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傲爷刀柳残阳宛如塘鹅E·S·加德纳鲤·荷尔蒙张悦然笨福晋香弥县领导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饮馔录 > 第九章

  「我不娶沈霞。」荀云连看都懒得看乔若兰。

  「云儿,你……你就真那么喜欢那男人?」乔若兰气到脸色发白。自己的女儿又美丽、又娇憨,有哪一点是比不上那狐狸精的儿子?

  「没错。」荀云手上忙着,「我爱他,不可能更改。」

  「你!」乔若兰气冲冲的站起身,「你娘生前再三嘱咐我要好好管束你,更要我为你的婚姻之事作主,我现在命令你即刻就娶霞儿!」她不可能放弃的,她只剩沈霞这个宝贝女儿了。

  荀云手一顿,抬起头冷冷对上乔若兰的眼,「姨母,我看-是忘了荀家当家的人是谁了吧?-不过是个外亲,凭什么决定我的事?」

  「就凭我是你的长辈!」

  「哼!」荀云卸下先前伪装的温文有礼,放下手上的东西慢慢走近乔若兰。

  乔若兰竟让他的气势逼得退了一步。

  「长辈?」荀云冷哼一声,「有哪个长辈是像-如此自私又卑劣的?为了多年前的恩怨,-选择在众人面前羞辱任赫,让他只能难堪的离开;现在-会关心我的婚姻大事,是不是因为姨父不喜欢-,想要纳妾,-就费尽心思想要再找个靠山,所以脑筋就动到我的身上来了?」

  他原本清明的眼眸覆上一层寒霜,「-要沈霞在那晚将我自任赫身旁支开,又故意对任赫说我要娶沈霞,-对他说什么我是不知道,但也可以猜想有多难听了。然后,-又设计让任赫见着那一幕,任赫虽然生气在心,却还未曾对我心灰意冷,所以-又另外找方法将他撵走。我想,就算任赫的母亲没来勒马楼,-也已想好法子要让他在众人之前难堪了吧?」

  阴谋全让荀云猜中,乔若兰双唇一抿,换上阴冷的表情。「没错,我无法原谅任耕樵抛弃我,所以,我要他的儿子也尝尝这种伤心欲绝的滋味!我不得已嫁给你姨父,前几年他还对我百般疼宠,现在又因为我生不出儿子而想纳妾;我不答应,他就住在那贱女人的家中不回来。我不能让我与霞儿的下半生没有依靠,所以,霞儿一定要嫁给你,这样我才能有数不尽的家产让我无忧无惧!」

  人心的贪婪与欲望都明显刻在这显得老丑的女人脸上,荀云压下心中翻腾的怒火,开口唤道:

  「秦泰,你进来。」

  秦泰走了进来,「主子?」

  「给她们母女俩一笔钱,然后将她们赶出荀园,我回来的时候,不想再看见这两个惹人厌的女人。」

  她们要钱,行,他可以保证她们下半生衣食无缺,但,前提是她们得滚得远远的!

  乔若兰本来还要说什么,却让荀云冷寒的目光惊得不敢再出声。

  「主子,您要去哪里?」秦泰有些诧异。

  荀云拿起收拾好的包袱,「当然是去将任赫追回来。」他不会让任赫离开自己身边的。他说过,两人间若有争吵误会,他一定会想方法让他不再生气。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他又自一个木柜中取出一包东西放入怀中。

  「主子,你当真……」秦泰小心翼翼的求证谣言的真实性。

  荀云点头,「很早以前我就想告诉你们了,但是小赫不准我说。」

  当真如此……秦泰鼻子抽了一下,似乎要哭了。

  荀云懒得去理秦泰,只是将包袱扛上肩,「是我先耍手段得到任赫,他回来后,不准你们在他背后指指点点。」

  他步出门外,小白已将马车备好了。

  「主子,你一定要让任公子回来喔!」想到任赫对自己种种的好,她才不管他与主子之间是对是错,总之任公子是个好人,比起乔若兰母女要好得太多了!

  「不错。」荀云拍拍小白的头,「回来我让-做总管好了。」他横了秦泰一眼。

  秦泰连忙也挥挥手,「主子,您一定要带任赫回来,路上小心!」

  开玩笑!他怎么可以因此丢了饭碗?

  「畜生!」

  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偌大的书房里。

  任赫抚着被打到红肿一片的脸,不言不语的继续跪着。

  任耕樵气到浑身都在发抖,随手自下人手上拿过竹杖,就要往他身上打去。

  「老爷,别这样!」齐婉连忙护住任赫,不让盛怒之下的任耕樵将儿子打成重伤。「赫儿已经跪了很久,你让他起来吧!」

  柳艳走过去牵起齐婉。「大姐,-别为他求情,他干下这等伤风败俗之事,理应受罚的。」

  「妹妹!」齐婉摇摇头,还是抱着任赫不让柳艳将自己拉开,「赫儿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他只是爱上个男人而已!」

  柳艳生下任赫没多久,就一肩挑起教导任桓武功的责任,所以几乎都是齐婉在照顾任赫,感情自然深厚。

  「婉儿,-让开!」任耕樵吼道,「我今日就打死这个不肖子,让他到九泉下给列祖列宗一个交代!」

  什么人不喜欢,偏偏去喜欢个男人,要他任耕樵的脸往哪里搁?

  「不行!」齐婉怎么都不肯走,「赫儿他没错,都是爱人,为什么爱男人就不行?」

  「-!」任耕樵脸色铁青的举起手,却不敢将藤条落在爱妻身上。「他都是让-给宠坏的,-知不知道?」

  儿子先是不负责任的离家,回来后又得知他爱上个男人,会如此大逆不道,都是因为齐婉对他宠溺过了头!

  齐婉只是流着泪,「妹妹,他是-怀胎十月生下的,-怎么不为他说说话?」

  「大姐……」柳艳看向儿子那双倔强的眼眸,长叹一口气,「我能说什么?他都不顾虑我这个做娘的感受了。」

  当她向儿子求证这件事时,可知道得到答案的那一刻,她的心痛到纠结成一团,几乎要无法呼吸了?自己的儿子居然是个……多让她失望和伤心!

  任赫总算有了动作,他缓缓撑起跪到发麻的双腿,并将齐婉扶起。

  「大娘,-别因为护着我,就和爹闹脾气。」

  齐婉摇摇头,「大娘只要你天天都快乐。」

  任赫叹口气,目光转向正气到吹胡子瞪眼的任耕樵,「爹。」

  「哼!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任赫只是耸耸肩,「那我从此都不煮饭给你吃了。」

  这是……威胁?任耕樵睁大眼,狠狠瞪着他。「你说什么?」

  「我让你打过、骂过了,既然你气没消又坚持要断绝父子关系,那我为什么要替一个陌生人做饭?」

  「你!」任耕樵因他的话气结。

  众人没料到任赫还有这一招,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对父子僵持。

  「不吃就不吃!」任耕樵像个小孩子似的负气一撇头。

  「那好。」任赫淡淡一笑,「大娘,-肚子饿不饿?我煮一大桌好菜让-吃。」

  最后,任家所有人一个个弃械投降。

  先是柳艳受不了,拿起筷子夹了块香嫩的酒酿清蒸鸭送入口中。

  莺儿一见,也大着胆子舀了一匙红烧干贝,像怕被斥骂似的赶紧塞入嘴里。

  总管见状,也偷偷拿了个包子,走到门外囫囵大嚼起来。

  「大娘,这是您最爱吃的醋溜白菜,多尝一些。」任赫殷勤的夹起满满一箸,放进齐婉的碗中。

  齐婉闷声一笑,偷瞄了任耕樵一眼。

  这哪是她爱吃的?分明是任耕樵的最爱。

  每次这盘菜一端上桌,任耕樵就不准任何人与他抢,非要将整盘都纳为己有才甘心。

  任耕樵气闷的望着齐婉吃了一大口白菜,肚子也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这是什么声音?」齐婉抿唇揶揄问道。

  任赫与柳艳也同时噗哧笑出声。

  「咕噜噜的,可是水声?」任赫故意猜错。

  「是水声吗?」柳艳假装侧头细细听了一会儿,「可好像不是院子中的水池传来的啊,似乎是在这房中……」她睨了眼任耕樵。

  任耕樵受不了众人的调侃,硬脾气的他索性起身,气冲冲的一拂袖而去,不再待着看众人在他面前大吃大喝。

  任赫望着父亲的背影,笑意凝在唇畔,有些惆怅。

  「赫儿,别难过。」齐婉拍拍他的肩,「他就是那副怪脾气,其实心里已经动摇了。」

  柳艳也颔首,「再过不久,他就会像以前一样,拼命大口吃你做的菜,一面要你再多煮一些的。」

  是吗?

  任赫打起精神,又笑了笑,「大娘、娘,-们好久没吃我煮的菜了,再多吃一些吧!」

  躺在房内睡不着,任赫起身往园中走去。

  园中梅花开绽,梅树扶疏横斜,淡淡幽香溢满整座花园;凉风轻轻吹送,将这股香味吹得断断续续,有股欲尽不尽的哀伤。

  任耕樵果如齐婉与柳艳所言,过没几日就要人来叫任赫煮饭给他吃,虽不说半句话,但显然已经默许、原谅任赫了。

  「管他去爱什么人,只要别杀人放火就行,总之,我肚子饿了,叫他煮饭给我吃!」这是任耕樵后来对这件事发表的看法。看来,他也不想与自己的肚皮过不去。

  坐在石椅上,任赫支着下颚发起呆来。

  有时候他会想,反正他还在气荀云,他大可说自己只是一时让荀云用计陷落,他爱的其实是女人,那么就不会惹得爹发这么大的脾气了,自己也可以将这些事当作是个难堪的记忆,丢在脑后重新生活。

  但,就是没办法。他为自己仍旧思念着荀云这件事觉得气闷,好像……真的陷得太深了,要抽身,好难。

  任赫皱着眉,想到荀云现在可能正与沈霞新婚燕尔,就又落落寡欢起来。

  他陷入自己的沉思之中,连有人走近他都不知道。直到一个黑长的影子清楚出现在地上,任赫才惊觉的要回过头。

  「唔……」嘴巴被掩上,眼睛又被蒙上,任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喘,眼前就一片黑暗。

  「嘘!」来人要他别出声,「你在想什么?」他刻意压低嗓子,让任赫听不出他的声音。

  捂住任赫的手微一松开,似乎是要他回答,但任赫不语,他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些?

  「让我猜猜。」那人轻声一笑,「你一定是在想,心爱的荀云和沈霞正在济南卿卿我我的,肯定早忘了你了,是不是?」

  任赫身子一僵,这个人……

  「你……」他正要开口,却又被捂住嘴巴。

  「听我说。」他灼热的鼻息喷在任赫的颈项间。「他怎么可能会忘了你?他这么爱你,费尽心思、不顾尊严的扮女人就只为得到你,怎么可能只是想玩玩而已?沈霞的那件事是旁人造的谣,若你因为这样就信了,会让他觉得那些付出的爱未免太不值得了。」

  任赫用力挣扎起来,这个家伙……是荀云!

  荀云如他所愿的松手。

  任赫立刻回过头一看,果真是他!

  「你怎么……」荀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接我这个因为生气而回娘家的娘子。」荀云勾起一抹俊美的笑。

  什么!任赫闻言羞恼的站起身,「谁在生气了?我是因为想回家才回来的,根本与你无关,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你怎么这么说?」荀云揽住任赫的腰,制止他的挣扎,「别告诉我,那一天那张快哭出来的脸不是你。」

  谁要为这种人哭啊!任赫用手肘往后一撞,害荀云痛叫一声,放开手。

  「你私闯民宅,我要让官府派人来捉你。」任赫说完就真的要往前走。

  荀云才不让他离开,他一把扯住任赫,将他往自己的怀里一带。「别生气了,我很想你,我不能没有你。我刚才都解释过了,那些全是我姨母的诡计,我也被蒙在鼓里。」

  任赫挣脱不了,只得窝在他怀中恨恨骂道:「你让她用那种方式将我们的关系说出来!」

  「对不起。」荀云轻吻任赫的发丝,为自己的大意懊悔。

  「你害我让我爹痛打一顿,差点断绝父子关系。」想到前些日子父亲脸上的失望与愤怒,任赫有些哽咽。

  「对不起。」荀云紧紧拥着任赫。「你可有受伤?」

  「哼!」任赫轻哼一声,「爹那么爱吃我做的菜。哪敢再说些什么!」

  荀云松了口气,稍微放开任赫,勾起他的脸。「小赫,是我的错。是我强迫你与我在一起,却还让你遭受这些原该属于我的惩罚,原谅我。」

  任赫才不会这么快就原谅这个家伙,自己为他受了这么多苦,他只说声抱歉就行了吗?才没这么便宜!

  手一伸,「拿来。」任赫斜睨着他。

  饶是荀云聪明过人,也让他的动作弄胡涂了,「什么?」

  「赔偿。」任赫收回手,抱着胸一撇嘴,「心痛、皮肉也痛,这些加起来,总共要一百兰陵郁金当做陪罪礼,你带来了吗?」

  什么?荀云有些讶然。自己走得匆忙,哪想得到这些?

  「没有?」任赫气恼的又一撇头,「我不会原谅你的。」自己这几日都被肚子里的酒虫闹到浑身发痒,荀云居然还没带酒来!

  荀云连忙拥住要离去的任赫,「和我回济南,随你爱喝多少、就喝多少。」

  「不要。」任赫执拗的拒绝,十足的任性。

  月光照耀在他那张恼怒的脸上,微蹙的眉与咬到泛红的下唇,这是任赫生气时必有的反应,却让荀云怎么看都看不厌,总觉得他可爱透顶,还为此怦然动心。

  知道任赫在耍性子,荀云忽然一笑,目光带着促狭,「你真的不原谅我?」他该考虑换一个每每都会奏效的法子了。

  「哼!」任赫又重哼一声。每次牵扯到酒,他就变得与为了吃而闹脾气的荀云一样孩子气。

  「这是回答吗?」荀云漾开一抹邪肆的笑容,「看来,得试试另一个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