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籽月感天录高庸主人,别喂啦!安琪长干行上官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转角的幸福 > 第六章

  时间就象是一只慢爬的乌龟,深刻而磨人的流逝。不管身处什么地方,每隔一、两个小时,雨初总会打开手机看一看时间,看看他传来的简讯,思念那张挚爱的脸。

  好不容易,又过了两天。十七号星期六,雨初带着妈妈到“LaEsquinica”尝鲜。母女俩刚把甜点提拉米苏吃完,她手机突然大响。

  是没见过的手机号码。

  谁啊?她一脸狐疑地按下通话键。

  “你好,我是袁雨初。”

  对方说话。“我是汪觐。”

  “总经理!”她吓一大跳,正襟危坐了起来。“您怎么会突然——是不是我负责的案子有了什么问题?”

  也难怪她这么怀疑。进东晨这么久,她跟汪觐说话的次数,五根手指还用不完,今天他竟会主动打电话过来!

  “跟公事无关。”汪觐在手机那头深吸口气。“我刚接到董事长电话,觉得有必要通知你——里尔出事了。”

  我没听错吧?她惊呆地望着吃一半的提拉米苏,方才吃进去的美食,突然间象海浪般在她肚子里翻搅了起来。老天!不会吧?!

  “他怎么了?他出了什么事?”

  “在练习的时候,一辆原本应该让道的慢圈车打滑接上他车尾,人已经送到医院,目前状况还不清楚——”

  里尔车祸!她震惊到连回话的能力也没了,豆大的眼泪不断地从她瞠大的眸子里落下。

  一阵寒冷沁入骨髓,她仿佛又重回到那一年,就在午休之后,从老师口中得知爸爸车祸送医院不治——

  不!不要!她不希望三天前那一面,就是他们俩的最后一面!

  她失了魂的反应吓坏了一旁的袁妈。

  “怎么回事?你在跟谁讲电话?”袁妈问。

  “里尔出事了……”她眼睛一眨,痛哭出声。

  “好好好,你冷静一点——”袁妈搂着她肩抚慰。“你先问清楚状况,看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

  妈一说,她才猛然回神。“现在呢?宋伯——我是说董事长——打算怎么办?”

  “董事长打算亲自到日本探亲,已经订好机票,两点半的飞机。”汪觐顿了下又说:“你要不要一块儿去,要去我就帮你联络董事长?”

  “要!”她毫不考虑。“我现在马上回家收拾行李,麻烦你通知董事长,请他帮我订一张机票。”

  汪觐回答:“没问题,我等会儿再跟你联络航班。”

  “谢谢总经理。”结束通话,她转头望着妈说:“妈,我要跟宋伯伯一块儿去日本看里尔。”

  “我听见了。”袁妈拍拍她手,体贴的不多问。虽然只听了一半的对话,但袁妈已然明了,女儿谈恋爱了,而且对象还是老友的儿子。“快去结帐,不是还要赶到机场去?”

  “谢谢妈。”她说完,立刻抓起帐单往柜台奔去。

  四十分钟后,雨初拉着一个小行李箱奔进松山机场,宋里尔父亲——宁克莱已先抵达,一见她来,马上从位子上站起。

  同行还有略长雨初三岁,精通日文的特助Andy。

  “袁副理,这是你的机票,到日本要住的饭店还有回程机票已经全部预定好了,你不用担心。”Andy说。

  “谢谢特助,谢谢董事长。”她诚挚地道谢。知道要不是他们俩的帮助,自己肯定没办法在这么短时间内安排好这么多事。

  宋克莱拍拍她的手。“Andy不是外人,不用那么见外,喊我宋伯伯喊他Andy哥就好。”

  她点点头,问起最关心的事。“日本有没有传来消息?知不知道里尔伤势怎么样?”

  来机场的路上她不断想着里尔说过的话——没有现在,何有未来?

  先前她一直没办法认可这个说法,至少在感情上,她是一个裹足不前的懦夫,就因为害怕将来会被抛弃,所以她连此刻当下的幸福,也不敢正视。

  她以为这样,就叫安全。

  但她真的那么想要安全?

  就在接获他车祸消息的瞬间,她才猛地发现自己做错了。她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在思考未来,却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人生无常,或许眨个眼生命主消逝了,就象爸爸还有里尔的车祸,没有能够预料心爱的人能够在世上话多久,如果里尔真的发生什么不测,她哀伤不已地想,那么他跟她的回忆,就只有这十几天的相处,还有休息室里的那个吻。

  她一想到自己的手,自己的嘴,极可能再也碰触不到深爱的男人,她就恨自己恨得不得了!她是笨蛋,竟为无所谓的自尊与安全感,一次次将心爱男人往外推。

  我知道错了——

  当时她在车上不断对所有想得出来的神只祈求,求求祂不要如此残忍,不要把里尔带离开她身边——

  见雨初焦急的模样,宋克莱慢慢、仔细地回答:“目前检查报告还没出来,不过车队经理说他手脚四肢没有外伤,意识也还算清醒,我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听见最后一句,她高悬的心才稍微地放下了下来,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滚落。

  “太好了——”她多怕她飞到日本去的时候,看见的,不再是里尔神采飞扬的模样。

  “好了好了,别哭。”宋克莱掏出手帕帮她擦脸。“瞧你眼睛肿的。”

  一旁的Andy没说话,静静等到雨初收拾好情绪,这才小声提醒。“登机时间快到了。”

  宋克莱点头,拍拍雨初肩膀。“来吧,我们先出关,其他事机上再聊——”

  宋里尔目前身处的铃鹿赛道位在日本三重县,从机场到赛道,中间还得转搭近铁特急跟计程车,等三人来到医院,早已经过了会客时间。

  虽然见不到宋里尔本人,但车队经理带来好消息——经医生检查,里尔没什么大碍,只是头部跟腰部肌肉拉伤,几天就没事了。

  里尔没事。

  一听Andy说完,雨初紧崩了六、七个小时的神经瞬间放松,忍不住大哭。

  宋克莱疼惜地抱着她拍抚。打从接到汪觐电话,说雨初也要同行时,他心里就有底了。尤其后来在机场看见她神色慌张的跑来,他更明白她对儿子用情多深。

  说真的,开始会拜托她说服里尔,他是别有居心——接到汪觐来电,说雨初会一块儿到日本,他不知有多开心,不过一想到笨儿子发生车祸,心情又倏地沉下。

  宋克莱叹息,提醒儿子多少次了,想玩赛车,就要有能力不发生任意外。当初要不是看在儿子一直非常谨慎不心,他也不会勉为其难同意儿子投入赛车运动。

  眼下,虽然他很清楚车祸责任不在儿子身上,也绝非不担心,不心疼儿子,但就是不值得雨初伤心难过的模样。

  尤其这几个小时,对她而言,肯定就象在地狱晃了一圈般煎熬。

  宋克莱一边拍着雨初肩膀边想,明儿个见到里尔,肯定要好好骂他几句!

  Andy和车队经理道完谢后,走回宋克莱中雨初身边。“董事长,既然确定见不到里尔,不如我们先回饭店?计程车还在外边等着。”

  “来吧,”宋克莱轻拍雨初肩膀。“我们回饭店休息。”

  宋克莱亲自帮她开车门。

  Andy雇了两辆计程车,宋克莱跟雨初坐一辆,Andy自己坐一辆。

  心头大石卸下,雨初总算回复常态。“对不起宋伯伯,我一路上表现都很失态。”

  “怎么能怪你?”宋克莱微笑。刚要飞机上一直想问,又觉得气氛不对不好开口的问题,现在总算能问个清楚。“你跟里尔,多久以前开始的?”

  她蓦地红了脸颊。“严格说来,我们还没真的‘在一起’。”

  “可是我看你——”宋克莱惊讶。

  她一脸尴尬。“因为我不够有自信,也考虑得太多,所以在他出国当天,我都还在抗拒当他的女朋友。”

  宋克莱听懂了。

  “里尔的外貌,给你很大压力是吧?”

  “对啊。”她嘟嘴娇嗔着。“都怪宋伯伯,自己帅就算了,还把他生得这么好看!”

  宋克莱被她的抱怨逗笑。

  “说真的,”他揩去眼角的眼泪。“里尔个性象我,虽然看起来花心,但一找到真正中意的对象,却会比任何人都还要专情。你看对钢琴,对他那家PUB还有赛车的执着就知道了。”

  “就象宋伯伯对宋伯母一样?”她脑中浮现里尔母亲微笑的脸庞。

  因为丈夫的缘故,里尔母亲——高洁跟袁家人极亲。她身体还好的时候,最喜欢挽着丈夫的手臂到“Comer”喝咖啡吃蛋糕,即使自家旗下就有相当知名的连锁咖啡馆。

  看着宋伯伯宋伯母鹣鲽情深的模样——雨初小时候一直很好奇,轮廓深邃神似詹姆士·邦德的宋伯伯,怎么会娶象宋伯母这样,外貌不是那么出色的女人当妻子?

  但不可讳言,里尔母亲给人的感觉相当舒服,虽然她嫁了一个有钱丈夫,却丝毫没有贵妇人架子。

  这个疑惑直到今天才有解答。

  “对。”宋克莱率直地答:“在遇上你伯母以前,我自己承认,我女友的数目绝对不会输给里尔,但在她们身上,我就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跟她们长得漂不漂亮、家里有不有钱没关系,就是一种说不上来的空缺感。”

  她想起里尔刻在ipod背盖上的句子——IamaompletenowthatI’vefoundyou。

  “伯母的出现,填满了您心里的空缺?”

  “就是那样。”宋克莱点头。“开始我也觉得奇怪,世上比她更漂亮、更出色、更有能力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我非她不可?”

  她眨了眨眼睛。“想出答案了吗?”

  “我也不知道叫不叫答案。”宋克莱移动目光,定在雨初身后的车窗上,幽幽说道:“我只是发现,只在她身边,我才能毫无顾忌展现我所有的面貌。我很清楚知道,只有她,不管我今天变成什么样子,是飞黄腾达还是一败涂地,只有她会初衷不改地爱着我。”

  “您一定很想念伯母。”望着宋伯伯闪着泪意的眸子,换她反过来轻拍他肩膀。

  “想,没有一天不想——你看。”宋克莱掏出皮夹,打开,就是妻子高洁的照片。“我一直随身带着。看着她的照片,我就会感叹,当年怎么会那么傻,只顾着拼命工作,却忘了多找时间陪她,明明她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呐。”

  雨初抱住宋伯伯。宋伯伯现下的懊悔她再清楚不过。很多事都是发生之后,人们才会猛地发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

  宋伯伯与宋伯母是来不及了,她想,但自己跟里尔,才正要开始。

  “你瞧瞧我,”宋克莱按了按眼角,表情有些羞涩。“明明是要问你跟里尔的事,自己却突然感伤了起来。”

  “是我提起的嘛。”雨初微笑。“我一直很好奇您跟伯母当初是怎么认识的。”

  “这事慢点告诉你。”宋克莱朝前看了一眼。虽说日籍司机听不懂他俩对话,却看得到他掉眼泪。男儿泪不轻弹,尤其是在别的男人面前。“先聊你们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办?”

  “我决定放胆一试——”她坚毅地说,“虽然我不觉得我跟里尔的结局,会象您跟伯母一样,我还是要试,哪怕几个月以后里尔突然间不爱我了。”

  宋克莱沉默了。关于感情,连他这个做爸的,也没办法帮忙保证什么。

  良久,他才开口唤了声:“小初——”

  “您不用担心我。”她知道宋伯伯在想什么,他很疼她,一直以来,他就象她另一个爸爸一样。“里尔是个好人,这点我很有信心,就算将来我跟他没办法在一起,也会好聚好散,绝对不会出现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

  “我最怕你难过。”宋克莱轻拍她手。“我一直觉得你个性跟里尔他妈很象,我受不了看你掉眼泪。”

  “不然我改跟宋伯伯在一起好了。”她开着玩笑。

  宋克莱轻弹她额头。“臭丫头,竟然吃起宋伯伯的豆腐!”

  “谁叫宋伯伯这么疼我又这么帅。”她灌着迷汤。“我说真的,跟里尔的事,宋伯伯放心交给我们自己处理。我保证,不管我跟里尔将来怎样,您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宋伯伯,其他事我不敢确定,唯独这件事可以。”

  宋克莱叹息,她都这么说了。“好,宋伯伯答应你,不插手。”

  “谢谢宋伯伯。”她嫣然一笑。

  就在此时,计程车停下,两人转头,饭店到了。

  三人各自在柜台领了卡片钥匙,宋克莱不忘提醒。“记得打电话跟你妈妈说一声,别让她担心。”

  “我知道。”雨初挥手。“宋伯伯,Andy,晚安。”

  翌日七点,宋克莱、雨初还有Andy一块儿在饭店餐厅吃早餐。Andy昨晚问过,医院柜台表示八点以后可以探视病人。

  只是赶到医院,才发现里尔已经办好出院,据说还是上场比赛。

  三人马不停蹄赶到赛车场,车队经理再度出来解释。

  “里尔坚持要出赛。”

  “他在搞什么鬼!”一听Andy转述,宋克莱难得大怒。“医生不是交代要他好好休息?”

  Andy回答:“经理说是里尔再三保证没问题,车队才答应的。”

  “我不允许!”宋克莱望着Andy吼道:“你帮我翻译,要他们马上、立刻把里尔抓出来!”

  Andy对车队经理叽哩咕噜说了一串日语,车队经理用力摇头。

  “经理说来不及了。”Andy翻译。“他说这个时间,里尔已经在车里面,不到五分钟比赛就要开始了。”

  “荒谬!岂有此理!”宋克莱气急败坏。

  “您先别生气。”雨初轻扯宋克莱衣袖。“我想里尔会这么决定,应该有他的用意,我们再忍一忍,要骂,也等他比赛完以后。”

  “不是我要生气。”宋克莱痛心疾首。“你想一想,昨天他人好好的时候已经没办法安全回来,现在脖子跟腰都拉伤了——”

  宋克莱还在说着,轰然的引擎声突然响起,那震耳的声量还有骤升的压力,让雨初忍不住捂住耳朵。

  心脏在胸口怦怦狂跳,她震撼地想——这就是F3赛车?

  “&$@%&@……”车队经理不知吼了句什么。

  Andy翻译。“他要我们到里面看比赛。”

  “宋伯伯,我想看。”雨初一颗心早飞到场上。“我想亲眼瞧瞧里尔如此醉心投入的赛车运动,到底是什么——”

  “带路。”宋克莱望着车队经理说。

  约莫五分钟,三人被领进车队维修站,一大群工作人员正望着实况转播的电视荧幕高声呐喊,气氛亢奋紧崩。

  突然荧幕上出现里尔驾驶的六号赛车,他气势十足地驶过第一弯道,一见他超越前面车辆挤进前三,工作人员无不开心地击掌大喊:“Yes!”

  瞧见大家兴奋的表情,雨初觉得自己好象知道里尔坚持下场的原因——这么多工作人员为了他聚在这里,如此信任期待他会带领着他们走上领奖舞台,他不能让他们失望。

  只是——她想到他的伤,以这么猛烈的速度在场上奔驰,真的没问题吗?

  仿佛听见她的疑惑,跟他们一块儿仰头注视荧幕的车队经理突然说话,Andy马上翻译——

  “他说今天这场比赛对里尔来说非常重要,他目前积分排名第一,但如果今天缺赛,就一定会掉落到第四或第五……”

  雨初沉默地听着,眼睛始终示曾离开电视荧幕——此刻荧幕上出现里尔顺畅地滑过第一个发夹弯,喇叭传出观众们的惊呼声。

  播报员声音同时响起,“驾驶红白相间,戴黑色安全贴帽的六号选手里尔,昨天才刚在赛道上出了车祸,一辆慢圈车闪避不及,撞上他车尾。大家本来以为他今天一定会缺赛,可是看他在场上俐落的表现,大概昨天下午的撞车没有造成影响——”

  听完Andy的翻译,宋克莱忍不住啐道:“笨蛋!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这么快的车速撞上身体怎么可能没有影响。“

  雨初转头看着Andy。“你帮我问问经理,早上里尔状况如何?他身体真的不会痛吗?”

  听了Andy翻译,车队经理深深看了雨初一眼,过了三秒才开口。

  “他问你是里尔的女朋友吗?”Andy说。

  “Yes。”她望着车队经理点头。

  Andy再翻译,“里尔跟经理说,他已经答应他的胜利女神,要把冠军奖杯献给她。”

  雨初看了车队经理一眼,又转头望着荧幕,突然之间,泪水模糊她视线。

  宋里尔你这个大笨蛋!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感动还是生气,也不晓得等会儿比赛结束,自己会奔过去亲吻他还是先给他一拳。

  她心里混杂了太多的情绪,对他轻忽身体状况坚持出赛的举动,她是既心疼又生气,也极度折服,瞧出现在荧幕上的画面,在通过第五弯道之后,里尔开的第六号车开始逼近他前面的十四号车,播报员在喇叭里边紧张地喊着“可能吗?”、“可以吗”、“他办得到吗”,接着众人一声大喊——

  “过去了!”

  雨初眼泪再度落下。

  她在他毅然决然的抢攻中看见他的绝对与坚持,他没因为身体上的不舒服,就纵容自己放弃夺冠的可能——他下定决心要得到这场比赛的冠军,并且全力以赴。

  “有可能喔。”车队经理在旁边分析,Andy帮忙翻译。“里尔跟第一名的选手速度上只差了两秒,但比赛还有十三圈,只要每一圈都拉近一点,然后保持清醒,或许今天的冠军——”

  “冠军一定是他的。”雨初含着眼泪跟笑意打断Andy的翻译。她转头望着宋克莱微笑。“因为他的胜利女神在这儿。”

  “没错,冠军是我们的。”宋克莱紧紧一握雨初的手,带着同样的信任仰望着电视荧幕。

  就在比赛进入最后三圈,一直穷追不舍的里尔再度进攻。这回不仅仅是播报员,连场上的观众也跟着起立呐喊,维修站里所有人都开始尖叫,包括雨初、宋克莱还有Andy——

  “冲过去了!他冲过去了!”

  一见红白相间的六号车冲过三号车身,取得第一名位置,大家抱成一团又跳又叫。

  雨初对一次觉得如此骄傲跟感动,老天,这就是她所爱的男人!

  她跟着工作人员部到赛道入口,胜券在握,所有人等着迎接冠军的到来——前头终点黑白格旗幡高举,挥下的瞬间,大伙儿都疯了!

  “Lille、Lille、Lille、Lille……”

  车还没驶近,工作人员已同时喊起里尔的英文名。一等车子停妥,所有人冲向前帮忙打开车门还有拿安全帽,穿着红白赛车服,喘气不已的里尔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水壶,黝黑的脸庞满是冷汗。

  “我还好——我父亲呢?”他用日语问。

  他还不知道雨初已在日本的事,只是今早听车队经理提起他台湾的家人已在昨晚赶到。

  工作人员指向维修站内部,他转过身,忽地在人群中看见雨初的脸庞。

  老天!他吃心惊喊道:“雨初!”

  “里尔。”

  众人让开一条通道,两人在众目睽睽下抱在一起。

  “老天,你跟我爸一起来的?”他开心又心疼地看着她哭红的双眼。“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会通知你,你一定很担心吧?”

  雨初抽抽噎噎地摇头。她太开心,太感动,也太爱他了。能见他完好如初,再被他拥进怀里,她觉得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

  “别哭,别哭。”他怜爱地吮去她珠泪,揉蹭着她脸颊、耳朵,完全忘了身旁还有二、三十双眼睛盯着他们,直到他爸走过来喊了他一声,他才猛地回神。

  雨初也是,待回过神发现大伙儿的眼神,羞得再也不敢把头抬起。

  “好了,都回岗位上去。”车队经理用着日语大声吆喝。“还有里尔,不管身体再痛,你也要给我撑到颁完奖之后。”

  “我没问题。”他用日语回话,同时一搂怀中的雨初,大大咧嘴笑。“因为有我的胜利女神在身边,对不对?”

  经Andy翻译,雨初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等于当众宣告两人的关系。

  望着他挑起的眉毛,雨初大力挽住他手,在他脸颊上一亲。

  “你不抗议?”他惊讶地看着她,

  她踮起脚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爱你,我的英雄。”

  老天!她终于承认她爱他了!他开心地抱起她转了一圈,不过马上,拉伤的颈椎跟腰际立刻提出抗议。

  “喔喔喔喔——”

  望着他乐极生悲,龇牙咧嘴的表情,在场人非但不同情,反而都笑了。

  “快把这个笨蛋挽到休息室躺下。”车队经理向喊着。

  不一会儿,热闹的维修站再次回复以往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