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这回好玩了袭玦捕捉狼的清纯2周孝善布莱克伍德庄园安妮·赖斯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月老的恶作剧 > 第四章

  「森尧企业」和纽约的「海华电子」一直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最近「海华」临时下了一张电子零件的订购单-而且交货期限相当短促-王鑫瞧在过去五年来的商业交情-临危受命地承接了下来-也因而让「森尧」陷入整整两个月的赶工期。

  为了敲定最后一笔电子零件的交货日-纽约方面特地派遣采购部经理前来验收。

  下午两点半-王鑫领着高阶贵宾进入十二楼的大本营-第一眼扫描不到白衣美女的芳踪-脑里的警报器立刻嗡嗡震动。

  「繁红呢-」他担心自己一转身-繁红又会逮到什么作乱的机运-还是盯紧她比较实际。

  「应该在茶水间吧-」钱小姐不愧为普天下专业秘书之代表-唇角永远扬着二十度弧线的礼貌笑容。「总经理-梁小姐-需要我替您们冲杯咖啡吗-」

  「好的-谢谢你。」纽约来的特派员梁依露-回以一式一样的专业笑容-削薄的短发与连身套装显露出咄咄逼人的英气。

  经由旁观者密切的观察-她对王鑫的亲善、喜爱似乎很显而易见。

  梁、王两家长辈结有拜把子的交情-梁依露等于是和王家两兄弟一起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的交情延续至她十岁那年-全家移民美国为止。然而空间的远离并未缩简她进入王氏族谱的企图心。为了重拾接触的机会-大学毕业后-她积极争取进入家族企业谋生-目的无非是希望藉由公事的联络-把握每一次与王家帅哥相见欢的机会。而梁家大老对于这位王氏的后生小辈也是青眼有加-自然很乐见两位第二代的佼佼者相结合。

  可是-短短四个月之隔-梁依露却临时冒出个情敌来。

  「钱小姐-多看着繁红一些-别让她又溜到哪间茶叶店给我纳凉。」领着芳客踅向办公室前-王鑫不忘咕哝地抱怨。

  公司内养着一个将组织规章视之如无物的职员-鲜少有哪号老板可以忍受太久的。要不是那个沉大胚威胁利诱外加吹拐哄骗-他怎么可能容忍萧美人在鼻端下我行我素这么久-

  「找我吗-」办公室门自动敞开-一张大特写出现他眼前。

  「喝-」王鑫连忙稳作脚跟。「你躲在我办公室做什么-」

  吓死人了-她临时出现也不广播一下-

  尽管不乐意-心海深处仍然为她的姿容喝了声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繁红都是清灵脱俗而出众的-连身的丝质白裳形成一道曼妙的保护层-裹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她的娇颜不带一丝粉饰-疏淡的眉-柔莹的眼-绝俗的风华。

  只要她尽量别逼疯正常人的逻辑观-凭着那身玲珑仙气骗骗人、糊口饭吃-保证饿不死。

  梁依露紧盯着神出鬼没的大美女-表情同样迷惘。这女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加热水。」繁红扬了扬热气蒸腾的瓷杯。

  「你进我的办公室冲热水-」这种说法教人怎能不茫然呢-他的办公室又不是茶水间。

  「不-是替你的水壶加热水。」她啜了口红茶。

  「那为什么你手上有一杯新冲好的红茶-」他若不弄清楚-铁定会浑身不对劲。

  「顺便替自己泡了一杯。」她进一步解释。

  「哦……了解了。」他疑心地点了点头。真的了解了吗-

  算了-管她的-再追究下去保证没完没了。王鑫决定坚守一项原则-速速隔开繁红与外人的互动关系-避免家丑外扬。

  「梁小姐-里面请。」他清了清喉咙-重新拾回纯粹公事化的派头。

  两位女性交错而过的瞬间-目光互对。

  就是她-梁依露有所领悟。她就是危及自己地位的意外人物。

  叫「繁红」是吧-

  「很高兴认识你。」女强人的口吻格外意味深长。

  繁红目送访客和大老板关进私人办公室。

  「她瞪我-真没礼貌。」她拧起清朗的眉心。

  「人家想做的-不只是瞪你。」钱秘书的观察力充满多年训练得来的智能。「别理她了。替我影印一下这份卷宗-顺便把五楼的会议纪录拿上来。」

  繁红盯着她手中的文件-注意力立刻被转移。「这种东西叫做『卷宗』-还是『档案』-」

  「卷宗。」

  「卷宗和档案有什么不同-」

  「卷宗是你现在要去影印的文件-档案则指待会儿我交代给你归架的纸夹。」老姜不愧为老姜-随时能招架她的奇问妙答。

  「了解。」繁红求得欣然满意的解释-回头进行她获派的重责大任。

  步入电梯时-她陷入深思中。敏锐的狐性知觉让她察查到-王鑫身旁的女人散发出一种强烈而无厘头的排斥感-教人好生不解。莫非她无意间冲撞了对方-或者那位小姐不喜欢她红茶的香味-

  整桩事情太诡异了-值得好好研究。

  最让她讶异的是-她自个竟然也扩射出程度相当的敌意。怎么会呢-她并不认识对方-也无缘与那位小姐交谈过-为何会没来由地抗拒对方的存在-

  尹承治曾经向她提过什么「人体磁场理论」-当时她犹无法理解-现在终于稍微有点概念了。八成是她和那位西洋风味的女人磁场不合。

  「嗨-你也来了-好久不见。」影印间的主机被一位眼熟的女职员捷足先登。

  繁红眨巴着眼瞳-一时没有认出对方。

  「我就是前阵子差点被你骗得跳楼的人-记得吗-」林小姐兴匆匆地提醒她。

  「哦──那个『一了百了』的小姐。」繁红恍然大悟。「你不打算再死一次了-」

  对于不久前还想轻生的傻子而言-林小姐简且活泼快乐得离谱。

  「没错-」林小姐咋了咋粉舌-「这些日子以来我已经想开了。女人哪-必须自立自强才行-何苦为了不值得的雄性生物而作践自己呢-既然他想离开-求也求不回来-就干脆大大方方地让他走吧-」

  雄性生物-繁红终于了解林小姐寻短见的原因。原来她是因为狗狗走失才轻生的。

  「你可以上吴兴街找找看。」

  「找什么-」林小姐愣了一下。

  「畜犬收容所。」繁红热心地提供信息。「流浪犬大都集中在收容所里-应该找得回来。」

  「这样呀-」林小姐完全不懂。这……算哪一国语言-

  无所谓-负心薄幸的男人本当列入牲畜类-不算辱没了人家-她可以接受。

  「往者已矣-那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那天我上妈祖庙想求支签问明白-却在门口遇见一位道仙-他看了我的气色-立刻断定我这阵子犯小人-而且身边出现妖物。」林小姐活灵活现的转述。「我就说嘛-一个人怎么可能连走两个月霉运-」

  「我认识一位师公可以帮你解厄。」繁红发挥敦亲睦邻的精神-替风师叔招揽客户。

  「多谢了-不过那位道仙已经画了一道防身符给我-嘱咐我日夜携带-绝对不能离身。」林小姐飞快地摸索着长裤口袋。「──你看-」

  一道尖锐的黄芒狠狠射入她的胸腔。

  「啊──」繁红惨呼-双腿突然颓软得失了力-再也撑持不住体重。

  好痛……真的好痛-无形的大铁锤恶狠狠地狂敲着她的体躯-她的心脏彷佛被人隔着肌肤剜了出来-揉捏成一团-重又塞进胸坎里。

  「喂-你怎么了-是不是心脏病发作-还是中风-癞痫-」林小姐大惊失色-连忙蹲低了身子去扶她。

  「啊──」繁红再度痛叫。心脏绞扭的痛楚让她几乎无法呼吸。「你……你……别碰……别靠近我……」

  「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我叫救护车-小姐你贵姓-」林小姐急得团团转-开始胡言乱语了。

  繁红的整排贝齿陷入惨白的下唇-咬出细细的血印子。

  「王……王鑫……」她无力地合上眼。

  ◇◇◇

  「唔……」王鑫顿住优雅流畅的对白。

  怎么回事-他的胸口忽然揪了一下-彷佛有人持着尖利的针器射中他心房。

  那种强烈的疼痛一闪即逝-不适的感觉却留在体内激荡。

  「你不舒服-」梁依露从档案中抬头-讶然地揪住他发白带青的俊脸。

  「不是……啊……」奇怪-又来了。他忍不住按着心口-往后躺回椅背上。

  这种骤猛的异样疼痛实在难以理解──

  莫名其妙地-繁红的身影突然跃进他脑海。

  怪哉-他没事遐想繁红做什么-

  「你吃坏肚子了-」梁依露连忙从手提袋里掏出两锭锡箔包装的药品。「正好我随身携带肠胃药。」

  「不-不是肚子痛。」他越想越不对劲。

  「我倒杯水给你。」梁依露逮着大好机会展现她的母性本能。

  「谢谢。」他匆匆谢过访客的好意。「对不起-恕我失陪几分钟。」

  无论如何-他必须亲眼见到她才能放心。

  他来不及等门扉推开到足以看见钱秘书的脸-问号已经激射而出。「繁红呢-」

  「在影印间……」

  就这四个字已提供他足够的讯息-王鑫立刻直奔电梯。

  电梯慢吞吞地从一楼升上来。

  没时间了。

  他撒腿冲下太平梯-也不晓得自己究竟在焦切些什么-只知心底深处隐隐传来急迫的催促-要他立刻赶赴繁红身边。

  她需要他-

  果不其然-出了电梯-就见到走廊上聚集了窃窃私语的员工。会计部的林小姐蓦地从人群中钻出来-一脸仓皇。

  「赶快叫救护车-」

  「是繁红吗-」他遥遥地问喊出声-迅速缩短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

  「总经理来了。」无头无绪的众人明显地放下心来。

  「让开-」王鑫不暇细想-粗鲁地推开挡路的旁观者。

  窄小的空间内-羸弱不胜的雪影虚瘫在门侧墙角-气息短促得令人心慌。冷汗悄悄地渗出额角-淌下她紧紧合住的眼睫。

  眼前憔悴惨白的繁红-根本无法和十分钟前亭亭玉立的倩姿相比。才十分钟而已-

  「繁红-」他单膝蹲在她身畔-轻柔而小心地将她移揽到怀里-生怕一丁一点的震动都会害她白受无枉之苦。

  她无力地眨开眼-又闭上-似乎这个单纯的动作要耗费千斤万斤的力量。

  「别怕-我来了。」他轻轻拂开她额前汗湿的刘海。「你哪里不舒服-」

  「心口……好痛……」她几近无声地低语-睫毛在眼窝凹处晕成扇形的阴影。

  很奇怪-每当她出了状况-不论是巧合也好-心里有预感也好-他总是能及时出现-她一睁眼-瞧见的首张脸孔就是他。

  「好了-没事了……」但是指下所碰触到的肌肤冷凉得令他心惊。「我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总经理-」林小姐小心翼翼地插嘴。「我想-应该送萧小姐到医院挂个急诊-比较妥当吧-」

  「我要-回家……」繁红费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勉强眨开眼帘。

  王鑫默默解读她眸心的恳求。

  月圆那夜-她也曾经突发过身体不适的情况-主因和症状虽然与现在不同-情境却是相仿的。他并不晓得自己从哪里得来正确的思绪-直觉却知道-送她回吴氏公寓的助益性-绝对远超过带她向医生求诊。

  「好-我们回家。」

  ◇◇◇

  吴氏公寓原本就人烟稀少-白日时分-房东夫妇投入各自的工作-风师叔也抢搭台北建醮大法会的列车-努力攒点生活费-就连曾春衫和小路母子也临时回娘家办事-整栋公寓仅剩除了实验、啥都不了解的科学家尹承治。

  王鑫终于了解「求助无门」是何等滋味。

  回到繁红的公寓-先安顿好她睡下-他示意跟在后头团团转的尹承治出来客厅-让他静静休眠一阵子。

  两个男人隔着红木茶几-面对面地坐下来。

  「希望不是繁红的老毛病又发作了。」承治看起来相当困扰。

  「她有什么老毛病-」王鑫非问清楚不可。

  「一种定期会发作的病。」

  「这种病有什么症状-」

  「我说过了-它会定期发作。」承治以打量白痴的狐疑眼光睨着他。

  「废话-」王鑫失去耐性。「我是问你-她会定期发作、全身疼痛难忍的症状又叫做什么病-」

  「叫做『老毛病』。」承治斜睨的眼光转为质疑他。「你耳袭了吗-」

  「尹先生-」他必须用尽全身每一分自制力-才能说服自己咽下懊恼的狂吼。「明人眼前不说暗话-你不必再闪躲我的问题-何妨直接告诉我──繁红究竟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你觉得呢-」承治百截了当的反问害他一时之间答不上话。

  「我觉得──」他谨慎地选取不至于产生负面影响的言词。「她很像……某种动物。」

  「当然。」承治几乎开始歧视他的智商。「你是动物-我是动物-她也是动物-天下本一家-」

  讲了半天全是白搭。

  再这样瞎扯下去-他担心沈楚天练球回家后-会发现楼下停着几辆警车-而吴氏公寓内溅满呆头科学家的血液-他则被管区大人以「一级谋杀」的罪名逮捕。

  「算了-我去烧水。」他欠了欠身-决议冲泡一杯红茶提提押。

  红茶-他明明属性黑咖啡生物。

  这下子惨了-连口味都让那个仙女似的妖女给惑乱了。王鑫摇头苦笑。

  水壶才摆上炉火台-繁红房内忽然飘出微弱的轻唤。

  「繁红-噢-该死……」他连忙将触着火的指尖含进嘴里。「等一下-我马上来-」

  快手快脚地奔进她香闺-入眼的景象却让他不由得升起杀人的冲动。

  承治先一步抵达目的地-此时已经侵占了繁红床边最佳的地理位置-扶着她撑坐起来-半倚在他胸怀中。

  「没关系-你去忙你的-繁红交给我照顾就好。」承治不好意思让客人太操烦。

  「是吗-」王鑫哼了声。

  不知道是他太多心了还是怎地-最近繁红身旁突然冒出一大堆碍手碍脚的野男人-代表人物之一是高鹰人-第二把交椅自然非尹大科学家莫属。

  或许他应该好好考虑吴语凝前阵子的提议-鼓吹孟家小姐尽早回国来搅局-别让尹承治将太多注意力放在繁红身上。

  「想喝茶……」繁红的气色依然偏向苍白虚弱。

  「嘿-你-」王鑫朝房门口偏了偏头。「厨房在那个方向-需要我带路吗-」

  「不用。」承治愣愣地站起来。

  「慢慢来-不用急-免得烫伤了手。」

  「好-多谢关心。」承治一时不察就被他给骗了出去。

  王鑫当着碍眼人物的鼻梁-将房门掩上。

  总算赶走了他-

  「繁红-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怨气从王鑫紧拧的眉透出端倪。他依着一式一样的姿势将她移回自己怀中。「规矩的淑女绝对不会随便让陌生人亲亲搂搂-你应该学会适时的抵抗-」

  「承治又还没亲。」她很委屈-急病中依然不忘反驳。

  「等他亲了、你才反抗-那还得了-」他横眉竖眼的。「陌生人很危险-」

  「你比较陌生。」繁红提醒他。

  对喔-承治似乎比他更早结识繁红。

  王鑫不禁老羞成怒。「那又如何-我已经亲过你了-他还没有-你说说看是谁比较陌生-」

  「嗯……他。」繁红思虑过后的回答令人非常满意。

  「这不就对了。」他大剌剌地声张主权。「记得-以后一定要反抗-知道吗-」

  其实-跟逻辑观与众不同的人交谈也有几分好处-起码旁人一听就抓中语病的论调-拿出来唬唬她却不成问题。

  商贾之人嘛-阴险一点也无妨。王鑫立刻恢复心安理得。

  「胸口很难受……好象有东西烙上去……」繁红抚按着胸口-颦眉的病容别有一番勾引人的风情。

  「烙印-」难怪-他总觉得那股揪心的痛楚犹如被灼烧的铁具用刑。「让我看看。」

  他放平了繁红-轻手轻脚地撩开白衫的前襟。不一会儿-遮阻的衣料完全敞开-粉雕玉琢般的雪肤尽数暴露在他谨慎的眼前。

  关怀的情绪暂时高涨于窥香的目的。他的手徒然一震-被烙在她酥胸的褐印骇了好大一跳。

  一道符印显眼地浮现于她左侧的酥胸-面积约莫五公分见方-有若道士直接拿朱砂笔画写上去的。符印的上截已经消失了一大片-下半部的笔痕却依然清楚而深刻。

  「这是什么-」他细细抚过新生的印子。

  「啊-」她的伤处仍然敏感脆弱-禁不起碰触。

  「这些怪痕是怎么印上去的-」上班时间-谁敢在公司内剥掉她的衣棠-轻薄至几近不堪的地步-

  「不晓得。」繁红虚颓得合上眼。

  无论他有多么渴盼挖掘出事实-此时此刻绝非上佳的时机-她的体力恐怕负荷不了多久。

  「你多睡一会儿-养好精神要紧。」王鑫先撇开满腔的疑惑。

  说来好笑-他心里声声句句提醒自己-「繁红很危险」、「不可以太过接近她」-结果呢-眼巴巴地就和她夹缠不清了。

  下个星期他必须和梁依露跑一趟纽约-或许-时与地的相隔-有助于他贯彻拉远距离的决心吧-

  「又是你-」砰-房门被人一家伙撞开来。语凝活似一只触了电的母老虎-眉毛、寒毛、头发全竖直成盾牌。「你真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每次我一进门就会发现你偷吃繁红豆腐-」

  王鑫瞥向墙头的挂钟。六点整-房东大人下班回家的时间还真该死的神准。

  「唷-少年耶-你的手脚挺快的嘛-和当年的沈楚天有得比哦-」风师叔施施然地跟着晃进来。

  王鑫赶紧拉拢病美人的衣襟-免得曝光过度-身价贬值。

  「繁红生病了。」他为名誉清白提出无辜的声明。

  「就是趁人之危才可耻-」语凝无视于矮人家一颗半脑袋的高度-居然揪住他的衣领-一副随时准备将他过肩摔的勇猛悍样。「我问你-你对我们繁红做了什么好事-」

  他啼笑皆非。抓贼的反而被抓了-

  「她的心口突然浮出诡异的符咒印子-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什么符咒-让我看看-」风师叔排挤到大前线-撩高袖子就准备上场掀繁红衣服。

  「喂-喂-喂-」王鑫沉下脸-差点抡拳头揍人。「你想干什么-」

  「查查她着了谁的道呀-」风师叔一脸莫名其妙。

  「男女授受不亲。」他要求清场。「去去去-你们全到外头排队-我把那道符印依样画下来-送给你们研究。」

  「先生-现场的『唯一』女性好象是区区不才在下我-」语凝恶狠狠地狞笑。

  「这个嘛……」他为之语塞。「好吧-人就交给你-不过你可别趁我不在场-侵犯我员工的权益。」

  「废话-」一干男人全被赶到客厅。

  五分钟后-语凝拎着一张纸交给风师叔。

  「风师叔-这是什么奇怪文字-」无论是何方高人出手-她保证与对方没完没了。

  「哎呀-」风师叔突然跳起半天高。

  「怎么样-」一伙人齐齐惊问。

  「没事-我不小心咬到舌头。」风师叔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

  「风师叔-」抗议声充斥着各个角落。

  「抱歉抱歉-大家多多包涵。」老师公有模有样地端详着房东手绘的符纸-头至歪的。「哎呀-」

  「这回又咬到什么了-」王鑫在旁边放冷枪。

  「这、这、这-这可奇了-天师制狐咒-」这回风师叔来真的-经验和道行遭受前所末有的冲击。「天师制狐咒明明已失传上百年-居然还有人通晓法术的施咒术。」

  王鑫觉得他的科学观正面临严重考验。二十世纪的现代人应不应该采信符咒、施术的异端邪说-

  而且-吴氏公寓的成员好象没有如上的困扰-就连正牌科学家尹承治也聆听得相当入神-难道没人愿意站出来主张「废除迷信」-

  话说回来-对于一栋怪人收容所-他应该期待什么-

  「重点是-中了天师制狐咒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他决定入境随俗-同流合污。

  「嘿嘿-这个问题你就问对人了。」风师叔钦赐他孺子可教也的关爱眼神。

  「如何-」大伙屏气等候他公布答案。

  「不晓得。」风师叔回复得干净俐落-甚至没有一丝丝惭愧的意思。

  王鑫翻个白眼-跌坐进沙发内。现在不得不从现实观点考量-把繁红交托给他们照料-不晓得安全性有多高-为了她的小命着想-或许他应该将她随身携带到纽约去。

  「什么叫『不晓得』-」承治有种上当的感觉。

  「不晓得就是不晓得。」老道士坦率地嚷嚷。「我已经说过了-这道符咒早已失传-我怎么知道它会发挥什么作用-」

  「可是繁红已经中了符-你有什么具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在场中人-王总经理是唯一保有理智思考者。

  「我先烧七七四十九道护身符给她喝喝看-」

  王鑫听得心惊肉跳。她喝完之后焉有命在-

  「如果没效呢-」语凝也抱持怀疑的态度。

  「那只好等到繁红发作-再对症下药喽-」风师叔摊了摊手。

  直到这一刻-王鑫终于确定-繁红留在他们手中铁定凶事多、吉事少。即使不为其它-光是考虑到员工福利这点-他便不能坐视。

  「大家介不介意我们用比较科学的方法来解决-」他一一扫视过每双眼瞳。

  「解剖她-」承治表达最专业严肃的意见。

  「您老人家手下留情。」这也未免太矫枉过正了-「反正-繁红的事交给我负责就好-你们回头忙各自的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