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放手,我不嫁金晶大国之魂邓贤大煞手柳残阳猩红热斯蒂芬·茨威格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枕边语呢哝 > 第六章

  “未央,你快放开我呀!”一接近姥姥居住的洞穴,芊芊整个人又开始不对劲了,她不但冷汗直冒,浑身还抖颤不已。

  “你究竟是怎么了?难道真要留在那种地方,让别的男人戏弄你的身子才爽快?”秦未央紧抓住她的手,灼利的目光毫不软化地睬凝着芊芊,他故意说这种话刺激她,试图打消她再下山的念头。

  “我不是,而是……”涌到嘴边的话,在芊芊看到姥姥现身的刹那全吞了回去。“姥姥!”她紧张地垂下小脑袋。

  闻声,秦未央也迅速转过身,一见到姥姥,神情也瞬间变得僵硬。

  “好热闹,你们在这儿聊天啊?”姥姥眯起眼睛,闪烁的眼瞳轮流在他俩脸上游移着。

  “姥姥,对不起,我——”芊芊倏然曲膝下跪。

  “哟——你这是做什么?我又没说你什么,干嘛这样呢?”姥姥的表情虽然无害,可身上却飘荡着一丝可怕的魔性气息。

  “我到了山下,可是我——”

  “你先下去吧!”姥姥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

  “可是……”芊芊看了他们一眼,以为姥姥是要找秦未央的麻烦,于是不放心地道:“姥姥,这一切全是芊芊没用,不关秦公子的事,求您放过他,您若真要出气,就找我吧!”

  “你这丫头,谁说我要找他出气了?”姥姥睨了她一眼。

  “我……”

  “我说下去!”姥姥细长的眉一拢,她立刻吓得噤了声。

  “是。”

  芊芊对秦未央摇摇头,心底陡生一股无奈,一股自怜的情绪又浮了上来。

  她救不了他,一切的一切只能祈求上苍帮忙了。

  待芊芊一走远,姥姥便道:“她可真的是爱死你了!为了你,她自愿下地狱,这不禁让我佩服起你的厉害。”

  姥姥明亮的眼飘过几许邪恶光影,直瞅着秦未央那张淡然中依旧带着强悍的神情,与那迷死人的肢体身段。

  “若要与姥姥比较,我只能甘拜下风。”秦未央又回复邪佞的模样,眼瞳的蓝色光影又开始隐隐闪烁。

  “是这样吗?”她带笑的眼眸突地一转。

  “您的意思是……”

  “你难道没发现,你近来变了?”姥姥不再拐弯抹角,立刻切入了问题中心,眼中的诡光也更深了。

  “我变了?”他的身子震了下。

  “没错,你明明是恶劣的秦未央,可为什么最近做什么事都会心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姥姥语气强硬地问。

  “这……”他勉强一笑,“我想是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在跟我作对,所以有时表现出来的反应让你质疑。”

  “哦!是吗?”姥姥咧嘴一笑,“你以为我会不知道是你或是‘他’?”

  “姥姥,您真的是多虑了。”秦未央的眸子转了转,扯出一丝牵强的俊魅笑意。

  “你不承认也行,但我要提醒你,明天你可别再阻挠,我是要定男人的精血了。”她目露凶光的提醒他。

  “什么?”秦未央心头猛然窒住。

  “怎么?你该不会被她给迷惑了,所以连恶劣的你也转了性?”姥姥回眸一瞪,“告诉你,你若再这么下去,定会被体内的另一个自己取代,到时候又会被深压在心灵深处,就像以前一样。”

  “行了!你别再说了!”他急躁地对她大吼。

  “好,我不说,等哪天你要被消灭了再来求我吧!”姥姥眯起厉眸,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后便转身离开。

  秦未央站在原地,隐隐发着抖,这时正直的秦未央突地笑出声,“老实说,你这个邪恶的男人也真心爱上芊芊了,对不对?”

  “我……”他的嘴角重重的抽动了下。

  “不要骗人了,就如你所说的,我就是你,你又怎能欺瞒自己呢?”善良的秦未央趁胜追击。

  “不!不是的,我没有爱上她,没有爱上她——”他突地狂叫出声,瞳眸隐隐闪耀着奇异的火焰。正直的秦未央笑着说:“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可是看得很清楚。”

  “胡说……好,我就向你证明我根本不可能爱上那种骨瘦如柴的女人,你……你等着瞧吧!”

  说完,他便像疯了似的直冲向芊芊的房间。

  ***

  正在房里思索着该如何面对姥姥的责备的芊芊,因秦未央疾如风的闯入而吓了一跳。

  “未央,你怎么了?”她连忙走到他身畔,见到他额上泛出的汗水时,不禁浮上一抹忧愁,“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对,我不舒服。”秦未央眯起眸子,绽出一朵诡魅的笑花。

  “是怎么了?发烧了吗?”不知情的她伸手触碰他的额头,还傻傻的说:“没发烫呀!”

  “看见你,我的病就好了。”捧着她的小脸,他欣赏着她那清丽的柔美容颜。

  “呃——你怎么了?”她脸儿一阵臊红,羞赧地问:“姥姥有没有为难你?如果有,以后你就别再帮我了。”

  “我没帮你什么,因为你已是我的女人,所以我不希望你被别的男人碰,你知道吗?”他突地俯首吻住她的红唇。

  “嗯……”芊芊张大水眸,小脸透出瑰丽的红霞,双唇亦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一进房里便对她做出这么激狂的事?

  “傻瓜,你的眼睛张那么大做什么?快闭上!”勾起嘴角,秦未央体内的劣根性又开始蔓延,形成一种可怕的危险气息。

  “我……”

  不等她说话,秦未央再一次地吮上她红润的唇瓣,啮咬着她的柔软,双手钳制住她的纤腰。

  “呃……”她怔愣了下。

  “怎么了?”泛着蓝光的眼眸浅浅散发着诡怪。

  她不安的扭扭身子!“我怕……”

  “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他漾出一抹肆笑。

  “未央……”她身子蓦地一紧。

  “如果今天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是不是也让别的男人这么碰你?”口口声声说不爱她,可只要想起那一幕,他便忍不住怒火滔天。

  “我、我不知道。”为了姥姥,也为了他,她或许会牺牲自己吧!

  “什么?”秦未央眯起犀利的眼眸,用力掐住她尖瘦的下巴,冷漠的嗓音几近残酷,“就因为姥姥要男人,所以你就脱光衣服去拐男人?”

  老天,他是怎么了?他本来的目的不就是要逼她这么做吗?可为何她现在答应了,他的心头居然会这么不舒服?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她的嗓音沙哑,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你真傻,为什么要答应她?难道你就这么不自爱?”他火爆的大吼。

  她被他逼急了,吓得眼中含泪的直摇着头,“我……不是……”

  “既然不是,以后就别再下山了。”他冷峻的嘴角紧抿,炯利的目光如刀刃般凌迟着她。

  “不可能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你看不起我,那你就走吧!”她捂住耳朵,这些残酷的话听得她好难受。

  “你要赶我走?!”他冷凝的眼底透着冷冷的轻蔑,“我就偏不走,除非你答应我马上去告诉姥姥,你不为她做这种出卖色相的事了。”

  “不!我不能答应你。”

  芊芊直摇头。姥姥刚刚已经很生气了,虽然姥姥嘴里没有表示什么,可她与姥姥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又怎么意会不出呢?

  今天逃得过,明天也逃不了,倘若姥姥真杀了他,那她可是会比自己死了还难受啊!

  “好,那就算了。既然你那么怕没男人陪,那我又何必让你久等呢?”他的冷眸突然对住她那如易碎水晶的瞳仁。

  “我不是……”她愣住了,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

  “不管是不是,今天我一定会让你满意。”

  ***

  芊芊疲累地张开双眸,竟发现自己已躺在床榻上,而秦未央就躺在她的身侧。

  “你怎么没回去?”她虽然很喜欢这种睁开眼就看见自己心爱的人躺在身边的感觉,但是……姥姥呢?她又会怎么想?会不会又把怒气发泄在她身上?

  “怎么了?你不喜欢我陪你吗?”他望着她的眼神里充满兴味。

  “你不该留在这儿,我担心如果让姥姥知道你这么晚了还留在我这里,她会——”

  “我要做什么她管得着吗?别老拿她来烦我。”秦未央坐直身躯,烦郁地皱起眉,暗恨那个老妖怪总要插手管他们的事。

  “我是为你好,你怎么不听劝呢?如果事到临头你才后悔,那就来不及了。”

  “这事你不用操心,包在我身上,我自会处理。”秦未央伸手抚摸她的脸庞,神情非常认真。

  “你不懂姥姥的厉害,她绝不是你对付得了的。”芊芊直摇头,紧握住他的手,“相信我,我绝不会害你的,就算你要怪我、恨我,我也绝不会怨你,我甚至希望你能够找机会赶紧离开这里,”她的大眼噙满泪水,“答应我,好不好?”

  她的眼神认真,只希望他能听她这一回。

  “我为什么要走?”他就是不肯。

  “你……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的意思?不走的话,你会有危险的,懂吗?”虽然嘴里直劝着他离开,可苦涩的感觉已充满她的胸臆。

  “芊芊——”他攀住她的肩,目光锐利地望着她,“你就是为了我,才答应了姥姥的要求是吗?”

  “我……我是无所谓,只要你一切平安,我就很安慰了。只是,我怕自己放不开,没有办法达到姥姥的要求。”她垂下眼睫,开始为明天的事情烦恼。

  “我不要你为我做这些,也不准你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其他男人。”

  每日想起这件事,秦未央便忍不住怒火攻心,更为了自己摇摆不定的心态烦郁不已。难道他真的是被芊芊影响,已搞不清楚此刻的他究竟是恶劣的还是正义的了?

  罢了,他已管不了那么多,他只要芊芊,绝不能让她被别的男人染指。

  “未央!”芊芊激动得全身不停地颤抖,感动的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我真的好安慰,即便没有办法永远在一起,我也心满意足了。”

  “不如这样,我们一块离开这里。”秦未央认真地注视着她。

  “离开这儿?”她张大眸子,随即摇摇头,“不可能,我们走不了的,我不走。”

  芊芊非常清楚姥姥的法力,说不定她人还没下山,就先被抓回去了。

  “你为什么不听话?那个老太婆到底有哪一点好?就算她有恩于你,这些年你也该把债还清了,该走的时候你还是得放下一切啊!”他眼睛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我不是不肯放下,而是我们根本走不了,如果你先走,还有可能逃得掉,如果我也走了,我们一定逃不远,所以,听我的劝,你还是先走吧!”芊芊含泪对他微微一笑。

  “既然你不走,那我也不走了。”秦未央赌气的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无赖地威胁着她。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听我的话好不好?”见他如此,芊芊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别让我担心好吗?”

  “你不走,难道就不怕我担心吗?”秦未央没办法,只好以苦肉计的方式逼她。

  “对不起!一时之间我无法给你答复。”芊芊虽然也想逃,可是她心底明白,与立一逃走后再被抓回来,倒不如认命地待在这儿,乖乖的听姥姥的话。

  “好,那你答应我好好考虑,明晚之前给我答复。”秦未央给她一抹鼓励的笑容。明晚他势必将她带走。

  芊芊点点头,再一次地依进他的怀里。

  未来充满了未知数,她根本就不知道会如何变化,此时的她只想依偎着他,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

  至于明天会如何,她已不想多加揣测,因为她已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