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G小调进行曲3小妮子当灭绝爱上杨逍匪我思存花心饭团莫辰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转角的幸福 > 第八章

  星期五晚上,雨初和妈妈做了一番恳谈。她告诉妈妈,明天晚上不回家睡觉。

  终于也到了这一天。望着女儿越见娇美的脸蛋,袁妈心里有点小感慨,也非常骄傲。

  毕竟宋里尔是个优秀的男人——不但长得好,能力也强,品行、家世都好,如此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看上了自家女儿,就表示自己多年来的心血没白费。

  她的确养出了一个得人疼爱又优秀的孩子。

  “你作的所有决定,只要是经过你审慎思考,妈都认同。不过——”袁妈轻拍拍女儿手。“你离职的事,告诉里尔了吗?”

  妈不提,她还真忘记了。实在是因为她工作太忙,两人相聚的时间太短,以致每次碰面,总是竭尽全力跟对方腻在一起,而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还没有,但我会找时间跟他说。”

  “记得就好。”袁妈拍拍她手。“妈只想叮咛一件事——”

  “我在听。”她很认真地点头。

  “别忘了准备保险套。”

  厚!她脸倏红,大发娇嗔。“哪有妈这样子逗女儿的啦!”

  “因为妈爱你啊,爱你才喜欢逗你。”袁妈拧拧她粉红的脸颊。“好了,不闹了,妈困了,要去睡了。”

  “妈晚安。”

  雨初和妈一抱之后,这才关上电视,哼着歌回到自己房间。

  翌日早上十点,里尔开着他的酒红色BMW休旅车来到袁家楼下。

  雨初出门的时候,还拎着一只提袋,里头装着半颗南瓜跟一条奶油起司。这是“conner”当年的招牌点心——“南瓜黄金起司蛋糕”她答应他今天会做一份让他尝鲜。

  “袁妈妈早。”为表慎重,里尔还特别下车跟袁妈打招呼。

  “早。”袁妈在阳台上喊:“找个时间到家里吃饭?”

  “一定。”里尔回应,同时帮雨初开车门,“我们先走喽。”

  “妈再见。”雨初挥手,直到妈的身影缩成一小点,她才收回手望着里尔笑。

  “护颈真的不见了呢!”她很开心看见他阔别已久的脖子。“医生检查过没问题了?”

  他先亲了她一口才说:“报告在后面,你可以自己看。”

  拖到十点才来,是因为一大早他就跑了一趟医院。等等他还得把诊断书传真到日本车队,车队也非常注意他伤势,怕误了剩下最后的两场比赛。毕竟他已经跟车队提出请求,这两场比赛结束后,就要退出车坛。

  雨初读着报告上的英文说明。医生相当仔细,还附了两张脖子与腰部的X光照片,确定骨头完好无伤。

  “很棒。”她趁红灯的时候亲他脸颊,接着望着他问:“我还缺几样材料,你知道附近有大一点的超级市场吗?”

  他想了想。“微风底下有家很大的supermarket,应该会有你要你东西?”

  “应该有。”

  “那就走吧,顺便逛一逛,把需要的东西全部买齐。”他望着她一眨眼睛。“说好了喔,等进了屋子,你就只能乖乖待着,任凭我处置——”

  她故意抖了下肩膀。“你讲得好像要进监狱服刑一样。”

  “世上哪有这么销魂的监狱——”他暧昧眨眼。“保证让你欲罢不能、屡试不爽,吃了还想再吃——”

  “乱用成语。”她笑打他。

  他呵呵傻笑,心里轻松又满足。

  一路说说笑笑,二十分钟的路程转眼就到了。他顺着指示把车停到停车场,帮她开车门的时候,还夸张地弯腰伸手,一幅欢迎女王大驾光临的隆重。

  想玩,她就陪他玩。

  她也装出女王架势,左手搭在他手上,慢条斯理地跨出车门。

  待她站定,两人扑哧笑开。

  “干嘛装得跟小李子一样?”她糗他。“明明长得这么高。”

  “所以要叫我‘大’里子。”他在她耳边说着双关语。“因为我身上每一个地方都很‘大’。”

  “胡说八道。”她无预警地顶他肘弯。

  他嘿嘿笑地揽紧她的腰。“要不要先到别的楼层逛逛,离开之前再到supermarket买你要的东西?”

  “你想去哪儿?”她没意见,反正今天时间多得很。

  “想帮你多买几套衣服。”不等她抗议他马上解释。“不是在嫌弃你的品位,而是想宠宠你。”

  “少来,你明明对我的上班服很有意见!”她瞪他。

  “那是以前,现在不会。”

  “怎么说?”她狐疑。

  “谁要把你漂亮的模样给外边人看呐!”他说得理直气壮。

  他很清楚她的魅力,穿着白衣黑裙就能吸引来一大群苍蝇蚂蚁了,再打扮得漂亮点,自己不就得成天跟在她身边,以示主权?

  “不过——”他停了会儿又开口:“我还是喜欢你打扮得漂漂亮亮,至少在我面前。”

  “好啦。”她不再抗拒。一来是肯定他的品味,二来也是清楚,自己衣柜里没有什么外出服。

  在今年以前,她整个脑袋想的全是如何多存点钱,装扮总是以专业、舒适为主,但这样的打扮却不一定适合站在他身边,她有自知之明。

  既然决定在一起,她告诉自己,就该练习成为足以匹配他的女人。

  “先到一楼。”他作出决定。电梯门一开,他牵着她在楼面随兴逛着。

  今天的状况仍跟从前一样,他一踏出电梯,在场所有人目光马上集中在他身上。他视若无睹地绕了一圈,突然停在chloe门口。

  “里边有一件好适合你的衣服——”他兴冲冲地牵着她进门。

  “欢迎光临。”服务员行了个礼。

  “模特儿穿的洋装。”他指定一件裸色、胸口缀着亮片的短礼服,微微发亮的布料搭配大波浪的剪裁,看起来飘逸又浪漫。

  “还有这双鞋。”他从架子上取下一双裸色缎面,底台跟鞋跟上缀满细珠的鱼口高跟鞋;一起交到她手上。“去换换。”

  她头一回不经抗辩立刻接受他的提议,实在是因为这件洋装好漂亮,她一见就中意。柔软如丝的短礼服穿起来相当舒服,而且领口也露得刚刚好——大片露出锁骨跟一点乳沟,但视觉上又不觉得暴露。再穿上同色高跟鞋,雨初恍恍惚惚以为,自己是被施了魔法的灰姑娘。

  而外边的里尔,当然就是等待她的王子。

  “好美——”她一踏出更衣室门,他立刻吹了声口哨,眼睛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

  “这件衣服真的好适合小姐,穿起来比目录上的模特儿还漂亮!”服务员也在一旁赞美。

  “结账。”里尔掏出信用卡,用服务员把她穿来的衣服打包。“你漂亮到让我想一口吃了你。”他在她耳边低语,同时要她看一看镜子。

  不知是不是衣服的关系,站在他身旁的她,带着一股不似凡人的梦幻光晕。她头一回觉得跟他站在一起,自己并不逊色,不再是凡人与天神的差别。

  之后两人又到了三楼的MUJI,雨初在里边买了晚上可以换穿的宽松睡衣,再帮自己跟里尔挑了几条大浴巾。

  “买浴巾答谢你的chloe洋装,好像太小气了点……”她挑选时忍不住嘀咕。

  “我提议——”他贴在她耳边喃喃。“你可以再补一杯咖啡给我,我想死你煮的咖啡了。”

  “那有什么问题。”她回眸一笑,挽住他手到柜台结账。

  约莫一小时过后,两人在B2的supermarket买完她所需的材料,准备搭电梯到停车场取车时,突然有人喊着里尔的名。

  “里尔学长?”

  两人回头,一个穿着低胸T恤、包臀热裤的健美女郎突然扑到里尔怀里。

  “里尔学长,好久不见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里尔看着她抱歉地介绍。“我大学学妹,她叫珠儿,梁珠儿。”

  梁珠儿长得非常精致,大大的像洋娃娃似的眼睛,小麦色健康的肌肤还有外国人般的丰满身材,跟体态纤细,长得具有古典东方美的雨初,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典型。

  梁珠儿顺势挽住里尔右臂,不着痕迹地挤开一旁的雨初。要是不认识的人看了,铁定会以为里尔跟梁珠儿才是一对。

  “这位是?”梁珠儿望着雨初问。

  “我女友,袁雨初。”里尔朝雨初伸手,牵住她的同时抽回给梁珠儿揽得紧紧的手臂。

  读书的时候他就知道梁珠儿喜欢自己,但那时她还小,发育还未臻完全的她完全不在他守备范围内。只是想不到六、七年过去,她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不讳言珠儿就是他以往会喜欢的类型——丰满、性感、大胆骄纵又热情,但就像他说过的,他毕业了,比起外表,他现在更在乎对方的内在——虽说雨初也很漂亮,但她开头吸引他的,却是她大胆多变的灵魂。

  梁珠儿来回打量里尔跟雨初,瞧她一脸困惑应该也是发现,她的“里尔学长”品味变了。

  “你好。”梁珠儿简单招呼,完全不把雨初当对手,她以为里尔喜欢的女人仍然是自己这个样子。至于这个叫袁什么的女人,她想,应该就是一般人口中的“过渡期”。

  因为身边一时没出现好的对象,所以她的里尔学长才会勉为其难跟这个袁什么的交往。她吸口气挺高丰满的E胸。没关系,现在她回来了。

  基于女人的第六感,即使里尔没多说,雨初也察觉到梁珠儿的敌意,至于担不担心——她一望里尔抱歉的眼神,大器地微笑。

  没问题。她很清楚里尔深爱着自己。

  “里尔学长,“梁珠儿再次拉住他手摇着。“好难得有机会遇到上你,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聊一聊嘛。我今天下午都没事,看你想去哪儿都行——”

  “很抱歉。”里尔严词拒绝。“我跟雨初还有事,我们正打算离开。”

  “人家不要你走嘛!”梁珠儿蛮横道:“不然这样,我帮她出计程车钱,看她有什么事,她先去办了之后再来找你。”

  胡闹。里尔不理睬珠儿,径自按了电梯楼层键。

  珠儿一见电梯就快抵达B2,一个箭步挡在两人面前。“不准走!”

  “珠儿。”里尔皱眉瞪她。

  “人家只是想跟你叙叙旧——”珠儿跺了两下脚,眼眶泛红,大有不依她就哭的态势。不过一看里尔依旧不心软,她只好退而求其次。“最少也给我你的手机号码——”

  雨初叹气,头回见识娇蛮女是何等难缠。

  两人互看一眼,里尔说了。“098700X00X”

  珠儿从小提包里掏出收进。“我记一下,0981——”

  一待珠儿没注意,里尔立刻拉着雨初走进打开的电梯。

  “嗳,等一等,我还没进去——”珠儿急忙按住下楼的按钮,但电梯门已然关起。

  “风流帐。”电梯里,她横了他一眼。

  “天地良心。”里尔作出投降状。“我从没对她有过非分之想,以前没有,现在还是没有。”

  “珠儿家里很有钱吧?”她是依珠儿打扮,还有说话姿态判断的。

  他点头。“国内知名海运的独生女,她爸就她一个女儿,疼宠到让她忘了什么是规矩。”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向停车场,被珠儿这么一闹,原本甜蜜幸福的气氛有些停宕了下来。

  上了车后,他握住她手。“生气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耸肩,也清楚珠儿的事不能怪他,但就是——闷。

  她知道只要待在他身边,同样的事肯定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尤其是珠儿轻视的眼神,让她有种被人标定为“廉价品”的错觉。

  “对不起,让你扫兴了。”他搂住她一亲她额头。“我不知道‘微风’是珠儿的地盘,早知道这样,我就带你到其他间超市。”

  “例如,全联?“

  她一说,他脑中立刻浮现珠儿挺着E奶追进全联福利中心的画面,不禁大笑。

  真的,珠儿跟全联,简直是南极与赤道的差别。

  看他笑得那么灿烂。她一叹,算了,大好的假日,没必要浪费在一个不请自来的学妹身上。

  “好啦,我没事了。”她承认,刚刚所以还能大器地微笑,不对珠儿的举动生气,是靠着多年来的经历硬装出来的。不过现在,她是真的释怀了。

  他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原谅我?”才经过不到十分钟耶!

  “你以为我会大吃飞醋,闹得你鸡犬不宁?”她望着他微笑。

  “我以为女人是醋做的。”他发动引擎。

  她一哼。“我从不觉得吃醋有用,是啦,在一般人身上,偶一为之应该可以调剂感情,但你啊——吃醋只是会气死自己。”

  “怎么说?”他眼珠子一转。

  她别开头去,久久才说:“喜欢你的女人太多了。”

  一听此言,他猛地踩下刹车。

  “怎么——”她惊讶转头。

  “你绝对不能因为这种原因放弃我。”他紧握住她的手,双眼深情望进她眼里。“她们不是我想要的,你才是。”

  她回望他,心里想着,谁能想象这么一个才貌双全、人人称羡的天之骄子,竟会如此在乎她这个平凡女子的感情?

  她凑近他,爱怜地亲了他一口。“你想太多了,我从来没说过要放弃你。”

  “不是我多想,是你给我不会全力争取的印象——”他额抵着她的额轻叹。“如果我身边出现太多的珠儿,到你忍受不了,你会放弃我,对不对?”

  她垂下眼帘,不讳言,他说对了,但只对了一半。

  “你也把我看得太大方了。”她鼻子顶着他鼻子低喃。“要我放弃你,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你不再爱你、你的心已经不再我身上。”

  “不可能。”他微倾着脸轻轻吻她。“我没办法想象失去你的日子,比失去赛车更难想象——”

  ***

  返回里尔家途中,只要一有空挡,两人手便紧紧牵着。一停好车,他立刻打横抱起她,直接奔上二楼。

  两人的唇从头到尾都没分开过,付连分神喘气也都觉得浪费。在他拉下她背后拉链,欲脱她衣服时,她突然哼了一声,微出力地推开他。

  “等一等……”

  “怎么?”他惊讶睁眼,看见她如惑人的女妖,慢条斯理地脱下身上洋装。

  一见她身上的打扮,他知道她要他等什么了!

  为了两人的第一次,她特别穿了一套真珠色蕾丝内衣,搭配同色吊带袜——他忍不住伸手轻画骨被蝴蝶刺绣拢住的右乳,只想接近膜拜。

  “还不行。”她身子一转不让他碰,伸手推他,让他倒坐沙发椅上。

  “你——”

  她弯着身在他胸上轻轻挲着。“还记得第一次你对我做了什么?”

  “那是因为——”在他眼前不断晃动的胸脯,让他很难专心听她说话。

  “我不听理由借口。”她揪住他衣领要他闭嘴,然后脱去他的背心和衬衫,重新回到第一次见面的模样。

  “我想不出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完成我第一次没做完的事情——”她手掌沿着他脖子一路下裟,毫不害羞地扶着他鼓起的胸肌跟腹肌。为了试试它的弹性,她还轻槌了他一拳。

  他哼。“你谋杀亲夫——”

  她唇儿贴在他颊边呢喃。“我只是想让你尝尝欲火焚身的滋味。”她头往下一滑,模仿他碰她的姿态,轻舔他突起的乳头。

  呵呵。她暗笑。来这儿之前,她可是做足了功课,上网买了好几本性爱教学书研究。书上说男人的胸部不比女人敏感、性感,但同样喜欢人家碰它。

  她是个乖学生,按图索骥练习书上所有知识——微微用力地吮吸弹点,另一只手还不忘轻燃左边那只。

  他闭眼呻吟,以为自己定会被她的举动逼疯。其实她根本不用特别花心思准备,因为光是看见她,就已够让他欲火焚身了。

  他哑着声音喃喃。“你意思是,在你满足之前,我都不能碰你?”

  “没、错。”这会儿她的小嘴来到他耳朵,沿着耳廓细舔了一阵后,在滑溜溜钻进他耳骨。

  他忍不住呻吟。

  “喜欢?”她在他耳边低喃。

  他咕咕哝哝地说:“你会杀死我——”

  “我才舍不得杀你。”她爱恋地抚着他结实的背肌,在他鼓起的臂膀上又亲又吻,呵呵窃笑。“你那么好看,强壮又有魅力,我要也是把你关起来,每天一点一点折磨你……”

  “魔女。”他指头爬上她背脊。“你皮肤好软啊,好想亲一口——”

  “管你。”她身一挺跳下沙发,知道要玩他,只能在他手还没摸上自己之前。“腰挺起来,我要脱你裤子。”

  他咬牙吸气,怀疑自己通不过这考验。理智,已在崩溃边缘。

  “哇。”她惊叹地看着眼前“风景”。黑色平口裤明显突起,那长度……她打开手掌裟了下,倒抽口气。书上写东方男人的标准尺寸是七公分——这个,明显超标了吧?

  “雨初——”他呲牙喘气。“你再摸下去,我恐怕……没办法再乖乖坐着……”

  “会化身野兽?”她撑起身子轻啄他嘴,但当他一朝自己倾来时,她又马上闪开。

  “你哟——”

  “人家还没过瘾嘛——”她屁股朝后一坐抬起脚蹭他胯间的鼓起。

  他眼顺着她带点粉红的脚趾移动,她这姿势,正好可以一览她长腿还有裹在蕾丝小裤里的丰臀——不行了。他听见自己理智线绷断的声音。他是男人不是根木头,而且还是个欲火腾烧、看的着却吃不着的可怜男人——

  一见他抓住自己的脚,她警觉地喊:“等等——”

  “不等。”他扑到她身上,俯头一阵热吻,温热的大掌在她胸脯上裟摸,直想把她整个人揉进体内似地急躁。

  “犯规。”雨初哀哀哼着,她明明就还没玩够——

  他边吮着她耳边边说:“勾住我脖子。”

  一等她小手不清不愿地搭上,他身一挺,抱着她直接走进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