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梧桐那么伤乐小米塞外奇侠传梁羽生名门俏新娘柯怡阿丽思中国游记

返回顶部

  凌淑芬

  终于-终于写完繁红的故事了。

  凌淑芬的旧读友-想必对这号人物不陌生-而凌淑芬的新读友若不知她是何方神圣-也不打紧-因为我写作小说的一贯坚持是-无论单行本或系列故事-每本创作都将它视为独立的故事来发展-不希望读友们因为看书的先后顺序而产生迷惘。

  「吴氏公寓」这套故事初初面世之时-先是吴语凝完成了人生大事-继而尹承治的另一半也找着下落-身为作者的我却一直面临压力-不因交出两张成绩单而有所减少。

  「繁红的故事什么时候完成-」如是的问句不断炮轰着我-从信件、从卡片、从相识读友的追讨。甚至在我前一阵子举办的「海鸟社」活动中-众多读友们连委托单都不肯放过-直接写明-「我只要求凌某人把繁红的故事写出来。」

  唉-真令人觉得害怕-

  创作一本着作-信手拈来才能写得自然生动。故事人物受到读友们的垂爱自是上上之举-可是当这份「喜爱」翻腾得太汹涌之后-反倒成为压力了。就因为有相当数目的读友们期待着繁红-长久下来-每个人心中多少已塑造出繁红的基本模型-「繁红应该是这样的」、「繁红不应该是那样的」-而这个形象或多或少悖离了作者本身的设定-因此无论我如何描写她-势必会与一些读友们既定的想法有出入。

  由于我自己亦相当偏爱「繁红」这个角色-推己及人-自然希盼看完她故事的读友们都能有同样的接受度。但一个作者是不可能满足所有读友的要求的。为了避免破坏读友们的幻想-我甚至考虑过放弃繁红的故事-让她以最大的想象空间存在-后来因为怕读友半夜钉木娃娃-我又做了一个转圜──等大家对繁红的记忆淡了-再来写她。

  可是眼看时间一日日过去-距离「吴氏公寓」上一位成员的故事历经了十二个月-整整一年耶-催讨繁红的读友们非但不见减少-反而连原来闷不吭声、最后却等得不耐烦的「善良读友」都加入声讨的行列。更多的是-凌淑芬加入〈禾马〉的行列后-新读友们回头瞧见了「吴氏公寓」的故事-干脆一起加入催讨的队伍。

  我曾经接获各式各样的催函-有一封除了开头的「淑芬姊姊」及结尾的「XXX敬上」-满满一张半信纸全写上「繁红、繁红、繁红……」-另外半张则填满「快写、快写、快写……」-还有一些读友更可爱-采取怀柔姿态-每回写信给凌淑芬-不管内容扯了哪些天南地北-结尾固定会放上一个P-S——「繁红的故事写好了吗-」至于一些热心提供点子的、提供剧情的、捎信来「借」人的-亦是大有人在。近来甚至有位读友狐疑地试探-「凌淑芬-请问你是不是满享受被人哀求的感觉-」

  这他读友-答错了啦-凌淑芬从幼儿园毕业已经很久了-不至于稚气到这等地步。(我有点伤心「凌淑芬」在读友眼中会产生这样的印象。)

  总而言之-真的很感谢大家-不过……还是好沉重呵-

  乍然看起来-读友们可能会觉得繁红只是某几位讨喜的人物之一-但认真推究起来-她却很难加以揣写。不知读友们注意到没有-以往觉得繁红可爱吸引人-是因为我们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观看她的一举一动-使得她超乎逻辑之外的表现点缀出这个角色的韵味。如今-当作者把一位「侧写人物」扶正为主角-试图以主观的立场来持续她性格中的特点-困难度可想而知。

  我撒手了这么些时候-直到一年后的今天-才真正让「吴氏公寓」的成员在心中沉淀下来-终于决定让他们再步上舞台。无论本书的完成是否令读友们满意-对我而言-这就是在下心目中最理想的「繁红」了。在此不免对詹姊和淑华大姊头有些惭愧-很多压箱底的故事都搁在〈禾马〉收尾-害两位大姊大大对那些人名感到纳闷不已。

  拉拉杂杂扯了这么多-背地里当然还有另一层含意-那就是──嘿嘿-没错-不才我还有另外一笔「冷冷的」债务未还。

  说真的-同胞们-别再催我了-否则冷氏兄妹的故事不晓得还要延宕到何年何月。

  凌某人屈指算算-从《帅哥有难》的时彦、繁红到冷氏兄妹-应该没有其它债务了吧-(亲爱的读友们-来信请不要替以上的问题提供答案-谢谢、谢谢-恩同再造。)

  绝命大委托──执行实况(三)凌淑芬

  终于呀终于-凌某人的绝命大委托活动终于进入最末一波-待执行完了最后几单交易-凌某人打算卷起铺盖-先移民到深山野岭睡它个十年十月。──以上心愿纯属幻想-詹家大姊绝对不会让我如愿的。

  纵观第三波的委托内容-亲爱的委托人多数以「哲学难题」为第一优先-因为所寄来的委托单莫不以抽象性的请托为主。今天-在此小小福地-公布最后四人的委托及执行成果。

  其中一位中奖人张惠□-其实你应该是第二批委托者的抽中人选-但是……这个……嘿嘿嘿-不好意思-凌某人把你的委托单给遗失了-所以只和你电话联络过一次-以后就没下文啦-你指明要凌某人替你的「凌淑芬作品集」签名-虽然稍嫌缺乏创意-但抽中了就是抽中了-凌某人很认命。麻烦你主动寄作品集到〈禾马〉好吗-抱歉、抱歉-

  以下公布最后三大委托。

  ◇◇◇

  委托人-傅怡天

  委托事由-如何对付一个日夜啼哭、爱打人的小鬼-

  执行实况-哇哈-哇哈-哇哈哈哈哈-

  傅小妞-你这个问题就问对人了-凌某人生平最受不了的-就是吵吵闹闹、哭哭啼啼、一脸欠扁的「小人」。

  首先要介绍你看一部电影「阿达一族?」-里头有许多诱人的招数让我垂涎了好久-举凡拿铁锚砸他、拿刀砍他……等等-你不妨用用看。至于我的建议嘛……首先-咱们得分析清楚几件大事。

  你的委托单上表示-那个讨人厌的小鬼日夜啼哭-而啼哭的原因分很多种-

  一、喜极而泣-对付这种情况的哭号很简单-消灭他「喜」的原因。假若是你哥哥、姊姊逗笑了他-请你痛殴令兄、令姊一顿-然后叫他们到墙角罚站-顺便写一万遍-「我以后不会再『挑逗』那只小鬼了。」以此类推。

  二、伤心落泪-一样-你必须先找出让小鬼哭泣的人事物-然后衷心诚恳地感谢对方干出如此一大件功德-可是揍人的部分依然不可省。

  揍他-痛快地揍他-把你的怨气全部发泄在他身上-

  三、没有理由的哭泣-这种情况最难搞-因为你无法对症下药。我给你的建议是──请你制造一个合理的哭泣原因。

  比方说-你不晓得他因何而哭-干脆在他面前扮一个最丑、最恐怖的鬼脸-(这一点应该不难办到-很多人的长相毋需扮鬼脸即可以达到同样效果-但愿你也是这种人之一。)或在他身边放鞭炮、唱「鬼话连篇」主题曲……接着你顺理成章地说服自己-他是被你吓哭的。然后你就晓得应该怎么做了吧-

  没错-拿根铁锤敲昏你自己。

  谁教你逗他哭的-无聊-

  看到这个段落-你可能开始很不爽了。明明委托单上指明要对付那个小鬼-怎么反而变成你在受苦-

  话说回来-我只要帮你对付那小鬼就好-至于闲杂人等有没有受害-跟凌某人可没关系-

  而且-一旦你打昏了自己-自然听不见那小鬼的哭哭啼啼、吵吵闹闹-凌某人的委托也算顺利达成啦-

  哈哈哈-啦啦啦-世界多美好──

  评估结果-过程有点暴力-成效相当良好。

  ◇◇◇

  委托人-林恬凡

  委托事由-本人是一位国三的女生-最近最令我烦心的事是身高-因为老哥一八六公分、老爸和老妈也都在一六三公分以上-而我还是一位一五八公分的矮子-所以想请凌姊姊想想办法使我长高一点。

  执行实况-高矮、美丑都是对照之下才产生的印象。比方说-你站在河马身边-看起来就非常美丽-而站在绝世美女凌淑芬的身边-看起来可能就很令人同情。(好了啦-〈禾马〉那票临时社团干部-你们给我统统坐回椅子上-不要再笑到吐出来。难道美丽也是一种错误-)

  同理可证-你的「矮」其实一点也不接-而是家人太高的缘故。凌某人的委托向来以治本为主-在此提出解决之道-请先准备好以下的道具-

  铁锤一把-锯子一副-量尺一束-木床一张-PLAYBOY(花花公子)及PLAUGIRL(花花女郎)各一本-钓鱼线若干。

  道具搜集妥当之后-请遵照以下的步骤进行-

  一、拿一本「花花公子」丢在哥哥房门前-封面上绑好极细的钓鱼线-趁哥哥闻香而来的时候-你躲在暗处-偷偷牵动钓鱼线-引诱他到地下室或任何阴暗的角落。(妈妈的部分请改用「花花女郎」。)

  二、以铁锤打晕他-移到木床上。

  三、以量尺量出他超过一五八公分的部分。

  四、这个时候-锯子就派上用场了……不用我教你吧-否则本书会因为过度血腥而被列为「限制级」。

  五、以此类推-解决父母大人「过高」的烦恼。

  如果你下手有所顾忌-简单-请你买块豆腐打昏自己。

  莫名其妙-一五八公分的身高还在给我喊矮-那我们这种一五五公分的岂不是全该切腹以示天下-

  你真是◎#※*&……

  评估结果-对于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年轻人-就该好好的给她恐吓一下。

  ◇◇◇

  委托人-洪贝绮

  委托事由-本人虚度光阴十余载-混吃摸鱼、吃喝玩乐-无一或缺-从未了解生活目标与梦想-能否让我加以了解并拥有一个目标-

  执行实况-贝绮-你一定听过一句话-「生活的目的-在增进人类全体之生活-生命的意义-在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这是咱们老蒋说的。

  不过-我不打算把这句话送给你。

  瞧瞧你自己-混吃摸鱼、吃喝玩乐-你真是──真是──真是太、幸、福了-

  哇──呜──我也要-我也要。好羡慕哦-你根本不需要新的生活目标-现在的情况就已经够好了-呜呜呜──求求你-教教我-我应该如何做才能混吃摸鱼、吃喝玩乐-无一或缺-海鸟社的指导老师让给你当都没关系。

  求求你-教我吧-呜呜……

  评估结果-羡慕过度-精神暂时失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