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欢谴凉鹤佳期如梦匪我思存修罗道·传奇步非烟不能说的秘密周杰伦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越毒越甜蜜 > 第九章

  「哈哈哈……真是巧啊!-小子,你是算准小舅会来这儿,特地先备好一桌佳肴来宴请我,以报弥月之礼的谢意吗?」猖狂笑声连绵不绝,涎著口水觊觎满桌的佳肴美食。

  啪!竹筷在爆出青筋的大掌中壮烈成仁。

  好、好无辜喔!阳艳歌同情地投射残缺「筷尸」一眼,只觉某人身上辐射出的杀意让她浑身发寒,恨不得快些走人。

  唉!只不过想进来用顿饭,却怎么也没料到被他们设计、陷害的人,好巧不巧也在里头,而且陷害他的证物恰巧也跟在他身边。

  撞见这种情况,一般人第一个反应肯定是转头走人,怎么也不会不知死活硬送上门,哪知就有个怪胎硬要别出心裁,笑得让人很想扁的凑上去,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艳歌小姐、星魂少爷,你们怎也来这儿?」瞧见两人,莫怜儿一双水眸霎时亮了起来,待两人落坐后,忙不迭地倒上热茶送上。「外头天寒,快喝些热茶祛祛寒。」

  瞧她殷勤为众人倒茶布菜,再睨睇那张阴沉冷脸,月星魂眯眼笑道:「我说怜儿姑娘,这些天-小子待你好下好?没用那张屎脸臭你吧?」

  闻言,莫怜儿为难的偷觑南靖-更加阴霾的刚毅脸孔,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这几天他把她当隐形人,摆明让她难堪,害她只有厚著脸皮亦步亦趋紧跟著,事事细心服侍,勉强自己当个睁眼瞎子,不把他的冷眼、讥嘲放在心底,只求尽心做好恩人要她拿他当主子伺候的吩咐。

  瞧她那神情,月星魂心知肚明。反正-小子那臭性子,用膝盖想也知他会多难相处。

  「唉!辛苦你了!」摇头晃脑叹气,表情却笑嘻嘻。

  「嗯,可以想像。」点头附和,阳艳歌深表同情。

  这对命定的毒夫毒妇是怎样?拿他当笑料来一搭一唱吗?南靖-不想落人口实,说他虐待一个姑娘家,当下发出这些天来对莫怜儿的第一句话。「坐下,以免有人说我不懂体恤。」非常命令的口气。

  呃……是在对她讲话吗?站在他身后的莫怜儿神情一片愕然,愣愣不知该如何是好。

  「要你坐就坐,还杵著做啥?」怎么,连话都不会听了吗?

  好凶!不知有没有人被吓死过?莫怜儿颤了下,纵然害怕却不屈服他命令,以著怯生生的坚持,摇头拒绝。「怜、怜儿站著伺候-少爷。」他是主,她是仆,没那福分同起同坐的。

  「你敢反抗我?」眯眼轻柔细问,额际青筋却猛冒。

  「怜儿不敢!」话是这么说,却依然没有落坐。

  「你……」

  「好了、好了!」月星魂急忙介入,笑著打圆场。「怜儿姑娘,你就坐下吧!不然吃顿饭,身后却有人盯著瞧,多别扭!」

  「可不是!来,这边坐啊!」阳艳歌直接将人拉到身边坐,她可受不了方才沉凝、恐怖的气氛。

  「艳歌小姐、星魂少爷,那怜儿就不客气了。」柔柔朝两人飘幽一笑,对於两位恩人的话,她是怎么也不会拒绝的。

  瞧她欣然坐下,南靖-脸色铁青得更加难看,若不是平日修养太好,粗话差点儿就出口了。她是怎样?他的话不听,姓月的随便说一句,她就奉若神谕,未免也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突如其来的火恼教他简直难以忍受……

  「来来来,这清蒸黄鱼味道棒透了,快尝尝看!」懒得理会某人阴沉难看的脸,月星魂愉快的各夹起一块鱼肉送到两位姑娘碗里头,以示公平。

  「还好你没再溅得我一脸油水,不然我就要你好看。」似娇似嗔横他一眼,阳艳歌满心甜意吞下鱼肉。

  「我哪敢啊!」非常狗腿陪笑。

  「星魂少爷,谢谢你!」盈盈柔笑,莫怜儿很是感动。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她这般好了,除了两位恩人。

  「不客气,快吃啊!」笑著坦然接受道谢,要她努力加餐饭。

  奇了,她笑得那么柔情似水干啥?还有,小舅不是有个命定的恶毒女吗?这会儿竟然不守夫道,直接在未来娘子面前勾引起别的姑娘!

  冷眼瞅著两人互动,不知为何,南靖-竟异常感到不爽,恨不得抹掉月星魂那张惹人厌的笑脸。

  实在是真的惹人厌啊……

  「喂,-小子,你暗算小舅我啊!」贼眼恁尖,迅疾接下急射而来的竹筷,月星魂不满的哇哇大叫。「吃饭也碍著你了吗?」

  「笑得恶心,坏我食欲。」嗤声冷哼。

  「哈哈……咳咳……咳……」阳艳歌闻言大笑,却忘了口中塞满食物,差点没被呛死。

  没多余同情心奉献给那个叛徒,月星魂瞪眼嗔怒。「-小子,把话给我说清楚,小舅这张迷倒天下妇孺的俊俏睑孔,啥时候笑起来恶心啦?」

  南靖-烦躁不已,无心再留下来看他猴戏,无视众人惊讶,起身走人。

  「不是说要跟在我身边伺候吗?还愣著?」走没两步路,发现莫怜儿没跟上,立即回头嘲讽。

  「啊?喔!」第一次,第一次他停下来等她呢!以往他都当她是累赘,恨不得抛开她,今儿个却反常了。

  到底是怎回事?莫怜儿百思不解,在他的冷眼勾瞪下,也没心神细思,匆忙忙跟了上去。

  耶?怎么说走人就走人,完全不把他这小舅放在眼里啊!目送像恶主欺负奴仆的两人离去,月星魂只觉自己莫名被南靖-羞辱了,最冤的是还搞不清楚为何遭他敌视。

  「我是他小舅耶!为啥还要这般委屈吃他排头?」非常自怨自艾地埋怨。

  「嗯嗯……」

  「你也这么觉得对不?」陷入无穷哀怨中。

  「思思……」

  奇怪!她干么不说话,只随便嗯了个两声,实在不像她的作风。月星魂深感不对劲转头瞧她——

  「啊——你留点给我啊!」脸色大变惊吼,要她嘴下留情。

  眯眼打了个饱嗝,慢条斯理地吐出一块啃得干干净净的鸡骨头,阳艳歌欣然呵笑。「请自便!」

  瞅著满桌残羹剩菜,月星魂欲哭无泪。难怪方才她无声无息,难怪问她话只用单音回答,原来小嘴忙著吃美食啦!

  「请用啊!不用客气的!」将装著骨头的碟盘推到他面前,阳艳歌笑得很坏,好不诚恳请他享用。

  「当我乞丐啊!」气呼呼地推了回去。

  「饱了,我要走了!」呵呵……吃饱就昏昏欲睡呢,干脆回去补个眠吧!

  「嘿,我还没吃啊!」自己用饱就弃人於不顾啊?没道义的女人!

  摆摆手,阳艳歌迳自晃踱离开,不理会那个苦追在后头、因饿著肚皮而吹胡子瞪眼的男人。

  唉……他自己都说吃饭皇帝大了,偏还要在用膳时分心,叽叽咕咕地与人耍嘴皮,东西被吃光了怪谁啊!

  活该啦!

  **dreamark**

  「可恶、可恶!臭月星魂、混蛋月星魂,去死、去死,去死啦!我讨厌你……」深夜时分,明月的银光洒在林木溪水上,城郊外一处山野林地有名娇妍少女正愤愤践踏野地,艳红小嘴里下断吐出诅咒。

  那个可恶的月星魂,竟然在踏出「天香楼」后便溜了个不见人影。

  正当她返回府里的途中,奇怪身后怎没他惯常的嬉闹声,回身一看却发现他没跟上来,马上转回头沿著来路寻人。

  谁知却让她给瞧见那不要脸的色胚又勾搭上那个卖艺姑娘,噙著恶心骗人的温和笑容和人家一家子话家常,未了还一起进去「天香楼」,点了一桌子酒菜吃吃喝喝,聊笑得好不愉快。

  当下她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在他开心享受卖艺姑娘柔情款款的倒酒布菜时,俏颜凝结寒霜,如鬼魅般现身在他眼前,在他还来不及反应之际,二话不说狠狠地赏了他一记巴掌,不顾他的痛呼与解释,迅速转身、运起全身功力飞掠而出,心底怒火与酸意直冒,直快将她给席卷淹没。

  一路狂奔出京城的她直来到这处前些天发现的林野湿地才歇下脚来,然后就从白日对著无人山林尖叫,诅咒直到深夜……

  呱!

  蓦地,一声清亮蛙鸣为这只有愤恨咒骂声的夜晚增添了另一种声音。

  喝!天下事果真是无奇不有,在这种寒冬季节竟会有蛙类出没?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不过也因这声蛙鸣,终於终结了少女永无止境的咒骂。

  一闻蛙鸣,阳艳歌心中微凛,强忍下高张怒火,暗暗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因为月星魂那个色胚而扰乱心绪,坏了自个儿抓捕与「赤练仙子」并称天下至毒的「红玉血蛙」的计划。

  话说这「红玉血蛙」可是炼毒之人毕生难求的至宝,它的毒性之强直可让中毒之人一时三刻后,便直接去拜见阎王老爷套交情。

  至於为啥会让她发现这极难寻觅的「红玉血蛙」呢?这乃因为前些日子因将莫怜儿塞给南靖-一事,为逃避冷脸恶煞的质问,故而整日混迹在外,一时无聊下便四处溜达来到城郊,而无意中发现此湿地,直到夜色弥漫、玉兔高悬之际,正想打道回府,谁知却听到林边湿地突然传来清亮蛙鸣,当下让她好奇心大发,不解这种严冬季节何来蛙类?

  人的好奇心若无法得到满足是很别扭的,当然她亦不例外,马上将好奇付诸行动,悄悄循声而去,直来到溪水湿地边,一只拳头大小、通体血红如玉、如真似幻的蛙类赫然映入眼底。只见它蹲踞在溪边,正昂首呱叫,那凝神望月的专注模样好似正在吸取日月精华。

  红玉血蛙!

  阳艳歌差点儿没惊声尖叫吓走蛙儿。她曾经听师父说起此蛙,亦知此蛙特性。

  「红玉血蛙」不似一般的蛙类在盛夏活动,反而诡异的在严寒季节出没於湿地溪水畔,直至春意降临大地才又消失无踪。而且此蛙生性警觉,只要察觉出没之处稍有人迹,便马上迁移他处,所以想要捕捉它,若一次没成功,那么下一回就不知要到哪儿去找它了。

  那时的阳艳歌没万全准备,所以不急著去抓它,只是轻巧转身离开,打算下回再来展开捕蛙大计,哪知后来因一连串的事儿而将此事给搁下了,如今又重回旧地,「红玉血蛙」也毫不羞涩的呱呱直叫,引诱她去抓它,那么就别怪她下客气厂。

  暗暗从怀中摸出自师父那儿讨来,与装著银叶雪兰的寒玉匣同一块玉所雕成的寒玉盒,极轻极缓慢地接近溪边湿地。

  果然,那「红玉血蛙」如同上回所见一样,在同一处地方凝神望月呱鸣……

  卡嚓!

  踩断枯枝的轻小声响让溪畔的「红玉血蛙」惊觉了,当下四只蛙腿奋力一蹦就要住还流著一丝丝潺潺细水的溪里跳……

  「哪里逃!」眼明手快,寒玉盒当头罩下,将它给困在里头没处逃。

  小心翼翼地收起寒五盒,只见「红玉血蛙」在盒里像是给冰封起来,连动也不动,宛如一只真的红玉所雕成的蛙儿。

  「呵呵……还想逃?这寒玉盒可是专门要来对付你的。」欣喜而笑,谨慎覆上寒玉盒盖收妥,这才准备打道回城里去。

  不过,她今夜一点也不想见到月星魂那色胚,若回「水月阁」,肯定会撞见他,届时又一肚子火,肯定会睡不好……

  啊!对了!今晚干脆别回王府去,随便找家客栈住下,待明儿精神养足了,再回去找人算帐好了!

  主意方定,娇小妍美身形立刻往城里方向飞掠而去……

  **dreamark**

  「少爷、少爷,你瞧……」

  「瞧啥?」朱少麟下耐地责难跟在身边的一名属下.「可别耽误我去气『百花楼』寻乐子……」嗟!今晚他打算和「百花楼」的花魁销魂一整夜,可不许有其他事儿来节外生枝。

  「不是的,少爷!」当属下的直陪著笑脸讨好,毛茸茸大手往前方透著晕黄灯光的小客栈门口一指。「您瞧,准备进客栈的那位姑娘是下有些眼熟?」

  顺著方向瞧去,朱少麟见著那名绝美姑娘时,先是神色大变,反射性的缩起身子躲了起来,直到看到人踏进客栈内后,才气呼呼的狠刮属下后脑勺一记,低声怒骂。

  「不想活了你!见到那女罗刹怎没早点通知我,还大刺刹指指点点,不怕被发现吗?」可恶!净是养些饭桶,总有一天会被他们给害死。

  就算是痛,当人喽罗还是得忍气吞声挤出笑容。「少爷,小的是想说那姑娘这般美,少爷您瞧了不心痒吗?」依少爷性好渔色的脾性,怎会甘心放过这样的好货色?

  「那也得有命心痒啊!」啐了一口,没好气道。老实说,那样的美人儿,连「百花楼」的花魁都略逊她一筹,他又怎不会想沾呢?只可惜那婆娘凶得紧,连吃几次亏后,他如今可不敢去招惹。

  「少爷,小的倒有一个方法……」为讨主子欢心,猥琐的脸露出邪秽淫笑,招手要他附耳过来。

  不解属下搞啥花样,朱少麟果真倾耳细听。一阵叽叽咕咕后,就见他双眼缓缓瞠大,逐渐露出兴奋难耐的诡笑。

  「真有你的!」待话音一落,朱少鳞欣喜而笑,一掌拍向下属,赞赏不已,「此事若真办成,回去定给你好好嘉赏。」

  「那小的就先多谢少爷了!」鞠躬哈腰领谢,自然喜不自胜。

  「那东西呢?」手指搓搓,迫下及待要开始实行。

  「在这儿呢!」拍拍自己的腰间暗袋。

  「那还等啥么?走啊!」朱少麟邪笑一声,领头走人。

  就见夜色下,两道黑影偷偷摸摸地来到客栈门边,鬼鬼祟祟的一阵探头探脑,确定先前走进里头的绝美姑娘已经不在大厅内后,这才大摇大摆地晃进去,向掌柜要了个房间也住进客栈内了。

  **dreamark**

  丑时,正是夜阑人静、万籁俱寂,世间万物结陷入深眠的时刻,街道上空无一人,连乞丐、流浪汉也找温暖的地方窝著去-

  地,静谧的街道一道迅疾黑影急速闪过,穿梭在大街小巷中,那左右张望的迫切模样,好似正在找寻著什么?

  娘的!全天下再没人比他更背的了!先是莫名其妙地被外甥敌视,然后又遭未来娘子误会,还奉送一记大巴掌,然后便跑了个不见人影,让他想解释也找不到人说,累得这么晚了,还得大街小巷四处寻人,就伯她有个啥意外……

  怨叹不已的月星魂暗自苦笑,怎么也想不到阳艳歌醋劲这般大。

  唉——下过是出了「天香楼」,刚巧撞见卖艺的那家子,又好巧不巧,人家也要用饭,而他肚于正饿,见她不理他自顾地走了,想自己一个人用膳也挺无趣的,便不假思索地邀人家一起进去享用一顿。

  谁知却被回来寻人的她给抓了个正著,而且还是在卖艺姑娘殷勤替他布菜时,当下她便火冒三丈地赏他个大巴掌后掉头走人,留下他尴尬不已对著满酒楼被吓傻的客人傻笑。

  唉——真是黑煞当头、霉运不断啊!人家卖艺姑娘为他布菜倒酒,他总不好意思拒绝吧!当然只能笑著承受了。怎这女人连这种醋也吃?

  再次叹气,月星魂心知想再多也没用,现下最要紧的是快将她给找出来,都这么晚了,一个姑娘家在外头多危险……呃……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很危险啦——以她那泼辣、骄蛮性子。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放心不下她,非得快些找到人不可。

  寻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街道巷弄,就是下见她踪影,月星魂下禁急了,暗自佩服她怎有办法将自己藏了一整个白日与晚上,就是能让他找不著人?

  光是京城他就已经不知找了几遍,大至皇宫内苑、小至阿猫阿狗的秘密小窝都让他给潜进去翻了过来,但是不见人就是不见人,难不成她出城去了?

  月星魂蓦地顿下迅疾的身形,思考著这个可能性……

  **dreamark**

  「呸!若不是姓朱的投胎投的巧,少爷,我犯得著这般伺候?迷烟是老子提供的,主意也是老子出了,想不到一将那熟睡中的漂亮凶婆娘迷昏了,姓朱的连点甜头都不让我尝,竟然赶老子回串相府。他奶奶的!老子本来还奢望等他享用过后还能留给我快活、快活,毕竟那般绝色的姑娘可是少有……」

  寒风中,嘟囔低咒的淫邪嗓音随风飘散,窜人某双灵敏的耳里。

  咦?又是哪个采花贼在干邪恶勾当?月星魂眯起眼,顺著低咒声方向瞧去,就见一抹黑影缩著脖子抵御寒风,由远方越行越近,嘴里的低咒声也益发的清晰。

  「……呵,也算那凶婆娘活该,打断姓朱的手臂,又屡次坏他好事,现下姓朱的拿她抵债来销魂、快活倒也不吃亏……」

  凶婆娘?姓朱?打断手臂?怎么这些形容都好生熟悉,活脱脱就是在说某个让他找了一整晚的恶毒女人!月星魂越听越是心惊,身形一闪,恍若鬼魅般眨眼间已来到嘟囔低语的黑影前。

  「哇!鬼啊——」划破黑夜的惊慌吼叫瞬间被一只大掌掐住咽喉,再也发不出声来。

  「说!你说的姓朱的,是不是就是朱少鳞?」向来噙著笑意的俊逸脸庞此刻竟笼罩著说不出来的阴沉可怕。

  「呜呜……」因缺氧而苍白如死人颜色的大头急促的点了点,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

  可恶!不祥预感成真,月星魂心下一沉。「在哪里?」娘的!最好祈祷让他赶得及,不然这两人将会非常后悔生到这世上来。

  毛茸茸大掌困难地往斜后方一比,直指一家小客栈。

  「给我躺下!」得到想要的答案,气怒的立刻一拳挥出,果然有人马上乖乖地气绝昏迷。

  丢下人,月星魂心中窜起无边恐惧,运起轻功以著生平最快的速度直往小客栈掠去……

  **dreamark**

  「嘿嘿……美人儿,最终你还是落入我的手里头啊!」苦等在外头、直到里面迷烟散去,朱少麟这才眼露淫光窜人房里头,一下子就来到床榻边,瞧著昏睡中的阳艳歌那绝美秀丽的脸蛋,禁不住得意的咭咭色笑起来。

  「哈哈……可别怪少爷我不疼你,让你的初夜在昏迷中过了。不过你放心,待你成了我的人,日后少爷我天天让你享受欲死欲仙的快活,夜夜唤我声好哥哥,一辈子舍不得离开我……」色欲薰心大笑,朱少麟此时已是满脑子活色生香的画面,凶狠地将她胸前衣襟撕裂,露出里头绣著精巧花纹的深蓝色肚兜。

  只见那深色肚兜映得凝肤更加雪白细致,尤其胸前浑圆丘壑隐藏其中若隐若现,诱人至极,真让朱少麟看得眼冒欲火、色心大炽焚然,猴急地覆上身将她压在身下,狼爪毫不怜香惜玉往她女性柔美娇躯游-……

  砰!

  巨响乍起,在朱少麟还搞不清楚发生何事时,只觉颈后一紧,随即整个人便被摔住地上了。

  「搞、搞什么?」吃痛怒吼,狼狈起身破口大骂。「哪家免崽子敢坏少爷我的好事……啊——是你!」霍地,他神色铁青,像被塞了几百颗鸡蛋而梗住了嘴边的怒骂。

  「当然是我!」月星魂双目尽赤,冷冽绝然的阴沉嗓音让朱少麟听了不禁打起寒颤。

  「你……你可别乱来……我爹可是当朝宰相……」非常孬种抬出老父退敌。

  「我好怕啊……」危险地勾起一抹笑,倏地,他脸上一凛,宛若地狱修罗,浑身散发窜人骨子的寒冽杀气,大脚一踹,将他踹飞撞墙后又重重落地。

  「你……你……」朱少麟只觉自己五脏六腑全翻了过来,老半天爬不起身,面对他杀气凌人的逼近,慌吓得节节往门口爬,就伯自己今天要葬送於此。

  「你爬啊!逃啊!」抓起他,奉送一抹阴狠毒笑,迎面给他惊慌的脸庞一记重拳。

  「啊——」但听一声短促惨叫,非常不济的也陷入昏迷中。

  「这样就昏了?真没用!」嫌恶将人丢到房门外的小园子里,月星魂这才气怒未消「砰」地一声狠狠关上房门。

  来到床榻边,看著衣衫凌乱却依然昏睡不醒的阳艳歌,紧绷的心神猛然一松,让他不禁发软的跌坐在地。

  还好,还好他赶上了,不然……想到这里,月星魂浑身发颤,不敢再细想下去。

  方才他飞奔进客栈后,倚仗著灵敏的嗅觉顺著空气中残留的迷烟味道一路寻到此处,一踹开房门,见那贱胚压在她身上,让他霎时间浑身发冷,就怕自己来晚了,当下怒火狂然将贱胚给狠狠地摔扯落地,残存的一丝理智在瞄到床上的人儿除了胸前衣襟被撕裂外,其他一切衣物还安好穿在身上,这才稍微冷静下来,也让朱少麟那贱胚免去一死的厄运。

  苦笑抚额,抬头见她依然睡的安稳,两颊泛著健康桃红色泽,月星魂缓缓坐到床沿边,食指轻划过红润樱唇,深黝黑眸不自觉展露万分柔情,喃喃低语。

  「怎么办才好?直到方才,少爷我才发现我好像真的非常的爱你,可你也爱我吗?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不然怎会胡乱吃醋呢……」

  淡淡呢喃一阵后,整夜的奔波寻人加上方才紧绷的心神,如今全然放松后,一股疲惫潮涌而上,让他倦怠异常。

  瞄瞄她身边还空著偌大的床位,月星魂二话不说地爬上去安然躺下,健臂一揽,将美好娇躯安置在自己宽厚的怀中,寻了个舒适姿势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