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不能爱你(下)APPLE明明就爱欺负我夏乔恩杀戮时刻约翰·格里森姆透明海(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寻爱·倒数100 > 第九章 心痛的感觉就是我爱你

  1

  “你是来找我麻烦的吗?是因为我撮合了你最喜欢的薇薇安学姐和安达学长,还是因为我一直都在利用你,利用你做这个做那个,还害你被大家误会?”我走出去,不给罗罗亚率先说话的机会,就大声地说。

  他盯着我,嘴唇不自然地紧咬着,好像有好多话要说,但又好像什么都不想说。

  “看样子,你很生气啊。”我用力挤出一个笑容,“生气就生气,对我,你不用那么客气。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吧,你什么都不欠我的。”

  我深呼吸一下,才继续说:“其实我一开始就在骗你,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死掉的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不是因为你才意外死掉的,我的意外死掉是正常的,但是你的不是。我记得我晕倒后,你没有晕倒,你其实是可以在哪个垃圾桶掉下去之前从里面爬出来的。但是你一直想着要救我,你一直想让我先出去,你一直在我背后推我、抱我,所以你才会死掉的!”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心脏都快要撕裂了,却还能让自己把那些话说出来:“你一直都知道的吧!我一开始就用谎言利用你,最后还破坏了你在最后的生命里恋爱的可能。”

  “我一直都在利用你!”我看着他,只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崩溃了,“不是你叫我出来的吗?你怎么不说话呢?如果你一直不说话,也不打算报复我,那我回去了。”

  说完,我向教室走去,只觉得再不快点走,我就会忍不住在他面前哭出来。

  “洛可!”他忽然好大声地叫我,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手笔。他那么有力,我的手臂被他抓得生疼生疼。

  “干什么?”

  “我没有要干什么。”他放开我,目光却还是紧紧地盯着我,“我今天叫你出来,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但是你一直在说话,我都没有办法插嘴。”

  “哦,问问题啊!”我冷笑着说,“什么问题?我不说话了,你问吧!”

  他盯着我,锋利的目光执着地盯着我:“你那天说你不需要我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是真的?我想说不是真的,想说我爱他。

  但是这种情况下说出来,他会相信吗?他只会觉得我是一个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他,此时此刻还想着要骗他的超级坏的女生吧!

  “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我大叫着,从他面前跑开。这一别,就永远不会再见了吧!

  天地陡然间开始不停地旋转,如果说刚才还是缺氧的感觉的话,那么现在的感觉就是窒息了。

  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管了。

  2

  接下来,我跟老师请了几天病假,在家里狠狠地待了好几天。

  唉

  真得很不想去学校耶,看看日历,为什么我的死期还不快点到呢?快点到啦!

  我死掉的时候,也是罗罗亚死掉的时候吧!

  突然间想到这件被我忽视了好久的事,心脏又难以抑制地疼痛起来了。不过看了看手机,这么多天来,罗罗亚都没有打电话给我,也没有发短信。

  他

  就算我再怎么为他担心,为他心痛,他也不会想我吧!毕竟他喜欢的人是薇薇安,而我是把他喜欢的人拱手推给别人的罪魁祸首啊。

  唉

  忍不住又叹息了,如果那个周末我没有躲进垃圾桶、没有遇见罗罗亚该多好啊!但是马上又忍不住回想起了和他在一起的所有甜蜜,他会因为怕我哭而愿意为我做一切事情,会在大雨的天气里浑身湿透地寻找我,会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似乎被什么东西拯救了一样冲了过去,接通它。

  “洛可啊,我是你的班主任李老师啊,你的病好些了吗?好些了的话到学校来一趟吧,你妈妈现在在学校里。”

  妈妈?在学校里?

  好奇怪,妈妈怎么会在学校里呢?他回国了吗?如果她回国了,怎么不先回家而是先跑到学校里去呢?

  我满脑子的疑问,不过还是穿好衣服,去了学校。

  推开李老师办公室的门后,我看到了校长.李老师,还有我们般的各科老师都在。办公室里还有一位Prada今夏最新款套裙和Gucci凉鞋、妆容妖娆的中年妇女。

  不用说,她就是我超级有钱,也超级忙的妈妈啦!

  他们看我走进来,一言不发。在这个办公室的空气里,似乎有一种很诡异的,让人窒息的味道。

  妈妈为什么回来?为什么每一科的老师都在这?大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都不说话?”妈妈。“我跟妈妈打完招呼,才怯生生的坐到了老师给我安排的座位上。我坐下去的时候,妈妈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浑身被冰水淹没般难受。

  “老师,幸苦你了,我们家洛可这么不听话,给你们添麻烦了。”妈妈客气的对老师说道。

  “没有,洛克一直很听话,前不久她为了提高数学成绩主动向高年级学长请教呢。”班主任老师一边笑着说,一边鼓励我似的拍了拍我紧张的放在桌子上的手。

  “嗯,洛克的说学成绩提高的很快哦。”数学老师也帮我说话。

  “各位老师真是体贴啊。”妈妈似笑非笑的客气地说,“不过,洛可看来很不听话,不然也不会闹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来。”

  我偷偷看了一眼妈妈,她冷漠的样子让我想哭。

  “也不是什么大事啊。“校长笑呵呵的说。”其实洛可一直很努力。青春期的孩子出现的一些问题,只要家长多辅导辅导,耐心的帮她渡过,对他的人生是会有很多帮助的。”

  “对她的人生有帮助?怎么可能?”妈妈突然冷笑起来,说,“我一直以为格威士皇家学院很好呢,才放心地把我的孩子交给你们。结果呢?她这么多天没来学校上课,如果不是我们家的保姆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呢。你们做老师的是怎么回事?居然还说青春期的孩子出现一些青春期的问题其实对她的人生是很有帮助的!”

  “洛太太,我想你误会了。”面对突然发作的妈妈,校长保持着微笑继续说道,“我们学校信奉的教学理念是让学生自由自在快乐地在学校里成长,并且希望他们在提高成绩之外学习更多更重要的东西,比如如何看待友情,甚至爱情。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从这里出去后能够成为一个心智成熟的人。洛洛可是一名很优秀的学生,她很聪明,也很会与同学相处。她周围有好几个很优秀的同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会保护她,爱惜她。所以在洛洛可的问题上,我们所有的老师都只是给予默默的关注,而不去正面干涉。这次她请假在家里休息,我们也是相信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是家人的关怀,而不是学校,才没有过问的。”

  “哦?”妈妈挑着眉毛,态度高傲地冷笑说,“校长,你的意思是说学校没有一点儿问题,有问题的是我们做家长的了?”

  “我没有这样说。”校长彬彬有礼地回答,“但是,洛洛可的成绩一直在提高。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都发现洛洛可同学开心了很多。所以我觉得我们可能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我们也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了。只不过,照您的话讲,需要从保姆口里才能得知自己的女儿请假没来上课,这样的父母真的没有问题吗?”

  “就凭你,也敢批评我!”妈妈眉毛边的青筋突突直跳,她尖锐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校长,我看你是忘记这个学校最大的赞助人就坐在你的面前这件非常重要的事了吧!你少跟我谈什么家长的责任,我们做家长的成天在外面赚钱,就是为了给小孩最好的生活,有什么责任啊!现在我们家洛可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我们哪里对她不尽心了?所以,所有的问题都出在学校,还有你那个散漫的教学理念!”

  “我不妨明白地告诉你!”妈妈喝了口水,站起来继续说道,“我已经决定将我们家洛可转学到校风更严谨、升学率更高的舒明女子高中去了。我今天来学校的目的一是听你解释,二是告诉你,从洛可转校的那天起,我对格威士皇家学院的赞助将直接转移到舒明女高。校长,你听清楚了吗?”

  “我听清楚了。”校长也慢慢地站了起来,对妈妈说,“洛洛可同学是一名好学生,我相信她去任何学校读书都会成长得很好的。但是我衷心地说一句话,希望你们做家长的能够抽空多陪陪洛洛可同学,她需要”

  “哼我不需要你的建议。”妈妈冷冷地说,“我作为洛氏集团的总经理,才不需要一个中学校长的建议呢。”

  说完,妈妈就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冰冷地对我说:“跟我走,你明天就不用来这里了。”

  “我”我抬头望着妈妈,身体被她用力地扯离了座位。

  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我听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老师,我送三班的作业来了。”

  转过身,迎面走进办公室的人果然是罗罗亚。

  他抱着一大堆作业本从我面前走过,而我被妈妈拉扯着与他擦肩而过,离开了办公室。明天就再也不会来格威士皇家学院了,也再也不会见到罗罗亚了。

  一回到家里,妈妈就开始吩咐保姆收拾我的东西。

  原来那所叫做舒明女高的学校在离这里很远的另一个城市里,听说那个学校校风非常严谨,是全日制的寄宿学校。在那个学校里读书的女生都是家里很有钱,父母很忙。她们每年都会在学校里待上近十个月,有些甚至会全年待在那里,在老师的监督下拼命学习。那个学校升学率很高,但是

  我不想去。

  我喜欢格威士皇家学院,喜欢这里有点怪怪的老师和虽然讨厌却很坦白的学生,更喜欢这里的那个人。

  “洛可,我今天晚上约了市长,就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不过我会早点回来的。”妈妈打完电话,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说说话了,洛可,你一定有好多话想对妈妈说,是不是?”

  “妈妈。”我望着这个被我叫做妈妈的女人,忽然觉得好陌生。

  “妈妈,爸爸没有回来吗?”

  “哦,你爸爸啊,他太忙了。”妈妈笑笑说,“没关系的,妈妈不会把你在格威士皇家学院早恋的事情告诉你爸爸的。妈妈知道你一定是被那些贫穷的坏孩子给蛊惑了,才会做出这么傻的举动的。”

  “洛可,你一定要记住,你将来的对象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钱、最有能力的人,他会给你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所以,千万不要再在读书的时候浪费精力了哦。”妈妈笑着说完,又拍了拍我的头,继续讲她的电话去了。

  买东西?我要买什么东西啊?

  我要的东西,都不是钱能购买到的。

  陡然间,我的心里一片荒芜。

  “好了,洛可,妈妈出去了哦。你要乖乖地待在家里等我哦,阿姨会做饭给你吃的。是你最爱吃的牛排哦。”妈妈说着话,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知道妈妈真的很忙,她这么忙都是为了我。但是在她离开的那一刻,我真的有想立即死掉的冲动。

  保姆阿姨在厨房里煎着牛排,闻着牛排的香味,我却满脑子都是罗罗亚用中午的剩菜给我做出的杂烩炒饭的样子。

  今天的擦肩而过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吗?

  今天,就是永别了吗?

  我不要!

  3

  根本不想吃牛排,根本不想待在没有人的家里,但是这都不是我会偷偷溜出来,跑到学校的理由。

  我到这里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见上罗亚最后一面,哪怕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地看他一眼,也足够了。

  夜已深,我悄悄地摸上第三教学楼的顶楼,那里还有光,也就是说罗亚在。不过爬到楼梯口时,我踌躇了,铁门还紧锁着呢。

  突然,我发现我真是傻得可以,我不是有这里的备用钥匙吗?我用备用钥匙打开铁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我悄悄地走到窗边,往里面看。

  房间里开着灯,但是他没有在。也许他在洗澡吧!我继续小心地等待起来,好害怕他已经睡着了,只是忘记关客厅的灯,那么我要等到第二天天亮才能看到他了。

  又好害怕,其实他不在这里,他只是开着灯让小偷以为这里有人看守。

  又好害怕,他会发现我,然后对我生气。

  更害怕的是,无论如何都再也看不到他了。

  我趴在窗口,默默地等,等了不知道有多久。

  他没有出现,罗罗亚没有出现。

  “轰隆隆——”

  突然,一阵雷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夏日的天气就是这样,刚才天空还好好的,转眼就可以下起倾盆大雨来。

  就像我的心情,会突然地被雨水覆盖。

  雷声过后,一道闪电照亮了我身后的天空。借助闪电的光束,我赫然发现在我的背后居然还有一个人,他的影子又长又黑。

  人?谁?

  又是一道闪电,我又看到可怕的人影了,我身后居然一直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那里。

  “啊!”我大叫一声转过头来,在闪电的亮光中看到了一张异常恐怖的脸。

  “罗亚!”

  一直站在我身后的人居然是罗亚,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又是什么时候不声不响地站在我身后的?他怎么会

  极端熟悉的感觉忽然间将我包围,那是难以想象的温暖、难以想象的安慰。罗亚在我喊出他名字的?那,俯下身来紧紧地将我抱住了。

  我被罗亚紧紧抱住了。

  他的怀抱那样宽阔坚实,他的体温那样炙热,还有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带着早春茶园的气息,让我沉醉。

  “罗亚,我”我喜欢你,喜欢得难以控制,我想说,好想说。

  “不要走,求你。”罗亚的手臂将我环绕得更紧,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耳后,湿湿温温的,让我感动得想哭。

  他说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

  “不要走,求你!”蔷薇色的句子再一次在我的耳后响起,我听到罗亚的声音在我的发梢痛苦地颤抖。

  我也不要走,不要!

  我想说,想大喊。但是被他宠爱地抱在怀里,好像抱住了最珍贵的宝贝一样,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有眼泪从眼眶里尽情流出来,染湿了他的衣襟。

  轰隆隆的雷声淹没了我的哭泣声,我紧紧地抓着他的衣领,将这么多天来我积蓄的眼泪全部都流了出来。

  “洛可。”不知道在罗亚怀里哭了多久之后,他捧着我的脸,把我从他的怀里拉出来,不过动作还是宠溺得不行的温柔。

  他看着我,目光温柔,神情憔悴,在他的眼睛周围还有一圈深深的黑眼圈。

  “罗亚。”我望着他,好像好久好久都没有看见过他了,此刻只能用目光肆意地捕捉他脸上的所有光彩,所有表情,就好像好久好久都没有喝水的人对水的渴望一样。

  “听说你要离开这里,是因为我吗?”他哑着嗓子问我。

  我摇头。

  “那么”他迟疑了一下,才问,“是因为安达吗?”

  “不是!”我更疯狂地摇头。

  “那么,为什么要走呢?”他望着我,目光似乎碎成了很多片碎片,每一片落在我的脸上都会让我刺痛不已。

  “我我也不想。”我紧抓着他的衣袖,好像这样子才有安全感。

  “那可不可以不走呢?”他绝望地看着我,哽咽了几下,小声地对我说,“可不可以留下来”

  “不不可以。”我知道他绝望的原因,我也一样绝望,因为妈妈的意志是我绝对不能违抗的。

  “不可以?”他静静地看着我,忽然反过来抓住我的肩膀,用力地问我,“那么你今天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我望着他,忽然觉得这就是诀别了。

  “我为什么要来?罗亚,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想我留下来呢?”

  “我”他定定地看着我,眼中是比天空还要暗的颜色。

  “我害怕,会永远看不到你了。”最终他说。

  “同样,我也是因为害怕永远都看不到你了,才会来的啊。”

  说完,我忽然觉得他离我太远了,虽然他的手捧着我的脸,他漂亮的睫毛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但还是觉得他离我太远了,太远了。

  “真的?”

  “真的!”我说,“我想你,想见你。因为你不是答应过我,要让我生命的最后日子里拥有最美好的恋爱吗?”

  “恋爱?安”他轻轻地皱起了眉头,睫毛下宝石一样的瞳孔里弥漫着淡淡的雾气,“达?”

  实在是太远了,我离他太远了,所以他才会露出这么忧伤的表情来的吧!我要离他近些,近到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全部。

  “不是安达。”

  嘴唇上突然有麻痹的温暖感觉,似乎会有点尴尬的难受,但更多的是不可思议的甜蜜。

  我吻上了他的唇,我主动地吻了罗亚。

  嘴唇的交迭在我用艰难的姿势维持了不到一秒就慌忙地错开了。我和他的距离又变远了。

  空气里弥漫着大雨将来的水汽,压抑的天空下世界静谧无比。我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我刚才居然做出了那样的举动。

  嘴唇,虽然只有一秒,感觉却似乎还在。麻麻的,让我忍不住回味,回味却满满的都是窒息感。

  “洛可。”早就呆住的罗亚终于张口喊了我的名字,我怯怯地抬头,看到他纤长的手指正压在他漂亮的嘴唇上,似乎他也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

  “刚才怎么了?”他问。

  我全身像是被大火烧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什么都没有!我见过你了,我回去了。”我慌乱地说了一句话后,掉头就想走。

  “洛可!”

  手突然被人很用力地拉住,身体不由自主地回到他的面前。

  “不是安达,那么”他用力地拉住我问,“是我吗?”

  “是吗?”他固执地问,犹豫间拉着我的手似乎有点放松。

  不要放开我!就算我什么都不说也不要放开我!

  其实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

  “是你!就是你!浑蛋罗亚!”

  “洛可。”罗亚喊着我的名字,拉着我的手却松开了。他怎么了?难道是我的错觉,他其实还是不喜欢

  “罗”

  嘴唇才张开就突然被什么东西填满了,等我从惊慌中张开双眼,看到的是罗亚紧闭着纤长睫毛的美丽双眸。

  他离我好近,近得他的鼻息能够拨动我的睫毛了。这么近,还有嘴唇紧紧地被压住,有一种纠缠住的甜蜜感,他在吻我吗?

  他在吻我!

  与此同时,他有力的手臂拥抱着我,把我拉在他的怀里,好像我是他必须用生命去保护的东西。

  被罗亚紧紧抱着、吻着的我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不要我了,罗亚也不会不要我的。

  他一定会在我身边的。

  “罗亚。”

  “洛可?”

  “我喜欢你。”

  “啊!”我突然的表白,让罗亚惊恐地张开了眼睛。

  他抱着我,我就像他怀里的洋娃娃一样歪着头看着他。摸着他的脸,他的眼睛,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了吧,全部都是我的。

  “洛可,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罗亚,你喜欢我吗?”

  “我”他望着我,眼中闪过迷惘、思索和少许的胆怯。

  “我”被我抚摸着嘴唇的他,鼻翼边出现了好看的绯红,“我刚刚吻了你吗?”

  “嗯。”我点头。

  “我吻了你?”他望着我,眼中的迷惘在渐渐淡去,“我就好像一下子昏了头一样吻了你,害怕你会离开,害怕你哭,害怕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害怕”他轻声地说着让我的心颤抖的话,我望着他,就像望着属于我的整个世界。

  “害怕你会生我的气,害怕你会因为我而再次流眼泪,害怕害怕得不知道该怎么做,这里”他的手悄悄地放在了他的左胸上,那里是心脏的位置,“每次害怕,都会很痛很难受。洛可,这种痛,为什么会有这种痛”

  “我也会好痛,想到罗亚你不要我了,想到你不再和我在一起了,想到要永远离开你了,这里也痛得不行。”眼泪再一次落下来。

  原来爱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只要想到会见不到那个人,那个人会不在自己身边,心就会痛得不行。

  罗罗亚温柔地擦拭着我不断流出的眼泪,然后捧着我的脸,让我望着他,郑重地说道:“洛可,我爱你。”

  4

  “洛可!”

  “洛可!”

  我被一声声呼唤我名字的声音弄醒,揉了揉眼睛,我这是在哪里啊?怎么好像我露宿街头了一样呢?

  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好像还踩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哎哟!”

  果然,我踩到了的软软的东西,就是罗罗亚啦。我爬起来踩到了他,这是不是说明我一直睡在罗罗亚的怀里呢?

  我在罗罗亚的怀里睡了一夜,这这太不得了了!

  虽然说我心里非常甜蜜,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啦,转过头看他。他的头发乱七八糟地堆在头顶上,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还带有泪水淹没过的淡红色;校服衬衫呢,也有那么一点点不整,也就是扣子全部散开,露出结实的胸膛;校服外套更是——还披在我身上呢!

  妈妈呀,这就是传说中的生米煮成熟饭吗?

  “你你要对我负责哦!”我张口道,说完立刻觉得好窘,这样的台词不适合我如此时尚知性的少女啊!

  罗罗亚挠着脑袋,似乎还有点不清醒,不过他眨巴眨巴眼睛看了我一会儿,默默地点了点头。

  顿时我身体的温度逼近沸点,这个家伙也太坦白了吧!

  “洛可!”

  “洛可!”

  又有喊我的声音传来了,对了啊,我是因为听到有人大声喊我才醒过来的啊。清晨的校园里怎么会有人这么大声地四处喊我的名字呢?

  我不解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第三教学楼的凉台上。为啥走了几步就走到凉台了呢?因为我昨晚根本就是睡在第三教学楼的凉台上啊。

  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在清晨的校园里呼唤我的名字了。

  我昨晚睡在这里,那么换句话说,我变相地离家出走了。

  “洛可”

  这个声音,是格威士皇家学院的校长啦。果然,一个和善的伯伯出现在第三教学楼的楼下,在我还处于半惊吓状态时,他已经发现我了。

  “洛可!洛洛可同学!你果然在学校里,急死我了!”校长大叫着,不由分说地冲上了第三教学楼。

  我根本没时间反应,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不是吧!他平常又不锻炼,怎么能跑这么快呢?我身边还有一个面容憔悴、衣冠不整的罗罗亚啊!这不是会让他误会吗?

  校长冲上来就连哭带喊地朝我扑过来:“洛洛可同学!听说你失踪了,可急死”

  校长卡壳了,因为他的视线终于在看到我的同时瞟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就看到了被狂风洗礼过一般的罗罗亚。

  “洛可!你把罗罗亚同学怎么了?”校长大叫一声扑到还迷迷糊糊的罗罗亚身边,摸着他的头说:“我的罗亚啊,你没事吧,你如果有事,校长怎么向你武馆里的那些叔叔阿姨交待啊?洛可”

  校长转过头紧盯着我,咬牙切齿说:“你要对罗罗亚负责哦!”

  这这是什么情况?

  校长把作为孤儿的罗罗亚当成儿子看待,我能够理解,他看到此刻罗罗亚这副样子会误会,我也能够理解,但是他为什么要我一个弱女子对罗罗亚这样一个大男生负责呢?

  “罗罗亚是格威士皇家学院最乖的男生最可爱了,最听话了呜呜呜我好心痛,你一定要负责哦!”校长随后的啜泣声告诉了我原因。

  虽然罗罗亚这个家伙看上去很彪悍,大家也很怕他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大家都还是知道他的本性啊。

  其实罗罗亚如果没有我,也是不会孤独的。比起罗罗亚需要我,我更需要罗罗亚。

  “洛可!”我还想着要如何打断校长的悲情演出,就又有人叫我的名字了。而这个叫我名字的声音,我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

  我转过头,看着此刻出现在我身边的中年妇女。她身上还穿着参加宴会时穿的礼服,9厘米的高跟鞋都没有来得及回家换掉,眼睛里布满血丝,神情无比憔悴,她就是——

  我的——

  “妈妈。”

  “啪!”

  我喊出妈妈两个字,回应我的却是妈妈打向我的耳光。

  “你真是太胡闹了!居然离家出走!跟我走,再在这个学校待下去,你会跟这个学校一样堕落的!”妈妈狠狠地说完,用力地拉住了我的手腕。我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抗就被她拖着走下了第三教学楼。

  不要!

  我不要这样!

  我不要离开格威士皇家学院,不要离开罗罗亚!

  “妈妈!妈妈!”我拼了命地大叫,“妈妈,我就快死了,你知道吗?”

  “啊?”妈妈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她转过头看着我,眉骨那里有细微的伤心的颤抖,突然她开口说,“你胡说什么啊?你以为你说这样离奇的谎言,我就会什么都依你了吗?”

  事到如今,我只能都说出来了。

  “不是的,是真的!”我从口袋里掏出我的生命支票,那张写了100天数字的纸,我一直都随身携带着。

  “你看,这是我的生命支票。我因为死亡管理局的预备死神——小黑和小白的一次失误,意外于七十多天前死掉了。小黑和小白虽然勉强让我重新复活,但是如果100天内他们不能获得上级的修改命令,我就会如期死掉。”我一口气说完,望了一眼盯着我的妈妈,继续说,“事情大概就是这样,详细的过程,我也可以慢慢地跟你说,那是3月的第”

  “啪!”

  没想到我的话被生硬地掐断,而掐断我的话的居然是妈妈的第二个耳光。

  “你真是疯了!”妈妈横了我一眼,再次抓紧了我的手腕,一边拖着我走一边说,“这些胡话,你再敢在我的面前说,我就一分钱零花钱都不给你了!”

  “我不要零花钱,我什么都不要,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相信我!”我绝望地大叫,拖着她的手不让她带走我。

  突然间,妈妈拉扯我的力量没有了,我抬头看到了罗亚高大的身影。

  “阿姨!洛可的话是真的,你相信她啊!”

  “你又是谁?敢这样跟我说话!”

  “我我是”罗罗亚望瞭望我,小声地说,“我是洛可的朋友,我可以证明洛可”

  “你是洛可的朋友,那么你也是这个垃圾学校的学生了。”妈妈看了罗罗亚一眼,又看了看我,冷笑一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这所学校的最大赞助人,所以你在对我说谎之前,最好想清楚你是不是想退学想疯了。”

  “我没有想退学,我也没有想对您说谎,但是洛可说的话真的是真的。她的确因为一个很离奇、很难以置信的事故死掉,然后又复活了,而且她的生命很可能只剩下最后的三十多天。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但是她说的话绝对是真的,因为和她一起死掉的人还有我。”罗亚认真地说。我也跟着用力地点了点头。

  “真的吗?我的罗亚要死了吗?天啦!”背后传来校长哭天喊地的叫声,校长相信我们的话了,那么妈妈呢?

  “哼”妈妈依旧是冷笑,她的冷笑让我心灰意冷。我是她的女儿啊,女儿会用这么弱智的谎言来告诉自己的妈妈她快死掉了吗?

  “你这样的小毛孩,根本没有资格让我相信。”妈妈冷漠地对罗罗亚说,甩开他的手,重新要将我拉走。

  “罗罗亚才不是小毛孩呢!”我突然用力抱紧罗罗亚的臂膀,冲妈妈大声说,“他是我未来要嫁的人!”

  5

  清晨的学校一片寂静,只有我的结婚宣言在静谧的空气里被无限放大、放大。

  紧接着,学校的大门被打开,到了每天学生上学的时间了。

  好多很早就在大门口守候的同学此刻潮水一般涌进学校。他们自动地停下来,围在路边。因为就在路边的草地上,我、罗罗亚、妈妈、校长大人以及两个后来闻声赶过来的老师,正在上演经典的亲情、爱情大战呢。

  “你你说什么?”妈妈咬着牙齿问我。

  我硬着头皮抱紧罗罗亚回答:“我我说我要跟这个人结婚!”

  “你你们!”妈妈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又狠狠地望向罗罗亚。此刻的罗罗亚虽然头发稍微整齐些了,但是衣服依旧是非常非常不整的。

  我用我的第六感感知到周围同学的目光此刻都集中在他相当狼狈的扮相上。而罗罗亚显然不太了解我妈妈,他以为我妈妈的凶狠样子是在怀疑他对我的真心。于是他也拉紧了我的手,对我妈妈非常认真地说:“阿姨!我会给洛可幸福的!你就放心把她交给我吧!”

  不是的啊,我好想对罗亚说不是的啊!妈妈那个样子其实是在说“你们两个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们吃掉。”

  不过事已至此,虽然旁边的观众越来越多,我还是掩饰不住地开心呢,忍不住把身边的罗亚挽得更紧了。

  不管妈妈会怎么对我,她会发多大的火,我都不在乎了。

  “小子,你叫罗罗亚对吧,格威士皇家学院的全额优等生?”没想到妈妈异常平静,她走到罗罗亚面前心平气和地问道。

  “嗯。”罗罗亚点头,“我是。”

  “哼穷小子。”妈妈的态度又冰冷又高傲,“你以为你攀上我们家的洛可就可以飞黄腾达了吗?我警告你,如果你不识相点,我可以让你的全额奖学金消失,不光在这个学校,在任何学校都没有可能再出现!”

  “妈妈”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会是我的母亲。

  “洛可,你担心了吗?如果你不想让这一切发生,就放开他到我身边来。”妈妈冷冷地说,似乎她完全有把握我会听她的。

  我也

  我也没有选择,只能放开罗罗亚的手。放开他的手,眼泪也顷刻间夺眶而出。不要,不要!为什么本该是我最亲的妈妈,却不相信我?我就快死掉了,为什么她却不相信我?

  “不要以为我会相信你们两个人的可笑谎言,不要以为你们两个人坚决的态度会让我动摇!洛可,不要以为你哭闹我就会让你在这里继续堕落下去,你今天无论如何要跟我走,而这个小子,你一辈子都不会再看到他了!”妈妈狠狠地说,我知道她说得出来就一定做得到。

  她拉着我重新向校门口走去,而我觉得每走一步心都在滴血,走出这里,我的生命似乎也就彻底完结了。

  “奖学金什么的,我才不稀罕呢!”忽然,背后的罗亚大声说,他跑过来,从妈妈的手里再次将我夺走。

  “我也不会让格威士皇家学院最优秀的学生失学的!”罗罗亚夺走我的同时,校长大声对妈妈说,并且站到了我和罗罗亚的面前,不让妈妈再来拉扯我。

  “校长,你清楚你在干什么吗?”

  “我在保护我的学生。”校长轻声回答,“作为格威士皇家学院的校长,我首要的任务不是讨好赞助者,而是保护好我的学生,让我的每一个学生都开心快乐地成长。”

  “保护学生?”妈妈冷笑,“洛可是我的女儿!你是要怂恿我的女儿早恋吗?”

  “我不知道罗亚和洛可是不是在谈恋爱,但是”校长指着我说,“你的女儿现在正在哭,你难道看不见吗?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听她说的话,相信她,试着理解她,给她一些自己的空间呢?”

  “你没有资格教训我。”

  “你是没资格教训你。但是这里,我是校长,一切理所应当有我做主。”

  这时,另外几个老师也挡到我的面前,对妈妈说道:“我们不许你带走洛洛可同学,因为她现在还是属于格威士皇家学院的学生。”

  “好啊!”妈妈转过身,从容地掏出手机,冷笑着看了一眼校长,说,“我就报警看看,我女儿彻夜未归,现在这副样子,看看警察会不会找你们学校的麻烦!”

  报警?妈妈要报警来抓校长和罗罗亚吗?

  “不要!妈妈!你就让我留在格威尔皇家学院吧,只要35天,35天,这个学期完就好了!求求你,求求你!”我忍不住大哭,除了这里,我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容纳我生命中最后的35天了。

  “35天,带到这个学期完?”妈妈眼中闪过稍纵即逝的犹豫,“洛可,你真的这么喜欢这所学校吗?”

  “妈妈,我?”我环视一周,围观的这些人里有些是我以前的朋友,有些是以前对我很好的同班同学,有些则从头到尾就与我不和,但是他们现在都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已经不再关心我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留恋着这所学校。

  “我在格威士皇家学院做了太多伤害别人、利用别人的事,所以现在的我就算从这个学校里消失也不会有任何人感到难过的。但是”我望着妈妈,第一次将长久以来的心声倾诉,“但是你和爸爸从来都不会在家里陪我,从来就不知道我每天想了些什么,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即便这个学校里没有一个人关心我,我也”

  “你在那里胡说什么啊?”突然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大声地冲我吼,“你忘记这个学校里明明有我这个宿敌在了吗?”

  我循声望过去,吼我的人居然是巧巧!

  “我”

  “说什么不会有一个人关心你,我每时每刻都在盯着你耶!我会天天盯着你,直到揭穿你虚伪的真面目!”悄悄大声地说,说完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这个蠢到极点的女人啊,我的真面目早就被我自己揭穿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啦。但是就算她是这样一个又蠢又讨厌的女人,怎么我就是反感不起来呢?相反,此刻我眼中怎么还有了热泪盈眶的感觉呢?

  “洛可,你明明有朋友啊。”接着有更让我感动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望过去,会用那么温柔、那么可靠的声音对我说话的人除了安达学长还会有谁呢?

  “洛可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啊。”安达学长星辰般耀眼的眼睛注视着我,好像要把我从平地捧起来,放到空中,“我永远都会记得在我最迷惘、最需要人?明的时候,洛可主动地帮助了我,陪伴着我。”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现在包围着我的暖烘烘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哭一场的感觉就是感动吗?

  “洛洛可。”

  是不是我出现幻听了,我怎么觉得这个弱弱的声音好像是小白发出来的呢?

  我转过头,果然跟我说话的是在茶茶和冬冬簇拥下走出人群的小白。她弱弱地看着我,好像很想靠近又很怕靠近的样子。

  冬冬和茶茶又推了她一把,她终于站到我的面前对我说:“洛可,你真的不跟我们做朋友了吗?虽然你的确做了很多伤害我们的事,但是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错啊。”

  什么不是完全没有错,明明就是你们的错!可是喉咙怎么这么酸,说不出话来了呢?

  “洛可,我们还是朋友吧,我们其实算扯平了吧!”小白怯怯地看着我,颤巍巍地向我伸出了她的手。

  扯平,开什么玩笑?这种是又不是皱掉的被单,扯两下就平了。但是我望着她的手,怎么就那么难受,那么忍不住想要哭出来呢?

  “洛可,我也是你的朋友啊!”说话的人是我们班的班长。

  “洛可,我也是你的朋友!”是我们班的同学在人群中对我大声地说。

  “洛可,你如果离开了,我们也会伤心的”

  “洛可,不要哭。”

  “洛可,格威士皇家学院不会希望你走的”

  “洛可!”

  “洛可!”

  人群中呼唤我名字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我想眼泪什么的,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吝啬吧!

  “谢谢,大家!”

  “谢谢谢谢大家!”我握住小白的手,更多的手摸向了我的头、我的肩膀,握紧了我的手。

  我被大家需要着,整个格威士皇家学院需要我。

  最后在人群中,有一个人朝我灿烂地微笑着。虽然他上挑的剑眉在他笑得最温柔的时候还是会让人觉得威严异常,虽然他笔挺的鼻梁总是会让他的任何表情看上去带着天然的冷酷,但是他对我笑着,世界上最温柔、最宠溺的笑容,这就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罗罗亚。

  “罗罗亚,大家,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