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恋君情狂安琪暮光之城全集[美]斯蒂芬妮·梅尔爱妻小男人艾蜜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饮馔录 > 第七章

  「你认识我姨母吗?」

  坐在进思斋中,荀云照例品尝着任赫的好手艺,今日的消夜是枣泥山药糕与玫瑰清露。

  「不认识。」

  坐在进思斋靠窗的软榻上,任赫今日喝的是兰陵窖酒。为了避免荀云又发脾气,所以下酒菜也是枣泥山药糕。

  「是吗……」荀云沉吟一会儿,「但她看你的目光有些奇怪。」

  「大概是我长得太好看了。」任赫哈哈一笑,「可惜我不喜欢年纪太大的女人。」

  荀云闻言,皱起眉头缓步踱到软榻边,「你当然不能喜欢她,还有沈霞、秦泰、刘淮与那群大家闺秀,这些你全部都得离得远一些。」

  任赫眨眨眼,疑惑的问:「为什么?」

  「因为你只能让我一个人碰、只能看着我,同样也只能喜欢我。」荀云目光炯炯的看着任赫,瞧见他的脸在火光下瞬间晕红。

  「谁……谁啊!」任赫涨红脸别过头去,「谁喜欢你啦?」

  「你。」荀云勾起他的下巴,不让他避开自己的注视,「那一晚你不是说过你喜欢我了吗?」

  想到那一夜自己被荀云用那种手段逼迫承认,任赫的脸轰地一声整个烫红。

  「那是你逼我的!」在那种情况下要如何反抗嘛!

  「逼?」荀云挑起一边眉毛,不正经的笑道:「有吗?不都是你自愿的,而且你还一直叫我不要停的啊!」

  「你……」任赫羞怒的一把推开他,「我又不是在和你说那些!」

  「唔……」荀云又逼近任赫的脸笑道:「不是那些?那么是在说你一直要我快一点的那件事吗?」

  这个人怎么那么让人讨厌!

  「就说不是了!」任赫气得大吼,「明明是在说我喜欢你的那件事,你怎么老是扯到那些有的没的!」那些床第之事有谁像荀云这般敞开说的,知不知羞啊?

  任赫气呼呼的瞪着荀云,而荀云则缓缓勾起一抹得逞的诡笑。

  「的确。」荀云颔首,「我扯远了,你是在说喜欢我,而不是在说别的。」他又奸诈的一笑,「嗯!关于你喜欢我的这件事,我该怎么回答比较好呢?」他抚着下巴思索起来,「哎呀!这真是太让我受宠若惊、太让我心花怒放了。千言万语皆难以表达我心中的喜悦,不如就以行动来证明吧!」

  这……这个奸诈卑鄙的家伙!

  任赫这时才知道自己又让荀云设计了,但已然来不及反驳,因为荀云那张笑得邪魅的脸正不断朝自己靠近,似乎真的打算用「行动」来证明。

  「这里是书房!」他连忙提醒荀云,好歹要看一下场合嘛!

  「不错啊!」荀云竟然毫不理会,动手解开任赫的衣带,「偶尔换一下地方,能获得不同的满足。」反正在厨房也都做过了。

  「会让人看见!」任赫赶紧侧头避开荀云朝自己颈项袭来的嘴,手也开始努力的去推拒这只要朝自己逼近的发情野兽。

  「有人说……」荀云没吻到任赫,但他的大手却朝任赫身下探去,「这样会更有感觉喔,因为……非常刺激。」大手不轨的开始动了起来。

  天哪……谁来撕烂荀云的嘴、剁了他那双下流的手?这个人发情都不看场合的吗?

  任赫拼命的想将荀云的手抽出,但荀云的力气偏偏比他大很多,他很快的在荀云的逗弄之下开始恍惚起来。

  「不要这样……」气死人了,快把手拿开啊!

  「那这样如何?」荀云的手往他的股间探去……

  「唔!」任赫身子一绷,痛得直皱眉,「我不要在这里……荀云……」他拼命摇头抗拒。

  但是,若他喊停荀云就会住手的话,哪还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乖,忍着点。」荀云抬高任赫的身子,昂然的坚挺不由他抵抗的一口气埋进他的最深处。

  「啊──」好痛!

  可恶……自己根本还没准备好!任赫狠狠的瞪了荀云一眼,这人怎么这么猴急啊!

  荀云兴奋的微微喘气,将任赫的腰抬得更高,「小赫,你一定很怕被人看到吧?你今天比以前都还要诱人呢!」

  拜托别说了!任赫羞窘的掩住脸,身子更因荀云的话又猛地一绷。

  「呜!」荀云忽然眉头一蹙,俊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放松一点,要不然……我也很难受……」

  「那就……快点离开啊!」任赫皱眉抗拒着,他真的很怕让人看见!

  荀云侧耳一听,忽道:

  「好像……有人来了耶……」

  「有人?」任赫一听,慌得拼命挣扎,想将荀云推开,「那你快点离开啦!」

  谁知荀云竟微笑的摇摇头,「不行,我要让大家都知道我们是这种关系。」他又轻声一笑。

  不会吧?

  任赫正待阻止他这个荒谬想法,无预警的,荀云开始动作起来。

  任赫死命咬住嘴巴不出声,简直快让荀云的大胆气到昏倒。就算真的要让别人知道……也不用选这种方式啊!

  他用力拍打荀云的肩头,更生气的狠狠咬了他一口,但荀云都不为所动。任赫慌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荀云不仅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更加放肆起来,逼得任赫低吟出声。

  「呜……呜呜……」任赫连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巴,眼泪不断往下落,根本分不清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过大的快感让他掉泪。

  明明心头提心吊胆,偏偏快感仍旧强烈的撼动着他。

  最后,荀云一阵低吼,在任赫体内释放全部的情欲……

  荀云趴在任赫身上喘着气,两人都已汗流浃背。

  「舒服吗?」他撑起身子,爱怜的吻去任赫因为害怕而流下的泪水。

  任赫摇着头没有回答,他的心还狂乱跳着!

  终于,任赫深吸几口气,才哽咽的开口:「为什么要这样?混帐,你要让人知道,为什么不用别的法子?偏偏要让我这么难堪……」

  他还宁愿荀云像之前那样,好好的坐下来准备告知秦泰,自己至少不会是这般丢脸!

  「别哭了。」荀云连忙搂着他不舍的哄着,「我是和你闹着玩的,根本就没有人经过啊!」虽然他真的很希望有人经过。

  什么?

  任赫瞠大泪水迷蒙的黑眸,讶异的看着眼前该死的荀云,目光带着惊惧与狐疑,然后逐渐转为了然与愤怒。

  「你说什么?」他拭掉泪水,换上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没办法。」荀云居然不觉得惭愧,还用无辜的表情解释理由:「你总是阻挠我向秦泰与刘淮说这件事,我只好施点小伎俩,让你点头答应我说出去啊!」

  这算什么理由?小伎俩?这根本是阴谋!最可恶的是自己又再一次傻傻的中计!

  任赫恨恨的穿上衣服,气到不想与荀云说半个字。

  奸商,果然无奸不商,荀云更是奸商之中的奸商!自己不但口才不如他,就连心机都不如他。可恨,早知道一开始就下毒毒死他!

  「怎么不说话啦?」荀云走向前搂住任赫,却被他用力挣脱开。

  「你最好从今天开始就别再吃我煮的东西,否则难保有一天你不会中毒身亡!」任赫忿忿的威胁。

  谁知道荀云又是一笑。

  「笑什么?」任赫看到荀云的笑脸,气得大吼,更为荀云的自信气恼不已。自己总是让他牵着鼻子走,还老是上他的当!

  「我在笑……」荀云似乎非常的开心,他又一把搂住任赫,更趁任赫忙着挣扎时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我的小赫果然很担心我,就连要毒杀我都还好心的先提醒我,怕我不小心就这样离开他,让他成了寡妇。」

  这个人的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

  「你这个人……你说,你到底有哪些事是对我说实话,不是骗我也不是耍我的?」任赫手着腰,气恼的指着荀云的鼻子大声质问。

  「当然有啊!」荀云一本正经的说:「我爱你,这绝对是实话,苍天可表,明月可鉴。」

  任赫闻言总算稍稍气消,脸色也好看许多。这还差不多,总算是说出比较象样点的话了。

  荀云见他似乎好些了,又喂上前去自后头环住任赫的腰,在他的颈畔低语:

  「不只是那个,我还有说很多的实话啊!只是你一时没想到罢了,像是……」他的手开始往下滑去,「小赫,你好诱人,真是让我发狂;你的声音让我听得好销魂,你真是太棒了……这些全都是真的啊!」

  末了,荀云还在任赫的臀部摸了一把,这简直就是色老头才会有的行为。

  这个该死的家伙、烂到极点的嘴巴……

  「哈啾!」虽然窝在暖暖的被子中,任赫还是打了个大喷嚏。

  「怎么了?」荀云睁开眼,下意识的将任赫揽近自己。

  「不知道……咳……咳咳……」任赫开始咳嗽起来。

  「嗯?」荀云见状终于清醒了,他撑起身担忧的审视任赫的脸,「生病了?」他的手探向任赫的额头,果不其然,触手一片火烫。

  「头好昏。」任赫无力的说着,将被子更加拉高的盖住自己。

  「我去叫大夫来。」荀云立刻下床穿上衣服,要小白去唤大夫。

  不一会儿大夫来了,诊断结果任赫的确是感染风寒没错。大夫开了几帖药,又嘱咐几句便走了,小白也出门去药铺抓药。

  坐在床边,荀云爱怜的吻吻任赫的额头,「会不舒服还是肚子饿吗?」

  任赫只是摇摇头,「奇怪,我怎么会生病?」他自幼身体强壮,可从没病倒过。

  「可能是……」荀云沉吟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促狭,「前些夜里在书房中做的时候,不慎感染到风寒了吧?」

  任赫闻言脸上一烫,立刻皱起眉头骂道:「荀云,你怎么老是说这些有的没的?知不知羞啊你?」

  怎么有人可以老把这些事挂在嘴边?

  「嗯……」荀云也不理会任赫的怒气,又自顾自的开口:「要不就是你半夜替我盖被子,结果倒害自己忘了盖。」他笑笑,「小赫,原来你这么爱我啊,我真是感动。」

  够了!「荀云,数到三。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一、二……咳咳……」还没数到三,任赫便咳到不行了。

  荀云拍拍任赫的脸,嘻嘻一笑,「怎么不继续数了?果然只是一时气话,心中其实是很舍不得我吧?我不在了,谁与你聊天解闷呢?」

  谁要跟他聊天啦?他在反而让自己因为他而更闷!

  任赫气恼的白了荀云一眼,还是止不住的猛咳。

  「真可怜。」荀云脸上漾开一抹疼宠的笑容,慢慢逼进任赫,「要不将它传染给我吧!我替你受这些罪。」

  说罢,他轻啄了任赫的唇一下。

  任赫的眼胖瞬间瞠大,连忙将荀云推离自己,「你疯啦?」会被传染的。

  「我没疯。」荀云再度靠了上来,「看你这样一直咳,才会让我心疼、心焦到发疯。」

  他随即又吻住任赫,这次连舌头也伸了进去,似乎真的打算与任赫做一对同命鸳鸯。

  任赫拼命-打他的肩,想让荀云停止这种愚蠢的举动,但是他依旧文风不动。反倒是任赫因他这深入的长吻而逐渐没了气,最后他只得放弃挣扎,再度任由荀云摆布。

  原先合上的房门不知何时被打了开,一阵风来,将它吹得咿呀作响,但在里头的两人并未发觉,只是沉浸在彼此的热切索吻之中……

  「当真如此?」乔若兰蹙起秀眉,脸色一沉。

  沈霞只是抽抽噎噎的立在一旁,神情极为凄惶。

  她今早听说任赫病了,便想借机去探望一下。任赫平时都让云哥哥给霸着,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能与同是长相好看之流的任赫接近,却没料到结果是如此不堪!

  她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自己今晨所见,两个男人在接吻……多让身为女人的她难堪啊!原来云哥哥不娶她,甚至对她不理不睬,是为了这层理由?

  而她原本对任赫的好感也在那一瞬间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是满心的憎恶与嫉恨。她自小的唯一心愿,就是能成为一心恋慕的云哥哥的妻子,想她艳质丽姿,怎会没有成功的一日?先前她只当云哥哥是忙于事业而不谈婚娶,怎知道她竟会有落到与一个男人竞争自己未来夫婿的一日!

  她的对手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

  「霞儿,别哭了。」乔若兰将女儿拥入怀中,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这种事原就平常,云儿只是一时好奇,时日一久就觉得会乏味,-也不用担心。」话虽是如此说,但她紧蹙的眉却不见平抚。

  「但是……」沈霞又哭道:「云哥哥完全不想理我,我如何能够心安?」自己纵使日日借机接近,又总会让他想到法子脱身,可见荀云根本不喜欢她。

  原本心存着只要慢慢等待,再由父母施压,自己的美貌又难有人匹敌,荀云总有一日是非她不娶的,但现在……如何让她不心慌?

  乔若兰眉心一敛,细细思忖这件事的严重性。荀云的性子她也不了解,但他平日为人自重,也极少拈花惹草,却偏在此时做出这样荒唐行径!想起任赫是柳艳的儿子,一股厌恶之情陡地升起,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都专做夺人所爱之事!为了女儿的幸福与自己的下半生、为了多年前的难解恩怨,她立刻心生一计。

  「霞儿,-别哭,听娘教-怎么做……」乔若兰压低声音,贴着女儿的耳朵悄声的说着,「就是这样,-记得了吗?」她要让柳艳的儿子也尝尝让人背弃的酸楚滋味!

  「嗯!」沈霞用力的点头。

  为了自己的未来,这个计划一定要成功!

  夜半醒来,喉间的干涩让任赫不适的皱皱眉。

  好渴!他眨眨眼,想看看荀云是否还在身旁,但床边空无一人。

  任赫不禁有些气恼,自生病以来荀云老是黏着自己,夜晚更是寸步不离,说是要就近照料,但其实也没什么事要他去做;怎么这会儿真的需要他的时候,却又偏不在?

  舔舔唇瓣,他决定自己去倒水还比较快。

  下榻穿上鞋袜,任赫摸索着走到桌边,手正要触到桌上放着的茶壶,就感到颈上一凉。有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是谁?

  想到只有一个人会对自己做这种事,任赫狐疑的问道:「是娘吗?」她怎么又来济南了?他下意识的伸手要推开架在脖子上的冰凉刀锋。

  「不准动!」

  声音是女人没错,但却不是娘。

  任赫听话的垂下手,「-是谁?」不是娘在与自己开玩笑,那是谁要取自己的性命?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与荀云所做的那些苟且之事。」那人冷笑一声,「两个男人,不觉得羞耻吗?」

  任赫一怔,「-怎么知道?」猛地他忆起自己上回被荀云设计答应让他说出去的事,「荀云说的?」那为什么要拿刀子架着他?

  「哼!」那人又重哼一声,「这种龌龊之事,你想弄到人尽皆知,只怕荀云还不肯。」

  这女人在说什么?明明是自己不肯让荀云说,而荀云偏要告诉秦泰他们的,他才不是那种大嘴巴之人呢!任赫暗暗恼火,自己居然被当成这种人了!

  见任赫不语,女子又冷冷讥嘲道:「你勾引他是为了什么?家产?还是荀家的传家酒方?你以为凭你这种男色能惑得了云儿多久?」

  没察觉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云儿」二字,乔若兰又继续道:「告诉你,是云儿他为人厚道,不忍将你赶出荀园,其实他早就对你生厌了!」

  任赫的身子因此话微微颤抖。

  「他和沈霞自幼便有婚约在身,这次她来荀园,就是要与云儿谈论婚礼事宜,你趁早死了那条心吧!像你这样死缠着他,真是不知羞耻啊!」

  什么……任赫不再默不作声,他火大的转过头,身子因怒火而发颤,显然气到极点了。

  「-到底在胡说什么?」是荀云死缠着自己,还用那样的手段将他……为什么到了最后,自己却成了罪魁祸首?

  「荀云呢?」任赫冷冷望向她。「我不想为这种事多费唇舌,让他跟-说。」

  乔若兰也收回匕首。「他?」她冷笑一声。「只怕他现在根本不想再见到你了。」

  任赫不理她,径自走出房门去找荀云。该死的荀云,他到底是如何跟这女人说的,竟然敢让自己背黑锅!

  「他在后花园里。」乔若兰暗暗高兴自己的目的达成。

  任赫一顿,脚步也转往后园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