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牧师五部曲4: 沦城要塞R·A·萨尔瓦多本阵杀人案横沟正史黑棺妖楼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转角的幸福 > 第十章

  两人交往两个月后,里尔以积分赛与单场冠军的光荣姿态,正式宣布结束他的赛车生涯。

  那一天的记者会上,很多人都哭了,不仅是一路相伴的车迷、车队的维修技师,包括陪他一道出席记者会的雨初,也在后台哭得不能自已。从车队经理口中她得知车队一直觉得他有机会挺进F1的世界,那是所有车手一辈子的梦。车队也已经安排好,只要这回的积分赛他取得冠军,车队就要向协会提出申请——

  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车队经理藉由翻译向她询问:“真的不再多考虑一下?”

  雨初没办法代答,只能请他自己去问里尔。

  里尔的回答很明确,就五个字。“是的,很抱歉。”

  带着众人的不舍与祝福,里尔牵着雨初回到台湾,正式进入“东晨国际”工作。因为他优秀的外语能力,管理阶层派令他进入采购部门,负责中南美洲一带的咖啡、红茶等的进口事务。

  里尔的适应力极好,进入采购部门不到一个月,所负责工作业已上手。也好几次代表采购部跟雨初所属的企划部一同开会——配合雨初的低调习惯,两人在人前总是保持一定距离,他只会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掳她到会议室或楼梯间厮磨一番……

  两人感情进展相当顺利,就在里尔开始偷偷物色求婚戒指的时候,两人爆发了第一次的争吵。

  那是两人交往将满三个月的最末三天。

  任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为了她的拉萨行而吵架。起因是巴西突来的大罢工,所有原本该进口的咖啡豆、红茶全部卡在仓库动弹不得。迫于无奈,负责此项工作的里尔只能亲飞到巴西一探究竟。结果一个礼拜过去了,他惊觉自己恐怕没办法如期回到台湾,跟雨初一道去拉萨。

  两人早就约好了,拉萨行他要参与。雨初先前也同意了,只是一听说他人还卡在巴西没办法马上回来,她马上说:“没关系,你安心忙完再回来,拉萨我自己去就好了。”

  他听了倒抽口气。“我不准!”

  两人一道看过不少纪录片,虽说在大陆语言能通,但拉萨那么远,一路只有她一个人,万一发生什么危险,生病了受伤了怎么办?

  他在手机那头拉拉杂杂说着劝退的话。“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独行,我知道你一直想去拉萨看壁画,但你就顺我一次,延后几个礼拜再去?”

  延后几个礼拜——她心里想着,那“Corner”开幕的事,不就拖延到了?

  她早跟妈约定,她到拉萨看完壁画后,就会专心投入“Corner”的工作,况且“Corner”的开幕日期早订好了。总不好“Corner”开幕之后,还扔下妈跟里尔到拉萨去。

  到拉萨看壁画这念头的种子,从她十几岁时就埋下了。那时她还是美术班的学生,每天都疯狂地画画。有一天,授课的老师捧来好几本壁画的图册,她一见上头色彩斑斓、历经千年而不消褪的图样,立刻迷上了。

  虽然之后她为了家里的债务改念企管,但亲眼到拉萨一看壁画的心愿,却始终没消失过。她觉得这是她年轻时代的一个纪念——她想趁“Corner”开幕之前实现它。

  左思右想,她认为自己独行妥当,毕竟现在都有成都直飞拉萨的班机了,只是搭飞机,安全上应该没问题的。

  “里尔,我知道你担心我,你是为了我好才劝我晚点出发;可是我真的觉得我一个人可以。就像你之前到日本比赛,我不也都放心让你独行——”

  “问题是日本我熟,拉萨你不熟啊。”他急得跳脚,进口出货的事情已让他够烦了,现又加上雨初让他挂心。“不可以,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准,你一定要等到我回台湾,你敢偷偷飞出去你试试看。”

  因为心急,他无感于自己的口气多坏,只是一心想将她留在安全地带,可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吃软不吃硬。

  他硬着命令她不要做,嘿,那结果只有一个——她非做不可。

  “总而言之,拉萨我一个人去定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危险不安全之类的话,我决定了,我会搭大后天的飞机到大陆。”

  “袁雨初!”里尔在手机那头吼。“你听不听道理?我们有必要为了这种事情吵架?你就顺我一次会怎么样?”

  “这不是顺不顺你的问题,”她口气有些怒了。“而是这事没有必要再拖延。打从开始,那时我还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已经订好机票打算要自己去了。没道理跟你交往之后,我就变成一个行动不方便的残废,处处要你跟着才行——”

  “我从没说过你是残废。”他重吸一口气。“我只是要你改期,等我回去!”

  “我不要!”她恼怒挂上手机。霸道!他一个人要飞日本、要飞中南美,她从来没吭过一句,她不过去拉萨看个画,不过才七天,她真这么让人不放心?

  她手机五秒钟后响起,一见是谁,她马上按了拒接。

  她不想再跟他吵架;她决定好了就是决定好了,不会再改!

  一听见电话转进语言信箱,里尔气得差点摔烂手机。冥顽不灵!他恼火地绕着办公室打转。此刻他正在巴西境内一栋小办公大楼,这里是“东晨国际”平常用来联络接单的办事处,但因为大罢工,里面除了他之外,连个人影也没有。

  他已经到这儿六天了,每天接触的事全都一样,拖拖拉拉、毫无办事能力的政府官僚,光会控拆却不怎么认真工作的贫穷百姓。说来,“东晨国际”的角度一直比较偏向底下员工,东晨给的薪资向来是同业里边的高标,可问题就出在这儿,因为付出去的薪水高,员工相对比较有能力闹罢工。他打听过昨天一处以严苛闻名的苦咖啡园已经开始运作了,因为缺钱,员工只好摸着鼻子乖乖回来,但这里呢?

  眼前的空荡荡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很清楚,这一回的罢工不是针对东晨,而是政府,所以他也不愿意用薪资要胁底下人,他知道他们只是想要一个较公平合理的税收制度,问题是仓库里的咖啡豆运不出去,而雨初又将在三天后飞到拉萨——

  他气恼地抓乱了头发。

  就在他抓起手机准备再拨给雨初时,一颗黛黑的头探了进来。

  “宋先生。”

  来人是巴西办事处的会计,丽娜,纯正的巴西人,有着一头黑长发跟琥珀色皮肤。长得相当漂亮,今年才二十三岁。据说她父亲在工会颇有一套,只是详情里尔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一点,丽娜喜欢他。

  六天前他一出现,丽娜一双黑眼睛便死死黏在他身上,即使其他员工都罢工在家,她每天还是会穿着漂亮的花色洋装过来看他几眼。

  里尔笑了笑,跟她说了声:“午安。”

  丽娜用着流畅的英语:“午安,我爸爸要我过来问您,今天晚上您有别的约会吗?如果没有,我爸爸想邀请您到我家吃顿饭?”

  他警觉了起来,担心这顿饭吃一吃,丽娜父亲会突然提出要求,说想把女儿嫁给他。

  这可不行。他心一角立刻浮出雨初易嗔易喜的容颜,即便她刚才那么冥顽不灵,即便她挂他的电话、拒接他电话,他还是一样深爱着她。

  一切都是命。他暗叹。世上明明有那么多可人温柔又娇媚的女人,比如丽娜——他不爱,偏要有上那个固执又不知变通、逞强又爱乱来的袁雨初。

  “晚上……我恐怕……”他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丽娜突然插嘴——

  “是这样子的,我爸爸是工会领袖,他知道宋先生的公司对员工很好,他也知道这一次罢工,带给宋先生很大的麻烦,我爸爸认为不应该带给你们困扰。再加上,如果货一直没办法运出去,我们这些员工,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老天!救兵出现!里尔激动地向前一步。“你爸真的有办法?”

  “他承诺会尽全力。”丽娜妩媚一笑。

  太好了!他紧紧拉住丽娜的手一握。“谢谢你,你真的是帮了我好大的忙!”

  丽娜脸红红地看着自己被他握着的手。

  察觉她的反应,里尔赶忙放手。

  “所以,晚上您会过来喽?”丽娜表情好温柔。

  “一定!”他点头。“麻烦你给我地址。”

  “我已经写好了——”丽娜打开手提包,取出一张叠得好好的字条。“晚上六点半。”

  他收下,点头。“我会准时到。”

  ***

  台湾时间比巴西早十一个小时,所以雨初和里尔打电话的时间不多,一错过,又得等上半天。

  所以两人联络,不是靠简讯,就是靠电子邮件,但自两天前她挂了他电话以后,他突然音讯全无。

  她头个想到是他还在生气,因为她挂他电话,又坚持说要自己去拉萨;这念头越想她就越拗,真的也不传简讯、不打电话,更不写e-mail了。想说谁怕谁啊,要比倔强她还会输吗?可是第二天,依旧没他消息时,她开始紧张了。

  虽说这不是两人第一次分处两地,但这是第一次吵架,第一次他超过两天没联络。基于担忧,她搭机飞往成都时,特别写了信到他信箱。信里简单四个字——你还好吗?

  毕竟,她还在生他气,气他那么不信任她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她认为自己都二十六岁了,又不是刚出社会的小女孩,况且她以前也曾经代表公司到国外出差,还不是平平安安去、平平安安回来,怎么可能一趟拉萨行也没办法胜任!

  怀着一点点的埋怨还有对他的担忧,她搭下午四点半自桃园出发的飞机,晚上八点十分抵达成都双流机场。

  旅馆已经派人来接,不怎么想跟唠叨的接待人员多聊天,她一上车就将ipodTouch的耳机塞到耳朵,心里作好决定,一到旅馆,就先收信看他有无回音。没有,就主动打他手机。

  也不在乎他知道她人在成都会不会生气了,现在是他的音讯重要,其他暂搁一边。

  她胡乱挑着音乐听——说真话,ipodTouch跟着她快三个月了,但她始终没好好听上几首。

  好轻按着上下键挑歌,突然看见一个奇怪的档名,标的是日期——她心里觉得奇怪,因为其他的档名,用的都是歌名。

  里面是什么歌啊?移动选单听取,空白了两秒钟后,她听见里尔的声音。

  “雨初,今天你到家里来,煮了非常好吃的萝卜贡丸汤,我足足喝了三大碗。我已经很久没吃别人特地为我做的家常菜了,感觉非常温暖,谢谢你。爱你。”

  她眼眶蓦地红起。记起来了,那时他的脖子跟腰部都还套着护具,所以她特别趁没加班的日子到他家帮他做饭。记得她去上厕所的时候,他跟她要了ipodTouch说要收歌——

  还有其他的录音吗?她焦急地移动选单,几行歌名之后再度出现日期档,按下,果真又是他的声音。他这一回录了一首歌,就他先前自弹自唱过的〈MyfunnyValentine〉。

  之后还有好多,每三、五天,他就会用ipodTouch录点东西给她。最后一个日期是他飞到巴西前一晚,听着他在耳机里的呢喃,她眼泪倏地滚落。

  “我的宝贝,我真的不想丢你一个人在台湾,一个人飞到巴西。我好想硬拉着你上飞机,但我也知道你这个责任狂放不下工作。好,我自己去巴西,你乖乖地留在台湾工作。顶多再几天,我们就能一起到拉萨去了。你知道,我一直想带着你四处旅行,不管是拉萨、巴西还是日本,我希望我们俩的足迹能踏遍世上每一处。Wishyouwerehere。”

  听到最后一句,她也顾不得泪流满面的样子会被前面司机看见了,她翻开背包,抓出手机按下电源键。

  一搜索到漫游网路,手机接着大响。

  一见是谁打来,接通时她立刻喊:“对不起,里尔——”

  “终于联络到你了!”手机里传来他如释重负的声音。“你现在哪里,台湾还大陆?”

  “我已经飞到成都了。里尔,我要跟你说,我刚刚才发现你在ipod里面录了好多录音。对不起,我这么晚才发现——”

  “傻瓜,别哭。”他声音好心疼。“我也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我前天口气太冲了,让你很生气对吧?”

  “我不气了。”她抹着眼泪,突然觉得去不去拉萨,什么时候去拉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Wishyouwerehere。她好懊恼,自己怎么这么晚才发现!她冲着司机大喊:“停车、停车。我不去旅馆了,我要回台湾!”

  “等等等等——”换他在手机里大喊:“你千万别回台湾,我已经在成都了!”

  “啊?”她一愣。

  “巴西的事情解决了,打电话给你那天,我得到一个员工她爸爸的帮忙,当天晚上他们就帮我把工人跟车辆全部找好了。然后我跟他们说,我再不回台湾,恐怕我老婆就要跑了,他们一听,马上送我到机场搭机。”

  “人家哪有跑……我只是自己搭飞机到大陆罢了……”她破涕为笑,但眼泪还是不停滚落。

  “自己飞来大陆不叫跑,那叫什么?”他听懂。“对不起,我在机上翻了行事历才记起来,‘Corner’再两个礼拜就要开幕了,以后你很难再腾出时间来。”

  “你人在成都哪里?”她用力抹着眼泪,知道他没生气,她好开心。

  “你订的旅馆呐。”他在手机那头取笑。“依你个性,这是最好堵你的地方了。”

  十分钟过后,计程车停在朴素但干净的旅馆前面。雨初拎着背包奔下车,开心的跳进里尔大张的怀抱中。

  “好想你。”她还是在哭。但已经是喜极而泣。

  “等会儿进了房间,肯定要好好打你一顿屁股。”他边擦着她眼泪边骂,可眼神动作又是那么地温柔。“你那天竟敢拒接我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勾着他脖子撒娇。“原谅我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哟。”他拧拧她的鼻子,接着抓起她扔在地上的背包,微笑望着她说:“上楼吧。”

  “嗯。”她挽着他手,笑靥如花。

  ***

  翌日,两人在旅馆吃过早餐后,一道搭上成都飞往拉萨的航班。两个小时的飞行,放眼望去尽是异常湛蓝的天空和大朵白云。远方有三座雪山穿透云层。两人的手紧紧牵着,静默而虔诚地凝视眼前的一幕。

  当飞机降落,她长久凝视连绵起伏的青色山峦。这里就是拉萨,海拔三千六百多米的高地,她十年来一直梦想亲临的神秘境地。

  两人在还算干净的小旅馆落脚,第二天,再一道搭着渡船来到桑耶。参观桑耶大殿的壁画时,雨初沉默宁静,只是静静拿着画本草绘着墙上的壁画——这也是里尔第一次看她画画。他才知道,原来他深爱的女人,体内还藏着这么多他尚未察觉的神秘。

  多认识她一天,他就多爱她一点——两人踏出庙后,她主动牵起他手,很认真地行了个礼。

  “谢谢你陪我过来。”

  “干么这么客气?”他笑揉她头发。

  “在刚刚啊,我看壁画的时候,回头看见你,才知道我差一点就错过了最重要的事情。”

  “什么?”

  她偎进他怀里,看着他慢慢地说:“我以为只要来拉萨看见壁画就好了,即使是自己一个人也没关系。但刚刚我发现,我错了。”

  他大概猜到她想说什么了。可他没开口,静静等她把话说完。

  “没有你在身边,不管是多棒的风景、多瑰丽的古迹,我依然会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但因为你……感觉就变完整了。”

  他倾下脸柔柔地亲着她,在神圣静谧的古寺听见如此爱语,更是教人陶醉。

  “那么……想不想在往后的日子,每一天,都享受那种完整的感觉?”

  她看着他慢慢从口袋拿出一只淡蓝色的方盒,那是他偷偷准备好的求婚戒指。

  “这是……”她惊讶地瞪大眼。

  他屈膝下跪,在蓝天白云、在青色山峦与佛寺的见证下,喃喃说出那三个字。“嫁给我。”

  雨初先是捂嘴,一脸难以置信;而后她也跟着跪下,抱着他嚎啕大哭。“我愿意……”

  “说定了喔,”他笑着擦去她眼泪,然后打开盒子,帮她戴上最经典的TIFFANY钻戒。“等一回到台湾,我就去见你妈妈,请她同意把你嫁给我。”

  她连连点头,泪痕满布的脸上有着止不住的笑。

  “原来你早有预谋——”她望着手里璀璨耀眼的钻石戒指,小小地给了他一拳。“我那时还在想,你干么那么坚持一定要陪我过来——”

  “你不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求婚地点?”他大展双手面向眼前的古寺。“而且,等我们以后有了孩子,我这个爸还能跟他们吹嘘,当初我是在拉萨的桑耶寺跟你妈求婚的喔。”

  她笑着扑进他怀里,他抱着她开心地转绕了一圈。

  “我爱你。”她看着他说。

  “我也爱你。”他回应,并且俯头吻她。

  两人的背后,青山绿水,鸟叫虫鸣,一片明媚。

  就像他们俩的未来。

  ——全书完