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后宫·如懿传2流潋紫大少爷能屈能伸湛亮极恶情狼安琪巫言朱天文密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 > 第2772章 除夕,谁的快乐谁的悲伤(1)

第2772章 除夕,谁的快乐谁的悲伤(1)

    简沫收回视线,看向顾北辰。

    顾北辰微微和她示意了下,她暗暗叹息了声,继续吃饭。

    “阿辰,我有些担心墨晨……”简沫在厨房切水果,看了眼正在削皮的顾北辰。

    “嗯。”顾北辰应了声,将削好皮的凤梨递给简沫切片,“墨晨这几天是比较奇怪。”

    “你觉得……”

    “沫儿,”顾北辰看向简沫,浅笑说道,“让他自己处理。”

    “我知道,但我还是担心。”简沫撇嘴,切着凤梨的动作有着气。

    顾北辰笑着摇摇头,拿过苹果削皮,“不管因为什么,孩子的事情他们自己去处理,我们担心归担心,不要过分参与。”

    顿了顿,“虽然石少钦那个人自己不咋地,但教育墨晨这点上,倒是挺不错……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有经验呢?!”

    “……”简沫停了手下动作,嘴角轻抽的看向顾北辰。

    这聊儿子的烦恼,怎么聊着聊着,就成了吐槽少钦了?

    “我说顾总,都老大不小了,能别这么幼稚,成么?”简沫翻翻眼睛,一脸受不了。

    “偷养我儿子,还有事没事的霸占我女儿……”顾北辰轻哼,“我幼稚还是他这人就有问题?”

    “……”简沫看着顾北辰这样,一时间,竟是无语凝噎了。

    夜晚,畅欢苑小区里总能听到小孩笑闹下放炮的声音。

    虽然很冷,可架不住要过年时,小孩对过年这个节日的期盼。

    顾琰上了天台的玻璃暖房,看着坐在藤椅上,看着外面夜色的石墨晨,上前。

    “喝一杯?”顾琰从酒柜里拿出两罐啤酒上前,递给石墨晨一罐。

    石墨晨接过啤酒,好看的嘴角微扬,“大晚上找我喝酒,不怕嫂子嫌弃你?”

    “没事,我说陪你,她一般会忍着。”顾琰开着玩笑在一旁坐下。

    “陪我?”石墨晨拉开啤酒罐和顾琰碰了下,笑着说道,“这话听着有隐藏意思。”

    顾琰喝了口,笑着说道:“感觉你需要陪着喝一杯,我这个做哥哥的呢,自然是要陪的。”

    石墨晨笑笑,没说话,喝了口。

    不隐藏不辩驳,他也知道,他不说,哥也不会追着问。

    大家都是成年人,也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很多事情不需要多说多问,意会一下就好。

    唉,有家人的感觉,真好啊!

    家人……

    石墨晨抬手,灌了一口啤酒,视线看着外面墨沉的夜空,渐渐地,心有些紧。

    有家人的感觉真好,可没有呢?

    石墨晨一想到唐笙现在的处境,心就揪着疼。

    可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

    “哥,”石墨晨喊了声,偏头,看向也看向他的顾琰问道,“你说,责任重要,还是感情重要?”

    “嗯……”顾琰双手搓动着啤酒罐,略微沉吟了下后说道,“都重要。”

    “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我们需要找一个平衡点。”顾琰躺靠在椅子上,双腿伸直的展开,大剌剌的样子一点儿帝皇总裁的形象都没有,“其实吧,作为男人,责任是最重要的,但感情这东

    西太过玄幻,你有时候觉得你不需要,可又一直在身边,你要是觉得需要吧,可又好像挺多羁绊的。”

    “你和嫂子很好。”石墨晨收回视线,喝着酒。

    “嗯,我和一一是青梅竹马,我这人吧,危机意识也挺强,把一切不可能的因素都给扼杀在摇篮了。”顾琰轻叹一声,“当然了,这和成长环境也有关。”

    因为当初妈妈带着他去了英国,是看着uncle离如何守护妈妈,又没更进一步的。

    自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看上的,一定要争取的同时,先要将有可能成为对手的人给直接弄走。

    “墨晨。”顾琰轻叹一声,“其实,你再迷茫,得到再多人的建议或者体会,都没用。”

    石墨晨没说话。“因为,每个人不同,每个人的感情也不同,经历、责任,甚至环境都不同……没有可比性。”顾琰垂眸看着手里的啤酒罐,微微晃动着,“我不能告诉你,为了感情如何,

    也不能支持你为了责任如何……这些,是需要你自己权衡利弊的。”

    石墨晨喝了口酒,依旧没说话。

    道理,形势,他都懂,都明白。

    只是……

    石墨晨敛眸,眼底深处,全然是自嘲。

    玻璃暖房里,弥漫了微微伤感的气息,兄弟两个人,喝着酒,也没再聊什么?

    与此同时,龙岛某茶馆的小雅阁里,手指敲动键盘声音,就好似有韵律一样,时快时慢。

    欧阳渌:能查到的就这些,但我觉得,迷惑性是比较大的。

    唐笙看着欧阳渌传过来的轨迹图,其他不知道,光二人都在西雅图期间,明明石墨晨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轨迹图竟然也有在去别的地方。

    这还不算,估计应该还有不是用‘石墨晨’这个名字出行的记录。

    如果石墨晨真的和XK有关,不管是人员资料还是什么,太容易办到了。

    何况,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交通工具,私人专机。

    除了注册人资料,乘坐的人是谁,有时候都不会有详细资料。

    欧阳渌:笙笙,你打算怎么做?

    唐笙呡了嘴角,好一会儿才回复:我不知道。

    是,她不知道!

    明明已经有了很明确的指向的时候,她不知道,她迷茫了。

    欧阳渌轻叹一声:你爸爸的死在你心里是个死结,你不打开,这辈子都不会安心,也不会快乐。

    唐笙没回复。

    欧阳渌也没打字了,索性拨了电话。

    “笙笙,不行了,你去找下石墨晨,好好谈谈……”欧阳渌说道,“不迂回,就聊聊他的身份,你的问题。”“他是知道我找他的目的的。”唐笙垂眸,眼睛里已经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我刚刚想了挺多……开始,他不帮我,后来,和我一起后,其实,他是一直在引导我离开龙

    岛的。”

    欧阳渌没反驳。

    这话是笙笙自己说的,其实,他也想说。“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他,当面摊开说,身份,事情……全部摊开说。”欧阳渌声音有些凝重,“然后看看他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