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富甲天下暗夜流光艳遇湛亮西州月王跃文北游记余象斗武林嘻游记李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月亮背面 > 呼召

  延芳终于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

  不然的话,她想,真的会发神经。

  医生姓蒋,年轻英俊,有一把温柔而肯定的声音,叫人舒服。

  “怎么一回事,章小姐,请你慢慢说。”

  “我睡不好。”

  “都会人怎可能睡得好。”

  “是,环境太差太嘈。”

  “你要原谅自己,放松一点,别再追求完美,那么,也许可以一夜睡到天亮。”

  “你一言道尽我的毛病,医生。”

  医生笑,“谢谢你。”

  延芳说下去:“不但睡不好,一旦瞌上眼,又乱做梦。”

  医生嗯地一声,果然有梦,心理科医生最擅长解梦,且看看这位章小姐做些什么梦。

  “你记得梦境吗?”

  “记得!我简直会背,次次都是一样的梦。”

  “啊?”医生的兴趣来了,“请说。”

  “好不容易睡着,却听见有人叫我,一直叫,一直叫,叫得我不由得不起来。”

  医生面色开始凝重,“叫你什么,章延芳?”

  “不,他们没有叫我名字。”

  “他们?多过一人?”

  “是,总共有五个人。”

  “你怎么知道是五个人不是六个人?”医生大奇。

  “请听我说下去。”

  “请。”

  “他们不住地呼召我,叫我去,叫我出现,我在办公室忙了一整天,已累得贼死,根本不想动,只欲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上班呢,可是他们一直叫,奇怪,也不是叫我章延芳,反正我知道他们要找的是我。”

  医生颔首,“白天太累太紧张了。”

  “我总是苦苦挣扎,不肯就范。”

  “几时开始的事?”

  “上半年,升职之后。”

  医生说:“压力太大?”

  延芳抹抹汗,“说得好。”

  “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医生微笑。

  延芳答:“谁说不是。”

  “为什么是五个人?”

  “上星期,他们叫我,我终于跟着声音走过去看一个究竟。”

  “你的意思是,章小姐,你的意识跟了过去。”

  “那当然,我的身体还躺在床上想好好睡到天亮呢。”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那个地方像是很远,又似十分近,我飘飘然随着声音走,忽然之间觉得好笑,噫!这不是灵魂出窍吗?”

  医生听到这里,一怔,寒毛竖起来。

  呼召,有人不住呼召章延芳的精魂出现。

  有人召灵。

  “说时迟,那时快,我已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间,房中央放着一张圆桌,有五个人坐在桌子前,手握手,围成一个圈,医生,我看见就好笑,医生,这分明是一个召灵会。”

  医生蓦然抬头,“你不怕?”

  延芳笑,“我只觉困扰,不是害怕,他们找错人了,我是活人,我有名有姓有职业有驾驶执照,我可不是野鬼游魂。”

  “后来怎么样?”

  “真是一个怪梦!”

  “可不是,一叫,我就醒了,累得不像话。”

  “五个人,有男有女?”

  “三男二女。”

  “你可认识他们?”

  “他们垂着头,看不清楚。”

  医生试探地问:“依你看,这梦是怎么一回事?”

  章延芳叹口气,“我觉得我应该放大假,那五个人像煞敝公司董事局人马。”

  医生笑起来,这么乐观开朗,应该没事。

  “是,你的确应该放假。”

  “到哪里去好呢?”

  “你喜欢城市还是乡间?”

  “无所谓,只要能走开就好。”

  “有亲密的男朋友吗?”

  “还没有。”

  医生的书桌上刚好放着一座地球仪,延芳将之一转,手指随便一指,一边笑道:“千万别指到津巴布韦上。”

  没有,她的食指,不偏不倚,指在三藩市。

  延芳只得笑。

  她父母就在旧金山,顺带去看看老人家也好。

  蒋医生说:“放完大假,再来找我。”

  “是医生。”

  章延芳觉得与医生讲明白后心里舒服得多。

  她立刻向公司告假。

  说也奇怪,一连大半个月,都没有再做那个梦。

  晚上睡得稳,白天更精神奕奕,算一算,延芳受这个怪梦打扰,已有五个多月。

  她收拾很简便的行李就出门了。

  到了三藩市,叫一辆计程车就往家里驶去,父母见了她,喜出望外,廷芳将公事抛在脑后,─直向每亲要这个吃要那个玩,恢复童真。

  “延芳,回来同爸妈住,陪陪我们。”

  “北美洲工作环境比较差。”

  “你志在发财?”

  “不,我想证明自己。”

  章太太恼曰:“我最讨厌这句话,什么叫做证明自己?把护照取出看清楚不就是了。”

  延芳只得陪笑。

  只听得父亲劝道:“你识相点,再噜嗦,也许女儿以后就不来了。”

  延芳连忙说:“怎么会,妈妈才不唠叨。”

  那天晚上,满以为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谁知道,又做那个梦了。

  憩睡中,延芳听见有人叫她。

  这一次,声音近很多。

  延芳听见的是,“过来,过来,我们唤召你,过来。”

  延芳忍不住斥责:“鬼叫什么?人家要睡觉。”

  “岑玉琴,岑玉琴,我们呼召你。”

  延芳一听,笑出来,“我不是说你们弄错了人?可见不差,我不叫岑玉琴。”

  可是对方却不理,一直叫:“岑玉琴,前来与我们说话?”

  延芳不耐烦,“好,就跟你们讲个明白。”

  “岑玉琴──”

  延芳大喝一声,“来了。”

  像上一次一样,她飘飘然来到一幢房子面前,这次,说也奇怪,她清晰地看到门牌上写着八三四号。

  噫,房子对开,是蔚蓝的金门湾。

  他们把她召到旧金山来了。

  转瞬间,延芳已来到那间大厅。

  圆桌。

  他们还在召灵,延芳真不知好气还是好笑。

  这时,延芳已经站在他们身边,索性看个仔细。

  五个人,三男二女,两位女士已有五六十岁年纪,比延芳的母亲年长,三位男士比较年轻。

  其中一位先生是领导,只听得他说:“岑玉琴,你来了吗?我感觉到你在我们身边。”

  延芳踏前一步,“是,我来了。”

  继而打量这间房间。

  只见布置雅致大方,家具与摆设名贵考究,一只卡地亚水晶钟的时针分针均指在十二点,延芳记得她上床时是十一时半。

  这家人为什么召她前来?

  “叫我何事?”

  那位男士说:“你母亲渴望听到你的声音。”

  延芳至此不得不坦白:“我上次已经说过,我不认得你们,我的名字叫章延芳,家母叫宋思莹,今年才四十六岁,你们可否承认错误?”

  那位男士沉默了。

  这时,其中一位女士忽然轻轻饮泣。

  她银发如丝,身裁瘦小,穿着黑衫,看样子非常伤心。

  延芳不由得恻然。

  她问道:“岑玉琴怎么了?”

  那位男土答:“岑玉琴于十八岁那年交通失事身亡。”

  “啊,多么可惜。”

  “她母亲思念她。”

  “那是一定的。”

  “与你母亲说话,岑玉琴。”

  “我不是岑玉琴!喂,你们到底搞什么鬼?”

  荒谬!

  像上次一样,廷芳预备退出房间。

  可是,那位女士忍不住叫:“玉琴,玉琴,不要怪妈妈,原谅妈妈。”

  延芳动了慈悲之心,“玉琴是你女儿,玉琴怎么会怪你,那纯粹是一宗意外罢了。”

  那五个人听到延芳那么说,大大松了口气。

  另一位女客说:“岑太太,你该放心了,这三十多年我看你受尽了折磨,唉,现在玉琴亲口同你说不怪你,你可放心了。”

  岑太太抬起头,声音颤抖,“玉琴,你好吗?”

  延芳决定好人做到底,“我很好,你请放心。”

  “为什么到现在才应召前来见我?”

  延芳只得胡乱找个答案,“我已再世为人。”

  众人又呵一声地叫起来。

  延芳说:“我要走了,你们多多保重,”忽然想起来,“对了,不要再叫我了,这是很伤元气的一回事,对我无益。”

  岑太太含泪说:“对,对。”

  “再见。”

  岑太太不住颔首。

  延芳看清楚了她的面孔,那曾是秀丽的五官此刻紧紧皱在一起,延芳不禁抚摸她的手。

  她觉得了,“玉琴!”

  “保重身体。”

  延芳转身,离开那间大厅。

  她醒了,红日炎炎,已是上午八时半。

  第一件事便是掀开被褥去找母亲。

  “妈!”延芳紧紧抱住她。

  “神经病,还不去梳洗?”

  幸亏母亲还年轻,“妈,我决定一年来看你们两次。”

  “我希望你搬回来住。”

  “我郑重考虑。”

  她随即出门,驾着小车子,驶到山坡那一边去。

  梦境如此清晰,延芳想去找那户人家。

  门牌八三四号。

  对着金门桥。

  这样的街道应该不多。

  但是因不知街名,一找也就个多小时。

  延芳找得口渴,见到小贩骑着摩托车上来卖果汁,便要了一小瓶,喝起来。

  猛然一抬头,便看到八三四号,浅蓝色与白色的墙壁,对牢蔚蓝的金门湾。

  找到了。

  真奇怪,她明明不是岑玉琴,却不住受到呼召,老远跑了来旧金山,梦中魂离肉身,去到八三四号,与岑的家人见面。

  延芳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她把车子停好,前去敲门。

  门打开了,延芳一眼便认得那是昨晚两位女士之一,但不是岑太太。

  “请问是岑家吗?我找岑太太,我姓章,叫章延芳。”

  对方见是妙龄女子,又是同胞,便请她进去。

  整个梦获得印证,会客室与延芳梦中所见一模一样,那只水晶钟的时针与分针指在十二时正,不过这次是中午。

  窗帘已被拉开,日光透进来,延芳觉得无比熟悉,她挑了张椅子坐下来。

  “我去唤岑太太。”那位女士走开。

  延芳举目四处浏览,忽尔听见“呵”地一声,她目光落在一瘦削的年轻人身上。

  啊,他便是带头呼唤她那人。

  延芳看着地,他也看着延芳。

  终于,两人不约而同地问:“你是谁?”

  那年轻人取出卡片给延芳,延芳一看,呆住,卡片上写的是“曾立人,哥伦比亚大学灵学教授。”

  延芳说:“你猜我是谁?”

  他毫不犹疑地说:“你回来了。”

  “不,”延芳说:“我不胜其扰,前来查探究竟,快告诉我,岑玉琴到底是什么人?”

  曾立人立刻到书架上取过一幅照片递给延芳。

  照片上是一个秀丽的少女,穿着六○年代的服饰。

  “汽车失事?”

  “也有人说是殉情自杀。”

  “什么?太笨了。”

  “她母亲反对她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分手后,那男孩子被征入伍,在海防阵亡,随后就发生了这件意外。”

  “正如你说,纯是意外罢了。”

  “岑太太不能释然。”

  “可怜的母亲。”

  “我半年前应邀前来呼召你,这位小姐,我怀疑你前生是岑玉琴。”

  “胡说,我是我,岑玉琴是岑玉琴。”

  “那么,”曾立人目光焖焖,十分兴奋,“你如何会应召来到这里?”

  延芳怒道:“因为我的脑电波刚好接收到你发出的讯息。”

  “不会那么巧。”

  “指纹也有相同的机会!”

  这时,忽然有人问:“谁,谁找我?”

  是岑太太出来了。

  两个年轻人只得暂时停止争执。

  延芳站起来,“岑太太,我是章延芳。”

  岑太太今日精神略好,白发梳理过,又换上套珠灰色洋服,看上去较为年轻。

  她看到的延芳背着光,五官不十分清楚,可是像煞一个人,她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玉琴!你怎么来了?”

  可见像,像得不得了。

  廷芳温言答:“我不是玉琴,我是延芳。”

  她前去握住岑太太的手。

  “你认得玉琴?”

  “家母是玉琴的同学。”

  “呵我忘了,我忘了,如果玉琴在生,该是中年人了,唉,日月如梭,光阴似箭。”

  延芳坐下来,陪岑太太喝茶。

  岑太太说:“两家该多些来往才是。”

  延芳答:“是,是。”

  可是延芳对这间房子有说不出的亲切感,一定是因为梦中常来的缘故。

  延芳在三十分钟后告辞:“岑太太,我有空再来。”

  “下次再来。”

  岑太太送她到门口。

  “保重身体。”她忍不住补一句。

  那位灵学专家却不放过她,“章小姐,我送你。”

  路上延芳椰撤他,“曾先生,岑家不需要你了。”

  “我从未遭遇过这样的个案!”

  “什么个案?”

  “灵魂先来,然后,肉身跟着出现。”

  “因为我是一个活人,曾先生,我不是游魂。”

  “然则,你相信游魂?”

  “曾先生,我不肯定,但我也不否定,我态度开放。”

  “章小姐,让我们去喝一杯咖啡。”

  “不!”

  “为什么?”

  “夫子说:敬鬼神而远之。”

  曾立人笑了,“你才是那只鬼魂,我,我不过担任俗称灵媒的角色。”

  延芳无奈,“好,一杯咖啡。”

  她亦想知道更多。

  他们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

  曾立人开门见山,“章小姐,我想请你协助我做一项实验。”

  延芳立刻摇头,“对不起,我不是白老鼠。”

  “我们可以帮助你回忆前世之事。”

  延芳一直摇头,“我今生活得很好,我不理过去,我只看将来。”

  曾立人失望,“你一点好奇心也没有?”

  延芳笑笑,“不比你那么强烈。”

  “抑或,你怕?”改用激将法。

  延芳丝毫不受影响,“谁不怕死亡。”

  “玉琴是个感情冲动的女子,你比她稳重成熟。”

  “这样说就不公平,我年纪比她大,她没有机会发展她性格较好的一面。”

  “你同情她。”

  “那自然,但无论如何,她这样不懂得珍惜生命,却不值得原谅。”

  “你说是意外。”

  “意外亦可避免。”

  “讲得好。”

  “你看她母亲是多么伤心,三十余甲来生活阴暗。”

  “母亲,也似乎应该给予子女较宽自由。”

  “那个时候的母亲不懂得那样想,不比今日,”延芳不禁觉得幸运,“家母非常尊重我及爱护我。”

  “看到你快乐的今生,我觉得宽慰。”

  延芳啼笑皆非,“别太坚持你的理论,我始终认为我不是岑玉琴,这件事不过是巧合。”

  曾立人不置可否,“你若改变主意,请与我联络。”

  “我过几日就要回去了。”

  “祝你凡事顺利。”

  “谢谢。”

  延芳回到家,她母亲午睡刚醒。

  延芳说:“妈,以后几天,一定在家陪你。”

  章太太感喟,“小时候老是缠住妈妈不放,寸步难移,讨厌得不得了,你外婆说,不要烦,一下子就长大高飞,再也见不到了,果然如此。”

  “你为什么放我走?”

  “不放,行吗,再说,我霸住你干什么,时间乐得自己享受。”

  延芳又紧紧拥抱母亲。

  “我替你去做点心。”

  延芳躺在沙发上,忽然之间累得无以复加,眼皮都睁不开来。

  她心中嘀咕,别又是那灵学专家在远距离作法吧。

  她睡着了。

  开头没有知觉,稍后发觉自己在一片无边无涯的草地上,草地葱青可爱,修剪得十分整齐。

  延芳大奇,脱口问:“这是什么地方?”

  谁知有人答:“这是时间荒原。”

  延芳笑,“这并不是荒原。”

  “是,它是荒原,天老地荒的荒。”

  “你是谁?”延芳讶异。

  “你不认得我?看仔细点。”

  一个少女自延芳身后转出来。

  秀丽五官,苗条身型,延芳一见,便颔首道,“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岑玉琴。”

  “是,是我。”

  延芳忍不住问:“这些日子,你在何处?”

  岑玉琴笑而不答。

  延芳又说:“你母亲非常想念你。”

  “我不能前去见她,所以我托你代我安慰她。”

  “你托我?”

  “是,我还得向你道谢呢。”

  “我近半年来晚晚都睡不好……”

  “对不起,”玉琴真正歉疚。

  “算了,助人为快乐之本。”况且,她终于搞清楚,她不是岑玉琴。

  “为何选我?”

  “你有灵感,你可以接收到讯息。”

  延芳点头,“我也这么想。”

  “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

  “慢着,”延芳叫住她,“当年……纯是一宗意外,是吗?”

  玉琴回过头来,“是,是意外。”

  “你并不责怪母亲?”

  “不,我怎么会怪她。”

  延芳笑,“我也这么想。”

  接着,玉琴向她摆摆手,离去。

  “延芳,延芳,起来吃些炒年糕。”

  延芳睁开眼睛。

  她已离开了时间的荒原,可是,现实世界,何尝不是受时间大神控制。

  假期过后,延芳回到工作岗位。

  她再也没有做梦,她睡得很好,事实上,两只闹钟有时都不能把她叫醒。

  意延芳不是不惆怅的。

  一日有空,她跑到蒋医生处诉苦。

  “本来我还以为会梦见六合彩中奖号码。”

  医生只是笑。

  “现在睡得昏沉,一点知觉也无。”

  “那么,才够精神做事呀。”

  “是,我明年又要升级了。”

  “恭喜恭喜。”

  “医生,召灵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医生还来不及回答,廷芳又问:“还有,你相信灵魂出窍这件事吗?”

  医生咳嗽一声。

  “抑或,一切都是梦境,巧合之下,使人相信有鬼神之说?”

  蒋医生笑,他都来不及发表意见。

  延芳又说:“我爱家母,我这才发觉,孝顺父母至要紧一点是好好生活,努力上进。”

  医生点头,“完全正确。”

  延芳看看表,“时间到了。”

  “有人呼召你?”

  “啊是,法术无边的董事局正在开召灵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