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落鸿火天平毒舌贵公子米包莫泊桑短篇小说集莫泊桑草样年华3:跑调的青春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璇玑玉图 > 第二十一章 青灯黄卷了此生

  缁衣青面老尼,施出佛家地藏门须弥弹指神通,以八成真力,隔空遥打云贞要穴,云贞也暗自吃惊。

  她听枯寂老人说过,须弥弹指神通,乃大须弥禅功精奥手法,不敢怠慢,她心高气傲,不肯向一旁闪避。

  云贞手法极快,双手交错,一连轻轻拍出五掌。

  一连五声哗止暴声,老尼不由脸色冷得铁青,怒喝道:“丫头,你居然也是禅门功夫,老身倒看走了眼!”

  她说着,猛然双臂齐扬,以禅门大须弥掌,“经天纬地”一招,拍出两蓬强大无比的激流旋飚。

  云贞好胜心强,喝声:“来得好!你既然蛮不讲理,可怨不得我了!”她立即施展涅磐定力弹力,迎了上去。

  两人相距不及八尺,老尼以数十年禅功修为,双手推出之力,何止千钧,却不料竟被对方两蓬柔性粘力,牢牢缚住。禅门神通以涅磐定力为最上乘,云贞虽仅百日修为,却深得涅磐定力三昧。

  但云贞火候毕竟尚浅,仅能把老尼推来的力道暂时箍锁粘缚,却无法压缩回去,她也用尽了周身之力。

  两人脚步微颤,都不能把对方立即制伏,这样较上了内力,老尼以为她禅功精湛,终可把云贞击败,但也诧异万分,暗忖:“这小丫头居然练成了涅磐定力禅功!”遂徐徐张口喝道:“丫头,你究系何人门下?”

  云贞傲然冷笑说:“你管不着!”

  两人口里对喝,双臂仍然猛运元气真力,推出双掌。老尼双足已陷下去数寸深了,云贞同样娇躯晃荡不停。

  两人都头顶百汇穴热气腾腾冒出。

  她俩一老二少,功力悉敌,长此硬拼下去,云贞童身元气未泄,又服过万年朱果阴山天池灵鳗之血,所以体力十分充沛,老尼却渐渐鼻尖微现汗星,她耐战久拼上面,就比不上这小姑娘了。

  又过了半盏茶顿,老尼额上汗出如渖,口中连连喘吁。

  云贞正洋洋得意,娇声叱道:“老秃婆,看你还凶不凶?你这才知道我玲珑仙子的手段!”老尼一生倔强狂傲,不肯服人,不意却受挫于一个小姑娘。

  她一张青睑,涨得彤红,悠悠长叹一声说:“丫头,你少卖狂,十年之后,老身终要把你……”

  老尼话音未了,突然人影一闪,荀际已自林中翩然走来,他肩下左右分依着一位缟衣素裳,和一位绿衣翠裳的绝色女子,正是阿罗白芳蕊和修罗冷萼,三人无限亲匿,缓缓走来,荀际惊呼道:“云妹,不可对孤鸿老尼无礼!都是自家人,何苦性命相拼?”他慌忙施展善机玄功,混合了三藐三菩提神通大衍妙用,单掌一揉一蓬至柔之力,徐徐晃漾过去,宛如微负细浪,轻轻穿过云贞涅磐定力和老尼真气之间。

  老尼立时体内轻松下来,涅磐定力的压力突然消失,被荀际的气网分隔为二,云贞也悠然长吁了一口气。

  云贞笑叫道:“原来是冷白两位姊姊!这老秃婆是什么人?”

  冷萼和芳蕊,都面有愠色,荀际忙说:“云妹妹你不认识,孤鸿大师就是隐居林虑山地藏庵的住持,萼妹妹们暂时跟着大师学艺,可惜鸠摩罗夷大尼……”

  云贞娇蛮的性格,不肯向青面老尼认错,却奔向荀际身边,笑说:“这怪不得我,她无缘无故硬找碴儿和我动手的。”她拉住冷萼芳蕊的手,很天真的问说:“奇怪,你俩不是冤家对头?几时和好又搞在一起了?”

  老尼调运了一下体内元气,仰天长叹一声说:“老身有生以来,还没碰见过敌手!鸠摩前辈的嘱托,老身已尽力教诲,把须弥禅功精蕴全部傅与了她俩,白姑娘等只要潜心修为,三年之后必可大成!荀小侠神功盖世,老身自愧弗如,冷萼她俩就请小侠多加指教,老身当赴四川大雪山一行,十年后再来看视她们!”

  老尼说完这一篇话,突然曼声长吟,腾身向峰下纵去。

  荀际忙叫道:“孤鸿前辈,何必认真,云妹完全是小孩子好胜脾气,况且她是阴山枯寂老前辈的高足,大家都是禅门同道!”

  冷萼和芳蕊惊呼一声,忙飞身追去。她俩齐声叫道:“孤鸿师太,您千万不能撒手一走!明春少室南寨之会,你老人家若不出场替弟子们掠阵,地藏门岂能和八大正派争雄?”

  她俩轻功怎比得上孤鸫老尼,老尼临去时又以傅音入密功夫,送来一叠话音:“冷白两位姑娘,你俩的心上人既已来此,不妨随荀小侠研究功夫,老身只看不惯那小丫头轻狂傲慢的样子!明岁少室之会,老衲未必能如时赶去,你俩也不追随我了!”放话音袅袅,老尼却已晃眼失去踪影。

  云贞偎依在荀际肩下,笑说:“孤鸫老尼没什么了不起,别理她,让她走吧!”

  芳蕊和冷萼又飞纵回来,二女都惊奇云贞的功力,一日千里,居然超出孤鸿老尼之上,简直是一件奇迹了。

  原来鸠摩罗夷自火海中逃出蛇盘涧,她穿越飘纵过数里长的火海,为了救护二女,真气耗散,自身反受了重伤。

  她内力消耗过甚,周身被烈火熏灸,再说年纪也太大了,肌肤被烈火烤得干枯焦败如同死灰,奇经八脉受伤甚重,她一时口渴难禁,误饮了附近一种有毒的泉水,遂更加难以支持,她想起地藏门中还有一位林虑山孤鸿老尼。

  遂勉强支持着,携带二女奔来太行山南麓。

  鸠摩罗夷把二女托付给孤鸿老尼,请她代为教诲,并把乐禅功口诀,全部口授二女,而她却毒发死去。

  孤鸿老尼,行辈较晚于鸠摩罗夷,功力也略差一筹,她不敢自居师表,只从旁协助指点二女学练须弥神功。

  孤鸿老尼性极孤僻,强忍下败于云贞的一口恶气,但是她绝不屑再和云贞交谈,一气之下,竟拂袖而去。

  冷萼和芳蕊,须弥神功已略窥门境,现在和心上人会见,芳心惊喜交集,遂邀请荀际云贞走向峰顶地藏庵中。

  地藏庵十分幽静。只一座小殿和三问净室,庵内别无尼姑,云贞笑说:“冷姊姊,白姊姊,住在这荒山顶上有什么好玩,不如一同跟着荀哥哥回高平府吧!杜伯母最疼我的,姊姊们去了她也一定很欢喜的。”

  冷萼却望望芳蕊,悠悠一声轻叹,摇了摇头。

  荀际想了想,安慰二女道:“依我之见,萼妹和蕊妹留在地藏庵已没什么意义,不如先往王屋山梅花书屋,潜心练习须弥心法,明春一开年我就去和妹妹们相会,待小涵父女归来,凌姥姥也会来我家中,再向我父亲澈底商量一下!总之,海枯石烂,我此心不变,我看见云妹妹和你们玩得来,大家和和气气就……”

  云贞笑说:“那敢情好极了!荀哥哥,隐师弟们还在前路等我们呢!白姊姊和冷姊姊快些收拾一下,一同赶路,免得他们久候。”阿罗修罗二女,欣然应诺。二女都觉得云贞这个小妹妹,的确讨人欢喜。

  她俩把妒忌她的心,减少了许多。

  她俩甚至让这小姑娘,尽情的和荀际偎依着,她俩毕竟年纪大了两岁,稍为矜持疏淡点,而且各人的性格正是如此。

  她俩深深爱着荀际,只要获得荀际一视同仁的一份儿爱,就心满意足了。于是四人匆匆又走出地藏庵。

  荀际让二女合乘一骑,云贞笑说:“荀哥哥,那你何必走路,就和我同乘一匹马吧!”

  芳蕊调皮地笑笑说:“际哥哥,她离不开你,你就答应她好了!”

  双骑如飞驰去,追上了公孙隐等。

  大家又互相厮见,一阵欢笑攀谈。

  快到高平城外,公孙隐红红冷萼芳蕊一行六人,欣然与荀际握别,他们联袂前往王屋山去了。

  荀际带着云贞,登堂拜见双亲,侍郎夫妇非常欣慰,但小涵父女仍然杳无消息,杜夫人高兴得一直把云贞搂在怀里,问长问短。欢欢喜喜的过了元旦,荀侍郎备了庚帖聘礼,向荀际说:“欧阳亲家,远在青海,这婚事总须通知他一声才好!”

  云贞也想念老父,她从旁说:“我爹生性固执,别人去劝他也是无益,只有我才能挽回他的心意,何必做什么喇嘛,我把爹接回来就是了。”

  杜夫人却不愿云贞抛头露面,万里奔波。

  荀侍郎叹说:“婚姻大事,岂可草草!云姑娘已是红线聂隐娘一流侠女,就只身前去也不妨事,云姑娘孝心可嘉!应该让她父女相见一次,就派陛官降陪同着一路上照应,方合我们官宦人家的体面。”

  云贞却笑说:“我会改扮成男子,一路上有何不妥?”

  荀侍郎终于派陛官随同前去,杜夫人方才放心。

  云贞走后,荀际便也禀明双亲,前往王屋山办理公祭隐者的大典。他心中为了小涵异常傍徨焦急。

  至于萼蕊二女的婚事,他暂时没向荀侍郎提及,只待公祭事了,凌姥姥小涵父女归来之后,再由大家出面说合。

  杜夫人仍然不断打发家人去找寻迎接周两峰父女。

  这日,荀际一骑南下,来至王屋山前。

  他进入盘石峪,沿溪而上,穿行万树梅花林中。

  暗香疏影,白蕊绿萼,宛然二女的冰肌玉骨,他只觉胸襟一快,他回忆起来一年前初次遇见她们的情景。

  这一年来武林酿成了无数惊天动地的活劫!

  荀际也由一介书生,跻于四圣之列!

  一朵梅花,像月下老人的红丝,紧紧把萼蕊双姝和他三人牢牢缚在一起,另一朵血梅,却几乎造成了不可弥补的遗憾!

  美丽的回忆,也闪耀着未来可爱的美景。

  他心忖:从此两位面貌冷酷心地纯良的女孩子,将和云贞妹妹,一回围绕自己身畔,共享画眉之乐。但是——

  另一个爽朗高雅的女孩子,小涵!她,她究竟何时回到他的怀抱呢?这一点美中不足的憾事,他想:“小涵父女,找不着东海三魔,早晚总会重返中原的。况且,还有逍遥师叔一路照料,岂会出什么岔儿?”

  突然林中一阵喧嚷,涌出来几个年青叫化。

  小喜子跳跃过来施礼说:“荀小侠,你再不来,大家都急煞了!明天就是公祭之辰,各方武林前辈,已有不少人先期赶到呢!”

  他高兴得又一扭身跑向后峪,一路飞跳着高声嚷着:“荀小侠来了!”

  立时人影闪闪,御风子和昆仑三友当先出迎。

  丐帮南支许多兄弟、长老,连江西癸星黄骥也在内,公孙隐率领着红红等三女,巫山双隐朝云子朝霞子也远远奔来。

  还有四方正派武林好手二十余人,荀际都还不曾见过。

  众星捧月一般,把荀际簇绕起来,纷纷见礼。

  八大正派中的来宾,又有天台派箫笛二仙,狄干霄和萧引凤,太岳派掌门支离叟,青城三秀林中秀等人。

  却只不见冷蕊寒萼二女。

  荀际不便急于询问,先向各派掌门,各方白道英雄拱手一一致谢,说:“明日公祭先师,承各位前辈、同道,远道降临,在下不胜感谢。”

  松友然须大笑说:“澄清宇内,扫荡群魔,武林重享太平之日,已不在远,都是小侠和玲女侠所赐了!欧阳姑娘为何不一同来此?”荀际说明云贞去谒见她父亲的事。

  众人簇拥着荀际,来至梅花画屋前面。

  只见竹篱内已搭起一座祭棚,悬挂得琳琅满目,梅友擅长丹青,她绘了一张隐者肖像,悬挂在祭棚中央,前面鲜花清供,焚起一炉香来,人布置得淡雅庄严,荀际又连连称谢。

  外面临时搭了两棚茅舍,安顿各方同道住宿。

  就在祭棚前面,摆开十张方桌,大家团团坐定。

  梅友首先起立,向大家宣布荀际南箕领扫荡群魔的情形,六合派中三位堂主,诸葛天工神毒叟、玄默阴魔均已伏诛,空亡叟老魔的左右得力助手,均已除去,六合派已不足为虑了。众人都纷纷称贺。

  荀际看了一眼,仍不见毒婆子和萼蕊二女。

  公孙隐笑说:“师哥,你怕是想念着白姊姊冷姊姊吧!她俩为修练须弥神功,一到盘石峪就找了那面峰上一座石洞,闭关百日,毒婆子守住洞口,大家也轮流前往照料,以防不测,再过月余就可出关了。”

  荀际方才心安,忙说:“我不是悬念她们,只未见凌姥姥、东海一奇归来,心中殊为念念!”

  御风子笑说:“令师叔功力绝高,凌姥姥也是有数的高手,还用小侠担什么心?空亡老魔势穷力绌,可能明天来此一拼,正好由荀小侠大展神威,荡平妖氛了!”

  荀际仍谦逊不已。

  冷萼和芳蕊,近在咫尺,他却不便去打搅她们练功,荀际遂向满天星询问六合派近日的动静,黄骥呵呵笑道:“空亡老魔,连番失利,崆峒派铁心婆子也避不出头。三阴七阳两门余孽,都是些二三流货色,所以老魔已陷于孤立无助这境,听说还有东海紫云岛上两位好手,分任吏堂、户堂堂主,功力另成一派,素未在中原出现过,本领如何,却不得而知。此外就都是些寻常角色了。”

  他们正摆上酒菜,欢呼畅饮,纷纷谈笑之际。

  突然篱外脚步杂潮,笑声大作,苍劲的声口叫道:“荀小侠,盛会盛会,恕老夫等一步来迟了!”

  众人一齐扭头望去,只见衣袂飘扬,似电闪星驰一般,飘落下来三位武林高手,正是他们悬念的凌波一奇、沧波一奇,和天目拙叟。三奇联袂而来,众人又欢声雷动,荀际忙离席迎接见礼。

  荀际急于询问的,还是师叔和小涵父女的消息。

  他首先急声向凌姥姥发问:“凌姥姥,万里奔波,令在下感激莫名,中偿知可曾遇上碧菡丈人和家师叔?”凌姥姥面色仍然罩着一层阴影。她只摇摇头,悠然一声轻叹。

  沧波叟却笑说:“我和凌波一奇,远涉东海,踏遍了清平岛,虽未遇见令师叔,却幸碰上了天地双魔,祸根由这两个家伙而起,所以凌大姊还有什么客气,三人联手合围,全把他们给废了!据岛上渔民说,曾有两个老头带着个少女到岛上去过。”

  荀际忙问:“那么岛上人应该晓得他们去向何处了?”

  沧波叟皱眉道:“正是为此,连凌波一奇至今还烦恼着呢!渔民说他三人在岛上住了几天,仍乘原舟扬帆南下……”

  凌姥姥从劳叹息说:“真是怪事!令师叔不回中士,却远泛海洋前往何处?真是使人大费猜疑了!不孤道婆听说无量山人丧命红叶山庄,同门情深,她连夜赶回峨嵋去了,老身和孙老头,仍在沿海一带查访,可惜始终得不着音信!”

  荀际也一颗心,立时纷乱如麻。

  天目拙叟却微笑说:“荀小侠,令师叔远赴南海,必有道理,早晚定必重返中原,用不着过分焦急,目前应徒速商量迎敌之策!”

  松友笑问:“空亡老魔难道还没寒心丧胆,真的要率领群魔,来此一拼?”

  拙叟点点头说:“正是如此!”

  箫仙箫引风点点头说:“小侠领林正派人士,和群魔势不两立,空亡老魔当然也是寝食难安,只有行险徼幸希图一逞了!”

  拙叟称是说:“箕山一战,兵、工二堂全军覆没,老魔主不疑心上了我,我也不能再和群魔混下去了。好在他们的计划已被老夫全部探清,老魔倒也很有骨气,他明天只率领两位堂主,十位黑道好手和十二魔中泼网的余孽来此寻寡,按理说我们有这么些同道在场,荀小侠又功力盖世……”

  荀际慌忙谦逊说:“在下是个晚辈,一切还请三奇指派!”

  凌姥姥含笑说:“自然是大家商量着办,不过还得你来挑大梁。”

  添了杯筷,三奇上座,大家又欢呼畅饮。

  众人又争问拙叟,六合派中还有些什么高手?

  拙叟徐徐说道:“空亡老魔,目空一切,但对于紫云岛那两位却十分敬重,老夫曾会见过他们。就是:紫云仙子和七星无郁长文。”

  众人纷纷讨论,都不晓得这两号人物的来历。

  竹友在松友提议由荀际对付空亡老魔,其余紫云岛两位,则请三奇出面接着,四圣无一人来到,所以就数三奇本领为高了。拙叟笑道:“这次,老夫偷点懒,请孙老头和凌姥姥出场,老夫在暗中接应。其余的群魔……”

  三友二仙一齐笑说:“剩下的魔崽子,更是二三流货色不足为虑了!幸而神毒叟诸葛天工两个恶煞已经除去……”

  恰在此时,小喜子在篱外神色仓皇飞奔而至,远远叫道:“各位前辈,六合派大批人马来了!”

  众人都一阵纷扰,荀际挥挥手说:“各位请勿冲动,待三奇和我以礼相迎,在下如能规劝老魔解散六合派,便可消弭武林中这一浩劫,何必多事杀戮!”

  三奇簇拥着荀际,当先出迎。

  众人都没想六合派人会先一天前来找碴。

  荀际四人在前,众人鱼贯后随,走出篱外数十丈,远远望见空亡老魔,锦衣玉带,他身后并排两位红衣男女。

  两后面是二腰束红带,面罩面具的劲装汉子。

  紧跟着老魔的两位,也都未罩面具,男的年约四十六七,容貌奇崛,红衣金带,两太阳穴隆隆鼓起。

  女的不过三十上下,风韵不减少女,插满了一头鲜花,又眸中流波送媚,妖冶入骨,他们缓缓行来。

  荀际拱拱手说:“空亡派主,先期率众光临,在下失迎了!”

  空亡叟一眼扫视了正派群雄,呵呵大笑抱拳还礼道:“姓荀的小子!明天是长孙渺老鬼的忌辰,老夫不愿打扰你们的祭典,所以提前一天,来会会你这号称梅花派的了不起人物!没想只有三奇在此,东西二圣竟还未到齐,使老夫略感失望!”

  荀际冷哼一声说:“派主率众前来,不知有何示下?”

  老魔狞笑如雷,“敝派三堂堂主护法,都让你这小子和那欧阳贱婢料理了,老夫自应向你小子讨还一个公道,那小丫头为何不出面受死?听说你小子仗着长孙渺老鬼的余荫,妄想领袖武林,所以老夫更不能不会会你这无知后辈,天目拙鬼,我早就疑心上你,果然是个吃里扒外的奸细!”

  拙叟冷笑说:“三奇在武林中,声名早树,岂能与尔等妖魔恶煞为伍!今日有正无邪,老魔何须信口谩骂!”

  荀际却拦住拙叟,不让他吵下去,温文有礼的说道:“空亡大一身独门绝学,在下不胜钦佩!武林红莲白藕,同声连气,原无所谓邪正之分,只要大师行得,立得正,何尝不可创立一派宗法?大师又何必纠合群魔,与武林同道为敌?依在下之见……”

  老魔怒吼道:“依你小子之见又怎样?”

  荀际正气凛然,朗声侃侃而言道:“在下以为大师莫如遣散你那一干喽罗,归隐名山,传法授徒,武林同道谁敢不敬重大师这一门派?何必……”

  老魔怒吼一声,说:“小子快快住口!黄口孺子竟来教训老夫,现有你们号称正派人士的三奇六绝在场,你既知尊重老夫,那就一言为定将玉虚法杖双手献上,连你小子也得听候老夫发落!”

  荀际仍然不见怒容,只淡淡一笑说:“大师原来志在称雄武林,两个月后,争夺玉虚法杖的大有人在,天下隐世高人甚多,大师岂可目空一切?”

  老魔又厉声吼叫道:“小子!一篇鬼话,四圣三奇之外,还有什么人放在老夫眼里!”

  荀际冷笑一声道:“我举出两位禅宗高人,谅大师也是早有所闻!六盘山地藏门鸠摩罗夷大尼,阴山枯寂老人老前辈,谅来你空亡派主还不是人家敌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