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庶女明星粉剑金鹰佚名幸福缺氧中悠悠八表雄风司马翎江汉屠龙云中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有个女孩叫夏桐 > 有个女孩叫夏桐 正文 番外 许凡

有个女孩叫夏桐 正文 番外 许凡

 随机推荐: 碟形世界:魔法的色彩凤驭龙紫花布幔大唐狄公案·玉珠串昆仑一剑狐狸的故事富豪的楣妻奴役天子(下)伪装花蝴蝶愈夜愈美丽

  许凡(1):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

  从她跟我抢游戏碟,从她问我许凡你怎么不笑,从她问我许凡你吃不吃蛋糕,从她在我的床上边蹦来蹦去边叫唤懒虫起床,……从很久很久以前,从第一次见到她?

  她那么平凡,又是那么特别。该怎么形容她好呢?子琛的话最精确:

  善良而不软弱,简约而不简单,任性而不刁蛮,自然而不俗套,可爱而不做作。

  许凡(2)

  她习惯了昊的爱,以为那就是兄妹之情。

  我一早就知道了,她对我,只是一时的迷恋,不是爱情。因为她不懂爱,她不知道她以为的那份兄妹之情就是爱。

  但是,我不就是不忍心放开她,我怎么舍得?

  她甜甜的笑容,她柔软的小手,吻她时她轻轻颤抖的睫毛,她高兴时扑到我怀里像小动物一样的滚来滚去……

  她在家里就是这样和昊相处的吗?昊能拥有的,为什么我不能呢?

  我只能越陷越深。

  一早就清楚,她叫过昊千万次的欧阳哥哥,却从没有叫过他哥哥。因为,其实在她的心底,她也是没有把他当哥哥看待的。

  那天在医院,她问我:大家都认为我和欧阳昊是兄妹吗?

  那时,我就知道,她已经离开我了。

  可我不愿放手,我想让她幸福快乐的,可是我放不开她的手了。

  于是,我说“是”。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上消失了。

  “兄妹”这两个字比其他所有更有力量。

  许凡(3)

  欧阳昊这个混蛋!

  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瞒着我,竟然不告诉我。到这种时候,竟然还在我着想,为桐桐着想吗?

  昊,你对桐桐的爱,我怎么比得上?你对我的兄弟之情,我又怎么承受得起?

  昊,被毁了。看着他成天烂醉如泥的样子,我心痛不已。

  我愿意付出一切,让你变回以前的样子。

  昊,你这个兄弟,我不能放弃啊!

  许凡(4)

  在沈曼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人其实是小沐。

  天!竟然是她,她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桐桐,你是那么地珍视小沐这个姐妹,你曾经那么孤独,你曾经没有朋友,小沐是你唯一的姐妹,我又怎能让你知道正是这个姐妹伤你最深呢?

  所以,我回答是。

  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桐桐,你竟然没有相信我的“是”,因为你,相信我。

  桐桐,你知不知道,有你的这份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你认为小沐是出于对昊的爱才会嫉恨自己,伤害自己。你认为是自己占有了应该属于小沐的一切,所以你要还给小沐。

  就像你问我的:如果没有我,你们就只会对小沐一个人好,是吗?

  就像你在离开时的自言自语,小沐,我把一切都还给你。

  桐桐,在火车上,我问你为什么要跟着我走。你对我说:许凡,我知道你承认那些事情,是为了保护我。我又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四处流浪呢?

  桐桐啊!我又怎么能不爱你呢?

  许凡(5)

  在大江南北奔波的这两年,我过得很平静,很满足。

  我清楚,桐桐跟我走的时候,子琛和昊没有阻拦,他只是说,好好照顾她。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们是相信我的,他们是了解我的,他们是明白我为何离开的。

  我有时不禁感叹,能拥有他们这些好兄弟,真是一生的幸福。

  我渐渐习惯了把那份感情埋在心底,平平静静地把桐桐当作妹妹一样对待。桐桐每天都跟在我旁边,做我的助手,看着她背着旅行包跟着我爬山涉水,心里难免有一些心疼。但她总是乐呵呵的,很开心的样子。而且,她总是能发现身边的美好,她说:许凡许凡,你快看那儿,许凡许凡,那个……

  只是,偶尔,她会突然望着那座城市方向的天空发呆或是片刻地出神。

  我知道,她是想念昊了。

  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寄一封信给昊,但什么都不写。

  我时常用电邮跟他们联系,了解他们过得怎样。但我和桐桐从不谈论这些。因为一开始桐桐总是岔开话题,后来我便不再主动提及了。

  但,桐桐越来越长时间地发呆。

  我说:桐桐,你回去吧!

  桐桐只是垂下眼,低低地说:欧阳哥哥过得好着呢!我干嘛要去打扰他呢?

  我愣了一下,说:昊,他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

  桐桐抬起眼,怔怔地望着我。

  我摸摸她的脸,说:回去吧!……过不了多久,我也会回去的。

  我知道,我们是分不开的。所以,等昊过生日的时候回去给他一个惊喜吧!认识他们二十五年了呢!

  许凡(6)

  不知为什么这次来到离家不到一小时车程的小镇,心里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傍晚接到子琛的电话,子琛竟然哭了,他说,凡,你快回来,见昊一面吧!

  我意识到出大事儿了,可是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已来不及多问,我只知道我要尽快地回去。

  欧阳昊,他曾经对我说凡我们把卷子换一下你爸就不会打你了,他曾经大清早地敲我家门说凡我买到了最新款的游戏盘送给你,他曾经三更半夜拽着子琛一起来我家说凡你爸妈不在家我们来陪你万一遇上坏人咱们一起打,他曾经对我说我们永远是好哥儿们,他曾经对我说等我们长大了我们三个天天一起赛车打游戏,他曾经对我说等我们老了我们就搬到一个院子里面下棋养鸟打太极……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