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四大名捕会京师:玉手温瑞安饕餮传说叶迷虚拟的十七岁李敖鹤惊昆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璇玑玉图 > 第十五章  武林奇葩出少年

  冷萼芳蕊也渐渐有说有笑,由公孙隐从中调和着气氛,逗她们说笑,三人一同随着荀际走去。

  行至甬道末端,向右转去。

  这面甬道又较为狭窄,但数丈外就呈现了一座广大石岩。

  四壁嵌有松香油灯,黄光摇曳,岩室内景物甚为清晰。

  只见北面石壁下一张天然石床,床上端坐着个皱纹满面的枯瘦老妇,鹰鼻深目,面色红如炭火,不类中土人士。

  她上半身簇拥着一袭淡黄色僧袍,半袒右臂,缠绕着几条长带,白足不穿鞋袜,目光闪闪如电。

  她身后石壁上面,却挖掘下一面丈余高的石龛。

  龛中萎然端坐着一架衣履未坏的骷髅。

  石床不远处石壁上露出几个铁环,穿着几条五彩缤纷的合金链条,而这几根链条却牢牢拴着个须眉皓白的老叟。

  荀际一看,这老叟竟是卢龙老人!

  卢龙老人周身鲜血淋漓,莲条横穿琵琶骨和肋骨脚腕髁骨,他垂首闭目,身体轻轻颤抖,口中微微沉吟着。

  他似乎痛楚不堪,半坐半靠,倚着石岩壁角。

  她们都为这眼前的现象,弄得惊愕不已。

  以一世之雄的卢龙老人,竟会被这老妇制伏着,毫不怜悯地施以酷刑,殊出荀际四人的意外。

  这老妇一身功力,又当远在卢龙老人之上了!

  荀际迈步上前,拱拱手说:“姥姥,在下北圣长孙隐者之徒荀际,未识前辈与卢龙老人关系若何?可容在下向他索回璇玑玉图么?”

  老妇目中精光暴射,细看了荀际一阵,怪笑咯咯道:“呸,久闻东方武林中,有些狂妄自大之辈,妄称四圣三奇!小子你竟是四圣的后裔,老身困守印藏石岩八十余年,正要会会东方武林人士!不过却不能与你这些后辈一般见识。老身鸠摩罗夷,乃印度大乘印藏禅师首徒。”

  她一指卢龙老人,道:“这狼心贼子,就是老身的师弟!不错,他寻来一张璇玑玉图,还有三宝口诀,现就在老身手中,小子你难道就是这两件宝物的原主?”

  荀际心中怀疑,鸠魔罗夷既是卢龙老人师弟,何以如此折磨凌虐她的师弟?面上仍很谦和的把玉图被骗始末说了一遍。

  鸠摩罗夷老尼点点头道:“劣师弟素行不端,老身也不齿他的行为!不过玉图三宝,乃武林中人人仰慕的秘宝,老身未便即行奉还。小子你又不是玉图原主,无权过问此事,你让什么沧波叟,自己前来索讨吧!”

  荀际心中不耐,见这老尼纯是一派推托之词,遂正色道:“前辈此话未免强词夺理,在下受沧波前辈之托,怎可说不能过问玉图?况且玉图系令师弟自我手中骗来……”

  正说时,卢龙老人已睁开双目,凄厉一叠狂笑说:“姓荀的小子,快些滚出印藏石岩!老夫虽然被制,这是本门应得的惩罚,我并不怨恨师姊,老夫还能一掌把你击为粉!”

  老妇却怒喝道:“卢龙子,你勿多嘴!玉图三宝,老身,岂会随便交还给他!这四个孩子,如不识进退,还不把他们一齐收拾了!”

  原来卢龙老人和老妇鸠摩罗夷,都是印度印藏禅师之徒,印藏禅师携带二徒东来中华,原想自树一帜,与达摩所传少林派抗衡,做一派的开山祖师,没想来至六盘山中,被卢龙老人用奇药陷害,投于饮食之中,染了奇毒而死。

  卢龙老人那时年仅四十五六,因印藏禅师正法眼藏之学,不肯倾囊相,授遂暗起毒心,鸠摩罗夷受毒较轻,她发觉后把毒逼至下部双腿因而瘫痪不仁,卢龙老人遂夺去正法眼藏宝录,远遁边疆,炼成了一身绝学。

  他以为师姊经过八十多年,还不早已死去,遂于玉图到手之后,又自逍遥客身上找出一张三宝字柬,设法支开红衣双丑黑祥师等,绕遭奔回六盘山这所隐僻的印藏石岩,以便独吞这一套旷世绝学。

  岂知鸠摩罗夷经过一甲子以上的岁月,毒气凝聚在双脚涌泉穴附近,身体渐渐能赖双杖行动,正法眼藏禅功又精进至上乘境界,后来在蛇盘涧中巧获一种异草,名为返魂香草,竟把余毒消除净尽,恢复了绝高身手功力。

  鸠摩罗夷把印藏禅师遗体,用印度术士方法,涂以香膏,掘石龛供养起来,并炼制五铢圣水,装在石门缝机簧裹。

  卢龙老人不知乃师姊新设埋伏,也被此种五铢水,溅上数滴,遂被鸠摩罗夷擒获,施以应得的本门惩罚!

  鸠摩罗夷忿恨他弑师毒姊,遂用五金链条洞穿周身骨骼,让他在印藏禅师遗体之前,日受阴火毒炼骨逆穴之刑。

  她恨透了卢龙老人,准备使他痛楚十年,销骨毁肌而死。

  玉图三宝,当然.一齐落入鸠摩罗夷之手了。

  卢龙老人忍受炼骨逆穴之苦,那肯把天遁剑决,再告诉师姊?他向师姊埋首伏罪还想用软功夫讨得鸩摩罗夷的仁慈宽恕,而鸠摩罗夷秉性正直,竟允许他改过自新,面壁十年,忏悔已过,以观后效。

  荀际见卢龙老人尚被她制伏,不测鸠摩罗夷功力高至什么程度,倘若与枯寂老人同样厉害,就非凭本领所能胜过了。

  于是他温文有礼,以正义相责。

  鸠摩罗夷人虽非邪恶之流,但也不愿立即交还三宝。

  不过鸠摩罗夷,功力已炉火纯青,天赋智慧也高人一等,玉图原文早已一览默记胸中,只一时尚未悟出门路。

  并非鸠摩罗夷智慧低于荀际,只是她汉文根底甚浅,而三宝口诀,迷离惝恍,又无一毫端倪,所以一时不易领悟。

  而且武林人士,钻研秘录,不得其门,往往一辈子钻牛角尖,越钻越渺芒,鸠摩罗夷本心,则确不愿久据玉图。

  她认为原文已熟记心中,何难逐渐揣摸出来。

  鸠摩罗夷口头上,仍然冷傲倔强无比,再说她也看不起荀际这四个孩子,同时她急欲创立地藏门的新兴门派。

  公孙隐却跳跃着,手指卢龙老人骂道:“鸠摩姥姥,你听信他的鬼话!他和黑祥师红衣双丑一干家伙,乔装枪波叟,诓骗玉图,这种手段得来的不义之物,你鸠摩姥姥,难道掩护这种匪徒,替他守住赃物不成?”

  鸠摩罗夷脸色红涨,怒叱道:“孩子,你是何人门下,敢来教训老身?”

  公孙隐冷笑答道:“我么,就是南圣逍遥客门下弟子公孙隐!我讲的是武林正义,你老婆子如还通情达理交出玉图便罢,否则——”

  鸠摩罗夷更加怒气冲冲,厉声叱道:“孩子!你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交出玉图?那有这么容易!不过老身忝为地藏门一派开山祖师,不与你这毛孩子一般见识!”又向荀际喝道:“那两个丫头,是什么人?”荀际遂说出武林迷阳鬼魂谷双绝的师承和她俩姓名。

  鸠摩罗夷打量了二女一阵,面上阴晴无定,突然说道:“玉图上面三种玄功,也算不得上乘法门,姓荀的小子,四圣三奇,在老身眼中算不得什么了不起人物,何况,等而下之的六绝!老身现有两个条件,让尔等考虑一下,如能一一应诺做到,老身就把玉图还给你!”

  荀际见卢龙老人已遭惩罚,不愿轻易开寡,又不测这老妇功力深浅,遂勉强温颜应道:“什么条件,敢请前辈示知。”

  鸩摩罗夷正色道:“地藏门东来将近百年,老身也行就木,尚未得有传人,这是最为痛心的事,劣师弟又心术不正,不足光大门户!”

  她又一指冷萼和芳蕊道:“老身喜欢这两个丫头,让她们留在印藏石岩一年,老身传以本门绝学,我看出来她们和你非常亲密,这也与地藏门门规无碍,待她们艺成之后,仍可和你同证鸳盟!老身这头一个条件,与尔等有益无损,不算苛刻。”

  荀际没想老妇要求的却是这么一件事,反而怔怔无法回答,这应该惩求冷白二女自己愿意不愿意的。

  冷萼和芳蕊,都知道卢龙老人力敌东西,二圣鸠摩老尼本领更高不可测,她俩心中倒有些愿意,只是不愿一刻离开荀际身边。

  但更求深造称雄武林的心愿,却深深打动了她俩。

  于是冷萼首先说:“际哥哥,一年光阴容易度过,只要你不忘记我们,到时再行聚首,你也可向老伯伯母慢慢惩得同意了。”

  芳蕊也默默点首说:“不过,际哥哥,话说在头里,应该许你常来看看我俩!”

  鸠摩罗夷眉飞色舞,欣然笑道:“只要两个丫头自己心甘情愿,你小子该没有什么异议吧!其次你可把目前武林,形势,有名好手的特长绝学,略略告诉老身,第二个条件就是,风闻明春三月上巳上辰,八大正派在少室山顶聚会,决足玉虚法杖谁属……”

  荀际心说:“难道你这老婆子要去争夺武林盟主?”

  鸠摩罗夷又睥睨一切的道:“各派人物,又在四圣三奇之下,所以老身意欲使冷白两个丫头,受了本门心法,届时打出地藏门旗号,争夺武林盟主的地位,你小子应尽心尽力,支持她们,谁叫你爱上她们?你能答应老身这个条件么?”

  荀际生性淡泊无争原就无心问鼎玉虚法杖,遂毫不考虑应道:“只要萼妹蕊妹炼成贵门神功,凭本领技压八派,荀某又岂能把她们压下一头去?”

  冷萼道:“际哥哥说得是,你和我们就是一体,我们争来的光荣,也就是际哥哥的光荣呀!”

  公孙隐却冷笑说:“鸠摩婆子,你慢自得意,到时只怕还另有高人出现,你地藏一门,未必就能胜得过四圣三奇?”

  鸠摩罗夷狂笑咯咯,道:“姓荀的小子,功力尚不同凡响,你这孩子不配说这种话!”

  交涉顺利完成,鸠摩罗夷很坦率的向荀际致歉,说:“劣师弟由老身严加惩戒,绝不许他再现身武林为非作歹!”说完,就把玉图和那张三宝口诀,一齐交与荀际。

  公孙隐却心里忿忿不平,面呈悻悻之色。

  冷萼和芳蕊,却已走向老妇床前,盈盈拜了下去。

  鸠摩罗夷乐得咧嘴大笑,说:“老身一旦获得一双称心满意的弟子,地藏门从此光大昌明,要在中华独树一帜,凌驾八大正派之上了!”

  二女行完了礼,正和荀际难舍难分,三人偎依在一起。情话缠绵之际,突然一股浓烟自外洞腾腾冒了进来。

  隐约听见一阵狂笑声,道:“姓荀的小子,明年今日便是尔等的忌辰!还有卢龙老鬼,一齐给我东海三魔烧成灰烬,祝尔等升天堂吧!”

  众人闻声,都大吃一惊。

  那股沈烟之中,透来一股硫磺气味。可想而知是东海三魔在洞口燃起毒火,三魔这种手段,倒十分毒辣。

  公孙隐首先向洞外跑去。

  刚一转弯,只见洞口火光烛天,浓烟弥漫,看不清火头蔓延多远。荀际也停立探望,他目力超人,不由啊呀一声惊呼:“不好!这两个魔崽子,竟大举烧山,大火蔓延了整个蛇盘涧,但我们在洞中躲上三天,火势终会熄去,又有何伤损?”

  鸠摩罗夷也纵至甬道中,摇摇头叹息道:“荀小子,这可非同小可!火势封堵洞口,石岩里面的空气将会因燃烧过久,全被吸出,三个时辰以后,火头如不扑灭,我们就要窒息而死!这石岩又别无出路,如何是好?”老妇也焦急之色溢于眉端。

  那黑烟愈冒愈浓,呛得众人都眼泪齐流。

  荀际武功虽已出神入化,但终是血肉之躯,如想闯过火海,却还是性命难保!所以急得搓手无策。

  又听见洞外哗喇喇巨木连枝叶坠落之声,火头愈起愈高。天地二魔,站在峰顶,合力推倒巨木大树,投入涧底。

  使那一片大火,愈烧愈旺。

  火头蔓延全峪,二魔心痛人魔华似锦被殛死,所以用这条毒计,施行火攻,欲使荀际等葬身火海。

  一个时辰过后,空气夹杂着灰烬烟味,十分污浊呛喉,熏得他们呼吸困难,二女和公孙隐渐感窒息难禁。

  荀际和鸠摩罗夷,内功深湛,尚能勉强再忍受一阵。

  鸠摩罗夷叹道:“荀际的小子,火势一时不会下去,长此困在岩中,势必血管进裂而死,只有带着她们闯一闯火海了!”

  鸠摩罗夷自洞内曳出一条印度哈达,浸抹岩壁滴水湿透之后,围在她和冰蕊寒萼三人周身靠外部分。

  把三人裹成一团。

  她抱住二女,准备突窜而出。

  鸠摩罗夷又向荀际道:“小子,那孩子交给你了。老身清楚峪中形势,只要一直向上拔升三十多丈,就可升上峰顶,但记住身法越快越好,迟延一刻,就多受一刻火苗燃烧的痛苦。你小子若没这种本领,那就认命吧!老身也自顾不暇呢!”

  二女等此际,已脸中抽缩痉挛,呼吸急促,周身血脉暴起一层青筋,已到了窒息血管进裂的边缘!

  芳蕊向荀际挥挥手,凄然泪下叫道:“际哥哥,珍重了!如若逃出此劫,明春少室山再见!”

  冷萼也凑然叫道:“际哥哥!但愿大家化险为夷,神天保佑!”

  她们不忍说出伤心诀别的话,实则生命垂危,谁又敢保不葬身火窟?这一别何异生离死诀?

  二女强作笑容,却已喉头哽得不能出声了。

  鸩摩罗夷却抖擞精神,紧紧搂抱着二女,倏地电射而出,投入万丈熊熊火之中,火花浓烟一卷,失去了踪影。

  二女隐隐传来一叠惨叫声。

  公孙隐忿忿道:“罪魁祸首,就是卢龙老儿,待我先把他一掌劈了再走不迟!”

  荀际叹气说:“师弟,他早晚窒息而死,何必再下绝争!我俩设没冲出去,越快越好。我想起来了,何不利用……”

  他收住话尾,因隐师弟尚未学炼善机玄功,天遁剑法也仅窥门径,未入堂奥,遂没有明说出来。

  荀际热心教诲着公孙隐,惟恐师弟小心眼多,怪他藏私不肯倾囊相授,遂欣然把公孙隐紧紧抱住。

  他已眉宇开朗。悟出应变之法。

  公孙隐小脸蛋涨得鼓鼓的,石岩中空气愈加稀薄,他大张口喘气不止,嚷道:“师哥,宁叫烈火烧身,也不能再躺下去,这种罪真不好受!”

  荀际忙说:“好,我们就设法冲出火海吧!”

  荀际缓缓逼出柔性真气,上冲百会穴,下贯涌泉穴,周身三百六十大穴,也涌射真气,以善机玄功收摄在身后尺余之处,布成一个丈余方圆的气网,把小师弟也全身罩住,然后耸身飞出石岩。

  他照着鸠摩罗夷老尼的话,直直向上拔开。

  一出岩口,烈火浓烟一齐卷起,使他几乎睁不开眼。

  虽有一层气网护体,仍然奇热难禁。

  但公孙隐已长长呼吸了一口气,身上减少了不少的压力。

  荀际不敢怠慢,双脚交踩,急急以云梯飞纵身法,又向上直直拔升十数丈,火焰哗喇一声,又向脚下冲了上来。

  东海二魔,精擅火器,这峪中一片燎原之势,到处火蛇飞舞,虽已脱离了石岩窒息之苦,但火焰中巨大势力,透过他真气布成的气网,若稍为迟慢一点,终必烤成焦炭。幸喜火焰一卷,反把他俩卷出数丈之外。

  荀际趁机又斜斜向西北方扑去。这次荀际拼了周身之力,反而借着火苗冲卷之力,一飘七八丈,飞出熊熊火海之外。

  怀中的小师弟,已口干唇焦,血液偾张,周身像涂了一层原砂!荀际又连连飘纵,方才窜了一座峰顶。

  峰顶树木较稀,星星之火,仍然沿山遍地乱窜,火势却已不十分惊人,再经一阵奔窜飞纵,又越过一座山头。

  方才脱离险境,夜中凉风吹拂,身心大快。

  荀际已累得精疲力竭,颓然坐了下来,闭目调息。

  小师弟也萎顿不堪,倒于地上,昏迷过去。

  公孙隐一阵转侧,呻吟,脚下的鞋袜,已被烤焦化成粉末,纷纷飞散,裤子也脱落了半截,荀际也同样下体落了个精光衣履无存!但总算捡回两条性命了!荀际自吞了三枚朱果,又与隐师弟塞了一枚。

  荀际行功约半顿饭时,已天地交泰,精力恢复过来。

  公孙隐也清醒过来,翻身坐起,吐吐舌头道:“师哥,好险,几乎葬身火窟!”又诧异道:“怎么我的鞋袜不见了?”

  荀际苦笑说:“刚才自火海中钻出,衣履都已化为焦粉,你看我也成了赤脚大仙了!”

  公孙隐方始醒悟这一场浩劫,他们确算是死里逃生了。他俩又对坐行功,遥望蛇盘涧中,火光冲天,这一带久旱不雨,几乎烧光了六盘山一半山峰。

  待得天明破晓,他俩才寻路找回马匹,走回原先那座镇店,买了鞋袜衣裤,略作休息,吃些饮食。

  荀际仍然惦念着冷萼、芳蕊,不知鸠摩罗夷能否带着她们安全脱险?又默念卢龙老人,一生诡计,居心不正,弑师毒姊,只怕早已窒息而死。但另一个念头又袭上心来,他的云妹妹,又走向何方?

  天崖茫茫,这任性的小姑娘,何苦这样自寻烦恼,而又烦恼着荀际,使他心里永远愁肠寸结!

  他俩正在路旁饭馆里进餐,突然跳进来个脏小叫化。

  那小喜子横杆为礼,笑瞎嘻叫道:“荀公子,你原来吉人天相,并未罹害!”

  荀际拉他一旁坐下,道:“小喜子兄弟,你怎晓得在下遇难?”

  小喜子却瞅着公孙隐道:“公孙少侠,我有一桩消息报告你!红叶小女侠叶红红,久离红叶山庄,思念她的父亲,偷偷下山回了方城山。”

  公孙隐惊叫道:“红叶山庄,没有一个好人,她回去只怕要被拖下浑水里,师哥,快些通知沧波叟,让他把她救出来吧!”

  小叫化又嘻嘻笑道:“少侠勿须焦急,沧波一奇早已得了讯息,昨天经此驰到红叶山庄了!”

  又向荀际道:“昨天东海三魔听天魔赤穹叟,地魔俞平,在这条路上,会合了六合派许多奇形异服的好手,他们……”

  荀际笑问:“他们又有何诡计?”

  小喜子道:“赤穹叟扬言,荀公子等和卢龙老人,均已被大火烧死在蛇盘涧印藏石岩里,儒圣悄归隐东岳,其余的人,他们都不放在眼里,准备大干一番,首先就拿本帮南支的人开刀,其次,他们……”

  小喜子把这些恶煞所定计划,详细一说。

  荀际不由大为吃惊,空亡老魔,竟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对付八大正派。公孙隐却为红红小姑娘投回家中的事,大为担忧,他向荀际道:“师哥,重九之期将届,你不能不返回河州卫,主持丐帮传符大会,待小弟去一趟红叶山庄吧!”

  荀际心说:隐师弟果然爱上了红红了。

  但估料还有沧波叟出手,不至救不出红红来,小师弟目下功力进境神速,也不在沧波叟之下,遂更为放心,答道:“贤弟救了人就行了,不必滥杀无辜,化身佛尚非极恶不赦之流,较之叶天赐尚有可取,那贤弟就辛苦一趟吧!”

  小喜子扮个鬼脸,笑道:“公孙少侠,红红姑娘可是时常想念着你呢!”

  公孙隐俊脸红了半边,呸道:“不许胡说!”

  荀际又嘱咐道:“贤弟此去,如事情顺利,早些返回河州卫,帮我探听卢妹的消息,如耽搁很久,就不妨直接前往王屋山!”

  公孙隐笑嘻嘻自身上取出一件极薄透明的物件,递与荀际道:“师哥,你提起化身佛,我才想起来,以前我依照化身经上面的方法,做了几张面具,他们既相信我们被大火烧死,师哥何不将计就计,化装易容,行动更为方便些!”

  荀际欣然收下,称赞说:“师弟言之有理,我此去河州卫,暂时改头换面,不动声色,好出其不意地把这些坏蛋,一鼓成擒,扫数扑灭以绝后患!”公孙隐吃罢,急匆匆跨马东行,向荀际行礼告别而去。

  荀际看看这张鱼皮面具,做得十分精巧,用药水粘在脸上,居然严丝合缝,不露丝毫痕迹。

  荀际又把暗号连络之法,告诉了小喜子,令他传送下去,使沿路丐帮弟兄,知道如何和他接应,传递消息。

  顿饭时光过后,荀际已改扮成个三绺苍须的老道士,脸上皱纹密布,羽衣星冠,翻身跳上马背,又向河州卫驰去。

  他回到家门前,陛官进禄等都挥手拦住。

  他们奇怪这个老道士,横冲直撞撞了进来。荀际冲入客堂,方才除下面具,进内院向双亲问安。

  荀侍郎叹了口气,训责道:“小际,你学了一身武艺,随着一般红线黄衫客江湖人物厮混,又招惹来许多年青貌美的姑娘,弄得家中鸡犬不宁,可知亲家周两峰,又带上周小涵姑娘出门去找你了么?他父女听自外间传说,你已罹难丧命,所以,一身缟素,远赴东海替你报仇!你这孩子!……”他又长叹了一声。

  杜夫人也惊喜交集,说:“孩子,找着欧阳姑娘没有?别人谣传你被大火烧死,累得我和你爹哭了三天三夜,小涵姑娘也哭得死去活来,这些天杀的,竟编造谣言,把咱家闹了个天翻地覆!我劝小涵姑娘,不必立志守节,守这望门寡!她却……”

  荀际笑说:“爹娘不要责怪,在江湖上走道,危险情形是免不了的!但消息未证实之前,何必枉自苦坏了您们的玉体!”

  他又问:“我师叔呢?”

  杜夫人摇头叹气道:“他也和周家父女,一道走了东海,声言为你复仇,找什么东海三魔去了!孩子,我只焦虑,欧阳云贞她一个十六七岁小姑娘,若有三长两短,只怪为了你使她受灾受难!孩子,你暂时不要出门远行了,况且还有一件喜事……”

  荀际忙问:“咱家又有何喜事?”

  荀侍郎心情开朗,爱子又回到身边,化忧为喜,面上绽露笑容,道:“皇上深恩浩荡,已削除军籍,免除戍役,准予还籍养老,只永远冷落官职,我也无心再求仕进了!待秋凉之后,阖家就返故里了。”

  荀际也连连向双亲称贺。

  但是家中冷冷清清的,四个红粉知己又都离去身边,而且大都生死下落不明;小涵又深信他罹难,只怕她伤心哀毁伤了身体。荀际这时,瓣愁肠宛转,焦急万状,却又不能离开河州卫。

  转眼重九已届。

  荀际故意足不出门,暗中却接见丐帮的人主持传符大会大计。

  他又化装老道士,夜间至城西玄坛祠,会晤凌姥姥。

  凌姥姥闻知荀际噩耗,也不大相信,她也很少露面,直至九月初八,方才暗暗来至龙王庙会场,躲入一间静室里。

  至于两峰父女,逍遥客远赴东海,一时自难返回,姥姥代为暗中襄助,神风羽士把庙内打扫出一座偏院。

  招呼各方各派,来观礼的武林人士。

  庙外广场上,搭起了一座高抬,长约十丈,进深七丈,作为丐帮人物交手夺符的会台,四周圈起一匝看棚。

  九月九日,荀际化装老道士,自号天倪道人。原来荀侍郎因他年将弱冠,依照古人冠而取字表德的古体,为他取个表字天倪。

  假扮的天倪道人,摇摇摆摆,很早就走来龙王庙前。

  只见四方丐帮弟兄,人头钻动,云集会台之下。

  这种离奇的会集,当然一般商卖小贩,也来凑热闹开棚设摊,赚点钱文,看热闹的人潮汹涌,儿童妇女也顺便去龙王庙烧香祈福许愿,显得人山人海,拥挤非凡。会台下面看棚里,却大半是四方观礼的武林好手。

  挂红结彩,由满天星黄骥和丐帮四位长老,列坐会台上左侧席棚之下,神风羽士负责招待各方观礼的朋友进出不停。

  凌姥姥也坐在西面看棚客位上,在她身边的是羊膊领一绝御风子,瑜珈一绝楞严老法师,还有那位毒婆子干虫婆婆,这一席上都是八大正派之外,六绝三奇之流,略远些还列坐着许多各地镖局的好汉。

  各地镖局,和丐帮关系密切,彼此互通声息。

  东面一带看棚内,八大正派来人不少,荀际几乎全都认识。少林派来了广参、广寿两位老和尚。

  荀际纵目扫视.只见……

  武当七真中的灵素,灵纯双真,正和峨嵋四老中的不孤道婆、无量山人、昆仑三友,七人转坐谈叙。

  他们都伤感不已,正神色神秘,低声讨论着武林中新兴起来的六合派,这—派又分为崆峒、三阴玄风、七阳金霞、邛崃、阴山、丐等六帮,所以合称六合派。崆峒派依附群魔,弃了八正派的身分地位,最为卑鄙无耻。

  他们又谈及昆仑玄阴崖顶一场恶战,正邪两方都死去不少的人,武当派灵源真入灵诠真人,少林八德中的广丰广智,均已血战而亡,各派精华高手损失,伤亡殆尽,未来又遭群魔联合,组成的六合派加以严重的威胁。

  所以他们暗暗在筹划对策。

  一旁又有青城三秀,林中秀水也秀等和巫山双隐的朝云子、朝霞子啜茗闲叙。天台派箫笛二仙狄干霄、萧引凤,却与太岳派掌门支离叟,共叙契洋,也深为武林当前的局势,忧心不已。

  荀际留心看了一遍,奇怪北支丐帮的人,却一个也未出场。神风羽士走遍东西看棚,躬身和各方各派好手叙礼。

  小道士们一一送来香茗茶点。

  满天星见荀际化装的老道士,亦已来至会场,心里笃定泰山,稳操十成胜算,这些日来,暗中经荀际指点。

  他和乔日兴、邓振邦诸长老,共同研练五行气高上乘法门,功力又精进了一层,自信凭真本领也可夺得一帮帮主地位。

  荀际走入西边看棚,随便找了张桌子座位坐了下来。

  神风羽士照例来请教一番道号门派。荀际也报出天倪道人的字号,当然天倪道人四字,在武林中是不见经传了。

  突然人潮中黄影一闪,走进来个飘逸黄衫老人,他手拉着个十六七岁面覆黑纱的少女,少女臂弯悬挂着一只毒龙角。

  使荀际大为吃惊,那少女身材高低,极像他的云妹妹,但如真是云贞,为什么又不肯显露本来面目?

  最稀奇的是那少女蓬头散发,衣服上打了许多补钉。

  来者却正是东岳儒圣夏侯恕。

  荀际恨不一把上去揭开少女面纱,看看她究是何人!

  但这自己也乔装老道士,夏侯恕已对面不识,不会和他打招呼了,早有许多人起立欢呼问好。

  凌姥姥远远拱手叫道:“夏侯老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身边那位姑娘,可是……?”原来凌姥姥也误认为是欧阳贞了。

  昆仑三友,武当双真,一齐出棚欢迎。

  夏侯恕却一一点首为礼,笑道:“各位老弟,都在这里,待老夫先把这孩子送上会台,再行详谈!风闻苟小侠在六盘山蛇盘涧遭到不幸,这事难道是真的吗?那武林从此少了一位风云人物,后起群英中,更无足以领导武林的奇葩了!”

  他慨然仰天长叹,各派的人,又一阵骚动,纷纷议论。

  所有在场的人,除了太岳派掌门,小知荀际的雄风英名而外,其余的人,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却感慨万千。表面上,却都替荀际惋惜、悲叹。还有些人,远道而来的如天台箫笛二仙、青城三秀等,都尚不知此讯,争问此事是真是假?

  夏侯老人朗声说道:“依老夫看来,荀小侠功力湛深,而且为人机警。我相信荀小侠吉人天相,必然逢凶化吉!”

  又摇摇头说:“但是老夫路遇逍遥客一问之下,他也信以为真,泛舟渡海,去了成平岛找天地双魔伸报血仇,看来又似非属子虚!如若苟小侠已脱身火窟,怎今日丐帮大会,不来亲自主持?”

  荀际心里暗暗好笑,他想看看各派人士,对他和广成师门是一种什么态度,遂危坐不动,装作惊奇的神态,倾耳注视。

  少林派广参禅师的念了声佛,道:“不错,荀小侠学究天人,已尽得北圣长孙渺的绝学心法,他一旦死去,诚为武林正派方面一大损失。但是……”

  武当灵素真人却呵呵笑道:“儒中此说法,姓荀的小子,欺压正派,譬如崆峒一派被他擅闯少阳洞,掌劈廖掌门,又包庇阿修罗一双妖姬,这小子的行径,可不能不与他师傅长孙渺相提并论!这小子如还留在世间,武林中我敢说永无宁日!”

  广寿和尚也合掌赞叹道:“他诡称梅花派,劫夺玉图三宝,的确算不得正派之士!”

  峨嵋不孤道婆却大叱一声道:“岂有此理!”

  巫山双隐也走上前来,朝云子道:“大家不必为荀小侠先生内哄,目下六合派崛起,正有席卷武林,消灭八大正派的野心,不如待丐帮传符会罢,一周商议个应付办法。荀小侠生死未明,尚不能盖棺定论,而且荀小侠为人,毕竟是正而非邪,不可信口诬蔑!”

  凌姥姥却满面春风迎上前来,一指那面覆黑纱少女道:“夏侯兄,你所说的丐帮傅人就她么?”

  众人都闻言,目光一齐投落那少女身上,惊讶不已。

  夏侯恕点点头说,“待我把这孩子,带上台去,让她露露本来面目。凌姥姥就是这次大会的幕后主持人了!请问金龙符何在?”

  凌姥姥笑道:“丐帮傅符大会,自然有信符为凭!今天各派同道都惠然来临,老身代荀小侠宣布一件事,请各位归坐细听其详!”

  夏侯老人却急急问道:“凌道友可知荀小侠的行踪下落?”

  凌姥姥摇摇头说:“老身虽不知荀公子已否脱险,但他早晚必会在武林重现身手。”她又神秘地敞笑数声,俟众人客套过后各归原位,方始朗声宣布道:“明春长孙隐者忌日,各友好准备来一次盛大的公祭,希望与隐者生前涉有恩怨之人,一齐驾临首丘岩,向隐者遗像和他的传人,作一个公平的交代!”

  姥姥字字有力,说得如同斩钉截铁!

  广参禅师呵呵笑道:“凌波一奇,难道你要为隐者了却一切梁子?”

  凌姥姥傲然颔首说:“正是如此!”

  八大正派除了崆峒派外,都忿忿不平,隐者富年技压群伦,他们暗中怨恨而不敢违抗,这时人已死去,谁愿向他的遗体屈服,所以都冷冷无言,只青城三秀,太岳派支离叟,天台派箫笛二仙,与隐者生平无恩无怨。

  他们纷纷应诺,准时前来助祭。

  夏侯老人虽与隐者生平私交不错,但也觉凌姥姥此举有些过分,这话由隐者门人荀际说出,是无可非议的。

  凌姥姥宣布已毕,冷冷厉声喝道:“老身再郑重提醒各位一声,如果畏首畏尾,不敢来王屋山了清恩怨,那广成玄门的传人,就自会的找上各大派的名山法地,那时就显得不够武林人物身份了!”这句话立使武当少林各派,纷纷骚动。

  他们都已知悉逍遥游子功力毁废,广成玄门传人除了荀际只剩下个十五六岁孩子公孙隐,所以众人都匿笑不已。

  不孤道婆也不满凌姥姥的举措,心说:“你又何必为了已死的北圣,和八大正派为敌呢?”

  无量山人忍不住道:“凌姥姥,如隐者尚有后人,某等愿意和他结清以往的恩怨!即令荀小侠死而复生,也绝不能强迫别人参加祭礼!”

  凌姥姥却不理会他提出的抗议,竟自邀请儒圣,过那面看棚去谈叙,那个面覆黑纱的少女,始终跟在儒圣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