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来一道干烧明虾鱼悠风葬之城内田康夫沉月画仙灿非出嫁必从夫古灵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网络 > 月明千里 > 第201章 番外十一

    刚进屋,瑶英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香。

    李仲虔斜躺在窗前火炉旁的木榻上,长腿曲起,脚上的兽皮靴踩着酒坛,手里攥着酒囊,凤眸幽幽地望着紧闭的窗。

    瑶英从一地倾倒的酒坛走过去,拿走他手里的酒囊闻了闻,“这酒是今年新酿的金琥珀,后劲小,吃不醉的。”

    李仲虔踢开酒坛:“谁要吃醉?吃醉了你又要数落人。”

    瑶英笑了笑,“巴娜尔公主在外边等着,你在里面看着她,怎么不把人叫进来?”

    “让她等着吧,多等个几次,以后就不会来了。”

    瑶英嗯一声,脱下斗篷,卷起袖子,收拾案几上随意堆叠的文牍,提起火炉上的铜壶,熟门熟路地找到一袋米粒紧实的乌米。

    这种米先在汁水中充分浸泡,蒸熟后晒干,再蒸熟再晒,如此反复九次,米粒颗颗晶莹,滋味肥浓油润。西军常常需要长途奔袭,军中很多人不习惯和北戎人那样渴饮马血、生吃马肉,今年本地适种的乌米丰收,她让人晒了不少,士兵很喜欢,携带方便,可以保存很久,还很好吃,而且可以迅速补充体力。

    热水滚进碗中,她调了一碗乌米饭,递给李仲虔。

    “别吃酒了,吃点东西暖暖胃。”

    李仲虔看着碗中油亮的米粒,“怎么不催我放人进来?”

    瑶英平静地道:“阿兄想通的时候,自然会放人进来。”

    李仲虔嘴角一咧:“如果我想不通呢?”

    “那我更不能自作主张了。”

    李仲虔揉揉眉心,翻身坐起,接过碗和匙子,大口扒乌饭。

    巴娜尔公主想嫁给他。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妻。

    小的时候,他曾好奇地问舅父:“舅舅,您怎么没有娶亲?”

    谢无量摸摸他的发顶,“舅舅太忙了。”

    后来长史告诉他,谢无量就算一年到头过家门而不入也有很多小娘子愿意嫁他,他不娶妻不是因为太忙,而是自知身体病弱,又身处乱世,随时可能死在战场上,不想耽误小娘子的青春。

    李仲虔没想过娶妻的事,从前是因为和舅舅一样不想连累妻子,来到西州,没了顾虑!虑,他依旧不想娶妻。

    李德和唐氏,李德和谢满愿……他们都曾恩爱甜蜜过,后来夫妻离心,面目狰狞,彼此仇恨,曾经是最亲密的枕边人,到最后,李德对谢满愿毫不留情,唐氏死之前句句都在诅咒他。

    爱得再炽烈,终究抵不过岁月。

    他和瑶英不一样。

    瑶英深知这世上恶无处不在,并且被深深地伤害过,但她仍然相信世间的美好,李德、唐氏和谢满愿之间的纠葛恩怨不会影响到她的心境,她喜欢一个人,那便一心一意去喜欢。

    他没有这样纯粹的喜欢。

    流连花丛,男欢女爱,于他而言不过是**上的享受,从一开始双方就明白彼此只是一场露水姻缘,你情我愿,绝不拖泥带水。

    如果巴娜尔只是求几场欢爱,他不会拒绝,可是她想嫁他。

    他这样的人不适合娶妻。

    “罗伽对你怎么样?和尚懂得怎么做一个好丈夫吗?”他捧着乌饭,忽然问。

    瑶英一笑:“他对我很好。”

    李仲虔嘴角轻扬。

    ……

    瑶英从屋中出来的时候,巴娜尔还等在雪地里,脸颊冻得红扑扑的,朝她行了个大礼。

    西军联军收复伊州时,瑶英不许部落兵欺辱北戎王宫女眷,巴娜尔很感激她。

    瑶英把自己的斗篷披在巴娜尔肩膀上,道:“公主随我来吧。”

    巴娜尔抬头看一眼紧闭的窗,懊恼地叹口气,举步跟上瑶英。

    炉膛里柴火烧得噼啪响。

    瑶英看着巴娜尔喝下一大碗防风寒的药,直接问,“公主是怎么和我阿兄认识的?”

    “在北戎的时候认识的。”

    “公主是不是救过我阿兄?”

    巴娜尔捧着药碗摇摇头:“阿依努尔,不是我救了李仲虔,是李仲虔救了我。”

    瑶英面露惊讶之色。

    巴娜尔放下碗,朝她笑了笑,缓缓地道:“当初李仲虔混在北戎奴隶里面,寻找脱身的时机,那天夜里,塔丽帮他掩护,他趁守卫打瞌睡,偷偷摸出营地,无意间撞见三王子想要欺负我……”

    说到这里,她脸上掠过愤!怒之色。

    她是瓦罕可汗养大的女儿,以后肯定要嫁给诸儿子中的一位。三王子垂涎她的美貌,想要她做侧夫人。

    三王子为人粗鄙,她坚决不答应。三王子贼心不死,偷偷买通她的奴隶,把她骗出营地,想要生米煮成熟饭,逼她就范。

    “营地外的守卫被三王子支开了,我很害怕……李仲虔当时就藏在马厩,他看到我被三王子拖走,没有现身。”

    李仲虔以奴隶身份掩饰自己,假如出手救人,很可能卷入是非,无法脱身。

    “我阿兄最后还是出手了?”听巴娜尔的口气,三王子肯定没得逞。

    巴娜尔点点头:“李仲虔不想多事,本来已经悄悄地离开了,过了一会儿还是回来了……公主知道他为什么回来吗?”

    瑶英摇摇头。

    瑶英微怔。

    巴娜尔接着说:“李仲虔冲了进来,一把扯住三王子,差点把他脑袋扭下来,三王子怕事情闹大惊动别人,逃走了。”

    那晚,李仲虔差点把三王子打死,他那副狰狞凶狠的模样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他站在惊魂未定的巴娜尔跟前,问:“你兄长呢?他怎么没来救你?”

    巴娜尔抹了一把眼泪:“他死了。”

    她的父兄都为瓦罕可汗战死,所以才能被收养为义女,她没有其他亲人了,害怕的时候本能地叫着兄长,她的母亲是被掳掠到草原的汉人,她和兄长小的时候就会说汉文。

    后来她知道了李仲虔来北戎的目的,一下子恍然大悟,李仲虔之所以会不顾危险救她,是因为她歇斯底里的呼救让他想到了他妹妹。

    文昭公主落在海都阿陵手里,谁都不知道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一开始,我不知道李仲虔是魏朝的皇子。”巴娜尔往炉膛里添了几块炭,“他救下我的第二天,三王子伤势太重,瞒不住了,瓦罕可汗派人来安抚我,说三王子是活该,又问我到底是谁打伤了三王子,奴隶竟然敢打伤贵人,虽然他是为了救我,也必须受到惩罚。”

    她抬起下巴:“我当然不会出!卖自己的救命恩人!”

    不论三王子的母亲怎么劝哄、威逼,巴娜尔都不肯指认李仲虔。大妃暴跳如雷,向瓦罕可汗进谗言,要在十天内把她嫁给一个部落的酋长。那个部落刚刚在大战中失去一半青壮年,酋长都快有五十岁了,瓦罕可汗正愁该怎么安抚部落。

    巴娜尔还是咬紧牙关不肯说出是谁救了她。

    她咬了咬唇,“大妃逼我出嫁,我很害怕,可我不能出卖李仲虔,我给自己准备了嫁衣……”

    他满身脏臭,蓬头垢面,看不出本来面目,跪在三王子的毡帐外。三王子的亲随把他打了个半死,他趴在泥地里,一声不吭,纹丝不动,任他们踢打。

    巴娜尔哭着冲到瓦罕可汗的大帐求情,老可汗饶了李仲虔,他一瘸一拐地走了,看都没看巴娜尔一眼,就好像他挨打的事情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夜里,巴娜尔去看他,他旧伤复发,陷入昏迷,塔丽在悄悄照顾他。

    巴娜尔每天都会去看李仲虔,偷偷送药送吃的给他,有时候帮塔丽照看他。

    李仲虔很冷漠,从来不和她说话。

    巴娜尔坚持去看他,渐渐猜出他不是寻常奴隶,瓦罕可汗想找的汉人很可能是他。

    “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她告诉李仲虔,“我是可汗的义女,可以把你要到我身边来,你成了我的护卫,就不用躲躲藏藏了。”

    李仲虔拒绝她的帮助。

    巴娜尔那时候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帮他?

    塔丽也有相同的疑问。

    那天,巴娜尔悄悄去看望李仲虔,听到塔丽帮他出主意:“公子,巴娜尔公主好像很喜欢你,公子不妨利用这一点,瓦罕可汗对公主还是有几分情面的。”

    李仲虔淡淡地道:“以后别让她来了。”

    塔丽迟疑着问,“公子讨厌巴娜尔公主吗?”

    巴娜尔站在土墙外,心里怦怦直跳。

    她突然发现自己很怕李仲虔给出肯定的回答!。

    ……

    啪的一声脆响,炉膛里的火炭烧得滋滋有声。

    巴娜尔从回忆中醒过神,朝瑶英一笑:“李仲虔没有说讨厌我,他对塔丽说了一句很古怪的话。”

    巴娜尔一字一字地道:“他说,我只是个不相干的人,他不想让我步阿娘的后尘。”

    当时巴娜尔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以为李仲虔很讨厌她,伤心地离开了。

    在佛寺见到痴傻的谢满愿以后,她才明白李仲虔的意思。

    她更喜欢李仲虔了。

    巴娜尔仰起脸,看着瑶英:“阿依努尔,你问我是怎么和李仲虔认识的,是不是想劝我,李仲虔不喜欢我,让我放弃?”

    不等瑶英回答,她笑了笑,眸子里映出炉膛明艳的火光。

    “北戎灭亡,我不用再面对三王子他们的觊觎,也没了公主的尊荣,义庆长公主被公主你接回中原去了,我不想去中原,来到西州……”

    “公主,李仲虔是我见过的最强壮最勇敢的男人,我喜欢他,想和他生孩子,他不讨厌我——我看得出来,现在他没有想娶的女人,我和他之间没有阻碍……天神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想试一试。”

    尝试之后才有放弃的资格。

    她是北戎数一数二的美人,她喜欢李仲虔就要说出来,不怕被笑话。

    哪怕最后他还是无动于衷,至少她试过了。

    “我听说了很多佛子和公主的故事。”巴娜尔看着瑶英,两眼放光,“公主和佛子不畏艰难,终于感动天神,才能结为夫妻。我也要和公主一样勇敢!”

    瑶英唇角微不可见地抽了抽。

    她可以笃定,巴娜尔听到的那些故事和传说有一大半她也不知道。

    比如前一阵西州流传她为昙摩罗伽哭倒了整座圣城,罗伽才能找到真正的内功心法,起死回生。

    巴娜尔抹把脸,振奋精神:“最烈的马属于最!勇敢的勇士,想要打动最强壮的男人,也得和驯马那样,谁胜出,谁就能和他生孩子!”

    瑶英:……

    她怎么突然感觉巴娜尔公主嫁给阿兄的目的就是和他生孩子?

    ……

    瑶英摇摇头,“阿兄真不想见她,她根本进不来……巴娜尔公主和阿兄的事,你们别多管,别跟着起哄,也别瞎打听,顺其自然就是了。”

    ……

    接下来的日子,瑶英继续接见各部酋长,为有摩擦的部落调节矛盾,督促拥有大片土地的豪族种植农官培育的粮种,亲自去新建的养马场视察,让亲兵试骑从波斯那边买来的良马,还得时不时抽空去宴席上露个面。

    亲兵偶尔会向她汇报李仲虔那边的事:巴娜尔给李仲虔做了件兽皮袄,李仲虔没收。

    瑶英用膳,缘觉在一旁道:“王是不是也在用膳?”

    她提笔写信,他赶紧帮着铺纸:“王后要给王写信吗?”

    她在佛寺会见酋长,他和旁人低语,“这些僧人的宣讲比不上王的动听,我们王宣讲时,连寺里的鹰都乖乖立在鹰架上聆听……”

    瑶英回头看他一眼。

    缘觉一脸骄傲:“王后,您也这么认为吧?”

    李仲虔翻了一个白眼:“你这么想念你们王,不如先回王庭去。”

    缘觉忙退后几步,恭敬地道:“小的要侍奉王后左右。”

    李仲虔皮笑肉不笑。

    缘觉再不敢多嘴。

    终于到了月底,缘觉立马精神了,不动声色提醒瑶英该动身了:“王后,箱笼开始整理了,您看有没有什么漏下的?”

    瑶英处理好手头的事务,启程回王庭。到了沙城后,她让其他人慢行,自己骑快马回圣城。

    不过是一个多月,感觉像过了很久似的,圣城外一片茫茫白雪。

    守城的禁卫军见到肩披朝霞的瑶英出现在城!门外,惊诧万分,连忙竖起迎接的幡旗:“王后回来了!”

    瑶英示意他们不要惊动其他人,径自回宫,刚步上长阶,迎面一人走下来,看到她,呆了一呆,慌忙行礼。

    “王后回来了?”

    瑶英嗯一声,匆匆往里走,她给昙摩罗伽的信上没有提起自己特意提前赶回来的事,还叮嘱缘觉不要漏了口风。

    她还在盘算怎么吓罗伽,毕娑挠挠脑袋:“王后,王不在王宫。”

    瑶英脚步顿住:“他去佛寺了?”

    毕娑笑得直拍大腿,摇摇头:“王思念王后,知道王后动身回来,今早出城去迎接王后了。”

    昙摩罗伽的理由很充分:雪太大,他担心瑶英在路上被风雪阻住,要带人去接应。

    昙摩罗伽好像没听见一样,看一眼天色,门外近卫统领过来回话,车马准备好了。

    瑶英哭笑不得:她想提前回来给昙摩罗伽一个惊喜,叮嘱所有人瞒着他,没想到罗伽已经出发去接她了!

    她转身就走,翻身上马,出了圣城,夜里在驿站歇了一夜,缘觉劝她回圣城等昙摩罗伽回来,她摇摇头,她现在就想见他,一刻都等不得。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瑶英继续朝沙城奔去,蹄声回荡在茫茫无际的雪原间。

    忽地,远处几道模糊的暗影从西边疾驰而来,马蹄踏响如奔雷。

    瑶英催马疾走,迎上前,暗影越来越近,为首的那人一身雪白织金纹锦袍,身形挺拔,风吹衣袍猎猎。

    她看着他,嘴角不禁翘了起来。

    他凝望着她,逆着光,碧眸看起来黑沉沉的。

    马蹄轰响,雪地震颤,黑马飞驰到瑶英跟前,带起一阵气流,还没停稳,马背上的人展臂揽住她的腰,把她整个人抱到自己马背上,紧紧搂着她。

    瑶英抱住他的腰,闻他身上的沉水香味。

    “郎君,我回来了。”

    昙摩罗伽低头,吻她发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