那个小区时,雨已经不滂沱。

  我庆幸着自己又一次成功地走脱,虽然我并没有发现李诺要与我怎么样的明显故意。可是我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庆幸,是因为她已经让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真实的感觉。

  在此之前,我曾经害怕过,害怕我会经受不住性的诱惑,从而背离对流星的承诺,甚至有辱她的尊严。我曾经告诫过自己,李诺既不会绑架我的身体,也不会绑架我的灵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仿佛突然意识到,人生还有另外一种绑架。

  生理上的本能反应,那分明是一种更具有杀伤力的绑架,一种更难以摆脱的绑架。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此而让我不再秉持我那极端的风格。

  渐渐地,我多出了一份对李诺的关注,一种超出了对顶头上司的关注。她的服饰开始在我的眼前变化着。她的穿着在我的眼里更加得体。她淡雅的服装色泽,常常让我感觉到透视出一种原始而自然的美。

  我或许是受爸爸对传统文化热爱的影响,我早就仿佛有着一种审美的天赋。即便是行走在大街上,每当看到那一个个美丽女孩儿极不得体却悠然自得的装扮时,我甚至都不能容忍。有时,我甚至会产生走上前去斥责的冲动。我真想告诉她们应该怎样捍卫自己应该有的美丽和尊严。

  是李诺让我心理上产生了这种微妙的变化,我不知道产生这种变化的始作俑者,究竟是李诺最初让我感觉到的新奇?还是她在我眼里原本就应该是我眼下感觉的这样?

  直觉似乎重新告诉我并不是李诺对我有过什么企图,是我对自己的不自信,才让我闯入了思维的误区。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考虑那原本或许就不复杂的问题。我应该全力考虑去挽救流星的生命,我一定要竭尽全力挽留住流星。

  我相信我还是她的唯一。她依然是我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