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马未都说收藏·陶瓷篇(上)马未都乞丐郡主戏诸葛楼采凝美人病恹恹湛亮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终结苦恋 > 第七章

  那是一双凌厉眼神,寒光射出,彷佛要将她砍成几段。

  直觉瑟缩,她是做错事的精灵,小小身子蜷缩在棉被里,大大的瞳孔充满畏惧,脑海里,千翻万搅,搅不出半点头绪。

  然后,慢慢地,昨夜的事回到脑中,她想起那段狂野,想起慑人的疼痛,和出不了口的悸动,她在欲潮间沉浮翻滚,几次,她以为自己将死,这种感觉对她而言太陌生,陌生到无从形容。

  她没想过还会再清醒,更没想过清醒后,自己将执戟迎战。

  湛鑫等她醒来已经等很久了,怒气在他胸口冲撞,他想狠狠摇醒她,逼问她为什么这样做,然她眼下的疲惫阻止他,她全身吓人的青紫瘀伤,暂且压抑他的怒焰。

  他和喻菁的感觉,始终无法有进一步发展。他们之间像兄妹、像死党,每每说到婚姻,不约而同,两人都觉得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骗局。

  昨夜,他打定主意要和喻菁发生关系,好突破两人间的界点,然清醒的他们做不出乱伦事情,于是,他们喝了不少酒,想藉酒精催促情欲,哪里想得到,天亮,躺在他身边的人居然是羽沛,而不是他设定的喻菁。

  手横胸,他等她给一个解释。

  她终于醒了,不容半分等待,他冲到她身前,指着她冷声问;「妳是故意的,对吧!」

  湛鑫的指控是把问题全往她身上推了,她还没有接招能力,愣愣地望住他的脸,她还在回想昨夜。

  她分辨不出,昨夜的疯狂属于快乐或者痛苦,不晓得她是心甘情愿或者忍受成分居多。然,她货真价实地拥有了他一整夜,在他怀间,汲取他的气息;在他身上,拥抱了安心,很久了,很久很久,她没有过这样的一夜好眠。

  她有没有故意?回想再回想,满脑子里,有激昂、有热烈、有激动需求,可是她想不起属于「故意」的情节。

  她故意什么呢?故意哄他上床、故意挑起他的欲望、故意和他一夜风流,她做那么多故意的事情,却不晓得自己的好处在哪里?

  不哭、不笑,她祭不出任何反驳对话,羽沛抬起双眸望住他。

  这张脸……分明是她心爱的男人,为什么他对她埋怨比欣赏多,憎厌比喜悦多?

  很简单,答案只有一个,他不在乎她、不喜欢她、不爱她。他对她有那么多「不」字,怎地她还是弄不明白,怎地她还是要亲手奉上爱情,等待他的鄙弃?

  「妳故意制造我和湛平之间的问题,明知道我们兄弟间的横沟好不容易消除,妳却硬要插进来,对不?真了不起,辛羽晴离间了我们兄弟五年,妳呢?妳打算让我们仇视彼此多久?」

  他花那么多心血,让兄弟感情回到从前;他管制自己的欣赏,将她带到湛平身边;他放弃所欲,为的不是今天这种无从收拾的局面。

  有气、有怒,他气她,更恨自己。

  他说了离间?讲到底,错的还是辛家姊妹,是她们横刀夺心,夺去湛平哥对关家的向心力,是她们分隔了他们伟大的兄弟情。

  有趣吧,不管她说再多,解释再多属于姊姊和湛平哥之间的坚定爱情,他仍然认为她说的不过是虚言假语,姊姊在他心中仍是下贱女子。难怪,他觉得她当代理情人,当得理所当然。

  他恨透她的沉默,恨透她一脸「我就是这样,你能安怎」的笃定。

  湛鑫狠狠抓起她的肩膀,怒问:「几天前妳对我说过的保证呢?妳说妳不会再做无聊事情,不会再企图干扰我的生活,才说过的话,妳忘记了?既然做不到自己的承诺,为什么要说谎,妳是想让我卸下心防,让我不会对妳有所防备对不对?」

  他把她形容得多么居心叵测啊!

  羽沛皱眉,他弄痛她了,出声,她幽幽说:「我没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她不推卸责任,湛鑫的指责没错,她有能力让昨天的事情不发生,但她允许它发生了,接受指控理所当然。

  活该吧,活该她以为曾经拥有便就能满足想象,活该她以为明天的太阳不会升起,时空会定在她想要的点上。活该呵、活该,活该她的愚蠢惹出尴尬场面,她的贪欢教他戴上有色眼镜看不起。

  认!她认下他所有的指控,认下全数罪行。

  湛鑫气炸了,湛平就在邻房,若是他晓得自己和羽沛……他们好不容易修补的感情又要撞出破洞。

  不行,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答应过母亲,要好好照顾湛平,他是自己的双生兄弟。

  「哼,没忘记?辛羽沛,妳要我怎么看待妳,妳到底是怎样的女人?为达目地不择手段吗?妳是不是看不清楚我的意志力,是不是不了解我是多么不会妥协的男人?我可明白告诉妳,不管妳做再多的计画,用再多的心机都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压低声音,他对她咆哮。他想甩甩她,把她头脑甩回正常范围,让她清楚了解,她的未来在湛平身上,和自己无关。

  他要怎么看待她?很简单,用他一贯的鄙夷眼光看待啊,认定她是自愿送上门的妓女,也许再编派她一个罪名,就说她图谋关家财产好了,再不,说她有乌鸦变凤凰的白痴念头也行,随便,怎么说都可以,反正,她对他又不重要。

  忍不住,羽沛轻笑。

  他说得真棒,徒劳无功,原来她的爱情不过是徒劳无功,她的心送进了焚化炉,烧成灰、熬成炭,到头来,她都要怀疑起自己,她的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妳的笑是什么意思?」

  猛力抓起她的手,他没想过自己的手劲大到能在女人腕间留下瘀青,他痛恨她的笃定,恍若自己所有反应全在她的掌握间。

  她摇头,没有额外意思。

  她只是自嘲,自嘲她把爱情送上不归路,看不见未来前途;自嘲她的爱情是走一步怨一步,回不了头的漫漫长途。

  走进撒哈拉沙漠了,她以为爱情是绿洲,能为自己带来希望,哪料得到,没有水、没有绿荫,她的爱情只是海市蜃楼,空空渺渺,纯属幻像,而沙漠和太阳联手起来,歼灭她对爱情的想象。

  她的哀戚止住他的怒气,紧握拳头,他不晓得该拿她怎么办?缓下口气,他要她切切实实了解,两人不会成局。「妳没话可说了吗?」

  再说什么?有何解释可将昨晚行径解通?没差别了吧,反正她的存在一直是他的困扰,说多说少都一样。

  「不管妳是怎么想的,不管妳使出多少手段,我都会和喻菁结婚,懂吗?妳做什么努力都没有用,因为妳从来不是我想要的女人,花再多的心力都一样。我不是肯受控制的男人,不会因为妳的诡计就范。」话出口,他伤害自己,却不准自己喊痛。

  懂啊,怎么不懂,她不是他想要的,她一直知道,一直都知道啊!

  「妳别想学那些小说剧情,以为弄出关系,来个怀孕事件,我将对妳妥协,不可能,妳永远都当不成关总裁夫人,我不会把这个位置留给妳,就算妳真的怀孕,我也会要妳把孩子拿掉,我说的是真的,没有半分谎言。」他用更坚决的话,裁断她对自己的妄念。

  她没有语言障碍,这么坚持的话,这么笃定的心意,她听得清楚分明。

  吞下哽咽,她架起笑容,那是她最后一道安全防护,羽沛挂起满脸的骄傲说:「我想你又误会了,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没发生?」

  她说谎,她又惹火他了,湛鑫一把扯下被子,她全身上下红红紫紫的印子展露。「这是什么?」他故意羞辱她,故意要她惊慌失措,就像眼前,他的心、他的感觉。

  她该害羞地企图遮住裸露的身子,但她没有,仰高下巴,她尊贵下床,拿起自己散落一地的衣服,走近浴室边时,回眸一笑。

  「你以为醉成那样,除了这些伤痕之外,还能对我做出什么?请别高估自己的能力。」

  进浴室,她赌气,不准泪水滑过脸庞;瞠着眼,她不伤心、不痛苦,她要笑着走出这扇门……

  门外,床间怵目惊心的血迹扯痛了他的心,他用最快的速度打理好自己,离开。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湛鑫的坚持下,订婚礼提前举行。

  这天关家里里外外张灯结彩,婚宴在家中举行。

  舞台上乐队演奏着轻音乐,精心打扮的男女相拥,在草地上翩然起舞,五星级饭店的主厨做出一道道精致餐点,自助餐式的晚宴里处处衣香鬓影,高举酒杯的人们洋溢欢欣。

  老奶奶开心极了,她举杯和商场的老友高谈阔论,彷佛过去的日子回来了,她又是往昔那个叱咤风云的女王。

  推着湛平,羽沛同他在客人中周旋。他走出来了,从五年前的自我封闭到现在,湛平走过一段漫长路程,他知道也感激,羽沛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宾客中,湛鑫体贴地安排了许多画坛里的重量级人物,让湛平身处其中,悠游自在。

  羽沛挂着笑容,没有片刻钟,她让笑意从发酸的颊边退出。她在笑,嘴在笑、脸在笑、眉在笑,然黝黑的眼珠子里缺乏欣喜。

  那是什么心情?她厘不清,有痛、有酸、有涩,那是未熟的葡萄柚,剥开皮,汁液喷上眼睛,叫不出声,只能在心底偷偷悲泣。

  迎面,湛鑫和喻菁相拥走来,目光相触,羽沛不落痕迹地将视线调开,假装对餐桌上的食物感兴趣,咬唇,她逼自己承认,她不在意。

  羽沛瘦了,很明显的瘦,两颊的肉凹陷下去,眼下的骨头隆起,唇膏勾得出亮丽颜色,却勾不出她的精神奕奕。没有快乐,只有孤傲,她是酒红色的孤挺花,立在独枝上,任风吹袭。

  她心力交瘁,她像一缕孤魂,她在关家大宅里飘来荡去,即便她照顾湛平和以往一样用心,但所有人都晓得她不对劲,却也所有人都找不出她不对的原因。

  「大哥、大嫂,恭喜你们。」湛平伸出手,和大哥交握。

  「有没有觉得很心酸啊,想不想哭啊,好吧,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宣布改行经商,我可以重新考虑嫁给你。」喻菁笑说。

  「我肯改行,大哥还不见得肯放手呢。」湛平同她开玩笑。

  「肯定会,你太不了解湛鑫,在他眼中,你比什么都重要,就算你想拿他的心炒麻油下饭,他也会学比干,把心脏挖出来,问你一句,湛平啊,哥哥的心有没有合你的意?湛鑫有严重的恋弟情结。」喻菁说完,呵呵笑开。

  「真的吗?如果我们不是兄弟,说不定会连袂去演断臂山?」

  「有可能,你大哥蛮变态的,糟糕,嫁给一个变态,我的下半辈子一定很惨。」她夸张说。

  湛平和喻菁对谈间,湛鑫的眼光始终注视羽沛。

  她冷漠而孤傲,她挺直背脊,彷佛她才是会场里的女王,她没对谁妥协过,她只对自己的爱情低头,没想到一低头,她失去全部自尊。

  再也不会了,她将珍藏起自尊,不再受人轻贱。

  「我们谈谈。」

  自从那日后,羽沛处处躲他,她不再出现于他的视线范围内,他知道她刻意避开自己,也知道那天他伤她,比自己想象中更重。

  「对不起,我很忙。」羽沛客气而疏离。

  她的确很忙,忙到没时间谈,忙到没力气接受他另一番残酷言语。退一步,她低声问湛平:「湛平哥,你可以一个人吗?」

  「没问题,妳好好去玩玩,别被我绑住。」

  「湛平真体贴,羽沛,妳将来一定很好命,放弃这个好丈夫……我好像有点后悔。」喻菁仍然误会他们的关系,羽沛没打算解释,微笑,她往屋里走去。

  没有交代,湛鑫追着背影向羽沛跑去。

  看着两人相继离去,喻菁笑问:「他们两个会不会背着我们搞嗳昧?」

  「有可能,小沛是个体贴、善解人意的好女生。」湛平也同她开玩笑。

  「到时怎么办?我们也来搞暧昧,还以颜色?」喻菁凑近他问。

  「那不是全乱了?说实话,喻菁,妳怎么会想嫁给我大哥?」

  「没别的人选了呀,爸妈给我最后通牒,再不结婚就收回我的经营权,你晓得的,没有事业,我会先死给你看。」说完,她坦率笑开,推着湛平去吃东西。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二楼,湛鑫追上羽沛,他抓住她的手臂,强迫她面对自己。

  她想吐,非常想,面对他,不是眼前首要。

  用力甩开他,她冲进自己房间浴室,抱着马桶大吐特吐。他被关在浴室外面,猛敲门,阵阵的呕吐声,扰乱了他的心。

  半晌,她整理好自己,走出门,她站在他眼前,仰高脸,没有半分自卑狼狈。「请问,找我有事?」

  「妳在呕吐?」他指出事实。

  「是。」她不隐瞒瞒不过的事。

  「妳怀孕了?」

  他从没相信过她的话。假使没发生任何事,床单上的血渍是怎么回事?只是,她打死不承认,他只好学她装傻。他实在无法伤害湛平,他受的伤已经够多,不需要自己再去添上一笔。

  「你没听过肠胃炎?」冷冷地,她反对他的说法。

  「妳确定?」

  「是的,我很确定。请放心,即便是怀孕,我保证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没忘记,他不把关夫人位置留给她,她记得他不是肯受控的男人,更记得……自己从不是他要的女人。

  她记得的事那么多,她哪会笨到去冲撞他的心意?她有她的骄傲,骄傲到即使爱情走入死巷子,也不教人知道她已是穷途末路。

  她的口气惹恼他,他板起脸,刻薄道:「妳和多少男人有关系?如果怀孕,需要向多少男人采集DNA作证验。」

  很过分的侮辱,但她没打败,挺胸,她冷笑。「放心,再怎样,我都不会采集到你身上。」

  瞪住她,久久,他喟叹。

  他原想追上来,问她为什么消瘦,想问她是不是生病,要不要安排医生,哪想得到,一见面就是对峙,那夜,打乱了他们中间的和谐,他们恐怕再回不到过去。

  「我不想和妳吵架。」他先妥协。

  「我也不是好战分子。」

  她没想过要和他对立,会走到眼前,是她的痴心妄想加上愚昧。不过,早学乖了,她懂得踩煞车,懂得在他面前保持距离,隔绝自己的心。

  他看她,她看他,两人僵在那里,谁都不晓得该接续什么话题,他想问她的身体……但最后,他还是选了个安全议题。

  「我有重要的事要和妳商量。」

  「请说。」

  「我需要妳的帮忙,厘清某些真相。」本来这件事,他还没打算告诉她,不过眼前,这是他们唯一能谈的了。

  「你查出什么了,是不?」羽沛的心被吊起来。

  「对,我们查出当时和湛平一起送进医院的黄种女人有两个,其中一个并没有死,还查出来她失去记忆,直到前几个月才康复,最近她回台湾了。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辛羽晴,但我可以采集妳的DNA,先和埋在坟里的女人作对照。」

  「之前,她有做过检验?」羽沛不再肯定坟中女子是姊姊了。

  「当然,我手中有报告,法国那边验的,他们需要确定死者的身分。」

  「好,什么时候采样?」

  「明天好吗?我想妳和我一样心急,想知道确切的答案。」

  「是的。」

  「这件事先别告诉湛平,我不想给他希望又教他失望。」维护弟弟,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工作。

  「我懂。」

  「明天……顺便让医生看看妳的肠胃。」

  那是关心?抬眼,她在他脸上寻找真心意,他别开脸,拒绝她的探索。

  别傻了,羽沛对自己说。

  他怎会对她关心,他不过想确定她不是怀孕,不过是想知道那天果真没发生任何事情、没留下后遗症。

  不怪他思考缜密,毕竟他马上要有自己的家庭婚姻,这当头,怎容得起一个意外打乱既定事宜。他没错,错的是她的想象力。关心,是用来对待有感情的朋友或亲人,绝不会用来对待替身。

  她没回应他的话,点头说:「还没有正式对你说恭喜。恭喜你,颜小姐很好,祝你们白首偕老,凤凰比翼。」

  打开房门,她送客。

  他深深看他一眼,虽然不放心,但他转身,离开她的房间。他没忘记,今天是自己的订婚宴。

  关上门,她的背靠住门板,伪装面具除去,强撑的双肩垮下,吐尽腹中最后一口气。缓缓地,她顺着门扇,滑坐地板,泪水淌下……

  是的。她怀孕了,老天在惩罚她,前无门、后无路,她的谎言将被拆穿……

  怎么办?坚强失踪,无助漫上,她想否认那夜,那夜却给她留下真真实实的把柄,教她无从欺心。

  她尝到走投无路的滋味。第一次,爸妈教导她的光明面发挥不了效用;第一次,她感觉自己四处碰壁,再也走不出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DNA结果出炉,证实羽沛和坟中女子无血缘关系后,关家在各大媒体刊登寻人启示。

  同一天清晨,辛羽沛离开关家大门,从搬进来到离开,整整五年三个月,她只带走几件换洗衣物和证件,这些年,湛鑫替她添购的东西,她半样都没带走。

  她在最后一场秋台中遇见殊云,成为她捡回家的第一个女人。

  然后陆陆续续,灵涓、初蕊加入她们,四个女人,四个与爱情无缘的女人相扶相携,决定让彼此的命运相系,她们互相鼓励打气,决意用自己的能力扶养羽沛肚子里的水水和小雨滴。

  水水和小雨滴是她们的生活重心,她们谈着谈着,便谈到两个小孩子的教养问题。孩子未出生,柜子里已摆满教养书籍,和灵涓写的童话、羽沛自录的录音带,她们考虑过找出版社合作,说不定能为两个小宝贝存下第一笔教育基金。

  今天是个大日子,早上,殊云才捡回初蕊,下午,羽沛便开始阵痛。

  原本以为没这么快的,听说,第一胎总得拖十几个小时,她想忍一忍,忍过台风夜,别让一群人冒着风雨、紧紧张张跑进医院。

  没想到,八点钟不到,羊水居然破了,顾不得风大雨大,四个女人连袂进医院。

  躺在产台上,那痛呵,痛彻心扉,整个身子彷佛被撕裂开,白白的手背咬出斑斑血迹。她不哭不叫,她告诉自己,必须挺过来,几次羽沛痛得晕厥,是意志力将她推回意识里。

  医生早就警告过她,她怀孕具有相当的危险性,因她有严重贫血。可是,她没将医生的警告放在心底,她要当母亲,确定再确定。

  医生开出病危通知,殊云被获准进入手术室,她握住羽沛的手,忍不住掉泪。

  「让我找来关湛鑫好吗?」她问。

  他……是啊,多想见他一面,整整八个月,她的思念成愁,但……怎么能够,他不想要她的打扰,他痛恨她的无聊,她的自尊骄傲呵……叹气……她的血压逐渐降低。

  「羽沛,回答我一声,让我找他过来好吗?」

  摇头,医生护士的严肃面容在眼前晃过,她知道,自己正在死亡边缘徘徊,如果这是她人生最后一段,她希望带着尊严离开。

  血压持续下降、心跳变得微弱,脊柱麻醉的羽沛叹气。她不要他来,不要再受同样的难堪,别人看不起她,她偏要比谁都看重自己。

  「出来了,出来了!」护士们惊呼,第一抹笑颜展开。「是个小男生!」

  「羽沛,妳听得见吗?我们的小雨滴出世了,有没有听见他宏亮的声音,他很健康、他很高兴和妈妈们见面!」

  微点头,羽沛笑了,再撑一下,再撑一下下,她马上可以看见她的水水,水水会不会和自己一样漂亮?

  半瞇眼,意识在半空中飘荡,氧气罩里,她努力呼气、吸气,努力让肚子里的水水得到充足氧气。

  有没有听过初次怀孕的夫妻间对话?

  做丈夫的对妻子说:「我希望生个像妳一样漂亮、一样温柔的女孩子。」

  做妻子的说:「才不要,我希望生一个像你那么勇敢、能干的儿子,将来才能保护妹妹。」

  每每,夜里醒来,梦中的这段对话总濡湿枕畔,梦中,她看不见丈夫的脸庞,梦中的妻子往往自言自语,假装丈夫在身边。

  护士抱来小雨滴,用力睁眼看他,真漂亮,有爸爸的眼睛鼻子和嘴巴,还有他爸爸嘴里若隐若的冷笑,真糟糕,才出生,连年岁都计算不到,就有了爸爸的讥诮,往后啊,这人际关系恐怕要人费心情。

  「羽沛妳看到了没,好帅气的小子,以后我们家门口,会有女孩子大排长龙。」殊云说。

  羽沛没有力气点头,但身为母亲的骄傲,她有。

  再次听见婴儿哭声,水水出生了,一样宏亮的哭声,只不过斯文很多。这样很好,她希望生个像初蕊一样甜蜜柔和的小女孩。

  艰难伸手,她想握住殊云的,要看女儿、她要看女儿一眼,可是眼睛逐渐模糊,她努力集中意识,却愈来愈分不清周遭来往人们。

  殊云……妳在哪里?

  快抱水水来呀,我快看不到她了……张嘴,她想说的话说不出口。

  「产妇在大量出血,快通知家人买血袋。」是医生权威的声音。

  「殊云……」她用尽力气唤人。

  下一秒,她的手被握住了,一双和自己同样冰冷的手扣住她的。

  「替我照顾……」不过短短四个字,竟然让她气喘连连。

  「照顾水水和小雨滴吗?我会的、我会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我用我的生命保证,我一定会用全部的生命来爱护我们的小宝贝,但是请妳、请妳为我们坚持,请妳活下来……」殊云哽咽,面临死亡,她经验丰富,但她从未眼睁睁看着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

  羽沛听不见了,她听不见殊云的声音。

  她觉得很冷,黑暗笼罩四周,生命力一点一滴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去,她的小雨滴、她的水水……才出生多久的小婴儿呵,她怎能放心,她还没抱抱他们,还没亲口对他们说一句我爱你……

  病房外,殊云哭着被推出来。

  「怎么了?羽沛怎么了?」初蕊拉住她的手连声问。

  「羽沛情况很不好,我不晓得怎么办,灵涓呢?」殊云问。

  「刚刚护士出来,要我们去买血,灵涓去了,告诉我,羽沛的情况有多不好?小孩子呢?」初蕊满脸焦虑。

  「水水和小雨滴很健康,可是羽沛大量出血,医生用止血箝也止不住大量涌出来的鲜血,何况她还有严重贫血。怎么办?我们就要失去她了……」殊云抱住初蕊,泪水不止。

  「不会,不会的,我们不会失去羽沛,她会健健康康活下来。」初蕊急道。

  初蕊祈求上苍,不要再有人死亡,她已失去自己的孩子,那痛……是最最沉重的苦楚啊。苍天若有灵,请为水水和小雨滴留下他们的母亲。

  「我不知道了,她要我照顾水水和小雨滴,那是在托孤啊,她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殊云慌心。

  都怪她,知道羽沛的身体不适合生产时,就该坚持她拿掉孩子,是她太自私,自私地想要孩子为她们带来未来与希望,才让羽沛把孩子留下。

  她是刽子手,是她同意羽沛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孩子的生存。

  灵涓回来了,她一走近,连声问:「羽沛怎么了?」

  「灵涓,我想通知关湛鑫过来。」这次,她决定不再顺着羽沛。

  「情况……真的走到最后?」殊云的话让灵涓吓到,她迟疑问。

  「我想,是的。」

  她不愿意承认,却又怕不承认,让羽沛这一路……走得孤独……

  「好,去打吧!」灵涓说。

  她明白,羽沛始终爱着关湛鑫,然而骄傲不允许她承认,只是呵……走到这里,骄傲还能帮助她什么?

  「我先跟爸爸要电话。」殊云的父亲和关湛鑫颇有交情,她见过湛鑫两次面,都是在应酬场合里,所以当羽沛提到水水和小雨滴的父亲时,她马上知道谁是关湛鑫。

  电话拿到手,殊云拨出号码。

  低沉冷淡的一声喂,殊云没有太多描述,开门见山说:「羽沛在新台医院手术室,她……快死了……」

  「妳说什么!」如雷的爆吼声响起,震痛了殊云的耳膜。

  殊云不怕,她用力说:「请你过来见她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